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杨思敏高清观看

在听到柯鲁奇柯特说出湖也大人的名字时,我看着他好一会儿,闭上眼靠在沙发上轻吐一口气,然后站起身走到门口道:「我去散心,别跟来。」

说完也不等他们回应就直接开门出去,故作镇定的我在双脚一踏出门口时,立刻朝天空拔高身影跃上空中,接着踩上雪板就朝着北方飞去,同时在急速飞行的当下划出基础阵法,拉开结构改写出传送阵法,往脚下一丢,光芒闪过撤下,我从光芒中焦躁的窜出,一个拔高往下俯冲,在接近地面才拉起势头从雪板跃进小巷中。

一踏上地面,心中的焦躁不停的驱使我前进,我踏着急迫的步伐来到湖也大人的酒吧后门,看着眼前的门,不解跟愤怒更是从中作梗的不停削弱我的理智,但我紧捏着拳头,就算因为指甲刺进肉里也凭此保持我的理性,就算我现在气的胸口一把火,也让自己没有在一气之下而毁掉眼前的酒吧。

我握上把手,在要转开的时候犹豫了下,见到胡也大人我要说什幺?他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吗?还是他早就在等这一天?

他会告诉我,我想知道的真相吗?

我缩紧手指,用力地打开木门并喊道:「湖也大人!」

但就在我开门的剎那,欢乐热闹的钢琴声从我耳边荡过,一颗颗跳动的音符在空间中舞动,我看着眼前欢腾的酒吧,愣了愣,在他们因为我的突然出现也看向我的同时才回过神。

我看着一模一样的布置,但是此刻却充满着来此喧闹客人的空间,脑袋有些无法理解现况,但是他们的眼神却也明显的表示出跟我一样的想法。

我犹豫了一会儿,放开把手往店里又踏了一步,再次喊道:「湖也大人,您在吗?」

回答我的,只是刺耳的音乐跟客人们的视线。

这时我才了解情况,扑空的愤怒佔据心中,我握紧双手,抬起手推开挡在我前行道路上的所有人,也不管其他人的愤怒,毫不犹豫地走到吧檯前方,往一脸错愕的酒保身后看去,但是什幺都没有,没有另一个空间,就连湖也大人都不在这里。

不在……是知道我来所以才走,还是有事才走?

为什幺不告诉我?既然知道真相为什幺不告诉我,看着我痛苦、看着我绝望,是这幺好玩的一件事吗,湖也大人!

我看着什幺都没有的地方,紧握的拳头用力地敲上酒吧,拳头的血印也因此留在桌面。

我紧咬着牙让自己可以冷静分析,湖也大人很少会移动自己的居所,因为没有必要,一般身为情报商的人必须经常移动自己的住所避免仇人的追杀,但是湖也大人却有这样的本钱自傲,甚至欢迎仇人过来寻仇。

如果真的换了,就算我把他所有的藏身处都找过一遍,想要见到他,也难如登天。

这时酒保有些好心的问了我:「小妹妹,妳是……来找人吗?」

我收回看着墙面的视线,看了眼酒保后也没心情回应,转身就往刚刚进来的后门走,身后的酒保还在叫我,我充耳不闻直接离开,却在要离开时感觉到了一抹熟悉的力量波动荡过,而且还越来越接近。

我硬生生地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酒吧的门口,犹豫了一下往那里走去。

在我走了几步后,门被用力打开,枫一打开门就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还一边举起手无力的挥了挥,「别跑了……再跑……再跑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我看着满头大汗的枫,心中刺痛起来,「……枫。」

你还是追来了,只要我跑,你就会追上来,然后走在我身边陪着我,就算我骂你、推开你,你依然不会丢我一个人。

为什幺?

枫用力的点头,然后靠在门上一边喘一边看着我,「澪云……妳……」

我没等他说完直接出口打断他的话,「我要离开一个月,枫,帮我跟学校请长假,如果学校不同意,就帮我办退学手续。」

「……诶?!」枫直起身体错愕的看着我,「为什幺离开?退学……妳要去找那什幺湖也吗?」

「嗯。」

「不能等寒假吗?」枫离开他为了支撑自己快没力的脚而靠着的门,「而且如果真的要找一个月,就表示得跑很多地方吧?妳要自己去吗?」

我看着枫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移开眼神转过身就要离开,「我不会等寒假,你回去。」

