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h动漫高清

      初平二年四月,董卓遭王允吕布两人谋杀,并诛三族。

      后董卓部下李傕自驻处关东归后无所依,亦无得到赦免书函,又传言王允未决议下诏赦免董卓部众之罪,民间又传言王允要尽诛凉州人,导致李傕等部众心惶,进而听从了贾诩之计,率兵众西进且沿途收兵。

      期间,王允曾派董卓旧将胡轸和徐荣相抗,其中徐荣死而胡轸降,而李傕军西进到达长安时,人数已高达十多万。

      五月,李傕与董卓部将樊稠、李蒙、王方等人会合围攻长安,数日后长安城陷,李傕军与吕布巷战,吕布败走。

      后王允被李傕杀害,弃尸于市、夷三族,享年五十六岁。

##                                              ##                                              ##

      疾驶的马车上,魏深宓仍在昏睡,玉磐守在车内,曹纯和珠落驾车,夏侯渊和曹昂两人各骑一马。

      从长安出城,马车的速度就很快,不知是怕后头有人会追赶上来,还是怕魏深宓的状况再拖下去会更严重。

      玉磐看着魏深宓熟睡的脸庞,安然恬静却偶有恶梦缠绕,她眉间愁痕始终不散,睡睡醒醒之间,颊畔都有泪痕。

      她除了心疼实在帮不上什幺忙,心里更自责,目光不由瞥向一旁的瓷罈,里头正是董卓的骨灰。

      大人,你若能入梦,宽慰一下夫人也好……

      「玉磐,等等要进驿站小憩一会,夫人还在睡幺?」珠落掀起帘幕小角,小声的问向玉磐。

      玉磐点了点头,朝珠落道:「等到了我叫夫人起来,总要让她吃点东西。」

      「嗯。」珠落的指尖鬆开之际,也朝睡着的魏深宓瞥了一眼。

      她知道夫人现在很累,需要好好休息养神,可是、可是她睡得越久就会显得她虚弱,不仅是她和玉磐,来接她的人,也会不安。

      夫人,妳快点醒来啊。

##                                        ##                                                 ##

      驿站内,撇除忙着做打点补给的夏侯渊和曹纯两人,曹昂跟着珠落、玉磐还有魏深宓三人在一旁暂歇。

      恍惚睡梦中被叫醒,魏深宓看起来有些虚弱,但精神还可以。吃过了麻饼喝过了茶,已经可以和曹昂对谈几句了。

      夏日的晚上只是凉,但玉磐顾念她此时身体极虚,怕她受凉,让她穿了披肩挂在身上。

      「姑姑可还好?若是身子……我们可停下来看病再走。」曹昂如今身子长开,身量也比魏深宓还高,只两年的时间,他又跟当初她走时不同了。

      魏深宓摇头,朝他淡淡一笑,浅的有些虚弱。「不碍事,我有些话想问你。」

      「姑姑请问。」

      「我们现在……这是要去哪?」脑袋有些晕重,不是不能思考,而是她现在不想思考。

      「兖州。父亲他已任兖州牧,现在要剿灭黄巾余党。」曹昂也不保留,直言以告。

      对曹家所有的族人来说,这个女人就是保下他们一命的恩人,但对曹操这脉的人来说,魏深宓是曹操还没有谋士时,就待在他们身边的谋士,也是黄巾大乱那时苍天选定的神女,他们的秘密甚至是情报,对这个女人来说,都是随时可以被勘破的。

      只在于她要或不要,愿或不愿。

      更何况,她已经为他们做了那幺多,又怎幺可能不把她当做族人?

      她与曹家,早已密不可分。

      「也是……」魏深宓颔首,随后喃喃。「时间也到了……」

      那时在荥阳分别时,她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她只是不确定,当曹操收复三十万青州兵时,她人会在哪里。

      所以,她在这里留下来,是因为曹操还需要她吗?

      「夫人?」玉磐和珠落从未见过她这的样子,在董卓那里时,她甚少预言甚至是勘破任何一件事,就算珠落和玉磐曾从张辽那里听过,却也不曾亲眼见过。

      更无从得知,魏深宓在曹家的地位有多幺特殊。

      魏深宓朝玉磐摆了手,示意她没事,转眼又对上曹昂。

      「既然是去兖州……那幺你父亲身边现在有谁?荀彧大人出现了幺,跟着你父亲上场指挥吗?」魏深宓才起了头,又不自觉地接起了思绪,彷彿这是一种本能,自然而然的接轨到历史书上的年代,已是一种习惯。

      她已有两年不问世事,只靠着自己的记忆推测现在发生的事。但这样不行,她一旦回到曹家,就得赶紧进入状况。

      曹昂见她这样子,隐隐觉得之前的魏深宓回来了,清秀略显稚嫩的脸上有些惊喜,却努力不表现的太明显。「荀彧大人不在前线,跟着前去的是陈宫大人。」

      陈宫……魏深宓不觉皱起眉,心口一窒。

      最后会投靠吕布的陈宫现在在曹营吗?曹操徐州一役之后,陈宫叛曹操转迎吕布……

      魏深宓捧着杯子的指尖紧了紧,敛下的眼光迷离中含着一股恨意。

      明明,她要索命的只有吕布,跟陈宫半点关係也没有,可是──在她心里,陈宫与吕布就是一体的,如何能不迁怒!

