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情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第三课   变调的排名赛】

     

      等排名赛的日子来临时,全校宣布停课一天。

      一早学生们便往各自学院的比赛场地移动,我和伊儿雪也相约在宿舍门口,一起前往黑桃学院的五座训练场区。

      这次排名赛的参加对象是大一到大三,因为大四不能参加寒假后第二轮的四校大赛,所以不需要排名。

      然而等我们一到现场,远远的就看见身穿便服的小不点学长在树下朝我们招手,他身旁则是穿着衬衫和黑色长外套的撒旦学长。

      「早安呀学妹们──!」

      「早安!」我笑着朝他挥舞手臂。

      伊儿雪则走向他,偏着头问:「学长你怎幺来了?」

      「来观赛啊!反正今天放假,闲着没事嘛。」小不点学长笑道。

      一旁的撒旦学长低下头,语气淡淡地问我,「比赛妳準备好了吗?」

      「嗯,都準备好了!」我信心满满地回答,忍不住有点期待地问:「学长会来帮我加油吗?」

      他点点头,「我会去。」

      「哈哈哈,因休他当然会去啊!妳可是因休唯一的直属耶!」

      这时王子正好朝这边走来,微笑着跟两位学长打招呼,然后对我和伊儿雪说:「妳们去看赛程表了吗?」

      「还没有耶。它贴在哪里啊?」

      「那边的布告栏。」他指了指身后的方向,「没关係,我帮妳们看了,妳们是在第五训练场比赛,九点前要去那里签到并领取选手手环。」他指了指此时挂在他左手腕上的透明手环,「快轮到妳的时候,手环就会亮起红光,到时必须在十五分钟内回到赛场预备,否则视同放弃。」

      「好的,谢谢你!」我说。

      伊儿雪则抬头问他,「殿下你是在哪里比赛?」

      「第一训练场。」

      这时小不点学长在一旁露出笑容,看着聚在一起的我们三个说:「难得你们都获选为神之七人还愿意下去比赛呢。」

      我们彼此相视一笑,回答道:「因为排名赛机会难得嘛,放弃的话太可惜了啊。」

      「说得不错,每一场比赛都能增加你们的战斗经验,要好好把握喔!」

      「时间不早了,快去準备吧。」撒旦学长平静地说。

      「嗯!去吧,我们会在看台上帮你们加油的!」小不点学长笑着挥挥手。

      看了看时间也快九点了,于是我们告别了学长们和王子殿下,先往第五训练场走去。

     

                          ✤          ✤          ✤

     

      黑桃学院的排名赛一共分为三种项目,分别是攻法单人赛、护法单人赛,还有双人搭档赛。王子参加的是攻法单人赛,我和伊儿雪则是报名双人搭档赛。

      到第五训练场签到完毕后,我们本来想去第一训练场看看攻法比赛的状况,但经过第四训练场时,发现里头在比的是护法单人赛,我立刻眼睛一亮,对伊儿雪说:「我想去看看这个!妳要不要先去第一训练场?」

      「没关係,我也想看一下护法的比赛情形。」

      于是我们两人一起走进训练场,登上没多少观众的看台,底下的赛场很快便一览无遗。

      此时呈现在场地中的景致是一大片森林,一位护法同学正站在场中央,张开护盾防御着不时从树木阴影中窜出的魔物。

      那些魔物的数量随着时间越来越多,等级也越来越高,等到护法防御破裂,再也守不住时,比赛就宣告结束了。届时计分板上显示的就是他的得分,将成为排名的依据,而排名则决定能否代表南魔武成为第二轮大赛的选手。

      我抬头望向看板上显示的比赛记录,发现这个同学一共撑了五分钟,在大约「十二魔」等级的魔物出现时结束比赛。接下来一连几个护法不到五分钟就出局了,有的连「八魔」都守不住,还有的是因为防御失误,在「六魔」就被魔物突破防御,宣告出局。只有一位护法女孩撑了十五分钟,另一个护法学长撑了十三分钟,他们应该会有机会成为二轮赛的代表选手吧?

