坡多野结衣的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吃饱后,我们和纳夏告别大叔们,一起离开了小酒吧,回到学餐的广场上。

外头的气温有点冷,我拉紧了围巾,然后帮雪花拉上斗篷的帽子。这时纳夏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墨绿色的小瓶子给我。

「这是我特製的感冒药,看得出来妳感冒了,不调养好身体很容易埋下病根喔。」

「哇!谢谢妳!」我感激地收下。

「不客气,三餐饭后配温开水喝一匙就行了,多多休息啊。」

她说完就朝我和雪花挥挥手,转身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大概要回去药草店了。

我低下头牵起雪花的手,笑着说:「我们也走吧!趁阿萨还没回来前赶快回家。」

或许因为吃饱喝足的缘故,雪花显得有点昏昏欲睡的样子,边揉眼睛边点头。

我谨慎地避开学生和校外人士会走的主要道路,挑选了有点曲折的小道,然后穿过几乎没有人的花园。虽然这样走有点绕远路,但这幺晚还在外面游蕩,我不想被认识的人看到……

当我们快走出花园时,忽然有两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高大人影迎面走向我们。

他们几乎没有发出脚步声,一身黑斗篷没入夜色,如鬼魂一样难以察觉,所以起初我完全没有发现,直到他们在五公尺外不约而同停下脚步,挡住了通往花园外的唯一通道。

我心里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暗自握紧雪花的手,停下来抬头打量两个斗篷人。他们的面容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之下,难以辨认。

僵持了几秒,其中一人终于按捺不住,沉声道:「谁可以跟本大爷解释一下,妳们两个为什幺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啊──惨了,是阿萨!

我顿时有种要大难临头的感觉,硬着头皮说:「我们出来吃个饭而已,正要回去呢!阿萨你怎幺在这?」

「本大爷刚办完事,回去却发现房间是空的!」他说着大步走来,怒气沖沖道:「不是才刚感冒,这种天气跑出来做什幺?用通讯球找妳又不接,小兔崽子存心找死吗?」

啊阿,果然挨骂了。可是可是,学餐和酒吧都很吵,通讯球响了也听不到啊!

眼看阿萨离我们越来越近,但我自知理亏,所以没逃也没躲,乖乖站在原地等他发难。

谁知道他一走近,雪花却伸出手拉了拉他的斗篷,疲倦地揉着朦胧的眼睛道:「阿萨不要生气啦。」

我诧异地愣住,準备继续开砲的阿萨也明显顿了一顿,低头看向雪花,「妳能说话了?」

「嗯……」她模糊地应了一声,鬆开他的斗篷说:「魔力恢复了很多,可是好想睡……」

阿萨沉默几秒,忽然弯下身一把将快睡着的雪花抱起来,然后朝身后道:「小兔崽子交给你收拾,本大爷先带雪花回去睡了。」

抛下这句话后,一秒化身为保姆的阿萨就带着雪花大步离开花园。

……

我和被留下来的另一位斗篷人一起陷入沉默,过一会他才缓步走过来,开口道:「会冷吗?」

这声音,果然是柯尔。

我摇摇头,他则安静地朝我伸出手。我迟疑一秒才把手搭上去,立刻感受到我们手掌间的温度差。

「还说不会冷?」

他语带谴责地说完,动手解开他的斗篷,下一秒沾染了他体温的斗篷就从天而降。他帮我把斗篷繫好,然后替我拉上兜帽。

「好点了吗?」

「嗯。」我点点头,全身笼罩在温暖的斗篷中,隐隐约约能闻到属于他的气息,心理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抬起头,我便看见他脱下斗篷后的模样。染成深褐色的头髮,一身平民的装束,还有湛蓝的眼睛。

「不是让妳别单独去酒吧吗?」发觉我在看他,他立刻板起脸说道。

「我、我有带着雪花,不是一个人!」

他微微挑眉,「带小孩去,罪加一等喔。」

「……」

见我语塞,他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但面上仍严肃地说:「感冒为什幺不在房里吃晚餐就好,要跑出来吹风?」

「因为……」我偷偷瞄了他一眼,有点挫败地说:「我刚刚把你给的书看完了。」

「所以?」

「所以思绪有点乱……想说趁晚餐时间出去透透气,顺便买点好吃的东西奖励帮我找到书的雪花。路上刚好遇到阿班,才会跟着他去酒吧的。」

「原来如此。」他了然地说道,接着露出微笑,「那幺妳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我点点头。

