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药高清

      乍见平静的日子又过了几日,用过早膳后,丁夫人依照先前叮嘱行事,率先下去让曹昂和曹央还有僕侍準备行囊,自己也走了趟卞夫人那处帮忙。

      曹纯留在书房和魏深宓一起。

      「不是说要变装分批而去?怎又改口说要马车一起?虽说这样大家路上有伴,可是不会太招摇幺──」曹纯不明白,只好问向魏深宓。

      「机会只有一次。」魏深宓意有所指,未说清犹带几分玄机。

      曹纯拈量半晌,决定还是不问,「我知道了。那我这就去準备,时辰一到我就来唤妳。」

      「好。」

      待送走曹纯,魏深宓才从袖中掏出昨日一早收到的回信。

      信上是董卓的笔迹,他答应让曹氏一族安然离开雒阳且不追击,但限期离开──正是今日。

      曹操还未有回信,想来这一、两日就会有答覆,但是董卓给的期限就在咫尺,她如今只能先将人送走再交给曹操打算了。

      不得不说,这时神女的身份就好用许多。

      魏深宓敛眼,看着信上的字,心思却在别处。

      今日一别,她若去了董卓那处,何时才能回来呢?还是……就再也回不来了呢?子桓还那幺小,还没能见他长大,就要这样分别了──

      魏深宓站起身,桌案上的信也没收,逕自走了出去。

      也许对曹纯来说,她此去无疑是羊入虎口,但是那个人既然希望她去,便不会伤害她──她只需要安稳乖巧的等待时机──

      或许回来,或许──

      推开门转身正要掩上门,她的膝头被人轻轻一撞,魏深宓俯首,兇手正仰起秀气的小脸蛋看着她,手臂环抱她的腿。

      「怎幺了?」才刚想着这孩子,这会就来了。

      「姑姑,抱。」他伸出双臂讨抱,魏深宓弯身将小曹丕抱起,他双手顺势揽上她脖颈。

      「怎幺不跟哥哥姊姊玩了?」她微侧头,他温温的鼻息喷洒在她下颔颈处。

      「大娘和哥哥姊姊在收拾东西,不能玩。姑姑,我们要去找父亲吗?」曹丕眨着眼,琉璃般的眼心清澈毫无杂质。

      早前大家都以为曹丕发育迟缓,都已经两岁多了还不太会说话,后来才发现他只是话少,真要说起话来也颇为流利顺畅。

      「嗯,再晚些这里就不能住人了。会有人把这里用一把火烧了,所以我们得赶快从这里撤走。」许是因为他还是孩子,又或者他是这曹魏之后的君王,魏深宓从未想过瞒他任何事。

      除了天机和一些深入之事,举凡他所问,她必实答。

      「为什幺呢?雒阳惹他不快了幺?」曹丕又问,揽着魏深宓的脖颈,手被她柔软的髮丝轻搔,他的鼻间泛着一股淡雅的花香,是他姑姑身上的味道。

      魏深宓勾起唇边浅笑,用前额轻叩他额面。「是他惹太多人不快了,所以大家联合要讨伐他,他许是害怕,许是报复。」

      「姑姑说得可是董卓?」曹丕伸出小手,魏深宓以为他要揉自己的额头,没想到却是将软嫩的手掌贴上她的额前揉了揉。

      魏深宓倒不是被他这举动吓到,而是因他準确的猜测一怔。

      这孩子她捧在手心上养,连曹操和卞夫人都怕孩子被她宠坏,说实在自己也怕,所以宠养时也分外担忧,但曹丕至今并未因为她的溺爱而多有娇气,反而体贴,自己才逐渐放心。

      「这事姑姑少在你面前说,你听谁道?」抓下他的手,她挑眉轻问。也不是刻意不让他知道,只是她想让他的童年多些美好回忆。

      待曹植出生,这孩子的宠爱就会开始减少,甚至在曹昂死后,他还要日夜惊怕自己会因杰出的弟弟而被废去──

      她心疼。

      「僕侍,父亲还有叔叔、哥哥。」

      魏深宓只得一叹,看来是议事时都被这孩子听入耳了。不过当下他竟然可以一副无事的样子……真是有够会伪装的。

      「姑姑?」

      「……没事。」魏深宓本想说些什幺,后来还是作罢,只是抱着他继续往前走。「趁哥哥他们在整理行囊,我们也该去整理了,别误了大家的时间。」

      「好。」小曹丕调整了坐姿,上身几乎都倚在魏深宓肩上。

      魏深宓抱着曹丕往院落走去,步伐虽一如往常,心下却已涌上无数忖度思量──这一去是她甘愿,但是此去,前方命运究竟如何──

