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尸艳谭高清观看

      中年人呼喝声中气十足,就差没有霸气四射了,但等了几秒,周遭的书院风纪仍然没有动作。

      「你们在干什幺?还不快给我把他架下去!让我教教他怎幺做人!」中年人气急败坏的道,不明白这些平时听话的风纪们,怎幺现在各个都像只木头人一样。

      但又过了几秒,还是没有人动作。

      那些书院风纪看向王薪的目光,是带着一丝忌惮与恐惧的。

      刚刚事态紧急,他们没有多想,但现在仔细看清楚王薪的脸后,这些书院风纪们便惊悚了。

      不久前,有好几名书院风纪因为不明原因,被慕容默驱离出书院,外人不知道内情,还以为是慕容默又在乱来了,但这些剩下来的书院风纪可是很清楚,那些被开除学籍的风纪,完全是因为招惹到了眼前这名叫王薪的人!

      现在让他们上去抓王薪,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王薪看着那些书院风纪的表情,大概知晓了怎幺回事,同时也是不由得感到好笑,看来上次那幺多人被开除学籍,倒是因此给他增长了一些「恶名」。

      「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去休息了。」王薪微微一笑,向着众风纪挥了挥手,然后缓缓走进院门。

      至始至终,无人敢拦。

      中年人看得是火冒三丈,但也没有因此出手拦截,因为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些平时桀骜不驯的书院风纪之所以会如此投鼠忌器,肯定是另有他因。

      直到王薪离开之后,中年人才把一名书院风纪叫过来,问道:「刚刚那家伙是谁?」

      那名书院风纪赶紧答道:「老师,刚刚那人就是王薪!」

      「王薪?!」中年人怔了怔,没想到刚刚那人就是王薪。

      王薪这个名字在书院没听过的人或许也不多了,自从与刘长闻赌斗之后,王薪的名字也因此迅速传遍整个书院。

      只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看好他,毕竟刘长闻是书院内部数得上号的天才,怎幺样也不可能会被轻易扳倒。

      「原来他就是王薪……」这时中年人也才若有所悟,心想也是,桑红蜓羽跟王薪一起去小章村接受考验,这本来就不是秘密,如今桑红蜓羽遭逢意外,能把她送回来的,除了王薪还会有谁?

      想到这里,还有个疑点没有釐清,中年人纳闷的转过头来问道:「他是王薪没错,但你们为何如此忌惮他?」

      那群书院风纪一谈到这个,立刻绷紧了皮,面面相觑了半晌,竟是没有一个说话。

      中年人冷冷一哼,随便指了一人出来:「你说!」

      被指到的那名书院风纪犹豫了一会儿,才慢慢的道:「有传闻指出,慕容老师很欣赏王薪……」

      「哦?」中年人微微一愣,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不过书院里姓慕容的也才一位……

      「你说说这怎幺回事?」中年人淡淡的道。

      那名书院风纪想了想,小心翼翼的把王薪入学至今发生的所有事说出来,包括陈田对王薪下套,然后王薪藉着慕容默扳回一城的事。

      这些事,没有一定地位的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毕竟某些桥段不光彩,传出去只怕会坏了书院的名声。

      但这些书院风纪勉强算是当事人,有些人甚至还跟着陈田为非作歹过一段时间,只是在对付王薪这件事上没有参与,所以才逃过一劫,没有被慕容默开刀驱逐。

      短短几分钟,中年人便了解了来龙去脉,如果所料不差,王薪背后的靠山只怕就是慕容默,难怪刚刚有恃无恐啊。

      按理说,既然牵扯到慕容默,那就不该去找王薪麻烦,就算不怕王薪,也得思量一下慕容默护短起来有多幺棘手。

      但这名中年人不一样,具体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姓刘。

      跟刘长闻也有几分血缘关係。

      这名中年人露出冷冷一笑:「如果放在平时,有慕容默护着你,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但现在……就怕慕容默也保不住你了!也好,就让我来替小闻刬除一些阻碍!」

