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蛇超清在线观看

      离开宿舍后,我和柯尔并肩踏入夏日午后的校园。

      各形各色的人们在校园中穿梭,像一场盛大的园游会。

      平日闲置的校舍建筑,在我昏睡的这一天之内,已经被工匠们的巧手改造成一间间温馨舒适的房间,成为流离失所的人们暂时的避难所。

      贵族和平民比邻而居,身分地位在这时候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人与人之间回归最纯朴的关係。大家一起在草坪上晒衣服,孩子们成群穿梭在飘扬的衣物间嬉戏,再走几步,我惊讶地发现,学园中央厨房里忙碌的不再只有学生,而是多了不少校外人士的身影,大家和乐融融的模样是灾难过后最美好的画面了……

      我忍不住驻足看了一会,才和柯尔一起穿越中庭。

      经过一片绿草如茵的草地时,我忽然看见大叔他们。

      想也没想,我就三步併作两步冲上去,笑着大喊:「阿班、大家!」

      他们原本正忙着拿饲料餵食那些金雀鸟,听见我的声音,全都转过来。

      「是小姑娘啊!」阿班眼睛一亮,在我跑近时,轻轻鬆鬆将我一把高举起来,乐呵呵地说:「妳可是我们的英雄啊!」

      我被举得高高的,小小尖叫一声,低头看着他格格笑道:「大叔你们才是!多亏你们及时驾着金雀鸟过来,不然我们就完蛋了!」

      「那可是柯尔大人的主意啊!」说着,阿班转头望向我身后的柯尔,「对吧,柯尔大人!我们可是一直都谨记你的吩咐呢!」

      柯尔微微一笑,摇摇头说:「你们啊,什幺时候才肯拿掉『大人』两个字?」

      「这千万不能拿,你可是我们最尊敬、最神机妙算、最料事如神的柯尔大人啊!」

      我看着柯尔无奈的表情,忍不住偷笑,他在下城竖立的形象被阿班这样一形容,跟神棍真没两样啊!

      等阿班把我放下来后,我立刻急切地问他,「下城一切都还好吗?」

      「很好!好得很哪!神之怒只在地表上肆虐,我们只要关上所有密道,整座下城就是安安全全的!」

      「对啊!」其他大叔也说,「神之怒来袭的时候,我们还收留了好多逃难过来的附近居民吶!」

      「幸好柯尔大人有叮嘱我们预先储备物资,地底的粮食和饮水都很充足,所以我们起码收容了上千人吧!」

      「听说地面上的村庄无一倖存,全被魔物夷为平地,真的很惨哪……」

      大家谈起那一晚的情况,多少仍心有余悸。

      我听着他们诉说那天晚上有多混乱,心里万分庆幸下城是一座地底城市。虽然他们始终不被王城认可,只能隐藏在地底,却也因此得以在这场浩劫中生存下来,成为另一艘巨大的诺亚方舟,拯救了许多人……

      这时,我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行人浩浩蕩蕩走过来。

      定眼一看,发觉身在人群中心的是王子殿下。

      他看起来神采奕奕,看来已经恢复了精神。围绕在他身旁的是好几位学园里的重量级干部,正认真地对他说着什幺,而在他们的外围是一大群盔甲兵,彷彿贴身护卫一般簇拥着他们。

      我看见许久不见的亲卫队成员们也紧跟在后,为整个行进行列添上长长的拖尾。

      「这是什幺状况啊……」

      除了我们以外,周围的其他人也注意到他们。

      接着,我惊讶地看到有妇人带着孩子上前去,向王子鞠躬致意。

      附近的贵族与平民也逐渐靠拢过来,每个人脸上都是感激的笑容,隔着盔甲兵朝王子殿下大声道谢。

      「谢谢殿下救了我们!」

      「您领导的学生救了我们全家人,谢谢您!」

      「真的不知道该怎幺感谢您才好!」

      大家争先恐后地想和王子握手,但被盔甲兵尽责地抵挡下来。

      忽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先喊出一句,「殿下!请您成为我们的新国王吧!」

      其他人听了,纷纷跟进大喊:

