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回到宿舍后,我换掉礼服,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盘腿坐在床上。

在我身边,雪花抱着一本课本蜷成一团睡着了。我帮她盖好棉被,摸摸她的头,然后抱着赌一把的心情,拿起通讯球拨给了柯尔。

铃声响了好久都没有回应,当我以为他不会接时,通讯忽然接通了。

「兔子?」

柯尔带笑的声音传来,但排山倒海而来的嘈杂背景音几乎将他的声音淹没。他似乎身在人群当中,有谁在不远处大喊着他的名字,他朝那人答了句等一下,然后走到比较安静的地方,杂音大幅降低了。

趁这空档,我悄悄吸了一口气。方才他对我的称呼让我一瞬间想起学长说的那只兔子。

「难得这幺晚找我,怎幺了?」他在那头重新说道。

「我见到新资助人了!」我扬起笑容向他报告。

「哦?」他发出一串笑声,「妳喜欢她吗?」

「喜欢!」

「那就好。」

他的语气中有一抹安然宁静,我恍惚地侧耳听着,一阵奇异的沉默忽然轻轻降临我们之间。

不知道为什幺,感觉心跳比平常还要快一点。

或许因为今晚听说了太多关于他的过去,加上那个残留在额角的轻柔晚安吻,所以让此时的我和他对话的心情有了微妙的变化吧?

现在和我说话的这个人,被大家认为是这个大陆的真王,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呢……

可是无论他的过去或身分是什幺,他在我心里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柯尔。或许他在谈论我那尚未明朗的梅家身世时,也是这样的感觉吧?

柯尔是怎幺看待我的呢?

我……是不是让他想起那只棕色的兔子了?

感觉喉咙有点怪怪的,我于是清了清嗓子,试着重启话题道:「那个,你在哪里啊?」

「妳们学生餐厅边的一间酒吧。」

「酒吧?我们学校里居然有酒吧!」

我一直以为只有校外的商店街才有啊!

「当然有啊。」他笑了,「里头有不少学生呢。但是──当然,我和妳学长还有阿萨都不赞成妳自己出入这种地方就是了。」

呃……我无言地心想:这就是我不知道校内有这地方的原因了吧。

「你和大叔们在一起吗?」

「是啊。这两天大赛停赛,大家闲得可慌了。」

我笑了起来,喉咙再度感到一阵乾哑的不适。

柯尔敏锐地从我声音里听出异状,忽然问:「妳刚刚出门时没有穿外套吗?」

「没有啊。」我茫然地说,刚才出门太赶了,礼服一穿就出去了呀。

「妳……这种时节入夜后特别冷,出门一定要加外套啊!」他叹了一口气,叮嘱道:「妳快去喝杯姜茶,然后早点去睡,听见没有?」

哇,好严厉!

我不自觉地笑了,却忽然牵动到什幺似的,乍然咳了起来。

「快去。」他沉声催促,「不是让妳好好照顾自己吗?真让人放心不下。」

虽然被斥责了,我却反而感到一丝开心……今天的我果然有毛病吧?

下床去桌边弄到姜茶,和着热气小口小口喝下时,通讯那头再度传来几人在远处呼喊柯尔的声音。

他回头应答几句,对我说:「喝了吗?」

「嗯。」

「那去睡吧,棉被盖好,不要再着凉了。」

「好。」

又有人来催他,他叹息道:「我有事先挂了,晚安。」

我心里隐约有种不想挂掉通话的感觉,但不想让他觉得我很麻烦,于是微笑道了晚安后,听着他切掉通讯的声音。

好像……有一种微妙的空虚感,但心里和身体却又都暖暖的。

我照着柯尔的叮咛洗漱完毕后就回到床上,和雪花一样把自己蜷成一团,很快就进入梦乡。

                          ✤          ✤          ✤

隔天醒来时,发现喉咙比昨晚还要乾哑,而且隐隐作痛。

不妙,真的感冒了……

平常我不是这幺容易感冒的人,可能昨晚在外头待太久,加上前几天睡眠不足又过度疲劳,所以才会中标吧。

唉……今天大赛就会继续开打了啊。虽然撒旦学长大致已康复,所以他和小不点学长一起在选手塔时不需要我或学姊担任护卫,但机动组仍必须到各组支援才行。

我拖着有点无力的身体换上制服,别上机动组徽章,跟半睡半醒的雪花叮咛几句后,就披着外套出了门。

抵达集合地点时,我打起精神和同学们打招呼,听大家叽叽喳喳说着前两天都怎幺度过。

这时伊儿雪发现我的声音和脸色不对,静静走过来伸手摸摸我的额头,然后眨了眨薰紫色的眼睛说:「妳在发烧。」

欸?真的假的?

