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1高清在线观看高清

      这里其实不只他一个人。

      林奕绍四处张望,想不起来自己怎幺会在这里?即使周遭是一片黑,他依然肯定这里不只他一人,隐隐地能听到黑暗中有呼唤声。

      可是如果仔细听,会觉得比较像哭声。

      『亚扶──』

      『我们不是说好的──』

      『妳要生很多孩子──我是他们的母舅──』

      『我会教他们舞剑──教他们关于易水人的一切──』

      『就像昂生叔叔当年教我一样啊──』

      『不要丢下我──亚扶──』

      林奕绍好像认得这个声音,才转头就见到一名黑髮男人抱着一名少女坐在地上哭泣。她的腹部倒插一柄金色长剑,剑柄刺穿身体,鲜血顺着剑身滴落,将少女的头髮染红,但仍遮掩不了──

      那曾是炫目的银白髮丝。

      林奕绍觉得似曾相识,曾在某处看过黑髮男人抱着银髮女人哭泣的景象。

      也是在梦里吗?

      『亚力哥哥,以后你不要再怨自己──』

      『更不要再怨海生大伯与你的娘亲──』

      少女气若游丝的,无血色的脸上却有满满的笑意。

      『相信我,黑髮比银髮好──』

      『银髮只会害我们躲躲藏藏──』

      『亚力哥哥绝对不是招惹不幸之人──』

      黑髮男人──林亚力用力摇头,大吼着。

      『如果我没有被生下来就好──』

      『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害到妳跟昂生叔叔──』

      『该死的人应该是我──』

      『是我没有资格──』

      她没有再说话了,身体也不再有起伏。林奕绍不忍心再看,转身只想逃离,想不到黑暗中却伸出一双手紧掐他的脖子,将他压在地上。吸不到空气的窒息感令林奕绍非常痛苦,他想反击,想抵抗,脖子却被越掐越紧。

      『骯髒的血统──』

      『骯髒的人──』

      有人在黑暗中嘶吼,那口气又狠又绝,彷彿林奕绍犯了十恶不赦之罪。

      『林亚力的父亲是玉人的耻辱──』

      『林海生犯下玷汙血脉的滔天巨罪──』

      『遭玷汙的血脉不该延续──』

      『通通是该死之人──』

      不!

      不要!

      猛然睁开眼睛,满身冷汗的林奕绍听见一旁的林明知发出打鼾声,确定自己脱离了梦境。他心有余悸地坐直,脖子上还残留着被掐死前的苦楚。此时房里没有点灯,微微晨光从窗户透进来。他不断张嘴喘息,安慰自己那不过是场无比真实的恶梦而已。

      只是回想起来,他又自问那是什幺可怕的梦境?竟然有人想掐死他?林奕绍抹去额上的冷汗,努力要平复情绪。以往受恶梦煎熬时,总在清醒后忘记大半内容,除非是一再重複梦到的景象,他才能勉强记住部分片段。最近不太一样,不需要重複做梦他就能轻鬆记得梦中内容,那是以前的他办不到的。像这次,他不仅记得林亚力,还依稀能想起他在梦中的嗓音。

      林亚力──一个可能是他或林明知的亲生父亲的男人,好几次出现在林奕绍的梦境里。能梦见他,代表自己跟他有所关联吗?

      睡在一旁的林明知可不知道弟弟饱受梦魇所苦,他睡得正香,翻过身,理所当然把手脚伸到弟弟躺的位子。林奕绍被恶梦吓的没有睡意,自然不在乎位子被抢。他轻手轻脚爬下床,瞄见另一张床上的林永旭跟元耀齐。他刻意走过去观察林永旭平缓的呼吸。他的父亲看起来睡得很安稳,让他心中踏实不少。看起来父亲的伤势真的是复原,不必再让人牵挂。既然睡不着,他披上一件外袍,轻轻推门出去。

      此刻的天空一半昏亮一半昏暗,东方渐露曙光,西方仍是一片黑暗。远方开始有鸡鸣声。林奕绍搓手呵气,清晨的低温真是出乎意料,林永旭说冬天的东玉窟偶尔有降雪,光是低温与海风就让这里的冬季难挨。他靠到栏杆上,眺望海岸与居民居住的城下区,看见不少走动的人影;天还没全亮,已经有不少居民早起準备农务。住在这里两个多月,他们学了不少东西,其中一项便是关于东玉窟的物资缺乏。这里的农民不分四季都必须努力耕种才能养活整座山城居民。这里靠海,风中容易带盐,种不出稻米,只能种耐旱的根茎类或耐旱植物,例如黍米、栗米,米饭在东玉窟非常珍贵,尤其近年的政局发展,米饭对于绝大数的州民而言,都算是奢侈的享受。

      说巧不巧,林奕绍看见赵华心走出房间。她穿戴整齐,一脸吃惊。

      「时间还早,你怎幺醒了?」

      林奕绍语塞地说不出话,就算已经朝夕相处好一段时间,面对长相美丽的赵华心,老是会害羞。她穿一件淡蓝短曲裾,用两柄淡金的髮簪挽起两侧的浏海,大方又清秀。光从外貌评断,谁能想像看似柔弱的她其实有高强武艺。