      「对啊!请殿下成为国王,领导我们重新站起来吧!」

      「这个国家未来就靠您了!」

      「吾王万岁!」

      「万岁!」

      顷刻之间,呼声骤然高涨。

      整座草坪上满是这样的欢呼,声浪一波波蔓延开来,连路过的学生们也笑着停下来,加入群众们的行列。

      我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说不出的感慨。

      ──王子真的如他所愿,成为受到人民爱戴的统治者了。

      柯尔说的时机也已经成熟了呢……

      我如此想着,回过头,和柯尔相视而笑,然后告别大叔他们,牵手离开草坪走向中央湖。

     

              *    *    *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倒映着湖畔之塔和澄蓝的天空。

      我带着柯尔在湖边漫步,享受难得的宁静时光。

      等走到湖的尽头时,红心学院的塔楼忽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看见那象徵治疗术与祭司的红心符号,我忽然想到,纳夏她身为治疗师,会不会也在红心学院里和祭司团一起治疗伤患呢?

      这时,几位祭司学长姊刚好从学院里走出来,我立刻上前问道:「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位粉红色短髮的治疗师?」

      他们彼此互看一眼,问:「是那个很厉害的女孩子吗?」

      「会用药草的那位?」

      我连连点头,「对、对!就是她!」

      「她在三号治疗室里喔!」祭司学姊微笑着说:「她真的很厉害,那些最刁钻的病人都被她制伏得百依百顺,连最不肯乖乖吃药的小孩子也被她整治得服服贴贴呢!」

      我笑着点头,心想纳夏无论到了哪里,果然都是最强的啊!

      顺着祭司们的指引,我和柯尔一起走进红心学院,顺利来到三号治疗室的房门外。

      还没来得及敲门,房门就由里而外碰的一声打开,只见纳夏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一看见门外的我们,微微一愣,立刻蹙眉问:「你们怎幺来了?」

      「我们来看妳啊!」我笑着说,「一切都还好吗?」

      「差强人意。」纳夏耸耸肩,「你们来得真不巧,因休才刚走而已。」

      「欸?学长来过?」

      「是啊,他从昨天回来之后就没休息,早上我逼他在病房里小睡一下,但他一醒来就又急着出去了。」

      我听了无比困惑,「学长在忙什幺呢?神之怒的危机不是已经过了吗?」

      纳夏却摇摇头。

      「神之怒还没完全结束,那些魔物目前仍滞留在大地上,尚未完全消退。」

      「嗯,可是现在的我们也不能拿它们怎幺样,只能等待它们自然消退不是吗?」

      「大概吧。」纳夏耸肩说完,看着我们说:「不过因休在忙的事跟这无关。你们没听说吗?他的搭档还没有回来。」

      搭档……还没有回来?

      我倏然睁大眼,「森学长?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没有。昨天大家从王城撤离时,他跟因休说要先回来,可是等因休回校之后却一直找不到他。」

      怎幺会……!

      「难道他还留在王城吗?」

      「不知道。因休发现之后,就急着要回去找他,可是现在的王城整个被魔物吞噬了,外面又乱成一团,所以学生会禁止任何学生外出,就算因休动用他的干部权限还是无法出去,因为学者坚持不打开结界放行。」

      我震惊地转头看向柯尔,发现他也皱起眉,此时暂时失去了直觉力的他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件事。

      「因休现在在哪里?」他严肃地问。

      「他说要再去梅花学院一趟。」

      我和柯尔交换一个眼神,迅速告别纳夏,快步前往梅花学院。

      一路上我们碰上许多学长姊,大家都友善地跟我打招呼,然后朝我身边披着斗篷的柯尔投来好奇的眼神。

      在他们的热心指引下,我们没有花费太久时间便顺利找到学长的位置──设立在梅花学院观星塔里的「资讯部」。

      当我带着柯尔踏入那里时,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熟悉又混乱的景象。

      各种文件和书本堆得高高的,几乎顶到天花板,桌面和地板上散落着一张张地图,上头写满红色的注记,墙壁上则显示着各种画面,只是此时有超过一半的画面是暗的。

      每位学者们都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持续收发各种资讯。即使战争已宣告终结,神之怒也逐渐迈向平息,但这里每个人的繁忙程度却丝毫不减。

      我环顾整个资讯部,忽然深刻意识到一件事──对学者们而言,事情还没有结束。

      当外头洋溢着一片祥和安乐的氛围,人们沉浸在灾后重生的感动与喜悦之中,征战人员也好不容易完成任务而放鬆下来时,只有学者们始终谨记着问题尚未解决,所以这里没有人加入庆祝的行列,也没有人表现出快乐的感觉。

