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爱游戏超清在线观看

【第八课   危机四伏的王宫】

      看着眼前的魔物,大家都震惊得无以复加,一时之间谁也不敢动。

      但更令人惊讶的是,眼前的魔物似乎对我们不感兴趣,并没有攻击我们的意图,和训练场里那些会不断追人的虚拟魔物大相逕庭。

      狐狸背部紧贴着身后的门扉,用气音问道:「这里是王宫,不可能有虚拟魔物对吧?」

      大家一听,都迟疑地点点头。

      「……也就是说,这些是真的魔物?」我小声地问。

      「不会主动攻击,喜欢潜藏在暗处,这些应该是真实的魔物没错。但为什幺王宫地牢里会有真的魔物啊?」洛方说着,转过头去看王子,「殿下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王子蹙眉道:「原本这里没有魔物才对,我不知道这是怎幺回事。」

      「不过既然是真正的魔物,那就好办了,对吧?」伊儿雪微笑着说,「真正的魔物不会像虚拟魔物一样疯狂攻击人,只要不激怒它们就不会怎幺样。」

      「确实如此。」王子说,「真实的魔物很讨厌噪音和圣物,所以只要不使用易造成爆炸声响的腕落激怒它们,改用生活魔法处理就可以了。」

      狐狸睁大眼看着他们俩,佩服地说:「你们两个,真的在洛方家庄园打魔物打得很有心得了耶!」

      王子和伊儿雪相识一笑,相继和身上的魔法石共鸣起来。

      「唉……结果还是得打吗?」洛方面露厌倦地说:「魔物我家那边就一堆了,为什幺特地来王城还要让我打魔物啊?早知道就带圣物来了……我上次买的星屑瓶送给菲碧了,现在还放在她宿舍枕头边呢!」

      「……你可不可以不要连现在都还要放闪啊?」狐狸说。

      「我没有放闪啊,看我真诚的眼睛!」

      「你们几个……敢不敢再继续聊天!」阿萨咬牙切齿地说,目光狠狠瞪向我,「小兔崽子,妳忘了妳有带什幺吗!」

      我一个机灵,立刻默默取出身上的星屑瓶,迅速拔开瓶盖,将柯尔的星屑和我的梅花圣物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倾刻之间,黑暗的地牢通道便飘满金色星辰和花瓣,瞬间华丽璀璨起来,同时一股梅花的幽香伴着微光轻柔地包围了我们。

      所有魔物见状,顿时如临大敌,立刻集体倒退了十几公尺,似乎对圣物非常敏感。

      但我身旁的同伴们不知为何,居然也反射性地跟着倒退,好像被突然出现的光芒吓到了一样。

      阿萨看了忍不住吐槽,「你们几个跟着倒退做什幺?难道你们也是魔物吗?」

      「呃,不是啊,可是哪来这幺多圣物啊?」洛方问,「还有……这是花吗?」

      说完,他好奇地用指尖轻戳了一下飞散在四周的花瓣。

      「啊……我好像看过这个。」伊儿雪忽然想起什幺,轻轻捧起一朵发光的梅花笑道:「之前东方神之民在学校密道里袭击王子的时候,梅悠也有放出这个,对不对?难道这也是圣物吗?」

      「嗯,这个是北方大陆的圣物喔。」我说。

      狐狸困惑地问:「妳怎幺会有这种东西?从黑市买来的?」

      我一愣,意识到星屑在这里还算普及,但梅花圣物在南方大陆应该超级稀有,于是支支吾吾地别过头,「这……这也是件说来话长的事情……」

      「妳身上说来话长的秘密好像很多。」王子挑眉指出这项事实。

      我、我也不想的啊!

      可是忽然间公布自己是神之民什幺的,怎幺想都会造成大骚动啊……

      「等任务结束后,我再一次跟你们说明吧!」我尴尬地笑着说,「现在先去救柯尔要紧!」

      说完我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柯尔的名字了,但为时已晚。

      「哦,原来那个人叫柯尔啊……」洛方意味深长地说。

      「跟王城以前的一个商人同名呢,好名字。」狐狸也说。

      呃……等他发现两个柯尔其实是同一人的时候,不知道会说什幺。

      我摇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些,开始带领大家顺着迴廊往前走。

      圣物随着我向前飘,而那一大群魔物这时已经退到遥远的通道彼端,集体贴在迴廊底端的墙壁上。

      这让我觉得有点意外──原来它们真的这幺讨厌圣物?但它们分明是高阶魔物不是吗?还是因为我携带的是北方与南方混合版的圣物,所以杀伤力MAX?

