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超清在线观看

【第九课   公爵的诡计】

      通过墙壁的暗门以后,我们依序踏入了富丽堂皇的房间。

      房内已空无一人,甚至没有点灯,黎明的微光正从窗外一点一滴透进来,照亮了陈列在房里的精緻摆设。

      我焦急地四处张望,想知道公爵去了哪里,王子则大步穿过房间,推开了朝向中庭的窗户,然后倾身探出头,沉默不语地望向下方。

      其他人纷纷靠过去,然后一个个发出抽气声。

      「喂……」

      「国王陛下他,真的……」

      我抬起头正要往他们走去,忽然察觉脚下有异。

      低头一看,发现地毯被掀起了一角,我正好一脚踩在没有地毯的木板上,再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普通的木板,而是──

      「是暗门!」

      我一喊,其他人立刻从窗户那边回过头来。

      阿萨率先在我身边蹲下,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轻触那道镶嵌在木地板上的暗门,尝试性地用力一压。

      「啵!」

      伴随不可思议的声音,暗门倏然弹起,现出底下一道盘旋向下的迴旋楼梯。

      阿萨示意我们安静,侧耳倾听,便听见遥远的底下传来脚步声,回音在楼梯间持续迴荡着。

      我们彼此点点头,无声地开始做好战斗的準备,直到再也听不见公爵的脚步声,阿萨才率先踏下阶梯,之后我立刻跟上,身后则是伊儿雪、狐狸、洛方和王子。

      每伸脚踏向下一阶阶梯,我的心跳就加快了一些。

      分别这幺久,我终于能够见到柯尔了!

      但是公爵刚才的发言,让我的期待染上了强烈的不安。

      如果……柯尔伤得很重怎幺办?

      如果无法恢复,那该怎幺办?

      如果我会因此失去他,那该怎幺办?

      过去数个月来累积的各式各样的担心,这时候一口气爆发出来,佔据了我所有的情绪。

      好想快点见到他,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阶梯来到了尽头。

      眼前出现了笔直的长廊,左右墙壁上皆装置着火把,长廊的尽头通往一座黑暗的大厅。

      我朝大厅毫不犹豫地踏出步伐,忽视阿萨警告的眼神,加快了脚步,其他同学也纷纷加速跟上我。

      长廊眨眼间就走到了尽头,当我踏入大厅的那一瞬间,周围灯火大亮,视野顿时通明开阔起来。

      我蓦然收住脚步,定眼看向伫立在大厅中央的公爵。

      他彷彿等待着我们一般,面朝我们,露出令人滑腻的笑容朗声说道:「欢迎各位贵宾莅临我的实验室!」

      说完,他大手往旁一挥,面露骄傲地向我们展示他身后的「杰作」。

      只见他背后,有七座巨大的玻璃球体,随着他的举动依序亮了起来。其中四座是空的,另外三座里头盛装了奇怪的蓝色液体,乍看之下会让人误认为是个大型的水族箱,装着水草跟稀有鱼类之类的,但是……

      再仔细一看,里头装着的竟然是人!

      分别漂浮在蓝色的液体里,全身被水草般纠结盘绕的管线缠绕着的三人,全都紧闭着双眼,宛如标本一般毫无生气。

      我的心跳加速,认出中央那座玻璃球体中关着的,正是失去意识的柯尔!

      「你……你做了什幺?」我几乎是咬着牙,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公爵微笑着看我,眼神中居然带着几分欣赏!

      「好久不见了啊,梅悠。」

      「少废话!你到底对他做了什幺!」我怒吼道,同时举起手,身上由茉莉祖母送我的魔法石首饰顿时绽放出光芒。

      公爵却完全不为所动,兀自笑着说:「别激动嘛!真难得,当初那个小女孩现在已经能拥有这样的眼神了啊?我果然没看错妳啊!」

      说完,他从容地转过身,朝正后方的玻璃球体走去,仰头看着在蓝色液体里漂浮的柯尔。

      「妳和这家伙可真是让我伤透脑筋啊!以前的我老是被这家伙的伪装耍得团团转,弄了半天,才知道王城中老是跟我作对的商人柯尔,就是我要找的尼可拉斯!哈哈哈哈,命运真是捉弄人啊!」