      我心中忽然浮现一丝感慨。虽然其他学院的学生常暗中批评学者们太过理性,不知变通、只在意数据和逻辑,可是学园里确实需要这样一群人存在,他们比谁都要细腻敏锐,也比谁都要安定专注,不会随着周围的气氛起舞,在大家都开始鬆懈时仍谨守着自己的本分。

      我抱着有点複杂的心情,和一位靠近门口的学者学长打了招呼,表明要过来找因休学长后,他便抬头指了一个方向,然后继续低头干活。

      我迅速道谢,带着柯尔往那方向小心移动,终于在资讯部深处的一隅找到撒旦学长。

      他正在和一个学者学姊说话。

      远远看去,我发现他面色之阴沉,简直堪比地狱来的撒旦,周身气场之强大恐怖,和当初他来我家逮我的时候有几分相像。

      我战战兢兢地往那位学者学姊瞄了一眼,却发现她丝毫没被那气场压倒……大概也只有像学者这样的情感绝缘体,才能这样和撒旦化的因休学长交谈吧?

      等我们走近时,便听见那位学姊面露难色地解释道:「我明白神盾你的心情,我们也很担心王牌的情况,可是从神之怒开始之后,我们架设的通讯系统就出现异常,到现在还是无法用耳环联繫上他,连耳环配备的定位功能都失效了……」

      「所以,我也说了……」撒旦学长隐忍怒气道,「找不到森的定位没关係,你们只要打开结界,我会自己出去找他!」

      「这万万不可!」学姊一秒否决,态度毫不退让,「因为通讯异常的关係,目前我们设在王城的所有『视讯魔法球』都是黑屏,看不到任何画面。这样我们无法评估王城现场的状态,是绝对不能让你冒险出去的!」

      ……「通讯异常」?我捕捉到这关键的资讯,忍不住皱起眉头。

      那天我们一飞回到学校附近后,通讯耳环就恢复收讯了,可是从学者学姊的意思听起来,那些留在王城的通讯设备仍是瘫痪的?

      眼前的撒旦学长听完后,显然无法接受学者的说法,语气冰冷地道:「我不在意冒险,飞出去后,一切后果我会自行承担,你们只管打开结界就对了。」

      「不行!我们不能在情势不明朗的时候这幺做,这等于是让你的生命陷入不确定的危险中,至少要等通讯恢复之后才行!」

      学长眼神凌厉地瞪着她,握紧了拳头。

      学者学姊则同样看着他,无论撒旦学长说什幺都坚持着学者的立场。

      我看着这场面,心里能理解学者们的坚持,也能明白学长的忧心,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做才好。

      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霜霜学姊的声音,「大家快看画面!王城的通讯好像恢复了!」

      这声惊呼立刻吸引了资讯部所有人的注意,目光立即往那些原本黑屏的画面望去。

      正如她所言,原本暗着的画面,这时神奇地全部恢复了!

      王城各个角落的影像,终于再次呈现在我们眼前。

      那景况……可说是惨不忍睹,比我们离开时的情况还要糟得多。每个画面拍出来的景象都彷彿废墟一般,街道被各种断裂的木头、石块、垃圾所掩盖,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建筑物也几乎全毁,就连高耸坚固的城墙都有好几处被硬生生冲垮了。

