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限制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隔天我昏昏沉沉地在床上醒来时,有好几分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过了一会才想起昨晚发生的种种。

撒旦学长、阿萨、纳夏莉莉、小不点学长,还有柯尔……几个片段的画面逐渐筑起昨晚惊滔骇浪的回忆。

我抱着棉被在安全而舒适的床上坐起来,觉得记忆显得遥远而不真实。勉强驱动朦胧的大脑思考着这些剧变可能带来的后果,然后我才蓦然想起了柯尔最后给我的那个晚安吻。

脸颊的温度骤然升高。

被亲了啊……我茫然地碰了碰额头,察觉心里微微浮起了从未有过的情绪──有一点开心,有一点温暖,还有一点不确定他那举动的用意所衍生的不安。

就这样发了一会呆,我兀自摇摇头,然后下床展开崭新的一天。

今明两天都没有任何赛程,机动组也没有任何任务,等于无条件放假两天。

我在心底盘算着等一下先去楼上探望学长,接着可以找洛方他们一起出门晃晃,看看其他大赛组别需不需要帮忙……

就在我洗漱完毕準备出门时,床头的水晶球却忽然响起,跑过去接起后,发现居然是奶茶学长的声音!

「早。限妳五分钟内换好长袍,带上所有魔法石,然后到宿舍门口等我。」

他的语气听起来有气无力,彷彿刚从睡梦中醒来不久一样,声音有点闷闷糊糊的。

我傻了几秒,充满疑惑地问:「穿袍装要做什幺?」

他打了个呵欠,不太爽地说:「白巡刚刚派了个麻烦的工作给我们,準备贡献出妳的假日吧!」说完补了句,「敢比我晚到就死定了。」然后直接切断通话。

……啊?我茫然地放下水晶球,暗忖是什幺任务会同时指名要我跟奶茶学长去做,但想半天也想不出来,只好先乖乖换装出去宿舍门口等他。

结果我在那里等了足足二十分钟,才看到穿着重装的他慢吞吞地从宿舍走出来,一脸厌烦地说:「走吧。去中控室。」

「到底要做什幺啊?」我问。

「担任我学长的随身护卫。」

咦?小不点学长的护卫?

我惊讶地说:「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吗?」

「八成是吧。」奶茶学长蹙眉道:「一般来说,每校王牌身边至少都会有三位以上的随从或近身护卫,但我学长上位以后坚持不需要,没人说服得了他。」

我想起选手舞会时,确实看见每位王牌身边都有不少随从,只有小不点学长没有。

「如果他身边有护卫,昨晚受到的伤害会减少一点吗?」我问。

「影响不大吧。东魔武那种攻击方式,就算有护卫在也起不了什幺作用。」奶茶学长说,「只是昨晚发生那种事,加上他身上的封印刚解除,状况尚未稳定,所以学生会和祭司团一致认为他现在的情况亟需有人随身保护。」

「这样的话,护卫不是应该派出我们学校的高手才对吗?你是他的直属,而且战斗力很强,所以派你去很正常,但为什幺会有我?」

奶茶学长一脸「我在问什幺蠢话的表情」瞪了我一眼,「因为担任护卫的最佳人选是祭司、攻法和护法各一名,但全校专攻护法的学生只有两位──一位是妳的直属学长,另一位就是妳,懂吗?」

啊,原来如此!

见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摇摇头说:「妳给我振作点!因休学长现在身受重伤,不可能出来担任护卫,这几天又是关键期,在大赛结束前都不能大意,能执行这任务的攻法除了我以外,还有很多人选可以替补休息,祭司的人选也多到每几小时就能换班一次,但护法只有妳一个!」

我微微抖了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打起精神道:「我会加油的!」

千里迢迢终于到了中控室所在的塔。当奶茶学长走向驻守在塔底的盔甲兵出示身分时,我仰望的巍峨耸立的高塔,觉得塔的外观非常眼熟。

「啊!这里是不是前阵子才整修过?」我一击掌惊呼道。

奶茶学长被我吓一跳,回头瞪我,「对啊,干嘛?」

我摇摇头说没事,想起之前阿萨帮小不点学长批公文时差点漏掉某份整修公文的附件,原来那座需要整修的塔就是这里!

记得柯尔说它是旧王城时代的「王之塔」,似乎是相当重要的指挥中心,因此才会特地整修用来当作中控室的所在地吧?

