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女警高清

      时光总是在不觉间飞逝而过,一时不过刚入冬,转眼竟又开春了,庭院的花渐渐开了起来,粉的嫩的颜色错落,偶尔随风飘下的落英也堪比雪花。

      魏深宓在季节转换之时染了风寒,身子烧了几次终于见好,如今这病还有后势,养好之前也都几乎在昏睡,身子也犯懒的紧。

      一天里醒着时间约莫就五个时辰。

      董卓见状自是十分心疼,几乎每日药膳食补不停,却也不见有转好的迹象。

      魏深宓被每日的药汤搞得精神紧张,只要可以赖过喝药,不介意一直装睡,虽然她对自己的身体如此不堪一击感到懊恼,但更多的是另一种臆想。

      难得今日她精神比前几日都好,不到正午就醒了过来,才坐起身打呵欠,守在她床榻边的玉磐听闻声响,撩开了床纱,朝她婉笑。

      「夫人醒了,奴婢侍候您起身可好?」说着,动手将将床纱挽到一旁勾好,伸出一只手臂让魏深宓搭上。

      魏深宓点点头,本能的手就搭了上去。

      习惯真的是可怕的东西,有些事情习惯了有人侍候,没人侍候的时候竟有些觉得不对劲……

      扶着魏深宓从床榻下来,玉磐一边将盆上的巾子浸湿后递给魏深宓擦脸,一边将她早已準备好的衣服整开,準备伺候她穿上。

      魏深宓精神好了,脑袋也不犯睏,瞥了眼玉磐便问:「珠落呢?」一向都是她们姊妹俩一起服侍她的,珠落不在,难道是去办事了?

      待魏深宓穿好深衣,走到镜前欲梳髮,玉磐才答:「珠落在书房外头伺候着呢,方才吕大人求见,与太师正在书房议事。」

      「吕大人?」魏深宓坐在妆檯前梳髮听闻这句陡地怔住,而后,竟一把将头髮拨到侧边,十指飞快的将头髮扎成了辫子。「是吕布幺?」

      玉磐本不想说,但见她那样子,虽有些为难,仍是颔首,讷讷地道。

      「诺……太师严令不可将此事告知夫人,奴婢──」

      「现在是什幺时候,还管得上这个!」魏深宓收好了髮尾腾地站起身,朝她一斥。「玉磐,太师不知轻重,妳也跟着不知轻重了幺?」

      指尖、双脚开始有一股冷凉陡地窜进她血脉之中,以极快的速度渗入她四肢百骸,直奔她心房,生生要将她的心脏冻住!

      时间已是初平三年了,今年就是他的死期──不知何月、不知何日。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今年坐立难安,神经都是极紧绷的状态,不要说日日与她相对的董卓感受到,连玉磐和珠落也都知道她已如惊弓之鸟。

      她近来嗜睡、身子睏乏,她曾与山偃一语做过连结──或者,是因为她要用自己的命去抵他的命,所以她的身子以这种迹象开始衰败了下去。

      但是,他说她最后所求乃是「求不得」。

      那若是求不得,自己这身体,又是如何呢?她多希望,多盼望是山偃错了。

      佛祖仍是听到了自己的盼求,答应折去自己的阳寿来换董卓岁数。

      但或许,也正是因为董卓感受到了,所以不愿再让她多费心思了。

      可她自己都已做到这个地步,等了这幺久,如何能在这时前功尽弃!

      魏深宓拾起裙裾,大步往门外走去,玉磐也没打算拦住,只是手中多携了件外衣要替她搭上。

      「夫人,外头风冷──」

      「他们在书房相谈多久了?」魏深宓所居院落虽离主屋接待的大厅不远,但是离书房可远了,从此处步行得费近半刻的时间。

      「约莫一刻。」玉磐也是快步跟在魏深宓身后,将舖了棉的外衣搭上她肩头后,不发一语地跟在身后。

      「一刻……」魏深宓双眼微微瞇了起来,目光只专注在眼前的道路,脚步未有一步稍缓,那浑身的气势不知为何竟有些强劲。

      玉磐跟在身后,看着魏深宓这样态,忽然觉得,一切她都清楚了。

      早先夫人不论明暗做的、还有张大人曾说,以及太师大人还有──

      夫人会如此紧张吕大人与太师大人对谈,莫不是在说──吕大人真的会叛了太师?

      玉磐低下首,竟觉一股冷凉窜上背心。

      若真是如此,此事的确是她太大意了!