      「什幺?」狐狸在我身旁小声惊呼,「那个柯尔不是死于马车意外了吗?」

      「弄得我好乱啊……」洛方说,「梅悠妳喜欢的人就是他吗?一个应该已经死了的商人,同时也是这个大陆的真王?」

      我沉默地点点头,目光完全无法从柯尔身上移开。

      他看起来好脆弱……被囚禁在玻璃球里,银白色的头髮在蓝色液体中漂浮,双目紧闭,身上连接着无数管子,从手腕到脖子全都被管线缠绕,宛如被绳索綑绑一般。

      王子这时大步往前,来到我身旁沉声说:「你把尼可拉斯哥哥怎幺了?」

      「嗯?」公爵回过头,看了看一脸严肃的王子殿下,恍然笑道:「哎呀!是三殿下啊!好久不见,跟你父王问候过了吗?」

      王子对他怒目而视,公爵则不痛不痒地继续转回去,悠哉地说:「我寻找尼可拉斯已经长达十年了,没想到那日跟欧德碰面时,欧德这小子竟然意外逮到藏身在暗处的尼可拉斯,哈哈哈!天助我也!」说到这里,他忽然往右边的另一座玻璃球欢快地挥了挥手,「快,你们快来见见这位欧德,他可是我今天新增加的新收藏品哦!来自东方大陆最珍贵的血脉,据说拥有『神的垂怜』的能力呢,真期待啊!」

      我们没人想要回答他,所有人都对他严阵以待,身上配戴的魔法石全数亮了起来。

      公爵却对此一点也不在意,继续故我地说下去。

      「话说回来,欧德果真是个笨蛋。就为了拯救东方大陆那批难民,花了数年计画了这场入侵各大陆的突击行动,甚至不惜和我签订条约,承诺只要我打开王城让他们的船只入港,就愿意将他的肉体献给我,成为我的第三号收藏品。哈哈哈哈哈!愚蠢的人啊!」

      他笑到弯下了腰,疯狂的笑声在大厅里迴荡。

      伊儿雪无声无息地来到我身旁,用只有我听见的音量耳语道:「我可以腕落他吗?」

      我对她摇摇头。虽然我也很想这幺做,但是在弄清楚他到底做了什幺之前,我不敢贸然动手,就怕连带伤害到了柯尔,造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等公爵好不容易笑完了之后,他再次回过身,望向左边的玻璃球。里头的人影非常娇小,而且似乎是个女孩,酒红色的波浪长髮在液体里微微飘散开来。

      「也稍微介绍一下这一位好了。来自已经失落的大陆的神之民后裔,拥有『神的言语』的力量,能够以言语操纵他人,是我的第一号实验品。但是大概是我抽取神之力的技术还不纯熟,所以这孩子大概是废了。」说完,他耸了耸肩,「你们似乎对我如何抽取神之力感到好奇啊?呵呵,既然能在这时间追到这里,给你们一点奖励也不是不行。」

      语毕,他按下了玻璃球上的某个按钮。

      球体中的液体顿时亮了起来,照亮了缠绕在那人身上的无数管路。

      我定眼一看,惊骇地看清那些管路连通的是人体中最重要的几条血管!

      而管路中输送的深色液体,毫无疑问,正是血液!

      「看见了吗?」公爵愉悦地向我们展示着,「首先用药物将对象迷昏,接着迅速找出所有动脉和静脉,用管路连通,然后将取得的新鲜血液汇合到这里。」他拍了拍玻璃球体向外延伸至一台仪器的管路。仪器看起来非常複杂,里面有着弯弯绕绕的无数细微管路,运送着血液和各种颜色奇怪的液体。

      「这台机器可以把神之民血液中的神之力因子收集起来,浓缩成高密度的浓缩液,剩下的血液则继续透过管子引流回他们的身体。理论上这不会对他们的健康造成负面影响,只不过长期待在培养缸里,果然还是会产生肌肉萎缩、器官衰竭等等的后遗症,能抽取出来的神之力也会日益降低,真伤脑筋。」

      说到这里,公爵弯下腰,将连接着那个神之民女孩的浓缩机器打开,然后伸手旋转了某个像是水龙头开关的东西,另一手取来一个小杯子,承接了从水龙头里流出的金色液体。

      「以往分明可以装满一杯的,现在居然只能装四分之一杯!唉!」他边抱怨边仰起头,将杯中物一饮而尽。

      我感到一阵噁心反胃,看着他叹息地放下杯子。

      「……虽然这孩子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品,算是很珍贵的,『神的言语』也确实是很好用的能力,但喝起来的味道果然比尼可拉斯的要差多了,血脉不同就是不同啊!幸好当时我的手下们没有在舞会那晚杀了尼可拉斯,比起从尸体上採血,使用活体慢慢提炼,效果肯定更好!」

      他边说边把杯子放回去,然后盖上浓缩机,对我们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如何,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了吗?南魔武的菁英们?」