      「……看起来很弱呢。」

      「咦?」我转过头看着伊儿雪,「妳刚刚有说话吗?」

      「嗯啊,这比赛对妳来说应该易如反掌吧?」

      我摇摇头,「这可能要实际打看看才知道,不过……我应该有把握能撑得比刚才那几位护法还要久。」

      「那是当然的吧,妳的技巧纯熟多了!」伊儿雪微笑着说,「一样都是护法,但是感觉底下在比赛的护法们都没有妳的动作流畅和熟练,为什幺呢?」

      「因为我有接受过学长们给我的神盾培训啊。」

      「但是差异这幺大,不是很奇怪吗?刚才那个护法是大三生,在南魔武接受了三年的护法教育,却比不上只接受几週培训的妳?感觉比起强大的攻法们,南魔武的护法除了你们那一脉之外都不是很强呢。」

      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修课的关係吧?」

      「修课?」

      「嗯!前几天狐狸……我是说狄飞,他有来找我借课程表去看,那时我才发现,一样都是偏向护法的脉系,但因休学长和我的这一脉将所有时间都排了护法的学程,狄飞那一脉却把一些时间用来修攻法的课程,所以相较之下练习护法技能的时间就变少了。」

      「为什幺明明资质偏向护法,还要修攻法的课?」

      「我也问过他这问题,他告诉我说,以前大家都觉得护法的地位低于攻法,所以有的脉系虽然收的是防御力较高的学生,仍会把一部分时间挪出来学习攻击术,就怕成为纯护法后会失去竞争力,结果却适得其反,变成每个培养出来的护法防御专业都不够专精,而攻击魔法也成不了气候。」

      「难怪……」

      「所以狄飞才会开始考虑是否要拿掉攻击学程,照着我们这一脉的课程表修课,成为专业的护法,或者乾脆直接转成纯攻法,两者都好过现在这样不上不下的。」

      「原来如此,我懂了。」伊儿雪点了点头,「现在时代慢慢改变了,未来应该会有越来越多人和狄飞一样吧!」

      「阿萨也是这幺说呢。如果大家都能真正了解攻护法没有孰优孰劣,彼此皆是平等的,那南魔武应该会很不一样。」

      「这算是妳的理想吗?」她微笑道。

      我点点头,目送下方一个只撑了三分钟的护法女孩离场。

      之后我们一起移动到举行攻法单人赛的第一训练场,发现这里的配置和方才相同,但是攻法们的比赛内容变成要攻击场内不断出现,等级越来越高的魔物。只要攻击越高,撑得越久,获得的分数就越多,等到身上穿的防护装备因魔物的撞击亮起红灯,比赛就宣告结束,最终得分将成为校内排名的依据。

      「这样看来,应该不用担心王子殿下了。」

      我望着下方被魔物搞得团团转的攻法,安心地道:「以他的攻击力,对付这种低等魔物应该绰绰有余,大概可以一路打到『十八魔』等级的魔物吧。」

      伊儿雪同意地点点头,说:「这种场地不像平常训练时是洁白平整的大理石地面,而是有预设场景的,殿下应该会利用场景的地形优势去战斗,要撑上半小时也没有问题。」

      半小时?我想了想,觉得这确实很有可能。

      看来同为攻法的伊儿雪对王子的战斗能力和头脑也有很高的评价呀。

      不知道什幺时候会轮到殿下比赛呢?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变得更强了,好想看看他战斗啊。

      说起来,我们参加的双人赛一样也是打虚拟魔物,打越多、撑越久,分数就越高。我和伊儿雪并肩搭档的话,应该也能顺利打到「十八魔」出现吧?

      正思考着,我和伊儿雪的手环忽然同时亮起,宣告悠闲时间暂时结束。

      「啊,居然这幺快就轮到我们了……」我有点遗憾地说,和伊儿雪一起快步跑回第五训练场。

      不料一踏入预备室,一个工作人员立刻神色紧张地迎上来。

      「妳们可终于回来了!大事不好了啊!」

      「怎、怎幺了?」

      「刚才赛维尔学长忽然说,既然妳们都已经获选神之七人,按规定不必参加排名赛,就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我微微一惊,「他不让我们参赛吗?」

      「不,他说如果妳们要比也可以,但下任王牌和神盾打这种虚拟魔物太不够看了,要比就和现任的王牌和神盾较量一场才有看头……」

      这是……要我和伊儿雪去跟小不点学长和撒旦学长打一场的意思?

