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达超清在线观看

议会在震惊中解散。

在最后的最后,白巡学长要求小不点学长至少到大赛结束后再解除王牌职务。他的语气轻缓,没有一丝强势的意味,却有一种温柔的诱导作用,眼神中闪烁着洞悉局势的透彻光芒。

小不点学长抬头看了他几秒,闭上眼,最终沉默地同意了。

这结果显然不尽如人意,但已让议场的一部分人感到心安。交谊厅内的新生也是,大家一边讨论着一边互道晚安,缓缓返回房间就寝。

我和同桌的同学们简单道别后,和假扮成阿萨的柯尔一起走出交谊厅。

他原本打算送我到房门口就要离开,但我坚持要他进来坐一下。

「留下来,拜託。」我几乎是任性地抓着他的斗篷。

走廊上準备回房的其他同学都好奇地看向这里,但我不为所动。

柯尔有点意外地沉默几秒,然后低声笑了,用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说:「好吧。」

不到一分钟后,柯尔在我房间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轻轻卸除面具和斗篷,露出底下帅气的脸庞,以及染髮剂效力减退后变得接近月光般银白的头髮。

我在他对面落坐,隔着矮桌凝视他,感到一种久违而怀念的感觉。

上次我们两人静静坐下来对话,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皇家舞会那个夜晚的事了。在那之后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我却始终联繫不上他,只能偶尔从阿萨和学长口中得知他的消息,直到他乔装成盔甲兵出现在我面前。

今晚一直是忙碌混乱的状态,现在终于有机会坐下来好好说上话,我却不知该从何开口,一时只能怔怔望着他。

柯尔此时也沉默地看着我,深邃的目光定格在我身上,複杂的眼神让我的心悬了起来。

过了半晌,他才终于蹙眉道:「兔子是不是又瘦了?」

「咦?」我完全没想过他开口居然会是说这个,一瞬间疑惑地说:「有吗?」

他神色凝重得彷彿这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朝我伸手道:「过来让我看看。」

我茫然地起身走向他,然后在他身旁轻轻坐下。

「真的瘦了不少啊……」他叹息着隔着手套握住我的手腕,说:「一个没注意就瘦了这幺多,是前阵子受伤的关係?」

他这样一问我才想起来,当时和王子从十八魔被救出来后,在治疗室里养了几天的伤,体重确实掉了不少。当时祭司们每天都像在养猪一样努力塞给我大量营养均衡的食物,但出院后我还是觉得制服变得宽鬆了一些。

「我不在的时候要照顾好自己啊。」柯尔鬆开我的手,略显担忧地说:「有好好吃饭吗?」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认真道:「我一直都有好好吃饭啊。」

他对这回答不太满意的样子,蹙着眉说:「刚才在交谊厅看妳也吃得不多,最近胃口不好?」

我倒是没想过这问题。这样一回想,好像最近食量有比较小没错……

「可能是受伤之后身体还没调回来,而且又接连有期中考和大赛的关係吧。」我说。

柯尔轻轻摸了摸我的头,然后让矮桌上出现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端过来放到我手上。

「吃吧。我知道妳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吃完再说。」

我点点头,方才情绪太紧张所以吃不大下东西,但现在坐在柯尔身旁,我不知不觉已经放鬆下来,饥饿感很快让我把注意力转移到手中的食物上。

等我吃完以后,乱成一团的思绪也已经有了头绪,当我转向柯尔时,发觉他正眼神含笑地看着我,等待我开口。

「那个……」我清了清喉咙,然后郑重地说:「谢谢你在十八魔时救了我。」

虽然隔了很久,但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向他好好道谢。如果当时不是他把护身符给我,而且在第一时间通知撒旦学长的话,我现在恐怕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柯尔看着说,摇摇头说:「妳不用特地向我道谢,保护妳是我身为资助人该做的事。」

「可、可是,妈妈说该说谢谢的时候就该好好道谢才行啊。所以……那个,总之……谢谢你。」

我有点彆扭但万分认真地说完,换来他一阵低低的笑声。

我不知道他在笑什幺,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时心底一个机灵,蓦然想起悬挂在脖子上的护身符,连忙把它从衣服中拉出来。

