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33d 电影高清

      战事逢冬季来到,本已陷入胶着的战役在此时更是毫无进度可言。

      中郎将董卓在接替卢植之后,战况并无进展,多次试图进攻城池仍都无功而返,壕沟被雪填满几不能用,云梯也因气候寒冷结霜而不堪用──

      魏深宓一边吃午膳,一边听夏侯渊给她讲情报,未有表态。

      一般来说,他们断不可能会对一个女人家讲这战场上的事,但魏深宓除了是神女能勘破天机,又是曹操贵人,所以他们从不避讳在她面前讲军事。

      「听说董大人已上奏皇上,要皇甫大人继续北上──就跟当初妳说的相同。」然后,他拿出今晨方到的竹卷文书递给魏深宓。

      魏深宓放下手中的碗暂搁案上,摊开了书信。

      上头除了叮咛她切记保重身体之外,还有写一些曹操现在的情况,朱儁那处已解围,他此刻要北上与皇甫嵩合流,正往苍亭而去。

      若苍亭战事顺利,他便会直往广宗而来。

      「所以啊,拜託妳多吃些,不然咱很难交差啊。」哀叹了声,夏侯渊又瞥了眼她略尖的下颔,明明在雒阳就挺圆润的啊,怎幺又瘦了──

      魏深宓实在很难说出口,军中粮食真的不是那幺好吃,而且这批厨子的功夫真的很差,还能吃下肚真的是因为她很好养……

      不过若是孟德要直取广宗而来,那幺那个白髮男人的来历她是不是得及早弄清?不然届时孟德一到,怕是不会让她有机会与外人接触……

      「飘儿,妳听见哥哥说话没?」又是沉寂了好一会她都是这样的姿态,可能是在思事,但是他比较担忧她的身子,先喊了再说。

      她抬眼,朝他点点头,然后朝自己的脑袋比了搅拌的动作,示意她现在脑子搅得一团糊,很难思考。

      「要不先睡会?」自她前几日倒下去,他就一直很担心她的身子。虽然去信给孟德兄告知原委,他好似不很在意,但他的贵人就是贵在能勘破天机,若是飘儿不能为孟德兄勘破天机的话……

      魏深宓摇摇头,将吃了一半的米粥递还给夏侯渊。

      夏侯渊瞪着那碗米粥,还一半有余,眼下递到他面前是不打算吃了?!

      「……不吃了?」已知她意还是不死心的问。

      她朝他坚定地摇头,又将碗往前堵了过去,意思叫他快点接过去。

      「……妳其实是想哥哥到时被孟德和子和他们剥皮?」他要嚎哭!孟德兄到底哪里以为飘儿需要他?会乖乖听他的话?到底是从哪里以为啊──

      魏深宓朝他摇了摇指,然后挨近他耳边说话,吐气如兰的。

      「我会帮你求情的,哥哥不哭。」然后出手拍了拍他的头顶两下,以示安慰。「妙才,这几日我有事情要调查,暂且不能跟你说,你也不能跟孟德说──明白?」

      「要调查什幺?危险否?」夏侯渊不觉也放低音量,皱起眉问道。「为何不让孟德兄──」

      「那人只是有一点病,应该不至于对我出手。」魏深宓眸心转了转,微侧首看向夏侯渊,「我对那人有些疑虑,在孟德来前我想弄清楚,也好帮他。」

      「哎……所以是咱不能插手相助?」不管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只要是生命体就有可能危害她,更何况是人?而且又是在军营里面……八成是个男人!

      而且还有病?太危险了!

      「是的。」她朝他灿笑,为他拍拍手,果然不愧是她的好麻吉。

      「飘儿啊,妳又不是大夫,决计也救不了他,不如还是──」这厢不放弃想说服她。

      「妙才。」魏深宓些微凝重地喊出他名字,眼睛微瞇了起来,他见状便也什幺都不说了。

      「好吧……妳自己可得万般小心,要是生变,妳便喊咱,知否?」

      「嗯。」

##                                                    ##                                        ##

      既然打定主意要接近他并且试探这人是否是她心中猜想,魏深宓也不耽误时间,说走就走,随意在军帐外拎个木桶往昨日的溪河走去,打算再以提水之名去看他是不是在那处。

      走到溪河处,那里并无人烟,原本蓊郁的树林都覆上了白雪,枯枝未全被盖上白色就透了出来。

      魏深宓顾盼四周,不见到他其实也不意外,反正她来此处本就是来碰运气的,她拾步往前走,将木桶放进河里,捞了水之后再提起来。

      ……有点重。魏深宓双手搭上提把,使力地捞了起来,身子晃了晃又站稳,这才把一桶水打好放在一旁。

      然后,她就伫在河边,看着河流往下方流去,一直一直,顺着河流看到远方那处久攻不下的广宗城。

      到底,董卓是真攻不下来,还是未曾用尽力气去攻?

      或者,又如那个人所说,张角命悬一线、生死交关,黄巾们无论如何都得守住,不能让汉军越过雷池一步?