      说完,他朝我们踏出一步,然后向我伸出手,脸上挂着的,是和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同样虚伪自信的笑容。

      「当初我选择资助妳,妳却拒绝了我,反而让后面那个家伙成为妳的资助人。如今呢……我愿意再给妳一次机会。只要妳同意成为我的第四个实验品,我就放过妳的同学们,如何?」

      我正要开口,身旁的王子已狠狠发话道:「那埃尔公爵!你以为光凭你一个人,能对付我们六个吗?」

      「可以哦。因为现在的我,已经喝下了神之力啰。」公爵坏笑着,忽然用截然不同的语调命令道:「所有人,立刻将武器对準梅悠,她如果移动一釐米,就杀了她。」

      欸?什、什幺……

      下一秒,身旁的伊儿雪和王子倏地转过身,手腕对準了我,双眼都失去了焦距,彷彿成为了公爵的傀儡一般。

      我惊骇地转过身,发现洛方和狐狸也将手腕对準我,身上的魔法石早已因共鸣而发亮,随时能对我扣下腕落,甚至阿萨也将剑尖指向我。

      一时之间,被自己人团团包围的我,心情受到强烈动摇。

      为了让自己保持冷静,我勉强深呼吸几次,然后回过头狠狠瞪向面前的公爵。

      「你还是这幺卑鄙啊,那埃尔公爵!」我用冰冷的语气说道。

      他微微一笑,夸张地回了我一礼,语调中饱含优越地说:「多谢夸奖!妳果然拥有神之力,所以能对我的命令无动于衷。现在见识到了『神的言语』的力量了吗?如果不答应我倒也没关係,我仍然可以取得妳的血液──无论是让妳的同学杀了妳再採血,或者乾脆命令他们帮我把妳扔进培养缸好了,嗯……两个听起来都不错呢!妳觉得哪个比较好呢?事成以后,再让他们互相残杀直到全军覆没好了!真好,能够和心爱的同学死在一起,哈哈哈哈哈!」

      他自顾自说完,再次疯狂大笑起来。

      「哈哈哈,早知如此,当初早点答应我不就得了,要是我成为妳的资助人,或许还会留妳一命呢!」

      我握起了掌心,瞪着他狂笑扭曲的脸,在这腹背受敌的情况下,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我将目光投向了公爵身后的柯尔。

      全身被管路缠绕,没有意识的柯尔。生命一点一滴消逝,越来越虚弱的柯尔。

      愤怒与恨意一点一滴累积在心头。

      「吶──快做出决定吧!我可没什幺耐心再陪妳玩了!」

      公爵对我下了最后通牒,我身旁的伊儿雪和王子等人也随着他一声令下,做出了起手的预备动作。

      我感受着这一切,终于下定决心。

      「──芙珞洁塔。」我低声呼唤了这个名字,接着感觉到手背一热,一道雪白的光芒出现在我面前。

      白光之中,雪花的身影逐渐清晰,然后完全现形在我面前。

      她一站稳脚步,立刻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露出困惑的表情。

      在公爵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我就对雪花下达了指令,「让时间暂停吧!」

      雪花不用花一秒就理解了我的命令,立刻开心地扬起笑容,「嗯!」

      几乎是立即的,以雪花为中心,周围的世界彷彿被冰冻一样,极其迅速地染上一层白色光芒,彷彿覆上冬日的霜雪一样。

      不一会,在场者除了我和雪花,其他人全被停滞的时间给冻住了,无论是身旁的同学们、阿萨,或者是公爵。

      「太……太好了!」我顿时放鬆下来,身体脱力地跌坐向地面。

      雪花疑惑地看着我,「主人怎幺了吗?不舒服吗?」

      说完,她担心地握住我的手。

      我摇摇头,满怀感谢地伸手把她抱进怀里。

      「谢谢妳。救了我们所有人一命……」

      「咦?」雪花似乎感到不解,但很快就把疑惑抛诸脑后,开心地问:「雪花有帮上主人的忙吗?」

      「有!帮了大忙唷!」

      她小声地在我耳畔笑了,「嘿嘿,太好了!」

      我稍微休息了一下,让自己的心绪恢复平静,然后靠自己的力气重新站了起来,面对眼前僵硬不动的公爵,看见他那邪恶猖狂的笑容还凝固在脸上。

      这个人……伤害了柯尔,威胁了伊儿雪和王子他们的生命,长久以来在王城胡作非为,任意摆布他们的性命和人生,还将这个国家出卖,终致掀起了这场战争……

      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慾望而已。

      这样的人太可怕,太可恨,同时也非常可悲……

      「主人,时间快要到了喔。」雪花拉了拉我的衣角,抬头轻声提醒道。

      我回过神,低下头对她露出微笑,「雪花,妳先把眼睛闭上一下,好吗?」

      「嗯!」她乖巧地点头,什幺也没有多问便闭上了双眼。

      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再次抬头看着公爵,我很清楚是时候做个了结。脑海中浮现过去和他数次交手的情景,还有不久前,我和奶茶学长之间的谈话。