你回去吧,不要再扰乱我的心了。

「澪云!」慌张的脚步声跑了过来,枫抓住我的手,劝道:「在两个多月就寒假了,到时候我陪妳去,我答应过妳,所以相信我,好吗?」

「……放开。」

「澪云!」

他的一声声呼唤,他的一句句话语都让我心痛,我侧过身看着他,「我说放开!」

枫看着我的双眼,生气的道:「如果真的退学了,就前功尽弃了不是吗!」

「枫。」我抬起头看着他的双眼,犹豫了一会儿反手握住他的手掌,「六年,这六年我活在炼狱,我不能再等,我得知道真相。」

「既然、既然都六年了,再等一下下,到了寒假时间比较多,我们也能陪妳不是吗?」

我摇了摇头,勾起嘴角,举起手抚向自己的心口,「知道吗?六年前,姊姊在我的面前死掉,哪时候,我的心破了个洞,这个洞无时无刻都在痛,痛得我发狂,痛得我绝望。如果可以,我希望是我死而不是姊姊,你能了解姊姊对我的重要性吗?我的一切是姊姊给的,我的命也是她救的,但她却因我而死,你能理解我有多恨吗?」

「……我知道,可是不是妳的错!」枫低垂着眼眸看着我,语气坚定的道:「只要等到寒假,我们就陪妳去找湖也,所以,相信我!」

胸口痛的紧缩,我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眸闪烁着未来光芒,内心越感悲凉。

「……我相信你啊。」心中的悲哀化为泪水滑落,枫的表情转为错愕,但我却只能笑着看向他,「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相信你,所以,我才不想相信你。枫,你知道吗?忘了怎幺相信人有多悲哀,你知道第一次见到你,在我心中油然而生的相信,让我多害怕吗?」

「澪云……」

我摇了摇头,任凭泪水滑落,「我相信你,但是你不相信我。枫,你相信要是我现在放开你的手,未来我还会再牵起你的手吗?」

你相信我吗?可是你就是因为不相信,才不断地要我相信你。

如果我不相信你,我会让你住进我们家吗?如果我不相信你,我会让你在我最脆弱的时候靠近我吗?如果我不相信你,你的声音又怎幺能穿过黑暗传达给我呢?

枫,你一直以来都没有相信过我啊。

枫的瞳孔因为害怕而缩了下,「我……」

「枫。」我笑得开心,但是眼泪的滚烫却痛得我的胸口很难受,「我喜欢你,可是我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你只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

我看的出来,你真的喜欢我,可是,你只是因为我跟那个人很像、很像,所以你才这幺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才这幺痛啊。

我握紧他的手,抬起手抹掉脸上的泪,带着难过的笑容看着他,「枫,放手吧。」

我看着枫又不解又难过的眼神,放开了他的手转身离去,在我踏出门的时候,枫开口叫了我的名字。

「澪云!」

这一声呼喊让我停下脚步,但是心中的痛楚却让我再次迈步,在关上后门的同时我隐藏起自己的所有气息,改写出传送阵法后便往地上扔去,光芒闪过,同时将我带离了此地。

★☆

林枫看着凋紫落泪,看着她难过的说着她痛苦,看着她笑着说出……她喜欢他。

可是,凋紫却说,他喜欢的人并不是她,而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我没有……」林枫的心中涌起了委屈跟不能谅解,他对着门口那个离开的娇小背影大喊:「澪云!」

身旁的细碎话语听在此刻的林枫耳中只有模糊,无论身边有多幺吵杂,他的耳边是中都是迴荡着凋紫刚刚所说的话。

林枫的手指动了动,不知道为什幺,看着那个她离开的背影他很害怕,他踏出一步,他知道自己得去追凋紫,她现在很伤心、很难过,他答应过不会丢着她一个人。

踏出去的脚步顿住,林枫看着半开的后门,不知道为什幺,这样的距离却远的让他没有勇气在往前。

「林、枫!」火生要影直接踹开酒吧的门,一头褐色的长髮全都被汗水浸溼,因为长途的奔跑让她整张脸都是红的,但或许更多是因为愤怒。

林枫被火生要影的举动给吓得震了下,他一转过身就立刻被火生要影抓住领子微微提起。

火生要影这个举动吓得旁边的人都愣住了,郑远程便是其中一个人,本身就是不喜欢争吵的他立刻上前想要劝架,却被火生要影的一个瞪视给逼退。

火生要影和林枫的身高超不多,力气也大,把林枫提起地面并非难事,她瞪着林枫就直接骂:「马的,不是叫你等吗?小紫那幺会跑你最好追得到,害的我得先找你,找死啊!」

林枫看着暴怒的火生要影,刚刚凌乱的思绪稍微冷静下来,「我有找到。」

「找到个屁啦……你找到了?」火生要影愣住。

「嗯。」

「那人呢?」火生要影追问,同时注意到这个地方是酒吧,所以就又更火了。「小紫又跑酒吧?我们他妈的不是告诉过她不能再跑酒吧了吗!她的身体不能再喝酒了,你怎幺没阻止她!」

「她来找湖也,只是没找到,人又走了。」

「……是吗。」火生要影鬆开林枫的领子,沉默了一会儿看向旁边刚刚被她瞪的郑远程,「刚刚有一个突然跑来的女生,她有什幺举动吗?」

郑远程突然被火生要影一问,吓了跳,随即抬手比向吧檯,「她、她刚刚有走去那边。」

郑远程刚说完就被旁边的人推了下,一向单纯的他却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他看着火生要影看向吧檯那边,看了会儿,收回视线没有多说什幺。

郑远程虽然不知道发生什幺事,但是刚刚那个女生似乎正在找什幺很重要的人,刚刚又说了那些话,似乎是个曾受过很多伤的孩子,而且,总觉得她似乎……一直都在逞强,是一种和他有点像的逞强。

如果能再遇到她,他想告诉她,不用这幺逞强,因为她的朋友不是都特地出来找她,还找到这里了吗?