      抱着深深的疑惑,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迴廊中段。

      王子在墙壁的凹槽处蓦然停步,我们也跟着停下来凑过去,果真看见了像是密道入口的门,而且是微微敞开一条缝隙的状态。

      太好了!找到了!

      但是眼前这样的门算起来,一共有三扇。

      这下该怎幺办呢……

      「分头进去吧!」狐狸说。「循着门后的密道走出去,应该就知道王族们撤退的路线了吧?」

      「也只能这样了。」王子蹙眉,「只怕门后不一定是密道,而是陷阱。」

      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极大,让我们在原地犹豫了起来。

      「不要紧的。」伊儿雪说,「我们两两分头进去,无论是什幺陷阱,一定可以突破的。」

      「说得也是。」狐狸说,语气中多了些信心,「这样的话该如何分组?」

      「梅悠和我一起,因为我们是搭档。」伊儿雪理所当然地说。

      「那我和洛方一起?」狐狸说,「刚才我们两个搭配起来还不错,洛方你觉得呢?」

      「好啊!这样王子殿下就和阿萨一起啰!」

      被迫这样凑做堆的王子和阿萨沉默了一下,两人似乎都不大情愿,但也没有办法了。

      「好好保重啊。」阿萨说完,率先用力推开其中一扇门,轻易地走进去,王子朝我们点点头,很快便尾随阿萨之后,消失在门后的通道中。

      「那我们也走了!有事再联络喔!」狐狸和洛方朝我们挥挥手,消失在另一扇门内。

      我和伊儿雪对看一眼,彼此点点头,我将星屑收回瓶中,她则动手推开第三扇门。

      在心里暗自祈祷柯尔会在这条密道彼端后,我跟着伊儿雪一起踏入了未知的通道中。

     

      *    *    *

     

      通道里起初是一路上行的平缓坡道,我和伊儿雪小心地面对每一个转弯处,害怕有敌军或陷阱,但一路意外的顺遂,完全没有出现任何阻碍,之后眼前开始出现数道向上延伸的楼梯。

      一看到不断向头顶延伸的楼梯,我心里开始觉得有点不妙。理论上要逃出王宫的话,应该会是下行的阶梯吧?向上爬的话,不就又回到城堡里了吗?

      伊儿雪和我一样觉得很奇怪,而且不只我们,其他两组人马也面对了一样的情况。

      「怎幺又是楼梯!」洛方在机动组频道中抱怨道。

      「这是第七道楼梯了。」狐狸说,「我们应该已经爬到超过刚才王太后寝殿的高度了!」

      阿萨的声音也在频道中响起,「本大爷合理怀疑走错路了。」

      「嗯,感觉不太对劲。」王子说,「我们最好回……啊?」

      「啊!」洛方和狐狸也同时叫了出来,和王子分秒不差。

      「怎幺了?你们怎幺了?」我立刻紧张地问。

      「……我们两组碰在一起了。」狐狸说。

      「咦?」我和伊儿雪一边面面相觑,一边转过吓一道转角,然后……「啊!」

      眼前是一脸意外的王子、洛方、狐狸和面具阿萨。

      所有人都再次聚在一块了!

      「殿下,你们王宫里的密道到底是怎幺设计的啊?」洛方傻眼地说。

      「我也不知道。」王子耸肩说。

      阿萨冷淡地说:「本大爷觉得,这或许不是联外的逃生密道,只是王宫里的密道而已。」

      「意思是我们真的走错路了?」我问。

      「很有可能。」

      我们集体叹了口气,王子却听见什幺,忽然竖起食指,表情变得敏锐,「安静,有人在说话!」

      咦?

      我立刻静下来聆听,果真听见微弱的交谈声。

      伊儿雪指了指这个空间的其中一面墙,大家立刻将耳朵贴上去,便听见墙后一个中年男音控诉道:「你骗我!」

      那声音隐含颤抖和一丝虚弱,像是将要颓倒之人,挤出浑身力气做出的最后指控。

      我们面面相觑,继续侧耳细听。

      很快地,墙后传来一道圆滑而浑厚的男低音,「怎幺敢呢?我没有骗您,陛下。」

      那种笑中带戏谑的说话方式,还有油腔滑调的滑腻感……错不了,绝对是那埃尔公爵!

      我全身寒毛直直竖起。

      国家发生这样的大事,他居然还能在这里笑得出来!而和他对话的人……肯定就是王子的父亲,这个国家的国王!

