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家重地高清

      得知自己是貂蝉之后魏深宓不觉得自己有省心多少。

      先不论自己平白无故被冠上「貂蝉」这个名字后她有多惶恐,光是想到与貂蝉牵扯不清的还有一个人,她就一阵头痛。

      《三国演义》里与除了董卓还与貂蝉有关係的就是吕布了……史书有言吕布是个美男子……但是看过董卓之后,她不觉得吕布会比董卓更对她的眼。

      最好的方式好像就是跟《三国演义》一样,跑去色诱吕布但是却不能死董卓……这个任务光想就好难!主要的重点人物还是在王允身上啊……

      魏深宓坐在房内桌案前,桌上是笔记本还有原子笔,她看着被画得乱七八糟的笔记本感觉心塞。

      房内只有她一人,玉磐和珠落两人守在门口,所以她此时就算不小心说了什幺或是做了什幺也没有人会知道。

      在不能改变历史的状况之下,王允和吕布是绝对不能动的,可是如果不动这两个人,又要怎幺救董卓?除非他愿意丢弃太师之位跟她走──

      有可能幺?

      董卓与她相遇时,她就知道这人野心不小,这天下若不被他执掌过,他绝不会甘心罢手,但他如今又迟迟不肯废了汉献帝──

      不,不对,献帝废了历史就歪了……还是不废的好。

      魏深宓翻过另一页乾净的笔记本,拿起笔大略画了一下关係图,画完之后又陷入一片沉思。

      好半晌,都要把笔记本瞪穿了也没有半点思绪。

      她颓然地把头放倒在桌上,看着前方的窗棂喃道:「罄罄都还带了《诸葛亮传》过来,好歹也让我带个《三国志》或是《三国人物事典》之类的啊……朱雀星君祢偏心。」

      如今吕布是不能动,而且也不放心动……更别提王允了。他处心积虑想要董卓死,现在是更不可能会停手,王允是绝对使唤不了她的,这点她肯定。

      但是他会不会用别种方式来达到他的目的,她却是说不準的。

      「董仲颖,你为什幺有这幺多敌人呢……」魏深宓不由得哀怨起来。想起曹操虽然后面也树立很多敌人,可是他有很多谋士替他策划,还有他自己本身就有那样的魅力可让各方人士臣服,不服的也只是少数。

      可是为什幺董卓可以把这天下搞得天怒人怨呢?在冀州认识他时他明明就不是这样的啊……

      他说,是为了她。

      「唉……」这样好像也没有怪他的理由了。「魏深宓……难道是这个名字才让妳变成十足的祸水幺……」魏深宓撑起下颔,看着笔记一阵子后宣告放弃,反手覆上了笔记。

      算了,虽然觉得这样做一点都不聪明,但是现阶段来看,好像也只有提醒他小心王允和吕布才算是上策。

      反正他会一直让她跟在他身边,那幺她在找不到解决方法的状况下,好像也只能先跟着他然后见机行事。

      事情有了结论,魏深宓的心情这才稍稍转好,坐直了身子,她将笔记和原子笔收了起来,放进一旁收在橱柜内的包包里。

      「夫人。」方把东西收好,门口传来玉磐的声音。

      「怎幺了?」魏深宓关上橱柜门,往门口走去。

      玉磐并没有开门的打算,只是微弯着身子在门边细语,恍若魏深宓就在她面前。「大人说要与牛大人和吕大人议事,要奴婢先侍候夫人用膳,夫人想在房里用膳还是到屋外的亭子里用?」

      前几日魏深宓的身体在大夫诊断下痊癒后,魏深宓便在董卓的「保护」下逛了一圈太师府,因为难得有机会可以一偿在庭园内吃饭的夙愿,所以魏深宓便向董卓要求要在凉亭内吃饭。他本来是以天气寒凉,可能再感风寒而否决,最后卢不过她才答应让她在亭内用膳,但前提是要他在,然后气候舒适宜人……

      天知道董卓的「气候舒适宜人」的标準是什幺,所以都好多天过去了,魏深宓一直都无福实现这个愿望,今天玉磐说出这句话,显然是得到他允许的。

      不过这个人今天转性了?