      她却是比谁都茫然。

      而这个孩子──

      又该怎幺办呢……

##                                              ##                                              ##

      当曹纯来通知已整装好,随时可以出发时,魏深宓也打理好曹丕的行囊和玩具,正在和曹丕说故事。

      「子和,你先带子桓去车上等吧,我去找姊姊,好了就去。」然后将曹丕从榻上抱下让他站着,而后替他理了理衣襟。

      「子桓乖,先跟叔叔去,姑姑随后就到。」然后,抓过一旁的蛋黄哥给他让他抱着。「那,我们约定好啰。在等到姑姑前,要乖乖听哥哥姊姊还有娘的话哦。」

      「嗯。」曹丕抱过蛋黄哥,走上前拉住曹纯衣角,乖巧地颔首。

      「那我先过去了。」

      「好。」魏深宓点首轻答,眸光不捨地瞅着曹丕跟着曹纯离去的背影。

      待他们走远后她才转身走往丁夫人的房间,她走到房间时,房里不见丁夫人,只有曹昂和曹央在,两人似在讨论谁先把东西搬到车上去。

      见到她来,两人都停下手边工作,曹央见她开心,转身扑了上去,魏深宓浅笑抱住了她。

      「姑姑怎幺来了?待我们把东西都抬上去便好了。」曹昂微讶,以为她这时仍在曹丕身边应是无暇过来。

      「我来找姊姊,她不在吗?」本想交代一下事情的……看来还是只有卞姊姊可以託付了。

      「嗯,娘去调度人手,等会应该就回来了……不然姑姑等会?」

      「我只是有话想和她说……既然如此,我便去託卞姊姊就是了。对了,昂儿、央儿,姑姑有事託你们。」魏深宓瞥了眼曹昂,再俯首看了眼仰首望着她的曹央。

      「何事?」曹昂瞥了眼魏深宓欲言又止,心下觉得有些怪异不解。

      「姑姑所託,我和哥哥必会尽力替姑姑办好。」曹央虽已长成小姑娘,但对魏深宓这个姑姑很是喜欢,仍是改不掉撒娇习惯。

      「不是什幺难事……因我要留下处理事情,怕是不能同你们一起先行,路上你们娘亲可能顾不了弟弟,姑姑是想你们若能……多帮衬一下。」魏深宓疼惜地摸了摸曹央小脸,朝曹昂道。

      「这不是难事,我和央儿会帮姑姑看着丕弟。」即使魏深宓话语婉转再三,但曹昂仍是听出魏深宓言下之意,这一语点破倒也没让魏深宓难堪,只见她唇边笑意更深。

      曹丕自诞生以来,魏深宓就放在手上惜宠这事,曹氏上下全都知晓,而曹丕喜爱魏深宓一事,一样是众所皆知,时日久了也早习惯。

      「那幺央儿呢?」

      「姑姑就宠丕弟……」曹央哀怨地噘嘴,随后只能妥协地答应。「自然会护着他,姑姑甭忧。」而后,朝她一笑。

      「谢谢央儿。」魏深宓这才略感放心,弯身吻上曹央额面,而后招来曹昂。

      曹昂走上前,如今已是少年,个头身量都要直逼魏深宓。

      「姑姑有何吩咐?」

      「在见到你父亲前,你这哥哥可要与子和叔叔同心互协。」思来想去,无尽话语想叮咛,却又怕说出口会被人发现端倪。

      最后,还是只能吞入腹中。

      「诺。」

      「那你们赶紧準备吧,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好。」

      魏深宓退出房门,旋身又往卞夫人房间走去。

      她心中只想,这些人没有了她,还是能过日子的,失去她历史还是会继续往前,有些事叮咛与不叮咛,好像也没有分别……

      不由得苦笑出声,自嘲后又有些好笑。

      不捨的人,反倒成了她。

##                                                 ##                                           ##

      不过两个时辰,曹家上下已把行装马车都备好,準备起行了。曹纯和曹昂各骑一匹马,马车两部在后,丁夫人和卞夫人、曹央、曹丕和曹彰等人皆乘于前部衣车,其余的衣装用品还有僕侍几人都在后部。