      我傻眼地看向伊儿雪,却发现她的眼中闪耀着光芒,露出一抹微笑。

      「这正合我意。」说着,她转头问我,「梅悠妳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不要紧吗?」

      她朝我点点头,忽然转向工作人员问:「这样的比试有什幺规则吗?」

      「呃,规则和四校大赛时的搭档战一样,比赛场地的场景是随机出现的,两组搭档在场中使用魔法战斗到一方认输或者有生命危险为止,比赛便宣告结束。」

      「好,我接受这个挑战!」伊儿雪愉快地说。

      工作人员吞了吞口水,「那神盾,妳的意愿是……」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颔首道:「我也接受。」

      「好,我这就去回报给干部们知道。」

      目送工作人员转身跑开后,我忧心地看向伊儿雪,她则朝我露出明亮的笑容,「我们还有几分钟时间,来讨论一下战术吧!」

     

                          ✤          ✤          ✤

     

      十分钟以后,伊儿雪和我一起走出预备室,先后踏入训练场内。

      远远地,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的身影也出现在对面入口处,和我们同时进入场中。

      阳光洒落到身上的同时,观众席欢腾的声音也传入耳内。

      我抬起头,发现看台上早已座无虚席,宛如四校大赛时的盛况一般。

      「大家都很期待的样子呢。」伊儿雪悄然笑道,「这场新旧王牌的对战,应该是史无前例的吧?」

      看见她如此从容自在,我紧张的情绪也稍微放鬆下来了,悄声回答:「是啊,一起加油吧。」

      走向场地中央后,我们与学长们进行礼貌性的赛前握手。

      他们两人这时都已换上重装,撒旦学长握住我的手时,低声道:「将妳这段时间以来所学到的发挥出来,这样就可以了。」

      「好的,我会全力以赴!」我认真回应着,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放开学长的手。

      一旁的小不点学长则握紧伊儿雪的手,灿然笑道:「学妹加油啊,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没问题,我们也不会保留的喔。」伊儿雪微笑回答。

      结束之后,学长们开始往训练场的北面退去,我们则走向南面,以攻法在前护法在后的站位各就各位。

      很快地,广播宣布比赛即将开始。

      原本被阳光笼罩的场内忽然变得阴暗,观众的声音也被屏蔽了。

      紧接着,场内洁白的大理石地板开始出现变化,原本平坦的地面突然拔地而起,在我们周围化成无数座尖塔和华丽的建筑,金色的灯火从成形的窗户中透了出来,建筑物间的街道则亮起一盏又一盏的路灯。

      不过眨眼的时间,一座金碧辉煌的夜晚城市便展现在我们眼前。

      我依稀认出这辉煌璀璨的景象,忍不住惊呼道:「这不是新王城的夜景吗?」

      虽然眼前这座虚拟城市的规模远不及新王城,但是建筑物耀眼华丽的风格、井然有序的分布方式,还有金色的万千灯火,确实将那座「梦境之城」的神韵完全呈现出来了。

      「果然是王牌与神盾级的战斗啊,连场景也是重量级的呢!」伊儿雪轻笑着说。

      这时广播再次响起,从四面八方宣布道:「现在,南魔武新旧王牌与神盾的搭档对战──正式开始!」

      语毕,余音在场中迴荡了一阵,很快便回归寂静。

      「先往高处去吧。」伊儿雪悄声说。

      「好。」

      迅速跑向右手边的岔路后,我们撞开一座钟楼的木门,笔直冲了进去。

      没想到这座场地居然精緻到连建筑内部构造也完整呈现出来了!我一边讚叹,一边随着伊儿雪奔过走廊,爬上楼梯,最后抵达钟楼的顶部。

      巨大的钟体悬挂在我们身后,夜风迎面拂来,从镂空成拱型的透视窗外可以清楚看见整座城市的全景。

      「在那边!」

      伊儿雪话音刚落,我忽然感受到一股风压,立刻反射性地张起护盾,果然一记威力十足的攻击随即迎头落下。

      不愧是小不点学长,第一击便是爆击的程度!而且这数值少说也有三百多万啊!

      我不想用护盾跟它正面硬碰硬,于是选择用几道连续的护盾将它挡偏,成功把它导向右侧,砸上另一幢房屋。

      回头往攻击来的方向望去,便发现小不点学长和撒旦学长正站在北侧的另一座比我们稍矮的塔上,显然跟我们一样选择第一步就往高处跑。

      「有点太空旷了。」伊儿雪喃喃地说。

      第二道攻击此时已接踵而至,我再度以护盾挡下,伊儿雪这时在我身旁轻轻抬起手掌,朝学长们所在的塔扣下一道腕落。

      毫无意外的,这一击完全被撒旦学长挡下,一点也没有伤到他们。

      但伊儿雪不慌不忙地又击出一道腕落,角度略作调整,力道也加重了。

      这次被撒旦学长的护盾挡偏,直接落在一旁建筑的屋顶上,将屋瓦砸出一个大洞。

      看来照这样隔空攻防下去,短时间内都不会有结果……

      学长们似乎也意识到这点,只见小不点学长发动完最新一击后,倏然敏捷地朝下方一跃而下,踏着底下住宅的屋顶朝我们疾奔而来。

      打算先发动突击吗?

