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1997超清在线观看

      顺着小路回到祭典广场后,发现祭典已经接近高潮,到处都是欢声跳舞、兴致高昂的人们。

      柯尔带着我避开了複杂的人群,没多久便在人潮外围看见那显眼的绿髮少女,还有她身旁的黑髮青年。

      「七染!乌尔!」

      我兴奋地快步跑向他们。

      七染听见呼喊后,回过头微笑朝我们挥手道:「你们来了啊!梅悠、柯尔!」

      一旁的乌尔里希则向我们轻轻点头示意。

      他们两人都穿着纯白色的长袍,腰际扎着美丽的腰带,七染使用的是青绿色腰带,而乌尔则是墨蓝色。

      「你们南方大陆的祭典好棒呢!有营火、舞蹈,还有好多好吃的!」七染说。

      「啊啊,你们已经吃过了吗?」

      「嗯!祭典一开始,乌尔就说可以先去找吃的,还说有几道菜会比较受欢迎,要我先去夹。他的预言总是用在这种奇妙的地方呢!」

      「在说我坏话?」乌尔里希蓦然中断和柯尔的寒暄,敏锐地转过来问。

      「没有啊。」七染一派轻鬆地笑答,「我正在夸奖你预言準确呢。」

      柯尔笑了。

      「南方的祭典和你们西方大陆的不太一样吧?」

      「确实,我们的安静肃穆多了。」乌尔里希说。

      这时我注意到乌尔的手一直搂着七染的腰,每当旁边有人经过,他就会提高警觉,尤其是那些喝醉酒哼着歌的人。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吧。」他蹙眉说道:「柯尔,用你的直觉力探查一下,附近有没有隐密的座位?」

      「……似乎有。」柯尔回头望向某个方向,「跟我来。」

      说完便带领我们开始往幽静的广场边缘移动。

      在距离海盗们聚集的那区不远处,有一小片由废墟改造而成的休憩区。

      被魔物摧毁的断垣残壁经过工匠们的巧手修筑后,成了高度及腰的灰白色矮墙与小花园,在矮墙上的缺口两旁种上几棵开着小紫花的灌木,便成了这片园地的出入口。

      由于这里远离食物区和营火区,相对阴暗隐密,因此一个人影也没有。

      柯尔带着我们走进小花园,一路往深处走,在尽头处赫然看见一片被植物围绕的区域。

      那个地方地势陡降,柯尔拨开了丛生的花草后,现出一片圆形的低洼地。

      洼地中央摆放着一座由数张石凳围绕的圆形石桌,造型很典雅,显得特别隐密又别緻,像一座秘密基地一样,除非靠得够近,否则完全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这里如何?」

      「嗯,还不错。」乌尔里希说。

      柯尔凭着直觉,在旁边找到一道石砌的阶梯,回头牵起我的手往下走。

      乌尔则小心翼翼地扶着七染,步下了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石阶,那样的呵护举动很细微,却充满了不言而喻的重视。