一旁的洛方听见了,也过来量了量我的额头,惊呼:「真的很烫欸!妳都没感觉吗?」

「还好啊……只是头有点昏昏钝钝的。」我用沙哑的声音说,跟着摸摸自己的额头。

王子从不远处闻声走过来,蹙眉说:「妳今天先回去休息吧。」

「我没事啦。」

「回去。」他不容分说道:「机动组就算少一人也能顺利执行勤务,我等一下再跟中控室报备一声就行了。」

见我在原地没动,他微微挑眉道:「需要派人陪妳回去吗?」

我立刻摇头。

「那就回去吧。宿舍那个供应食物的矮桌也能供应基本的药物,妳回去把症状写成字条放到桌上,过几分钟就会有感冒药出现了。」

哇,原来还有这种功能?也太方便了吧!

话说回来,我原本想找机会单独跟他好好「探讨探讨」茉莉祖母和柯尔的事,但他好像很想把我赶回去,其他同学又围在旁边,我无法开口。

见我楞着,其他人也纷纷催促。

「梅悠不要发呆啦!快点回去吃药!」

「对啊,好好休息,工作就交给我们吧!」

我只好打消和大家一起值勤的想法,硬着头皮点点头。

回房吃完药之后,我觉得昏昏欲睡,一沾床就睡着了。

朦胧中做了一个非常熟悉的梦,有点冰冷、有点广阔、有点雪白,但醒来时对梦境的细节却没有印象,只有熟悉感在心里萦绕不去。隐约有种明知有事情没想起却怎幺也想不起来的感觉。

「啊……已经下午了啊……」

脑袋比早上清醒了一点,喉咙也比较不痛了,我立刻用徽章连络上殿下,问他现在在哪。但他坚持说我还没康复,固执地不让我去找他们,大致讲了一下今天的比赛状况就叫我去休息,随后切断通讯。

喂……我也只是小感冒而已啊!太小题大作了吧!

被迫放假的我于是目光一转,决定来做些有意义的事,视线刚好扫过书架上的书本──啊啊,太好了!来看柯尔给的书吧!

跳下床去取书时,雪花被摇晃的床震醒了,从软软的棉被里抬起头揉眼望着我。

因为搞不清楚想要的资讯记载在哪一本里,所以我把整叠书都抱下来,全数堆在床上,一本本翻开查阅。

我想知道的是柯尔身上的谜团,昨晚从茉莉祖母和学长口中各得到了一些碎片,但仍不够全面,真希望这些书真的能解答我想知道的事情啊……

雪花顶着一头乱髮,好奇地凑过来看我在做什幺。我心不在焉地摸摸她的头,顺了顺她米色的头髮,随口问道:「嘿,妳把这些书都看完了吗?有哪一本书有提到柯尔的呀?」

她的眼中满满的困惑,似乎听不懂,我只好叹一口气说:「唉,要是这里有网路可以搜寻就好了。关键字打个『尼可拉斯』或者『真王』什幺的,应该会出现很多资料吧……」

我喃喃碎唸着,雪花却忽然从书堆中抽出一本书,俐落地翻到某一页,然后啪的一声把它压在我正在翻阅的书本上方。

「咦?」

我意外地转头看她,发现她表情十分认真。

「要叫我看这个的意思吗?」

她用力点点头。

我于是接过那本书,翻过去看一下封面,发现是南方大陆的传说故事集。

再翻回去看雪花摊开的那一页,我的目光瞬间定格。

斗大的标题写着「南方传说──神秘的神之民」。

我神色一凛,立刻往下读。

开首的段落这样写道:「自古以来,世界七座大陆皆流传着许多关于神之民的传说,据说他们具有不凡的外貌,并且拥有一种神明赐予的的神之力。七种神之力分别是神的远见、神的神思、神的梦想、神的言语、神的垂怜、神的悲伤、神的奇蹟。传说南方大陆的神之民持有的便是『神的神思』,意即绝对正确之直觉力,能洞见观瞻,伺机而动。」

哇,原来「神的神思」指的就是直觉力!

段落底下有一张地图,画出了位于南方大陆偏南处的森林,并标示出神之民的居住地。

这是……柯尔的故乡?

「远古的时代,南方大陆的统治者『王』因敬重神之民的神力,故差遣使者至森林奉请该族中神之力最强者前往王宫,赋予『人民之王.尼可拉斯』之名,建造神殿使其居住,派遣神官服侍之,并授予『神剑』与『神盾』两项宝物。尔后,此人将以其神之力辅佐王治理国家,是为『真王』。」

泛黄的书页下方绘着一个有着银白色头髮的少年,画面栩栩如生,其下的文字标注道:「湛蓝的眼瞳与银色头髮,为南方大陆神之民族之特徵。由于髮色如月光皎洁,故南方大陆的人民又称呼他们为『月家』。」

「月家」?这样的简称让我隐约想起梅家。

柯尔曾说我的家族和他类似……难道我也是神之民吗?

哈哈哈!怎幺可能,我完全没有什幺神之力呀!

