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剧场版

      滕泗水拉着滕新月走没几步,滕新月挣脱着将滕泗水的手甩开,质问了一句:「干什幺?」

      滕泗水语气冷漠地道:「离开这里。」

      「为什幺?」看到滕新月面向自己的双目没有任何的光采,只剩下死灰的白,滕泗水心里纠结了一下。

      「我们去找回让你双眼回复的方法。」

      「那他呢?」滕新月将头转向血色巨球的方向,丢出了问句。

      「他跟着光头佬一同被你的闇血封尽攻击了,陷在血色巨球里面生死不明。」

      「我们就这样抛下他?」滕新月难以置信道。

      「不然还能怎幺样?为他收尸?你自己也说了,这是你第一次使用这个禁咒,威力如何你和我是没亲眼见过,但在我看来这个人现在跟死人无异。」

      「你不是说那个血色巨球还在吗?他和那血族不是被血色巨球给包覆住,没亲眼看到他死又怎幺能认为他死了呢?」滕新月执拗道。

      「嘿!」滕泗水摇着头冷笑了一下:「妹子你可是昏头了呀?你要知道,你那禁咒伤敌效果如何,我是难以估量,但它副作用倒是很如实的反映在妳身上,也几乎可以说这招式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们两个对付那血族都不见得会赢,现在妳眼睛……又变成这样,如果在血色巨球退去后,那个血族其实并没有发生什幺事,那我们不就只是代宰的鱼肉又恰恰放在砧板上,连一点反抗的机会也没有了。依我说,我们现在最妥当的,就是迅速离开这里。」

      滕新月安静地听滕泗水分析完,隔一会,彷彿下定决心地叹了一口气:「哥,那你走吧!你去交付任务,我在这边等李清平。」

      滕泗水失声道:「你在胡说些什幺?他跟我们很熟吗?顶多就他救你哥一命,但你不也救他了,一来一往,可是扯个笔直,何必在这边牵拖流连?而且,假如李清平置于我们的境地,难道就能比我们做出更好的选择吗?」

      滕新月声音异常平静道:「哥,你说的没有错,但你忘记了,为什幺他会跟着陷在我的禁咒之中吗?」

      滕泗水不假思索道:「还不是要让你的禁咒打中吗?………」滕泗水话一出口,声音就哑在空中,但是马上又恢复常态,解释道:「可是他挑的方式也实在太…………」

      滕新月声如止水,语音在黑夜间缭绕:「可是他挑的方式就好像跟自杀一般无异,不是吗?」

      滕泗水点点长满虬髯的大头。

      滕新月微笑说:「那幺你还能想到其他更好的办法,可以让那血族避不开我的攻击吗?」

      滕泗水皱眉道:「就我个人的话是有其他方法,但以那小子看来,我估计这应该是最好的方法。」

      「这就是了。」滕新月也不多说什幺,只是睁着看不到任何事物的目光,将头转向血色巨球的方向,然后席地而坐。

      滕泗水呆呆地看着滕新月的举动,好一会,右拳狠狠往一颗碗口粗的大树横敲去,「澎!」,掉下好一阵的叶子跟枝干,滕泗水也闷不吭声,盘坐在自製的落叶堆上。

      滕新月回头望了滕泗水的方向,露出甜美眼下却显得有些苍白的面容,哥虽然嘴上不说,终究还是为了她留下来了。

      滕新月回复坐姿,接着是一副闭目低头陷入沉思的样子,她开始将自己的神识释放出去,尽力地张开自己的神识。

      身为一个异能者,失去视力是一个致命的伤害,但并不是没有替代的方案,神识窥探在一般时候只是对于视觉死角的一种补偿,但说不定自己有一阵非常长的时间都要凭藉这方式了。

      神识窥探其实也没什幺非常神奇的地方,它就像声纳,能扫描物体的表面形状及具体距离,当然听说到达高等级的神识窥探,据说就可以依靠物体对于神识的细微吸收程度,达到分辨物体颜色的效果。

      儘管神识窥探维持上并不容易,但总比完全失去视觉的感知来得好些,滕新月略为测试一下,依自己目前的状态,自己顶多随时随地维持十米左右的神识窥探距离。

      这还是因为自己身为咒系异能者的原因,咒系异能者在神识方面,是远高于其他系别的异能者,有点类似于异能者中的魔法师。

      「新月,你看!」

      滕泗水的呼唤声传来,滕新月张开呈现灰色的眼睛,向着滕泗水那边看去。

      滕泗水一时忘我的呼唤滕新月,倒是忘了滕新月的状态,不过他也没有在那显露什幺忸怩之态,而是像博物馆解说员地解说道:「现在血色巨球的红色逐渐变淡,已经变成粉红色了。」

      滕新月问道:「看得到里面是什幺情形吗?」

      「看不到。」

      「颜色变淡应该是闇血封尽的效果正在逐渐褪去,没有意外的话,血族应该是逐渐被化去力量了。」

      「逐渐化去力量?那个光头佬还会活着?」

      「这我就不知道了,一般说来,血族化去力量,有一定机率会变成普通人,更多时候是身死殒灭。」

      「那我希望那光头佬是变成普通人出来后遇到我,我一定会好好地陪他聊上一晚的话。」滕泗水露出残忍的笑容。

      滕新月没有答话,夜晚的天空,由血红变成淡红的巨球,依然在高空中悠悠地转动着。

***

      几分钟前,中了滕新月闇血封尽的血族光头佬以及被光头佬掐住脖子的陈思。

      闇血封尽在击入光头佬的那一瞬间,光头佬感觉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每一寸肌肤、每一寸血管,都感受到那些血液在跳动,从自己的体内,如同逃命似地涌出。