火生要影看了眼吧檯的后方,虽然她对阵法不拿手,但是勉强看得出那里曾经存在一个空间,或许凋紫知道那名叫做湖也的人在这里,才会往这里跑,但是没找到,她会去哪?

「喂。」火生要影瞪向林枫,「小紫她走前有说什幺?」

「她说要离开一个月,要我们帮她请长假。」林枫说完,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在準备要说出口的时候,被火生要影打断。

「既然小紫说要请就帮她请吧,反正我们也拦不住她,说实在,只要她想走,这世界真的没几人拦的住她。」火生要影只手插腰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在撇见林枫的脸色时,眉头挑起,「你那什幺脸?小紫说一个月就是一个月,就算没找到人也会回来。」

林枫眼眸暗了暗,总是憨笑着的脸此时毫无表情,双眼酝酿着他人无法知晓的情感,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凋紫还会回来吗?还是就这幺离开了?

「我说会回来……」火生要影额头爆出青筋,举起拳头用力的在林枫面前握了下,「就会回来,你他妈的可以不要这幺烦吗?你再那张死脸,我现在就让你多一个黑轮!」

「……嗯。」林枫应了声,人却往后门走去。

「喂。」火生要影的脸顿时黑了,她拉住此刻六神无主的林枫的后领,「我说你找不到她就是找不到,而且你跟去要干嘛?凑热闹吗?」

被火生要影拉住领子的林枫,过了一会儿才开口:「我答应过澪云,不会丢她一个人。」

「……谁理你啊。」已经被旁人指指点点好一段时间快爆走的火生要影,直接拖着林枫就走,「走了,回去,你以为现在几点了啊,而且我们未满十八岁,不能来酒吧。」

「反正都进来了……」林枫呢喃。

郑远程看着看着火生要影拖着林枫走,总觉得他们讲的话怪怪的,而且一般的小孩子会这幺的……会处理事情吗?朋友都跑不见了,正常来说不是应该要担心吗?

火生要影正拖着林枫要离开,却看到伊蓝跟家楼远林出现在门。

「嗯?凋紫不在这里吗?」伊蓝扶着家楼远林出现在门口,看着店里面的火生要影拖着林枫正要离开,有些疑惑。

他明明就有感觉到凋紫人在这里不是吗?

家楼远林脸色苍白得靠在伊蓝身上,紧皱着眉呛咳起来。

「小远?」火生要影愣了愣,随即又火了。「妳跑这幺快干嘛啊?」

伊蓝出面缓颊,「好了别骂她,她担心你们又闯祸所以才跟来的。」

火生要影放开林枫的领子,不爽的咋了下舌。

郑远程和其他的客人一样都对又突然出现的另外两人感到好奇,尤其伊蓝又长得好看,气质也很温和,甚至都有不少的人拿起手机就拍照,郑远程当然也一样,只是他一拿起手机,就发现手机打不开,他紧张的又滑了几下,仍然毫无反应,他偷瞄了一下旁边的人,发现其他人也和他一样。

碰巧的吗?可是这些人真的好奇怪,郑远程抬起头看着那几个孩子还有里面唯一的成人。

伊蓝看火生要影似乎没那幺气了,眼神扫视了下这间尽是男性客人的酒吧,问:「那幺凋紫呢?这幺晚了她要外出吗?」

「她要离开一个月。」冷漠低沉沉的声音传来,默冷踏着沉稳的脚步从后门走进来,手上还拿着手机。

默冷看着火生要影跟林枫,道:「她要我告诉你们,不准请假去找她,尤其成绩特烂的绝对不准。」

火生要影:「……」

林枫:「……」

家楼远林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稍微好些,她没理被打击到的两人,看着默冷便问:「刚刚打的吗?」

默冷应了声同时收起手机,翻手就拿起一个阵法,往地面一丢,郑远程在讶异以前,脑中就闪过一道光芒。

等到他回过神,却发现自己不再原本的位子上,而是和其他人站在一起,他有些困惑的和同行的人一起回到座位上,总觉得刚刚似乎忘了什幺事。

而原本待在酒吧的几人,则是被默冷一起送回了家里,其中一起被送回来伊蓝有些无奈,毕竟他还在出任务,台湾中部他还没巡视完,怎幺就被负责北部的默冷给丢了回来呢?

  • 名称:金瓶梅杨思敏高清观看
  • 时间:2018-12-08 14:39: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