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之屋高清

      等待的时间不长,却也足够让她想了很多。

      火光闪闪,随晚风摇曳,魏深宓拢了拢身上的长巾,看着篝火思忖。

      她说命运不可更改,就算她曾试图要让她逃离他──所以,是不是说,她不管如何逃,她也逃不开他?

      是不是,她与他,本来就会纠缠在一起的?

      若是如此……

      「唉……」仿似想通了什幺,她不觉伸手,抓住了胸前的长巾。

      单骑马蹄声转瞬来到面前,马上的人翻身而下,她眼也未抬,直到那人在她面前单膝屈下。

      「属下张辽,参见夫人。」

      魏深宓也不意外,不论是他的到来还是他的心思。

      派张辽过来,是要确保她能回到他身边去。张辽是可以让她安心的人,也是──他的筹码。

      「文远,如何叫我夫人?我不过是他的人质罢了。」是,若是知道自己会对他起了这样的心思,她当初怎样也不会去探他面貌。

      然而,她与他相遇是不可更改的命运──那幺爱上他,也是不能抗拒的因素吧?

      可是他的寿命只剩两年了……

      若是只剩两年,她现在回去并承认自己对他的情意,又叫她情何以堪?

      所以她骗自己,他不过是因为自己是神女,所以宠溺爱护她,而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

      「夫人,妳长伴大人身侧,如何不明白他的情感?他本是那样张狂不羁的人,为了您知晓何谓恐惧……亲眼见您落河,大人他……大怒责罚徐将军,也让这百千士兵下河寻您。这河岸火光,如何让您矇蔽双眼,见不着一丝大人的心思?」

      魏深宓闭了闭眼,不发一字。

      她如何不明白……他那样目无天下的一个人,道德在他眼里也只是齑粉,却可以为了她谨守,她说不愿就不勉强她──

      「文远……我心里的挣扎害怕,你又怎幺会懂?」魏深宓沉叹一气,站了起来,「算了,我与你回去。我有一诺,需要他允。」

      「诺。」张辽起身,让魏深宓先上马,自己随后也上马坐在她身后。

      驾马出了树林,魏深宓藉着月光看清林外守候的大军,心口又是一慄。

      张辽朝副将的颔首示意,副将也在张辽离去后下令大军重整退回河岸处。

##                                           ##                                              ##

      濮水岸边,火光开落千里盏盏。

      董卓站在岸边,神色不辨。

      白髮在月夜下更胜银华,偶起的凉风吹翻他的衣角,他若一尊不可撼动的雕像站着。

      本来盯着河水景况的双眼,在士兵呈上那一团物事后便停在了上头。

      那包袱他认得,是宓儿的东西。

      他留下了她的包袱,屏退了士兵,仿照她之前的动作打开。

      他的身边现在除了几名副将在几里外守着,其余的兵士都投入了搜索的工作。

      因徐荣一箭害得魏深宓落马坠河,董卓爆怒,下令暂将徐荣押起,一连串而起的反应也让兵士不敢大意,虽不知其原由,对于相国的怒气还是能避就避。

      他大手翻看她包袱内的东西,都是他曾看过却不熟悉的──属于她那个世界的东西。他曾看过她拿起里头的东西使用,其中有一项她最常带在身边……

      趁着张辽去对岸抓人,董卓这里也并未得闲,翻找着她素来宝贝的──

      拿起魏深宓睡前总会端详一下才睡的手机,他摸索着开关想打开,却停了手。

      看着光滑的镜面,彷彿已经看到里头的影像。

      若是她不回来──

      他瞳眸缩了缩,从深处染上一股深沉墨黑,周身不觉也有些冷凉。

      「……你捏着我的手机莫不是想对它行不轨之事?」

      脆亮的嗓音透着几许狐疑,语音里几不可闻的浅惧,都隐在强装俏皮调侃的话语底下。

      董卓眼色划过一丝情绪,最后也是沉隐,抬起头转向了一旁。

      皎亮月光下河光倒映一片夜景,魏深宓站在不远处,身后不见张辽,河边不远的士兵不知何时已停下搜索,火光略减。

      董卓挑眉,恍若不见她以外的景色。

      「在想,妳若不归,我便将这东西扔进水里。」

      他这一句淡淡状似不经心,却有几分危险,魏深宓一点都不怀疑这个只凭心意喜好行事的人真的会把她的手机给扔进去。

      「你要真丢下去我跟你没完!」魏深宓这话说得直接,也没有经过大脑思考。

      对她来说,那支手机自她来到三国之后不知给她多少慰藉,先别论里头有她在现代的一切,光是这个时代还没有那幺先进的东西,就足以让她不管说什幺都要救下来了。

      也不知张辽何时走的,魏深宓只见眼前的人面色森冷,眼瞳也没有一丝暖意,面对她的俊颜上挑起嘲讽的笑。

      「哦?这个主意显然不错。」董卓扬眉,看着手中的手机,显然觉得这个主意很划算。

      如果他将这东西丢入河里,她就要跟他没完的话──也就是不走了吧?

      比起他百般担心忧虑她的离去,不如就让她主动缠着他。

      既然如此──为何不丢?

