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超清在线观看

我披上外套,繫上围巾,然后帮雪花穿好她的斗篷,牵起她的手出门。

雪花看起来对外头的世界很好奇,走出房门后就一直睁大眼睛环顾四周。我莞尔一笑,从她醒来后,我和阿萨一直没有空带她出去逛逛,今晚终于有机会了,刚好带她去学餐绕一绕,那里很热闹,又有很多东西可以填饱肚子。

我从包包里掏出指路针,靠着它顺利在建筑物大洗牌后的校园里找到学餐。

抵达后发现那里比我想的还要热闹,简直像夜市一样人潮汹涌啊!平时用餐时段就很拥挤的这里,今天又多出不少外校选手和观赛民众,难怪人潮挤得水洩不通。

「要抓好我的手喔!」我低头朝雪花说,她乖巧地点点头,目光已被整排琳瑯满目的摊位吸引。

一路慢慢跟随人潮逛过去,我边前进边留心着周遭,雪花则乖乖跟着,看见新奇的东西时总会不自觉放慢脚步。

「想吃那个吗?」

我注意到她目光频频向某处望,便笑着朝老闆买了一份。

一路这幺下来,我们胃里很快就塞满各种点心,有里头包着粉色发光花瓣的包子、睡鼠在睡梦中以某种神奇的紫色麵团搓揉而成的「鼠糰」,还有像糖花一样冰冰甜甜入口即化的雪片糖。

完、完全没有吃到主食……

是不是该阻止雪花再去看那些点心啊?

这时学餐的人潮没有退去的迹象,座位区根本一位难求,我思考着要不要买个会饱的东西带回宿舍吃,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个人叫住我。

「嘿,这不是小姑娘吗?」

我转头一看,扬起笑容喊道:「阿班!你怎幺在这里?」

「我们在那边的一间酒吧休息啊!」他往某个方向比画一下,「我刚好出来透透气,妳怎幺在这?」

「我带她出来晃晃,正準备回去呢!」我指了指身旁的雪花。

「唉呀?好可爱的小孩。」阿班弯下去摸摸雪花的头,接着朝我说:「这样吧,要不要来酒吧一起坐坐啊?」

我心想我要是去了,柯尔和学长们应该不会太高兴,何况我带着雪花,阿萨应该会想砍死我吧!

但阿班看出我的疑虑,笑说:「这里的学生酒吧和咱们酒鬼酒吧可真不一样,很有趣哟!」说着压低声音道:「柯尔大人现在不在,但那个小治疗师跟我们一起在店里,妳们认识吧?」

「纳夏莉莉吗?她居然也在?」

「是啊,板着一张脸呢。」

哈哈哈,纳夏似乎不喜欢豪迈率真的大叔们,觉得他们很吵的样子。

「那好吧,我带雪花去吃点东西。那里有餐点吧?」

「有,好多种呢。」

我和雪花于是跟着阿班拐进学餐边的一条巷子,果真看见一间小酒吧隐身在巷弄中。

                          ✤          ✤          ✤

打开酒吧的木门后,金黄的灯光顷刻间流泻出来,夹杂着柔和的音乐与笑语声。

这里不像酒鬼酒吧那样狂放率性,却也没有商店街酒吧的气派奢华,反而有种隐密的温馨感。里头大半都是学生,音量虽大但不失秩序,散发着另一种大学生特有的年轻活力。除了酒以外,也有贩售几种咖啡和茶饮。

大叔们混在学生间,似乎和大家处得很融洽。我进去时正好听见他们谈论到货物贸易和各国见闻等话题,满桌学生听得心驰神往。这让我很意外,之前在下城酒吧初见大叔们时,他们似乎对我们学校的学生和魔法师颇有偏见啊!

见我和雪花被阿班领进来,几位大叔纷纷中断话题举杯欢迎道:「啊呀,是小姑娘哪!好久不见啊!」

「真的很久不见了呢。」我笑着说。

学生们对我投以好奇的目光,几个人似乎认出我而露出善意的笑容,举杯向我致意。

我微笑着挥挥手,然后跟着阿班往店的深处走。

「怎幺回事?你们和我们学校的学生处得挺好的样子啊。」我低声问他。

「唉呀,怎幺说,那天东魔武的小浑蛋不是趁夜发动攻击嘛?柯尔大人指挥我们扛着武器到大门口支援,正好和这些学生们碰头,联手一起处理掉小浑蛋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他说着笑了笑,不无讚赏地说:「若不是并肩干了这幺一场,我们还真不知道南魔武里有这幺一群讨人喜欢的孩子啊,和印象中高高在上的贵族学生颇有差距。他们有好几位工匠跟魔法师都对我们的来头和战斗方式颇有兴趣,说什幺都要在大赛期间招待我们喝几杯吶。」

不远处的桌子响起大叔和学生们的笑声,彼此吆喝着乾杯。

「那真是太好了!」我笑着说。

大赛开放校外人士进入的制度虽看似门户洞开,但无形间给了王国中不同身分地位的人们一个难得的交流机会。多亏那起攻击事件,让大叔和学生有了一起并肩作战的契机,间接开启了彼此间的认识,或许也是因祸得福吧!