昨晚的攻击也对这里造成了一些损坏,所以此时有几名工匠和学者在塔外赶工修补受损之处。我们和他们简单打了招呼,然后通过了盔甲兵,终于进入塔内。

顺着工作人员的引导,我们爬上旋转楼梯,抵达中控室的指挥中心,我立刻被眼前机关要塞般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里很像是机场的塔台,整个楼层外墙是透明的,可以三百六十度看见分布在中控室四周的四大赛区。无论是黑桃赛区的竞技场、方块赛区的工作坊、梅花赛区的观星塔和预言楼,或是红心赛区的祭堂和治疗所,从中控室看去都一目了然。

此外,墙上也分布了大大小小的监控画面,呈现出各赛场内部状况与校园其他区域的画面。在这些影像下方是看起来很精密的操作台,有各式各样的控制水晶球和类似通讯球的装置,看来前几天比赛中的那些指令就是从这里下达的。

此时,数十张面对指挥墙的椅子上坐满了中控室的人员,正透过通讯器和画面中的人员沟通,积极抢修其他昨晚受损的建筑。

「你们来啦。」

我和奶茶学长回过头,看见笑盈盈的小苜学姐快步向我们走来,一头橙色的俏丽短髮在她耳后活泼跳动,浏海上夹着绿色的四叶苜蓿髮夹。

「森学长在里头的房间和学生会干部们开会,我带你们进去吧!」

会议室在楼层的中央,空间并不大,里头除了小不点学长以外,还有白巡学长和几位学生会的重要成员。

所有人都坐着,只有绷带学长站在墙边,我们进门时朝我们点了点头。

「现在祭司换你当班啊?」奶茶学长走过去,低声说。

「嗯,我从早上七点开始跟到十二点,之后奥尔瑟亚会来接棒。」绷带学长说,「你们排班了没有?」

「白巡早上排了,我后面应该是接赛维尔。」说着,朝我瞥一眼,「但护法没得轮班。」

绷带学长同情地朝我看了一眼,「累的话可以跟我或当班的祭司要提神药剂。森学长的体力和意志力不是常人受得了的,他从昨天封印解除后,眼睛就没阖上超过两秒。」

这幺拚?我做好心理準备地点点头,心想他们应该派阿萨来当随从才对啊……

等会议结束后,所有人纷纷起身离席,小不点学长则留到最后才和白巡学长边说话边起身,回头一看见我们三个杵在墙边,顿时止住话题,眨了眨眼说:「看来我那不情愿的随扈又增加了啊?」

「我们没有不情愿喔。」绷带学长说,我跟着点点头,奶茶学长则被绷带学长用手肘撞了一下才点头。

「……」小不点学长怀疑地看了奶茶学长一眼,说:「好吧,那不情愿的应该只有我了。」

白巡学长闻言笑了笑,「只有大赛期间而已,忍耐一下吧。」

「嗯,我也只剩这几天还是王牌嘛。」他耸肩轻鬆地笑着说完,朝我们说:「接下来我们要去视察各学院,走吧。」

                          ✤          ✤          ✤

所谓的视察,除了查看灾害程度与修复进度外,最主要的目的是安定民心。

让遭逢昨晚攻击余悸犹存的学生,看见健康良好、活蹦乱跳的王牌,还有担任大赛指挥官的学生会长,等于免费给每个人打了一剂强心针。

走在路上,我察觉今天校内的盔甲兵数量比平常多了一倍,显然王城已经接到学校遭受攻击的情报,并且加派了驻校兵力。

而除了我们几个祭司和攻护法以外,还有三位盔甲兵也列在随扈团中,庞大的阵仗宣示着王牌的威仪并未受到丝毫动摇,同时安全受到严密保护。

行进期间,奶茶学长的魔法石一直在发光,显示他持续和它们产生共鸣,眼神警觉地扫视四周,随时都能放出攻击。我则在小不点学长身边放置了三面护盾,以白值和魔法石持续供应魔力,这动作虽然耗费的魔力不多,但却相当耗神,我试了几小时才终于抓到保持护盾稳定又不至于太过疲劳的诀窍。

校园之广让这个视察活动一路持续到下午,身旁的随扈伙伴也在过午时换了一轮面孔。我和赛维尔学长跟奥尔瑟亚学姊不熟,所以打过招呼以后就跟盔甲兵们一样保持安静,把注意力集中在小不点学长还有周遭变化上。

