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即是空电影高清

      用过晚膳后,魏深宓便在床上哄着郭奕睡觉。

      拿着从现代带来的绘本,魏深宓轻翻着书页,扬着刻意放轻了些的嗓音说故事。

      来到三国之后,魏深宓也逐渐习惯这里的作息,很少在晚上点灯,几乎都是就着月色的余光做事,鲜少会点灯。

      月华余晖正好落在郭奕床头,她侧卧在郭奕床边,窗外洒进的银光折射她脸庞的角度,有几分飘渺。

      「……经过数天的旅途,最后青年猫和少女猫终于来到他们当初来打算共同生活的东方,这里是一座美丽而宁静的宽广的大岛。他们彼此寻找着对方,有些时候,过程总是曲折的无法如他们所愿,无论怎幺做,他们俩始终无法找到对方……一直到,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吹起了纷飞的花瓣在他们面前飘扬起来。(注1)」魏深宓轻声喃念,余光轻瞥郭奕一眼,只见他眼皮已半敛,但仍在强撑,似要等到故事听完才肯睡去。

      她玉手轻拍他胸口,又续道:「青年猫凭着感觉,追随着被风吹起的花瓣,少女猫同样,随着被风吹起的花瓣走去。一直到,风停止了,花瓣落下了──」她语音渐缓,不时地注意着郭奕的反应,此刻他双眼已闭上,沉稳地呼吸。

      魏深宓替他拉上被子,轻手蹑脚地下了榻,决定还是去一窥郭嘉的状况。

      自市集回来之后他就感觉魂不守舍,连晚膳的调味都失去他以往的水準。她觉得不太对劲,应该要去关心一下。

      关上了房门,魏深宓藉着长廊上的月色走向郭嘉的房间。

      虽然假扮着郭嘉妻子的角色,但她一直都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定位,纵然感觉到他对她若有似无的诱惑,可她还是坚守着男女有别这点,坚持不跟郭嘉同房。

      郭嘉毕竟是个俊秀又温柔的男子,虽然偶尔坏心眼了点,但对魏深宓还是好的,日久相处,又是那样亲密的状况,只要魏深宓一不小心,就会跨越那道她自己一直守着的道德防线。

      还未走近,远远就闻到被风带到她鼻尖的酒味。

      好浓。

      她微蹙眉,仍是往前走。

      脚步未歇。

      铿。

      一声瓷器轻触的细微声响在夜里被扩大开来,如同平静的湖面泛开圈圈的涟漪。

      「若不是妳……若不是妳……那我又如何……又、如何……」

      郭嘉素来微微淡冷的斯文嗓音在烈酒的薰陶下喑哑了起来,衬着酒醉失意的语调更显几分悽凉哀切。

      什幺?

      门未被带上,只是虚掩。

      从虚掩的门缝内看去,郭嘉倒卧在木板上面,周身是凌乱的酒瓶仰倒,浓烈的酒气就是从门缝飘然溢出。

      怎幺回事?她的记忆之中,从来没见过奉孝喝酒。

      推开门,魏深宓更加肯定郭嘉在与她分开之后一定发生了什幺事,出门之前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

      「奉孝,你怎幺了?」她双膝跪在郭嘉身旁,伸出手臂欲扶他起身。

      郭嘉纤弱的上身被她撑起,一抹馨香入鼻,他微睁矇眬的眼色瞅着那张熟悉的轮廓。

      一张似是而非的面容。

      就是那张脸孔。

      将他骗得好苦。

      「妳究竟是谁?戴着与她相同的脸皮出现,妳究竟是谁!」悲愤陡地自他胸腔溢出,几乎窜出他喉口让他不能呼吸──

      他出手推开了她,用力地。

      连同自己一起被抛到了地上,但那震动只是让他更加清醒。

      魏深宓冷不防被推倒,上半身整个仆卧在地,却不恼怒,因担心郭嘉身体赶忙爬了起来。「奉孝、奉孝你到底怎幺了──」

      不知怎地,那句话听来应是醉话,却让她不知所措。

      只是为什幺?她为什幺要不知所措?

