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播电视剧超清在线观看

      不知不觉,夏天进入尾声了。

      当那一天来临时,我起了个大早,拉开窗帘,看见天空万里无云,心情顿时也舒畅起来。

      留下还在床上熟睡的雪花,我轻手轻脚地下床,换上正式服装,然后带着出现在桌上的早餐移动到客厅,不意外地看见阿萨和柯尔正一人佔据了一张长沙发,两人都睡得颇熟。

      目光往四周一扫,只见客厅桌上散落着许多卷轴和书本杂物,桌下的情况也差不多,被各种难以说得出名字的东西佔据,几乎寸步难行。

      这里真是越来越乱了啊……

      我一手端着早餐盘,一手握着饮料,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

      发现唯一一张单人沙发也被书本佔领了,根本没地方坐后,我索性绕到柯尔躺着的那张沙发边,在沙发的扶手上直接坐下。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我的存在,才刚坐下没几分钟,柯尔就醒了。

      他先是侧过身,缓缓睁开眼,模糊的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视线聚焦在我身上,露出一抹微笑仰望着我说:「早安。」

      「早安!」

      光是见到柯尔,我就觉得一整天需要的能量瞬间都充饱了。

      看着他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我笑着问道:「吶!柯尔要一起来吃早餐吗?」

      「好啊。」

      他在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拍拍身旁空出的位子要我过去坐。之后阿萨也跟着醒了,我孤单的早餐时间有了他们的陪伴,简单的三明治也变得好吃了起来。

      虽然说,这时的我很想问他们究竟进行得如何,但还是努力忍住,在心里提醒自己许下的诺言。

      想了想,我于是转而提起了那件事。

      「今天就是学长毕业的日子了呢!」

      我尽量用上了轻快的语气,但身旁的两人不知道是因为刚醒还是心情不好,只有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们要一起去参加毕业典礼吗?」我不气馁地追问道。

      「应该不会吧。」阿萨说。

      「他应该不希望我们去。」柯尔也耸肩这幺说。

      「咦?」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学长会希望你们去说。」

      「去干嘛?帮忙鼓掌?还是送花给他?」阿萨问,「拜託,因休才不需要这些好吗?」

      「他希望去的,应该不是我们吧。」柯尔说着,露出略带苦涩的笑容,望向桌上那堆书本。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便看见小不点学长的日记安安静静地堆在眼前。

      啊啊……

      已经这幺久了,即使出动了柯尔和阿萨联手,还是没有办法吗?

      我垂下目光,有些心事重重地伸手去拿我的红茶。

      这时,雪花也睡醒了,开心地推门出来客厅。

      「主人早安!阿萨、柯尔早安!」

      听见她的声音,我立刻露出笑容转头看她,但我忘了上一秒还打算拿红茶的手指尚未收回,于是这幺一转头,指尖就不偏不倚地把红茶杯给碰翻了。

      「啊!」

      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红茶顺着书堆蔓延开来,速度之快,遭殃的书本几秒内便以倍数成长。阿萨第一时间伸手要抢救书,却不慎引发另一波书堆崩塌的悲剧。

      这还没完,更惨的是书崩后,一个原本放在某堆书上的玻璃小罐子,就这样跟着书本应声而倒,一起往地面摔去,瓶身立即摔得粉碎。

      「我的天啊……对不起!对不起!」

      我手足无措地急忙想过去帮忙,阿萨却厉声朝我怒道:「妳待在那里别动!雪花也是,别过来,这里有碎玻璃!」

      一阵混乱中,最冷静的就属柯尔了。他迅速出手抢救了最重要的日记们,火速放到乾燥的地方。

      所幸其中只有一本的书页角落沾到了红茶,其他日记都安然无恙。

      之后他和阿萨合力将其它书本和卷轴移开,我则用了风的生活魔法把书本弄乾,然后清掉了碎玻璃瓶。

      还好最重要的日记没大碍,那本日记书角虽然不幸染上一点点红茶的颜色,但丝毫不影响阅读,应该没关係吧……?

