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 下载高清

      十三路诸侯聚集函谷关以东,组成讨伐董卓的盟军,董卓亲自驻守雒阳牵制盟军,先让天子迁往长安。

      董卓自那日入府以来,便在曹府随魏深宓住下,办公或差遣人事都在此处,而魏深宓也不因董卓在此而改变作息,只是凡事多了一个人跟前顾后倒有些令她不惯。

      只是认清自己是人质,没资格要什幺人权,她便又忍了下来。

      「城东酸枣仅有张邈、刘岱、桥瑁、袁遗驻守,袁绍自屯于河内,袁术则止步于南阳,其余的孔伷、韩馥也都按兵不动。」张辽拿着徐荣派人传来的文书朗诵,唸给前方坐在榻上的董卓还有魏深宓听。

      董卓姿势有些随意不羁,倚靠凭几乍似思考,目光却是瞅着坐在他身旁的魏深宓,似想见她有何反应。

      只见她眼眉未有异色,镇静的宛若早已预见。

      「瞅我做什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魏深宓没忽略他别有深意的探究眼光,只是淡道一句。

      瞥了他一眼后,不在意的又低首继续缝着她手上的绣品。

      董卓摆手让张辽先退了下去,自己则就着目前随意的姿态看着她专注的神态。

      顿时满室寂然。

      魏深宓感受到他炽热的目光仍装作无视,手上穿线的动作不停,只是随着时间渐去,那指尖的动作也渐缓些许,到最后停了下来。

      「怎幺不继续了?」这厢完全不觉得自己的目光对她造成了怎样的压迫,竟还出声相询。

      「你一直看着我,心烦。」魏深宓放下手中的绣圈,抬眼对他。「你不是相国幺?那应该很多政事要忙吧……」话甫出口,她便默叹。

      她是在说什幺……董卓执政在历史上是有名的糟糕,光是大肆私铸比五铢钱还小的货币造成通货膨胀就已经不得了了,自己现在赶他去做政事,难道不是害得这汉朝百姓更惨?

      「妳确定要让我去处理政事?」他手臂撑在凭几上支着下颔,眼神几分戏谑,故意反问。

      魏深宓连忙扯住他衣袖,改口道:「……我不确定。」

      是她说话不经大脑……但是他已经连续跟着她好几天了,除却沐浴净身,凡是吃饭睡觉都与她行影不离──

      是有没有需要这样紧迫盯人?

      见她如此坦率的改口,他不禁低低笑起,「宓儿,妳这些天除却用膳沐浴,清醒时都在做这些东西,身子都不懒幺?」

      「不会啊,晨起时你不是见我练箭,而且现下外头也无风景可赏,待在府里有何不可?」魏深宓知晓他想将她拉出去外头游玩,但管他是赏风景还是逛街她都不想……这雒阳城里外她没有一处不熟,况且,这人现在恶名昭彰,出去会惹事……难得她还可以牵制他,还是安份点待在府里,避免他为祸人间。

      「可我觉得闷。」他忽来这幺一句,几分玩心起,想看她会如何应对。

      「……」魏深宓无言,「那你欲如何?」

      「宓儿身段娇软,跳舞起来必定好看,不如跳一曲?」他好整以暇扔出这句提议,本以为她会拒绝,她却是沉顿半晌,而后点首应他。

      「……我知道了,待我换衣。」几不可闻叹息,她将腿上的东西放在一旁,欲站起身子时被他一把拉住。「怎幺了,不是要我舞一曲幺?跳舞穿这衣裙可不好看。」她只是平淡叙述,乖顺的没有任何意见。

      「为何不反抗?妳应不想跳这一曲。」他仰眸对上她低垂的眸心,倒有些不辨情绪。

      他的语气不知为何,魏深宓听来有些不悦。

      但是不悦什幺?她并未违逆他的话不是幺?

      「我如今不过是你的所有物,如何反抗?你要我舞,我便舞……若要我死──」话还未说完,魏深宓整个人被他扯进他怀里,还来不及惊呼,她的唇已被他叼去。

      他的吻来得太猛烈太浓郁,她无法抵抗,最后只能虚软在他怀中喘息。

      她被他圈在怀里,头被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不失频率的心跳。

      「不许说那不祥的之语。神女之能不同凡人,寿数自也是凡人不能及,如今天下由我执掌,除非我令,否则谁能动妳?」

      闻言,魏深宓眨了眨眼,心暖了一块。

      这个人说得这句话,可以信幺?他的举止于天下来说,无非是残虐不仁作为总结,但是他对她──于一个女人一生所求,他已做到了许多。

      「但我终究不是神女,你忘了?」她没有挣扎,乖顺地偎在他胸臆,自他进府以来,他与她日夜同榻,他虽未曾对她有半点逾越,无形中她却也是习惯了他的气味。

      「不是忘,是不信。」她对他说过她是凡人,并非神女,对她的事迹他虽未亲眼得见,可是从徐荣的口中而出,他是信的。

      「如何不信?除了你们所在意的『天机』之外,我没有半点神通,既然如此,又谈何『得神女即得天下』?你们这个神女抢得太不值了。」魏深宓被他扯进怀中,索性就挪了个舒适的位置将自己安置,螓首靠在他怀中,虽不见目光也无所谓。

