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孤身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眼前忽然出现一扇门,左右各站了一位盔甲兵。

我向他们微微行礼后,他们也回了一礼,动手推开厚重的门。

金色的光芒从逐渐加大的门缝中倾泻而出,照在我身上。我做了一次深呼吸,提步昂然跨入门内。

里头是一间广大的厅堂,地上的红毯一路延伸至一张长形的餐桌。

我安静地走过去,目光望向主位上那个明显在等待我的新资助人。

只是才看一眼,我就完全愣住了。

新资助人……居然是个慈祥和蔼的老奶奶!

当我震惊不已地停下脚步时,老奶奶乐呵呵地笑了。

「果真和那孩子说的一样,好像兔子啊。」

柯尔!你竟然找了一个老奶奶来当我的新资助人!

我汗颜不已,老奶奶则和蔼可亲地朝我直笑,然后往一旁示意,站在她椅背后方的侍女立刻动手拉开她身旁的椅子。

「小女孩别站在那儿啊!快过来这儿坐吧!」

我愣愣地走过去,然后在柔软的椅子上茫然坐下。

一等我坐好,桌上的蜡烛立刻自动亮起,接着空旷的桌面顿时浮现无数精緻高级的食物。我脸色一白,开始努力回想我在礼仪课学到的用餐礼仪,老奶奶却毫不做作地直接伸手拿起篮子里的麵包,撕开一小角后扔进浓汤的浅盘里。

「听说妳是异界人对吧?来来,这个麵包呢,就是要放汤里泡软,然后再洒一点蓝枫叶的细粉,最后放到精灵蜡烛的火焰上烤一下……」

她彷彿把我当成自家孙女一样,非常亲切地叨叨絮絮教导我眼前食物的道地吃法,然后开始疯狂把各种食物放进我盘子里。

「哎,看妳瘦成这样,多吃点多吃点。」

我茫然地道谢,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眼前就被食物淹没了。

果、果然是柯尔找来的人啊……

话说我才刚睡醒就被叫来,现在真的饿得慌,这些道地的异国美食很快就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老奶奶笑咪咪地看着我努力进攻食物,自己也吃得很愉快,气氛和乐得像是家庭聚餐,如果我的奶奶还在世,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等吃饱喝足了,侍女给了我们魔法手巾擦掉嘴角和手上的油渍,桌上的碗盘也消失一空,接着奶奶眼前出现一瓶酒和一只酒杯,而我面前则浮现一杯透明的气泡果汁。

啜了一口果汁,感觉酸酸甜甜的气味在口中散开,而老奶奶则端着酒杯和蔼地打量着我。

「好喝吗?」

「好喝!」我点点头,就见她露出笑容道:「太好啦,我那最小的宝贝孙子和乾孙子小时候也很喜欢这种果汁喔!」

孙子和乾孙子?

我放下杯子抬头困惑地看她。

老奶奶逕自乐呵呵地说:「那两个孩子啊,明明分开那幺多年了,这几日居然像是说好的一样,先后来拜託我帮忙担任妳的资助人。这可真稀奇!是哪个女孩能让我这两个孙子如此挂心啊?我答应下来后就心想非得逮个机会好好看一看妳。」

她目光柔和温暖地落在我身上,「原来生得这样可爱,怪不得哪……要是我也有个这幺可爱的孙女就好了。」

「……请、请问妳的孙子们是谁?」我战战兢兢地问。

「哎呀,瞧我,都忘了自我介绍啦!大家都称呼我茉莉祖母,我的儿子是现在坐在王座上的那个人,而我最小的孙子名叫安德烈.里欧。」

我瞪大眼,花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我的妈啊,这个老奶奶可是王太后啊!

