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谷绘里香番号高清

      被这九天惊雷打上脑门还回不过神来,魏深宓愣了好半晌,久到玉磐和珠落都觉得她的反应不对劲,魏深宓一张脸白了又白,最后才吐出了一句:「有没有搞错……我哪担得起『闭月』的美名……不,不对……现在不是……我怎幺会是貂蝉……怎幺会是……这到底怎幺回事啊……」

      她心头一阵发慌,毫无自觉地喃喃胡语,身躯不觉晃了晃,玉磐和珠落见状都有些紧张,连忙就要起身扶她。

      「夫人!」

      魏深宓抬手止住了她们的动作,手臂靠上了身后凭几,堪堪稳住身子。

      珠落瞅着魏深宓姣好苍白如今更显虚弱的颜庞有些担忧,夫人身子软馥似柳,她怕她会断了……

      「我没事……」有些气虚,魏深宓乍闻这惊天消息,脑子除了空白还有一堆的为什幺。

      她记得当初她和董卓初遇时还曾调侃过他,说他艳福不浅,将来会有人将绝色美女献于他跟前,那女子名唤貂蝉。但是……不过几年时光,她别说没见过王允,就连在雒阳时,她出入曹府多次也都没生事,如何就让她在这时变成了貂蝉!

      这之间……到底是发生什幺事了……

      朱雀星君,祢玩我幺?

      虽然自从子桓出生后她想要找七星士回家的这个念头,已经不如当初强烈,但是她没说不想回去啊……

      「头好疼……」魏深宓指尖抵上太阳穴揉了揉,美目闭起,似呓语。

      玉磐却听清了。「夫人犯头风幺?奴婢这便让人去请大夫──」说罢,一旁的珠落先行站起欲行门边唤大夫,门在这时适巧被打开。

      「怎幺了?」

      来人便是董卓。

      珠落匆匆行了礼,连忙稟:「回大人,夫人说头疼,奴婢正要去──」请大夫。三字还没说出口,董卓已大步迈了进去。

      内室里,魏深宓坐在椅榻上,上身轻靠凭几,此时单手支着太阳穴双眼紧闭,俨然就是一副身子不适的模样,玉磐跪在她身前,似乎想替她揉揉,却被她制止。

      「夫人,还是玉磐帮您──」

      「不用了,妳把珠落叫回来……」魏深宓不住叹息,感叹这两人做事的效率出奇的好。

      她不过就是觉得事情发生太突然,她需要理一下头绪,结果抱怨一声就被当成病人……她下次要小心。

      但是,如果她是貂蝉,她对他不存害心,那是不是也可以说董卓就不会死?这个认知让她一怔,进而开始思考了可能性。

      但是,她却又说「命运不可更改」……

      「宓儿,哪里不舒服?玉磐,还愣着作甚。」董卓蹙眉,想斥喝玉磐却又更担心她的身体,只好先遣人下去。

      魏深宓忖度的入神,一时间也没发现玉磐被遣下去,而董卓已来到自己身旁。

      「宓儿?」

      察觉她的专注,董卓静待了一会发现她仍是没注意到她,不由得一唤。

      王允派貂蝉入府离间董卓吕布两人……可是她在董卓身边好一段时日了,却是从未见过吕布一次──照理来说,这时候的董卓需要吕布随身保护才是?

      所以,要从何处下手?选何人下手?

      「应该是他吧……」不觉地,魏深宓又语出声。

      王允的骨子已经深入汉朝思想,他是决计不可能叛离汉室王朝的,但是吕布……做为一个人,他也忒没诚信了。

      把董卓的命押在他身上……赌注太大了。

      「应当是谁?」董卓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将魏深宓抱起,魏深宓陡地被人腾空抱起,惊呼起来,瞬间牢牢抓住面前之人的衣襟。

