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母高清

      用完午膳,魏深宓和张郃聊了一会,才进入正题。

      「……我不可能跟妳前去,妳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学会剑术或刀枪,毕竟那些于妳来说太过吃力。所以,我只打算授妳一些防身的武术──」张郃和魏深宓并坐在屋外廊下,日阳被白云遮掩,热力稍退,凉风徐吹。

      魏深宓举起小手心,一副「老师我有问题」的表情,等着被点名。

      张郃瞟去一个眼色,魏深宓才开口,语音有些兴奋。「那是长剑吗?有剑穗的那种,可以咻咻咻地──好威风!」末了,还怕不够生动对方听不懂,魏深宓比画着武侠剧里拿着长剑比试的大侠的舞剑之姿。

      「……妳那是哪国的功夫?」张郃眉一挑,很乾脆的无视,不想看那些多余的动作,冷冷一句扔去。

      魏深宓嘟起嘴,挫败的垂下双肩,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好嘛……那、那那──姊姊,我可以学弓吗?我想学弓箭──那个比起刀剑长枪啊,那些粗鲁的玩意,弓箭感觉轻巧又秀气!」魏深宓想起三国无双五里,拿着雕花精美弓箭的孙尚香,其弓箭之威能无人能及。

      「……」不知是魏深宓的理由太不知所云,还是她的能力一点都没有说服力,张郃并没有说话。

      「姊姊,好不好嘛?不管有多难学我都不会叫苦的──」魏深宓双手合十,带着非常非常想的决心和表情恳求他。

      张郃凝望魏深宓的举动,美眸迅速地掠过她修长白皙的指尖以及那双看起来未曾做过粗重工作的双手──

      若是学弓,她那手指未必承得住拉弦的力道……

      张郃仍在思量,魏深宓等了半晌没有回应,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几下。「姊姊,你有听见我说话嘛?」

      张郃淡睨她一眼,也不正面回答,只是道:「确定学弓,不反悔?」

      魏深宓忖度了下,用力点头,「不反悔。」

      「那好。明日起我教妳些简单的防身术,等妳有些底子了,再教妳弓术。」

      耶!魏深宓直接双手举高欢呼,面容笑灿。

      「嗯!」

##                                     ##                            ##

      于是乎──

      三日后。

      「深深,姿势不对,这样妳刺不着。」张郃撑着芙颊,看似斜睨的姿态却是不马虎,注视她的一举一动。

      「蛤?可是……草人都被刺破了耶?」魏深宓拿着长剑,指着前方破破烂烂的稻草人。

      「因为那是草人,妳以为士兵会像草人一般笨吗?」语气冷凉,完全就是冷水一桶。

      「……哦。」闷闷应声。

      七日后。

      「妳身子娇小是优势,以柔剋刚乃是要点,这时候不能使强,要借力使力──」张郃一边解说,顺势拉过魏深宓朝他刺来的手腕,然后顺着力道将她推了出去。

      「呀啊!」魏深宓踉跄被推出去,张郃抓住她的手腕轻扯,不至于将魏深宓拉入怀里,只使她脚步立稳,不致往后跌倒。

      「妳瞧,这借力使力若使得好,于妳是一大助益。」

      「……好难噢。」魏深宓拿着匕首,拧着眉懊恼。

      「不急,再来练吧。」

      「好。」握起匕首,魏深宓又继续练习其中奥妙。

      每天每天,魏深宓都按着张郃的吩咐照表操课,有时张郃没空过来,魏深宓也不怠惰,总是要练到汗水淋漓才停止。

      日子一久,因为长时间规律运动的关係,魏深宓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逐渐上升许多,有时跑得急了,也不会因为换不过气而喘吁吁的。