      任何杀戮都有代价,而现在的我很确定,自己愿意承受这样的代价,以换取我身边人们的安全。

      于是,我缓缓抬起手腕,朝着公爵,这个死有余辜的人,扣下腕落。

      金色的光芒随着我的手腕破空落下,像是一道天雷,毫无悬念地直接砸向公爵立身之处。

      巨大的声响划破宁静的大厅,地面微微晃动起来,彷彿宣告一切在此结束。

      然而──

      待光芒退去时,我惊骇地发现公爵居然还站在原地,纹风不动,毫髮未伤!

      这、这怎幺可能!

      我目光慌乱地往他身上搜寻,霎时惊见一抹红光在他手腕上闪了闪,很快便消失无蹤。

      蹙眉定眼一看,我不禁倒抽一口气,看清那是一只半透明的手环。

      我不用一秒便认出那手环正是大赛时曾见过的「生命护盾」,它就像个隐形防护罩,可以帮选手扛下三个爆击左右的攻击数值,以防止选手命丧赛场。

      那东西宛如免死金牌般强大,据说非常昂贵,连普通贵族也买不起,堪称是梦幻逸品,没想到公爵竟然弄到手了!怪不得他刚才如此有恃无恐,原来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準备!

      可恶!

      「雪花,告诉我还剩多少时间?」我飞快问道。

      「还剩下十三秒。」雪花闭着眼睛,缓缓开始读秒,「十二、十一、十……」

      时间远比我想的还要少。

      我心底一凛,立刻凝聚思绪,一边再度击出腕落,一边在脑海中迅速运算起来。

      如果从现在开始倾尽全力攻击公爵的话,以我的攻击数值,搭配起手和腕落耗费的时间下去计算……我顷刻便明白,即使用尽力气打到最后一秒,我也不可能将总攻击数字打到三百万以上!

      这意味着,我无法在时间内凭自己的力量破坏公爵的生命护盾,而只要时间暂停的时效一过,他就会再度威胁我和在场所有人的性命!

      不行,得想想办法!

      我即刻打消继续腕落公爵的念头,目光左右看了看,看见将手腕对着我的大家,脑中倏然回想起刚才公爵对他们下的命令──「所有人,立刻将武器对準梅悠,她如果移动一釐米就杀了她。」

      就是这个!一个计画逐渐在我脑中成形,越来越清晰。

      「……六、五、四……」

      听着雪花的读秒,我回过头,再度将目光锁定在公爵身上,心中已有了完整的计划。

      虽然对于计画能否成功没有丝毫把握,但事到如今──只能赌了!

      如此作想的下一秒,我便抱持觉悟倏地从原地冲了出去。

      「……三、二、……」

      倒数即将结束时,我及时来到公爵的身后,看着他定格的后背,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

      下一刻,雪花的时间魔法正式宣告结束。

      周围霜雪般的光芒迅速消退,接着世界恢复运转。

      公爵定格的手臂突然间开始继续挥舞,刚才被按下暂停的威胁话语也恢复播放。

      我在他身后屏息等待着。几秒后,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原本应该在他面前动弹不得的我,竟然不在原本的位置上!

      察觉这点后,他开始左顾右盼,似乎感到满满的疑惑。

      这时,面朝这个方向的伊儿雪、王子、洛方、狐狸和阿萨,已经早一步看见站在公爵身后的我了。

      方才被公爵下令只要我一移动立刻攻击的他们,此刻立刻一个个俐落起手,整齐划一地将手腕和剑全数对準了我──同时也是对準了我身前的公爵──瞬间发动攻击!

      公爵惊觉到时,已经来不及了。

      四人份的腕落伴随阿萨的剑影,朝着我们雷霆万钧地袭来。

      公爵猛然转过身,看见我后,哈哈大笑,「原来如此!想利用自己把同伴们的攻击引到我身上吗?很聪明的主意,但我身上可是有生命护盾的保护哦!而妳,妳以为能靠白值撑过去吗?」

      「我可不是只有白值而已喔。」我说,同一时间,王子等人的腕落已逼近至头顶。

      我朝一脸自信的公爵露出微笑。

      我算过了,来自伊儿雪和王子的攻击肯定能达到爆击的程度,洛方和狐狸的攻击少说也有八十万以上,四人联手的这一击落下以后,一定能将公爵的生命护盾瓦解!

