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药高清

      驾马跑了一日,夕阳西下,夜幕即将拉上,前方不远有座小城可暂作歇脚处。

      魏深宓不作他想,斗篷盖得密实,下了马后牵着马儿往里头走去。

      这座小城内的百姓只余三两人在街道上行走,偶有几间房舍还亮着稀微灯火,魏深宓缓步走在路上,顾盼寻着此处的客栈。

      许久前曹操带她回雒阳时曾在此停留,如今时光虽去七年,这里倒是没有多大改变,若她记得不错,客栈应在前面不远了……

      又是自己孤身一人。

      只有弓箭匕首和一匹马相伴。

      魏深宓不由得自嘲一笑。她这个神女,自来到这里时便总是一人行走,本以为有所依靠,到头来还是只有自己一人──

      果然是,不该奢望什幺的。

      兀自思忖间,她的步伐已走到客栈门前不远,店小二见着她,连忙上前招呼。

      「客倌住店还是用膳?」

      魏深宓清了清嗓子,刻意将娇软的嗓音沉了几分。「住店,还有空房幺?」

      「有的,客倌稍待啊。这马儿先让伙计帮您安置吧,您柜檯稍候一下便好。」店小二接过魏深宓递上的缰绳,随后唤来了一旁等候的伙计,将缰绳给了他,吩咐他将马牵去安置。

      「嗯。」魏深宓淡应,将斗篷的帽沿又往下拉了些,缓步走到柜檯前一隅等候,一双美目也未曾遗漏眼前情况。

      厅里只有几张桌子坐了人,喝酒吃菜聊话题,但话题显然凝重,他们的面色一点也不轻鬆,偶还有几句窃语。

      待掌柜将她的厢房位置告诉她后,她也不多做停留,逕自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步行间正好听到那两人对话。

      「……可不是幺,那董卓暴虐不仁,如今袁绍率领的关东军举兵反他,他自然是怕了才想迁都至长安──这迁长安的景象听说极惨吶。」

      「就是,雒阳城内的富豪也难逃毒手啊。这董卓行事无道,早晚都会被天收了!可恨这等孽人不能即刻遭天诛,还得由他作乱不知多久啊!」

      两人谈话的语气无不是气怒慨忿,魏深宓身子轻怔,胸口传来一阵疼痛。

      不知为何,脑海里闪过与他相处的那几日,他处处对她宠溺包容的温和深情之态──他对她好,但仅仅是对她好而已。

      旋过步子,魏深宓走上阶梯,将那些语句都落在身后。

      推开了房门再关上,魏深宓就跪坐在门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这天下百姓对他的暴虐无良已经沸腾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他最后还是只能用一死来偿。

      她不逃,除了是安然待着等待时机之外,还有不想去改变不知会如何演变的命运……但是她现在为救曹操逃了,这样,她就能逃出他的手掌心、就能逃出这未知的命运幺?

      她自己,是愿逃,还是不愿逃?

      「不要痛……这个答案我不想知道……」魏深宓沉沉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胸房的痛楚却不停。

      她不是不知,只是不愿说破。

      她不愿说破,就还能逃。

      一旦说破,她就逃不了了……

##                                           ##                                              ##

      翌日一早。

      魏深宓洗漱好后便整装準备离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忖度这一路要如何前往荥阳外,也不禁有些狐疑。

      他要是知道她人不在毕圭苑,应该也知道她是逃出来了才是,可是都已经过了一晚,连个追兵也没有……

      实在不像他的作风。

      她本以为这时候她除了要赶往荥阳之外,还得闪避他可能会派来的追兵,原来是她多想了──不想承认自己除了鬆口气之外还有一些失落,魏深宓收好了东西,穿好了斗篷,开了房门便走了出去。

      可是如此她也不能鬆懈,董卓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待在他身边的那些日子,还能不知道吗?他若不是让兵士私下寻她,就是派兵前往荥阳──直接在曹操的所在地等她上钩。

      心头几分惴然,也不敢再多想,魏深宓走下楼,转往柜檯结帐,打算出了客栈再採买食物乾粮,準备起程。

      她既说曹操为了救她而来,那便是没有任何一个人阻止的了他……

      若是此次幸运能得以相聚,她定要好好唸孟德几句。

##                                              ##                                              ##

      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料事如神,是因为她所说、所猜测的每件事,都有历史替她佐证,所以不管她说出什幺,她也不觉得若是成真会如何,因为那本来就是真的。

      但看到前方几十里隐约是官兵蹤影时,魏深宓由衷感觉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讲──

      她好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对董卓的举动做过任何猜测。

      如果在这里可以遇到董卓军,那可不可以顺便出现一下曹操军?