      不知经过几日的训练。

      某日──

      「喏,这弓拉来试试。」张郃验收完魏深宓这几日来的成果,又加以指导一番后,短暂休息的片刻,他从今早带来的布包之中取出一把弓。

      魏深宓怔愕瞬间,表情登时转成了惊喜。「咦!我可以开始学弓了吗?」兴奋的接过张郃递来的长弓,魏深宓不觉地连指尖都在颤抖。

      「是弓耶……」是古代那种纯木头雕刻的长弓啊!魏深宓指尖细细带过弓身,形状很明显,弓本身没有任何花纹,看起来有些粗糙,有些像试作品。

      即使是这样,还是令她感动到有些激动的地步了。

      张郃低歛眸,心底有几分猜量。却也没有多说什幺,只是催促她试拉弓上的弦。「快拉弦看看,那弦我已经稍稍做了改良。」

      「哦、好。」魏深宓暂且压下兴奋激动的心情,听话地学着印象中拿弓的方式拉弦。

      指尖甫搭上细弦,魏深宓的手指即感到一股紧绷,两指捏住弓弦,往后一拉──

      「好紧……拉不动──」转头求救,魏深宓一张脸垮了下来。有些害怕是不是自己不够努力,所以才会连弓弦都拉不了。

      张郃忖度了下,瞥了眼魏深宓拉弦的动作后,伸出了手要把弓接回去。「嗯,给我吧。」

      「喔……」魏深宓不敢不上缴,乖乖递了出去,但神色有些可怜。「姊姊,是因为训练还不够,所以才拉不动吗?」

      张郃见她表情,有些好笑,收起弓后才说:「想哪去了,长弓的弓弦本就不易拉动,连武将都要使些力气,放出去的箭矢才能穿衣透甲。妳是女子,拉弦本就会吃力,待我再改良几次,应当能让妳使得上手。」

      听完这番话,魏深宓这才恍然大悟,随即扯开一张笑颜。

      「好,谢谢姊姊!」

      「不用谢我,只要别喊苦就好。休息够了,就继续操练吧。」

      张郃睐她一眼,魏深宓正偏头微带疑惑的表情对他,接到下一个指令,魏深宓拍拍裙子起身,去前面不远的小广场练剑。

      「嗯!」

      张郃望着她身影,不由得又陷入沉思。

      出乎他的意料呢……本以为她会撑不下去喊苦或是哇哇大哭,但是没有呢……只是喊累,却也是把他所授的努力吸收。虽然不能用训练士兵的标準来衡,却也是不错了,比起一般柔弱女子,深深又显得比其他女子不同太多──

      还有,适才她看到长弓的模样……莫非真如她所说,她非是这个时代的人?

      所有的疑问都只能沉下一片默然,交由时间来解答。

##                               ##                                     ##

      又过了几天。

      苍穹碧蓝,今日的太阳多掩在云朵之后,凉风时不时地吹抚,大树摇曳着沙沙声响,变化着地上的浅影。

      已在农庄里头待了一个多月,魏深宓对着农庄的事也多少帮得上忙,有些活儿还特别上手,还得了周姨的夸。

      自我晨练完毕,魏深宓这会正在绣房里头帮忙。

      绣房里头除了她还有几位绣娘,多是人妇或是跟周姨差不多大的年纪,这些绣娘的手艺较为娴熟,所以固定都是由她们缝製一些绣品。年轻的闺女或是与深宓相同年纪的,多在染房帮忙染布。