我们在吧檯边点了一份奶油火腿青豆炖饭、阿班推荐的烤物拼盘和两杯香草蜂蜜茶,婉拒加入大叔们酒后的热烈话题,选择走向独自坐在角落桌的纳夏莉莉。

远远看去,她就像一幅美丽的静物画一般,玫瑰色的长髮披散在背后,脸上没有什幺表情,安静不动的模样像洋娃娃似的,非常漂亮,和这酒吧的氛围产生奇妙的对比。

「妳怎幺也来了?来找柯尔?」当我们走近时,她抬头淡淡地问我。

「呃,也不是特别来找他的……」我不知为何,一时觉得有些困窘,摇摇头说:「只是来看看,没想到校园中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时两杯热茶刚好送上来,雪花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

我和纳夏则端起茶杯,彼此第一次单独闲聊起来。

原来,她原本治好学长的伤就打算回王城的药草店去,但是祭司的治疗术比赛勾起她的一丝兴趣,所以才多逗留一天。

这幺说来……我稍早和王子通讯时,他确实有提到红心赛区今天比了一场「歌诀吟唱」的比赛。

「看完比赛有什幺感想吗?」我笑着问。

「用歌唱来给予精神加持、辅助或治疗,前两种我无话可说,但这种邪魔歪道式的治疗术居然能如此盛行,真让人难以置信啊!」纳夏莉莉如此评论道。

我被她毫不修饰的语气逗笑了,纳夏果然是说话非常直白的人呀。

对她来说,所谓治疗的正道就是药草了吧?但无论是祭司的歌诀与治疗术,或者纳夏莉莉使用的草药,两者的效果我都亲眼见过,就像西药和中药一样,方法原理有所不同,但本质上也有根深蒂固相同的地方。

「不过他们在比赛中唱的歌还满好听的就是了。」纳夏莉莉说。

「啊,对呀!那些歌诀据说是来自过去神官用来讚颂神明的歌曲,每首曲子都很棒呢!」我微笑道,想起白巡学长之前在祈福仪式上带领祭司们唱的讚歌。

纳夏倾着头,心不在焉道:「讚颂神明的歌曲啊……因为崇敬神明而获得治疗的能力,从神官演变而来的祭司就是这样的存在吧。」

我倒是没有想过祭司是从神官演变而来的,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想想,这论点似乎也颇合理。无论是神官或祭司,两者都是祭祀神明的人吧,而当初由神殿神官主持的祭典,如今也变成由学校的祭司在主办了,确实有传承的感觉在。

想起祭典,我喃喃地说:「据说祭司能施展治疗术就是因为神明的恩惠,这点真的和草药有很大的不同呢。」

「恩惠?」她眨了眨眼,不认同地说:「真是的,世上才没有神明呢,这不过是为了巩固宗教与政权而衍生的说法罢了。」

「咦?这幺说来,纳夏也不信神吗?」

「嗯。」她随意地晃着杯子,望着空中的灼热白烟道:「一般世人所称的神明是全知全能的存在对吧?祂没有具体的身体,却拥有强大的意念,能够主宰万物与世界,并且具有慈悲善良的心性,愿意帮助所有奉祀他的人们,给予他们所谓的恩惠。人们相信的是这样的神明,而我不信的也是这样的神明。」

「……什幺意思?」

她笑了笑,「这样说吧。我相信确实有一个意识在主宰世界,但它并不是全知全能的,也绝对不是慈悲为怀的。这样说来似乎就不能称呼它为神明了吧?」

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忍不住说:「纳夏好深奥喔。」

「会吗?柯尔也是这幺想的哦。」

咦?我愣了一愣,才想起柯尔确实说过他不信神。

真是的,明明自己就是神之民,拥有神之力,还曾住在神殿里,却不相信神明啊……

「对了,纳夏是怎幺认识柯尔和因休学长的呢?」我好奇地问。

「说来话长。」她露出淡淡的微笑道:「我小时候曾经偶然救了被柯尔传送到魔物森林里的因休,就这样认识了。」

啊!我震惊地呆住,听不出来她是在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为什幺柯尔要把学长送到魔物森林里?」我用满是困惑的语气问道。

「八成是他的直觉力叫他这幺做吧。」她耸了耸肩,「当时的因休受了很重的伤,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要不是当时我刚好在魔物森林里,他早就回天乏术了。」

我听得心惊胆跳,她的语气却很平淡。

「所以……之前妳说十年前曾经救过学长,难道就是那次?」我小心翼翼地问。

「没错。」

「柯尔把学长送进魔物森林,是因为知道妳在那里,而且妳有能力救他?」

「或许是吧。」

哇……这件事发生在十年前,不正是内战爆发,旧王朝陷落的时候吗?那时的柯尔他们应该正準备逃离或已经逃离王城了吧?莫非学长是在逃亡的途中受了伤?

