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妈妈高清

      待她醒后,距离兖州的曹府,也只剩几里的路了。

      魏深宓坐在车里,怀里抱着董卓的骨灰,指尖细细的摩娑着罈子的边弧,敛下的眼色似思,又似怀念。

      玉磐见她这副模样,也没有打扰,而是静静坐在一旁。

      「玉磐,等会……等会仲颖的骨灰劳妳先帮我抱着。」

      玉磐本以为会维持这样的安静一直到目的地,魏深宓却开口了,抬起的眼波也平静的看不太出情绪。

      「好……」玉磐没有问为什幺,只是应诺。

      魏深宓幽幽解释,有一些似喃喃自语。「这两年,曹府一定变了很多……我兄长他,铁定也有不少姬妾。那幺多人面前,能少一些是非是一些。我已很久没看到子桓那个孩子……他从来认生,我不在他身边那幺久,他也许……连我也忘了。」想起最后分别的那一日,他那样乖巧听话,抱着娃娃说他会乖乖等她──

      她的子桓心思那样敏感,会不会以为,她不要他了?

      「那个孩子,从出生就是我心头的一块肉,妳……」不知道该要她待他好些,还是该怎幺办,魏深宓一时说不出个所以然,但玉磐又怎会不明白?

      「小姐放心,我和珠落必不会欺他。」既然夫人爱护他,那幺她和珠落也会爱惜他。

      「好,谢谢……」魏深宓轻言,目光含有感激。

      在这里,她看似什幺都有,但其实她什幺都没有。她爱的人、跟她骨血相连的人,都在同一天先后离她而去──

      若不是仲颖留下珠落和玉磐给她。

      若不是曹家还有子桓和妙才、子和他们。

      这茫茫大陆,她又该去哪儿?

      「小姐,玉磐只求小姐别弃我和珠落。我与珠落自小便是孤儿,蒙大人不弃,捡回去养,如今服侍在妳之侧……对我和珠落来说,妳便是我和珠落除却彼此,最重要的人。」玉磐握住她的手,想起几日前她虚弱的模样,仍是后怕。「只求妳无论如何,为我与珠落保重。」

      看着玉磐泫然的模样,魏深宓缓缓点头,「好。」

      不想被丢下、不愿被留下──她懂。

      「小姐,玉磐,到了──」

      珠落的嗓音,穿透帘幕而来,魏深宓心口一抽,近乡情怯的情感再压抑不住──怯怕惶然,浓缩成了一口压迫在她胸房的气。

      缓缓一吐,仍是散不尽。

      梗在胸口隐隐发痛。

##                                           ##                                              ##

      曹府之前,接获消息的人都在等。

      曹操和一干兄弟将领都在前线,曹府之前,久违不见的丁夫人、卞夫人还有等了魏深宓许久的曹央、曹休、曹丕、曹彰,以及两名容貌不俗的妇人,都站了一会了。

      曹丕挨在曹央身侧,虽然只有五岁,可是那容貌已有几分秀美,隐约可见日后会长成怎样的俊秀样貌。

      「丕弟,姑姑以前最宠着你的,你从出生那日起,每日都黏着她……你等会见了她,可别失礼了。」

      曹央摸摸了曹丕的头,陪着等待的同时,也不忘再次叮咛。

      当她收到哥哥的家书,知道姑姑就要回来那时,她不知有多开心。分离那时她还懵懂,真信了姑姑是晚些就到,后来才从父兄母亲口中知道──

      姑姑是以她一人的命,去抵曹氏一族的命。

      从那日起,她和哥哥不敢忘记姑姑嘱託,尽心尽力的照顾丕弟不敢懈怠……就怕哪日姑姑回来,她无法与姑姑交代。

      「可是姊姊……她说不定都不记得丕儿了。」曹丕一双眼眸淡然的有些凉,这个府里他最亲近的,除了大哥曹昂与大姊曹央,接着就是与他相伴的曹休。

      「不会的。你一出生,就是姑姑的心肝肉,你一哭,她就心疼的跟什幺似的……别瞎说。」曹央拍了拍他的手,很有信心的安慰他。

      曹丕却敛下了秀丽的眼睫,没有答腔,目光落在远处。

      是幺?儿时的很多事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对于她的记忆,那个他应该要叫姑姑的人,他没有太多的记忆……

      若他真是她心肝的肉,若他真的曾受她那样万般疼宠──如今她回来,还会待他如旧幺?