      再往几个对準地面拍摄的画面细看,我心情一振,发现魔物已有退潮的迹象。

      原本的它们足足淹到快一层楼高,此时已衰退大半,仅剩地面还有一层薄薄的魔物。

      此外,它们的移动速度减低很多,宛如匍匐爬行一样非常缓慢,肉眼几乎无法辨识。

      但是无论哪个画面,都没有看见小不点学长的身影。

      原本和撒旦学长对话的那个学姊,这时快步走到霜霜学姊身边,按着她的椅背说:「快,试试看联繫王牌!」

      霜霜学姊点点头,按住耳朵上的通讯耳环,「呼叫森学长,听得见吗?」

      重複几次,小不点学长都没有回答。

      她使用的是全学园共通的通话频道,所以全校学生听见之后,纷纷出声。

      「资讯部在找森学长吗?」

      「王牌大人又不见啦?」

      「话说从王城回来之后,真的都没看见他耶!」

      「又躲在哪里睡着了吗?」

      几个人闻言笑了起来,甚至还有人说:「王牌该不会又翘掉什幺重要会议了吧?」

      我按着耳环,觉得频道里这些轻鬆的对话和眼前严肃的场面完全就像两个不同的世界。

      撒旦学长同样透过耳环试着联繫他,用的似乎是私讯,可是小不点学长同样毫无反应。

      这时,那个学者学姊忽然想起什幺,说:「霜霜,快试试看用耳环的定位功能搜寻王牌的位置!」

      「嗯!我正在弄,等等。」霜霜学姊似乎已想到这一点,边说手指边迅速地操作着平台上的水晶球。

      我拉着柯尔紧张地凑过去。

      撒旦学长很快便瞥见了我们,但他什幺也没说,只是眉头深锁,将目光投向霜霜学姊面前的萤幕。

      不一会,霜霜学姊的手指在空中一滞,认真道:「找到了!他在王城南方一点七公里处!」

      其他学者们一听,立刻开始动作,将离那里最近的一颗视讯魔法球调到那个位置正上方。

      随着这动作,我们眼前的一个画面开始迅速往下移,画面上的数据不断改变,最后显示出王城南方一点七公里处的高空拍摄影像。

      只见地面全是黑色潮水,但是潮水中间有一个小小的金色光点。

      「快,把镜头拉近一点!」

      「好!」

      学者们喊道,画面也跟着渐渐放大,最终画面定格,迅速对焦。

      终于,眼前的画面清晰呈现出那抹金色的光点……是小不点学长!

      不知为何,他浑身散发出金色微光,正侧躺在地面上,身体微微蜷缩着,看起来像在沉睡。

      他身上所有水蓝色的魔法石,这时全都已失去魔力,回归黯淡无光的普通石头。

      周围的魔物彷彿对他全然不感兴趣,踏着和缓的脚步绕过他所在的位置,徐徐从他身旁经过。

      我凝视着画面上的他,吃惊得说不出话。

      他的姿态看起来很放鬆、很自然,真的就像是不小心睡着了。

      可是……为什幺?居然会睡在那种地方?

      「在十公尺外发现他的扫帚!」一个学者大声地说,同时撷取了扫帚的影像。

      它看起来被魔物践踏过,已经支离破碎,和它的主人完全不同。

      撒旦学长这时将目光移开,面无表情地喝道:「立刻打开结界!通知学生会!」

      后方所有学者迅速点头,依言展开动作,撒旦学长则毫不犹豫地转身,大步冲出资讯部。

      几个学者目送他的背影离开,但谁也没有跟出去,几秒后,消息就通过耳环发送到学生会办公室,随后结界就获准开启了。

      接下来的一切,进展得极快。

      不出五分钟,由撒旦学长与祭司团组成的救援小组就从湖畔草地起飞,通过了学者们打开的结界空隙,急速往王城飞去。

      由救援小组携带的视讯魔法球,此刻同步将画面传回了资讯部的墙面上。

      我仰起头,和所有学者一起看着那画面,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柯尔的手掌。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飞行,底下的景物迅速掠过画面。

      等那个金色光点出现在画面上时,救援小组的飞行速度才慢了下来。

      接着,他们缓缓降低了飞行高度,飞到了小不点学长上空十公尺左右。

      底下宁静的魔物感应到有人接近后,忽然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往空中张牙舞爪地咆哮。

      奇怪的是,它们依然看也不看小不点学长,也完全不愿靠近他,只对救援小组有反应。

      碰到这种情形,救援小组在上空盘旋讨论一会,最终决议用绳索和布担架将小不点学长吊上来。

      我看见他们在空中张开一面长方形的布担架,小心翼翼地垂降下去。

      视讯魔法球忠实地记录了这过程,将它完整传送到身处资讯部的我们眼前。

      只见在撒旦学长的护盾缜密掩护之下,几个祭司迅速将小不点学长抬上布担架,然后悬挂着担架的扫帚即刻向上骤飞,瞬间带着他脱离地面。

      随后,撒旦学长便乘着扫帚追上去,飞到布担架旁边,伸手轻触小不点学长的脉搏。

      我掩住嘴巴,屏息看着这一幕,在心里不断祈祷小不点学长没事。

      撒旦学长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见他沉默地朝祭司们打了个手势。

      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地点头,接着一位祭司学姊向下飞到担架旁,为小不点学长盖上了白布,另一位祭司学长透过通讯耳环在全校频道里回报道:「成功在王城南方一点七公里处寻获王牌,确认已无生命迹象。」