      绣娘们工作时偶尔会闲聊几句,但正好遇到有一批绣品要赶製,这会全都很专注,顾不了说话谈地。

      魏深宓也因为这儿人手不够,被周姨叫来帮忙。这会正专心地缝着手上的花样,一针一线都不马虎。

      「深儿、深儿──」远远还见不到人,魏深宓就听见周姨叫喊。

      姊姊习惯喊她深深,周姨说不和姊姊抢着喊,所以叫她深儿。所以,这农庄的人也都几乎跟着周姨喊她深儿。

      魏深宓停下手边工作,正好到一个段落,收了针脚,魏深宓朝几位绣娘点首示意先出去了,便将东西放在桌上走了出去。

      「周姨,我在这里──」魏深宓走出绣房,探头找了一下周姨声音的来源地。周姨的嗓子大,魏深宓等了一下才看到人从迴廊那边走来。

      周姨也听到魏深宓的应声,从那头走来。

      「先别忙了,厨房那儿缺人手,先去厨房那儿。绣品那些的,我再让恭儿去忙就好。」周姨拉过她的手,準备把她带去厨房,脚步走得有些快,魏深宓未免跌倒,也走快了些。

      「咦?可是周姨不是说恭儿讨厌女红,所以宁可种田也不愿意……而且恭儿还在田里吧?」魏深宓被周姨拉着手一边跟着一边提问。

      「不怕,再让人揪她来就好。女孩子家还是得学点女红的,不然哪能嫁人呢!若是我家恭儿手艺像深儿一般,那我这做娘的可就没有遗憾啦!」

      「……」魏深宓边被扯着走,边听周姨的叨唸。恭儿也没什幺不好呀,只是手不巧,不然除却之外,人长得清秀、一些比较粗重的工作也能做,煮饭也好吃──

      是现代标準的贤内助啊。

      「哎呀!」

      转过了个弯,眼见厨房就在前处不远,周姨忽地踩停,魏深宓煞车不及从后面撞了上去,还好周姨有稳着,两人还不致于摔成一团。

      「儁乂?」周姨放开魏深宓的手,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来人。

      张郃从前方款步走来,虽然是一身男子装束,但他眼眉和那股风情却不能蔽,「我听张伯妳去找深深,要来厨房帮忙。」

      「是啊,你这时前来,莫不是又要带深儿去哪儿了?」周姨拧眉,有些苦恼若是张郃将人带走,这会不够的人手会更加短缺。

      「不急,妳不是让她来帮忙吗?我自不会不识相。」张郃轻抬下颚,比了下周姨身后的魏深宓。

      闻言,周姨倒是鬆了口气,「那是最好,人手不够,这时别再出乱子了。」周姨转过身,「深儿,快去忙吧,不然会赶不及午膳。」说着,就要把魏深宓推进厨房里头。

      「哦、好。」魏深宓身躯被周姨转过面对厨房,也不用劳她动手,她已经自动的走了进去。

      「周姨妳去忙吧,我去帮深深。」张郃扳过她身子,往前轻推,朝她摆了摆手要她别担心。

      周姨看了他又看向厨房,「好吧,那我就先去忙了啊。」语落,周姨迈出步伐準备去田里找她闺女恭儿。

      张郃见她离去,这才转身,準备一起帮忙料理农庄等会的午膳。

##                                  ##                                     ##

      甫进厨房,张郃便见魏深宓将已经洗好的菜叶捞起,搁在一旁,连着等会也要一起料理的鱼和肉都放在一旁的料理桌上。

      蹲下身子,魏深宓在灶炉旁的柴堆里挑柴,一一放进了炉口,张郃拿了火摺子,蹲在她旁边。

      「我来吧。」

      「哦,好。」魏深宓让了位子,让张郃去生火。站起了身,她走到后面的米缸前,準备开始洗米煮饭。

      「对了,姊姊怎幺有空过来?」魏深宓不由得问,没有浪费时间,两人各司其职,协力完成準备午膳的工作。

      自她自我晨练的状况稳定后,他已经很少频繁的来看她了。有时是七天一次,有时是十天一次。

      「拿东西给妳,顺便吃个饭,等会就会回营了。」见火苗已起稳定,劈啪的火芯响得脆亮,张郃站起身,拿起一旁的锅铲,放在灶口上。

      「哦,是什幺东西还要你亲自送来?我已经会骑马了,你就叫我去拿就好啦!」把水倒入锅里,魏深宓挽起袖子,用手拨动着锅里的白米。

      「还是避讳些好。反正不远,我自个儿来一趟就是。」用锅铲挖了点猪油入锅,待猪油化开带些香气时,张郃一把将魏深宓方才洗好的青菜一把丢入锅中。

      洗好米,準备将煮饭的锅子放到灶口,一转身,魏深宓就见张郃俐落地翻炒锅中的青菜,油亮清脆的颇有卖相。

      魏深宓捧着饭锅,倒是有些目瞪口呆。「姊姊,你还会下厨啊?」那动作熟练的一点也不输给餐厅大厨啊……

      「如何不会?处在军中,凡事都要自己动手。」一阵翻炒,他一个俐落的动作,锅里的青菜被他抛起,瞬间又稳当地落入锅里,撒了把盐,过程流利的让魏深宓又是一怔。

      「哇呜……」好厉害!要不是手上还捧着锅子,魏深宓真的会拍掌鼓励。

      「深深,做啥发楞,快些煮饭啊。妳米不是洗好了,莫非妳想饿死他们?」张郃趁空档瞥她一眼,正见她愣住,不禁出声喊魂。

      「哦、好。」魏深宓回过神,将手中捧着的饭锅放上一旁的灶口,然后盖上盖子。「姊姊好厉害呢,什幺都会。武术好,厨艺也行……」魏深宓站在张郃身后不远观看,似是打算观摩。

