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殇高清

      月光映照广大黄土一片,夜里的军营像趴伏在苍穹下的兽,零星散落的火光似眼又像獠牙。

      劈啪的火芯作响,营火灿烧,映出一团团的营帐黑影,偶尔随风摇曳拉出人影。

      魏深宓跟着张郃身后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觉两腿发痠前终于可以停下休息了。

      「大人。」

      闻声,魏深宓这才将四处打量的目光转回来。营寨门前,左右两旁各有两名士兵,恭敬地朝张郃行礼。

      魏深宓藉由暗淡的火光打量他们的服装。很眼熟,像是古装剧偶尔会看到的盔甲……记得没错,那种盔甲的样式是汉代才有的,书上写那种甲冑又叫鱼鳞甲。  

      「大人,这女人是?」

      回过神来,魏深宓这才惊觉不妥。如果这里是军营,是不能让女人出入的……想起之前上课看过的纪录片,女人一旦入军营,不是成为慰安妇就是玩物……

      而且三国的时代毕竟不比现代的民主时代,古时候是没有女权的。天啊,她会不会被那些男人给怎幺了?

      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魏深宓一脸欲哭貌,这时候忽然好怀念叶罄渝。

      妳还知道现在要问来不来得及!妳打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陌生人走吧!如果罄罄在,一定会这样又气又无奈的唸她。就算被骂到臭头也无所谓啦!如果罄罄可以在下一秒出现的话……

      「是我妹子,不许对她无礼。」张郃轻瞥不知神游何处的魏深宓一眼,朝守门的士兵交代,下一句又补:「刚从林子里捡来的。」

      闻话,魏深宓本来欣喜且安心的脸孔瞬间垮下。

      「……」

      姊姊,你这样会害他们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她这个「刚被捡来的妹子」。

      这人是故意的吗……想着,魏深宓又想哭了。兀自陷入思绪,魏深宓并未注意到张郃的身躯正慢慢靠近她。

      「妳果真很有趣哪,深深。」

      温热带着些微冷香的气息喷洒在她耳畔,魏深宓顿时一个激颤,身子抽紧了起来。

      「吓!」魏深宓脚步一退,有些哀怨的瞅他。「我才不有趣……」低声嘀咕,心里再一次认定眼前的蝴蝶姊姊很腹黑。

      看着他不知道和士兵交代什幺,因为音量有些小,而且魏深宓过于专注的碎念,所以没有听个仔细。

      「走了,深深。」张郃走在前头,月眉轻挑,语气带些高傲。

      「喔,来了。」

      管它呢,既然都来了,就「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最多就是比照梦幻游戏找寻七星士招唤神兽嘛!   

      再不犹疑,魏深宓小跑步的跟上张郃脚步,进了军营。

      夜空边际滑过一道灿亮白光,乱世之中序幕已悄然拉开──

##                                     ##                                           ##

      进了营帐,魏深宓好奇的睁着大眼四顾。营帐里的空间十分宽敞,除了进帐就可见的中央主位之外,一旁还有一大片的木板架,地图显而易见。

      桌案后也陈列各式竹简,武器架上头也立着几把长枪铁戟,刀锋冽冽生冷。木屏后头摆放床榻,灯火布置在营帐几处,并不显暗。

      啊……好感动,跟电视剧上所演的营帐并没有相差太大。

      「明日,妳就离开这儿吧。」

      咦?

      还陷入自己的感动情绪里头,张郃这句一出,顿时像是棒子打上她脑袋。

      「离开?可是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啊!」魏深宓一愣,语气有些慌张。

      虽然一开始来到这里她的反应很冷静,但是并不代表她有能力在这里生存下去啊!

      张郃轻瞥她一眼,目光忽然定住,似乎在思考什幺。

      魏深宓屏着气,眨巴着眼,紧张等着他的后话。

      「我知道军营不方便带着我,所以把我放在哪里都可以,只要是个安全的地方、有正常的生活……就好了。」大眼转了转,不很安心的又补了一句。

      只要不是像穿越文里写得那样,被卖去青楼或是当乞丐那一类的悲惨日子,她什幺都可以接受……

      此话一出,满室寂静。

      「……」魏深宓惶然的看着张郃不发一语的表情,暗想自己是不是又心直口快说错什幺了。

      天啊!魏深宓,何时妳才能不要这幺白目呢?

      「这样啊……」张郃手臂环起胸,一手撑在肘边,右手指尖轻敲着白玉的脸颊,珠落之声若有所思。

      「那、那个……姊姊,如果不方便也没关係。当你的丫头也没关係──」只要不要把她丢在荒郊野外就好。

      她还想活命找方法回家……

      「当我丫头?妳没瞧清楚这儿是何处?」张郃似是听见什幺趣言,呵呵地笑了起来。

      魏深宓一时又看傻了,很哀怨的瞅着他。这人的笑法可以不要那幺风情万种吗?还是说人美笑起来就会是这样?     

      「我知道啊,可是、可是──唉!」可是老半天也可不出个所以然,魏深宓有些挫败,直接叹了一气。

      「小姑娘的叹什幺气。」张郃食指轻叩她额面,媚眼一眨,又说:「姊姊没说不帮妳呢。」

      魏深宓吃痛的揉了揉额头,下一句话令她笑逐颜开,感动的闪着水亮亮的大眼,崇拜地看着他。

        姊姊你是好人呀!你一点也不腹黑了,腹黑的称号还是给凌统用就好了!

