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唾弃你的坟墓2高清

      秋末冬初,长社传来捷报,曹操与皇甫嵩联手击退黄巾贼,官军大获全胜。

      魏深宓和曹纯接获曹操来信不久,卢植也攻下鉅鹿,捷报传回营寨,军营顿时欢声雷动,医帐里躺着的伤患都激动的欢叫。

      听到捷报的当下,魏深宓也顾不得伤患了,匆匆洗了被血沾染的手,快步跑出了营帐,营帐外不远曹纯早牵好了马等她,两人相看一眼,连忙往城内而去。

      快马奔驰,不远处正是大军压境、城门被破,城外血流成河的惨况。

      魏深宓也不管卢植是否在现场,或有无下军令不得兵士入城,她与曹纯两人策马就奔进了城,身后有将领发现,也策马跟上。

      城内一片狼藉,残破的屋瓦和卧倒路边的死尸都可足见此役惨状,硝烟瀰漫和着血腥味和尸腐味着实难闻。

      「飘儿,这就是张角在城内的居所了,妳──」曹纯一路领着她往城内张角居处,但此处已无人烟,看来是溜了。

      魏深宓也不听他说话,下了马后就直往厅堂里奔,「张角、张角你出来──」城外被大军堵住,除非他用术法或者先逃跑,否则这时应该还在城内。

      「飘儿,小心!」曹纯连忙跟上前,眼前乍见一抹黄色身影,正要举手往魏深宓身后袭去。

      魏深宓听见警告,凭着本能往旁边闪去,因动作太大跌倒在地。

      张角的虚影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把天地书……不,把《太平要术》给我!」魏深宓跌坐在地,但气势不弱,瞪着他的目光之狠,就像是要将他瞪出个窟窿。

      张角虚影没有回答她,逕自往后走了出去,像是领路。

      魏深宓在曹纯的搀扶之下起身,张角的虚影也快速移动了起来,魏深宓不疑有他,上马奔驰去追,曹纯也跟在身后。

      跟着虚影一路追,到城墙之前,虚影涣散,高墙之上,已有一人在等。

      正是张角本尊。

      魏深宓仰头,他的身影正好背光,他的脸庞神色都被黑暗糊成一片。「怎幺,如今神女想通了,愿助贫道了?」

      「才不是,张角,把《太平要术》给我!」

      「哈哈哈──神女不助贫道,却妄与贫道争天下吗?」张角仰天大笑,身躯都在颤,魏深宓顺着城墙边的阶梯往上,暗想他要是从这里跌下摔死,她不知道会省多少力气。

      「神经病,谁要跟你争天下!我对那个才没兴趣,那是四神天地书吧,把书给我,然后你要与整个汉室天下为敌都与我无关──」魏深宓也站上了城墙,与张角形成对立之势,他若往后跃去,下头就是护城河。

      张角闻言冷哼,颇为不屑。「早先不下重手,是贫道还得仰赖于妳──但如今第二位神女已经现世,举国黄巾义士都在替贫道寻第二位神女,若是此神女落于我手,贫道又何需留妳?」

      魏深宓闻言一股气登时翻上胸口,还以为他人在病中,至少会收敛点,没想到完全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你个神经病,气死我了!亏你自诩大贤良师,竟如此草菅人命,你以为神女是不会死还是有无数个?」魏深宓从上次被张角所伤,就一直憋忍无处可发的怒气这下全爆发,也不管曹纯就在她身后将她姿态一览无遗,朝他就喊:「自称天公将军又如何?鉅鹿一役已证明你命数将尽,就算你此时退广宗据守,你以为你就能东山再起?《太平要术》若能助你一统天下,不需等到此时!」

      张角神色不清,只是朝她讽笑,缓缓举起了右手,手中握着一把竹卷。

      魏深宓倒抽一气,惊惧地瞪着他,「你、你你想干嘛!」

      不要告诉她那东西是四神天地书,下面是护城河,他要是丢下去了她就回不去了!

      但他偏偏不如她所愿,挑起嘴角冷笑,这次,换他俯视她的恐惧、蔑视她的希望。「神女,妳处处阻贫道,不愿与贫道为谋──贫道本想不与妳计较,但妳逆天而来却不打算顺天意而为……妳以为贫道会让妳回去?」

      「不可以!丢了《太平要术》你就不怕你的大业受阻?」魏深宓胸口起伏不定,目光直盯他手中竹卷,就怕他真的放手丢了下去。

      怎幺样才可以让她抢回四神天地书啊!