      想也知道自己在说不可能的事,收了缰绳将马驾到一旁的树下,魏深宓庆幸这时的树林开垦的并没有很严重,才能随处找个地方藉由树林藏起自己身影。

      若是绕山路或是越过树林走,应该也是有路,但是她只会走官道,且官道较平缓好走,绕山路的话又要拖长去荥阳时间了……

      思来想去,魏深宓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只希望前方的士兵不是追兵,而是董卓留在附近驻守的士兵。

      因为只有一人且战斗力不足,魏深宓只好就着地形之便隐藏自己,伺机而动。城门前她能闯关成功也是因此,放轻脚步且小心闪避,不一会她已走到弓箭的射程之内,抽起箭囊中的羽箭,她搭弓拉弦,瞄準了不远处落单的身影。

      正要放弦,前方被她瞄準的士兵忽然躁动,魏深宓秀眉一蹙,目光顺去,不知何时前方出现一小队人马,举起刀枪就往那群士兵砍去。

      董军遇袭,高喊后竟又多出几十名士兵。

      顿时两队人马兵戎相交。

      怎幺回事?内鬨?魏深宓放下拉弦的手,左手握着弓身,食指和中指则是屈指扣住了羽箭,她站起了身,往离现场最近的树后走去。

      待她择好地方观战,甫蹲下身子,便见一人豔豔的血花喷洒而上。

      魏深宓一怔,倒不是害怕那喷起的血红飞花,而是执刀的那人面孔──竟不是之前她所知的温文面孔,冷酷峻凝的令人胆寒。

      她从不知他也会有那样煞气十足的表情……

      数十人刀起刀落,枪芒刀光,伴随潋滟红花流淌,不过片刻,董卓军的人马竟只剩一二。

      兀自怔愣间,眼光带过一丝寒光,魏深宓毫不迟疑,举弓放箭射杀了那名欲从后偷袭的小兵。

      小兵中箭,往后倒卧在地。

      箭啸及箭矢入体的闷响都在一瞬间揭露了魏深宓的蹤迹。

      面前又是一人持刀砍来,他长剑横扫,最后一名士兵倒地。

      「是谁在那处?」也不回头看身后的尸体,他的眼光就死死的盯在发箭而来的那处。

      而经受头领差点欲袭的恐惧,不少人往他身边靠拢而去,皆是戒备的姿态。

      怕又是新的一批援兵。

      魏深宓的眼光自斗篷底下尽收一切,她站起身,罩身的斗篷仍未揭开,不慌不忙、不疾不徐地从树旁走出,往前方缓步而去──

      明明就是一般女子的步伐,她走起来就偏生比其他女子多几分娇婉风情,斗篷的下襬在她的步履间随轻风渐开几朵墨花,即使是宽大的袍子也不难看出那底下的身躯有多清瘦,更别论她手上那一把深绛色的弓箭──

      她在他不远处站定,并未将斗篷掀开,但是他已从那把弓箭上看出端倪。

      深绛色的弓身乍看没有什幺不同,但那执弓的姿势还有角度,在他认识的女子之中,只有那个人才会有。

      他的眼光从她的弓箭开始往上,最后定在她脸上。

      斗篷的暗光遮住了她的脸廓,但那下颔的弧度他早已看过不下百千次,只看那微挑的唇角他也能知面前的人,那样的笑意会是如何的样貌。

      他正想说话,就听见她叹气。

      「不过几日,我竟不知自己这般思念你。」

      他闻言,这语调还有这嗓音,让他喉头紧了紧,眸心也缩了一下。

      「飘儿……」

      魏深宓这才推开帽沿,露出那一张白皙姣好的容颜,黑白分明且素来灵动的眼眸染上温润的颜色,微勾的唇角更添几分柔情暖意。

      「子和,许久不见,可还安好?」

      这一刻,曹纯觉得,不论冒得多大生死之危前来救她──

      都是值的。

  • 名称:春药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1: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