      「好奇妙的地方啊!」踏入低洼地后,我环顾四周,看见除了我们刚刚走的阶梯以外,还有三道阶梯隐没在花丛里,但其中一座看起来已经崩毁了。

      「感觉这里不像是工匠们为了祭典建造的地方,反而像是某种遗迹呢……」

      「兔子,妳看。」柯尔忽然指向地面。

      被薄土覆盖的地方,经由柯尔的手掌抚过后,出现了美丽的地砖,上头刻着许多奇异的符号。

      「这是……?」我仔细一看,发觉那些符号异常眼熟,和魔物学地窖里那扇门上的镂刻符号似乎是同样系统的文字。

      「看起来这里确实是过去留下的遗迹。」柯尔沉思片刻,「直觉显示这里的建造年代很久远,起码经过数百年。」

      「可是,为什幺上次祭典时都没发现这里呢?」

      「去年以前,这一带都是广场边最热闹的地方,有客栈、麵包店、餐馆等等,还记得吗?」

      他这幺一说我才想起来,去年我们的祭典伙食组,就是在这附近跟店家的婆婆妈妈一起準备庆典佳餚的。

      只是当时的店铺,如今都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刚才经过的那座小花园,而这里……

      「这座遗迹,过去应该一直被埋在土里,直到神之怒来袭,摧毁地表的建筑,造成土层崩塌后,才意外露出来。」

      「啊啊,这幺说来,工匠们在布置祭典会场时偶然发现这个遗迹,就顺手把土清掉,打造成这样的休憩所啰?」

      「很有可能。」

      ……真不可思议。神之怒带来的巨大毁灭中,也有像这样偶然的奇蹟发生啊……

      「你们两个研究完了吗?」乌尔里希在不远处问道。

      我们这才想起不小心把客人晾在一旁,连忙放下考古工作,走向那张圆桌。

      乌尔里希此时正站在圆桌边,俯首低声跟七染说着话,七染则坐在石凳上,表情虽然在笑,但神色略显疲倦。

      「七染累了吗?」我关心地问。

      她点点头,轻笑道:「不瞒你们说,我怀孕了。」

      「哇!」我完全没看出来,立刻惊喜地道:「恭喜!」

      怪不得刚才乌尔里希急着要找地方休息,原来是因为这样!

      柯尔的直觉力好像也没有猜到这个,倾身询问:「几个月了?」

      「刚满三个月哦!」七染幸福地笑着说,「现在肚子还小小的,所以看不太出来对吧。」

      「希望这次孩子能平安诞生。」乌尔说。

      「这次?」

      「七染的体质比较弱,已经连续流产两次了。」

      「咦!」

      「别担心,我有预感这次能平安把他生下来。」七染柔柔地笑着说,「这孩子一定很聪明,知道诞生在和平时代比较好。」

      和平时代……吗?

      我觉得自己能明白她的意思。

      如果是我,也会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碰上战争和神之怒,能够在安稳的时局中平安成长……

      这时七染话锋一转,笑道:「真好,我们四个能像这样坐在同一张桌边,要是能凑齐七位神之民就更好了!你们看,这张桌边的石凳刚好有七个呢!」

      经她一说,我和柯尔彼此互看了一眼。

      「这应该不是难事。」

      我也跟着点头,「对呀,其他三位神之民不久前也都聚集到南方大陆了喔!」

      「真的?我们能见见他们吗?」七染惊喜地问。

      「应该可以,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来参加祭典呢?」

      「因休有回来的话,纳夏应该会来吧。」

      「对耶!那欧德呢?还有那个红髮的神的言语……」

      「──梅悠?」

      背后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

      我回过头,便发现纳夏正从上方的植物丛中探出头,一脸困惑地俯看底下的我们。

      「你们在那里干嘛啊?」她问,「有路可以下去?」

      「有喔!那边有阶梯!」我起身,指了指台阶,然后挥手道:「妳快点下来!我们正说到妳呢!有朋友想要见见妳!」

      「……朋友?」她稍稍停下动作,看向和我们同桌的其他两人,这才拨开草丛小心地步下阶梯。

      没多久她就走近圆桌,我这才发现,几个月不见,她曾一刀剪短的粉色头髮此时已经能绑成马尾了。

      「这地方也太隐密了吧?亏你们能发现。」她皱眉说。

      「都是拜柯尔的直觉所赐啦!这里好像是某种遗迹呢!」

      「嗯……确实有点像。」

      我过去拉着她一起坐到圆桌边,然后介绍道:「这位是乌尔里希,这位是七染莱茵,他们分别是西方大陆的真王和王妃,两位都是神之民喔!」

      「喔。」纳夏点点头,语气无波地说:「你们好啊。」

      啊啊,果然是纳夏,反应好平静!

      「这位是纳夏莉莉,是古大陆司维恩那大陆的神之民。」柯尔也向他们两人介绍道。

      「妳好。」乌尔点头。

      七染则笑着说:「很高兴认识妳!我们正想找其他神之民聊一聊呢!」

      「哈啊?所以你们特地跑来这里,就只打算这样坐着聊天?」

      「对啊。」七染笑笑地说。

      纳夏的目光往我和柯尔一扫,「为什幺不带他们去跳舞?现在上头很热闹说。」

      我笑着摇手,「没办法啦!我们有孕妇在。」

      纳夏立刻惊讶地看着我,「妳怀孕了?」

      「不是我啦!」我急忙挥手否认。

      「是七染才对。」柯尔也笑着解释。

      纳夏瞪了柯尔一眼,「……你这家伙,我还以为你下手了,吓我一跳。」

      接着她转向七染,表情柔和下来,「妳看起来气色还不错,不过体质偏寒吧?」

      「妳好厉害!用看的就看出来了?」

      「纳夏是治疗师,也是药草专家喔!」我说,「在昔日南方大陆的王城里很受贵族们欢迎呢!」

      「可以麻烦妳帮七染看看吗?」乌尔里希问。

      纳夏于是在七染身边坐下,伸手触碰她的脉搏。

      「话说纳夏刚刚是怎幺找到这里的?」我好奇地问,心想她正好在那时机出现也未免太巧!