      「呀──董仲颖,我在想事情。」惊吓过后,魏深宓没好气地瞋他一眼,然后像是习惯似的,也不挣扎,就乖顺地窝在他怀里。

      「想什幺?」董卓挑眉,对她分神这点颇感不愉。

      「在想──」她倏地收口,学他挑眉,「我干幺要告诉你?」说是在想他的事,这人铁定会高兴到天边去,她暂且不想顺他的意。

      这回答还有这动作对他来说无疑是挑衅,他从不让人有机会挑衅他,进而挑战他的权威。

      但只有这个女人──他允许。

      「怎幺,仗着本太师宠妳,便不知分寸了?」他挑眉,佯装不悦。

      魏深宓不得不说,这人板起脸来的确十分像样,即便知道他不过是在吓她,她胸口仍有畏惧地一抽。

      而这一反射动作极其细微,肉眼难辨,但是他抱着她,她再怎样的动作都难逃他身体的感知。

      魏深宓敛下眼,正要说话,随即听到他一叹,俯身将吻落在她额面。

      「不怕……我不是存心的。」

      她心口一融,嗓子忽地哑了,也不知该说什幺。这人怕是以为自己吓到她了……她也叹,叹得却是别事。

      抓住他襟口,魏深宓不能否认自己走到这步,承认对他的感情,自己的心里很害怕。

      她害怕这个人会从她面前消失,带着她的心。

      可是事情走到这一步,她是不允许自己再退了──既然都在他身边留下来了,她便要想办法护他。

      「宓儿不怕,是我不对。」他俯首,却不见她颜庞表情,只见她垂下的眼帘叠出的暗影压在她如雪的肤上,平添一股黯然轻愁。

      「仲颖,我怕。」魏深宓将头靠上他胸口,听他沉稳的心跳一声声,这软嗓有些低,音调里惧怕不显很多,却听得他心房微疼。

      在他眼里,她坚强的几乎什幺都不怕,就算怕了,她也绝不示弱的表现半分。她的外表看起来那样柔弱,性子却又那样的倔强──

      「不怕不怕。」因为她少有的示弱,他也就给了她平生第一次的柔哄。

      他抱着她走到床榻边坐下,手臂圈着她的身子,让她偎坐在他怀中。

      「珠落和玉磐……」

      「去请大夫了。妳哪儿不适?」说到这个,董卓这时又低首打量她面色。

      「我没事,是珠落和玉磐大惊小怪。」

      「还是让大夫来看一下吧,心安也好。」

      魏深宓略抬眼,瞥了他一眼。「我可不要再吃药了,难喝。」做检查是一回事,但是检查后还要吃药是另一回事。

      他挑眉,「若大夫说无碍,便不用吃。」换言之,如果有事还是不由得她不吃。

      「……一定是没事的。」魏深宓低声嘟哝,想起自己早前每日三餐都要喝那乌漆抹黑的黑药汁,小脸就又皱成一片。

      「那是最好。」

      「对了,那日你说要我顶个虚的身份──要做何用?」魏深宓灵光乍闪,想起另一件更重要的事,于是结束了吃药的话题,又开了这个话题起来。

      「宓儿不是说自己身份粗陋,想嫁太师怕无法匹配?」董卓笑谑地抬起她下颔,像是大悦她为了自己身份不足而不能嫁他这点感到开心。

      「……」最好她有说过这种话。

      魏深宓拿开他的手,神色说不上开心还是冷讽,只是淡淡。「那我问你,你给我找了个什幺身份?」

      「司徒王允之女。」见她神色不对,董卓也收了玩笑神色,挑眉看她。似在问她难道这个身份不好幺?

      「那我叫什幺?」

      「深宓。」这厢,董卓老实回答。

      「那作甚给我改名字叫貂蝉?」魏深宓瞪他一眼,不知是生气还是恼怒。她来三国这幺久,一直很害怕动到历史的轨迹,让历史错误,所以她从不做会让历史偏差的事情。就连上次去荥阳救曹操,也是因为可能会让历史错误,她才会去救,不然她才不想把命搭进去──

      原来是这件事。董卓鬆了口气。

      「早前妳说会有人赠美女给我,但我不想收。但也不适合把妳像在毕圭苑那样放着了。」就是因为那时在毕圭苑没有公开她的身份,才会让她轻易地跑去曹操身边。虽然……当初那样,也有一半是他默允的。「既要给妳个公开的身份,又要不辱妳的名声,王允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再加之,早前他确实曾送给我一名女子,如此就算妳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也无不妥。」

      魏深宓细听,又陷入了思考。的确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他目前能顾全的方式,但是……

      「等等,那王允原本送给你的那名女子呢?」如果这样说,那个女子才是真正的貂蝉吧?那个貂蝉,会不会就是真正的关键?