      也因此,光头佬在转瞬间血液大量的失去,构成了血色巨球的外壳,可想而知这激溅而出血液的数量。

      光头佬原本虽然苍白却弹性十足的面容,像骤然失去水分的橘子皮一般,枯萎扁缩。

      光头佬似乎知道自己命在旦夕,又不甘心骤然死去,眼里的红光却已不似最初神光炯炯,却兀自张开嘴巴,露出长长的獠牙,就要往陈思脖子上的血管咬下去,却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往陈思的脖子咬去。

      陈思死命地想挣扎出光头佬咬往自己脖子的攻击路线,他也感觉到光头佬的力量在衰减,以一种非常快速的程度衰减着,同样的,自己的异能也没好到哪边去,虽然蝶化后,梁小蝶可以让自己对周遭异能的吸收提高到一个档次,但显然过于激烈的消耗,要填充回来也需要一个缓冲时间,更何况………

      陈思魂语道:「小蝶,为什幺吸收异能的速度跟质量都下降了?」

      梁小蝶无奈道:「也不知道为什幺,我们现在处在一个非常古怪的封印里面,估计应该是滕新月对付这个血族用的招式。」

      「所以,处在这招式里面的我们,就没有办法顺利地吸收外在能量了。」

      「就我的尝试看来,应该是这样没错。」

      「那幺要怎幺办?再一阵子,这吸血鬼就要咬到我了。」

      「我来尝试看看能不能把这个招式给吸收,那幺说不定就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

      「吸收完招式之后,这吸血鬼还不到处跑吗?」陈思就想阻止梁小蝶的意图。

      梁小蝶解释道:「不,你看,他的血全部都流出来了,他之所以要咬你,就是想从你身上获得血液去填补他所失去的。如果我把招式给吸收,从另一方面来说,就是在促成他的死亡。」

      「有办法把招式吸收起来?」

      「正常来说应该是没办法,但是现在滕新月的招式放在血族身上,促成他的能量外流,对吸血鬼来说,血液就是他们能量的一种型态,而蝶化,提升的一项能力就是对于能量的吸收。」

      「好吧!你吸收看看,我也试着继续保持一定的攻击!」

      陈思会这幺说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光头佬的獠牙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往自己的颈项贴近,但再慢还是会到达终点,自己再不做出什幺积极的行动,被这幺慢动作的吸血鬼咬死,自己恐怕就要史上留名,进入吸血鬼最慢咬杀的名人榜头号人物。

      陈思催动特质系异能,血色巨球就像被踢动的圆球一般,开始转动起来,随后越转越快,如此的转速自然会将血液之源的光头佬体内的血液给抽引出来,光头佬脸上皱纹越来越是明显,手上的力道越来越是微弱,连陈思也抓握不住了。

      陈思再用力一挣,从光头佬的掌握中挣脱出来。

      光头佬无助且衰弱地看着陈思,手指头颤动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办法再束缚住陈思分毫。

      再一会,光头佬就像翻肚的鱼,瞳孔焦距散去,生机尽歛,身子也坠落到血色巨球高速旋转的内壁,就像入水的鱼一般,尽化为巨球红色的液体没有任何残留。

      梁小蝶则在陈思体内开始汲取红色液体中的能量,陈思初时还不觉得有啥问题,随着一段时间,梁小蝶仍在不停地汲取,陈思开始感觉不对劲了。

      「小蝶,你还在吸取能量?」

      「是呀,怎幺了吗?」

      「我们通常不能吸这幺多能量吧?你不觉得有些古怪嘛?」

      梁小蝶皱皱秀眉,又吸了好一会能量,想了想才道:「你这幺一说,我也觉得怪怪的耶!一般说来,如果你要吸这些能量,也要分上好几梯次吧!而且还是要你耗尽体内的能量。」   

      陈思环视整个巨球,丝毫没有变薄变小的倾向,就像刚刚吮吸的能量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沉声道:「无所谓,就把这些能量全部吸收,不然也不知道怎幺出去。」

      梁小蝶应声好,顺便提醒道:「那你自己估量这股能量的应用方法,说不定会发现什幺……」

      「等等!」陈思像是发现了什幺,剧烈的情绪起伏让梁小蝶感受到。

      「怎幺了?光头佬又活过来了?」梁小蝶探头探脑似地说道。

      「不是,」陈思屏住呼吸:「我看到一个黑红色的小晶球。」

      梁小蝶透过陈思的视线往外看了出去,一个泛着黑红色光辉的小球在刚刚光头佬身体化成血液的地方漂浮着,也难怪刚刚陈思没有发现,不留心看,真的不容易发现。

      梁小蝶打量了一会,才对陈思道:「看起来好像没什幺危险?」

      陈思听梁小蝶这样说,一只右手才伸过去拿住这颗黑红色的小晶球,陈思才刚握住这颗看起来没啥大碍的黑红色小晶球,一股暴虐杀厉之气席捲而来,像是要把陈思的整个神识给吞灭,接着一道冰冷异常的红色气息,延着陈思的右手臂飞快的上升,彷彿冻僵陈思的每根毛髮跟每根微血管,也结冻住每个还会跃动的血球,吞噬着沿路上陈思所能带来的任何感知,爆裂冲突,笔直地逕取陈思的心脏之处。

  • 名称:龙珠剧场版
  • 时间:2018-12-16 15:04: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