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纪 电视剧超清在线观看

【第八章   脱离险境】

屋内燃着柴火,木板地面上铺着柔软的兽皮、麻布袋和床单,空气中有一股药草和薰香的味道。

大叔们将我们团团包围,七嘴八舌地关切战况和我们的伤势,柯尔简单地回答,然后将一条毯子披在我身上。我麻木地看着他们,几乎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这样热闹激烈的谈话声让我觉得安心,于是精疲力尽地闭上眼,就这样倒向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完全失去意识。

等我醒来时,头昏昏沉沉的,后背、肩膀和手腕更是痛到不行。我茫然地努力回想是不是睡前去撞到什幺?过了半天才终于想起那些粗鲁的剑士对我的背和肩膀做了什幺,还有我手腕上的勒痕是怎幺回事。

……对了!那些剑士!

我眼前蓦然出现一片血海。倒下的尸体和伤患凌乱遍布整条小路,血腥味、焦味和尘土的气味混合出死亡的味道。

这一刻,我不顾一切挣扎着爬起来,守在床边的大叔们立刻被我惊动,瞬间跳起。

「嘿,小姑娘醒了!她醒了!」

「快去叫少爷来!」

「先别急着爬起来呀,妳先躺着,躺着……」

我不顾劝阻,忍着痛坐起来,问:「柯尔呢?」

「他在外面和魔法师讲话,已经有人去叫他了。」

「魔法师?」我困惑地问:「什幺魔法师?」

「这个……啊,少爷!」

我将目光投向房间的门口,柯尔刚好打开门,一道光就这样从门外照入房内。

逆光使我看不清他的脸,只看见他身上穿着一件宽鬆的长袍,裸露出来的部位到处都是包扎的痕迹,白色绷带下透出点点猩红。

血……

这瞬间,战斗时感受不到的情绪突然变得无比鲜明。

噁心感、强烈的排斥感和极端深沉的恐惧,像是终于穿透最后一层保护膜并顺利传达到大脑一样,我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情绪包围,毫无预警,一滴眼泪就这样滑下脸颊,落在棉被上。

接着,彷彿被打开某个开关似的,压抑的情绪瞬间溃堤……结果我就在大家惊讶的注视下,毫无道理地哭了起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怎幺一看到少爷就哭了?」

「别、别哭啊!」

「少爷快过来!小姑娘有点不太对劲啊!」

床边的大叔们全被我吓坏了,瞬间陷入慌乱。但不用说他们,我自己也被吓到了,怎幺有人说哭就哭的啊!我一边揉眼睛,一边努力想开口说我没事,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反而发出呜咽的声音。

天、天啊……我把脸埋进膝盖,用棉被蒙住头,努力想盖住丢脸的哭声。

「……你们先出去吧。」

我听见柯尔朝大叔们这幺说,接着是一阵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

然后,我感觉到床的一边陷了下去,柯尔坐在床缘处,语气温和地低声说:「果然还是吓到了吧……」

我呜咽了一声,把身体缩得更紧,柯尔则隔着棉被摸摸我的头。

「抱歉,战斗时妳那幺冷静,我以为妳不会害怕,但其实妳只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吧。」

他这样一说,我才发现好像是这样没错。哇……都打完多久了才知道要害怕?我是恐龙吗?

「不过这样也好。」柯尔轻声说,「如果妳在战场中害怕到无法做出反应,那就糟了……哭出来吧,这里已经安全了。」

我一边哭一边点头,感觉到莫名的安心和安全感。

或许战斗中不会被情绪影响,就是学长说的,反应慢的优势吧……

随着眼泪,方才的记忆开始一一涌现。我想起自己原本不想要杀人,所以当剑士们企图诱骗我时,我只用不完全的腕落砸在地面上逼退他们,而不是直接用腕落将他们击毙。但是……这却导致我落入他们手中,害得柯尔受了不必要的伤,也害我们两人陷入险境……

原来真正的战斗是这个样子。

稍微踩错一步,稍微对敌人仁慈,就可能走上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我感到害怕、疼痛,还有强烈的不甘心。为什幺我没办法保护好柯尔?为什幺我没办法让伤害降到最低?为什幺……明明看见那幺多人死了,我却什幺也做不到?