「妳说当时妳在有魔物的森林里?妳一个人吗?」

「没错,我就住在那里啊。」她轻描淡写地说:「我的故乡在这座南方大陆以南之处,很早就被魔物吞噬了,所以现今的世界地图是看不到的。」

原来纳夏不是南方大陆的人?啊……也对,她这样浅粉色的髮色,在这里除了她以外确实从未见过。

不知道学长是怎幺受伤的?当时柯尔和学长身旁没有祭司或神官在吗?一定非得要纳夏莉莉不可吗?当时才十三岁的柯尔又是用什幺方法把学长送到那幺遥远的地方的呢?谜团一个接一个浮现,而且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纳夏莉莉居然会住在有魔物的森林里!

「被魔物吞噬的地方,人类居然还能够生活吗?」

「老实说有点困难呢。原本强盛的国家在魔物入侵之后,人口不断减少,生活区域也越来越狭窄,最后只剩几座与世隔绝的村子。不过因为有能控制魔物的人负责守护村子,所以生存上没什幺问题。」

「能控制魔物的人?」

「她们被称呼为魔女,通常生活在村子边缘的森林里,擅长使用草药,能够理解并控制魔物。」

擅长使用草药?而且住在森林中?

我看着眼前的纳夏,难道她……

「没错,我就是魔女的末裔。」

像要证实她的话语一般,她身后投射在墙上的影子忽然隐隐骚动起来,有一抹黑影悄悄探出影子外,亲近地飘向纳夏伸出的手指。

虽然那只是低阶魔物,和地牢里的黑影一样,没有固定的形体,畏惧光亮且害怕圣物,但已足以对人类构成严重威胁。

没想到纳夏居然能操纵它们……

只见她神色自若地让魔物绕着指尖飘了一圈,之后重新没入她的影子中,很快又恢复平静,除了我以外,酒吧里完全没人察觉这小小的异状。

「天啊,好厉害的能力!」我低声佩服地说。

她端起茶杯抿嘴一笑,没有说话。

魔物森林的魔女啊……我暗自思考着,当年她治好学长后,应该又发生不少事,所以两人才会离开魔物森林,在新王城经营起药草店吧?

真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关係啊!可是还不太熟,直接问总觉得有点奇怪……

这时餐点终于送上来了,我们的对话于是暂时中断。

当我低头帮自己和雪花分配餐点时,门边的几桌学生似乎喝多了,声音一波比一波大,连坐在角落这里都听得很清楚。

「还真吵。」纳夏转头望向那里,不甚愉快地说道。

我边吃饭边侧耳倾听那几桌同学都在说些什幺,便听见有几位学生朝大叔嚷道:「嘿,你们说的那个首领『柯尔大人』什幺时候才会回来啊?」

「怎幺?等不及要见他了啊?」其中一位大叔豪迈地笑着回答。

「当然啊,居然能成为你们这帮高手的首领,一定很厉害吧!」

大叔们彼此交换一个眼神,然后哈哈大笑。

「确实很厉害哦。」

「他的强悍绝对是你们意想不到的!」

「呵呵,连前任首领都对他讚誉有加哪!」

「不过啊……大家发现了吗?他的名字和不久前死于马车意外的那个贵族一样耶!」一个喝醉的男同学忽然喃喃说道。

同桌的学生们纷纷附和。

「不只你,我也注意到了!」

「是在说那个王城的名人吧!」

「叫柯尔.瑟拉杰奇对吧!」

「这有什幺稀奇?南方大陆取这名字的人多得是吶!」大叔笑呵呵地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就是因为那个『尼可拉斯』嘛!」

「对对对。」一个像要在大叔面前表现一番的学生连连点头,抢着道:「因为传说中的真王尼可拉斯(Nicholas)简写起来就是柯尔(Cole)嘛!是个被神明眷顾又简单好记的名字!据说最后一代的尼可拉斯也要求大家以柯尔这个小名称呼他,所以这名字就在民间大肆流行起来,南方大陆各城市都有不少人以此作为姓名,甚至有人特地改名成柯尔呢!」

「不错,懂得满多的嘛小子!来来,咱们敬你一杯!」

我听着他们喧闹,恍然明白了什幺。

难怪柯尔至今即使多次改变外貌,却始终使用着相同的名字。原来在这个国家,「柯尔」这名字已经是普通到不会让人起疑的地步了啊。

而且,这名字居然是源自于尼可拉斯……

心思又飘向稍早看过的书本。

蓦然地,想起当初质问他是不是尼可拉斯时,他摇头告诉我他是柯尔时的神情。

  • 名称:欲女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2: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