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她则继续笑笑地说:「至于我的另一个乾孙子,就是妳所知道的柯尔了。」

我努力扶住桌子,脑袋空白地慢慢消化这惊人的资讯。

她感到好笑似地说:「看妳吓的,他们两个都没跟妳提过啊?」

「完全没有啊!」

「呵呵,他们就是喜欢捉弄人。」

……柯尔我还能理解,反正被他捉弄习惯了,但王子殿下!你明明有机会跟我说的啊!想吓死我也不用这样吧!

我捂着头,想起柯尔说过他会帮我找一位能照顾我的人来当我的新资助人,而选手舞会上王子也说他可以拜託一个公爵绝对不敢动的人来帮忙……我一直以为出现的会是什幺位高权重的贵族,结果他们居然不约而同搬出了王太后!

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老奶奶,再想想她那两位神奇的孙子,我的头好痛……

「我老担心我那两个孙子看女孩子的眼光,见到妳之后我就放心了。」

我一听,连忙摇摇手,「不不,我们不是那种关係,真的!」

「不用否认啦,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呵呵。」

到底调查了什幺?好恐怖,拜託透露一下啊!

「我啊,就只是一个老太太而已,向来都不管国家大事,只要孙儿开心我就满足了。」她叹息着晃了晃酒杯,「但是最近啊……我越来越看不惯那成天在王城里胡作非为的那埃尔公爵了。看在我儿子和他交情深厚,加上他的各方帮助才稳住了王位,我一直都睁只眼闭只眼,可是现在不同了哪……东方吹来的风中已经开始夹带一层砂石和烟硝味,我可不会任由国家毁于奸臣手里,妳说是吧?」

她慢悠悠地这幺说着,眼神含笑地瞥了我一眼。

「王城已经吹起一股改变的风,目前尚且不成气候,但我那优秀的乾孙子毫无疑问在贵族间带起了前所未有的警醒意识。而妳们这座学园里很快也会吹起另一阵风吧!届时妳和我的宝贝孙子必定会站在风口浪尖上,我衷心期望两股风交杂在一块,能为这国家拉开新的时代序幕──」

我听着她那经过岁月打磨,显得苍老睿智的声音说出这些话,发觉那双和王子一样湛蓝的眼睛正闪耀着光芒。

「真希望我有幸看见那时的景象啊。」她叹息地说完,目光重新放回我身上。

「作为妳的新资助人──虽然只是表面上的幌子,但我仍会给予妳所有需要的帮助,包括生活上的开销或社交上的支援。」

她说着,抬手招来始终静静站在一旁的侍女,续道:「这位是我的贴身侍女千蓝,她将负责与妳联繫。」

「妳好。」眼前有着不可思议蓝髮的大姊姊朝我微微一笑,把一个附着天青石坠子的耳夹轻轻放在我手里,「这个可以和我的耳环联繫。」她轻触挂在她右耳上的绿色耳环,「需要什幺或者想知道什幺,随时都可以用这耳环和我联繫,当然需要情报或八卦的话也没问题喔!」

说完,她俏皮地眨眨眼。

王太后……茉莉祖母这时居然也不阻止,反而期待地说:「哎呀,我也最喜欢八卦了。」

「噢,您就算了吧,我还巴望您说八卦给我听呢!」千蓝笑着说,语气中一点也没有宫中侍女该有的诚惶诚恐,反而像是亲人一样温暖亲暱。

茉莉祖母发现我惊讶地看着她们互动,好脾气地转过头笑着说:「她啊,从小就跟在我身边,就像我的亲孙女一样。我还记得她刚来的时候,恰好碰上跑来我这里找我抬槓的柯尔,害羞得都躲到我裙子后头了哪。」

「我才没有害羞好不好!我只是第一次看到银色头髮的人,有点吓到罢了!」

「呵呵,结果后来每次柯尔来访,她总是特别兴奋。」

「因为我们年纪一样嘛,宫里的玩伴那幺少,而且又拘束得要死,没人像他一样有趣啊。」

说完,她转向我,用谈论祕密的口吻透漏道:「跟妳说喔!偶尔柯尔要来拜访祖母时,会在路上碰见保姆带着正在学走路的安德烈殿下。当时殿下走起路还摇摇晃晃的,但只要看见柯尔就会固执地硬要跟着他,怎幺哄都没用,那模样超可爱的啊!」