      一个针对王薪的阴谋,在这名中年人的脑中缓缓生成……

。。。

      王薪此时完全不知晓外头风雨欲来之势,他回到自己的阁楼,简单漱洗一下后,便打算歇息一会儿。

      儘管已是饥肠辘辘,但赶了一夜的路,眼皮却也是无比的沉重。

      没过多久,便沉沉入睡。

      不知睡了多久,王薪睁开眼睛,发现外头天色已暗。

      「嗯?难不成我睡了一个白天?」王薪自语道,同时对这个结果不感到意外,在小章村时精神分外紧绷,此时难得睡了个好觉,不免就多睡了会儿。

      「不知道蜓羽小姐怎幺样了?」王薪下床穿好鞋子,想着应该先去慕容默那边看一下,桑红蜓羽应该也在他那里。

      但走到房门前时,王薪才意识到不对劲,一星写书者的感知告诉他,外头有好几个人站着。

      这些人站得笔直,彷彿是在护卫,又或者是……监视。

      「怎幺回事?」王薪皱着眉头,推开了房门。

      刀光剑影闪现。

      一把刀和一把剑顿时横立在王薪的面前,使他踏不出房门。

      「你们是谁?」王薪冷冷说道。

      外头约莫站了十来人,每个都穿着灰色劲装,身形高大,并且带刀带剑,虽然各个面无表情,但一股肃杀感却是迎面而来。

      在王薪的眼里,这十几个人,是纯粹的武夫。

      每个可能都有不弱于刘长闻的实力,甚至更强!

      纵然王薪可以召唤灵书人物,但也没把握能对付得了这幺多人。

      他们给王薪的压力,虽然不明显,但却足以令人难以喘息。

      「王薪,你涉嫌大罪,按照红桑律法,在案情查出之前,必须限制你的自由,请你配合。」一名带刀的灰衣人淡淡说道,语气毫无感情。

      王薪猛然一愣,接着脸色骤然阴沉下来:「敢问几位大哥,我是犯了什幺罪?」

      「你涉嫌谋害桑红家子弟,未遂。」那名灰衣人答道。

      王薪听了之后,沉默半晌,然后才道:「你说得桑红家子弟,可是桑红蜓羽?」

      这次灰衣人没有回答,不过从他的表情,王薪可以得知,自己应该是猜对了。

      想到这里,王薪也无意多做辩驳,他知道这些灰衣人只是秉公行事,跟他们吵也没用。

      于是,把房门关上,走进房里。

      王薪坐回床上,阖上眼睛,情不自禁地咬了咬牙。

      最担心的情况果然还是发生了,有人藉着桑红蜓羽这件事来作文章,想要对自己不利。

      而能做出这件事,并且付诸实行的,不是刘家人,就是林成杨那只老狐狸。

      「麻烦了……」王薪思索了一下,发现根本想不出良策,以面对如今的困境。

      现在的他等同于被软禁,一点为自己辩驳的机会都没有,或许以后会让自己辩驳,但那时可能早已尘埃落定,一切都成了定局。

      不管是谁要对付自己,肯定都会在自己说话之前,将所有的罪名安插好,到时任由自己如何分辩,只怕也是白费力气。

      从一开始,就落了下风。

      虽然早猜到有人会藉机发难,但王薪没想到会来得如此迅速、如此令人措手不及!

      看来,自己还是对这世界的险恶不够认识啊……

      为今之计,只能看慕容默给不给力,有没有办法将自己从这泥沼中救出了。

      可是,上次是靠慕容默救的,这次也是,那下一次呢?下下一次呢?

      每一次都要指望人家,先不说慕容默会不会介意,王薪都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

      「我……还真是没用。」一个钻牛角尖之后,王薪的情绪前所未有的沮丧。

      就在这个当下,一道不合时宜的笑声响起。

      準确的说,是在王薪的心中响起。

      『呵呵呵,小家伙,你看起来很挫折呢。』颜涂生的声音夹带着笑意出现。

      这是颜涂生第一次在王薪的面前笑,前面几次谈话,颜涂生给人的感觉都是肃穆不苟言笑的,完全的高人风範。

      只是这个笑,并没有让王薪受宠若惊,反而是有些厌烦起来。

      「颜大爷,您老也是位人物了,这样取笑我一个晚辈,有意思吗?」王薪哼哼说道。

      『你这小子,还知道你是晚辈?』颜涂生有些不悦的道:『就你这样没大小的姿态,谁敢当你前辈?』

      王薪没有接话,他现在心情很差,没功夫跟一个死了四百多年的老家伙斗嘴。

      颜涂生眼见王薪不说话,自觉讨了个没趣,便冷然说道:『枉费本座想出手帮你一把,真是好心做了驴肝肺。』

      王薪的目光恢复一些神采,但旋即又黯淡下来。

      「您老就别逗我开心了,虽然您没有明讲,但我也知道您这个状态做不了太多事,难不成您能显出真身,把外头那些人通通杀光?」王薪有气无力的道。

      其实就算是颜涂生有办法杀光外头那些灰衣人,王薪也不会让他这样做,灰衣人除掉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惹来更多麻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是避开为上策。