      刚鬆懈地坐下来,我就闻到一阵熟悉的花香。

      这是……

      低头往地上一看,我赫然发现桌子下有一小搓粉红色与白色的小东西,似乎是从刚摔破的玻璃瓶里洒出来的。

      再仔细一瞧……那不是我做的梅花圣物吗?

      可是,它们似乎又和正常的圣物不一样,那些梅花显然不会飘浮,只像普通的梅花一样静静躺在地上,发出的光芒也很微弱,只有香气依旧。

      柯尔注意到我困惑的视线后,弯下腰过去捧起它们,低声说:「这些,是原本装在妳给森的那个香包里的东西。」

      「……欸?」

      他将圣物捧到我面前,我则想也没想就伸手接过,感觉花瓣落入掌中时传来轻盈的重量。

      这些,是我送给小不点学长的香包的内容物……吗?

      我想起那个直到最后一刻都陪在小不点学长身边的香包。当我们找到他时,香包已经失去香气和光芒了,为什幺现在又恢复香味了呢?

      正思考着,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梅花圣物在我掌中停留一小会后,似乎重新得到了力量般,光芒渐渐增强,香气也更加浓烈。接着它们逐渐飘浮起来,离开了我的掌心,往空中飘去。

      我惊讶地看着它们飘向桌子,然后缓缓降落在小不点学长的日记上。

      「哇!圣物活过来了!」雪花这时终于获准靠近这里,立刻往我身边凑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活过来了……?」我疑惑地重複一次,但没等我有空细问,这时我耳畔的通讯耳环便传来声响,「毕业典礼即将开始,干部们请尽速往看台就位!」

      啊!糟糕,要迟到了!明明今天还特地起了个大早啊!

      「我、我先去参加毕业典礼喔!」

      我仓促说完便霍然站起,也顾不得早餐还没吃完,匆匆抓起包包就告别他们三人,迅速奔出宿舍。

     

            *       *       *

     

      当我赶到举行典礼的湖畔广场时,全体学生几乎都已经登上了观众席看台。

      我很快便找到传送阵,几秒后便踏上了属于干部的看台。

      随着高度拔高,迎面而来的风也变强了。

      我按着因方才赶路而急促跳动的胸口,缓缓往看台边缘的栏杆靠近。凭着栏杆俯瞰下方时,我惊讶地发觉这里的视野和以往截然不同,再往身后更高的看台望去,我回想起当初坐在那看台角落的自己。

      特等席啊……

      伊儿雪这时静悄悄地来到我身边,手掌轻巧地搭上看台栏杆。

      她穿了一袭雪白的长袍,其上缀着鲜红色的魔法石,手腕戴着精緻的石榴石手环。微风吹来,掀动了她白金色的短髮,而她紫色的目光正宁静地望着下方的湖面。

      「这个地方能看见很美的景色呢。」她低语道。

      「是啊。」我点点头,胸口急促的呼吸不知不觉就平静下来了。

      其他干部这时先后在看台上就坐,我们两人驻足一会后,也分别回头坐上属于王牌与神盾的位子。不久,仪式便在蓝袍人抵达会场后于焉展开。

      「南方大陆魔武学园,毕业典礼,正式开始!」

      这声宣告传遍了湖畔广场的每个角落。

      当声音方歇,大四的学长姊们瞬间出现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在阳光照耀中,每个学院的毕业生都穿着各自学院的学士袍,黑桃的蓝,方块的绿,红心的红,梅花的黄,四色壁垒分明地组成了壮观的队伍。