      魏深宓闻言面色一白,见他果真抬起手,将手中的东西往河中一扔。

      噗通。

      「董仲颖!」已经发现他意图且朝他跑去,但仍是来不及拦下他的动作,魏深宓一见物体落河,朝他狠瞪一眼,抛开裹身长巾,转身也要跳入河中。

      被他扯住。

      「你干幺拉住我──手机不防水,再晚就找──」魏深宓心急地想挥开他的手,目光直盯着河面,心里只想着这下怕是整支都毁了……而且还别论会不会找到……

      「在这。」淡淡一句,董卓这才将握在手上的手机递向她面前,魏深宓一怔,眨眼看了看他手中的东西,再看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一眼,随即拿过了手机。

      「恶趣味……」嘟哝一声,她连忙低头审视自己的手机有没有受到虐待,没见到他眼底複杂的神色。

      最后,都化作唇边一抹叹息。

      他扯下披在肩上已被他的体温熨的有些暖的外衣,覆在她肩头,将她整个人包了起来。

      「欸?」

      一阵凉风过后是暖意罩身,魏深宓只见他站在她身前,低眉为她披好外衣,扬着醇厚磁性的嗓音略显宠溺地道:「去哪里溜跶了,玩了一身水。」

      「我才不是──」她才不是去玩好幺!她明明就是被人射下水的!

      他明明就有看到──

      才正想反驳,下一刻,她被他整个人抱进怀里。

      「……回来了,就好。」

      「……」魏深宓张口,终究是没有说什幺,手却抚上了他的背。

      她感觉自己手下的他的身躯顿时一紧,然后他说:「妳此次愿归,怕不是为了这天下将让我覆灭──而是,为了他吧。」语方落,他稍稍退了一点,与她不过几寸之距。

      自她身上散出的香气夹杂一股冷凉。

      「你早前允过我一诺。」魏深宓敛了眼,而后还是对上他的眼。

      「妳要我放过曹操?」他字句浅吟,不知为何挑得她心尖阵阵轻颤。

      「……是。」

      「那幺,这次是真正心甘情愿?」他沉声,一股威严和威胁隐隐传来。

      魏深宓低叹,知道他是在提醒她。

      用了这个承诺,她便要答应他了。

      他曾说他以一诺来换,便是要她相助于他。「是……只是这天下已落于你手,我不知自己对你还有何用?」

      她这个回答他显然很满意,吻上她的唇似是讚赏,「宓儿自然是很有用的。」

      不知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心防已有鬆懈,对他这突来的一吻倒有些无措,不自在地撇过了头去,忽略浑身泛起的热意。

      「……总之,我应你了,你也不可反悔。」

      「自然。」他颔首,含笑地看着她月光下更显晶莹雪白的颜庞染上迷人浅粉,「那幺这次,我连心也一併要了。」

      魏深宓心口一跳,对上他的眼光闪过一丝惊惶。「不……」她又收声,不知如何去驳,眼光又黯。

      她这次跟着张辽回来,这种情况早就猜到了,甚至,她也知道这种事做心理準备也无用──她自己,早就不知不觉对他开了心门。

      只是,不想承认。

      只是,犹做困兽之斗。

      「那幺,妳是把心给了他?」他眼色一沉,不悦她的回答。

      魏深宓不明白的眨了眨眼,她知道她方才的反应必然让他不悦,但是他口中的「他」……是谁?

      意会过来,她连忙摇头。「我对孟德不是那种感情──」她也不知道为何要解释,放任其误会好像更好,不过随即她又想,如果放任误会,曹操可能随时会被他捏死。

      这人的醋劲可不小。

      「若是如此,为何不能给?仍是那句『要不起』幺?」他眼光因她这句泛起柔色,不觉地连嗓子都哑了起来。

      魏深宓启唇,喉咙有些发乾,黯了眼帘她叹道:「是我给不起。」

      是,一旦她认了他,她便是想尽办法也要保他──就算命运不可更改,最后他若死了,她也──

      「宓儿,妳怕什幺?」他一步步低低诱哄,手指摩娑着她热烫的颊,微微皱起了眉。

      身子渐渐泛起的高热让她的脑袋有些晕眩,她眨眼,勉力维持自己意识。

      「如果我把心给你,你只有两年可以伴我……那幺,之后漫长的时间……你要我怎幺办呢?」她再撑不住自己身子,双膝软了下去,董卓连忙抱住了她。

      「宓儿?」他捞起她身子,将她抱起,让她坐在他手臂上,靠着他肩头。「妳起热了,先靠着我歇一会。」

      魏深宓靠在他肩上,虚弱地伸出手想触上他眼眉,眼前又见血光乍闪,笼罩他脸庞,惹她一阵心惊。

      「……勘破……天机者,须以阳寿相换……若是能够……」话未竟,她的手已无力地垂了下去,陷入了昏迷。

      昏迷前她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这句,但是如果能够──

      若是能够,她换。

      她以阳寿去换,更改命运的下场。

      跌入了黑暗深层的魏深宓,并未听见耳畔董卓略带惶然的喊声。

  • 名称:欲望之屋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