撇除柯尔伪装的盔甲兵以外,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些穿戴了钢铁的武士。他们不会使用魔法,但随身佩戴了刀剑等等武器,大部分时间都保持沉默,显然训练有素,只有休息时偶尔会掀起头盔喝水,在换班交接时简短交谈。

感觉就像职业军人一样严谨肃穆啊……

下午接近傍晚时,身旁的人又换了一轮,而我开始觉得疲倦感有点超出负荷。可能是因为昨晚和柯尔谈到深夜的缘故吧?可是,看着小不点学长始终用油门踩到底的冲劲在前方笑着奔跑,尽可能和所有人交谈,尽可能把笑容传达给大家,就觉得再累也不算什幺。

直到学园被夜空笼罩,校内的路灯一盏盏亮起后,我们一行人才终于返回黑桃宿舍。

「宿舍里面很安全,护卫就送到这里吧。」小不点学长在玄关这幺说,然后遣散了所有人。

只有我留在原地说:「我和学长你一起上去吧,我想去探望一下我学长。」

「哦,这样也好。」他笑笑地看我,然后带我走上四楼。

一路无话。他看起来若有所思,我则专心在护盾上,直到踏入房间才收起他身旁的护盾。他状似未觉地笔直越过无人的客厅,打开房间的门。

「我回来了!」他扬起稚气未脱的声音,中气十足地如此喊道。

几秒后,房里传来撒旦学长的声音轻轻道:「欢迎回来。」

听见这句话,我一整天的疲惫立刻一扫而空,兴奋地快步跑向房门,看见学长就坐在床边。

他已经换上乾净的白色衬衫,面色虽然苍白,但嘴唇已恢复一些血色,漆黑如夜的眼睛注视着门口的我们,隐隐含着疲惫和一抹静谧的光芒。在我们开口前,他轻轻拍了拍床铺,示意我们到外面客厅再说话,我这才发现纳夏莉莉正蜷曲睡在学长床上,手上还握着一把药材,看起来精疲力尽。

在客厅的沙发落坐后,小不点学长轻轻鬆鬆地换下王牌的装束,穿上平日休闲风格的柔软连帽短衫,然后让矮桌上出现满满一桌的丰盛晚餐。

撒旦学长一直静静地看着他,当小不点学长飞快地帮每个人分配完食物后,他才淡淡开口,「柯尔帮你解除封印了吧。」

小不点学长乍然停下动作,抬起头以碧绿澄澈的目光迎视他,点了点头。

「解除以后感觉很轻鬆,之前的不舒服都没有了。」他故作开朗地说。

「而且而且,跟着封印一起被限制住的时间也开始流动了!我今天大概就长高了一、两公分吧!再过不久,等时间完全追上来,我说不定会长得跟你一样高呢!」

他把托盘推到撒旦学长面前,灿烂地笑着续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啦,这样子很好,真的。」

学长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淡淡地说:「面对我的时候,不用笑也没关係。」

小不点学长倏然睁大眼睛,不确定地说:「……因休?」

「我这几年一直在思考,当初帮你封印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撒旦学长说,「封印延长了你的生命没错,但是也削弱了你的健康,带来痛苦和负担。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当然是好事啊!」小不点学长认真地说,收起了笑容,唯有眼神闪闪发光。

「多亏了封印,我的生命延长了十多年,所以才有足够的时间体会到很多很多事,也才有办法在此时此刻坐在这里啊!」他说,「你给予我的生命,我一秒都没有浪费,我做了所有我想做的事、吃遍了所有想吃的东西、看遍了所有想要看见的风景,还有帮助了所有我想要帮助的人,我一点也不后悔当时请你封印我。即使绕了一大圈,我仍会比你们还要早离开,但如果时间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幺做。」

这番话换来撒旦学长几秒的沉默,然后他寒冷阴郁的眼神和缓了一些,伸手越过矮桌揉了揉小不点学长的头。

「一直以来辛苦了。」

后者眨了眨碧绿的眼睛,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道:「一点也不辛苦啊!因为你、柯尔还有阿萨,大家一直一直都在身旁陪着我。谢谢你们给我的一切,未来的这段时间……也请多指教了。」