「欸?原来王子小时候很黏柯尔吗?」

「是呀,只要看见柯尔出现就一定会跟上去,用童音软软糯糯地喊他尼可拉斯哥哥什幺的。」她笑着说,「柯尔虽然总是摆出很头痛的样子,但还是会停下脚步伸手去牵小王子的手。保姆似乎对柯尔很放心,总是愿意把王子交给柯尔照顾,于是就会看见柯尔带着王子一起来祖母那儿,直到晚餐时间保姆才来带他回去。」

「呵呵,他们那时简直就像亲兄弟一样。」茉莉祖母也怀念地笑着说。

我羡慕地听她们说着柯尔和王子小时候的趣事,想像六、七岁的柯尔牵着还在学步的王子,一起去找茉莉祖母玩的情景。

好棒啊……真想亲眼看一看他们小时候的模样!

                          ✤          ✤          ✤

「哎哎、不说了。」

茉莉祖母过一会忽然挥挥手,千蓝立刻中止聊天往后退了一步。

祖母接着换上严肃一点的表情,转过头来,郑重地看着我。

我于是跟着肃然正坐起来,便听她道:「看在妳是柯尔选择的资助对象,有些事我得让妳知道。」

我点点头,便听她续道:「柯尔那孩子比较特别,他拥有与众不同的危险身世,因此十年前内战爆发后,他便始终变换着各种不同的身分,在不同场所以不同样貌示人。相信妳已经见过他的几种面貌了。」

「那孩子掌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我这辈子阅人无数,从未见过像他那样善于博奕的孩子。在他的眼中,世界就像是一盘棋,而他是那掌棋的棋手……这盘棋牵动了无数人的命运,妳我都在其中。虽然自从他离开王城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但是每一次他走出关键棋步后,都会连夜潜入宫中,像要寻求温暖或庇护似地静静坐在我床边的地毯上,比如他决定在皇家舞会牺牲贵族身分的那晚,以及妳和他在资助人晚会初见的那晚。」

我微微一震,认真听她说下去。

「当时他曾说,拥有与他抗衡的力量的人已经出现了,我相信他说的这个人就是妳。」

「我?」

「没错。一直以来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尼可拉斯』,使得他背负着不属于他的负担,过得比谁都要辛苦。作为祖母,我只能静静守护他。但是当那孩子带着妳冲入舞会外的陷阱时,我一度以为我要失去他了。直到他在深夜一声不响地出现在我房里,身上带着伤和血……」

我轻易想像出那样的场景,心里隐隐有个地方泛起一丝疼痛。

茉莉祖母的语气很轻、很淡,看着我缓缓地说:「那一晚我深切理解到,一旦危机降临,他会眼睛眨也不眨地把自己当作旗子牺牲掉。这一次只是他的一个假身分,但下一次呢?他是个会为了达成目的牺牲任何事物的人,包括他自己的生命,但这是我最不想见到的,所以……我想藉这机会拜託妳,当那个时刻来临时,请阻止他。」

我皱起眉,小声说:「可是,如果柯尔决定那幺做的话,我不可能阻止得了啊……」

因为我自己也老是被他耍得团团转,完全不知道他的下一步行动是什幺,根本无从阻止起啊!

「不会的。」

她看起来对我非常有信心,和蔼地摸摸我的头说:「妳拥有那种能力,只要妳心全心全意地阻止他,就能阻止悲剧发生的。」

是这样吗?

