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乱伦电影高清

      丁夫人扶着魏深宓一路往宅邸的后院走去,因为魏深宓的身子看起来很虚弱,丁夫人也不敢走快,轻巧的步子徐缓地走过树荫底下,夏日的微风拂面微凉,树影也随着浅浅摆动。

      玉磐抱着董卓的骨灰罈,跟珠落一起走在后头,两人初来乍到,对四周观察十分仔细,不敢鬆下半分戒心。

      「飘儿,可以再挨得近些没关係,这些年……妳辛苦了。」

      魏深宓对丁夫人这样的话语感到好笑,浅浅地勾了一抹笑弧,「姊姊,我还没这幺弱,走一点路还可以。这些年,不辛苦,他其实没有妳们想的那样,他对我很好。」她歛下眼,提到董卓时心口不禁又是一抽。

      她知道他们铁定以为她在董卓身边的那两年,过得必是压抑且惊惶害怕的日子,虽然现在解释也没有用,再看她如今这副样子一定是一个字也不信的,只是……不论他们信或不信,她还是要说。

      她不想有更多的人误会他。

      至少这几个人不要。

      「……其实这些年,夫君他都有託人打探妳的消息,妳在他身边过得如何,他都是知道的。」丁夫人垂下眼,缓缓地道出这句。

      魏深宓一愣,脚步未停,张口几度,最后只能吐出低哑的音。

      「嗯。」

      丁夫人侧眸瞥了魏深宓一眼,见她神色还算可以,又继续说:「他本想说妳在那里开心就好,他也能安心一些……」

      「姊姊,妳何时也当了兄长的说客?」魏深宓没有看她,只是淡淡地道,却让丁夫人僵了下身子。

      见她这反应,魏深宓便知道她说对了。

      她当初与曹操在荥阳分别,他虽说之后会来接她,但是后面那样的情势发展,他如何能分得出身?就连现在,他让妙才、子和和曹昂来接她,她都觉得是有人指点的……这个时机,不明白的人如何算得準?

      就算现在荀彧在他帐下为他所用,但是她如何重要,非得让她待在曹营──这其中真正的理由他却未必会对荀彧明说。

      她是神女的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当初我去他那里,也是自愿,不会怪任何人。兄长若是怕我心有怨怼,倒是不必。」魏深宓思来想去,想着大概也只有这个理由。

      曹操怕将她接回来后,她会因前事而心有芥蒂,就算身处在曹营也不为他所用吧?如此,他倒是多心了,从她答应留在这里的那一日起,她就已经做好决定,不论将来如何,只要她还在曹营的一天,她就会帮助曹操。

      「……」丁夫人启唇,想解释什幺,最后什幺也没说,只是道:「妳若能如此想,那便是再好也不过。」

      傻飘儿,他这是怕自己,在妳的心中已然成了功利之人,所以才想藉我的口,让妳知道,其实他始终挂念着妳──

      但见妳一如往常的这样对他,只将他当作妳的兄长,我却是开心的。

      丁夫人觑了眼魏深宓沉静的侧颜,又深深的叹了气。

      飘儿如今全身的气息都这样羸弱,莫说她们看在眼里都已经是不捨,若是真让夫君看见,他又该怎幺办?

      魏深宓不明白丁夫人心中複杂心思,只是听见她叹息,不由一问:「姊姊怎幺了?有烦心事?」她才问,随即想到方才跟着丁、卞夫人一起接她的那两位夫人。

      「是那两位夫人?」她又问。

      丁姊姊虽然是曹操正室,但从她待在曹营时起,就甚少看到她处理事情,大多时候她都是将家务放给卞夫人处理。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其实蛮难相信这两位夫人可以相处的这幺好,都快要是亲姊妹的感情了。

      所以她也不往她和卞夫人之间去想,而是直接联想到那两位夫人身上。

      「夫君宠爱哪位妹妹,我素来是没有意见的,夫君自己喜爱就好。只是近来夫君宠着雨环,连带的她的气焰也有高了……卞妹妹如今有了身子,也不好管事,加上她这胎有些不稳,大夫吩咐了最好养着身子别下床……见夫君的面自然就少了。」

      魏深宓对这大宅内的争宠之事本就是知道的,只是她一直不是当事人,也就没有多加在意,而今这丁夫人虽说的委婉,她也是全部都听懂了。

      环夫人仗着自己受曹操宠爱,一定是在丁夫人和卞夫人面前好生显摆了吧。

      「她们,是环夫人和秦夫人?」

      「嗯。她们不若我和卞妹妹,若是言语间有些冲撞于妳,妳──」丁夫人开了头,却不知道怎幺说。是要叫飘儿不要理会,还是委屈受之?

      夫君他,断然不会让飘儿受委屈的。

      「姊姊不用担心我,我会应对。」魏深宓拍了拍她的手,朝她淡笑。

      「好,这院落昨日我又巡过一遍,该补的都给补上了,妳若是瞧着还缺什幺,就让妳的侍女来告诉我。」丁夫人指着前方不远的小院,位于后院一处幽静之地,院内还栽着几棵桂花树。

      「先生说妳如今需要好好静养,我便拣了这处较清幽的地方,我和卞妹妹就住在南边那里,环妹妹和秦妹妹则在北边,孩子们──」丁夫人扶着魏深宓走到院内一处,比着前方的两座院落一一说明,说到孩子的居所后停下又接:「之前妳都和丕儿同住一处,现今丕儿与妳虽有些生疏,但说不準之后还是会与妳同住,所以,我这小院也留了间房给他。」

      「谢谢姊姊。」忆起曹丕方才那样闪避她的举动,魏深宓的心又是一揪,「那孩子──这些年还好幺?」最终,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他从来就是被她放在心尖上的,从他出生那时起,不论哭笑,都与她一起──他曾经是那样的依赖她,如今面对她,却只剩下这样的疏离……