      赵华心不介意他低头不吭声,要他再回去躺躺。林奕绍也这幺打算,但想到在工作的农民,忽然就不想睡了。

      「这里的人真的很早起床工作。」

      赵华心说在东玉窟讨生活这是必须的。

      「玉窟做生意的人少,玉石买卖也处处有限制,无法让这里富裕。尤其玉石交易的收入得全部上缴给东玉朝。城民们都清楚,与其寄望靠买卖发财,不如诚恳过日子实际多了。」

      赵华心边说边搓手,现在的东玉窟气温偏低,特别是早晨太阳还没出来,说话时嘴里总冒白烟,她特地早起是要去食堂煎药,并张罗大伙人的早点。林永旭经过大半个月的休养,伤势总算恢复。在他养伤期间,都是赵华心贴心的照料父子三人。想到这里,林奕绍不加思索说也要一起去帮忙。

      于是,当他扛着两箱重食盒回到长廊上,正好遇见林明知站在门口伸懒腰。他刚睡醒,跑去帮忙弟弟提东西,嚷嚷着怎幺一起床没见到他?

      「里面装着什幺?盒子好重!」

      「你拿好,不要砸了!」

      越说就越故意,爱闹的哥哥立刻假装失手,惹来弟弟的白眼。

      「里面装着你跟老爸早上要喝的药,华心熬了很久。她要我先提回来放在炉火上保温,等等吃完早餐,你跟爸就可以喝了。」

      林奕绍趁机停下来甩甩手休息。他难以想像过去两个月,赵华心天天来回食堂与住所,每次都提这幺重的木盒,非常辛苦。东玉窟虽不是大城,除了玉窟及农耕区域外,其余地方都延着陡峭山壁搭建,来来回回全是长阶梯。他才爬不过两趟,已经气喘吁吁。

      林明知放下木盒,老大不高兴地搥了弟弟一拳。这拳打在身上软绵绵的,一点也不觉得痛。

      「你干嘛一大早跟着华心到处跑?」

      刚起床他也能吃飞醋?

      「不然让你跟着跑吗?」他反唇相讥,「我光爬楼梯就喘,还要提这幺重的木盒。你身体还没恢复,等等乱跑又给她惹麻烦。除非你就那幺想讨她骂。」

      林明知再老大不高兴也没回嘴。现在的他只要走远一点就容易脸色发白,这也是为什幺赵华心一起床赶去煎药。在林永旭养伤这段时间,林明知的状况时好时坏。梅祀生精心打造的绿玉环虽然成功压制他体内的玉气,效果却一日不如一日;以前没有午睡习惯的他,现在必须午睡,否则一到晚上就没有体力。像是睡不饱一样,身体好像有大量的疲劳,让他想不睡都不行。为此,林永旭开始不让林明知到处跑,这让好动的他很不高兴,却也莫可奈何。

      每个人都是为了他好。

      自从在人类世界遭遇攻击、逃往玉界后,这两个月算是他们过得最轻鬆、最舒服的日子,儘管养伤的养伤,学习的学习,可是能安心住下,无后顾之忧。反而是赵华心每天都很忙碌,她把精力都放在照顾林家父子三人身上,天天要替林永旭跟林明知煎药,还张罗大家的膳食。医女出身的安麒儿非常讚扬她煎药的技术。很多人煎药是急匆匆,认为用大火煮滚即可,实际上药材的药性不同,煮法也有不同;若用同样的煮法不仅药效有限,更容易熬出苦味或涩味。林永旭第一次喝赵华心煎的药便很吃惊,他都不知道原来有人能熬出不带苦的药汤。

      安麒儿就夸她:「要我说谁能讨到妳当媳妇,可真有福气。要我都想娶回家了。」

      林永旭父子三人、单家三口及元耀齐準备吃早膳。整桌菜都是赵华心从厨房拿回来的,有简单的米线糊、乾鱼条、烤馒头以及腌製的乾瓜、鹹菜。她猜到几个男孩子想吃肉,特地熬了一锅肉汤。

      「最近食堂几乎没有肉类料理,我用小排骨熬了一锅肉汤,不是太多,大家将就点吃。」

      看她转身又要去忙,林永旭主动喊她坐下来一起吃饭。

      「妳每天这样忙,弄得我们很不好意思。照理应该我们到食堂去取。」

      林明知附和着父亲的话拉她坐下,林奕绍也替她递上碗筷。趁热一起吃,才会好吃啊!

      盛情难却,赵华心露出腼腆的微笑。

      「谢谢前辈。」

      林永旭说:「别谢了!真要谢也是我们该谢。这锅肉汤真香呢!我要先喝一碗。」

      热汤还没品嚐到,有人先一脚踹开大门,怒气沖沖闯进来。

  • 名称:金瓶梅1高清在线观看高清
  • 时间:2018-12-06 16:03: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