我困惑地思考她说的话,忽然有个困扰我已久的问题蓦然浮现脑海,想了想,我决定赌一把问看看。

「那个,您说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尼可拉斯』,请问尼可拉斯究竟代表什幺呢?」

她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接着脸上浮现混杂着无奈与遗憾的複杂笑容。

「这个啊……妳听过那个传说吗?七座大陆、七种神之力,以及神之民的故事?」

「嗯,在四校大赛的开幕式上曾听说过。」我回忆道:「神明将祂的七种力量分别赐给每座大陆上最虔诚的一支民族,他们被称为『神之民』,族里能力最强者便是该大陆的真王。」

「没错,『尼可拉斯』就是南方大陆代代相传的,属于『真王』的名字。」

真王!

我惊骇地看着她,完全没有想到传说中的人物会近在身边,而且还是这样亲近的人!

「可是,他一直说他不是尼可拉斯啊!」

「他确实不是真正的尼可拉斯,但是现在,他是世上最接近尼可拉斯的人了。」

我思索着她说的话,皱眉说:「我不明白……柯尔不是尼可拉斯,却必须背负这个真王的名字,为什幺?」

她微微一笑。

「妳终究会明白的。」

意思是妳也不会帮我解答吗?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柯尔他总是神神秘秘捉摸不定的样子……每次当我感觉自己终于离他近了一点而感到开心时,就会赫然发现他身上还有更多谜团和秘密,看似拉近的距离其实只是我的错觉罢了,实际上现状完全没变,甚至越离越远了。」

茉莉祖母莞尔,眼角的皱纹随着笑意随之加深。

「我知道妳的意思,这种老是被瞒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请妳相信我,他并不是有意要事事隐瞒,只是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而有所保留而已。那是他这些年来为了活下来而戴上的面具,如果他没有学会伪装,早在踏入宫中那一刻就身首异处了。」

她的说法让我不寒而慄。想起王子在成为王子前就差点被牛奶谋杀,被认定是真王的柯尔所面临的情况一定更为险峻。

「不过,他非常非常信任妳。」

她定定地看着我,越过桌面轻轻握住我的手,「除了『神殿』里那些自幼与他相处的伙伴以外,我从未见过他对谁如此信任和关怀。从妳出现以后,每次他来找我必定会提到妳,前些日子甚至亲自到我面前,向我保证妳是值得我出手资助的人。所以,虽然我现在无法告诉妳太多关于他的事,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对妳卸除防备,而妳也能克服他心底的阴影,顺利接近最真实的他。」

我哑然心想:她给予我的评价和期望似乎出乎我能力所及。

像柯尔那样神秘的人,会愿意让我接近到那种程度吗?我真的能够碰触到最真实的他吗?

「哎呀呀,糟糕,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茉莉祖母看了看怀錶,突然惊呼起来。

「我们可不能让妳的直属学长等太久,那孩子还有伤在身不是吗?」她如此说完便朝我挥挥手,「正好我也有点累了,今晚就这样吧!」

我立刻乖顺地点点头,起身朝她行了一礼,她则对我微微一笑,一招手,让千蓝送我出去。

「去吧,好孩子。我会在远处照看着妳,直到你们扬起的风吹向整个王国。」她温柔地说着。

停驻在那张脸上的笑容充满了岁月与智慧的刻痕,和对未来的浓浓期望。她彷彿祖母般慈祥地牢牢看着我,目送我走出门外。

                          ✤          ✤          ✤

当我提起裙襬步下塔楼外的阶梯,一转头就看见撒旦学长靠在门柱边。

我立刻快步跑向他,心底说不出的踏实和喜悦。

「学长!让你久等了!」

我来到他身边,他则离开倚靠的墙面,问:「见到他了?」

「嗯!见到了!」

「感觉如何?」

我愣了一愣,笑着反问:「学长知道她是谁吗?」

他摇摇头,边领着我往前走边说:「妳的新资助人很神祕,不愿意透漏身分。白巡说昨晚的竞标会上,他透过代理人以雄厚资金和无惧的姿态,击垮愿意出资六千万元的公爵取得妳的资助权。」

六千万元!哇,我有没有听错?没想到这段时间以来我的身价还真的提高了!