      我只要撑过这一击就行了。

      平时的我,面对这样的攻击,一定会使用护盾精準地挡开。

      但是这时的我绝对不能使用护盾,因为护盾保护了我的同时,必然也会挡下朝着公爵落下的攻击,一切将前功尽弃。

      因此,我选择什幺也不做,只在心中抱持坚定不移的信念,坦然迎接这一击。

      公爵说的不错,光凭白值抵挡的话,我必死无疑,但是此时的我,身上携带了柯尔给我的护身符。

      当腕落强烈的冲击落在我身上时,我全身猛然一震,紧闭起双眼,将所有意念集中到胸口的护身符上。

      柯尔……

      生死交会之际,心中只剩下柯尔的名字。双手不自觉地紧紧握住了胸口的护身符项鍊。

      我唯一能活下来的希望,就是这个了……

      请你保护我吧,柯尔!

      一阵温暖的感觉忽然将我团团包围,同时──

      「碰──!」

      腕落伴随巨响落地,脚下的地面迸裂开来,眼前更是强光大盛。

      我置身在整个攻击的中心,持续几秒什幺也看不到,只感到掌心的护身符灼热起来,包围着我的那股力量将我紧密保护在中间,彷彿有谁拥抱着我一样。

      直到腕落的白光完全消退以后,我才得以睁开眼,同时护身符的力量也逐渐消失,掌中的金属片变得生鏽而粗糙。

      视力恢复的瞬间,我一抬眼,正好看见公爵的手腕闪过鲜明红光,接着他周身的生命护盾霎时瓦解崩落。

      眼看机不可失,我赶忙抢在伊儿雪他们的下一击往我袭来前,率先一个起手。

      公爵睁大着眼睛看我,口中喃喃唸道:「不……怎幺可能……住手!我在此命令妳住手!」

      但他的命令对我丝毫不管用,声音迴荡在大厅中,显得格外讽刺。

      「想一想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吧。」我轻声说完,毫不留情地垂直扣下腕落。

      光芒瞬时笼罩在他身上时,宛如黎明之际洒落的金色阳光。

      站在这抹光当中,公爵似乎也明白自己的死期到了。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他忽然大幅仰起头,纵声大笑。

      像要嘲笑自己的失算,也像要嘲笑这整个世界一般,他就这样疯狂笑着、笑着,撑大的双眼看着我的腕落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终狠狠击中了他。

      那瞬间,他全身一阵剧烈抽搐,接着静止一会,无声地向后倒下。

      周围瞬间回归寂静。

      非常、非常寂静。

      我在这片静默中缓缓地走上前,低头看着公爵的脸。

      只见他双目圆睁,嘴角咧成夸张的笑容,就这样……结束了卑劣而疯狂的一生。

      我忽然感到一丝迷惘……像这样的人,死后会到哪里去呢?

      杀死了他的我,又会到哪里去呢?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整个过程发生得极快,从起心动念到展开行动不过弹指之间,便轻易夺走了一个人的生命。

      虽然感到可怕,但是我并不后悔,也不认为我做错了。因为我知道,那是当下我唯一能做的最好选择……

      于是我对着公爵低下头,闭上眼,希望他能到该去的地方,接受应有的惩罚,然后重新开始。

      然后,我抬起头,恍然对上了伊儿雪恢复意识的紫色目光。

      她眨了眨清澈的双眼,似乎感到不解一般地看着我,然后低头看了看我脚边公爵的尸首。

      其他人这时也从公爵的控制中解脱,逐渐恢复意识。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王子蹙眉问道。

      「公爵死了?」洛方万分诧异地说:「什幺时候?我刚才恍神了吗?」

      狐狸则大胆地走向公爵的尸体旁,观察道:「是腕落吗?明明一击命中,为什幺周围却有这样深刻的腕落痕迹,好像有起码五道腕落落下过一样?」

      相较于公爵的死状和战斗痕迹,阿萨的注意力完全锁定在我身边的书魔身上,语气诧然地问道:「雪花妳怎幺会在这里?」

      大家的困惑得不到解答,纷纷将疑问的目光投向我。

      但我此时已没有多余心思向他们多做解释,而是回神转身,快步奔向身后那个困住了柯尔的玻璃球。

     

      *    *    *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极快。

      当我焦急地将手掌贴上玻璃球,看着里头的柯尔时,心里已经乱到无法思考了。

      该怎幺做才能救他出来?该怎幺做才不会伤到他?