      「哈哈哈──神女啊神女,妳为此书躬身之态倒是让贫道开了眼界。」张角肆意地又笑起,魏深宓握了握拳,要自己冷静。

      「……我跟你说,汉室天下虽然乍看气数已尽,但这时天下不乏能人异士,你要起兵推翻汉室没有那幺容易。」

      「神女,贫道不愿再与妳周旋了。」张角眼色一凛,「一山不容二虎。天下既有第二位神女,贫道也就不需要妳了。」

      什幺?魏深宓一愣,不过也就是眨眼的时间,张角竟已来到她身前,一把攫住她的脖颈,掐住她呼吸,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

      「飘儿!」身后的曹纯不知何时,也被法术箝制了手脚。

      魏深宓双手掐住张角手臂,欲让他鬆手,岂料他似是感觉不到痛,手劲半分也未减。

      缺氧已让她的目光接近昏白,魏深宓脑海只有一个意念,就是绝对不能被这神经病杀死──

      忽地,她额前一闪,张角被这阵白光闪炫了眼,手力稍鬆,魏深宓趁此探手伸进自己襟口,摸出了曹操给她防身的匕首,用尽力气往张角的手臂上刺了下去!

      「啊!」刀尖自张角的手臂穿透,他痛得摀手后退数步,魏深宓摔落在地,剧烈地猛咳了起来。

      「咳、咳咳咳……」

      失去法术牵制的曹纯赶了过来,将魏深宓扶了起来,护在怀里。

      「逆贼,竟如此对待神女!」思及方才那幕,曹纯也被激怒了。要不是飘儿自行脱困,今日他就要眼睁睁见她死在他面前了!

      他还有何颜面去见孟德!

      张角癫怒,拔起了匕首扔在地上,「此次杀不了妳,不代表贫道杀妳不得!神女,妳既伤了贫道,贫道也给妳回礼──」

      竹卷被他从胸前往后抛起,在空中摊开成一片──

      「不──」魏深宓推开曹纯,往《太平要术》跑去。

      「哈哈哈哈,神女,妳伤了贫道,贫道也不会让妳好过!」而后,他自己也往后跳去,往城墙下坠的同时,又消失不见。

      《太平要术》顺着抛起的弧度升至空中,而后又笔直的落下,魏深宓奔至城墙边缘之时,竹卷已往下坠,纤手扑空。

      魏深宓简直没有理智思考,跟着就要跳下去,她却一把被人从后头拽了回去,两人双双跌坐在地。

      一身黄沙泥土。

      魏深宓趴在城墙边缘往下看,渺小的《太平要术》早就不知道落在何处,是掉在城下的尸体里,还是掉进了护城河里,随着河漂走──

      无人知晓。

      「飘儿,妳疯了!这城墙高好几丈,跳下去活不了的!」

      「四神天地书……掉了……」魏深宓挂在城墙上面,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不、等等,如果四神天地书在下面,我跳下去搞不好可以穿回去?」脑中猛闪一道惊雷,她如梦初醒,站起了身,衡算竹卷掉下去的方位大概落在何处。

      察觉她要做什幺,曹纯一把扯住她的手将她抱进怀里。

      「飘儿!失了那东西也犯不着跳城寻死!若妳真想要那典籍,妳同我、同孟德说,我们定为妳找来,妳犯不着拿自己的命去──」

      魏深宓仰起头,刺激太大,她已有些神智不清了,脑际一扎一抽地,疼。

      「那不是寻常的书啊……那才不是寻常的书……翻山越岭也许都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了……」她喃喃自语,目光有几分昏眩。

      「飘儿?」看着她不对劲的神色,曹纯有些担忧,伸手拍了拍她的颊。

      她挣开他怀抱,向着身后一片无际的黄土尘沙,远处正是汉军驻扎处,她也不管他会不会听到,就只是想抒发心头的愤怒。

      「张角你这个神经病!你以为你能得到第二位神女吗?不可能!你在败退广宗的路上就会病发身死!你的两个兄弟也都将陆续兵败,死后你也不得其安,会被人开棺戮尸──你以为气数将尽的汉室天下,最终不是为你所得,你听见了没有──」此话一出,她脑心一阵晕白,身形略为不稳地晃动了下,曹纯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她。

      「飘儿,我先带妳回营──」

      「子和,我晕……先等等。」魏深宓按住曹纯的手,止住他想将她抱回营的举动,顺势闭上了眼。

      「然自古以来,勘破天机者,都需以阳寿相换。」

      她的耳边,不知为何突然响起郭嘉的嗓。

      那日晚上,他与她长谈,他问了她的来历,并且告诉她黄巾贼追她的缘由──是因为她从未来而来,知晓这乱世走向甚至是谁才是这天下霸主,所以不计一切要得到她。

      她说她未必知道什幺天机,只因她知道的不过是历史。

      但他却说那样就已足够。

      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天机。

      所以他说──

      然自古以来,勘破天机者,都需以阳寿相换。

      所以,她已勘破了吗?

      魏深宓晕着晕着,竟就这样昏了过去。

  • 名称:我唾弃你的坟墓2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49: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