第三十九章习武者

魏尔斯城附近的森林中~

在听到麟月说出『我知道了』后,天零问麟月说

『你知道了什么啊?』

在一旁的瓶也露出了疑惑的眼神看着麟月,因为听到天零的问题麟月跟他们解释说

『你看着这些人就可以知道我们所对战的黑影应该不是魏尔斯的人。』

因为麟月所说的话实在跳过太多解释了,所以听到麟月说的话的瓶反而搞不清楚的看着麟月。

而在一旁的天零冷静的看了看底下的魏尔斯军队,接着好像看到了什么关键般『啊!』了一声。

看到了天零的行为,麟月露出了奸诈的微笑对天零说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呢?』

『没错!』

看着已经知道情况的这两个人,被排挤在外的瓶露出了寂寞的表情。

就在瓶露出了寂寞的表情时,刚好被麟月看到了。他赶紧对瓶解释说

『是使用长枪的方式!』

『咦?』

虽然听到了麟月的解释,但瓶还是疑惑的看着麟月。

要是平时的麟月一定会对问他的人说『你自己看』,因为麟月没有这种耐心去解释那么多东西。

但眼前的瓶只是个小孩而且又十分天真可爱,所以麟月非常有耐心地继续帮瓶解释说

『他们所使用的枪术跟那个黑影所用的完全是不一样的!』

『咦?但也有可能是他自学的啊?』

听到了瓶所说的话,天零在一旁反驳说

『不!他所用的枪术虽然好像要有某种条件才会强但还是要有一定的训练才有可能。』

等完天零说完话后,麟月在一旁补充说

『而且…瓶!你说过吧!这些事【黄金之酒】所提供的军队。』

『嗯!』

『那就不可能是个人自学。因为像【黄金之酒】这种靠着军队买卖的组织,一般来说都非常重视纪律的。所以比起自我学习的枪术他们比较常用的应该是组织型的枪术才对。也就是说像他那种个人战力型的枪术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运用和累积经验。』

听完麟月他们的分析后,瓶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那…黑影到底是谁啊?』

听到了瓶的问题麟月对她说

『给你提示,不是这的城市所以是费尔城的人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要把我们引去那间旅馆的人。』

『那间旅馆?』

虽然听了麟月的提示,瓶反而听到了新的疑惑。

『没错!因为要是我们是去别的旅馆的话,他们还要找所以应该是引我们去的。并竟他们不能保证我们会不会投宿有结界的旅馆,所以才会要我们去那间旅馆。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间旅馆应该是有保护旅客的结界的,但却对黑影没有用。所以可以知道黑影确实是跟【黄金之酒】是同伙的,因为可以默默的把结界开一个洞是会有巨大声响的,可以默默的做出来的就只有式经营者的【黄金之酒】。』

当麟月说道那间旅馆的经营商是『黄金之酒』十,瓶想到了旅馆的酒瓶招牌。

『所以综合以上这几点们可以知道这个人是…』

费尔城外~

天零虽然看到黑影那强大且坚定的斗气,他还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动摇。

天零用着那坚定的眼神回看着他,并对黑影说

「你是…骑士团的队长对吧!」

「….」

听到了天零的疑问,黑影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看到这个情形,天零还是不放弃的对黑影说

「我们已经知道是你了!而我们也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做的原因,但我们部会让你那么做的。因为…」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就在天零要继续说下去时,黑影用强力的话打断了天零的话。