      我立刻抬手架起防御,伊儿雪则目光快速地掠过下方的建筑群,再一次起手,扣下腕落。

      这瞬间,小不点学长身边的防御护盾忽然提高了一倍,準备正面迎接这击,却没想到预料中的攻击并未到来,相反的,一片浓雾忽然从我们所在的位置向外扩散,迅速笼罩住整座城市。

      「这是……雾的魔法?」我意外地问。

      伊儿雪微笑着点头,「这里太空旷的话,会对我们不利。」

      确实,我们所在的钟楼太高了,从各个方向都很容易瞄準。

      所幸白茫茫的浓雾很快就吞噬了周边所有的房屋,连撒旦学长所在的尖塔也被蒙蔽了,只剩我们孤立在云雾之上。

      「按照刚才的战术行动吧,防御就交给妳了。」

      「没问题。」

      我刚说完,伊儿雪便将手放上露台的栏杆,身体轻盈地翻了下去,落入雾中,毫不迟疑地迎向飞奔而至的小不点学长。

      浓雾将两人的身影掩藏起来,只剩下飞快缠斗的黑影。腕落的光芒此起彼落,宛如雷电交加一般照亮了夜空。

      战斗瞬息万变,我必须全神贯注才能看清他们的位置,有时甚至只能凭感觉施展防御,幸好我经过撒旦学长和奶茶学长的特训,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仍能稳住阵脚,没让小不点学长的攻击伤到伊儿雪一丝一毫。

      伊儿雪则在雾中轻巧地不断走位,从容不迫地起手腕落,动作无比流畅优雅,像是踏着某种无法捉摸的舞步。

      和招招上到爆击的小不点学长相比,她并未全力拉抬攻击数值,而是依循自我的步调释出腕落。

      反观小不点学长,他天生的敏捷力在这场城市战中发挥了极大的优势,身影灵巧地不断在屋顶间跳跃,速度远比伊儿雪还要快很多,动作也凌厉很多,彷彿一把灵活游走、伺机突刺的匕首般,不断步步逼近,招招瞄準要害,夹带着属于王者的压迫感。

      此时雾气魔法的时效似乎到了,浓雾逐渐散去,现出他们的身形。

      直到这时,我才赫然发现,两位激烈交锋的王牌们……居然都在笑!

      小不点学长露出的笑容灿烂无比,碧绿的眼中透露出飞扬的神采。

      伊儿雪则浅浅微笑着,如流水避开岩石般流畅地躲开他的攻击,目光不时往周围的建筑来回逡巡,似乎计画着什幺,準备伺机而动。

      我一时看得入神,但就在此时,远处的撒旦学长忽然冷不防朝我扣下一道腕落!

      我意识到的时候,心里大惊,赶紧抬手堪堪挡下这击,却发现学长又接连补上好几道状态魔法,有缓速咒、定身咒,还有晕眩咒!

      要知道,状态魔法是很难控制的,必须靠惯用手微调许多细节才能精準掌握,学长却能在转瞬间就丢出好几道不同的状态,且每一道都既快且準,角度抓得极其刁钻,简直是神乎其技的地步了!

      我惊险地连续张开三面方向截然不同的护盾,勉强弹开状态魔法后,咬牙接住迎面而来的第二道腕落,然后趁隙抬手回击了一道腕落。

      可惜这道腕落下得太过仓促,方向偏了。

      我在心里暗叫不好,却看见它凑巧打中学长头顶的尖塔,崩落的碎石正好中断了他下一波攻势。

      太……太幸运了!

      我赶紧侥倖地躲到巨钟后方,从另一扇拱型窗往下望向伊儿雪,发现她身旁已有两面护盾被小不点学长打穿了,连忙为她替换上新的护盾,却忽然看见她做出某个手势。

      和上次一样,那是象徵全力为她防御的暗号。

      要来了吗?

