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王高清

      光和六年,夏日清晨。

      自鸿门宴那日曹操收魏深宓为义妹至今已过两个多月。

      刚开始她仍是有所排拒,但时日一久,不论是曹操本来还是其兄弟、侍妾,各个都如曹操当初所言,待她如亲族之人,曹央和曹昂也都极喜欢她,曹央更总爱绕着她身边转。

      再加上夏侯渊总会在她耳边时不时洗脑,有次更不小心说漏嘴──其实早有人告诉曹操,他欲成一番事业,必定要有人相助。

      而那个人便是她。

      后来,魏深宓想了很久很久。

      也许自己真是要帮助这个人也说不定。

      毕竟带她穿越而来的曹丕传,她头一个遇到的是魏国五子良将张郃,再来,又是曹操最喜欢的军师郭嘉──

      如果说这中途她曾遇到过蜀汉或者东吴的人,或许,她便不会这样想。或许,她有更多的选择。

      但偏偏是这样的走向。

      所以,她想,自己说不定是要待在这里、帮这里的人,直到她回去。

      反正,她玩真三国无双时也是魏国本命……

      更何况,三国里,魏国最为强盛,她若要个安定,此处,是她最好归处。

      花了一段时间想清楚安慰自己以后,如今她已能接受这些事情,包括撤下对曹操的戒防,但有些事她依旧是视情况而言。

      其实想了那幺多,不外乎也就是──有人真心的待妳好,妳便想回报那个人当作回馈。

      若说曹操用人不疑,那她,便暂且信了吧……

      咻。

      魏深宓盯着校场内靶心良久,才放弦射箭,箭矢笔直往前疾飞──

      正中红心。

      再从箭筒抽出箭矢,搭弓拉弦,再射出一箭,射近方才那箭外边。

      魏深宓瞇眼看了战绩,靶心上已有五六支箭在上头,每支箭矢的距离不一,而后,默叹了一气。

      她已站在靶前有一段时辰了。

      瞥了眼天色,是该收手了。

      收起弓,校场外曹操、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曹纯六人正陆续进来,夏侯渊见了她,率先打了招呼。

      「飘儿,妳要走了?」夏侯渊瞥了眼魏深宓拿在手上的短弓,不解地问。平日她都会和他们一起晨练的,今个儿怎幺先走了?

      「诸位早。」魏深宓先朝大家打了招呼后才回答夏侯渊,「早前答应丁姊姊要教她怎幺做蛋糕,过几日央儿生辰,她想给央儿做一个。」

      「蛋糕?就妳上次做的那个?」夏侯渊想起魏深宓有时兴致一来就会做些新奇的小东西,说是她们那里的甜点,蛋糕就是其中一种。

      自从上次卞夫人生辰,魏深宓做了蛋糕庆祝后,曹央和曹昂便爱上这甜点,再加上魏深宓也会变换造型和口味,每次都让兄妹俩欢欣不已,现在甜点也变成魏深宓与两人做小谈判时的条件。

      也因为她总会有新奇的事物,曹昂两兄妹十分喜欢魏深宓。

      「嗯。央儿已求我几天了,我一字都没鬆口。妙才你可别说漏嘴,不然回头我替姊姊打你。」魏深宓一边说一边举起小拳头,示意他敢说漏嘴就会揍他,夏侯渊哈哈笑了几声,点首应诺。

      「也劳烦孟德、夏侯惇大人、子孝、子廉、子和了。」魏深宓一一点名,而后嘴角轻挑浅笑,颔首便离去了。

      曹洪目送魏深宓离去,转头又望向身旁的夏侯惇。「元让啊,你究竟是做了什幺事……都已经多久了,飘儿还不敢直呼你的字。」方才她点名时喊得名字他可是听得清楚,所有人一视同仁,就唯有元让尊称。

      早先魏深宓本想叫曹操「兄长」,后是曹操怕在外有诸多不便,所以魏深宓才跟着他们齐喊「孟德」。

      夏侯惇只是淡瞥他一眼,冷冷吐出一句:「闲话休提,操练。」

      「……」曹洪默默的看自己面前,由夏侯惇递来的木棍。

      是接呢,还是不接?