      一旁,曹纯拉过魏深宓正在对话。

      「飘儿,妳不与我们一起?」曹纯这好像才感觉到不对劲,她让他们先走,却留下自己在府中──这是,什幺意思?

      魏深宓颔首,忖想也是该说出来了。「子和,实话说与你知,董卓早派人盯上这儿了。我与他做了交易,用我一人,换你们平安离去。」

      曹纯霎时瞠大了眸,「妳疯了!董卓是如何荒淫无道又残虐不仁之人,妳一去根本是把自己往虎口送!不行,我不能让妳去!」说着,扯过她的手就要拉她一起上马车。

      「子和不可!」魏深宓赶紧拉住他,眼角瞥见不远的张辽已在候命。

      「妳才不可!妳知道妳自己在做什幺吗?孟德要是知道──」

      「他现在不能知道!」使力挣开他的手,魏深宓抬首望了眼天色,抓住他手臂。「子和你听我说,十三路诸侯各怀心思,孟德就算有心想扶正汉室也已不及。你让他等、让他见机行事,就是──不要回来救我。」

      「我说过我们不会将妳抛下──」曹纯按住她的手,几乎是咬牙说出这句。

      「他既爱好美色,我便反过来利用这点,大不了,就是赔上身子而已。况且,我或许可趁机寻空脱逃,你们若来,反倒牵制了我。」魏深宓将他的手从她手臂扳开,语气几分凝重。

      「子和,趁现在快走。只有你们平安,我才无后顾之忧。况且,我贵为神女,不会轻易殒命的。董卓若非上天选定之人,早晚也是……」她抿唇,抽开了手。「快点走,趁他没有改变心意之前──快走,不要让我的苦心白费。」说着,她伸手去推曹纯走向马前,逼他上马。

      「飘儿!」

      「子和,见到孟德后,你务必要拦住他,勿让他冲动行事。」

      「不然我留下来陪妳一起──」

      「子和!」魏深宓失控地抓住他前襟,语调已有几分拔尖,气他不懂顾全大局。「你们这里任何一个人留下来,都会变成我的软肋,会害了我!若要帮我,就是平安的到达孟德那处,这样,我才不负他所託。」

      「……我知道了。」良久,曹纯闭上眼,沉重地道出这句。

      魏深宓这才鬆了一口气,语气也缓和些许。「你到陈留后便传信给我吧,让我心安。」

      「好。」闷闷地,曹纯轻应,挣扎许久才翻身上了马。

      「子和,雒阳大火后若孟德前去追击,你务必让子廉时刻跟着他──」如果阻止不了他去追击董卓军,就只能要他万般小心了。

      「雒阳若是大火,那妳──」

      「自会平安。」魏深宓朝他一笑,冬日的阳光为低温带了些许暖意,映照她脸庞更加晶莹飘渺。

      「知道了……飘儿,妳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和哥哥还有孟德都会等妳回来──」曹纯坐在马上,俯视她温婉的笑意。

      「……好。」她颔首婉应。

      「起行!」曹纯扬鞭,后方的车伕也都依他命令起步,马蹄车轮扬起轻浅尘烟,马车先后离开她的目光视线。

      她站在府门前,看着不一会已成黑影的车队,渐渐淹没在人群市街中。

      风轻轻,掠起她衣角一片。

      半晌,她才从袖间拿出手机,她看着手机上朝她浅笑的人儿,不由低喃:「罄罄,我有些害怕……虽然知道他不会伤害我……妳若能,请妳庇佑我。」萤幕暗去,她将手机贴往胸口,轻喟。

      还好,我还有妳。

  • 名称:春药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4: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