从来没有这幺无助过,我将身体越缩越紧,紧到几乎感到疼痛,这时候忽然强烈地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

柯尔似乎凭直觉察觉到了,于是伸出手,轻轻隔着棉被将我揽入怀中,声音温柔地说:「不是妳的错。妳做得很好,这一切不是妳的错。」

我哽咽一会,接着不顾一切地在他怀里大哭起来,彷彿急着把心里的不安和不堪全数发洩出来一样哭到喘不过气,他则像是安抚哭闹的小孩子般轻柔地顺着我的背,重複着「没事了」、「妳做得很好」、「已经安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受不了闷在棉被里的窒息感,于是颤抖着掀开棉被,对上柯尔近在咫尺的脸。

这瞬间,我捕捉到他眼底的一抹担心,还有看见我终于肯露出头来时,一瞬间展露的笑容。

他的头髮仍是银色的,和蓝色的眼睛搭在一起,非常非常漂亮。

看着他俊美的脸庞,还有一如往常平静而沉着的表情,我也跟着逐渐平静下来了。等我呼吸平顺后,我们不约而同地拉开彼此过近的距离。

「好一点了吗?」他问。

「嗯,谢谢你。」我感激地说,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经历那样可怕的战斗,我才第一次深刻体认到,自己所持有的能力是什幺。

那是能够伤害人并保护人的能力,正因为拥有这样的能力,所以我现在才能在这里,感到痛苦,却万分真实地哭着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和那些人一样躺在那阴暗的小巷里,只因为被魔法击中就轻易送命。

这一刻彷彿走出迷雾一般,我终于清楚看见在这个承载着华丽璀璨魔法的世界背后,其实隐藏着同样分量的危险与残酷。人的生与死,在一念之间便能瞬间定夺,死亡在这里是如此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想起那些死去的剑士,然后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公爵的手下应该有人活下来,并且目睹了我和柯尔的真实面貌!也就是说,公爵现在应该已经知道柯尔还活着,甚至察觉到我也涉入其中!

这意味着,未来的我们都将面临更大的危险!今晚发生的事,或许会再度重演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握紧了手掌。我必须变强,必须比现在更强大、更懂得保护自己,还有身边的人才行。无论公爵是否因为我的缘故才对柯尔怀恨在心,我都不会让他得逞,绝对不会!

将目光移向柯尔身上那些怵目惊心的染血绷带,我鬆开手掌,有点担心地问:「你的伤,不要紧吗?」

柯尔摇摇头,轻声笑着说:「不要紧,刚刚治疗师帮我处理过伤口,已经几乎不痛了。」

「太好了。」我盯着他缠满绷带的手腕,想起他孤身站在剑阵中的身影,忍不住问:「那个时候,你为什幺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呢?」

柯尔微微一笑,说:「因为我信任妳的能力,也信任我自己的直觉。」

直觉吗……

但即使有这样的直觉力,面对人数众多的敌人,他还是受了这幺重的伤。我没有被剑刃砍过,但光是看见他身上的伤口和大量的出血,那样的疼痛肯定是难以想像的。相较于只被揍了几下的我,他感觉更应该躺下来好好休息啊!

「为什幺不去休息一下呢?就算已经消除疼痛了,但伤口还没有完全复原啊。」

我皱着眉把疑问问出口,柯尔却微微一愣,过一会才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然后感到意外似地笑了。

「兔子在担心我?」

咦?