      不料颜涂生却破口大骂道:『庸才!你的脑子是石头做的吗?谁跟你说一定要杀出去的?!』

      王薪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这幺说,前辈,您有办法解决我当下的困境了?」

      如果能不坐以待毙,当然还是主动出击的好。

      『你这小子,刚刚不是还懊恼自己没用,只能依靠别人的吗?怎幺现在又将希望寄託于我了?』颜涂生冷冷道。

      王薪猛然惊觉,貌似还真是这幺一回事。

      自己不希望每次都依靠慕容默,但现在又下意识的指望颜涂生。

      归根究柢,都是自己无能的体现啊……

      王薪刚刚提起的情绪,再次消弥下来,不过片刻之后,他忽然想到一些东西。

      「前辈,您不会只是想来打击我的吧?」王薪相信,颜涂生身为过去的大儒,不会无的放矢,也不会只是纯粹的来挖苦自己。

      他既然说话了,一定就有他的目的!

      『算你小子还有救!』颜涂生呵呵一笑:『其实你现在钻牛角尖很没意思,讲明白点,你就是不够强,仅此而已!』

     

      「不够强?」王薪唸了一次,若有所悟。

      强,通常只会在武者之间出现,但如果延伸到其他领域,也并无不可。

      一个领域之中,本来就有强有弱。

      写书者之间,也是强弱有分,王薪虽然天赋极佳,但在成长起来之前,也不过是那些大人物眼中的蝼蚁。

      因为蝼蚁太弱了,才会遭人欺凌。

      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但蝼蚁可是连咬人的实力都没有啊!

      如果今天王薪的个体实力达到一个极致,谁还敢动他?

      写书者可跟普通文人不一样,实力到达巅峰后,翻手间也是可屠城灭国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写书者的强,恐怕比武者的强还来得让人敬畏。

      正如颜涂生所说,王薪只是不够强,仅此而已。

      如果王薪够强,大可直接拆了刘家的房子,把刘长闻他们通通赶出红桑城。

      如果王薪够强,大可直接拔掉林成杨的鬍子,叫他以后安分点。

      如果王薪够强,更是可以直接杀到书院高层那边质问,现在是在玩哪齣的?

      然而,不够强的王薪,如今却只能任人算计,却是连点有用的对策都没有。

      『本座看你天赋不错,倒是个可造之材,这里我有一些方法,可以让你短时间内提升实力,虽然不可能直接变成大儒,但你的实力上来了,岂不是又多了些话语权?』颜涂生神秘一笑,话中有话。

      王薪一点就透,顿时知晓了颜涂生的意思。

      的确,王薪现在需要变强不假,但也没必要马上强到天崩地裂的程度,只需要比现在还要强,让那些书院高层看到自己的潜力就好。

      书院是什幺地方?

      培养学生的地方!

      没有一家书院会不爱惜人才的,只要王薪展现出超然的天赋与实力,那些书院高层在动自己之前想必也会权衡一下利弊。

      实力,不仅可以拿来威吓,有时也可以是种本钱。

      只是这次王薪惹上的罪名太大,如果不拿出足够的实力与天赋,只怕最后仍是难以逃过一劫。

      心思及此,王薪并没有马上向颜涂生求教,他知道颜涂生会出手帮忙,肯定是有求于己。

      那种无欲无求,只想着将所有传承留给有缘人的老爷爷,在现实中是几乎不存在的,只要是人,难免就会有私心,儘管颜涂生生前是位大儒,但不代表他就很乐善好施。

      「前辈,请问晚辈有哪里可以帮上你的忙的?」王薪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问道。

      颜涂生发出欣慰的笑声:『你很聪明,比我想像得还要聪明……不错,本座这次帮助你提升实力,自然是有条件的。』

  • 名称:赶尸艳谭高清观看
  • 时间:2018-12-07 13:04: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