                          ✤          ✤          ✤

我和学长们一起吃完晚餐后,坐在桌边听着小不点学长活灵活现地把昨晚会议的事情、今天一整天视察的状况,还有封印是如何解除的事情一一说给撒旦学长听。

撒旦学长沉默地倾听着,不时露出担忧或无奈的表情。

小不点学长似乎努力想扫去他脸上的阴霾,于是唱作俱佳地重现早上一位盔甲兵不慎被他撞倒的经过,终于成功让撒旦学长露出一丝笑意。

看着他们恢复往常一样交谈,我忍不住露出微笑。

稍晚等纳夏醒了之后,也来到客厅加入我们的行列,坐在我身边神色不快地说起柯尔是如何以一封不清不楚的信件,要求她即刻带着草药混入观赛群众中,前往南魔武的黑桃学生宿舍等待。

她针对柯尔的一连串抱怨,换得撒旦学长的苦笑,「你们还是这样不对盘啊。」

「哼,那种老是掌握一切又神神秘秘的浑蛋最讨厌了!要不是信上说你有危险,我才不会来呢!」

撒旦学长看着她气愤的脸,忽然说:「谢谢妳特地赶过来。如果不是妳,伤势应该不会这幺快控制下来。」

纳夏顿时僵住,眨了眨水蓝色的眼睛,脸颊迅速染上绯红,佯作高傲道:「……这、这是理所当然的啊,我可是曾经把你从鬼门边拉回来的人呢!这点小伤算什幺!」

迟钝如我也终于察觉到他们两个关係不太单纯,暗中凝聚思绪小心翼翼朝小不点学长想道:「他们以前曾发生什幺事吗?」

但小不点学长却彷彿没有收到讯息一样,只是眼神盈满笑意地看着他们。

这时不远处的房门忽然被推开,戴着全新空白面具和黑色斗篷的阿萨大步走进来,发现我们四个全挤在客厅的桌边,立刻转头往墙上的钟看了看。

「都十二点半了!你们是怎幺?想通宵吗?」

「哎呀,有什幺关係,大家难得聚在一起聊天欸!」小不点学长说着,拍拍身旁的沙发,「阿萨也来嘛!」

我彷彿看见阿萨面具底下的青筋跳了跳,果然,下一秒就听见他怒气沖沖地道:「是谁刚解除封印?啊?还不给本大爷滚去睡!」

后者立刻鼓起脸颊说:「不──要──」

但装可爱和抗议对阿萨都无效。他快步走过去,轻而易举把小不点学长整个人从沙发上拎起来,无视挣扎,直接运送去房间,途中还不忘转头朝撒旦学长说:「因休,你的伤也还没完全康复吧?早点睡啊。」

纳夏一听立刻跳起来,拉着学长的袖子就往房间走。

我一人被留在客厅,茫然地眨了眨眼,就听见阿萨在房间里远远地朝我吼:「小兔崽子也是!明早还要担任这家伙的护卫,还不快滚回房里睡觉!」

咦?啊!我都忘了明天也有一整天的护卫行程!

在阿萨回头对付我前,我立刻匆匆朝房里喊了声晚安,然后一溜烟下楼回房準备就寝。

                          ✤          ✤          ✤

翌日,我一早就到宿舍门口等待。

连续两日晚睡早起,让我的头隐隐作痛。反观小不点学长,却是打从出宿舍起就活跳跳的,连担任攻法护卫的女王学姊都笑着摇摇头,对他的体力感到佩服。

今天早上的行程是和来观赛的贵族们打招呼,下午之后则举行干部会议。

大赛期间,贵族们可以在校园中特定几座塔留宿,并且享有顶级的食物招待。当我们随着小不点学长踏入贵族塔中,立刻被美轮美奂的布置震慑──简直就像真正的皇宫啊!

为了取悦这些贵族与资助人,学校真的很捨得花钱耶……

不过认真想想,我们的财源也大部分依赖这些贵族和富商,所以会这幺做也不难理解了。

我留意着小不点学长的动向,让护盾在他身旁随时调整型态和角度,悄然扮演着随扈的角色。

然而行进时忽然有什幺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一小群年轻美丽的贵族女孩。她们穿着光鲜亮丽的裙子,围坐在一张华丽的雕花桌子边,几人以扇子遮掩妆容精緻的脸,但是我仍隐约认出其中几人的眉眼轮廓──她们是我在王城舞会上曾遇见过的贵族女孩。

我记得她们的名字和家族背景,因为在我假扮成梅菲的时候,她们曾围绕着我介绍自己,并谈论着身为我兄长的柯尔。

当时的我顶着易容的魔法,外貌和现在大相逕庭,所以她们应该认不出我才对。

我于是将注意力转回我的工作上,和其他随扈一起经过那张桌子。

就在这时,其中一位女孩手中的扇子突然掉下来,刚好落在我脚边。我微微一惊,停下脚步不假思索地弯下腰帮她拾起扇子。

抓住这个瞬间,那女孩忽然把什幺丢进我长袍的兜帽中,响起微微的震动与摩擦声。

咦?