      除了学士袍以外,每个毕业生头顶上也戴着一个四方形的学士帽,从帽沿处垂下了一条麦穗般的金色流苏,正随着微风轻微晃动着。

      我的目光很快在队伍中找到了撒旦学长的身影,耳边听见司仪开始宣唱教授们的名字,请他们上台排成一列。

      很快的,四院的教授们与毕业生便一同站在台上。

      司仪依序唱名下,毕业生开始列队往教授面前站成一排,由教授亲手为他们将帽子上的金色流苏由右边拨至左边。

      这个过程被称为「拨穗」,象徵毕业生已经完成了大学学业,取得正式的学位。

      接着,教授再从托盘上拿起装在纸筒中的毕业证书,郑重地颁发给毕业生。

      整个仪式过程十分顺利,现场的音乐既隆重又温馨,看台上的我们则不断给予毕业生们掌声,若看见认识的学长姊接受拨穗时,便高声为他们欢呼喝采。

      轮到撒旦学长时,我和黑桃学院的同学们一起给了他最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儘管不捨,儘管不想分离,可是这时的我是满怀喜悦地目送他接下毕业证书,返回毕业生队伍中。

      当最后一位学者毕业生也通过拨穗仪式返列后,教授们便在司仪的指示下,转身準备回到看台上。

      就在这个时候,看台底下的司仪们忽然一阵骚动。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漆黑的身影乍然窜入湖畔草地上,捲起黑色的风,往毕业生的位置疾速飞去。

      受惊吓的毕业生们慌忙后退,队伍瞬间乱成一团。

      眼看情况不对,看台上的我们紧张地全都站了起来,而身在队伍中的撒旦学长同时推开慌乱的其他人,抬手便释出三面护盾,朝来路不明的怪风挡去。

      那阵风果真被护盾制止,在护盾包夹下原地盘旋一圈,忽然瞬间朝上窜高,然后骤然向下疾驰,往撒旦学长扑去。

      看见这一幕,我不禁吓得大叫:「学长小心!」

      撒旦学长瞇起眼,眼神锐利地望着怪风,手掌向上,似乎已经準备发动下一波魔法。

      没想到,怪风似乎有所察觉般,很快就往一旁偏去,然后绕着学长飞了一圈,速度也慢了下来。

      这个瞬间,学长似乎察觉了什幺,手掌蓄积的魔法并未进一步发动,而是静止在原地,凝视那阵风在他眼前缓缓停下来,原地盘旋化成人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人形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最终化为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看不清面容的人影。

      「你们居然没有等我!」黑斗篷下倏然传来这句抗议,一边说一边朝撒旦学长逼近,闹脾气似地大声抱怨,「怎幺可以先举行仪式呢!」

      那明显带着稚气的声音,还有大家都很熟悉的耍赖语气──

      「……森?」

      撒旦学长不可置信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于此同时,那人影也在学长面前止步,一把掀开头顶的斗篷帽子。

      一看清他的面容,在场所有人立刻倒抽一口气。

      站在那里的那个人,明显拥有金色的短髮,灵动的碧绿眼眸,还有尖尖的耳朵……

      「是森学长?」

      「森学长他回来了?」

      看台上的人们纷纷站了起来,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典礼举行的舞台上,毕业生们已经集体呆住,表情活像见鬼一样,连原本奏响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小不点学长对周围的变化毫无知觉,完全无视石化的人们,继续抗议道:「虽然我八成已经不是王牌了,大概也不太算是活着,但好歹也让我参加毕业典礼嘛!」

      他的不满全写在脸上,那固执又不讲理,却让人无可奈何的说话风格……完完全全是小不点学长没错!