      但她却只是淡淡地说:「我到处在找因休,刚好这座花园吸引了我的注意,就进来看看。」

      「咦?妳还没见到学长吗?」

      「嗯,找遍整座广场都没看见人影。」

      柯尔忽然说:「他应该跟阿萨还有森的书魔在一起。在广场附近,某栋看得到祭坛的建筑物屋顶上。」

      「啊?那什幺地方啊,怪不得我找不到!」纳夏说完,放开七染的手腕。

      「妳的体质太寒了,不容易成功怀孕,生产过程也会很辛苦,要吃点药调整体质才行。我有带些药草过来放在祭坛附近,你们等我一下。」说完她便起身,走没几步又回过头来,「我刚刚有看到欧德和纱音,要不要顺便带他们过来?」

      「谁?」乌尔里希问。

      「欧德是东方大陆的神之民。」柯尔解释道。

      乌尔里希听完,神色一沉,「就是那个偷走我的预言宝具,还率兵攻打我们西方大陆,掀起大陆间战争的人?」

      「没错,就是他。」纳夏说,「纱音则是神的言语的持有者,来自被魔物吞噬的肯恩锡德大陆。」

      「噢,原来她叫纱音!」我惊讶地道,「我还没和她说过话呢!」

      「太好了,那就麻烦妳顺便带他们过来啰!」七染期待地说。

      纳夏点点头,转身便登上阶梯,迅速消失在花丛中。

      「纳夏虽然没什幺表情,但人好温柔呢!不知道其他两位是什幺样的人?」七染笑着说完,转向乌尔道:「你等一下可别跟欧德吵架喔!」

      乌尔脸色阴沉地说:「看情况吧。」

      看来,他好像对欧德做的事情很反感,我有点担心地看了看他,再看看柯尔。

      柯尔却一点也不担心似的,对我笑了笑,用心音说:「放心,乌尔他很有分寸的。」

      说完,他就随意和乌尔里希闲聊起轻鬆的话题。

      等纳夏回来的时候,不只带着草药和欧德与纱音,三人手上还捧满了水果和餐。

      「乾坐着太无聊,顺便就拿了点食物回来。」她耸肩说,「这位是欧德,这位就是纱音。」

      欧德面无表情地看着在场的我们,「你们好。」

      不知道刚才纳夏在路上是怎幺跟他说明的,总觉得今晚欧德的气焰收敛了不少。

      但我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纱音身上,只见她一头酒红色长髮像鲜採的樱桃一样鲜豔亮丽,轮廓深邃的五官配上白皙的肤色,有种异国的美感,最特别的是——她的眼瞳竟是绯红色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清醒的模样,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

      她眨了眨眼,朝我们嫣然一笑,「我是纱音,各位请多指教。」

      声音特别纤细柔缓。

      「来来,快请坐!」

      「结果我们真的凑齐七个神之民!太棒了!」

      等大家都入座以后,桌上也摆满了丰盛的食物。

      简单彼此介绍完,我忍不住感叹道:「上一次神之七人们像这样齐聚一堂,应该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吧!」

      「啊,说的是『七王之会』吗?我也知道那则传说喔!」七染说,「远古的人们在经历战争之苦后,七位真王终于在『世界的中央』相会,彼此约定各大陆间禁止战争,改以魔武学园的竞赛的胜负决定大陆间的位阶高低与资源分配,开启了和平的魔法时代,但后来人们滥用魔法的后果,却导致了历史上第一次的神之怒。」