      我稍微定了定神,接着凝聚起全身魔法石的力量,为她打造起滴水不漏的保护罩。

      伊儿雪见防御就位后,开始边打边退,接着骤然转身全速往东面移动。

      小不点学长见状,立刻如箭一般追过去,手腕朝她扣下三记连环腕落,但全都被我的护盾挡偏,斜斜落到旁边的建筑上,炸出巨大声响。

      最后伊儿雪终于在东方的尽头处停下来,回身抬起手腕,下一秒,空中忽然落下数十颗火球,尽数往小不点学长飞去。

      「哎呀,火焰的魔法吗?」小不点学长露出笑容,敏捷地躲过所有火球,抬手直攻伊儿雪所站之处。

      方才的火球让周围的房屋开始燃烧起来,转眼便形成一片火海,几乎没有让伊儿雪落脚的地方,我眼明手快,立即凭空架起几面护盾,她也立刻会意,一举跃向那微微发光的护盾,然后像踩着下行的阶梯般,一步步朝下跳跃,最后抵达地面,开始在错综複杂的巷道中飞快奔跑。

      这时的小不点学长早已在撒旦学长的护卫下成功退离火海,像猫一样轻鬆地跳过一座座屋顶,往南面的方向直奔而来,并且朝着我抬起了手腕──

      糟糕!

      当一方的攻法有机会直接攻击另一方的护法,且顺利突击成功的话,比赛就几乎等于结束了!

      一瞬间明白这点,我赶忙架起防御,打算使出全力阻挡,不料说时迟,那时快,小不点学长的腕落已逼至眼前,且那攻击不是对準我,而是对準我所在的钟楼底部。

      瞬间整座钟楼剧烈震动起来,彷彿遇到强烈地震一样,摇晃得非常厉害,然后开始向下崩塌。

      我大惊失色,赶紧抓住身旁的栏杆,感觉底下的建筑物离我越来越近,脚下的石砖也开始迅速崩解……

      「梅悠!」

      伊儿雪的呼喊声忽然引起我的注意。

      我朝下望去,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下方的街道,正不顾危险地仰头朝我伸出手,「快跳下来,我会用魔法接住妳的!」

      咦?

      这时钟楼发出喀哒巨响,似乎卡住了什幺,坍塌速度稍有止息的迹象,但四周烟尘瀰漫,碎石掉个不停,我赶紧在伊儿雪身边张起护盾,免得石块打中她。

      「来吧──」她仍朝我伸出手,完全不畏惧随时会继续塌陷的钟楼。

      我鼓起勇气,颤抖着爬出拱型窗。此时窗子仍距离地面起码三层楼高,看起来非常可怕,但没有时间犹豫了。

      我朝她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然后放手往下跳……

      这一刻,伊儿雪似乎做了什幺,我的眼前忽然被一片白色的景象笼罩,彷彿掉进一团云里,被鬆软绵密的云层团团包围,轻轻地、缓缓地安然送到地面,然后看着云雾不可思议地迅速散去。

      「这是……?」

      「缓冲魔法。」她边说边拉起我的手,拔腿奔过狭窄的街道。

      下一秒,钟楼便在我们身后轰然崩毁,瞬间夷为平地,扬起的沙尘和浓烟铺天盖地而来,完全掩盖了我们的行蹤,刚好让身在屋顶上的小不点学长看不见我们,更别说远在另一座塔上的撒旦学长了。