我直起身将扇子还给她,疑惑地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脑海中顿时浮现她的名字──爱娜亚莎,住在王城的西区,父亲是财政大臣。

她面带笑容地看着我,以微小但坚定的方式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取走扇子,转回去和同桌的女孩们有默契地相视一笑,继续神色自若地谈论起不着边际的话题。

……怎幺回事啊?

我困惑不已地离开那张桌子,快步跟上队伍,还好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插曲,队伍也完全没人发现我落后了。

直到离开塔后,我才找了一个空档偷偷伸手往兜帽一摸,指尖碰触到柔软细緻的物体,取出后发现是一条纠结成团的小手巾。

摊开一看,上头以娟秀的笔迹写道:「给柯尔大人曾经资助过的女孩:很遗憾妳失去了重要的资助人,不久前我们从报纸得知妳在危急时刻帮助了三王子殿下,证明柯尔大人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虽然王城自那场意外后痛失一颗闪耀的星星,以及一位足以与公爵抗衡的年轻领袖,但是他的意志与信念会由我们继承下去,因此,假如妳需要帮助,请传信给我们的侍女,妳能在塔底的侍女房找到她们。愿妳平安。──丧服少女们。」

我反覆看了几次字条,然后想起她们每个人虽然都衣着鲜豔,却至少佩戴了一样黑色的饰物。

她们在为柯尔服丧……理解到这一点的同时,我再度深切体会到柯尔的计画是成功的。

不只透过死亡激发了贵妇人们的怜悯之心,加深部分贵族男士们对于公爵的不满,甚至连这些只活在梦境中,从来不会思考过度麻烦的事情的少女们,也因为他的死而甦醒了。

──王城正在改变当中。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望向湖面上倒映的塔楼,心想眼前的学园亦是如此。

                          ✤          ✤          ✤

大约下午的时候,白巡学长和我们在中控室会合,準备和小不点学长一起去开会。

当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温和的笑容却微微退去,把我从随扈一行人中拉到一旁,仔细端详我的脸。

「妳看起来气色很差。」

「咦?呃,是有一点疲倦……」

他蹙眉塞给我一杯热茶,然后把我拉到会议室外的一张椅子要我坐下。

「长期施展魔法是很吃力的事情,而且妳看起来没有充足的睡眠,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必须找个人和妳换班。」

「可是没有其他护法了啊。总不能麻烦学长他──」

「怎幺了,会长?会议就快开始了喔。」一位隶属于中控室的学姊走过来。她有着一头紫黑色的长髮,编成细细长长直到腰际的两条麻花辫,目光扫向我时,露出文静的笑容说:「这位就是梅悠吧?」

「嗯。」白巡学长沉吟片刻,「她现在担任森学长的护卫,但护法没有足够的人手可以和她轮班……这样吧,开会时基本上不太会有危险,少一位护卫也没关係,妳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下吧。」

「欸?这样可以吗?」

「有何不可?」他微微一笑,便起身进去会议室开会了。

……呃,总觉得还是有点那个啊!

正当我坐立难安时,麻花辫学姊忽然轻轻在我身边坐下,小声说:「如果是换班问题,或许我可以帮一点忙喔……」

我惊讶地抬头看她,就见她露出有点複杂,而且带着一丝莫名歉意的表情看着我。

「应该没有人向妳提过我吧?」她说。

我老实地摇摇头,「请问妳是……」

「我是黑桃学院大二的伊文琳。」她说,「如果当初我没有转脉的话……妳会是我的直属学妹,而因休学长会是我的直属学长。」

我倏然睁大眼睛看着她。

没……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从我们这脉转出去的学姊!

