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战争高清

      司州    管城

      快马到达司州管城时已是入夜,曹操、夏侯惇、夏侯渊三人显然已是习惯,倒未显太多疲态,但魏深宓已作息规律了一阵,这下有些不敌倦意,入了客栈安排好房间后,便向三人告退,先作休息了。

      房内,曹操、夏侯惇、夏侯渊三人议事。

      「……所以,你确实听到她说了那些话?」夏侯惇轻倚床柱,精练的瞳眸淡瞥夏侯渊。

      「真的!那话虽说得轻,可咱还是听见了。就在孟德兄说起黄巾贼遍布八州时,飘儿便说:『中平元年,黄巾之乱遍布八州二十八郡』!这黄巾贼们已闹腾了许久,看着随时要闹乱,但又按兵不动──若不是黄巾之人,如何得知这动乱何时要起?」

      「孟德?」夏侯惇睐了眼忽地轻轻笑起的曹操,他身旁那人听他一唤后抿唇止住。

      「如此,倒不负我用心良苦。」

      「你一路上拉着我状似无意地谈论政事,便是想试她能耐吧?」夏侯惇不冷不淡,平静地道出这句,惊得夏侯渊一双眼瞪得老大。

      「虽是山氏之言,但还是得测一下深浅。她虽看似温软,性子却颇为倔强,不知是否因她知晓我平生事迹,对我倒有几分戒防。」曹操低忖,倒不介意这时把他的计量摊开来说。「但她似乎十分喜欢亲近你啊,妙才。」

      「……欸。」无故又被点名,夏侯渊简直要哀嚎,连忙撇去求救的眼神给自家大哥,岂料他只是冷淡的眼神,竟未曾想过要相救。

      错了,这两人从来是同一线上的,饶是他和大哥是族兄弟又如何?可万万不及孟德兄啊!

      「孟德兄,咱可未曾对飘儿动过啥念头啊!」赶紧撇清,夏侯渊这会连举天发誓都要来了,只见曹操诡莫一笑。

      「飘儿若愿与你亲近,你便顺势与她亲近些。也好替我说话,卸下她对我之防备……若是她对你耳语,便将耳语诉予我知,如此便可。」

      「所以,你不气恼?」他还以为他对飘儿处处关照,除了是贵人外,还有别的因素。

      「何故?」曹操瞟他一眼,倒是觉得此询奇怪。

      「没、没事。你若不气恼便好──」

      「如此,便早歇了罢。明日还要赶早回洛阳。」语毕,曹操推开了房门,门外,一道纤细的身影就蹲坐在那里。

      曹操一怔,随即胸房一紧。

      魏深宓手臂环膝坐在门前,正环顾脚边,正巧听见房门开启的声音,她抬头,曹操正好与她对上目光。

      「飘儿?」

      「呃,我听见你们在议事,所以不敢吵你们……」魏深宓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裙子,往曹操走去。「可是我的房里有、有蜚蠊──」她抖手指着隔壁再隔壁的厢房,她与曹操、夏侯渊的厢房相连,曹操与夏侯惇共处一室,离她最近,本想先朝他们求救,却发现房内没有半个人。

      她只好跑来找夏侯渊,结果听见他们都在谈事情,她也不敢上前打扰,只好蹲在门外等他们谈完事情。

      「蜚蠊?」曹操俯首看她,她却未将目光对他,而是顾盼身后的厢房,他却留意到她的小手抓着他的衣袖。

      「嗯,我最怕那种东西了,有牠我根本不敢睡──」魏深宓紧揪着曹操衣袖,一双眼瞳未带水气却灵秀,嗓子软声含泣。

      「……那幺妳因如此,在厢房外待了许久?」曹操不知怎地,嗓音竟有些乾哑,眼光瞟了她一眼,又抬眸瞥了两旁的夏侯渊和夏侯惇。

      魏深宓不疑有他地颔首,「我跑过来听见你们在谈话,便到边上等。本不想扰你们的,可是它若在房里我真不敢睡──」她看了曹操一眼,再瞅了眼冷脸的夏侯惇,不抱任何希望,又看向夏侯渊,眼儿亮亮的。

      「妙才哥哥,你可以帮我打死牠吗?」魏深宓仍是攥着曹操衣袖,却是闪着水亮的眼瞳眨巴地望着夏侯渊。

      夏侯渊倒抽一口气,然后绷着一张脸,不发一语地。

      挽起袖子去了。

      若说之前的笑容他愿用十天八月的苦力去换,这声娇弱请求叫他做十月八年的苦力也都值!