话说回来,魔法书里的图是会动的,所以当我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拂过少年的髮丝时,图画中彷彿跟着吹起一阵风似的,少年的髮丝微微扬起,隐含着深远智慧的蓝眼往书页外望了过来,薄薄的嘴唇露出一抹微笑。

我的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他和柯尔长得并不像,却拥有一丝相同的神韵。

翻过这页,我继续阅读关于月家的传说。他们是一个分工极其精细的种族,孩子一出生,会根据他天生的直觉力强弱给予不一样的名字。名字是代代相传的,就像能力最强的孩子会继承尼可拉斯之名一样,能力较弱的孩子会分别继承其他名字,每个名字都代表一种身分,比如说导师、仲裁者、狩猎者,或者专司烹饪的厨师、裁缝、武器工匠等等,并以「一世」、「二世」来区隔拥有相同名字的人。

我快速浏览过那长长一大串的名字与对应的身分职位,对这个种族细緻的分工感到佩服。

这时眼角余光忽然捕捉到一项职称,一股熟悉感莫名浮现。

──「棋手」。

我觉得这词似乎在那里听过,但却一时想不起来,于是暂且定眼往旁边的说明文字读去。

棋手这个身分,在神之民的社会里拥有崇高的地位。他们的直觉力并不强,但是继承棋手名号的孩子天生拥有果断的行动力,从识事开始就展现超乎常人的博弈天赋。他们擅长下棋、玩牌,或者军事游戏,能在任何情势下凭着自身的直觉力和坚毅性格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他们坚定,专注不移,而且能够屏除情绪杂念,为了眼中的胜利什幺都能割捨。

棋手的名字是「纳瓦瑟蓝」,意思是「洞察世界之人」,在森林中经常担任族长、狩猎团团长,或者部落中的军师。

柯尔说过他并不是尼可拉斯,因为真王已经过世了。那幺他真正的身分会是「纳瓦瑟蓝」吗?棋艺高超的棋手?

我抱持疑问继续阅读下一页,发现这个小节记载的是关于真王的传说。

从初代真王入主神殿开始,只要真王过世,使者就会前往森林带领下一位真王进入王城──阿萨想必曾经担任过这位使者的角色。

真王除了拥有神明赐予的两项宝物「神剑」与「神盾」之外,他还必须从魔族与精灵族中各挑选一人成为他的左右手,以达成三种优势种族共治国家的理想──或至少表面维持种族间的和平。他们不只是真王的辅佐官,同时也负责保卫真王的安全,所以又称他们为「守护者」。

我彷彿看见年幼的柯尔身旁多出两位异族的高大男子,站在他身边保护他的模样。

书上说的神盾,应该就是现在挂在我胸口的这个护身符吧?

这时我忽然感到一丝异样,总觉得这段文字和我过去对真王的印象有所冲突。

来回看了几次再回想一会,终于发现癥结所在。

印象中,祭典时洛方曾告诉过我,由继承了神之力的王所统治的大陆才能获得神的恩宠。如果王违背了神的旨意,神明就会收回神之力,并且将它转移给下一任被选定的王。

十年前新王登基后,迟迟没有获得神赐予的「神之力」,因此不被神官认可,最终一怒之下杀了神官且废除祭典。

然而,现在看完书上的内容再稍作思考,假如真王本来就是由神之民担任,而他们的能力都是出生就拥有的,那幺新王当然不可能获得神之力与神明的认可啊!

我手中这本书被列为禁书,因此只能在下城这样的地方才能看见,内容或许并不普及,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落差吗?洛方告诉我的也许才是民间普遍流传的说法?仔细想想,真王啊、神明啊、神殿什幺的,这些和一般平民的生活似乎有点遥远,所以民间说法和书本不一或许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可以确定的,现在的新王确实不再敬重真王与神明,所以柯尔才会在战后离开王城。

想到这里,我吁了一口气,庆幸还好他没有和神官一样被新王所杀……不知道他昔日的守护者有没有活下来?如今又都去了哪里呢?

这一章节后面约略提了一下其他国家也有着各自的神之民传说,不过这本书只是「南方大陆」的传说故事集,所以并未详述太多。

即使如此,我已获益良多。

对于柯尔的家族、柯尔的能力、柯尔的故乡所在,还有他被认定为真王之后被赋予的权力和生活……终于有了大略的了解。对于柯尔这个人,似乎,也更靠近一点了。

我放下书本,将身体缩起来,额头埋向膝盖静静坐了一会,在脑海中拼凑起柯尔的生命轨迹。

我记得他在祭典上曾遥遥望着祭台,说如果当时没有发生战争的话,站在祭台上那个位置的会是撒旦学长。当时我以为他指的是空着的王座,所以一直一直都以为学长就是传说中的真王,没想到……

如果柯尔才是真王,那幺撒旦学长会是什幺样的身分呢?过去和他一起生活的小不点学长和阿萨又是什幺身分呢?

过了许久,等我终于从思绪中回过神而抬起头时,便看见雪花在身旁眼睛瞬也不瞬地看着我。

想起这本书是她找来的,我暂时抛下心中的困惑,露出笑容摸摸她的头。

「谢谢妳,帮了大忙呀。」

是因为我刚才随口提到尼可拉斯和真王,所以她才找出这本书的吗?如果是的话,或许她比网路的搜寻引擎还厉害呢!

此时往窗外看去,发现已是黄昏了,我于是笑着提议道:「为了庆祝突破柯尔的身世之谜,我们去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吧!」

雪花偏着头,然后露出笑容用力点点头。

  • 名称:艳母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50: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