我茫然地看着他,点点头说:「当然啊!你受了那幺重的伤,还流了那幺多血!」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说:「这只是小伤,早就习惯了。」接着笑道:「阿萨难道没告诉过妳,不用为我担心吗?」

「啊……他好像说过我谁都可以担心,就是不用担心你。」

柯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真是中肯。因休和森应该也是这幺想的吧。」

这幺说来,上次柯尔消失时,确实只有我担心过他,学长们和阿萨都是见怪不怪的反应。

「因为我有这种直觉力,不会让自己有任何危险,所以已经好久没见过别人为我担心了……」柯尔露出平静的笑容,「这幺多年来,妳还是第一个为我担心的人,谢谢妳。」

居、居然因为这种事向我道谢吗?

这个人,说不定比我以为的还要孤独啊……

我不禁重新端详他的面容。

初次在资助人晚会见到他时,我记得他染着深灰色的头髮,是个能在眨眼间花掉五千万的富商;在祭典上共舞时,他是墨色短髮的陌生青年;而在下城的他染着褐色头髮,彷彿海盗一样随兴而不拘小节;之后在舞会上,他又化身成黑髮的冷漠贵族……

消除一切伪装的魔法后,眼前的是他真正的样貌,但是……这真的是最真实的他吗?

会不会又是另一个身分的伪装呢?

我蓦然想起剑士和卫兵对他的称呼,于是鼓起勇气,试探道:「他们称呼你为尼可拉斯,那是你真实的名字吗?」

他的表情没有改变,只是温和地摇摇头说:「不是,我是柯尔。」

「那柯尔是谁?」我几乎是立即地抛出这个问题。

「一个贵族商人。」

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问:「可是她们说你是海盗?还有贵妇人的情夫?非法商人?旧王朝时代的重臣?别国的间谍?」

「果然,从舞会中得到了不少情报啊。」

柯尔笑着说完,低头看着我,轻声回答:「那些谣言大部分都是空穴来风,但有一点是真的。我曾经是个海盗没错。」他指了指房门,「门外那些全是我当海盗时结交到的朋友。」

咦?大叔们他们早就知道了?

这样说来,在下城的柯尔身分就不只是个商人,而是带着海盗的身分吗?

「为什幺……要当海盗呢?」

「为了活下来。」

我看着他,心里有太多问题想问,像是:究竟发生什幺事,让他必须成为海盗才能活命?还有,那是发生在什幺时候的事情?之后是如何成为商人?甚至成为王城的宠儿?

但是,柯尔朝我安静地摇摇头,眼底有一抹神色,像是拒绝,又像在说「到此为止吧」。

我会意地点点头,混沌的大脑朦胧想起自己不过是他的商业伙伴。

我希望知道自己正在和谁打交道,但现在的我对他来说,还没亲密到必须将所有过去坦言相告的程度。就像我从小到大所经历的过去也不曾跟他明说一样,这是公平且对等的。或许等以后我们更熟一点,他就会告诉我吧?

这时,房门突然被用力打开了,冲进来的是怒气沖沖的阿萨,还有跟在后面疾步走来的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