      「妳这人傻气的,弃妳不顾大概不出几日就死了。」

      哗啦啦啦,一桶冷水直接从她顶上浇下来。

      「……」这个人是……说话一定要这样吗?

      「怎幺,不服?」张郃秀丽的黛眉一挑,冷傲眼神带着一丝媚笑,颇有一番万种风情。

      「我哪敢不服……」无法反驳,魏深宓直接鼓起双颊以示不满。

      就算是实话,也不要这幺直接嘛!更何况她又不是自愿来到这里的。  

      「还说不敢,这眼神瞧了可不就是不服。也罢,瞧着妳性子有趣,便不逗妳了。明日我带妳去农庄吧,妳就暂且待在那儿。」

      「好──」魏深宓娇笑应声。听起来就是不会被卖掉也不会有生命之虞的好地方呀!

      「诺这幺快,就不怕我将妳给卖了?」

        ……又是这种话!姊姊你这是恶趣味啦!!

      「不怕。」魏深宓摇头,不知是赌气还是壮起胆子决定不要被欺负,这一句话应得很快,张郃反倒愣了。

      「哦?」不过转瞬,他已回过神,带着似笑的表情看她。

      「如果你想把我卖了,刚刚就不会带我回来。丢着在那里不是更省事?更何况你还想知道那刺客的身分吧,胡乱把我扔在那里你也不会安心的。」魏深宓一股脑地嘟哝,回想起刺客死前的惨状,身子不觉地轻颤了下。

      张郃没有回应,狭长的眼底闪过一丝轻讶。

      以为这丫头性子好欺,身分待查,没想到倒还有些见地。既然如此……张郃轻然眨眸,有了盘算。

      魏深宓兀自陷入思绪,倒没注意到张郃的举动。

      奇怪……这时候谁会对姊姊下杀手?若姊姊是五子良将之一,不可能有人这样大胆,除非是蜀国或吴国之人。

      但三国志或是演义还是史书都没有记载这件事啊!所以说,可以确定三国鼎立还没有成立?

      应该是这样吧,因为姊姊这样子怎幺也不像历经战场沧桑和磨练啊……

      「姊姊,现在是什幺年号呢?」还是直接问比较快点,不然再猜下去,她脑袋都要爆掉了!

      张郃挑眉,「丫头,妳真不是装傻?现在什幺年号妳不知?」

      最好有人可以装成这样啦!

      她到底哪里看起来像白痴啊!

      她要哭了!

      「我不知道……」说不上来到底是想哭还是生气,魏深宓最后只能无奈的低叹。心肝好黑好黑……蝴蝶姊姊根本就腹黑到了一个极致!还她三八又自恋,一天到晚「乌兹库西」都不离口的姊姊啦!

      「现在是光和五年。这儿,是冀州。」张郃见她颓样,也不再捉弄她了,好心道出年号,顺便也说了所在地。

      「蛤?!」魏深宓一声惊叫,简直要吓晕了。

      光和五年……光和五年是西元几年?西元一八四年是光和七年,那光和五年就是西元一八二年?

      冀州、西元一八二年……魏深宓双手指尖撑着太阳穴,眉头都拧成了一块,脑袋努力回想之前看过的史书和传记。

      如果现在是西元一八二年,冀州现在还是韩馥在管,所以姊姊是韩馥的手下……魏深宓抬起头,看着张郃的面容有些惊恐、一些不可置信。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才十五岁?!

      「怎幺,听到年号就发傻了?」完全无视眼前女人的惊恐丑态,这厢张郃倒是不觉如何,镇静的观测着她的反应。

      「咳嗯,没、没事。我才没有发傻!」魏深宓僵着脸否认,不知如何推翻她其实比他大上许多岁的事实──决定将错就错。

      「没有发傻便好,快上榻睡了吧。明日还要起早。」张郃轻哼,素手随意摆了摆,转身走往床炕那去。

      魏深宓一愣,左看右看找不到自己的床。

      军帐里只有他面前那的一张床,那她要睡哪里?

      「姊姊、姊姊,那我睡哪里?」趁着张郃踩着轻盈的步伐躺上床之前,魏深宓赶忙招手问。

      张郃半回过头,彷彿她问出什幺奇怪的问题,皱着眉轻嘟哝一句,纤纤指尖信手往地上一指──

      「那里啊。深深,睏了就快睡,不要再问无谓的问题了。」

      这里?!魏深宓错愕的瞪大眼看着自己脚边,正是他指来的方向。

      「……」

      仰起头再望,那人已经和衣睡下,留下优雅的背影给她。

      魏深宓四处瞧了瞧,走到帐内中央那一张长榻前,将随身包包放在一旁,坐了下来。

      拿出包包内的手机,掀开摺叠萤幕,上面的时间已过了三个小时。

      「七点多了……」魏深宓轻声低喃,萤幕背光灯映照她清丽面容有些孤独。「罄罄会不会不知道我不见了……」虽然尽量想得很轻鬆,但是一旦遇到这件事,谁能真的无所谓啊──

      她想家了,想那已经创立一百年的中华民国,想着有电有冷气的生活。   盖上手机,魏深宓屈起双膝,下颚轻靠在膝盖上。

      呜呜,如果要招唤神兽才能回去,那她要去哪边找七星士啊!中国这幺大,又正好值东汉末年──七星士还没找到个鬼搞不好就死了!

      还有,四神天地书也不知道究竟要去哪里找……

      可恶!好好的四神天地书是伪装成什幺曹丕传啊!

      魏深宓一股脑地乱想,不知不觉,累极睡去。

  • 名称:圣殇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50: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