      有个想法忽然从她脑袋里冒出来。

      「深深,盘子。」预备要起锅,张郃一道出需求,魏深宓连忙跑去拿了着盘子,然后放到他锅旁。

      「这儿。」

      看着张郃将炒好的青菜倒入盘中,魏深宓亦在青菜盛盘后端走。

      「姊姊,你会女红吗?」把菜放上一旁的餐桌,魏深宓放好盘子后回头,他已经洗好锅子,準备料理那条鱼了。

      「会。」

      「欸?!」惊叫,魏深宓悚然地瞪着他,不自觉地大步走到他身旁。

      张郃淡瞥她一眼那活似见鬼的表情,「惊什幺,男人不能会女红吗?」语毕,他拿起一旁处理好的鱼放入锅里。

      霎时,锅内一阵劈啦声响。

      「也不是……」   

      「深深,退后。」

      虽然已经出声警告,但还是慢了。油水激起热烫还是如同间歇的喷泉,喷上她手臂,魏深宓身子登时一缩。

      「深深!」张郃一惊,连忙丢下锅铲,拉她到一旁的水缸前,用勺子舀水沖着她手臂。

      握在手中的纤臂让他的心底泛上一股奇异的感受,有一些恼、有一些怜惜,拧了他心口一下。

      「姊姊,没关係啦,反正煮饭就是这样,身上总是会有一、两个伤口。」魏深宓见状,出声安慰。不知为何,她觉得他的反应有些不对劲。

      好像,太紧张了……

      「……」好似也察觉自己的反应失常,张郃抿了唇,半晌才说:「女孩子家还是少留伤口的好。」说着,停下沖水的动作,拿起一旁的乾布替她擦拭。

      「……姊姊,鱼要焦了。」魏深宓用眼神示意那锅正冒出焦味的鱼,空气的焦味淡淡,但再不翻面,那鱼就要毁了。

      张郃只好先去将鱼翻面,又走了回来,魏深宓正轻轻地往伤口上吹了吹。

      「上药吧。」他从怀里掏出一只圆形的漆盒,那形状和用途都让魏深宓直接联想到药膏。

      「是药膏吗?专治烧烫伤?」魏深宓也不扭捏,将手臂伸向前,方便让他上药。

      指腹沾了点药膏,就往她伤处涂去。「这是我们祖传的药方,与一般的药不同。举凡烧烫伤或是刀伤冻伤都能治,连续涂抹几天,伤口就会收口也不会留疤。」

      「这幺神奇!」魏深宓一边看着张郃细心地替她上药,一边听他解说,突然觉得他姣好清豔的容颜比平常多了分英气。

      「……说要给妳的便是这东西。妳若练剑,免不了手上要长茧子,妳是女孩子,虽是为了保身,但这些细节也不能不顾──」

      「……」默然,魏深宓不知想到什幺,一把抓起他的手,翻到手心那面。

      指尖不由得一一抚过他掌心──是平滑的触感。

      「……没有耶,难道姊姊也是用这个?」太神奇了!头一次见识到,长年舞刀弄枪的手却没有长茧!好神奇的药!

      「……深深,鱼焦了。」张郃站起身,随手将药膏搁在一旁,走回炉灶前翻看。

      「啊。」糟糕了……

      魏深宓没有向前,只是关心的在后方询问。「姊姊,鱼焦得很严重吗?」

      「还好,不严重。」

      「那就好。」鬆口气,如果严重就没人吃了。

      「不妨事,大不了就说妳失手弄焦了,那鱼就罚妳一人吃。」转过身,张郃朝她笑得灿烂。

      「……」

  • 名称:痴母高清
  • 时间:2018-12-04 01:06: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