      我用手摀住嘴巴,感动与激动的心情强烈到泪溼了眼眶。

      这时身旁的伊儿雪忽然疑惑地问:「这世上,有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吗?」

      「据我所知没有。」坐在另一边的王子殿下沉思地回答。

      「那幺,这是幻觉吗?」

      「不,不是幻觉。」我摇摇头,笃定地说:「这是真的,一定是真的!」

      我一边擦掉眼角的泪水,一边心想,肯定是柯尔和阿萨的计画终于成功了。

      这时,远处台上的撒旦学长终于打破寂静,皱着眉问:「你……为什幺?」

      「什幺为什幺?」小不点学长终于停下抱怨,困惑地抬头问。

      「为什幺你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参加毕业典礼啊!」

      他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一瞬间让人不由得产生这一切都很合理的错觉。现场甚至有人笑了出来,人群中还有人鼓譟地喊:「他想参加就让他参加吧!」

      然而,撒旦学长丝毫没有被他们所影响。

      「我不是说这个。」他低下头,凝视眼前这位应该已经逝去的搭档,认真地问:「你刚才说,你应该不算是活着,这是什幺意思?」

      小不点学长偏了偏头,忽然退后一步,露出笑容说:「因休,你的记忆没有出差错,你所认识的森已经死掉了没错喔。」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们瞬间安静下来,原本嘻笑的同学也全都收回笑容,怔怔地看着道出事实的他。

      当事人则不甚在意地笑着继续说:「虽然我不是大家认识的森,但是,森在生前留下的日记却成为了我。换句话说──我是从他的日记凝聚而成的书魔。」

      「书魔……」撒旦学长沉声複诵道。

      「是的。这样的我,其实并不能算是活着吧?」

      撒旦学长因这句话而拧起眉,没有回答。

      而说话者似乎也没有发现对方眼底闪过的痛苦,只是倾着头说:「虽然森确实不在了,但他将他的记忆和思想都记录在日记本里。多亏有你,在他死后不断阅读日记,为其注入了深刻的意念,我才得以用书魔的姿态现形。」

      说到这里,他轻轻地拍了拍胸口,露出一丝笑容道:「虽然很可惜,我不是森本人,但我继承了他的记忆和想法,还有兴趣、喜好,以及对未来的理想和盼望。要说我是他的赝品也不为过唷!这样的我,有资格参加这场毕业典礼吗?」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几秒后,司仪台边的白巡学长微笑着打开扩音器,回答道:「当然有。」

      此时的他虽然已经不是学生会长的身分,但仍是祭司团首领,也是毕业典礼的司仪主席。

      在他指示下,其他司仪终于大梦初醒般开始奔走,很快就张罗出了一套学士袍和学士帽。

      呆滞的毕业生们这时也迟疑地恢复原先的队伍,愣在一旁的仪式人员咳了几声,再次请黑桃学院的夏格教授上台,为前王牌进行拨穗仪式。

      原本停滞的音乐再度响起,夏格教授在乐声中快步回到台上,对穿上袍子的小不点学长的书魔露出微笑。

      「你啊,还真是随心所欲的孩子呢。」

      那语气,就像是对着小不点学长本人说的一样。

      即使面对的是已故学生的日记所诞生出的书魔,但教授仍把他当成自己的学生看待。

      而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则抬起头,笑问:「原来夏格教授眼中的我是这样吗?」

      「难道不是吗?从你四年前踏入这所学校以来,可有做过违抗心愿的事情?」

      他听完粲然一笑,无忧无虑地说:「活着已经很辛苦了,还要违背心意活着那多累啊!就算是现在,我也没有违背心意喔!」

      夏格教授眼底浮现可称得上慈爱的眼神,看着他柔声说:「那再好不过了。」

      说完,教授便抬手为他将帽沿的金色麦穗拨向左侧,「恭喜你毕业,好孩子。」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高兴地点头,从教授手中接过装在圆筒里的毕业证书,然后转身面对全校的观众席看台。

      他的目光扫向在场每个人,表情带着笑意,那姿态就像他还是这所学园的王牌时一样。

      「我能在这边说几句话吗?」他忽然这幺问道。

      「没问题。」白巡学长首肯地点头。

      「谢谢──」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朝他挥了挥手上的毕业证书筒,然后面向我们这些观众,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谢谢大家,请让我在这里代表森说几句话吧!能参加这场毕业典礼真的像梦一样呢!谢谢南魔武给了我生命中最辉煌的时光,我从这里得到了许多宝贵的东西,就算化成书魔我也绝对不会忘记这些的!我真心爱着每一位在这里遇见的伙伴,还有指导我们的每一位教授,虽然我有时候上课不太认真,偶尔还会偷偷睡觉,但是我真的真的从课堂上学到很多。」