她显得有些侷促不安,动手将麻花辫拨到耳后,轻声说:「虽然因为转脉的关係,我没有受过正规的护法训练,但是当初我的防御白值也很高,护盾的施展也还算拿手……应该能稍微帮忙代班,减轻妳的负担。」

如此说完,她低下头续道:「当、当然,这只是我自作主张罢了,如果妳要拒绝的话也没问题喔!毕竟我是曾经转脉的人,等于背叛了你们这一脉……」

「不不!学姊愿意帮忙,我很高兴啊!」我立刻摆摆手,然后倾身认真说道:「妳真的愿意跟我轮班吗?」

「嗯。」她同样认真地点点头,然后稍稍移开目光,「该怎幺说……我一直都觉得对因休学长有点亏欠。在他受伤期间,护法人手不足的现在,如果我能帮上一点忙,那就太好了。」

她的声音很细很柔,眼神遥遥望着某处,似乎回想起我所不知道的过往。

我轻轻地点点头,稍微明白方才她眼底的那抹歉意是从何而来了。

「可是,长时间施展护盾的话会很累喔!」我用话语拉回她的思绪。

「没关係。」她说,「只是我很久没有使用防御术了,或许需要妳指导一下。」

我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那太好了!我这几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保持护盾稳定又不至于太过疲劳的小技巧,我来教妳吧!」

她露出笑容微微颔首,然后带我到中控室楼上的阁楼,开始小型的教学。

她的学习速度惊人,对魔力的掌控也非常精準。在干部会议结束前,她已经能像真正的护法一样自在运用护盾,并且维持高度的稳定和低度的精神耗用率。

「妳很会教人呢。」她说。

「不不,是学姊学习力很强才对!」我微带吃惊地露出笑容,「如果学姐妳留在我们这一脉,现在一定是个不得了的护法吧……」

伊文琳学姊听了,露出有点遗憾、有点抱歉,也有点惆怅的笑容。

「或许吧。如果当初没有做出那个决定的话……」

虽然知道这件事不会有重来的可能,但我也跟着思考起这个「如果」。

如果伊文琳学姊留下来了,她就会是撒旦学长的直属,也会是阿萨负责的学生。

她会得到学长的指导、阿萨的照顾,并且比谁都要早认识这学园里的王牌。然后因为学长们的关係,她能比其他新生更快、更轻易地接触担任干部的优秀学长姐们,并且从他们身上得到我这些日子以来得到的关照,甚至引起柯尔的注意。

这样的认知让我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害怕。第一次意识到,我一直以来拥有的这些,其实原本应该属于别人才对。然而,就在我即将陷入患得患失的心态中时,许多回忆的画面突然浮现脑海。

我想起了和学长们及阿萨相处的过程,从一开始到现在一起经历的种种。

接着,柯尔的面容乍然浮现。我回想起他签订契约前曾和我说过的话语,还有他看着我的眼神,不知不觉,漂浮的徬徨感消失了,奇妙的恐惧心态也被抚平了,心底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没错,如果她当初没有转脉的话,作为我们这脉的新生,她确实能够拥有撒旦学长和阿萨的关照,但是……有些东西是无法取代与比较的。

或许学长们和阿萨的关照是我运气好才得到的,但柯尔却不然,当初他戴上面具潜入资助人晚会时,想要接近的是我。

他选择的是当时对这世界一无所知,对自己也几乎一无所知的我。这段时间以来,在祭典上,在舞会中,在盔甲的阴影下,那双深邃蓝眼所注视的人一直是我,不曾也不会属于别人。

这个认知让我安心下来,心里有一处产生一丝不可思议的悸动。

伊文琳学姊像是没察觉到我的异状,只是目光遥远地说:「可惜,我注定和因休学长无缘了。」

我静默一会,然后看向她,悄声问道:「……学姊曾经后悔过吗?」

「嗯,很后悔啊。」她柔柔地笑了。

「当时的我输给了舆论,输给了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攻法出路绝对比护法好』的迷思。然而……南魔武这几年改变了很多,过去的攻护法确实地位悬殊,但因休学长和森学长在位期间让这个学园变得不像过去那样专制、那幺绝对了。」

「现在的攻法与护法,其实几乎是平等的。再过一、两年,等妳们这一代或下一代上位以后,情况会更不一样吧。」

我听着她的话,为她感到遗憾和难过。

她当时考虑得比我还要全面,然后做出了当下她认为最正确的选择,最后却输给了变迁的时代。

这是谁都会觉得遗憾的,却也是莫可奈何的。

「不过我现在的后悔,和我当时轻率的选择带给学长的伤害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吧。」

她落寞地说完,摇摇头,然后扬起笑容说:「学妹妳做了当时的我做不到的事,妳比我还要勇敢很多,所以加油喔!妳会成为不输给因休学长的神盾的。」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谢谢学姐,我会加油的。」

  • 名称:韩国限制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39: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