      我曾在四校大赛开幕式时,听小苜学姊说过这段历史,这时再听七染的描述,有一种回忆慢慢被唤醒的感觉。

      纳夏说:「这历史听起来跟我们现在还真类似。」

      「看来我们都没有记取历史的教训。」乌尔里希说着,目光看向欧德。

      「看我做什幺?我可不后悔挑起战争。」欧德言词冰冷地道,「为了拯救东方大陆的人民,这是必要的也是唯一的手段。」

      乌尔听完却摇头,「你错了,无论何时都有比战争更好的手段。」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啊!你们西方大陆的地理环境那幺好,土壤适合种植作物,气候也适合人们居住,你能想像都是沙漠的东方大陆,人民是过着什幺样的生活吗?」

      「欧德,冷静点。」纳夏淡淡说着,把水果盘往他推过去,「记得我刚才对你说的话。我们不是找你来问罪,也不是找你来吵架的。」

      七染则说:「我们也很同情东方的情况,真的。但无论哪个世界,恐怕都不可能会有资源完全平均分布的情况发生。一定有些地方比较丰饶,有些地方比较贫脊,所以才需要贸易,才需要分工,才需要政府和国家啊。」

      「妳以为这种问题光靠贸易和政治就能解决吗?」

      「我不知道。」七染露出微笑,「不过我明白,今晚的我们可以聚在这里,就是个大好机会,可以一起来思考还有什幺方法可以让所有大陆都过得更好,不是吗?」

      语毕,她握住了乌尔里希的手,续道:「我自己是『神的梦想』的持有者,能够和神明共享同样的梦境,而最近,我总是梦到一望无际的原野和辽阔的森林、金色的沙漠与青翠的绿洲,还有浩瀚无垠的天空和海洋。梦中所有生灵,无论是人类、精灵、魔族或飞禽走兽,全都安居乐业,自由无束地生活着。我想,在经历神之怒以后,神一定全心全意地梦想着这样的世界吧。那是祂所期望的,也是祂想要指引我们去打造的『乐园』。」

      「这想法真可笑!这世上才没有神明。」欧德不悦地说:「如果妳曾踏上东方大陆,就会知道神根本不存在,否则祂会让那里变成那样的炼狱吗?」

      「我不这幺认为喔。」七染温柔地说:「在我们之上确实有神明在看顾这个世界,否则,我那些梦境是从何而来呢?」

      「那只是妳的幻觉。」

      「哦?那你透过『神的垂怜』感受到的人民的苦难,难道也是幻觉吗?」

      「哼!别把我的能力和妳相提并论,总之神明是不存在的!」

      这时柯尔终于开口,「欧德,你听我说。」

      「干嘛?」他转向柯尔,语气不善,但表情稍微收敛了一些。毕竟柯尔不久前曾邀请他一起去勘查土地,讨论安置东方流民的问题,所以欧德对柯尔的态度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客气的。

      柯尔此时平静地看着他,用就事论事的语气说道:「东方大陆长期为魔物和战乱所苦的事情,我们都有耳闻,也都很遗憾。但是,所有的一切究竟是怎幺开始的?追根究柢,东方大陆会难以生存,是因为魔物与沙漠造成的吧。虽然沙漠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魔物是为了平衡被滥用的魔法而生,而魔法又是从东方大陆出土的魔法石里释放出来的。」

      「你在说废话吗?」

      柯尔却抬手制止他,「听我说完。为了开採这些魔法石,所以东方的商人和地主不断奴役当地的百姓,然后将出土的魔法石卖到其他大陆,赚取大量金钱,回头又继续压榨劳工,造成恶性循环,当地却没有强而有力的政府去遏阻这件事。而那些流向其他大陆的魔法石,则被用来战斗,製造出更多的魔法粒子和魔物,更加恶化了东方的环境。你不觉得,所有的因果全是因那片土地而起的吗?身为那片土地的神之民,你不觉得放着这些不管,一心只想将人民带离东方大陆的你,也有一点责任吗?」

      乌尔里希这时也接着说:「柯尔说的没错。把人民传送到西方大陆和南方大陆,表面看似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但是这必定会引起冲突和战争,同时你的人民也被迫离开他们的家乡,这样的他们真的能幸福吗?」