「说说妳的发现吧。」

「你是持有『神的神思』的神之民。」我说,看见他朝我点点头,于是续道:「五岁时,你被使者阿萨当作真王尼可拉斯带往旧王城,然后和学长们一起住在神殿中,直到十年前战争爆发才离开旧王城。」

他微微一笑,「这些资讯不全然是来自书本吧?」

「嗯,有些是茉莉祖母或者学长告诉我的。」我坦白地点点头,接着问:「你真正的名字不是尼可拉斯,而是纳瓦瑟蓝……对吗?」

「答对了。」他轻拍我的头,「兔子果然很聪明。」

「那真正的尼可拉斯真的已经不在了吗?」

「没错。」

「茉莉祖母说你是现在最接近真王的人,为什幺呢?难道棋手是族里地位仅次于尼可拉斯的人吗?」

他眼底骤然闪过一抹阴影,摇摇头移开目光。

他迴避的反应让我愣了愣,依稀想起自己曾见过他眼底那抹暗影,那个……应该是茉莉祖母说的属于他的伪装?

凝滞的沉默充斥在我们之间,我清楚地意识到时间正从指尖一分一秒流逝,而我们之间的距离也在无形中越拉越长。我就要失去接近他的机会了。

不行。

我骤然伸出手,握住他比我宽厚的手掌。

「发生了什幺事?」我认真问道。话说出口后才发觉语气过于强硬,于是我眨了眨眼,放缓语调说:「告诉我吧,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事情……」

意料之外的举动和发言让柯尔的目光重新落在我身上,深邃的蓝色瞳孔微微收缩,眼底满是惊讶。

我从那深海般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于是静静地回望着他,牢牢握着他的手。

慢慢地,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和缓,眼底恢复了平时的光芒,神色也回归平静。

「妳想知道我的事?」

我用力点点头,目光瞬也不瞬地看着他。

他露出一丝……不知道该说是鬆懈还是拿我没辙的微笑,叹了一口气。

「我并不是地位仅次于尼可拉斯的人。」他轻声说,「事实上,过去在族里我的直觉力并不突出,唯一擅长的就是博弈而已。这样的我之所以成为尼可拉斯,是因为我们这一族现在除了我以外,已经没有其他的族人了。」

「咦?」我呼吸一紧,按捺住疑问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旧王和上一任的尼可拉斯有嫌隙,从此对神之民开始有了戒心,时时刻刻忌惮着这股神明授予的直觉力有一天可能会将他推翻。于是等上一任尼可拉斯过世后,按照传统,神殿会派遣使者到森林里带领直觉力最高的尼可拉斯到王城去,这时旧王便暗中下了一道命令──在使者到达之前,早一步派遣最强的暗杀部队到神之民的村落,血洗整座村子,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他的目的是想除掉所有持有神之力的人,只留下其中能力最强的尼可拉斯。倘若尼可拉斯真的是直觉力最高强的人,他应当能活到这场杀戮的尾声才对。」

「……但最后活下来的人是你?」

「我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活下来的。大屠杀发生的那一天,原本準备继位成为下一任尼可拉斯的人忽然叫我过去,拜託我到附近的城市跑腿一趟。原本负责跑腿这档事的应该不是我,但我仍不疑有他地去了,回来之后发现村子里满是鲜血和尸体,而杀手们正架着衣袍溅满鲜血的尼可拉斯準备走出村外。他们一看见愣在村门外的我,立刻一刀杀死了尼可拉斯,然后齐声朝我下跪。」

我倒抽一口气。那时的柯尔也不过才五岁啊!

我忍不住握紧了他的手,而他平静地续道:「等奉命来迎接尼可拉斯的阿萨抵达村子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活下来的我、我身后的杀手们,以及惨不忍睹的村子。」

「……」我不知道该怎幺安慰他,这样的惨况现在的我都不一定能承受得了,何况是当时还年幼的柯尔?

他却朝我笑了笑,说:「放心,虽然偶尔还会梦到那时的景象,但我已经没事了。只是从此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为什幺活下来的是我?如果我们的直觉力确实是来自神明,而当时直觉最强的尼可拉斯也是依循着直觉力将我支开,那幺是否可以理解成神明选择了我?当然,这或许只是巧合,但是我们一族人人都具有直觉力,为什幺谁也没有察觉到这场屠杀?谁也没有意识到应该要逃跑?」

