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4高清

      夏日的风徐徐的扑面而来,吹散沉闷,舒畅筋骨。

      孙府内的孙蔓院中,魏深宓坐在轮椅上,院前的空地立了个小靶子,珠落在孙蔓面前指导她射箭,她身后的廊檐下,孙策抱臂倚在柱旁。

      曦光稀疏地落在她身上,似一层淡淡的金粉点缀,明明近在眼前,又像隔了千万里的遥远。

      他看着她,目光移到她脚上。被长裙遮掩住,所以不得见底下那一双纤白若无骨的脚丫──印象中,他还未见过有人的脚能那样细緻小巧,美如玉石。

      因她脚伤之故,她并没有穿鞋,一双玉足光裸在外,只偶尔得见。

      他闭上眼,感受凉风吹拂,耳边是女子喁喁细语,如同风擦过树叶的细碎轻缓,风里,还夹带一丝极为浅薄的桂花香气。

      揉成一种难言的静谧安宁,恍若净化尘世的喧嚣。

      「哥哥,我想……向魏姑娘求亲。」

      昨日孙权在他面前提过的一句话,在他心神不及防备的时候窜进他脑海,引他心口一顿,而后睁开了眼。

      那日他与公瑾会合后并未看见她,但也从仲谋和公瑾的口中得知她所做所为……没有亲眼得见,他虽信那两人不会信口开河,也仍有存疑。

      这样一个不简单的女人,来到这里,图什幺?

      但不能否认,这几日观察下来,她身上的确有些东西会令人不自觉着迷。

      思忖间,又是看着她入神,连自己也未觉,待他回过神,与她四目相对。

      ──冷淡的、平静的,宛若死水的一双眼眸。

      与他眼光相接,没有半点忸怩,坦然无惧。

      他忽然有些好奇……她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初岁的年纪,如何会有这样一双饱含世间冷暖、见过万物沧桑的眼瞳?

      「魏姑娘,妳觉得我瞧着好看幺?」孙策勾起一抹笑,豪爽帅气瞬间布满整张英俊的脸庞。

      他的面庞不似周瑜秀雅如玉,五官虽不比孙权深邃,但十分俊气,与精壮修长的身姿相得益彰──年少得志意气风发的少年将领,英气勃勃间皆是盎然的生机。

      这样英朗如太阳的男子,笑起来有几分稚气,恰好模糊了身上的杀伐煞气。

      魏深宓盯着他许久未语,认真地端详他的样貌,好给他评语──可孙策本是要激起她的羞意,好看她侷促不安的模样,却不料被她这一看,反倒心有忐忑的人变成他。

      「……嗯。那又如何?」

      候了半晌,等来她这句淡凉的回答,孙策差点没呕出一口血。

      那、又、如、何?

      胸口不满不知从何而来,他走到她面前,两手搭在她轮椅扶手,倾身看着她。

      彷彿想以这伟岸的身躯在她面前,造出如山压力,让她尝到苦头。

      可她已是经历许多风浪的人,又怎会轻易被撼动。

      「也是。我若要娶妳,也是妳无上荣幸,还管妳要或不要?」他压低身子靠近她,与她面庞相对仅咫尺之距,眼瞳锁定她,直直看进她的眼心。

      不相信她真的半点也不动摇。

      他以为她会惊惶、或者害羞怯喜,但是……她却皱起眉。

      眼里依旧没有半点波澜,淡淡地道:「我不当孙家妇。」

      这下诧异的变成了他。

      他挑眉,「哦?为何?」

      她对他的眼神依旧不闪不避,只是皱起眉后便没有鬆开。「不当孙家妇还需要理由?你试图以这身姿态压迫我,可是那样的软姿态又怎幺样呢?」

      有趣。他忽觉胸腔内的喧嚣都安静了,脣角一勾,等她未竟后话。

      可等了少顷,她仍是紧闭着脣,垂下眼帘不看他。

      「不说下去了?不是有长篇大论等着教训我幺?」

      「将军以为我是想教训你?为何不说,我知将军必然明白我未竟之意,不需要言明了呢?」

      「哈哈哈哈……」孙策收回双手,揽臂退了几步审视她。

      的的确确是个妙人!难怪能让仲谋一头栽进去不想回头,甚至还动了求娶之意──此女确实心思玲珑。

      可这样的女子,也教人难以掌控。

      孙蔓和珠落早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尤其是珠落。只是魏深宓没有叫她,她也没有动作,此时听到孙策朗声大笑,而她又垂首坐在那处──

      珠落忽然想起方才好似听到:「我若要娶妳,也是无上荣幸」一句,难道,这个孙策将军,也要打她们小姐的主意吗?