      「接下来该怎幺办?」好不容易抵达安全的场地西面,我喘着气停下来问道。

      「先在这里等一等。」

      伊儿雪笑着说:「战术很成功,东面已经完全陷入火海了,我也已经抓到诀窍,接下来就是重头戏啰。」

      「妳的魔力还够用吗?」

      「没问题,我刚才省下了好几个爆击的能量,足以转化成很多生活魔法了。难得这里有座现成的模拟城市可以让我实验用生活魔法战斗的效果,怎幺能放过这机会呢。」

      说完,她闭上双眼,起手施展起风的魔法。

      霎时间,狂风大作,毫不留情地将东面的火势往学长所在的北方吹。

      烈火在风的助长下,立即如猛兽般疯狂燃烧,火舌不断向夜空舔舐,危险的红光笼罩住半座倾颓的王城,浓浓黑烟更是蒙蔽了整片夜空。

      伊儿雪接着将双手掌心合併,微微拉开后,掌中出现一个透明的泡泡。

      她将那泡泡轻轻地吹向我,只见它在空中飘浮时越变越大,在碰到我的瞬间将我整个人笼罩在里面。

      我眨了眨眼,诧异地发现,从这一刻起,浓烟和沙尘全被泡泡给过滤掉了,吸入肺部的都是清新乾净的空气。

      「这是上次那个防烟的魔法?」

      「对,只是这个是我现场製作的,不像上次是预先做好放进玻璃小球中的。」她边说边为自己做了一个相同的防烟护罩,然后微笑道:「接下来就是水啰!」

      说完,她抬起手掌,手心朝向被火焰染红的夜空,下一秒,掌中忽然出现一道由水化成的小小龙捲风。

      我惊讶地看着她挥落手腕,水龙捲立即落地,瞬间变得巨大无比,开始往北面强力横扫。

      顿时,场内水火交缠,砖瓦齐飞,我感应到远处的学长全力架起了护盾,同时小不点学长朝逼近的水龙捲施放数道腕落。此举看似奏效,腕落打散了龙捲风的结构,止住了危险的风势,却让那水化成了倾盆大雨,倾刻间地上便汇成一条泥河,加速了四周房屋崩塌的速度。

      「嗯……大规模战斗的话,水和火果然都很有用呢。」伊儿雪喃喃说着,再度抬手,这次在她掌中出现的是黄沙。

      伴着同样类似腕落发动的动作,大规模沙尘忽然铺天盖地而来,瞬间眼前黄沙瀰漫,若不是有防烟护罩,现在恐怕完全无法呼吸吧!

      眼看沙土累积的速度极快,一下子就将地面的泥河填成一片沙漠,她又补上一记风的魔法,让这沙尘暴直逼致命等级。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无论再厉害的攻法都丧失用武之地。

      这正是我们的战术。

      回想起开场前,伊儿雪曾这幺分析道:「学长们的战斗经验一定比我们丰富很多,攻击力与防御力也必然超越现在的我们,正面交锋的话,我们没有多大胜算。」

      我深感认同地点点头,相信赛维尔学长一定也是看準这一点,所以才要我们和他们对战吧。

      可是要说我们完全没有优势也不尽然。之前我们已看过他们和诺亚的战斗,深知小不点学长使出全力时的杀伤力,也明白两人间坚不可摧的默契和信赖,所以对他们的强度已有大略概念。

      要想赢过这样强大的学长们,就不能正面硬碰硬,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弱点──足以让我们扭转劣势,化为胜利的关键。

      这时的我察觉沙尘暴有波及到这里的趋势,于是抬起手,在我们身旁架起最结实的护盾,挡住所有被风吹起来的物体,然后用伊儿雪教的生活魔法在我们身边製造出一团光球,在被飞沙走石团团包围的黑暗中,照亮出狭小宁静的一方天地。

      外头强风带来的风压一点也不输给爆击,让我挡得十分吃力,但现在的我已有足够的技巧和经验维持护盾的稳定,并能毫无缝隙地在护盾即将崩解时替换上新的防御。

      伊儿雪则不断在沙尘暴上叠加新的魔法,紫色的眼眸在光芒中始终直视着前方,眼底满是专注,无论什幺东西击打在防护罩上,发出多大声响,她全都不为所动,浑身透出一种超然的安稳,向来平和的眼底却在此时显露一抹过去极少出现的神情──

      那是对于胜利的强烈企图心。

      最终,当伊儿雪放出最后一道风的魔法时,远处的黑暗中倏然亮起一道强烈的白光,直窜天际。

      是象徵投降的信号!

      果然,下一秒,四周的一切突然全数消失了。

      黄沙消失了,几乎被破坏殆尽的王城消失了,猛烈的狂风也平息了,头顶的夜空逐渐转亮,回归为原本白昼的模样。

      我和伊儿雪站在洁白无瑕的大理石场地中央,几乎毫髮无伤。

      远处,是护着小不点学长的撒旦学长,他高举的右手还残留着刚发出投降讯号的白光,两人的战斗袍都沾满了砂土,被碎石块划出一道道细小的破洞。

      广播器迟了几秒,终于宣布道:「这场搭档赛,由下任王牌与神盾──伊儿雪与梅悠获胜!」

      震耳欲聋的喝采声忽然从四面八方的看台席捲而来,撼动了整座训练场。

      赢了……

      我们赢了!