##                                                 ##                                           ##

      书房内气氛诡谲,凝重肃穆,空气似乎充斥着火药味,恍若只要眼前之人一动,便一触即发。

      桌案前,身形精壮高大的吕布站立,颜庞冷肃,一语不发。

      桌案后,董卓斜靠凭几而坐,白髮略微鬆散的披落他肩头手臂一片,姿态慵懒,却无端有一股威严立在那处。

      「你当初说方凭入宫所司『寺人』一职,是皇帝身边的近臣──却不知现今如何成了试餚的内侍?」吕布瞠着双目,几是咬着牙道出这句。眼底几分血性呼之欲出,手臂上精壮的肌理虽不能亲眼所见,但衣料底下隐隐透出的线条却已足够表明这人身份。

      是货真价实,从战场一路杀伐至今的将军。

      董卓敛了眼,掩去眸心底处的臆测,唇畔挑起一抹浅弧。

      然而底下的温度有多凉,只有自己明白。

      宓儿曾说吕布会和王允联手反他,他那时还不愿相信,如今他为了一个曹姓小儿就来他跟前吵闹──莫不是真要反了他?

      姓曹的,果然都是来剋他的?

      「奉先,那方凭一无背景二不是士族所出,朝堂上那些个文官,各个都是豺狼,若真将他置在朝堂,本太师如何护得了他?」

      「如此不过也是你狡赖之言!莫说皇上,整个朝堂都是你的掌中物,要封什幺爵位不过也是由你心思所至,咱与你自雒阳以来的这恩义,竟让你连此都做不到?」不愿回想方凭的亲人临终所託时那言词中的恳切,不愿回想自己如何就不曾见到方凭那压抑的神情,身为一个有志向的男儿,如何能接受自己仅是皇上身边的一个内侍!更何况还是干试毒的活!

      且说好听些是内侍,那便是皇帝说什幺也要照办,先帝在宫闱之中的荒诞事可一点也不少,他就不信他这个儿子半点也不沾!

      好听些是内侍、是近臣,现在虽只试毒,但并不代表以后皇帝不会干起荒唐事,让方凭去侍寝!若是真如此,这近臣说的白了点也就是男宠!方凭家仅他这一脉,此举与断了香火有何不同?

      「所以……眼下你便要仗着这恩义对本太师如何?」董卓食指已然曲起,在凭几轻叩两声,笃笃之声于这书房迴响起来,如同掷石,重如千斤。

      「哼,董太师乃一国之师,万民景仰,太师若要弃此恩义决断,奉先身为臣下又能如何?」

      董卓闻言,挑起了眉,对他这句如若挑衅威胁的话语倒似一点都不来气。

      「奉先,你以为你此刻替方凭要了个前朝官职,他就真的能好好端着幺?」董卓这句似笑非笑,更有一抹嘲讽在内。「在皇上身旁未必不是好事,更何况,他当初可是皇上看着中意而挑的。否则你以为,人人皆是那样好的运道,说要伺候御前便能伺候幺?」

      「你是太师,好处坏处自是由你说了罢,别人哪能置喙什幺?」吕布冷哼,显然不以为意。

      他为他叛丁原,为他铤而走险,他就是这样对他的?他是他头上的主,他是闹不得他如何没错,但是他如此欺负方凭,他也休想他会事事皆如他意!

      想着,那漫天狂烧的怒气忽然就这样冷了下来,尤其他又以那样倨傲的姿态居高临下。

      不知如何,饶是鲁莽如他,在此刻见过董卓这样子后,秉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气势上输他,硬是扛着天大怒火没有发难咆哮。

      反正,话已至此也不用多说什幺了,他撇嘴,也不朝他抱拳行礼,而是逕自拉开了门往外走去。

      方踏出一步,他便回头朝他勾起狷狂一笑。「奉先如今只劝太师一句──莫要忘了,这一国之师的表率,军中的大伙们都等着看吶。」

      而后便大步走了出去。

      魏深宓急奔而来时,只见吕布渐远的背影,只消一眼,只一眼,她几乎是连思考也没办法,猛地拉开房门,放声就喊──

      「仲颖!」这一声喊得急切且慌乱,本来斜靠凭几而坐的董卓也不禁坐直了身躯,朝冲进书房的身影看了过去。

      「在这,好好的无事。」

      听得嗓音安好,魏深宓打量一眼过去还不够,喘着气跑到了他面前扑进他朝她张开的怀抱,细细地摸索着检查了一会,就怕少了肉或是掉了块皮。

      「真的没事?」身子是跪直的在他身前,这会她略俯下头望着他。

      「真的。」说着他一把将她拦腰搂过,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没事就好、那就好……」坐在他大腿上,她揪着他衣袍一角,将头偏去偎近他脖颈。

      虽然她已竭力止住,指尖仍是透着微微的颤。

      他看在眼里,却无法多说一字。

      有些心疼,却又不后悔。

      不觉将怀中的她搂紧,他的唇贴上她额面,落了一吻。

      他忽然有些懂她那时为何会说,若他只能伴她两年,接下来漫长的时光她要怎幺办……原来,她早已预见他的死期。

      不要紧。

      若死期即至,他也绝不会祸及她。

      但前提是──他肯乖乖伏死。

  • 名称:强奸女警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3: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