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肉高清

      「姑姑!」

      「宓儿,妳回来……回来可好?」

      回来?

      这里,还有她待的地方吗?没有仲颖,她一刻都不想待,她想要回家……

      「飘儿!」

      意识朦胧间,有人在喊。

      她觉得自己身体很轻,轻的她觉得她像是一抹幽魂,她听到珠落在她耳边喊,张辽、玉磐也都在,但她的视线却穿过了他们,眺向了远处。

      一半的景色,可是足以看清。

      三道身影前后朝他奔来,都是她熟悉的脸孔,每一张,都带有惊恐慌然。

      「飘儿!」

      「姑姑!」

      「夫人!」

      不同的称呼,喊得都是同一个人,那叫唤此起彼落,瞬间的情感都涌入了她的体内,她觉得身子比刚刚重了一点,然后,那三人已经来到她面前。

      「不能走……还有人在等您,他还在等您──」

      夏侯渊拨开了珠落接过她,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飘儿、飘儿,是哥哥……不要睡,哥哥来带妳回去。」

      魏深宓靠在夏侯渊胸口,有些虚弱有些困难地抬头。「真的……是妙才?」她本以为只有子和来接她,没想到不仅是子和,连妙才和曹昂也……

      珠落和玉磐还有张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要抢人时,却被曹纯制止。

      「飘儿是曹大人的族妹,我们是她的族兄,今日受兄长之命来带她回去。」

      「曹大人?」珠落和玉磐对看一眼,又瞥向张辽,似是在求证他所言是否属实。

      只见张辽点点头,玉磐和珠落也就没有上前,只是不约而同看着眼前的曹纯,还有一旁的少年。

      「在下曹昂,那是在下的姑姑。」曹昂叠手一礼算打过招呼,而后,担忧地看向了一旁的魏深宓。

      「嗯,是哥哥,妳别睡、跟哥哥说一会话?」夏侯渊握住魏深宓的手,不觉地用了些力道,怕自己抓住的是烟雾。

      她刚刚差点就要散掉了──对,就像坊间说的话本那样,要化作烟雾散去了。

      他害怕,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眼前的女人,怎幺会虚弱成这个样子?

      「好……」魏深宓颔首,轻拍了拍他握住她手的手背,「你们……来接我的吧?我先跟他们说一会话,然后……就可以……出发了。」

      夏侯渊抿紧唇,最后还是答应了。

      看见魏深宓伸手招人,玉磐珠落和张辽连忙靠上前去。「珠落、玉磐,将剩下的奴僕都遣散了吧……然后那些打包的东西,跟着他们一起处理吧。」魏深宓比曹纯和曹昂,又说:「子和、昂儿,劳烦你们了。」

      「不麻烦,妳先歇会,我们先去忙。」说着,曹纯和曹昂便在玉磐和珠落的带领下离开了后院,一干奴僕也走光了,院里只剩魏深宓和张辽夏侯渊三人。

      「文远,就此散了吧。你回到吕布身边之后,白门楼之前都不要与我联繫,免得坏事……」魏深宓眼帘歛了歛,模样已是极倦,却还强撑。

      「诺。」张辽接过最后的指令,朝她叠手一礼,就要离去的那时,魏深宓喊住了他。

      「仲颖他……他之前明明已经做足了準备,最后,又为何会……是有人出卖了他?」

      她很想不问,因为董卓之死,照历史轨迹本就是必然之事,她问了,也已不能更改什幺,但是,却极有可能会让自己产生报复的心态──

      她最好是不要问的。

      其实是不要问的。

      但这就像是一个谜团,不解开,她想不透,就会成为她心里的一个结。

      「……是徐荣。」张辽轻吐出这两字,魏深宓的身子一颤,他的眼光也黯了下来。

      当他听到时,也是这般惊讶。

      徐荣一直是主子的左右臂膀,甚至在黄巾作乱那时,都还冒名委身于张天师之下为他做事替主子收集情报,对他,主子可说是推心置腹。

      但他最后却为了王允送来的女子死在主子手上,而反叛了主子──他想得透,能理解,却不能谅解。

      魏深宓秀眉拧紧,心口一抽一抽地,又痛了起来。

      「居然……会是他。」仲颖……仲颖啊,当日你亲眼见自己被自己一直以来信任的徐荣所叛,你的心里,又是怎幺想的呢?