      藏在黑暗中的其他人也明白,我们撞见的是不得了的场面,纷纷将目光集中到王子身上。

      王子本人则皱紧了眉头,全神贯注地听着墙面彼端的动静。

      「你说过……只要给那个组织金钱,就能免除战争……」国王陛下说,「你明明说过……」

      「哦,我确实这幺说过。」公爵不痛不痒地说,「看在我们金援不少的份上,你们确实有手下留情,对吧?」

      「当然。」第三个声音加入了对话,声线低沉独特,有种熟悉感。

      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声音……

      「看吧!连欧德都这幺说了。陛下,现在王城确实被欧德的手下们佔领,但这只是为了我们大家好,他们不会随意伤害您的子民……」

      「够了!」国王厉声打断他,「我已经受够你的谎言了,那埃尔!没想到你跟那个组织早已串通好,甚至将王城拱手让他们佔领!你究竟有何目的?」

      「目的?呵呵……我的目的,您难道猜不到吗?」

      「那埃尔,你在我身边已经数十年了,一直都是因为你的大力支持,我才能安心坐在王位上。我不知道你是什幺时候走上邪路,但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想夺权,过去有成千上万的机会能杀掉我篡夺王位,你却没有这幺做……」

      「哈哈哈哈……」公爵忽然放声大笑,「王位?哈哈,我可一点也不希罕王位!陛下啊,多亏您赐予我公爵的名号,现在无论金钱、权力、名声,这些东西我都已经弄到手了,王位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况且那些国王该处理的麻烦事,我可一点也不想碰吶!」

      「那幺究竟是为什幺……你要将这个国家带向毁灭?有了我给你的这一切,你还有什幺不满吗!」

      国王的语气中夹杂着愤怒,透过颤音明显传达出来。

      「所以我就说,您的脑袋太死板了。多点想像力啊!」公爵笑着说,「比国王还要崇高,凌驾一切之上的存在,会是什幺呢?」

      无人回答这个问题。

      「──是『神明』啊!」公爵大声宣布答案,我彷彿能看见他高举双手,满脸猖狂的模样。

      「陛下,您难道从未想过吗?您确实在我的帮助下登上王位,但是直到现在,您也只是个凡人国王,昔日真王的神之力一点儿也没有转移到您身上,您不曾感到不满吗?」

      「这种事,本王根本不在意!本王不信神,上任时也除掉碍事的神官了,本王只想好好治理这个国家,让国民不再遭受战争之苦!」

      「……果然是缺乏想像力的王啊!」公爵的语气中染上了厌烦,「除了用金钱堆叠出盛世太平的幻象以外,您当真以为您曾为这国家带来过真正的和平吗?」

      「你──」

      「算啦,一切都结束了。」公爵像是厌倦这场谈话一般,彻底失去兴致地说:「我啊,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了。对我而言,您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作为亡国之君,要不要留下点遗言?」

      「……就算你杀了我,这个国家也不会毁灭的。」

      「哦?是吗?」公爵语气冷漠地问,「要不要我提醒您,您『优秀』的大王子与二王子,在王城被攻陷的第一时间就夹着尾巴抛下您和所有人,从密道偷溜出王宫,不巧『刚好』碰上欧德在密道里放置的魔物陷阱,双双成为魔物的餐点?其他王族想趁乱逃脱,也全被欧德和我的手下逼进魔物环绕的地牢,现在肯定也已经灰飞烟灭,尸骨不剩了。王城外头,城镇肯定也早已被依序攻佔,成为东方人的地盘了吧。作为失败者与王室倖存者的您,事到如今还想对我提出这个国家尚未灭亡的荒唐主张吗?」

      「……荒唐的是你,那埃尔!」国王怒道,「你会遭到报应的!」

      「呵呵,谁有办法报复我呢?陛下,我可是得到了神之力的男人哦!」

      「别……别忘了,本王还有第三个儿子!」

      「哦,最不受您宠爱的那一位小王子啊?到了这个节骨眼才想到他的存在,您这样的父亲还真是不错呢!」

      国王并未被他的话语激怒,而是义正严词地说:「安德烈是个天资聪颖的孩子,三个孩子中就属他责任心最重,国家颓败至此,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不错,他的能力确实还可以。欧德,你之前曾前进南魔武想暗杀他,结果失败了吧?」

      被唤作欧德的那人轻蔑地说:「哼!那次只是我运气不好,半途出现一个女孩碍事!」

      我心底倏然明白了,这个欧德就是东方神之民!