##                                              ##                                              ##

      夏侯渊往魏深宓的厢房走去,因为是匆忙逃出来的,所以房门半开。

      曹操跟在夏侯渊后方,夏侯惇殿后,而曹操因为衣袖被魏深宓抓住,所以两人靠得很近。

      她一心注意眼前状况,并未查觉曹操的目光不曾离开。

      魏深宓挨着曹操走,直到见四人陆续进了房里,她才略为放鬆地放了手。

      「牠在哪?」夏侯渊东瞧瞧西看看,就是没见到蹤影。

      「刚才还在床边的……」魏深宓藉着夏侯渊就在旁边,胆子壮大了些,走到夏侯渊身旁,指着床炕不远一处。

      「没有啊。」夏侯渊走到她所指之处,绕了一圈查看,仍是不见蹤迹。

      「咦?可是牠刚刚明明在这里……跑到哪里去了?」魏深宓站在原地不动,看着夏侯渊和曹操及夏侯惇三人替她搜寻房内一圈。

      「会不会牠自己出房门了?」夏侯渊翻遍了四周,推测地道。

      「倒不无可能,毕竟妳方才并未一直看着。」曹操颔首表示同意,站在一旁的魏深宓不做半点言语,似在思考。

      「也是……好吧,那、那就当它已经自己跑走好了。」魏深宓点点头,因为累了也就不想管牠了,只好作罢。

      「那,我们就先回房了。妳若有事,便来叫唤。」曹操瞥了她一眼,朝她叮嘱。

      「好,谢谢。麻烦你们了──」这样劳师动众反而是她不好意思,魏深宓深感歉意地朝他们道谢。

      「不会,妳一个女孩家在外头,我们照顾妳是应当的。」语罢,夏侯惇先跨出房门,然后是夏侯渊最后是曹操。

      魏深宓见三人就要离去,转身走回了床榻处,正欲拿起包包那时,包包底下的东西被惊动,振翅飞了起来──

      「啊──」

      曹操正要带上房门,就见魏深宓身子一颤,随即转身跑了过来,她受惊太深,只记得要往房门跑去,却不料狠狠撞进曹操怀里。

      曹操毫无防备被魏深宓一举撞倒在地,魏深宓整个人扑进他怀里,双臂揽住了他的脖颈,连看也不敢,身子直打颤。

      「在、在、在在那里──」魏深宓不敢看,只有拼命发颤。

      「飘、飘儿……」

      夏侯渊看傻了眼,愕然出声,却说不出口。孟、孟德兄被──

      夏侯惇见状蹙眉,几步上前,举臂──

      作怪的小东西被他捏在手心。

      稍一用力,本在挣扎的蜚蠊就此断气身亡。

      「死了。」他冷淡的嗓子轻吐两字,魏深宓仍是没敢抬头,直到曹操拍了拍她背。

      魏深宓一双眼瞳含水,迷濛地看着他。

      「……已无事了,元让已经处理掉了。」曹操忍不住心底想望,终是伸手合抱住她,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

      她仰头,睐向一旁蹲身而下的夏侯渊,好似在问他「真的吗」。

      「嗯,那东西在大哥手上呢。要看否?」夏侯渊指了前方的夏侯惇,欲证明自己所言不假。

      魏深宓猛摇头,「不要不要不要──」

      眼角看到夏侯惇走了过来,随手拿了从桌上放置的巾子拭手。

      「牠在此处,房内已无虞。」夏侯惇把拭手的巾子拿到她面前,魏身宓立即摀住口鼻转过头去,虽然只得一眼,她却已经看到破碎的尸体。

      「呜!」

      「妳,该从孟德身上起身了。」夏侯惇将巾子随意往后一抛,夏侯渊连忙侧身闪开,看着夏侯惇倾身,抬手一掌握住她的手臂,欲将她从曹操怀里拎起──

      「痛,我自己起来,你别──」魏深宓吃痛,皱眉缩了下身子,想将手臂从他掌中拉出,曲起的手臂不远,是曹操按住夏侯惇的手。

      「元让,你弄疼她了。」

      夏侯惇依言放手,退到了一边,看魏深宓从曹操怀里起身,她才刚要站起,身子却偏,就在整个人又要跌到曹操身上时,夏侯惇箭步上前,揽过魏深宓的纤躯──

      「仅是蜚蠊,便可让妳失态至此?」夏侯惇身形高大,连手臂亦是壮硕,虽是手臂揽过她腰腹,却更像将她的身子捞至半空。

      魏深宓怕自己摔下去,下意识攀住他手臂。「蜚蠊那种东西很可怕的好不好……况且我又不是故意不站好的,我的脚好痛……」她轻踢了踢右脚,果不其然,之前只是稍微不适的扭伤因为这蟑螂的关係,加重了……

      曹操随后在夏侯渊的搀扶下起身,他走近魏深宓身旁,扶过她的身子。「脚扭伤了,能站吗?」

      魏深宓依势被曹操搀扶,诚实地摇头,「不太能站。欸──」

      然后便整个人被打横抱起。

      夏侯渊看着曹操不发一言地将魏深宓抱进房里,再看这边收手不发一言的夏侯惇,叹气地跟了上去。

            女人不管贵不贵,只要漂亮就是祸水──他算是见识到了。

  • 名称:女人的战争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4: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