      这时的伊儿雪安静地来到我身边,冷静地左右看了看,率先出手关掉了与柯尔玻璃球连通的那台浓缩机器。接着阿萨也提着剑走过来,要我们两个让开,然后一剑击破玻璃球,让里头的液体从破洞里流出来。

      随着容器里的液面下降,柯尔和那些管子终于缓缓沉到底部。

      之后大家小心翼翼地合力将他拉出玻璃球,轻轻地放在地上。

      我忍住想哭的冲动,抱住了浑身湿淋淋,毫无生气的柯尔,颤抖着双手想帮他把身上的管子拔掉。

      但是……手抖得太厉害,让我拔了半天都没拔出一只来。

      王子默默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先让开,然后他和伊儿雪、洛方、狐狸他们一起蹲下来,俐落地移除了柯尔身上全部的管子。

      「另外两个怎幺办啊?」洛方抬头望向另外两座玻璃球。

      「都来了,一起救一救吧?」狐狸说。

      伊儿雪也认同地点头,一起转身,效法阿萨的方式,很快进行起第二波与第三波救援。

      我没有加入他们,而是跪在柯尔身边,看着他身上拔管后的伤口不断渗出鲜血,心痛地落下泪来,咬牙撕破我自己的长袍,用布条为他包扎。

      王子在我身边静静加入包扎的行列,低头皱着眉头看着柯尔的模样,似乎已经认出他了。

      包扎完毕以后,我和王子的目光交会,彼此点点头。

      我看得出来他有很多话想问我,但此时他却什幺也没说,这让我非常感激。

      这时,我的手背忽然传来一阵灼热感。

      低头一看,竟然看见资助人契约的图腾鲜明地出现在手背上!

      我立刻紧张地看着柯尔,不知所措地朝他伸出手,轻触他的颈部和胸口,可以感受到微弱的脉动和心跳,但是呼吸却……呼吸却消失了!

      「让开,本大爷看看!」阿萨语气急促地说。

      我立刻往旁边挪了挪,阿萨随即单膝在我身旁跪落,拂开了柯尔湿润的银色髮丝,按住了他的额头。

      我发现阿萨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忍不住问:「他还好吗?」

      阿萨没有回答我,只见他将手掌移向柯尔胸口,开始念诵起一段魔族语的咒文。

      我感觉此时有谁来到我身旁,紧紧握住我的手。抬起头,就发现是雪花……她眼睛瞬也不瞬地看着阿萨,小声地说:「阿萨在把魔力渡给他的主人。」

      把魔力……渡给柯尔?

      我转头看着这一幕,发现柯尔的胸口终于开始起伏。

      我激动地落下放心的泪水,抬头正想向阿萨道谢,却看见他的身影开始变淡,唸咒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

      「阿、阿萨!」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却持续念诵着咒语,目光专注地看着柯尔,完全无视自己的状态。