      「说了这幺多,你们到底希望我怎幺做?」欧德沉声怒道。

      「很简单,接下来请你不要再自作主张,胡乱挑起战争了。」乌尔里希直接地说。

      在欧德竖眉回嘴前,柯尔就开口说:「既然我们已经将世界引导到这个局面,下一步恐怕就是思考如何防止神之怒和战争再一次发生,还有如何开启真正的和平时代吧。」

      「哼,说得容易!」

      「虽然感觉很困难,可是我们可以先从订定简单的魔法使用公约开始做起!」我提议道。

      「公约?」

      「那是什幺?」

      纳夏和纱音同时问道。

      「嗯,目前我们已经知道,魔法如果用在腕落战斗的话,会耗费很多魔力,製造出很多无谓的魔法浪费。光是一个爆击需要的魔力,就可以用来做很多很多生活魔法,所以如果从今以后各国都将魔法的发展重点放在民生需求上,同时有效率地将大气中的魔法粒子存取下来,那幺根据我们学校的学者们推估,只要不到十年,地表上的魔物就会降低为现在的百分之五以下,那些被魔物占据的黑暗大陆也会再次变得适合人们居住。到时候,资源的丰富程度一定足够所有人类和平生存的!」

      「这数据是真的?」乌尔里希挑眉问。

      「千真万确,是我认识的学者亲口告诉我的,还给我看过计算表呢!」

      「太好了,这办法感觉可行呢!」七染说。

      「如果那三座被魔物佔领的大陆都能收复,那幺人类就不再需要抢夺地盘了吧?」纱音问。

      我点点头,「所以之后我们首要的目标,就是收复三座黑暗大陆!」

      「那收复完之后呢?」

      她问完,大家一时都沉默下来。

      这时柯尔率先回答:「之后,就是建造理想的国家吧。」

      理想的……国家?

      「请定义『理想』两个字。」欧德说。

      柯尔微笑道:「我理想中的国家,是没有战争,阶级平等,且社会和谐的国度。你们呢?」

      「我理想中的国家是富裕的地方,人人享有一样的资源,不需要看别国脸色。」欧德说。

      「嗯……我的话,希望是个绿意盎然,和大自然和平共存的国家!」纱音说。

      纳夏则说:「我想要一个没有穷人和病人,医疗发达的国家。」

      「我想要所有人民无分贵贱,大家都能自由使用魔法的国度!」我笑着说。

      乌尔里希和七染则共同表示:「我们想要打造所有人都能放心生下孩子,一生都能安稳生活的国家。」

      说完以后,大家面面相觑,忽然露出笑容。

      「好像有点太美好了吶……」

      「这涉及到政治、社会、经济和医疗议题呢!」

      「大概会是一条长远的道路吧!」

      「但绝非不可能。只要我们每座大陆彼此合作,达成无战争的共识,并且订定贸易规则,一切就会变得容易得多。」乌尔说着,意有所指地望向欧德。

      欧德沉默一会才说:「如果是平等的条约,我愿意加入。」

      「当然会讲求平等。我们的目标是让世界无分大陆一起迎向和平时代,所以公平和正义会是一切的基础。」柯尔道。

      欧德点点头,表情终于软化下来。

      我明白,至此他的防备心终于完全卸下了。这位东方的真王虽然行事激进冲动,却是真的为人民着想,骨子里也是个认真的人。

      现在大家有了和平的共识后,终于放下彼此的歧见,平静地聊起了各国的资源分工问题。

      目前已知,大部分魔法石矿脉都在东方大陆,所以欧德回国后,首要任务就是降低魔法石的开採,将那些佔领了魔法石矿坑,长期压榨劳工的富人肃清,重新建立新的王国与律法。

      西方和南方大陆属于灾情相对较轻的大陆,接下来需要提高魔法师的训练,降低空气中的粒子浓度,并且帮助北方和东方建立安定的政权。

      而失落大陆的神之民们则继续等待,等到黑暗大陆重获新生时,其他真王与神之民便会联手,帮助他们重新踏上故土,建立起新的理想国度。

      那必定是遥远未来的事情,但是言谈间,我们彷彿都能看见那样的画面。

      碧海蓝天,广袤的原野上布满欣欣向荣的草木,村落和城镇充满笑语。世界不再有战争,魔法也不再用于彼此厮杀,而是成为每个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我好期待那样的未来啊……」七染笑着说,「神一定就是期待着这样的世界,我有预感今晚会做关于这个的梦!」

      「话说,关于神明……我有个想法,想问问你们的意见。」

      「嗯?什幺想法?」

      「我不是在这个世界长大的,但在我第一次踏入这个世界之前,有人曾经告诉我,这世界万事万物都有其意志。所以我一直在想,也许世界本身也拥有它的意志也说不定?」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我身上,露出不同程度的疑惑表情。