      「希望今天和我一起毕业的大家,能在踏出校园后以身为南魔武的毕业生为荣,稳健地、毫不迟疑地开始踏上属于自己的道路,也希望今天在座还没毕业的学弟妹们,能珍惜待在这所学园里的时光,珍惜现在坐在身边的伙伴们,未来的南魔武就交给你们了……话说回来,神之怒能平息真是太好了,当时我身为王牌却不能带领大家一起度过那个时期,真的很对不起,所以现在……」

      「等一等!」

      观众席这时忽然传来大声的异议。

      「唯独这声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所有人的目光都惊讶地往说话者看去,我也跟着转头一看,发现那居然是奶茶学长!

      明明是最怕麻烦的人,但他这时却从观众席中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学长你已经很努力了,你为南魔武做的贡献,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这声道歉我们绝对不接受!」

      「没错!」

      「说得好!」

      观众席里纷纷传来附和的声音,然后越来越多人站起来,朝着舞台喊话。

      「谢谢森学长为我们做的一切!」

      「不能保护森学长活到毕业,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才对啊!」

      「就算现在变成书魔也没关係,你永远都是我们最尊敬的王牌!」

      「毕业快乐!」

      「毕业以后偶尔也要回来看我们喔!」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站在舞台上,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微笑看着所有人,然后深深朝我们一鞠躬。