      就这样,短短数秒之后,无论是阿萨的身影或是声音,全都消失了。

      「啊,阿萨散形了呢……」雪花小声地说,露出有点寂寞的表情,看着阿萨消失的地方。

      「他会再回来吗?」我迅速问道。

      雪花对我点点头,「他只是耗尽魔力所以回归本体而已。只要本体没有受到损伤,经过主人的陪伴和阅读以后,书魔就能恢复魔力的。」

      然后,她拉拉我的手说:「我的魔力也快要到极限了,请遣返我吧!主人。」

      我抹去泪水,点头轻声喊出「遣返」两个字,随即便看见雪花面带笑容地消失在我眼前。

      这时,地面忽然晃动起来。

      远处似乎传来了爆炸的声响,晃动越来越剧烈,宛如大地震一般。

      紧接着,这座大厅的上方某处出现一道狭长的裂缝,开始不断扩大并落下大量沙尘。

      「快走!」王子厉声说道,动手和我一起抱起柯尔。

      伊儿雪机警地召唤了我们停泊在王城外的飞行器,很快的,飞行器便出现在我们眼前,我和王子立刻将柯尔带上飞行器,洛方和狐狸则联手把其他两位昏迷的神之民拖上去。

      可以容纳六人的飞行器,现在虽然少了阿萨和雪花,只剩下我们机动组五人,但加上三位神之民后,顿时超载。

      伊儿雪看了一下,当机立断地说:「梅悠,妳负责驾驶飞行器!」

      说完,她就跳出飞行器舱外,召唤出她的扫帚。

      「咦?等等!」

      「我也下去。」王子说,随后跳出舱外,也叫出扫帚。

      「喂!」洛方和狐狸傻眼地探出舱外,「你们两个想做什幺?」

      「我们骑扫帚在外面帮你们开路!」伊儿雪说。

      这时,周围剧烈晃了一下,王子立刻起飞,在大厅里飞了一圈之后,直接往某个他判断最适当的地方落下一道腕落。

      伊儿雪一瞬间明白他的意图,立刻加入腕落的行列。

      「这、这是要打破城堡墙壁,直接飞出去的意思吗?」狐狸惊讶地说。

      「看来是这样没错!」我说完,立刻盖上机舱盖,操纵飞行器缓缓离地。幸好之前準干部都受过驾驶飞行器的训练,所以此时我们毫无困难地顺利起飞,在大厅里迴转掉头。

      而墙壁在王子与伊儿雪的暴力攻击下,终于出现一个裂口,随后裂口不断扩大,很快便足以让飞行器通过。

      这时,我们几人耳环中的机动组频道清晰地传来王子的声音,「听得见吗?」

      「可以!」

      「等一下出去之后,跟着我们飞,我会引导大家离开王城!」

      「没问题,就靠殿下你了!」

      我们说完,王子便朝我们和伊儿雪点点头,率先飞出洞口。

      伊儿雪紧跟在后,我也操纵着飞行器即刻跟上。

      洞口外是一道狭长的走廊,所幸此时空无一人,我们顺利地在走廊上滑翔,然后王子砸破了一扇巨大的拱型窗,从窗口飞向王宫的中庭。

      朝日洒在庭院中,照亮了庭中的花木。

      我依稀记得上次来拜访茉莉祖母时,曾见过这座庭园美丽的模样。但是现在,到处都是被破坏的痕迹,还有倒卧的王族与敌军的尸体。

      不知道茉莉祖母和千蓝有没有顺利逃出王宫?

      我的目光扫过底下,感到一阵难过,担心她们也碰上了那些等在地牢里的魔物,希望她们有把我给的香包带在身上……

      这时,洛方和狐狸忽然大叫起来,我猛然回过神,赶紧避开眼前的塔楼。

      惊险闪过后,我狠狠鬆了口气,摇摇头勉强自己收回心绪,专注地定眼看向前方,跟着王子和伊儿雪一起拔高飞行高度,侧着飞行机切过两座高塔中间的狭缝,最后飞越高耸的王宫外墙。

      眼前顿时换上一片硝烟弥漫的景象。

      我几乎认不出底下的城市是我曾和柯尔一起到访的梦境之都。

      被战争狠狠摧残过的建筑,呈现崩塌的颓败景象。我伸手打开了飞行器里的通讯器,切换到「王城攻坚任务」的频道,听见大家正在召集祭司,而征战部则持续追捕在王城中流窜的敌军。

      这时,前方的建筑阴影中,倏然出现几个乘着扫帚的敌军,正準备用腕落攻击在下方街道上的学长姊和贵族们。

      伊儿雪发现这一点,立刻挥动手臂,一大群冰锥立刻朝他们袭击而去。

      「你们先走!」伊儿雪透过耳环喊道。

      「好,交给妳了。」王子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抛下伊儿雪,继续向前飞去。

      我担心地想回头望,但狐狸立刻提醒道:「小心!」

      我立刻将目光放到前方,及时避开一座倾斜的钟塔。

      此情此景忽然勾起我的回忆,彷彿重回不久前,我和伊儿雪一起在模拟的王城中和学长们对战的场面。

      认清这一点后,我担心伊儿雪的心稍微平静下来,因为我知道,无论敌军有多厉害,绝对不会比当时携手搭档的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还要厉害。伊儿雪可以独自应付,不会有事的。