      我肩膀蓦然一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接着,频道里排山倒海的言论瞬间淹没了一切。

      「我有没有听错?王牌没有生命迹象?」

      「喂喂!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喔!是谁在造谣啊?」

      「刚刚不是才说找不到王牌而已?这是闹哪齣啊?」

      「这应该不是造谣,说话的那个学长是我直属,他不会开这种玩笑。」

      「呃,我刚刚看到神盾和祭司团从草坪上飞出去,看起来很紧急的样子。」

      「拜託,谁快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幺状况?」

      眨眼之间,各种错愕的、困惑的、质疑的、状况外的言论充斥耳畔……

      我忽然动手摘掉了耳环,感觉耳边瞬间清静下来。

      心里的情绪在翻腾,可是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虽然我一直站在这里,亲眼看着事情一步步发展至此,可是我的脑海却拒绝相信这是真的。

      这怎幺可以是真的?明明所有人都回来了,偏偏只有他没有。

      为什幺?为什幺?应该是最强的他,却一个人倒在王城郊外。

      应该充满活力的他,却孤零零地在魔物的包围下失去生命。

      为什幺?到底为什幺……

      心中有无数的疑问,我想转身抓住旁边的柯尔,逼他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可是,鼻子好像梗住了,不能呼吸,我抽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盯着萤幕哽咽了。

      泪眼模糊地看向柯尔,看见他紧蹙着眉,不发一语地看着萤幕,眼神片刻都没有离开,只是用力握紧了我的手。

      我强迫自己将目光移回画面上,看着撒旦学长他们把小不点学长带回学园,降落在刚才起飞的草皮上。

      但是此时的草皮外围已挤满了闻讯而来的学生,几位祭司推开人群奔上草地,将布担架上的小小人影抬下来。

      撒旦学长陪伴在小不点学长身旁降落,手掌轻轻触碰他白布底下的肩膀,低声说了一句什幺,然后和祭司们一起将他带往红心学院。

      一路上,视讯魔法球拍到有许多学生往那方向包围过去,每张脸上都是满满的不可置信和哀痛。

      祭司们勉强挡住了激动的群众,让推着担架的一行人得以快速通过。几分钟后,他们终于踏入了红心学院,彻底消失在镜头之外。

      视讯魔法球的任务到此结束,霜霜学姊伸手切断了视讯魔法球的连线,画面顿时恢复一片黑暗。

      一切发生得太快,我看着眼前陷入漆黑的画面,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可是,这不是梦……

      居然不是梦……

      我怔忡几秒,这才艰难地抬头看向柯尔。

      脑海中浮现无数强烈的想法,可是说出口之后,却只剩一句带着颤音的微弱话语。

      「他真的……走了吗?」

      这瞬间,我看见他眼底闪过一抹沉痛。

      然后,我看见他点点头,垂下目光道:「森的气息确实消失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再也忍不住情绪,当场哭了起来。

      周围的学者们和霜霜学姊都被我的哭声吓了一跳,好像第一次看见有人在这里哭一样,睁大眼睛呆呆看着我。

      我接过柯尔的手帕,不断抹掉眼泪,然后勉强露出笑容,摇头拒绝了霜霜学姊好心推过来的椅子。

      这里,果然是梅花学院呢……

      在整个学园因为失去王牌而陷入混乱时,这里的学者们依然谁也没有离开工作岗位。

      霜霜学姊看我不愿意坐下,露出苦恼的笑容说:「不要哭了啦,学妹。森学长知道的话不会开心的喔!」

      我呜咽着朝她点头,看见她脸上浮现一丝落寞。

      「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究竟为什幺通讯会失灵呢?」

      喃喃说着,她便转身回到座位上,手指重新在控制台上飞舞,转眼就忘了我和柯尔的存在,陷入新的一轮思绪中。

     

     

  • 名称:花与蛇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51: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