      「我孙家儿郎皆是勇猛之士,魏姑娘当真不心动?就连我权弟仲谋,他待妳也是极尽温柔……仲谋那样的,妳也不喜幺?或者,妳心悦公瑾那样的郎君?」不为孙家妇啊……要是让仲谋听见,不知他心内做何感想?

      魏深宓一叹,徐徐道:「请将军恕罪,妾身并非有心隐瞒,当初并不想多生事端,故未曾言明……导致大人错爱。但妾身已有夫家,一女不侍二夫。」

      她当初没有说明,一是不觉得有必要;二是觉得,若真需要她「未婚」的假设来做一些事情的话,她能更好地见机行事……

      但眼下看来,她还是极怕麻烦,所以这个身分,是得澄清并且绝了某些人的念想。

      「啊,我也曾想过,依妳容貌才情,不可能到这个年纪还没有婚配……除非父母捨不得,但若双亲不捨,妳又怎会流离四方?」他笑了笑,不很在意,续道:「所以我猜第二种,身不由己许了人,但夫家不存,已护不了妳。」

      ──夫家不存,已护不了妳。

      魏深宓心中被触动,眼前好似又见那人染血容颜──明明时隔多年,可她心中这坎过不去,怎幺都是她心中的疙瘩。

      连她自己都碰不得,又怎能容他人议论?

      她眸心一冷,嗓音低凉。「还不劳烦将军挂念。孙家儿郎在江东的确颇有建树,但那又如何呢?就因此,合该娇妻美眷,都由着你们挑拣着选幺?」

      孙策微讶,不明白她怎幺变了脸色,周身那股生人勿近的气息散了开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自觉地想解释,但她并不想听。

      一个个,都欺她没人护佑──曹操是这样,孙策也是这样,这些人,到底想怎幺样?

      践踏她之后,再纡尊降贵的来怜悯她吗?

      「将军无需跟妾身解释什幺,妾身累了,还请将军让道。」她双手按在轮子上,露出那一双绕着绷带,显得更加娇弱柔芢的手背。

      因她那日从马上滚下来,她身子手上多处擦伤,身躯也有几处缠着布条,只因平常着衣掩住了,少有人知。

      「魏氏!」

      「滚开!」她冷沉着嗓子低斥。「珠落──」

      珠落听见她唤,急忙朝孙蔓扔了个抱歉的眼神,跑过来就要推走她。

      孙策伸手拦住。「我没有那个意思,妳何必大动肝火?若我方才所说,有何处不周,惹妳气恼不快,是我心直口快──我──」

      「如何?」魏深宓抬眸,眼光冷凉。「向我道歉?你做得到幺?做不到的话又何必多谈?」

      孙策正语塞,她又抛来一句:「娇妻美眷乃英雄所求,英雄予情,美人受之,皆大欢喜;但妾身不晓得,何时女子不受,还不能了?将军真是好大的面子。」

      孙蔓何时见过魏深宓这样的脸色和语调,拿着弓吓傻在当场,一双眼儿将红未红,欲哭不哭的样子,让人心怜。

      见情况不对,连忙扔了弓,往魏深宓跑去。「姊姊、姊姊,妳别生气,策哥哥嘴笨不会说话,他哪儿惹妳了,妳跟蔓儿说,蔓儿训训他──」语毕,捏着她的手,撒娇地摇了摇。

      魏深宓深吸一口气,不愿把迁怒到孙蔓身上,于是撇过眼神看她时,眼神还是柔和的。

      「蔓儿没事,我有些累了,今天就不陪妳了。」语落,挥手让珠落推她回房,主僕两人渐渐消失在两人眼前。

      待人走远,孙蔓气呼呼地对着孙策道:「哥哥你怎幺回事呀!姊姊性子虽冷淡,可从不发脾气,你究竟说了什幺惹她不快了?你和权哥哥不在府里时,都是姊姊陪着我的,况且她还救了我、救了公瑾哥哥──你还恩将仇报!」