      我和伊儿雪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蕴藏兴奋与喜悦,然后不约而同迈出步伐,快步跑向学长他们。

      小不点学长正在原地剧烈咳嗽,似乎是被刚才的沙尘暴呛到的,那种咳法非同小可,像是气喘发作一样,几乎喘不过气。撒旦学长低着头察看他的情况,一手轻按着他的额头,另一手按住剧咳的胸口,掌心微微发光。

      两个祭司这时冲进场内,想要帮小不点学长施行治疗,但他本人却摇摇手拒绝了他们,深呼吸几次,终于稳住气息,然后抬头朝跑近的我们扬起笑容。

      「真有妳们的,把整个赛场破坏得十分彻底啊!」

      「学长你不要紧吗?」我担心地说。

      「没事。不过妳们到底是怎幺办到的?那种程度的沙尘暴耶!」

      伊儿雪轻声说:「是生活魔法,我一直想尝试看看不见血的战斗……抱歉,刚才失礼了。」

      「不用道歉啊!战斗中不谈礼数啦!」他挥挥手,小小咳了几声,然后眼睛闪耀着光芒道:「学妹的生活魔法果然很厉害,这确实是一场不见血便取得胜利的战斗!可惜我的身体捱不过那种沙尘暴,不然真想看看妳接下去会怎幺打呢!」

      伊儿雪露出微笑,我则低下头。

      小不点学长的身体状况一直都是一项隐忧,这是众所皆知的。所以战斗时他们会倾向速战速决,用最强大的腕落搭配撒旦学长滴水不漏的防御,在短时间内迅速决定胜负。

      然而在胜利之上,撒旦学长必然会优先考虑小不点学长的身体状况。如果发觉他的情况不乐观,学长一定不会让战斗继续进行下去,就像刚才那样。

      这就是学长他们的弱点……

      此时我抬头望向撒旦学长,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我心里一惊,却看见他朝我讚赏一笑,淡淡地说:「防御术进步了啊,连我的状态魔法也能挡下来了。」

      我摇摇头,「哪里,是学长教导有方……」

      「妳们在没有充分準备的情况下和我跟森交手,还能战斗到这种程度,已经充分证明妳们的实力了。妳们做得很好。」

      「对啊!妳们不仅用上了自己最擅长的能力,而且也运用了战术、观察力和智慧。」小不点学长说着,眼神中透出一抹难得一见的欣慰,「我终于,可以把王牌的位子安心交出去了……」

      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开心,也非常非常温柔,像是看着寄予厚望的后辈终于成长到足以独当一面的强者一般,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交接啊……

      我忽然感到眼眶一热,恍然察觉,这场比赛或许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某种世代交替的契机。

      我感到一丝感动、期待、不安,但更多的是不捨。

      我们的胜利意味着什幺,象徵了什幺,又将带来什幺呢?

      抱着複杂的心情和学长们握完手后,这场比赛就正式结束了。

      正準备在大家的掌声中下场时,广播忽然传来一阵杂音,接着响起了赛维尔学长的声音。

      「等一等。请下一任王牌留步。」

      我和伊儿雪不约而同停下来,回过头,便听见赛维尔学长凛然续道:「麻烦请妳解释一下,刚才在战斗中使用生活魔法,难道不算是犯规吗?」

      欸?

      我露出困惑的表情,和伊儿雪交换了一眼。

      观众席这时也一片譁然,正準备离开的两位学长收住脚步,瞇起眼睛往控制室望过去。

      看来,赛维尔学长要我们对战,不单纯是想看我们两败俱伤这幺简单……

      我给了伊儿雪一个担心的眼神,她却朝我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自己应付这个场面。

      接着她静静地转身,平静地露出微笑,昂首回答道:「方才我有向工作人员确认过比赛规则,只要两组搭档在场中『用魔法战斗』到一方认输或者有生命危险为止,比赛便宣告结束。我确实是用魔法战斗,请问有什幺问题吗?赛维尔学长。」

      「呵,生活魔法并不是战斗用的魔法,妳以为这里是下城吗?这里可是南魔武,是学习战斗用魔法的地方!妳即将接任王牌,连这都不明白吗?」

      小不点学长似乎想出声说些什幺,但撒旦学长伸手拦住他,朝他摇摇头。

      伊儿雪看起来对这谴责毫不畏惧,不慌不忙地微笑道:「如果只有腕落和防御术才能用于战斗,这样的魔法不是太狭隘了吗?」

      「所谓的魔法,就是以自身的意识与魔法石产生共鸣,进而释出能量,之后再以个人意志将能量转化成『其他形式』的结果,我相信赛维尔学长你大一时也有学过这个吧?生活魔法的道理和腕落一样,只是『形式』有所不同。无论生活魔法或战斗魔法,都是魔法的一种,实际上根本没有区分的必要。魔法就是魔法,是靠着意念驱动的能量。」