「……能力集体失效了吗?」

「不,当时直觉力并没有失效。反之,是我们的直觉力认定不需要逃跑。」

「直觉力让你们白白送死?」

「这便是我数年来一直思考的另一个问题。我们拥有能指引出正确方向的直觉力,但是,这份神明所赐予的直觉究竟是为了我们自身的福祉着想,还是为了世界的大局着想?」

我皱着眉问道:「什幺意思?」

「比方说,当我站在一个完全未知的路口,往左走才能活命,但同时会害死数以千计的生命,甚至危害整个世界,而往右走的话,我会死,但世界并不会因此受到其他损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直觉力究竟会指引我往左还是往右?两条路都是正确的,都可以称为是正确的直觉,但它究竟会选择我自身的利益,还是世界的利益?」

这是个非常极端的问题,我完全说不出话。

他则淡然道:「我小的时候一直相信会是前者,直到被灭村后才让我意识到,或许后者才是真相。如果我们的直觉力真的来自于神明的神思,那幺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神明为了世界的福祉,所以放任那场屠杀带走我所有的族人?」

「但……也许这只是巧合啊。」我说,声音却小到连自己也无法说服。

「我也希望只是巧合,但是后来发生许多事,让我越来越确定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自从被当作尼可拉斯送入王城后,我顶着真王之名,曾凭着直觉力做出几件我认为正确的决定,结果其中一件害死了数以千计的人,换来数以万计的人的幸福。所以──当时的我终于深切体会到,神明赐予我的力量是极其残酷的,同时也理解到,慈悲为怀爱着每个人的神明并不存在。祂会为了顾全多数人的福祉而毫不犹豫牺牲其他人,而我的族人们只是因为这种原因而被神抛下的弃子之一罢了,或许某一天,我也会因为这个能力而做出我认为正确的决定,然后毫不犹豫牺牲自己或身边重要的人。」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怔然站在原地的我,轻轻用手捏了捏我的脸,直到我回神喊痛才放手。

「不要一脸要哭的表情啊。到底是谁把话题带到这种事情上的?嗯?」他轻轻笑着说,彷彿刚刚什幺也没有发生过。

「我……我才没有哭。」我执拗地说着,揉揉眼睛,然后抬头看着他说:「再多告诉我一些你的事情吧!」

他则摸了摸我的头,不置可否地笑了。

                          ✤          ✤          ✤

我们并肩走出花园,踏上羊肠小径。

从刚才开始,我一直没有放开他的手,他也没有放开我的,所以一路上就这幺牵着……不轻不重的力道,相握的掌心传递着温暖的温度。

夜里的校园,行人三三两两前进着。

他比我还要熟悉这个地方,凭着记忆与直觉带着我走过建筑物间的狭道,从高挂的街灯底下漫步而过,然后闲适地穿过无人的校舍广场。

一路上我问了他许多问题,童年在森林里的事情、王城里的事情,还有离开王城后去了何方,他都一一给了答案,几乎知无不答。

原来内战结束后,十三岁的他离开了王城,为了逃避新王的追捕而在王国中四处流亡,最后被海盗所救,辗转成为海盗团首领的义子,因而结识了大叔他们。

想起当初我问他为什幺要当海盗时,他说为了活下来,原来真相是这样。

「那幺你的两位守护者呢?还有和你一起住在神殿里的因休学长和森学长,他们的身分是什幺?战后又去了哪里呢?」

柯尔笑着说:「原来妳还没猜到吗?」

我摇摇头,便听他解答道:「我的两位守护者就是森和阿萨啊。」

「欸?」

我大吃一惊,他们确实一个是精灵一个是魔族,但是……

「阿萨就算了,但是森学长不是比你还要小吗?」

「守护者没有规定年纪啊,只要我指名并签下契约就行了。」

这、这也太随兴了吧?

「那因休学长他……」

「因休是我唯一同意留下的神官,其他神官在我入主神殿时就通通赶走了。」

我哑口无言地看着他。居然一去就把要侍奉他的人都赶走了!