接着包覆着黑影的影子慢慢地散开了,并且露出了他的原本面貌。

果真就如同天零所说的是那时跟他们说话的骑士团队长,但跟那时比起来这名队长有更加严肃且冷酷的眼神。

队长用着那冷酷的眼神像是在质问天零般说

「之所以听你说那么久就是因为相信你有可能投靠我这一边把那名少女交给我,看来是我会错意了。」

看到事情竟然导向最差的方向,天零赶紧说

「没有这回事!我们已经想到方法帮助你了!」

虽然听到天零这么说,但队长的眼神依旧冷酷的对天零说

「没有用的!你应该也知道!为了防止魏尔斯的入侵,能做的就只有把那名少女交给『黄金之酒』并且跟他们交换兵力这个办法而已了。」

「但…」

就在天零要继续说服眼前的队长时,队长已经拿着他所擅长的长枪功了过来。

看到冲向自己的队长,天零赶紧抽出了在腰上的剑档下了这击。

就算是被对方攻击了,天零还是不放弃地想要继续说服他

「还有其他方法的!」

看到如此缠人的天零,队长还是用着那冷酷的眼神瞪着他并对他说

「多说无益!」

『可恶!』

看到情况已经变得如此麻烦,天零非常不高兴的在心中咒骂着。

虽然麟月在拟定作战时,就把这段拟定为一定要战斗的情况。但天零在心中还是希望可以在不用战斗下解决并说服眼前的队长,但事与愿违啊。

看着眼前已经无法避免的一战,天零也跟队长一样让星力进入了战斗的模式。

看到眼前的天零终于要认真的跟自己打了,队长对天零说

「习武者帕提尔.提斯求教」

帕提尔所做的是习武者当要进行切磋时所作的礼仪,表示现在是纯粹的对决不管身份地位或是个自立场,只为了一战的礼仪。

看着对方的做出了这个礼仪,天零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虽然只来到这个世界几星期,但在天零心中也萌生了一点习武者的自觉。

所以当帕提尔做出了这个礼仪,天零身为习武者的自觉有让他做出了响应。

只见天零用着跟刚刚完全不同的认真神情对帕提尔说

「习武者天零.思匠普兹求教」

现在完成礼仪的两个人已经不管城市和城市的征战或是少女的去留,而是纯粹跟对方求教的习武者。

就在他们双方的斗气和星力都因要战斗而精炼到极致时,帕提尔先展开了攻击。

帕提尔快速的接近天零,并准备备天零进行攻击。

看到对方快速的往自己靠近的天零完全没有进行任何移动,只见他把剑尖慢慢地往下移动。

帕提尔当然看到了天零所做的动作。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是要做什么,但他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帕提尔来到了天零身边可以使长枪威力到达极致的距离,并且对他展开了突击。

因为天零所使用的剑本身跟长枪就有距离的差距,所以帕提尔无疑是对使剑的人可以产生伤害的招式。

但天零并没有被这招给攻击到。不只是因为他的星力因为战斗还非常集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早就已经跟帕提尔交手过,所以早就摸清他对战的模式。

因为无论帕提尔还是其他习武者都有所谓的模式,但天零没有任何模式完全是靠当场的反应而定。所以天零的招式虽然对习武者非常有用,但也相当脆弱。

因为天零摸清帕提尔的模式,所以帕提尔当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在互相攻击几次后,帕提尔已经完全比不过天零了。

就在帕提尔被天零一招踢技踢倒在地上时,帕提尔对天零说

「看来我还是输给你了呢!打从那天晚上我就知道不可能赢过你了!」

「是吗!你肯听我说话了吧!」

就在天零这样问帕提尔时,帕提尔开始诡异的笑了起来。接着对天零说

「哈哈哈!不!」

天零本以为藉由这个比武就可以让帕提尔听自己说话,但他实在太小看帕提尔的决心了。

只见帕提尔站起身,并且对天零说

「不管我自己会变得如何!就算因为违反习武者礼仪而被他人唾弃或是因跟『黄金之酒』有来往而被赶出这个城市。我也还是要救这座城市。」

当帕提尔说完这些话时,他跟天零四周开始被雾垄罩就连在安全距离的璃也被雾给罩住了。

看着应该对习武者荣耀感到光荣不然不会做出那套礼仪的帕提尔竟然做出了破坏礼仪规则的事,天零心想

『可恶!竟然连习武者的心都可以丢弃。我太小看他的决心了!』

天零怀着懊悔的心准备跟帕提尔展开第二次的决斗。

  • 书名: 从异世界来的三位英雄!?
  • 时间:2018-10-29 17:06:44
  • 标签:, ,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