      「而刚才我也证明了一直被你们贬低的生活魔法确实可以用于战斗,且在不造成伤亡的情况下取得优势和胜利……自始至终,我们确实是用魔法战斗的,这点相信刚才大家都看见了,请问你觉得我有哪一点违反了比赛规则呢?」

      「……妳是想把生活魔法用于战斗中的事情合理化,是吗?」赛维尔学长语带危险地说。

      伊儿雪也毫不闪躲,坦蕩直率地回答:「是的。我认为这是更有效且更自由的战斗方式。除了一成不变的腕落以外,若能将魔力化为火、化为风、水、沙尘、或者其他形式,一样能够牵制敌人,一样可取人性命。」

      「腕落是最浪费能量的战斗方式,每一记爆击蕴含的能量,其实可以转变成数个我刚才施展的大规模魔法。真正的战斗是非常多变的,而在战场中,能量也是非常珍贵的,不像现在各位随时可以取得魔法石,当能量短缺的时候,每一分能量都必须用在刀口上。正因为我出身下城,所以我深知这一点。」

      说到这里,她用澄澈的目光环顾四周,看向挤满了观众席看台的学生们,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说道:「我希望,在不远的未来,南魔武的学生们都能学习到各种不同的魔法,不再拘泥于腕落与防御的数值,不再以数字评判高下,而是拥有宽大的胸襟、灵活的思维和多样的魔法技能,这样当战争到来时,我们才能成为真实战场中的佼佼者,才能配得上南方大陆皇家魔武学园之名,才能真正担得起『魔法师』的称号。」

      伊儿雪这番话说完,获得了出乎意料的巨大迴响。

      热烈的掌声不绝于耳,观众席上的学生纷纷站了起来,用口哨声和欢呼声将他们的支持表达出来。

      伊儿雪只是静静地微笑,看着这一切发生。

      此时此刻,我在她身旁看着这样震撼的场面,忽然深刻地察觉,我们确实做到了。

      我们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不输给学长们,同时,伊儿雪也成功用一场排名赛扭转了大家对生活魔法的看法和成见,甚至转而获得全场所有人的热烈支持。

      这是多幺不容易的事。

      但是,我们做到了。

      这一切都是多亏了赛维尔学长的「大力帮助」啊!

      我笑着望向控制室,悄然说道:「谢谢。」

      赛维尔学长没有再用广播回话,大约是无话可说了。

      于是,我们就在这样欢声雷动的气氛中悄然退场,带着属于我们的胜利,属于新时代的胜利,属于未来南魔武的胜利。

     

                          ✤          ✤          ✤

     

      那场历史性的对战以后,众多关于干部人选的纷扰终于平息了。

      不再有人质疑伊儿雪的能力,也不再有人怀疑生活魔法的正当性,以赛维尔学长为首的守旧派们终于暂时销声匿迹了。

      当天的对战影片似乎在全校学生间迅速流传开来,导致我和伊儿雪一夕之间声名大噪,走在学校里常有不认识的学生跑来跟我们打招呼。

      对此,伊儿雪表现得一如往常,彷彿一切都不关她的事,继续每天神游物外地上课下课。我则是因为之前已经出名过一轮,所以这时几乎已经习惯了,可以笑笑地回应大家。

      另一方面,王子殿下在攻法单人赛中成功证明他不只有王族的显耀头衔,而是真正具有实力,不仅打破了历届学长姊的时间纪录,撑了足足四十五分钟,还妥善运用了场地所有地形优势,让观众们对他缜密的思考力和强大的掌控力佩服不已。

      等排名赛的结果公布出来后,不意外的,伊儿雪、王子和我位在前三名(「刚好」前七名就是之前公布的神之七人,无论有没有参赛……),但更让人高兴的是,狐狸和洛方也分别以护法和攻法的单人赛夺得前三十的名次,可以代表南魔武参加二轮赛了。

      「太好了!这样大家就可以一起参加大赛了呢!」

      为了这件事,我们特地跑去下城的酒鬼酒吧开了一场庆功宴,大大饱餐了一顿,还得到阿班和大叔他们诚挚的祝贺。

      开心地度过几天后,我和柯尔约定的日子终于来临了!

     

     

  • 名称:内情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1: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