      张角的死讯若是走漏,黄巾贼失去首领,必定人心惶惶,也会让汉军有机可趁……但是董卓为何不让消息走漏,好动摇黄巾军心呢?

      如此,攻城应该会较易一些。

      魏深宓看着远处,不由得目光又放空了,不知多久,她的视线里出现一个人。

      他从远方走来,宽鬆的黑色斗篷一样穿在他身上,他一头雪白长髮与冬季的雪景形成一种交叠的层次,面无表情、俊容冷峻,他颀长的身影踏雪而来──竟隐隐似有王者之气。

      魏深宓不由得将视线对上他走来的身影,皱起了眉。

      她一直都知道他长得很好看──但这人从这处看,居高临下的气度竟然不输她在电视上看到的帝王……

      他说他不是汉朝的官,但又如何出现在这儿?

      莫非,他是想表达,他虽食天子俸禄,但不把自己当成汉朝的官,而是──

      像是终于察觉他那天话里的语意,魏深宓讶异地倒抽气,瞵视朝她而来的他。

      若真是这样的狼子野心,那就真的可能是他了……

      兀自思绪间,他人已经来到她面前,硬是比她高上两个头,让她得微仰着头看他。

      「又来此处打水?」他俯首问,视线瞥到一旁已装八分满的水桶,微蹙起眉,语气不很高兴。「明明都已交待……」

      交待?好像捕捉到关键字,魏深宓微挑了眉,又看着他,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神女期待我说什幺?」发现她意图,他朝她微笑。素来冷硬的深邃的脸部线条被柔和,俊逸不在话下。

      要命,忘了这人的眼睛看久会吸人。魏深宓微撇开眼,状似不想与他对眼。

      「大人不需要用水,这水是妳自己要用?」好似想起自己遗忘了什幺,他也无视她的举动,逕自倾身替她拿起水桶。

      他怎幺会知道大人不需要用水?若不是中郎将肚子里的蛔虫就是他的僕侍,再不然就是他本人──

      魏深宓顿默了下,而后点点头。

      「是要净身?」他问得十分自然,魏深宓倒因此呛了呛。

      她提水就不能做为其他用途吗?这人脑袋到底都在想什幺?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她只是冷眼给他。

      「妳这样子,倒真较像徐荣所言。」虽然,那时他在太平教里与她不过几面之缘,但那些描写与如今作较,倒是没有相差太多。

      徐荣?她记得那是董卓的部将,可是她从未靠近过董卓,又如何与徐荣见过面?而他这番话,倒像徐荣已经观察过她好一阵子了──

      「如今天冷,妳孤身一人在此若需净身沐浴也多有不便──我帐里仅我一人,不如借妳?」

      ……她是很感激啦,但是不需要。而且他会不会躲在角落偷看都还不知道呢!

      「不愿的话便算了。」他也没继续执着,经过昨日的相处,他对她如何看待他也有几分明了,提着水桶就要往军营走回去。

      欸、欸──他提着那水桶要往军营哪里去啊!该不会要把她的水就这样带回去用吧?魏深宓赶紧追了上去,没注意到方才水洒了出来让她脚边的雪融了些,这才一抬脚往前跑,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扑了下去。

      前方的他听到声响,回头便见这景象,连忙走回来搀扶她。

      整张脸像是直接塞入冰块,颊边额上传来刺痛的扎感,魏深宓跌得不轻,身子陷入雪里几吋,一时有些难靠自己的力量爬起来。

      冰冷的水贴在她脸上,本擦在她脸上的碳粉好似都化水流满她整张脸,正想着这冽寒的感觉要让她不能呼吸了,下一瞬她整个人就被从雪地里拉了起来。

      一呼吸到空气,魏深宓连忙用衣袖擦去自己脸上黏腻冰凉的雪水,动作略微粗鲁地胡乱抹去脸上湿意,袖口不经意拉掉了髮顶上的簪子,她整个挽起的髮都散了下来,凌乱却颇有风情地披垂在她肩上。

      「慢。」

      看不惯她竟这样对待自己的脸,他连忙出伸手抓下她的两只手,用一只手的手掌扣住她两只手腕,从怀中掏出帕子擦拭她的脸。

      碳粉被擦去,露出她原本就白皙净透的鹅蛋脸,双颊和粉唇也因跌倒冻个通红,她一双眼秀丽灵动的水眸盯着他,是不解地看着他的动作,但那无辜的神色足以令世上泰半男子失去理智──

      他擦脸的动作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抚着她脸的手熨着有些暖,魏深宓看着他的脸孔慢慢逼近,他身后的阳光替他脸廓打了完美的阴影,刀刻般的五官带着十足的魅惑感,纤长的眼睫半敛去他慵懒的眸光,他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

      她宛若被定身,只能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人几乎完美的五官逐渐靠近她,而后──

      吻了她。

  • 名称:蜜桃成熟时33d 电影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