……好吧,对象是柯尔,这种事他好像真的做得出来。

想起那样的场面,我不禁露出微笑,但随即想到一点,「可是因休学长是神官的话,不是在政权转移时就被新王杀了吗?」

「是的,当时新王确实持剑想杀了他,也确实动手了。但我动用了神殿里的传送魔法阵,将命悬一线的因休直接传送到安全之处。」柯尔笑着说。

我茫然一会,终于会意过来,「你把他送到了纳夏莉莉所在的森林?」

他讚许一笑,「没错。那里远在另一座大陆,又被魔物包围,新王就算察觉他没有死而想追杀他,也难以找到那里。」

好厉害!我忍不住对柯尔升起一股佩服与敬意。

「那幺阿萨呢?原本是王宫使者又是你的守护者,现在为什幺会变成我们学校的书魔啊?」

柯尔闻言再度悄然一笑,「这个嘛……」

我催促着他快说,他则故意闹了我一会才说起阿萨的事。

原来阿萨原是神殿的侍从官,听从神殿与王的指示,亲自到森林带回柯尔,并且一路贴身照顾他,将他护送回位在王城宫中的神殿。

后来柯尔入主神殿,按规定必须挑选出魔族守护者,阿萨提点他说自古以来尼可拉斯大多选用剑魔,因为战斗力高强且性格多半坚忍不拔,但柯尔却选择直接任命阿萨成为守护者。

数年后,战争终于爆发,柯尔和两位学长相继离开神殿,仅剩阿萨选择留下,坚持守在王城中。直到旧王城辗转成为南魔武校园时,阿萨便隐去过去的身分,乔装成新生手册的书魔混入了学校。

「他从以前就是个固执又念旧的家伙,真不知道是所有书魔都这样还是个性问题。」柯尔摇摇头说。

我噗哧一笑,「结果绕了一圈,你们大家还是在这里相聚了嘛。」

「是啊。」

柯尔望向周遭的景物,在这曾经喧嚣一时,如今却万籁俱寂的王城中露出一抹微笑。

                          ✤          ✤          ✤

回到宿舍以后,雪花已经入睡了。

阿萨一个人坐在客厅,见我们归来,立刻不悦地道:「跑哪去溜达啦?也太慢了点!」

「在路上说点话罢了。」柯尔边说边低头帮我解开斗篷。

阿萨瞇起金色的眼睛,怀疑地打量我们。

不知道他从我们的互动中看出什幺,只见几秒后他忽然语气一转,朝柯尔低声说:「……你不会想对小兔崽子出手吧?」

我闻言登时浑身一僵,柯尔却像没听到一样,伸手将斗篷从我身上脱下来,俐落地往空中一甩。

迅速将斗篷叠好后,他才意有所指地笑道:「阿萨,你该不会是带小孩带上瘾了吧?」

阿萨立刻反驳,「才怪!本大爷只是担心……」

「担心什幺?」

「……」

见阿萨不再回话,柯尔转向我笑着说:「快去吃感冒药吧!洗完澡赶紧上床睡觉,明天还要工作不是吗?」

僵在旁边的我立刻点点头,飞也似地逃回房里找出杯子和汤匙,然后乖乖喝下纳夏给我的药水。

隔着房门,隐约可以听见客厅的两人一来一往开始激烈却不失愉快地争论起什幺。

我在门边站了一会,拍了拍有点发热的脸颊,这才打开门探出头。

这瞬间,他们两人立刻中止谈话朝我看了过来。我觉得脸颊的温度又上升了一些,清了清嗓子问:「柯尔要走了吗?」

「嗯,待会就要去跟阿班他们会合了。」

「明天你还会在学校吗?」

他点点头,「大赛结束前我都会在。」

太好了。

我露出安心的微笑,努力忽略阿萨投在我身上的诡异目光,笑着说:「那……晚安啰。」

柯尔微微一笑,「晚安,兔子。」

我立刻缩回来关上房门,听见客厅再度响起阿萨的质问声和柯尔的笑声。

过一会,隐约听见开关门的声音,然后客厅回归一片寂静。

走了啊……

我离开门边,走向床铺,帮熟睡的雪花盖好棉被,眼角看见搁在床头的绘本和诺亚给的梅家家徽,心里多了一份踏实感。

──明天就去找诺亚吧!

暗自决定了之后,我迅速洗好澡,按照柯尔的叮咛乖乖上床睡觉。

阖上眼之前,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心里感受到一股暖意。

柯尔手掌的温度似乎还残留在我的指尖。

……我是不是真的……离柯尔近一点了呢?

抱着这个模糊的想法,我慢慢地沉入睡眠的深邃海洋,然后恍惚间做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轻柔而雪白的梦。

【第五集完】

      第五集中男主角柯尔的戏份终于明显提升了(笑),希望大家也喜欢这集的故事喔!

      接续第五集之后的是番外本《这样的真王没问题吗?》,描述的是柯尔、因休和森童年时代的故事,会在2016二月的动漫节首卖喔!2/12(五)也有我和希月老师的签名会,只要到场购书并向柜台索取签名会号码牌就可以参加(名额一百四十人),有兴趣的同学欢迎来找我们玩哟~//

  • 名称:坡多野结衣的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3: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