      先不说被抢的自己有多幺的狼狈和不甘,光是她这个神女本身的作用不大,她就觉得愧对认真抢她的豪雄──

      「怎会不值?宓儿,妳太小看男人了。」他笑,眼底有几分嘲弄。

      果然是不解世事的姑娘啊……光是她倾国容貌,就算没有那些,一样可以让天下男子趋之若鹜。

      「……我知道,又是因为这张脸对吧?」魏深宓无奈低语,不觉又叹了气。孩时开始这张脸就让她一直备受瞩目,将所有同龄的女孩比下去,吸引无数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的目光──这张容颜让多少女子钦羡、男子爱慕她都知道。

      只有罄渝,不因为她脸容靠近她,也不为这容颜遗弃她……

      这个人,做得到幺?

      「如何不喜妳容颜?」他见不着她表情,却能从她语调知她心绪,不禁出言。

      「只看这表面的人,都太肤浅了……」魏深宓暗暗攫住他衣袖,忽然想问他,若是来日她容华不再,他是否还能似现在一般喜欢她──

      算了。

      那又如何呢?这世间根本没有长情的感情。

      「宓儿?」察觉她心绪不对,他正想拉开她细看她颜情,门外却传来张辽嗓音。

      「主子。」他在门外喊,人未进,垂首抱拳。

      「……何事?」

      「探子来报,长沙太守孙坚已抵鲁阳,现已自拥数万兵马。孙坚途中杀了荆州刺史王叡和南阳太守张咨替他立了威信,如今徵调兵员更无阻力──」张辽垂睫稟报时,一双眼心仍不忘偷瞧魏深宓表情。

      她既是神女,或许会有见地。

      魏深宓听闻,倒是没有说话,却在思忖。

      她只记得董卓迁长安前会放火烧了雒阳,在那之前除了曹操好似还有一战,但那一战叫什幺来着……

      犹在思索间,董卓的嗓音已在她上头发话:「他自鲁阳北上雒阳,整军约莫还要几日……且募得的新兵还得训练才能用,他在鲁阳后必再花费几日练兵。你即刻传令徐荣和李蒙,让他们率数万步骑前去突袭──去会一会他吧。」

      「诺。」而后,便退了下去。

      「慢,文远,你顺道让华雄据守阳人,也好随时援助徐荣。」

      张辽退下前,董卓又喊住他,下了这一道命令。

      「是。」

      待张辽离去后,魏深宓侧身对上他问:「你让徐荣突袭孙坚,意在杀死他吧?你难道就不怕孙坚能逃此劫难,自己反而会损一大将?」

      华雄是董卓手下的猛将之一,《三国演义》里为了衬托关羽勇猛,而有了「温酒斩华雄」这一桥段,但史实上,真正杀了华雄的人并不是关羽,而是孙坚。

      若是她记得不差,他此次突袭虽能成功,但是孙坚整兵重来时,就会重挫他一猛将。

      他在她面前好似运筹帷幄,但不得不说,史书上对他火烧雒阳一事,是以「心生惧意」四字来下结论的。

      所以这人是真的胸有成竹,还是……他本身就想让事情是这样的走向?

      「华雄乃是我手下一员猛将,孙坚虽强悍,华雄未必不能敌。宓儿,大军在前,妳不为我出谋策划就罢,现下这一番话是想动摇军心幺?」他挑起她胸前一绺髮,在手中把玩,兴味地看着她。

      「你自己心中已有韬略,如何让我来置喙半句?况且你亦说过,未亲眼所见前你不尽信……既是这样,我又何必多费口舌?」魏深宓这处也不卑不亢,平静而徐缓地淡道。

      听得她这句话落,他不禁低低笑起。「宓儿啊宓儿,不说这颜庞,光是妳的这颗玲珑心,就已经令人难以自拔了。」

      这个人说起肉麻的话真的跟喝水一样简单……

      魏深宓忍不住白他一眼,「少在那里贫嘴,到底要不要放开我啊?」

      一开始叫她跳舞给他看,把她扯下来狂吻一遍后又跟她讲那幺多……这舞是还要不要跳啊?

      「不放。上天入地,至死──不放。」

      他的语调倏地认真起来,目光灼灼。

      她看着他,默然一阵无语。

      心却悸动。

  • 名称:色戒 下载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39: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