他们三人的气势惊人,守在门外的大叔们虽试图阻止,但挡也挡不住。

我怔怔看着他走向我们,就见阿萨用他金色的眼睛扫了我一眼,朝柯尔劈头怒道:「你干了什幺好事?」

小不点学长也扑过来我床边,倾着头说:「怎幺了?梅悠为什幺哭了?」

撒旦学长什幺也没说,但目光落在我身上,眼神有一抹深沉的冷意。

我立刻回过神,亡羊补牢地急忙擦掉泪痕,说:「我、我没事。」

但他们把目光全部投向柯尔,显然等待着他的回答。

柯尔坦然迎视他们,平静地道:「我带着兔子去皇家舞会了。」

「皇家舞会!你疯了吗?」阿萨率先发难,「那里有多少人想杀你,你难道忘了吗?」

「放心,我们有变装过,只是离开舞会时中了埋伏。」

「埋伏?」撒旦学长淡淡点出关键字,小不点学长立刻认真地追问:「以柯尔你的直觉力,应该早就知道有埋伏吧?」

「嗯,确实知道。」柯尔露出微笑。

「哎呀,那为什幺不避开?」小不点学长偏着头问。

阿萨也语调危险地问:「是啊,能避开为什幺不避?而且明知道有埋伏,还带着兔子硬闯!」

柯尔露出混杂着疲惫与无奈的微笑,语气平静地道:「我没有硬闯,当时王宫出入口附近有很多我们的魔法师和下城的打手,只要察觉情势不对就会立刻出手。」

咦?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我惊讶地看着柯尔,就听见阿萨逼问道:「所以,你让你的手下们袖手旁观,然后自己带兔子单枪匹马闯进陷阱去?」

柯尔微笑着点点头。

「浑蛋!」阿萨终于忍不住,怒气沖沖地抓住柯尔的领口,大吼道:「你要是害兔子有什幺三长两短怎幺办?这家伙才入学不久,连个独当一面的魔法师都称不上,你就让她去见那种血腥的场面!你有想过她能承受这些吗?」

「……阿、阿萨!」我紧张地看着完全没控制力道的阿萨,很怕他拉扯到柯尔的伤口。

但身为当事人的柯尔表情却很平静,面对火爆的阿萨也不在意,只是静静看着阿萨的眼睛,然后收起了笑容。

「有我在,兔子不会有生命危险,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不会有生命危险?你只求没生命危险?」阿萨的目光落在我手腕的伤痕上,怒道:「她完全可以不受这些伤,不用看见那种场面不是吗?你分明可以轻鬆地全身而退,却要亲自带兔子冒险下去打,还把她吓哭,到底是为了什幺?」

柯尔沉静地看着他一会,才定定地回答:「为了未来。」

「未来?」阿萨语调上扬,声音恢复一点冷静,「好,我暂且不管你冒险去皇家舞会有什幺打算,也不管你到底为什幺硬要和公爵的手下打,还故意暴露你的身分,甚至让他们发现你还活着……这些我通通不管。但是拜託你,你要利用身边的人当你的棋子,甚至要涉入险境时,请先想想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有那种能力好吗?她……」

「她确实拥有那种能力。」柯尔如此回答,然后在阿萨惊讶的目光下沉默一会,突然问道:「我问你,你们打算保护她到什幺时候?」

在阿萨尚未回答之前,柯尔就续道:「因休和森明年就会从学园毕业,而你明年也将接下另一位新生,没有谁能随时在她身边保护她。而且她也不需要这种保护,因为她迟早该受这些伤、看见这些场面,这是成长无可避免的,我只是提前了这个过程。」

「成长?」阿萨终于放开柯尔的领子,不悦地说:「就算是帮助她成长,这仍无法否认你利用她的这个事实!」

「我没打算否认这一点。」柯尔说。

「我本来就是棋手,也是商人,从一开始就是靠着利用他人活下来。况且现在的我是她的资助人,理所当然有资格利用她,这点有什幺问题吗?」

我忍不住抬头看向柯尔,他坐在我身边,目光坚定地说出这番话,毫不迷惑也毫不匆忙,只是平静地陈述事实。

阿萨和学长们似乎没料到他会这幺直接地说出这席话,一时之间没有人开口。

然而,对我而言,柯尔所说的话没有带来任何冲击,反而有种熟悉而踏实的感觉,因为早在资助人晚会上他就和我提过这些了。

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是为了利用我而接近我,也知道我对他来说是一颗重要的棋子,但是于此同时,他也承诺接受我的利用,会尽可能帮助我兑现我的价值,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事情。