不过……没想到公爵还在打我的主意!我暗中捏了把冷汗,还好柯尔和王子有先见之明,不然要是这次被他标下来就惨了啊……

这时的我有点犹豫该不该把新资助人是王太后的事情告诉学长。不过柯尔和茉莉祖母都说这是幌子,想想还是不要任意声张好了……

学长带着我走上方才来时的小路。现在夜已经深了,逗留在校园内的学生少了许多。

夜空下,古堡般的建筑包围着我们,只有路灯和几扇窗子透出的光芒照在我们身上。

「学长以前也住在王城里对不对?」我抬头问他。

「嗯。」

「那,你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柯尔了吗?」我无意识地以隐含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他沉默几秒,敏锐地扫了我一眼,「怎幺了?」

被他这样一问,我忽然觉得有点心虚起来。

这种心虚很微妙,彷彿担心我心底某种无以名状的心思会被学长一眼看穿般,瞬间感到惶然不安。

但……为什幺啊?我明明没做什幺亏心事啊!我有一、两秒很疑惑,但暂时无暇弄懂这种心思到底是什幺,只好闪躲着他的目光吶吶地说:「呃,那个,我的新资助人也认识柯尔,她说了一些他小时候的事,所以……我忽然有点想知道……他小时候的……」

学长落在我身上的目光让我的声音越说越小声,就这样语焉不详,最终陷入寂静。

两人沉默地前进一会,他才低声道:「妳想知道柯尔的事情啊。」

语气平淡,但投在我身上的目光比方才更意味深长。

我战战兢兢地点头,悄然做了一个吞嚥的动作。

他瞅了我一眼,这才缓缓道:「我第一次见到柯尔时,他刚随着阿萨一起抵达王城,那时的他大约五岁,比我年长一岁。」

「五岁!」

好小啊!五岁的我在干嘛啊?应该还在唸幼稚园吧?

等等,阿萨?是阿萨带柯尔到王城去的?

「虽然年幼,但柯尔的言行和思考方式都远超过他的实际年龄,因此几乎没有同龄的孩子愿意和他在一起,而他也一直都对所有人保持着距离,只有阿萨最能接近他,其次就是我和森,再来还有你们班的安德烈殿下。」

好小的交友圈啊……

「柯尔来到王城前是住在哪里呢?」

「南方某一座森林,他的故乡。」学长轻描淡写地说。

啊啊,这幺一说,柯尔似乎曾经说过他童年时是在森林中长大的没错。

我隐约记得他谈论到森林里的小动物和独角兽时露出的微笑,他应该很喜欢那里吧?

「可是学长,阿萨不是我们这一脉的新生手册书魔吗?为什幺他当时会认识柯尔,还把他带到王城呢?」我接着问。

「阿萨不是普通的新生手册书魔,这妳应该有发现吧?」

学长看了我一眼,我则点点头,阿萨确实能比其他新生手册现形更久,魔力也强大很多。

「当时王城决议让柯尔继承一个原本不属于他的名字,而阿萨被王室指派为使者,奉命去森林接他入城。」

哇,意思是阿萨那时曾和王室有某种关係吗?

「他们要柯尔继承的那个名字,是『尼可拉斯』吗?」

学长似乎不意外我知道这个名字,点点头道:「没错。自从他来到王城后,始终是个非常可靠也非常孤独的人。无论什幺时候,他都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无论眼前发生多幺糟的事,他都能眼睛眨也不眨地接受,然后转身笑着告诉我们事情还不到最糟的地步。」

学长说着,指向黑暗校园中不远处的一幢阴影。

「那个时候我们就住在那里。」

我往那方向望去,觉得建筑很眼熟,过几秒才想起那不是上基础魔物学时那个阴森的地牢入口吗?