      「到了、到了──」曹央兴奋雀跃的指着前方渐近的马车过来,巴不得立即冲上前去,丁夫人又何尝不知她内心的激动,只是都已经多大岁数的姑娘了,还这般毛躁……

      丁夫人摇首笑叹,「央儿,待会妳姑姑见妳这样,要笑话妳没长进的。」

      卞夫人随后圆场,「姊姊不碍事,飘儿一向也惯着央儿的,何况……真的是隔了好些日子啊。」卞夫人想来都有些伤感,明明自己才是曹氏的媳妇,却什幺也没能为自己的夫君做……完成这件事的,竟然是与他们没有半点血缘的义妹。

      那边,曹央与丁夫人正在笑语,这边,容姿清丽不俗的小妾凑上卞夫人身旁,但碍于她有着身孕即将临盆,也不敢靠得太近。

      「姊姊,这夫君要妹妹们一起来候着迎接的这位是……」

      跟魏深宓相处过的女眷,只有丁、卞两位夫人还有曹央和曹昂等几位孩子,这一两年入府的,皆不识魏深宓。

      只有偶时,会听曹操提起。

      但更多时候,提了头他便会止住后话。

      然后所有人──都会静默成一片。

      好似那是他心里的创疤。

      「便是夫君甚少提起的那位,虽说没有血缘,但夫君待她如同亲妹。妹妹们切勿怠慢了她。」卞夫人眼神细细扫过眼前女子刻意的妆容,不由得,心里起了一抹讥讽之意。

      连带那嘴角都有些微扬。

      眼前的女子,就算再如何细描自己的容颜,再如何的清豔姿容,在飘儿面前,都只有无地自容的份。

      心思流转间,马车已停了下来。夏侯渊和曹昂先后下马,曹纯和珠落也先后从马车前面下来,夏侯渊撩开帘子,似在询问。

      随后──

      一只素白纤细,在日光下显得有些透白的手腕从马车伸了出来。

##                                           ##                                                 ##

      回绝了夏侯渊要扶她下车的提议,魏深宓起了身,坐久了的脚有些痠麻,而自己这几日虽一直反覆的休息,但身子仍是不见半点好转。

      她能感觉自己是因为精神强撑,所以还能绷着身子活动,一但入了安全的环境,她这身躯,铁定又是要倒上好几日才能养足一些精神。

      「没事。我得自己下去,顶多等会站不住了,妳让珠落搀着我。」

      在玉磐担忧的眼光下,魏深宓浅笑朝她说道,她弯了些身子,探出手挑开了帘幕。

      晨光一时全落在她的身上,披拢她一身素白像镶了金,简单挽起也未多加装饰髮髻,只有额间那一只华胜点缀,却已能衬得她苍白芢弱的清丽样貌中,有几分风华出尘的韵味。

      她在珠落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因为身子虚冷,她拢了拢自己身上的斗篷,才抬首看了眼前迎接她的人马。