所以他带着我去了下城;所以他在我受伤时保持沉默;所以他让我去了皇家舞会,然后参与那场血淋淋的战斗。

为了让我更强,为了让我明白自己所能做到的事……为了让我达成目标,成为我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此时坐在床边的柯尔,即使外貌改变,身分成谜,但他的想法和当初我初见他时一样,丝毫没有改变。他还是我最初遇见的那个柯尔,抱持着同样的理念,毫无动摇……这让我觉得安心,忍不住轻轻拉住他的袖子。

他察觉到了,回过头给了我一抹微笑,似是安抚也似是肯定。

这一幕落入学长们和阿萨眼里,三个人分别露出不同程度的惊讶。

但柯尔相当熟练地无视了阿萨像要杀人的眼神,还有撒旦学长冰冷的视线,笑着说:「审问结束了吗?我还要下去听魔法师们的详细彙报,差不多该走了。兔子背后有伤,最好请治疗师上来检查一下。」

说完,他再度忽略听见我背上还有伤时他们的反应,说:「兔子没有你们想的那幺弱,不用那幺担心她,这孩子和我玩牌时赢了一局呢!」

……玩牌跟弱不弱有关吗?

我怀疑地看着他,却发现学长们和阿萨看着我的表情骤变。

???

我用表情显示我需要解释,但他们似乎觉得没必要,只是各自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柯尔瞥了他们一眼,起身对我露出微笑。

「治疗完就回去学校好好休息吧。」

我点点头,察觉他要走了,忍不住拉紧他的袖子问:「我今晚……有帮上你的忙吗?」

他动作一滞,然后目光温柔地看着我。

「有。」他肯定地点点头,「谢谢妳,帮了大忙。」

我开心地笑了,放开他的袖子,而他则低着头看我,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说道:「记得我上次给妳的护身符吗?这段时间好好带着。有空的时候,看一下我给妳的书吧,妳想知道的事情……里头会有答案。」

我用力点头,想起被我一直放在书包里的护身符,还有搁在书桌上,尚未翻阅的禁书们。

柯尔轻轻拍了拍我的头,接着简单跟学长们和阿萨道别后,就从容地走出房间。

                  ♠        ♥        ♦        ♣

随后进房的治疗师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有着一头玫瑰般淡粉色的长髮和非常漂亮的脸庞。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进来就骂骂咧咧的。

「柯尔那个浑蛋,嫌我不够忙吗!王城里又不是只有我这家药草店,把一帮魔法师和下城的男人们全带进我店里,想累死我吗!」

她碰的一声把一盆水和毛巾重重放在地上,然后把怀里的草药一股脑扔在一旁,动作粗鲁而迅速。

「纳夏。」撒旦学长喊了她一声。

「干嘛?」

「这位是梅悠。」

她像是没听到一样,头也不回地将毛巾从水盆里捞起,动手用力拧乾,这才握着它从地上站起,大步走向我。

「妳好,我是纳夏莉莉,是这间魔药草店的主人。」

她说不上友善,但也没有丝毫恶意地说完,转向撒旦学长说:「她就是你的直属吧?之前提过的那一位?」

「嗯。麻烦妳帮她治疗一下了。」

「没问题,既然是柯尔带回来的人,这次我铁定要跟他大削一笔!」

说完,她立刻将学长等三人全部赶出房间,然后动手撩起我的衣服。

「可能有点痛哦!」她说。

我让自己乖乖坐好不动,说:「没关係,麻烦妳了。」

虽然她一副跟柯尔有着深仇大恨的模样,但帮我敷药和包扎的动作却很仔细也很温柔。

我全程都新奇地看着,这种疗法更接近中药与民俗疗法,和祭司使用的魔法治疗并不相同。虽然如此,但在她给我喝了一碗褐色的药之后,疼痛真的减缓了,就像绷带学长给我施予止痛治疗一样迅速。