      「杀了。」

      啊?

      简单的两个字没有任何感情,饶是魏深宓也不禁皱了眉。

      「你……杀了她?为何?」难道,他与王允的杀机是从这里引起的?

      「不为何。」董卓恍若顺着魏深宓的话,回想起那天情况,眸光也有些冷。「她想玷辱本太师。」

      咳!咳、咳咳、咳咳咳……

      这一句话实在太有冲击性,魏深宓连忍也没忍,直接呛了出来,随即笑了出来。「哈哈哈……」笑到身子在他怀里都蜷了起来。

      脑子更配合的想像起那一幕画面,董卓在床上遭到貌美女子欲强行玷辱……

      「宓儿。」这厢董卓无奈地低叹,见她还笑到要掉出他怀里,他连忙伸手去捞。

      「咳、咳……对不起,可是……你确定你没有说错幺?」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魏深宓双眼含着水气,这一笑更显俏皮可人。「从来都只有你对别人用强,怎可能她对你……况且她若真的『玷辱』你,你也……呃,不吃亏?」她不由得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髒。」董卓撇过头,不屑之意明显。

      「欸?」他这动作忽然让她想起一件事,她本来不甚在意,只是他如今这样的反应,她倒觉得当初那些流言未必属实了……

      「那时在雒阳,满城都传你秽乱宫廷、肆意姦淫妇女……难道不是真的吗?」那时她还想,凭藉着这人勾人的样貌,他若真的要秽乱宫廷,那些女子只怕也是心甘情愿多于被迫。

      「不是。」董卓淡道,他状似不经意,执起魏深宓放在腿上的柔荑,「那些女子都是落入了士兵手里,是我要他们放出的消息。那些女人──」他思及彼时他进入皇宫时,那群自视甚高的宫内女子看他的眼神,不由冷哼。「都是被至高道德伦理束缚,却是一点志节也没有。一说要传唤她们,倒是应得殷勤。」

      魏深宓恍然,然后认真的打量了他此时淡漠起来的俊颜,发现那些画面一点都不难想像。

      也难怪,这人身上的气势怕是比先帝汉灵帝更像皇帝吧……虽然她没见过皇上,不过只怕皇上圣颜也难及这人几分。

      「你这是一张祸害天下的脸孔啊……也怪不得她们。」魏深宓拍了拍他的脸,颇有同感地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看见他的第一眼,她的确也感到惊艳。

      「但妳就不似她们。」这也是他后来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若是那些女人都可以朝他趋之若鹜,为何就他眼前、这个心尖上的女人一直对他避之又避?

      魏深宓得意地笑出声,从他怀里起身,走下床榻。「因为……看得多了,也就没什幺了。」

      这一句话让她多日以来的郁闷情绪得以缓解,终于可以在这男人面前倨傲,的确是件值得令人开心的事。

      在现代,男人一个比一个还要妖娇,不管是哪一种支系的男子放眼望去,都是。看久了好像也没什幺需要大惊小怪的,只是偶尔还是不由得讚叹,老天好不公……

      「看、得、多、了?」董卓看她走下床榻,逕自走到一旁的小几上斟水,咀嚼她话中意,然后又想起她之前曾待在曹操府上……

      可恶的曹操,到底都让他的宓儿看了什幺!

      董卓冷冷挑眉,心底泛起一股不知从何来的怒意。

      果然,荥阳那役就不该如此轻易放他离去──

  • 名称:桃谷绘里香番号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38: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