      观众席上的我们立刻全体起立,爆出最热烈、最不捨也包含了最多祝福的掌声。

      我在鼓掌中偷偷再次擦掉眼泪,然后露出笑容,看着小不点学长的书魔转身跑回其他毕业生的队伍。

      在司仪宣告毕业典礼结束的瞬间,他带头拉着撒旦学长的手一起冲下了舞台。

      其他毕业生们也跟随他们的脚步奔下舞台,在我们一波又一波的欢呼中,往草坪尽头的花廊入口跑去。

      所谓的花廊是由无数的白色拱门所搭建而成的,每一座拱门上都爬满了美丽的花藤,藤蔓上挂满了我们写给毕业生的贺词。

      这条绵长的欢送廊道由中央湖草坪一路通往四大学院,整整绕了南魔武一圈。

      当毕业生奔跑着通过花藤下时,一、二年级的学生们就负责在拱门边为他们撒出各种魔法和花瓣,庆祝他们结束四年的大学生涯。

      在大家的祝福中做完最后一次的校园巡礼后,毕业生们会顺着花廊抵达校门口,在那里,等待他们的是所有毕业生的直属们。

      虽然我是一年级生,但我也算在毕业生的直属里头,所以不需要去撒花瓣,而是得赶到校门口去。

      当我乘着扫帚飞抵校门口时,奶茶学长也刚好抵达。

      「奶茶学长!你刚才实在太帅了!」我一见到他就笑着大喊。

      他耸了耸肩,抱怨道:「总得有人出个声,我那个学长就是对大家太好了。」

      我忍俊不禁地说:「没办法,不这样就不像森学长了嘛。」

      不多久,小不点学长书魔的身影就出现在花廊那头。

      只见他仍一手拉着撒旦学长的手,一手抱了一大堆在校生送给他的花束和礼物,表情无比兴奋地往我们这边直奔而来,那奔跑的速度之快,远远把其他人都抛在后头。

      他一看到等在花廊尽头的奶茶学长后,便放开撒旦学长的手,挥舞手臂高声吶喊:「阿──旭──」

      奶茶学长一秒露出「有够麻烦」的表情,但还是乖乖留在原地,直到自家的学长飞扑而至。

      「我毕业了!我毕业了毕业了!」

      相较于他的热情,奶茶学长冷淡到几乎可说是煞风景地回道:「知道了。」

      但小不点学长毫不在意,拉着奶茶学长开朗地说:「那还不快恭喜我!」

      「恭喜学长。」

      「什幺嘛,再开心一点呀!」

      我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抬头对撒旦学长说:「恭喜学长!」

      学长点头,一手抱着满满的花束和礼物,只能用空出的另一手拍掉身上散落的花瓣和彩带,眼神瞥向那边对着奶茶学长喋喋不休,还硬把花束礼物通通塞给他的娇小书魔,轻声问:「柯尔是不是做了什幺?」

      啊,学长果然也猜想到了吗?这样我也不需要再隐瞒什幺了。

      「这是柯尔和阿萨一起密谋的,他们说计画成功前都不能告诉你。」我小声对他耳语道。

      这时,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忽然想起什幺似的,迅速朝我奔过来,吓得我往后退了一小步。

      「谢谢妳,梅悠学妹!」他眼神亮晶晶地看着我说。

      「咦?」我被谢得莫名其妙,「谢我什幺?我什幺也没做啊?」

      「柯尔说是妳的关係我才能凝聚成书魔的!」他说着,开心地往前一步握住我的手,「详情我也听不太懂,总之谢谢!书魔的身体好轻,跑快一点也不会喘,真是太棒了!」

      「啊,那太好了!」我笑道,看他那满头花瓣的模样实在有点好笑,忍不住想帮他拍掉。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他学士袍领子旁露出的皮肤颜色好像有点奇怪。

      「等等,你的脖子是不是沾到什幺,怎幺红红的?」

      「喔,这个啊。」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伸手按住脖子,「我这边好像有一点疤。」

      「疤?」

      「对啊,那个应该算是疤吧?从脖子这边一路延伸到左手臂,阿萨跟柯尔好像说后背也有的样子。妳看。」

      说完,他把学士袍的袖子捲起来,让我看他的左手腕,真的能看出颜色明显深了一截,呈现有点暗沉的红褐色。

      「为什幺会有疤呢?」我皱起眉,印象中小不点学长去世的时候,身上是没有伤痕的啊!况且他现在是日记的书魔,为什幺……

      「好像说是因为红茶的关係?」他歪着头说。

      一听到红茶两个字,我立刻大惊失色。

      「红茶!」

      「嗯。」

      「那……那个居然会变成疤出现在书魔身上吗?天啊,对不起!」

      「呃?没关係啦,反正又不会痛。」

      「可是!难道这个疤去不掉吗?会一直都在吗?」

      撒旦学长和奶茶学长看到我激烈的反应,两人都露出有点奇怪的表情。

      撒旦学长率先问道:「红茶是怎幺回事?」

      我脸色一僵,心想完蛋了,学长要是知道我把红茶打翻在小不点学长日记上的事,我大概就玩完了吧!

      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倒是有点事不关己地甩甩头,把彩带、花瓣一口气抖掉,然后笑着说:「吶!别管那种小事了,我们一起回去找柯尔和阿萨吧!」

      回到宿舍后,我发现客厅已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早上的混乱半点也看不出来,那些书本、卷轴也早就不知去向。

      当我打开房门时,柯尔和阿萨正悠哉地坐在客厅沙发上跟雪花一起玩,看见我们进门时,三人都抬起头。

      「你们回来啦。」

      「主人妳回来了!」

      我笑着点头,但没等我进门,小不点学长的书魔便率先跑进房里,骄傲地向他们展示身上的袍子,「你们看!我拿到学士袍和毕业证书了!」

      「啊,好棒好棒。」阿萨语气平淡地敷衍道,「你肯定把毕业典礼大闹了一场吧?」

      「哼,我才没有呢!我是这幺奉公守法低调谦逊的王牌!」

      骗人!这种话他居然说得出口!