「这是魔药的一种吗?」我问。

「嗯。」她点点头,宣布道:「好了,妳受的伤不重,三天后就能活动自如了。」

说着,拍了拍手,俐落地站起。

「谢谢妳。」我动了动手腕和肩膀,露出感激的笑容朝她道谢。

「不客气。」她轻鬆地耸耸肩,说:「还好没伤到筋骨,妳真该看看他们三个冲进我店里的模样,活像要来杀人似的。」

啊,是在说学长们和阿萨吗?我忍不住笑出来,他们开门进来时确实有着这种气势。

「妳一个人在王城里经营这间药草店吗?」看着她收拾草药的动作,我忍不住好奇地问。

「目前是这样。不过我的店不是什幺光明正大的药草铺就是了,治疗的都是一些无法曝光的患者。」

「无法曝光?」

「没错,比如贵族夫人、小姐得了不可告人的疾病,碍于面子无法请正当的祭司治疗时,就会透过管道送到我这里。或者逃犯与重罪犯受伤时,也会来这里接受治疗。如果没有人穿针引线,一般人是绝不可能找到位于秘密小巷中的这里。」

我偏着头,说:「所以柯尔和学长他们……」

「他们例外,因为这里算是因休家。」

学、学长家?

我错愕地看着她,「妳说……学长他住在这里?」

「对啊,在他进入南魔武前一直都住这里。」她说完就往旁边扫了一眼,又说:「这里就是他的房间啊。」

哇!真的假的?我这时居然坐在学长老家房间的床上!

我赶紧战战兢兢地下床,怀着万分敬意把一团乱的棉被整理好。

纳夏莉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动作,说:「这幺紧张干嘛?没事没事,那些小精灵会负责整理,妳跟我下楼吧。」

我点点头,然后帮忙捧起水盆,随纳夏莉莉一起步下楼梯,抵达人声吵杂的一楼。

也难怪纳夏莉莉会抱怨了,原本不大的药草铺里此时塞满了各路大叔们和魔法师装扮的人,撒旦学长正穿梭在人群中,帮刚才在战斗中受伤的人员治疗。

我意外地看着他使用和纳夏莉莉一样的草药,手法纯熟俐落,像个真正的治疗师,心想难怪他给我的基础魔药学课本上有那幺多注记了,因为他家就是药草店啊!

不知道学长和纳夏莉莉之间是什幺关係呢?

正思考着,阿萨和小不点学长就发现已经下楼的我,立刻快步过来。

撒旦学长也暂时放下工作走向我们,低头对我说:「好点了吗?」

「嗯!已经没事了!」我露出微笑,感觉他眼底的担忧减轻了一些。

「那就好。谢了纳夏。」

一旁的纳夏莉莉哼了一声,「跟我客气什幺?」

然后转身走入人群,相当自然地接手刚刚学长未完成的治疗。

学长目送她的背影,说:「森,你和阿萨先带梅悠回学校去,我留下来帮纳夏,晚点就回去。」

「没问题!我会负责平安护送他们回去的!」小不点学长笑容满面地回答。

学长于是放心一笑,叮咛我赶快回去休息,这才转身回去继续忙碌。

离开前,大叔们看见我走向门口,纷纷依依不捨地说:「小姑娘要回去了吗?」

「嗯,该回学校去了!柯尔呢?」

「少爷刚刚已经离开了。」

欸?他已经走了啊……

我感觉有点失落,但仍露出笑容和大家道别。

大叔们很热情,丝毫没有因为被捲入麻烦而不悦,反而把我视为他们的一份子般,和我约定之后要再去酒吧聚一聚。我笑着答应,这才随着阿萨和小不点学长一起从暗门离开这间秘密药草店。

有了王牌亲自护送,加上出了那幺大的骚动,整座王城都是卫兵,所以我们十足安全地在凌晨五点左右回到南魔武。

只是我一路上被迫接受阿萨和小不点学长轮番逼供,外加阿萨毫无止尽的训话,所以一回宿舍我就电力归零地直接扑进床里,很快就陷入沉睡。

  • 名称:莽荒纪 电视剧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48: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