      「奉孝,我是深宓啊,我是深深──」她双膝就着木板移动过去,伸手要将他扶起,却让他一手拍掉。

      「妳不是!妳明明不是她,为何要装作是她!我的深深从不那样对我笑,她也不曾那样无忧过──」

      是──什幺意思?魏深宓被打掉的手僵在半空,顿时无所适从。

      彷彿一直以来被蒙蔽的双眼终于失去了遮蔽物,他闭起眼,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那笑声一声声,笑得她心慌。

      「奉孝……」她只得跪坐在那,低语唤得轻微。

      「她的眼中总是带着一股清郁,就算我再努力想搏得她笑,她仍是含着忧伤;是我太想见到她开怀的笑,所以忘了她从未对我那样笑……她不曾无忧,不曾对谁敞开心扉……所以我发梦,我以为我的心愿实现了……原来、原来竟是……」笑声寂寥,蕴着低低泣声,魏深宓听得这句自白,心头麻木一片又揪了起来。

      她不忍,举起收回的手覆上了他的眼。

      掌下的温热让她一怔,正想抽手,反被他拉住。

      他不愿她见着他的泪。

      也不愿承认自己的泪。

      魏深宓避过眼,只觉胸房泛起阵阵密密的疼。

      眼光淡移之间,她眼角擦过一幅画卷。

      她仰眸细凝。

      就着窗外月光她只见画卷轻薄的颜色。

      是一名女子。

      张伞静伫冬雪之中,纤细优雅的姿态和身段就算不看脸孔也觉得她是个美人。

      她的容颜在伞底下宛若盛开的梅花,清丽雅緻却又凛冽,浑身泛着一股轻轻的哀郁──

      这女子,便是郭嘉的妻子吧。

      这幅画,应该也是他的手笔吧?情若未到深处,又怎能绘出如此传神的手笔?

      「奉孝……你果然很爱她吧?」她软声低语,眼睫已半敛。

      「……爱又有何用?我仍是留她不住、留不住……」

      魏深宓敛下眼,周遭的声音都静了下来。

      只余她和他浅浅的呼吸声。

      「……睡吧,就睡吧。」她的手并未抽开,就着覆盖的姿态缓缓放低身子,倒卧在他身旁。「如果不曾见她开怀的笑,那便在梦里见吧;若留不住她在身边,就留她在你的心里吧。」

      她语音浅微,假装眼皮就要重得让她睁不开,用来忽视自胸口泛起的圈圈疼痛。

      就陪着他睡去吧,心脏的不适就让她明天一早再来面对吧。

      谁知下一刻他翻过了身躯,将她锁在他身下。

      他已散乱的长髮披垂于地,面庞被髮丝掩去大半,俊秀的脸孔顿时在黑夜之下显得有些惑人。

      她的髮与他的髮错落在一起,连同呼吸也交杂成一片低韵,她的香气和他的酒香密密地渗进了空气里,顿时暧昧到了极致。

      「奉孝……」她睁着水眸看他,眼也不眨。

      胸口的跳动霎时有些剧烈。

      他的手抚上她颊畔,细细地、轻缓地摩娑着。

      这一刻,魏深宓觉得,他抚着的不是她的颊,而是她的心脏。

      「妳知道幺……如果妳不是她……妳若不是她……我就不能把心给妳……」他的眼神那幺专注又认真,嗓音许是因为饮酒而低哑了起来,连同这句话带来的震撼,投进了她心湖。

      她心房已然震荡不已。

      什幺……意思?她的脑袋突然发白,连脑心都传来阵阵的麻。

      「我承认自己倾心于妳,那是因为妳和她……和深深太像……妳的笑是我从不敢奢望的梦、妳的无忧是我的期盼……但原来、原来是因为妳不是她……」

      魏深宓只得小心地呼吸,深怕一个用力,就会坏去现在的平衡,她只是听,仔细且认真的地听,就怕漏了一个字。

      方才心口的震动也随着这句话又坠下深渊,她忽感自己的指尖泛着凉。

      这个男人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在爱他的髮妻。

      魏深宓,妳心痛什幺?

      妳应该要感到羡慕才对。

      她终于没有力气再继续瞅着他,闭上了眼,自眼眶溢出的泪滚落雪腮,彷彿要冻伤她的脸颊。

      好痛。

      好……痛。

      「不要哭……不管是她的泪还是妳的,我都不想见……」仿若不觉自己是伤害她的兇手,他温情地拭去她颊畔的泪,在她身边躺了下去,将她整个人揽进怀里。

      魏深宓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的哭声自口中逸出。

      这个人不能喜欢。

      她知道的。

      她知道。

      所以,她没有喜欢他。

      她没有喜欢这个人。

  • 名称:色即是空电影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16: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