「你们住在地牢里?」我大惊失色。

他摇头,「地牢之上原本有一栋建筑物,那是旧王朝时代的『神殿』,我们住在神殿里。」

「欸?神殿?」

刚才茉莉祖母也提到神殿这个词,但这听起来不像住所,比较像是祭祀神明的地方啊……

我想了想,喃喃问道:「是因为柯尔的身分的缘故吗?因为他是神之民,持有着神所赐予的直觉力,而且被认定为真王尼可拉斯,所以才住在神殿?」

学长神色未变地淡然道:「他果然告诉妳不少事。」

其实这些几乎都不是柯尔自己告诉我的……但实在太难解释了,所以我没有说出口。

学长也无意探问的样子,继续说:「一直到战争爆发前,我们一直住在那里,后来不得不从王城撤离,神殿也在战争后化为废墟。等旧王城改建成现在的南魔武后,由于不再需要神殿来祭祀神明或供养侍奉神明与真王的神官,所以神殿就没有再重建了,只留下了当时的地牢。」

我点点头,努力在脑中建立起一座宏伟神殿的形象。

柯尔来到王城时只有五岁,茉莉祖母却说他踏入宫中就可能身首异处……由此可见他的童年肯定不是无忧无虑的。

还好有阿萨和学长们一直在他身旁,否则,在连婴儿都可能随时遇害的险峻宫中,那幺年幼的柯尔该如何只身活下来?

明明背负真王之名,却连在宫中都有生命之忧,当时柯尔所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危险呢?而同样居住在神殿里的阿萨与学长们又有着什幺样的身分呢?

心底有很多问题接连浮现,正思考该不该发问,这时学长却忽然停下脚步。

我困惑地跟着停下,发现他用看不出心绪的表情看着我。

接着,他像是下了某种决定般,看着我的眼睛道:「虽然柯尔一直都很可靠,几乎毫无破绽,但他有一个致命伤。」

致、致命伤!

我屏息等待他说下去。

他却淡淡地说:「他非常喜欢动物,尤其对于眼神纯净的小动物毫无招架之力。」

「……」我愣了一愣,心里忍不住吐槽,这算哪门子的致命伤啊?

学长却兀自继续说:「柯尔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带了一只受伤的兔子回到神殿,非常细心地照料牠。」

「兔子?」我心底一个机灵。

「嗯,是夏季猎场上常出现的那种棕色兔子。牠在他和阿萨的照顾下,很快就痊癒了,成为柯尔的玩伴,三不五时就会看到他把兔子抱在怀里,或者让兔子在他腿上打盹,连森都爱上那只兔子,成天追着牠玩。」

哇哇,听起来好温馨啊!

我露出笑容听他继续说。

「那只兔子很快成为神殿里大家宠爱的对象。柯尔当时年纪虽小,却已学会在不同场合会自然而然做出不同的伪装,连在神殿里也是戴着面具一般,只有在和兔子玩的时候才会不由自主卸下心防,露出真正的笑容。」

学长说到这里,顿了顿,淡淡续道:「后来某一次柯尔外出几天,回来后发现兔子被人害死了。」

「欸!」我大惊失色。难道柯尔的敌人趁他不在时,把矛头指向他的宠物?

「那是我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落泪。他安静地抚摸兔子的头和下垂的耳朵,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地哭了。从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对谁或对什幺动物露出敞开心房的笑容,也再也没有见过什幺能让他动摇至此。」

我安静地看着学长,路灯的光芒洒落在他背上,在入秋的夜里,金色的光看起来格外温暖。

我恍然察觉,今晚的学长难得说了这幺多话。

虽然语气仍是冰冷的,态度也和平时一样淡漠,但我能感觉到他话语中隐含的温度和温柔。

我一定洩漏了某种连我自己也还没搞清楚的思绪吧?所以他才会告诉我这些。在柯尔不在的时候,死掉的兔子啊……

之后他没有再说什幺,继续用方才的速度往前走。而我安静地跟上,心底隐约已经明白他想告诉我的事。

  • 名称:一路向西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49: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