      她一眼,就看到那个挨在曹央身旁的男孩。

      是──她的子桓。

      魏深宓忍住心内激动,目光浅浅巡了一圈,而后落在丁、卞夫人身上,朝两人一笑。

      极淡,却已是美态。

      「丁姊姊、卞姊姊,许久不见,一切可都还好?」她轻轻的这一句,柔弱的如同飞絮,卞夫人眼眶已然泛红,心底全是对这人的不捨。

      到底,是怎样的经历,才能让那样一个本是荳蔻年华的少女,一夕间长成了这副样子──

      就外貌来看,她无疑比之前更美,但若观她眼眉神色──她只心疼眼前这人衰败的程度。

      「都好、都好,一切都好。」丁夫人也察觉这点,拉起了魏深宓的手,却触到阵凉,不由一惊,「飘儿妳……」

      魏深宓只是朝她淡笑,「不要紧,养养就好了。」

      而后她轻瞥了站在卞夫人身后的两名妇人,年纪不大,却都梳着妇人髮髻,不用他人道,她也知道那是曹操的姬妾。

      那两名姬妾见她眼光瞥来,皆侧身朝她一礼。

      「妾身雨环,见过飘儿小姐。」

      「妾身秦依,见过飘儿小姐。」

      魏深宓凝了两人一眼,那打量的眼光一闪而过,让雨环有些捕捉不及。

      「两位姊姊免礼,飘儿受不起。」她嘴上这样说,却也是受了两人这礼之后,才接着回礼。

      「飘儿,既然身子不好便赶紧进屋去歇着吧,长途而来,身子也乏了。」丁夫人待她回完了礼,就要拉着她往屋内走去。

      魏深宓步伐却没有动,往曹央那处看了过去,朝她伸出了双臂,「央儿不是要讨抱幺?还不过来。」

      曹央顿时哭花了眼,直往魏深宓那里奔去,却不敢如往常那样放肆。

      姑姑如今的身子太弱了,弱得她好怕抓得太紧,她就要散了。

      「姑姑──姑姑、姑姑──」曹央一抱到她,比起之前更加纤细的身子让她泪水更加汹涌不能止,「姑姑,呜──」她没有嘲笑她都已经是大姑娘了还要讨抱,仍是之前那个温柔宠她的姑姑。

      「好了,姑姑已经回来了。央儿不哭。」魏深宓心里也是一片震荡,拍抚着曹央后背的动作也似在安自己的心。

      曹央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虽有两年不在身边,但那份情感如何也不能消弭。

      拍抚了几下,曹央便不哭了,回身找着方才还在自己身旁的曹丕,见他还站在原地,以为他是情怯,连忙伸手招了他过来。

      「丕弟快过来呀,让姑姑好好看看你。」

      魏深宓从曹央侧过的身子,看见了那个人。

      她几次在睡梦中都还会梦见、不经意间都还会想起、挂念的那个孩子──

      都已经长这幺大了。

      「姑姑。」曹丕没有表情的走到曹央面前,规规矩矩的朝魏深宓叠手一礼,而后抬起头收了手站在她面前。

      他的举止没有一处有错,但那疏远清冷之意无法让人无视。

      她心头有些疼,呼吸有点重。

      她缓缓的伸出手,想摸摸他那长开了的脸廓,只余一点她熟悉的,其余都是她不熟悉的。

      他像是知道她要做什幺,身子微微退后了半步。

      她的手便僵在了那里。

      「丕弟!」

      「丕儿!」

      「丕公子──」

      曹央、曹昂、丁夫人、卞夫人、夏侯渊、曹纯,那些见过魏深宓如何宠爱这个孩子的人,全都为他这举动,或惊讶或不认同或谴责,都发出了声音。

      「没关係,我手凉,也不好碰着了他。」魏深宓收回了手,默默地自我圆场,想扯一抹不在意的笑,却无端染了一股苦涩。

      她仰眸,似是真的累了。「姊姊,我的院落在哪儿?我有些乏,想歇了。」

      「好好,姊姊这就带妳去。」丁夫人朝魏深宓说完这句,一摆手便让后面的雨环和秦依退下,然后转首朝曹央道:「央儿,扶妳二娘回房间去休息,小心些啊。」

      吩咐交代完后,丁夫人便领着魏深宓往她的院落去,珠落和玉磐也跟在身后,待一干女眷都随魏深宓离去而散去后,夏侯渊和曹纯对看一眼,只给了曹昂一个眼色,便从曹府离去,準备赶赴前线帮助曹操了。

      曹昂瞥了眼神色一如往常冷淡的曹丕,叹了口气。「丕弟,姑姑始终是护着你的。我明白你一向不喜接近生人,但她不同,她是自小就最疼你的姑姑啊。等会晚些姑姑歇好,你跟我去看看她,顺便让她好好看看你──好幺?」

      曹丕看着曹昂许久,才缓然应答:「好。」

  • 名称:朋友的妈妈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1: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