      魏深宓很不给面子的猜想,也没多思考,连忙应好。

      「亭子里用膳,麻烦妳了。」

      「诺,夫人稍待。」

      魏深宓待门旁的玉磐退下后,忍不住将门开了个小缝,留下的果然是珠落。

      见她将门拉开了,珠落赶紧走到她面前,「夫人,外面风凉。」说着,动手就要将她的门关上,魏深宓连忙制止她。

      「凉是凉,但我还没那幺不济事。」不过就是个风寒,董仲颖把这府邸上下的人搞得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别说她们受不了,她已经受不了了。

      这时的二月已经不太会下雪,但是气温还是普遍有点凉意,来到三国那幺多年,她早就习惯了。只是冬天真的冷起来的时候还是会哀叫着「暖气在哪里」……

      「但是大人嘱咐过不能吹风。」珠落瞅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魏深叮嘱,别说太师董卓将她捧在手心呵护,连她们这几日与她相处下来,也将她当做易碎的珍宝。

      这个夫人生得貌美又是王允之女,虽说举止不太像她们常见的官家大家,却比她们都更容易亲近,而且她待人极好,亦不会苛待下人。

      之前大人性情冷淡粗暴,有时怒起就是一阵打罚,更重甚至死罪,但自从夫人来到府上之后,大人便鲜少动辄打骂。

      「方才玉磐说大人在和牛大人和吕大人议事……妳知道名讳幺?」

      珠落虽不明白为何她有此一问,仍是老实地答了:「知道,是牛辅大人和吕布大人。」

      吕布!

      魏深宓一怔,眨了眨眼,「那我可以去瞧瞧吕布……」长什幺样子幺?还没有问出口,珠落便已经严肃地朝她摇了摇头。

      「大人说,除非他允,否则这长安城内所有的男子都不许窥见夫人容貌。」

      「……」魏深宓无力复无言,指尖抵着额面长叹了一口气。

      顿时不知道该感动还是──

      董仲颖你这个神经病!

      最后,只得这幺一句。

##                                              ##                                              ##

      太师府,凉亭。

      亭子内摆了一桌的菜餚,魏深宓坐在石案前看着桌子上丰盛的四菜一汤,心情有些複杂。

      她是大病初癒没有错,但也不需要吃这幺多……

      「玉磐,太师会来一道用膳幺?」她看着桌上的菜餚好半晌,有鱼有肉有青菜,营养不用说绝对都有,只是,自己一个胃真的吃不了那幺多。

      珠落是个活泼的性子,瞧着魏深宓那默然无奈的神色便又不住轻笑了起来。「大人吩咐过了,这些都是给夫人用的。他与诸位大人议事还不知要延宕到几时,特地吩咐别饿着了夫人,要夫人先食。」

      魏深宓叹了一口气,只得默默拿起筷箸,将碗内的白饭用筷子先夹出了一道沟,然后再夹起盘内的青菜或是肉片咀嚼。

      一边吃,她也不停的想。

      好歹都是占了貂蝉的位置,怎幺说也得看过王允和吕布才是,免得连自己要防範的人长得如何都不知……

      但是如今董卓管她管得严,别说出府,就连在府里走动他也看她看得紧。不知是害怕她又逃走跑去见曹操呢,还是他单纯的佔有慾和控制慾在作祟?

      也罢,刚到长安来一切都还乱着,给他些时间安顿好事情,到时再跟他说一声,也许他会顺了她的意?

      若是他能处处顺她心意,那就好了。万般愁绪最后还是只有这句,魏深宓浅叹,不自觉的又将忧虑存了心里几分。

  • 名称:尸家重地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49: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