      孙策瞪大了眼,「谁恩将仇报了?我这是在拿妳二哥的婚事报恩!」

      孙蔓怀疑地瞅着他。

      「你确定不是你自己想代替权哥哥去报恩?不然姊姊不可能这样──」

      孙策:「……」

##                                           ##                                              ##

      珠落推着魏深宓居住的院子而去,一路上珠落憋着气不敢发问,魏深宓也没有说话,素手捏着裙摆一会紧一会鬆,在绕过迴廊拐角后,终是将心腔那股汹涌压了下去。

      回头再想起方才的样子,倒真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儿,瞬间就炸毛了……

      其实孙策说得也没错,夫家不存,已护不了她。所以,她才要为自己、为子桓,找一个离开曹操之后,还能栖身护命的地方不是幺?

      自嘲一笑,她敛了眼,心绪又飞快地转起。

      孙策那番话不知是否是随口而出,若只是随兴而至的玩笑话,听过也就算了……可若是真的,她也是万不能接受的。

      先不说她对他没有意思,也不说他英年早逝,光是他会有大乔为妾,她就不会对他有什幺心思。说到二乔之事,记得书上有言,周瑜娶了小乔,小乔是他的妾室,那幺周瑜在那之前应已有了妻室,而孙策与周瑜年龄相仿……孙策此时应也有妻子,他说要娶她,八成也是妾。

      既是妾,她又怎会答应?

      不过眼下还未有二乔的消息,想来应该是之后了。历史上的二乔啊,有机会的话倒想见上一面……

      这边魏深宓思绪百转,没注意到前方走来一位翩翩美公子。

      「周大人。」珠落停了下来,朝周瑜打了声招呼,魏深宓这时才仰眸细看。

      比起那日铁甲戎装的威武煞气,更为俊秀飘然。

      此时的他一身茶白衣衫,显得清俊翩翩,长髮简单地绾在脑后,余髮披散肩头,对映他如玉的肌肤越发细腻,他的眼眉单看有些冷峻,可巧的是他眼波有一抹柔软水光,脣角微勾时与那眼波相应,便可衬出一种难以言明的清冷温柔。

      同样都是温润如玉,他的温润里头还藏着锋芒。

      ──随时可以出鞘。

      「魏姑娘、珠落姑娘。」周瑜在距离魏深宓三步前停下步履,朝两人问候一声。「我找伯符,他未与妳们一道幺?」

      周瑜的咬字很清晰,说话也不紧不慢,如清风暖泉的嗓音容易令人卸下心防,连魏深宓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拥有「美周郎」盛名的周瑜,剖开来细究每一处,几乎没有缺点。

      从那日他说错话惹得珠落反刺一句后,不知是他查明了两人底细,还是他明白自己失礼,自那之后,他说话便改了态度。

      对此,珠落很是满意。

      「方才还一道,现在应该还在蔓儿的院子里吧。」珠落道。

      周瑜听出言下之意,眼神微微一动,随后勾脣一笑。「多谢姑娘告知。」没有多言什幺。

      珠落不以为意,点首之后要将魏深宓推走前,周瑜又道:「魏姑娘,大人在前厅等妳,说有事与妳一谈。」

      魏深宓瞥他一眼,朝他颔首,表示知道。

      周瑜笑了笑,对她此举不置一词,转身便走。

      待她走后,珠落俯身问:「我们现在去找孙权幺?」

      魏深宓摇头,模样看起来真有些累了。「回院子吧,我有些累。若是他差人来问,就说我身子不适。刚刚与孙策的不愉快,妳也不用说给他听,他若来问,我自有说法。」

      「诺。」

【桓宓・一世繁花尽浮生】

      桓宓的微博:桓宓Huanmi      http://www.weibo.com/5825101997/info

      桓宓的粉专:https://www.facebook.com/huanmi030726

      桓宓二维秀:http://www.always-show.com/zh-hant/User/桓宓?id=1309

  • 名称:青春期4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37: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