      「姑姑怎幺了?陈宫大人有何不妥幺?」曹昂见她的样子不太对劲,连忙出声相询。

      曹操倚重谋士之材众所皆知,但是,他同样的也倚仗魏深宓。跟看到谋士的才能不同,她看到的──是未来。

      「……他没有不妥。」想了想,魏深宓还是按住了后话不发。要是在这里解决掉了陈宫,或许会让吕布的生机提早断掉、或许可以提早看见吕布死期,替她的仲颖报仇──

      但是不行。她不能再做任何会让历史偏轨的事。

      在曹昂期盼的目光下,魏深宓又补了一句:「这些黄巾贼,不只有压倒性的优势还习于阵仗,你父亲这场仗会打的难些。但是这些人之中不乏精锐,收降编派之后,将会是你父亲最大的助力──昂儿,你回书给你父亲的时候,轻描淡写的带过就好了。」

      她如何不知道曹昂想问的,也许正是曹操想问的,她可以回答,但却不能出任何主意,于是,似有意似无意的提醒了一句。「你别写得太多,让你父亲迷糊了。他现在好不容易寻访到那些谋士,你总得让他练练他们,顺便让你父亲知道他们的习性,这样你父亲才好使那些人……明白幺?」

      曹昂毕竟是个聪明的孩子,又是曹操亲手教的,也跟魏深宓生活了那幺多年,这话一点下去,又如何不明白?再说,魏深宓这话也说得白了。

      「诺,昂儿知道了,这就先去给父亲回书。」说罢,朝她叠手一礼便退了下去,留下从头听到尾,然后目瞪口呆的珠落和玉磐两人。

      「夫、夫人啊……您没在现场,如何能知现在情况?」珠落说这话时都结巴了会,看着魏深宓的表情很惊奇,彷彿看到神迹。

      玉磐倒是比珠落镇定,但内心的颤动却不比珠落少。「夫人,您果真是……那年黄巾起义时,张天师口中的『神女』幺?」玉磐曾听张辽提过,这件事的确信度也是十足的,只是,她就是想听她亲口证实。

      魏深宓有些意外还会听到当年的事,虽然张角已经死去好几年,可是由他而起的「神女」事件,似乎怎幺都不能完全消声匿迹。

      她顿时不知道该怎幺说,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是被冠上那个名号的第一人。

      「我不认为自己伟大到可以解救这苍生,也不认为,自己拥有可以令诸侯得到天下的能力,但我确实是他口中的神女。」魏深宓的眼色忽地有些恍惚,过去那些人的影像忽然都清晰在目。

      姊姊、周姨、恭儿、奉孝、奕儿……都是这辈子认识的人,可她却觉得好像是上辈子的事。

      「这件事,只有曹家的几人知道,也是极为隐秘之事。妳们两人,务必也要对此事绝口不提。」魏深宓朝两人说这话时语气虽淡,但表情极为严肃,珠落和玉磐自然知道其中利害,点头答允。

      「诺,此事我们会谨记在心,绝不会说出口的。」

      「嗯,另外还有一事……」魏深宓起了头,看着珠落和玉磐两人,心头感慨许多。

      这两人都是仲颖给她,而且最后跟她情同姊妹手足的人,她对她们从来都是跟其他人下人不同的。「如今妳们跟着我一起回曹家,曹家虽不会不容妳们,但妳们的身份毕竟特殊,很多事情可能最后我也护不了妳们,这样,妳们也要跟着我回去幺?」虽然知道自己若是要留下这两人,不管是丁姊姊还是卞姊姊甚至是曹操,他们是绝对不会有二话的。

      但前提是,她们不能是董卓的奴僕。

      「当然要,不论夫人去哪儿,我和玉磐都要跟着。」珠落快人快语先抢话,「夫人别怕,我和玉磐呢,会自己护好自己的,哪容别人将我们搓圆捏扁?」

      玉磐瞪了珠落一眼,似是怪她不明魏深宓苦心。「夫人莫担心,只要能留在夫人身边,不论什幺身份和形式都行,请夫人不要赶走我和珠落。」语毕,她跪坐的身子整个前倾,已是俯首跪地的姿态。

      魏深宓只觉心头和眼眶都要热了起来,她微仰头,眨去眼中酸意。

      仲颖,你还留给我这两个贴心的人儿,我还有她们可以跟我一起谈起你呢……所以,我一点也不孤单的,是不是?

      平复了情绪,她才又道:「那幺,首先就是别再叫我夫人了。」

      「可是──不叫夫人要叫什幺?」

      「叫飘儿、小姐或是我的名字都可以。在曹府叫『夫人』不妥,于外或内,都会被人误会……而且,也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曹府喊夫人,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她可能是曹操的姬妾之一,那倒还好,但若是在外头喊夫人──曹家对外,可是没帮魏深宓许亲的,那幺这嫁的又是何人?知情的曹家人必然知道是董卓,但是董卓是那样恶名昭彰的人,妳默认自己是他的夫人,又是什幺意思?

      这其中有太多转折足以让人臆测不断甚至大做文章,魏深宓不愿自己身边再起波澜,只能如此行事。

      玉磐在魏深宓身边也待了两年,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这一句话,已让玉磐将里头的关係都琢磨透了,她直起身子,朝魏深宓允诺。

      「诺,那幺,便容我和珠落唤您小姐吧。」

      「嗯。」魏深宓也不强求玉磐和珠落一定要喊她的名字,只是感激她们愿意配合她。「好了,他们在叫我们了,该启程了。」魏深宓抬眼,就见夏侯渊和曹纯两人朝她们招手,示意可以启程出发了。

      魏深宓也在珠落和玉磐的搀扶下起身,上了马车后又不敌倦意,睡了过去。

      她想,待她睡一觉再醒,应该又是一片新的天地了。

  • 名称:日本h动漫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49: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