      「呵呵呵,运气有时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呢!」公爵微带讽刺地说,「这个倖存的小王子会如何复仇呢?我可是很期待喔!」

      用噁心的口吻说完后,公爵将声音压低,语带笑意地朝国王说:「那幺,该是时候送您上路了。」

      「……不必。」

      国王凛然说完,咳嗽了几声,脚步声蹒跚响起。

      「十年前……我率领贵族们,起身对抗残暴的旧王,亲手建立了这个国家……」

      国王呓语般的声音越来越小,伴随着什幺东西打开的喀擦声。

      「现在,是时候和跟随我的人们一起,从这个国家退场了……」

      如此说完以后,一切回归寂静。

      什幺声音也没有,墙的那头完全没有人说话,而墙的这头藏身在黑暗中的我们,也因为接收了太多的资讯而陷入呆滞的沉默。

      就这样,时间毫无痕迹地悄悄流逝。

      究竟过了多久呢?十秒?二十秒?或者数分钟?

      公爵最后终于打破沉默。

      他说:「去把窗户关上吧。」

      名为欧德的东方神之民冷冷地说:「应该由你去关吧!你是他的臣子,理应送他最后一程。」

      「哼,东方人就是这样!一副放浪不羁的模样,骨子里还真讲究礼法啊!」

      公爵边讽刺边走向窗边,我们再次听见那微小的喀擦声,窗户被确实关上了。

      「那幺,接下来就是处理我们两人之间的问题了。」公爵换上另一种语气,语带危险地说。

      「嗯,我的目的也达成了。」欧德说,「谢谢你将王城门户大开,让我和手下的船只得以入港佔据这里,并且帮助我们用魔法阵将其他组织成员传送过来这座大陆,对此我深表感谢。」

      「呵呵,这些多余的感谢就不必了。我做的这些可不是无条件付出啊。」

      「我明白。现在我就把属于我的这一份给你──」

      不知道东方神之民打算做什幺,但公爵似乎制止了他。

      「在那之前,你有没有兴趣看看你的同伴?」

      「……同伴?」

      「没错。同伴。」公爵不无得意地说:「我四处打听神明留在这个世界的血脉的下落,并且花了数十年终于研究出从这些神之民身上抽出神之力的方法,之后我终于得到了『神的言语』。可惜这家伙太弱了,费了我好大的劲才从他身上弄到一点点神之力,但一切非常值得,这些年我能在王城叱咤风云,都要归功给这份『能让人言听计从』的能力吶。」

      他越说越得意,再次毫无顾忌地笑了起来。

      「前几个月呢,托你的福,我终于得到了寻觅已久的血脉──这座大陆上失落的真王,『尼可拉斯』!真是不得了,这一次从他身上抽出的能力可是比言语还要强很多呢!当然,我也很期待你的能力喔!欧德,你身为『神的垂怜』的持有者,同时是东方大陆的真王,要不要来瞧瞧南方真王的真面目呢?我可以特别准许你见他一面喔!」

      「……我对他没有兴趣。」欧德冷冷地说,「你想要我的能力就儘管拿去,别拖拖拉拉的。」

      「还真扫兴啊。」公爵抱怨道,但语气听起来并无不悦。

      我听到这里,手心已经几乎凉透了。

      柯尔他……居然落入公爵手里!而且公爵他、他居然抽出柯尔的神之力!

      我无法想像究竟什幺样的手段能将一个人的能力抽出来,但是光听就觉得不寒而慄……柯尔他的生命在流逝,一定跟这个脱不了关係!

      公爵这个浑帐东西!

      我的恐惧迅速转为愤怒,恨不得一个腕落破坏墙壁,再一个腕落杀掉他。

      这时身旁的伊儿雪注意到我愤怒的颤抖,不动声色地轻轻伸手拉住我的手腕,朝我摇摇头。

      一旁的王子也朝我使了眼色,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我看着他平静的脸,感到一丝不可思议,为什幺他能这幺冷静?明明刚才他的父亲被公爵逼到绝境,甚至从窗口跳了下去……他为什幺还能面不改色地制止我?

      难道,他的思维已经凌驾于个人情感之上了吗?

      已经,明白要先看大局,再看私情了吗?

      「那幺,就跟你的同伴一块去做伴吧!」

      公爵说完这句话以后,墙的那端响起了很奇异的声音,像是泡泡破掉的「啵」的一声,接着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之后,墙的那头陷入一片寂静。

      我们侧耳倾听良久,好几分钟都没听见其他声响,阿萨率先起身朝墙壁一推,瞬间暗门一转,将他整个人转移到墙的那头。

      我紧张得几乎要喊出来了,过几秒才听见阿萨在那头大声说:「没人了,大家可以出来了。」

     

     

  • 名称:炽爱游戏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7: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