      虽然,她对他这样的举动并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真遇上时,说不难受是骗人的。

      丁夫人看着魏深宓眼底泛起的浅薄水光,浅叹了一气,「那日到达陈留之后,他便一人抱着妳给他的娃娃坐在院门口,他不哭也不闹,就安静的坐在那等妳,我们劝他也不走……是子和去劝他,说妳要再晚几天才会来,然后才将他交给了央儿和昂儿照顾。还好,他还愿意听子和的话,不然我们可不知要怎幺办了……」

      魏深宓闭上了眼,身子晃了晃,心头的酸楚与刚才被他拒绝的疼痛一起充盈她的心房,那泪止不住又滑落下来,丁夫人见状连忙扶好她。

      「飘儿!」

      「小姐!」玉磐和珠落见状,连忙又靠前几步。方才见丁夫人和魏深宓在谈话,两人十分知分寸,没有跟得太近。

      「我没事……」她没事,只是心很痛。

      子桓他……会愿意听子和的话,是因为──他们要分开那天,她亲自将他交给了子和,并交代子桓要乖乖的听子和的话……

      子桓、子桓,对不起……

      「飘儿怎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大夫──」丁夫人从未见过魏深宓如此,一时也慌了,转身就要去叫大夫。

      被魏深宓拉住她的衣袖,忍着哽咽,艰难地道:「姊姊我没事,我只是、只是有些难过──我想歇了,姊姊妳先回去休息吧,晚些我再去看妳。」

      「好,那我先回去,妳好好歇着。」

      丁夫人睐了眼睁眼后又闭眼的魏深宓,有些不放心却也只能放她一人静一静,叮咛了她一句,又吩咐了她侍女,她才抬步离去。

      要闭着眼才能忍住不继续哭……飘儿这倔强的性子还是没有改……她叹一气,心底却琢磨着等会离开后,是不是要叫曹昂带曹丕过来。

      「小姐,丁夫人走了。」玉磐将抱着的骨灰罈递给珠落,自己则走到魏深宓面前,从怀中掏出帕子,小心的擦去魏深宓的眼泪。「小姐这是怎幺了……」

      「玉磐……我痛。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子桓他……」魏深宓最后已是泣不成声,玉磐索性靠上前,将魏深宓抱住。

      玉磐一字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拍抚着她的背。

      直至她哭声渐弱。

##                                           ##                                                 ##

      魏深宓最后哭累了,就被玉磐和珠落扶上榻休息,她一沾枕,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两人见她睡去,也花点时间打量四周、熟悉了一下环境后,便开始着手整理她们从长安带来的行囊。

      夏侯渊和曹纯离去前,帮她们把东西搬到了院子里,如今两人就分工在院子整理起来。

      魏深宓从长安太师府带出的东西本就不多,再加上很多都是玉磐亲自整理的,所以很快就整理好了。

      院子里魏深宓住的屋子居中,左右还各有一间房,珠落和玉磐挑了左边那间,留了右边那间採光比较好的下来,大致整理完魏深宓和她们的房间后,两人沏了茶,坐在院里的石桌前。

      即使这里离屋子还有些距离,两人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

      「珠落,我瞧这里可得比太师府多操点心了,妳啊,也要留些神,不要莽撞行事了。」玉磐轻啜一口茶,瞥了眼四周,叮咛了珠落一句。

      「我晓得,这里的情况看起来平和,那两位夫人对小姐也挺好,就……就另外那两位夫人有些不讨喜。」

      「得,内院的事与小姐无关,只要那些夫人们别来找荏,妳能避就避。」玉磐思及她方才见到的环夫人,忍不住又交代了一次。

      「知道了知道了。」珠落有些不耐地回道,接着又说:「玉磐,之前听张大人说过,大人不喜听见曹大人的消息,便是因为这曹大人与小姐之间……有渊源,现下那个曹大人虽不在府邸,但妳说他会不会一见小姐回来,就将她纳到了后院?」魏深宓那样的样貌再加上那温和的性子,少有人不喜,更何况他们又相处了这幺长的时间……

      玉磐闻言,只略一思忖便答:「他若有这心思,小姐也不会肯的。妳甭多想,况且小姐回到了这里之后,应会将全部的心思都花在那丕公子身上。」

      「也是,长安那时都还会听见小姐说想他。」

      玉磐倒是没有接这话了,反而是想到什幺的对珠落说:「珠落,听妳一说我才又记起这事儿,当日那个被王允送进府、小姐说是她友人的那个女子──妳后来可有听张大人说起她的事儿?」

      「没呢,说到这也奇怪,夫人醒来好一阵子了,也都没有问起她的事呢。我们是不是──」

      「不要,夫人既然没问,就别跟她说。」玉磐连忙打断了她,又巡眼了两旁左右,才又道:「此间事情我一直琢磨不透,小姐那样好的身底,怎幺就在跟那人共处一室后就衰败了下去?这之间必有缘由。」

      「所以妳是说,夫──不,小姐会那样衰弱是因她之故?」

      玉磐面有难色,「没有证据,也不能说就是她,但事情太巧合了……」她一顿,想不明白好一阵,她也决定暂搁不提。「总之,关于她的事情,妳就不要再提了。若是长安之后如小姐所言会再起乱……说不定那女子无人护佑也会死在那处,妳若再提,不过徒增小姐心烦而已。」

      「我知道了,绝不会提的。」珠落颔首,很认真的记下了。

      「嗯。」玉磐轻应,这才放心,但看着这清幽的院子,却又不免叹了口气。

  • 名称:日本乱伦电影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2: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