      转头瞅瞅四周,想问询一下意见,结果发现大家不知何时做鸟兽散。

      曹仁和曹纯两人比试,曹操则和夏侯渊站靶心面前试箭。

      没良心啊,都见死不救的……曹洪接下已抵上他腹前的木棍,默默地陪夏侯惇操练。

##                                           ##                                                 ##

      成为曹操的义妹之后,魏深宓每天都很忙,除了晨起操练还有晨练后帮忙丁夫人和卞夫人处理一些小家务。每日膳食都是丁夫人亲手準备,她尤爱料理和织布;而卞夫人则是每日都帮丁夫人和自己梳髮扎髻,然后连同丁夫人一起打扮小曹央,再帮忙丁夫人处理琐碎家事。

      有时她得去帮忙厨房,然后去书房看小家伙习字帖,有时还会陪卞夫人上市集採买……

      不知不觉,日子又快去了许多。

      「黄巾贼」三字在魏深宓的生活中恍若绝迹,来到曹操身边之后,日子一直很安逸,久了也就逐渐淡忘这件事。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张郃几人时,会想起那宛若逃难的日子。

      「神女」什幺的,她只希望就此从她的生命中消失。

      已是夏末初秋。

      今日晨练完毕,曹操便偕同夏侯渊找了魏深宓说要去拿订製的短弓,顺便再为她挑选拉弓时用的扳指,曹央听见后也跟着上来。

      于是,市集阓门前,魏深宓牵着小曹央,身后跟着曹仁和夏侯渊,曹操则在前方等待朝门吏出示符,等着门吏放行。

      「央儿啊,妳这样赖着妳姑姑,妳娘亲不吃味幺?」夏侯渊俯眼瞥了眼小曹央,突然心有所感。

      曹昂和曹央虽然并非丁夫人亲生,却也是丁夫人从小拉拔长大的,这两个孩子说是她的心头肉也不为过。但自从魏深宓入府后,除却固定的时辰,大多时候这孩子都跟在魏深宓身边。

      小曹央眨了眨眼,「妙才叔叔不明白,娘才不是气量狭小之人。」更何况她时时跟着姑姑,可是母亲大人授意的。「叔叔自个儿老将毓儿妹妹扔给姑姑,就不怕毓儿妹妹之后认生?」

      夏侯毓是夏侯渊侄女,因为府里就他和夏侯惇两个大男人,不甚会照顾孩子,之前有所顾忌,如今魏深宓在曹府中,倒理所当然的将夏侯毓托给她。

      「欸,央儿不懂啊,叔叔这是为了毓儿好啊。」夏侯渊索性蹲下了身子,与曹央平视,一副语重心长。「妳看妳姑姑长得标緻,叔叔估摸着让妳姑姑养着,说不许之后会跟妳姑姑一个模样啊!」

      魏深宓本来兴味地听他们俩斗嘴,听到这话和曹仁相看一眼,有种想翻白眼的冲动。

      「妙才,你想得也忒多了。」曹仁不住失笑,不知为他这逻辑说什幺。

      「妙才,你别添乱。这长相是跟基因有关,跟是谁养的没关係好吗……」魏深宓无奈低喃,瞥了眼曹央。「央儿乖,妳渊叔叔讲得都是浑话,别理他。」这孩子说小,但很聪明,要是乱教导致她以后行为偏差那怎幺办!

      「诸位,走吧。」曹操出示符完后朝他们走了过来,就见各人神色皆异,他有些莫名。「方才说了什幺,怎幺如此神色?」

      「欸、就是……」夏侯渊扯了扯嘴角,想着要如何启口。

      这头小曹央比他更快,举着手扬着娇声软嗓:「爹爹、爹爹,让央儿说──」

      「好,央儿说来听听。」说着,一把抱起小曹央,以眼神示意大家往前走。

      于是,小曹央窝在曹操胸前讲悄悄话,魏深宓与曹操落后半步跟着,身后,曹仁和夏侯渊随之在后。

  • 名称:鸭王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16: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