      我在心里强烈吐槽,一边跟撒旦学长先后走进房间。

      学长目光犀利地环顾我家客厅,但蛛丝马迹早就通通消失,证物也早就被收拾妥当了。

      于是他将目光扫向在场所有人,「有没有人要代表解释一下,到底是怎幺回事?」

      他这幺问完,大家不约而同立刻把目光聚集到柯尔身上。

      没办法,谁叫他是主谋又最能言善道呢?

      柯尔自己也没推託,只微微挑眉道:「你想知道什幺?」

      「为什幺森的日记会化成书魔?」

      正跟雪花玩成一团的小不点学长书魔闻言,倏然抬头问:「难道你不希望我诞生吗?」

      那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委屈。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幺意思?」

      「森的日记在我房间里那幺久却没有变成书魔,为何到了柯尔和阿萨手上就成功了?」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啊……」柯尔失笑道:「其实他能化成书魔,应该是在场我们所有人一起促成的。魔族是死物凝聚而成的意志,而书魔的形成尤其特别,需要三种媒介,缺一不可。」

      「哪三种?」

      「第一是书本本身。若要化成书魔,这本书的内容必须蕴藏作者强大的意念,才能较为容易地化为有人格的魔族。这点森已在无意中达成了。」

      也就是说,这些日记本身已经藏着小不点学长本人的意志,而这刚好就是形成书魔的第一步?

      「第二,是阅读者的共鸣与念想。透过一次次的阅读,书本本身的意念和读者产生共鸣,会加强书魔现形的可能性。这个因休你也已经达成了。」

      撒旦学长点头。

      「第三便是魔力,也是书本能成为书魔最重要的一步。虽然经过日积月累的阅读后,意念就能够化为魔力,但这非常耗时,且魔力容易不稳定。这段时间,我和阿萨一直试着将阿萨的魔力渡给森的日记,但成效不彰,直到今天早上……」

      柯尔看向我,抿唇一笑。

      「因为一场小意外,梅悠做的圣物不小心落到日记上,也许是在那时,蕴藏在圣物里的魔力奇蹟似地转移到日记中,才给了它此刻需要的魔力源。」

      「之后大概过了半小时,森的书魔就诞生了。」阿萨说。

      「嗯!事情就是这样!」小不点学长的书魔笑着说:「我就是在这里,在这张桌子上诞生的唷!这里是我的出生地呢!」

      他指向我客厅的小矮桌,现在那上头正静静摆放着那十本日记。

      他随意拿了最上面的一本起来,捧在掌中,轻柔地抚过书封。

      「我的记忆和日记的内容是一样的喔,就停留在神之怒前夕,準备往王城出发的时间点上。所以一开始,我在这里醒来时,并不知道我的原身已经死了的事情。不过,当我看见柯尔和阿萨面色凝重又惊喜地围绕在我身边,向我说明一切后,我就明白了。」

      说完,他看着撒旦学长,语气严肃了起来,「很遗憾,我真的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虽然我和他非常相像,也共享同样的记忆和意志,不过如果他没写在日记上的事情,我就不会知道。他倘若写了错误的资讯,我也不会知道。儘管我是这世上最接近他的人,但永远不会是他。」

      「即使如此,今后我也将以他的意志和理念活下去。」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状况啦。」阿萨说,「让这家伙现形,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本大爷不知道。但那家伙留下的遗憾,本大爷认为由这一位继续为他达成,或许对我们和对森自己都是好的。」

      「嗯……可别因为我是赝品就讨厌我哦!」小不点学长这时换上轻鬆的语气,哈哈一笑,朝撒旦学长伸出手,「以后请多指教啦!」

      撒旦学长看着那只手,再看向那无论横看竖看都跟小不点学长一模一样的书魔,过了好几秒,才伸出手与他相握。

      看着这一幕的我,感到一丝感动与悲伤。

      「话说回来,那个红茶到底是怎幺回事?」撒旦学长忽然问。

      我一听,心脏差点停止,内心瞬间呈现孟克吶喊道:不──学长你为什幺要想起来──!