      她不觉,又看向了他大体躺着的地方。

      那里,此刻已什幺都烧光,只剩下了灰烬。

      「夫人节哀,若有机会,属下定会替大人报仇。」

      魏深宓闻言,连忙阻止,「文远不要,徐荣的命自有天收。你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好,报仇……我们的仇,要跟吕布要。」身体终究是到了极限,魏深宓这句话才说完,已经累极微喘。

      「……好。」张辽又看了魏深宓,「还请夫人保重身子,属下静候相见之期。」说罢,他才行礼离去。

      魏深宓目送他身影渐远,忽然一双大手挡在她眼前,后覆上了她的眼。

      「好了,别说话了,闭着眼养一下神吧。哥哥守着妳。」

      魏深宓闭上眼,觉得一股酸楚的泪意又要袭上,她反手握住夏侯渊的手。「妙才……他的骨灰……他的骨灰我想要……你帮我……」说到后面,她已说不出完整一句,泣不成声的,还伴随着阵阵的抽泣。

      夏侯渊抱着她走到一旁的迴廊下坐着,她靠坐在他怀里,他一手环着她的身子,一手抚上她的髮,一下又一下的安抚着她。

      「好,他的骨灰,哥哥帮妳收。哥哥帮妳一起带走……」夏侯渊见状,只得忍着喉头哽咽安抚她。

      她的身子,比之前勘破天机那时更纤细、连神色也是憔悴不已──

      这两年,她过得究竟是怎样的生活?

      他不敢想。

      那年他和主公一起前往陈留募兵,中途接获曹纯来报,先是说董卓以曹氏族人性命要胁,飘儿愿以一己之身去换曹氏一族平安,后又听说雒阳大火,董卓迁都长安,很可能连她也一起带走了。

      他还记得,那时主公为了救回飘儿,亲身前往荥阳,却被徐荣所败──

      最后,还是飘儿以一身之命去换回董卓军不追残部,让主公得以退回酸枣再寻良机,到如今与袁绍同盟,更甚在鲍信的举荐下成了兖州牧……

      这个女子为曹操所做的,不输给他们任何一个将士。

      她的抽泣声渐弱而微,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飘儿?」夏侯渊抱着她,轻轻的喊,见她没有回应,他便低头看了她一眼。

      哭到睡着了。

      她的手,还抓着他衣服,他看着,眼光不由得软了起来。

      「还活着就好,累了先睡一会,醒来后,大家都会在妳身边。」喃喃自语的,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将她的身躯又拢进了怀里一些。「过去那些不好的,总是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不论她之前在董卓身边遭遇了什幺,又经历了什幺,只要她还好好的,还能活着,那就是莫大的安慰和幸福了。

      当玉磐珠落和曹昂曹纯等人收拾完东西之后,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曹昂和曹纯是知道魏深宓和夏侯渊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但是珠落和玉磐可就不知道了。

      之前因为董卓不喜听见有关曹操的事情,所以魏深宓在他面前几乎只字不提,只在私下有时不经意说漏嘴,所以对曹家内的几人,玉磐和珠落只能算是略有耳闻。

      「夫人……」珠落率先走了过去,玉磐来不及拉住,但是也知道珠落内心所想。

      对她们来说,看惯了夫人相伴于大人身边,如今大人已死,夫人不管在谁身边,看着都觉得没有跟大人在一起时般配。

      夏侯渊在珠落走近时朝她示意,「她睡了,小声点。」

      珠落这才止住了后话,想将夫人从他怀中带出来,却看见魏深宓依恋的姿态窝在他怀里,珠落一怔,一时间竟然也没有再说话了。

      夏侯渊也正巧看见曹纯和曹昂两人站在前方,动作小心且轻柔地将魏深宓抱起,往他们那里走去。「都準备好了?」

      「嗯,先将飘儿抱进马车吧。听玉磐姑娘说,飘儿的状况不太好……」曹纯欲言又止,只含糊说了过去,但是该听的不该听的,其实曹昂也都知道了。

      等会,应该就会在信上彙回报给主公了。

      而且,飘儿现在的状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有多糟糕。

      「好,我先将她抱进去。」夏侯渊脚步方抬,又转头跟曹纯说:「子和,飘儿说……董卓的骨灰她要。拜託你了。」

      「……好。」曹纯颔首,玉磐也遣了珠落去帮忙,自己则和曹纯一起留下来处理董卓的骨灰。   

      「昂公子,你也去吧,总是得把飘儿的状况回报回去。」瞥了眼想跟却又留在原地的曹昂,曹纯直接替他下了决定。

      「也好,那这处就劳烦您了。」

      「去吧。」

      曹昂点头,转身就跟着夏侯渊步伐前去。

  • 名称:3d肉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38: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