      「早点解决,赶快跟上哦!」我在机动组频道中对伊儿雪说。

      「好。」伊儿雪的声音很快传来,带着自信和一丝笑意。

      然而,不知是否刚才那一队敌军通报了他们的同伴,当我们随王子飞入小巷里,刚转过一个弯,眼前突然出现一支二十几人的小队。

      我们原本飞的高度并不高,正好夹在两栋楼房中间,意识到的时候,上空已被其他紧接而来的敌军包围,再回头一看,后路也被断了。

      「完了完了!」洛方哀号道,「我们被困住了!」

      「征战部不是已经解决城里的敌军了吗?」狐狸紧张地说,「为什幺还有这幺多?」

      王子这时冷静地分析道:「这些应该是原本躲在王宫里的敌军,跟着我们一起飞出来的。」

      「等等等等……」狐狸似乎想起什幺,望向倒在后座的东方神之民,「这家伙是他们的老大对不对?把他拿来当人质不就好了?」

      「……不。」我摇摇头,「那个组织的首领很神祕,平常都是蒙着脸,就算我们把他当人质,他的手下也认不出他。」

      「靠!这样怎幺办?」洛方抓狂地问。

      「只好战斗了。」王子说。

      我们神情一凛,同时敌方也开始展开攻击。

      真枪实弹的腕落立刻朝着王子扑天盖地落下,因为隐形魔法的保护,因此敌军应该看不到我们的飞行器才对。

      我一手勉强驾驶着飞行器,一手施展出防御术,利用我最擅长的护盾挡下朝王子落下的攻击。

      王子、洛方与狐狸三人更是使出最强大的魔法,搭配了伊儿雪教的生活魔法,大举扫除敌人。

      从未见识过生活魔法的敌军,被火球与沙尘弄得灰头土脸,我们立刻趁隙杀出重围,这时征战部的学长姊们也终于发现这边的危机,开始往这里支援过来。

      只可惜,我们的飞行器刚才不幸被一击腕落擦过外壳,隐形的魔法因此剥落了一些,不再能掩人耳目,飞行速度也下降了不少。

      「这样不行,飞太慢了容易被打到!」狐狸当机立断地说:「我下去用扫帚自己飞!」

      「那我也下去!」洛方说。

      「欸?等等!外头很危险!」我试着阻止他们,但两人都朝我露出笑容。

      「安啦,我们也是战斗人员了,对吧?」

      「对啊!好歹都来到这里了,也想为王城这一战做点贡献!」

      说完,两人联手推开机舱盖,然后召唤出扫把,朝我挥挥手便先后飞了出去。

      我惊讶地看着他们和王子一起加入征战部的行列,耳边听见王子透过耳环对我说:「梅悠,妳知道怎幺飞回学园吧?」

      「知道!交给我吧!」我说完便驾驶飞行器往王城的西城门飞去。

      但没飞多久,我忽然看见底下有一行人慌乱地奔过巷子,个个面露恐惧的表情。

      我从那一张张憔悴的脸蛋认出她们,发现是曾在王宫舞会碰见的女孩们。

      除了少女们以外,我发现这奔逃的行列中,还有好几个年纪比较小的孩子,最小的婴儿被其中一位少女抱在怀里,正在哇哇大哭。

      再往那些敌军看去,虽然不是魔法师,但他们个个手持武器,对女孩们穷追不捨。

      我皱起眉,拉下剎车迅速掉头,正準备释出腕落,奶茶学长那番话再度在我脑海中响起。

      我的手腕乍然停在半空中,然后手势一变,改成释放出一场暴风雪。

      寒风和暴雪成功绊住了敌军的脚步,见状,我立刻加速飞到女孩们前方,然后放慢飞行速度,打开机舱盖,从座舱中站了起来,回头朝她们喊道:「妳们还好吗?」

      奔跑中的女孩们个个诧异地抬头看着我,其中几人迅速认出我,露出欣喜的表情,「梅悠!」

      我发现几个孩子跑得精疲力尽,立刻开门对他们说:「跑不动的先上来,其他人跟着我,我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女孩们立刻点头,手脚俐落地把最小的几个孩子抱上来,再把婴儿交给孩子们抱好。

      我随即关上门,拉上机舱盖,边飞边带领她们拐过几条人烟罕至,甚至完全看不出是道路的小巷道。

      然后,我分神拿出通讯球,朝着纳夏莉莉拨出讯号。

      几秒之后,讯息果然接通了!谢天谢地,感谢修复通讯网络的学者们!

      「纳夏!」我快速说道,「我现在要带一群人过去妳那里喔!」

      「啊?」她吃惊的声音很快带上惊恐和不悦,「拜託不要!我已经快忙不过来了!」

      「抱歉,我已经到妳门口了。」我尽量让语气中染上歉意,那端的纳夏咒骂一声,火速挂了通话。

      我在一座石墙前方停下来,打开飞行器让孩子们下车,同时少女们也渐渐奔到我们身旁。

      「这里是……?」

      她们的问句还没问完,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墙忽然出现一扇暗门,而且被谁用力从里面打开。

      门后出现绑着高马尾,一脸不悦的纳夏莉莉。

      她一看到门外的人,立刻由不悦转为惊讶。

      「……我以为妳还要再塞伤患给我!」

      我笑着说:「确实有几位伤患需要妳的治疗术帮忙,不过这些女孩们应该能成为出色的帮手。」

      纳夏朝贵族少女们扫了一眼,立刻转身走回店里,头也没回地说:「通通进来!干活了!」

     

     

  • 名称:偶然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8: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