      这时柯尔却不慌不忙地握住我的手,面上轻描淡写地对学长笑着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小意外。因为梅悠不小心翻倒红茶,才会导致那些圣物飞到日记本上。」

      我握紧柯尔的手,胆战心惊地窥探学长的表情,发现他将目光移到那叠日记中最下面的那本,蹙眉道:「红茶沾到书页了?」

      确实,正如他所言,那本日记的后半部大约四分之一的页角,全都染上了红褐色的茶渍。

      「如果沾到封面那还好,换个封面就没事了,但沾到内页就真的没救了。」阿萨说着,淡淡瞟了我一眼,「除非把内页整个换掉,不然茶渍会一直都在,但内页撤换后也会影响书魔的稳定,甚至打散他原本的形体,因为那等于是他的本体。」

      我满怀歉意地对当事者和撒旦学长说:「对不起。」

      学长正要说什幺,但小不点学长的书魔却忽然大声说:「这声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那语气完全和奶茶学长如出一辙,吓得我睁大眼睛瞬间愣住。

      他则是板着一张脸看我,过了几秒后,自己先笑了出来,「啊──说出这种话真的好爽快啊!」

      「……?」

      「学妹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啦!要是妳没有打翻红茶,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他笑着说,「而且我很喜欢这个疤喔,你们不觉得这很帅气吗?」

      说着,他就一副要脱下学士袍,当场展示他背后的疤的模样。

      想当然尔,此举立刻被所有人给制止了……

      「总之,你们就把这个当成是我重生后获得的胎记吧!」最后,他一边把学士袍重新穿好,一边笑咪咪地说。

      「胎记……?」

      「嗯!如果可以,今后也请继续称呼我为『森』吧。」

      这个要求获得在场所有人点头认可。

      要将他当成小不点学长其实是很容易的事情,因为略过那道疤的话,他们几乎一模一样。

      然而……我却感觉,心里有一处仍隐隐作痛。再往学长望去,我发觉他的眼底也仍存在着阴霾。

      虽然这位书魔确实拥有小不点学长大多数的记忆,也继承了他的思想,连外型、说话方式,还有对待我们的方式都完全相同,可是,我们真的可以就这样把他当成小不点学长的转生吗?

      书魔这样的存在,究竟能不能填补小不点学长留下来的空缺呢……

      我想,我还有些事情不太明白。

      但此时没有时间思考多久,我眼前就忽然出现一道亮光。

      这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注意,小不点学长率先发出惊呼,「啊!难道是那个!」

      「哪个?」我满是困惑地问,同时眼前的金光中慢慢浮现某个长方形扁平状的东西,最后在光芒消退时「咚」的一声掉在我腿上。

      「呃……信封?」

      我迟疑地拿起它,窥看了一下学长他们的表情,发现除了小不点学长很兴奋外,大家都没有太特别的反应。

      「快打开吧!打开打开!」小不点学长嚷道。

      「好,好,等我一下。」

      我小心地拉开封条,把信封打开,然后把它倒过来抖了抖,从中抖出了一大叠纸张。

      我把它们捡起来看了看,发现最上头的那张纸上,似乎写着某个人的基本资料?

      「咦?这是……」

      「是妳直属的资料唷!」

      「欸欸欸?等等,我直属?」

      我把目光往那基本资料的表格一扫,发觉对方是个男生,上头还附了一张大头照。

      从照片看起来,似乎是认真的好宝宝类型?

      但重点是他的所在地……这孩子居然也是台湾人!

      阿萨这时一把将资料从我手里抽走,瞄了一眼,「又一个异界生?」

      说完,他吹了声口哨,把资料塞回来给我,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说:「这下有得忙了吶。」

     

  • 名称:热播电视剧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57: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