      「嗯……也许这想法很奇怪,不过这里的大家都说神明是慈悲为怀的、全知全能的,但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却不全然是好事。所以柯尔、乌尔、纳夏和欧德才会认为,神明是不存在的,对吧?」

      「没错。」他们几人点点头。

      「所以,我就在想,也许人们口中对神明的定义本来就是错的。虽然我和大家一样,相信真的有一个意志在照看着世上的万事万物,在冥冥之中引导所有事情发生,但这个意志应该不是无所不能,也无法顾及所有人的幸福。它会愤怒、会悲伤,拥有自己的神思、自己的言语和远见,对生灵能寄予怜悯,并且抱持着梦想,期盼着奇蹟,也会为了解决问题而烦恼、而行动……我认为,这个长久以来被人们称为『神』的意志,就是世界本身。」

      「啊?妳的意思是……世界它自己主导了发生在这世上的一切?」

      「是的,就如同我们自己的意志决定了我们的思想、行为,还有结果一样。世界本身也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不断烦恼着,祂期望魔法粒子能消退,所以创造了魔物和神之怒,但同时祂也梦想着没有战争的乐园,所以才让一部分的人类能够与祂的意志产生共鸣,让他们体会到祂的神思、祂的梦想、祂的远见和悲伤,祂对生灵的垂怜还有祂所期盼的奇蹟,并代替无法言语的祂向世界发声……就像那些能够与魔法石共鸣的人成为了魔法师一样,能够与世界共鸣的人,则成为了『神之民』。」

      「哇……」七染满怀惊讶地看着我,「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好不可思议,可是感觉好像完全可以理解呢……」

      「这是妳自己想出来的?」纳夏问。

      「嗯,听起来有点奇怪吧……」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还好,我觉得还满合理的。」她耸肩说,「如果说神就是世界,我反而可以接受了。」

      柯尔笑着将我搂过去,「兔子总能提出令人意外的见解呢。」

      「柯尔会觉得奇怪吗?」

      「不会,其实我也一直有这种感觉,彷彿世界的局势被一股意志不断拉扯着。」

      「话说到这,我觉得,这个地方说不定就是当时『七王之会』举行的地点耶。」七染忽然说。

      「噢,跟我想的一样!」纱音兴奋地道。

      「我也是这幺觉得!」我笑着说。

      「如果这里就是传说中『世界的中央』,那世界看见我们几人睽违百年再度聚集在这里,应该会很高兴吧!」纱音说完,仰头望向天空。

      我们也跟着她,一起抬头望向漫天星斗,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这时,柯尔悄然掏出怀中的小瓶了,将里头的星屑和梅花圣物一起倾入空中。

      「哇——这是?」

      「我们南方大陆月家的圣物『星屑』,还有梅悠所属的北方大陆梅家的圣物『梅花』。」柯尔笑着说。

      那些金色星光与粉色梅花一起围绕在我们上空,光辉灿烂地洒落在我们七人身上,彷彿某处的神正眷顾着我们一样。

      「圣物啊……」七染讚叹道:「我们木家的圣物是各种形状和色彩的『叶子』喔,真希望我有带出来!」

      「叶子!哇!其他人的圣物又是什幺呢?」

      「我们海家的圣物是半透明的『泡沫』喔。」纱音道。

      「我的是『风铃』,属于风家。」纳夏说。

      「我的家族是西方大陆的火家,圣物是『火焰』。」乌尔里希说。

      「那欧德你呢?」

      「『彩尘』。很讽刺吧?」他淡然地说,「我们大陆已经够多沙漠了,我的家族居然还被命名为沙家,圣物是彩色的沙尘。」

      「不不,听起来很美啊!有朝一日真想亲眼见一见!」

      他默了默,才说:「等我平定我们东方,你们可以来拜访我,到时再给你们看。」

      我笑了出来,心想这应该是他能释出的最大程度的友善了吧?

      「那幺,到时我们就不客气地去打扰你啰!」

      「我也要去!」

      「还有我!」

      大家都笑了,不约而同地遥望星空。

      如果世界的意志正看着我们的话,此时祂应该也是笑着的吧!

     

  • 名称:蜜桃成熟时1997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53: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