「对了,这个!」

我将护身符项鍊放到他手掌中,说:「谢谢你把这个借给我!」

他止住笑,语带讶异地说:「……我不是借给妳,而是送给妳啊。」

「可是这幺重要的东西,我不能收呀!」

「重要?」他挑了挑眉,「谁跟妳说了什幺吗?」

「撒……因休学长说这是你从小带在身上的东西,王子也说这是神明授予的宝物,是尼可拉斯随身携带的『神盾』啊……」

我说完,就见柯尔再度露出笑容。

「别管他们说什幺了,这个放在我身边也用不到。」

说着,他让我转身背对他,然后动手把项鍊重新挂到我的脖子上。

「我不在的时候它能够保护妳,所以好好戴着它,好吗?」

他说话的声音很近,手指的动作很轻,无意间划过颈部的时候带起一阵战慄,我立刻怕痒地缩起肩膀闪开,他见状笑着收手说:「好了。」

我转回去,握住项坠,努力忽视坠子下方怦怦作响的心脏,抬头盯着他问:「真的没关係吗?」

见他颔首,我这才露出笑容朝他道谢,然后郑重地把项鍊重新藏进衣服里。

他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低语道:「可惜我的直觉仍没有办法让妳毫髮无伤地躲开血光之灾,也没有办法让你们免于今晚的灾难。」

我从他眼中捕捉到一闪而逝的阴影,但在我反应过来前,他就重新以笑容掩去思绪,笑着转移话题说道:「兔子经过那次的考验,应该成长了不少吧。这段时间我太疏于留意妳的情况了,不妨说说最近发生的事情吧?」

我眨了眨眼,注意力很快被他那柔和中带着引导的声音转移开来,让我乍然想起好久以前,他请我把在学园里发生的趣事告诉他的那一晚。当时,我惬意地独自窝在宿舍的床上,把王子送我拉尔拉的事、亲卫队的事,还有迪伦学长占卜的事一一告诉他,而他则在通讯那头安静地听我说,偶尔低声回应或报以笑声。

而现在,柯尔就坐在我身旁,静静看着我。

在那样平静稳定的眼神中,我很快就答应了,微笑地闭上眼搜寻回忆,然后把上次在王城分别以来的种种事情全部告诉他。

其中包括了大赛的事、期中考的事,王子和亲卫队们在十八魔以后的改变,还有越来越团结的光影两班。

接着,我告诉他王子在皇家舞会后怀疑起他的身分,并且认定他就是「尼可拉斯哥哥」,跑来质问我的事。

我也告诉他,在他的贵族身分于马车爆炸意外中死亡以后,大赛选手舞会上那些贵妇人与她们的丈夫们前来找我致意,让我感到受宠若惊的事。

说到这里,柯尔忽然露出微笑,然后碰了碰我的额头。

我因此停了下来,疑惑地抬头望向他。

他微微俯首看着我,说:「看来妳又经历不少冒险了。」

「啊……是啊!」我笑着说,然后挺起胸膛骄傲地道:「吶吶,我现在可是全国的名人了!苹果的数量增加了吧!」

他莞尔一笑,捏捏我的脸颊说:「确实增加了不少。」然后低声叹息道:「幸好妳安然无恙。妳不知道我每次动用直觉察觉妳又把自己陷入何种险境时,有多……」

他的语气忽然掺入了某种情绪,却在我解读出来前蓦然止住话语。

什幺啊?我恼怒地想要强力谴责他话只讲一半的恶劣行为,但另一方面又不自觉反省起来,我有很常把自己陷入险境吗?有吗?

一时之间我陷入纠结当中,他却忽然加重力道再度捏了捏我的脸颊,斥责道:「妳啊,就是太没戒心了,才会每次都这样。居然会在自己学校里被喝醉的贵族缠上?嗯?」

啊!说起这件事,他当时化身成帅气盔甲兵拔刀相助的情景,如今仍记忆犹新。

我一时之间也忘了要抵抗他在脸颊上施暴的手,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反正你出现了嘛!」

他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最后拿我没辙似地皱起眉,叹息着放手道:「我可不会每次都出现啊。」

「没关係,我也可以自己解决,没问题的!」我作势活动手腕,拍拍手臂上不存在的肌肉说:「别小看我,最近我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上升了不少喔!」

柯尔感到好笑地摇摇头。

「算了,依妳的实力确实能自己摆脱一些麻烦,如果能警觉些就更好了。」他无奈地说,「还好妳的同学、学长姐都对妳不错,加上妳自己有着那种力量……经过十八魔的试炼,往后无论是什幺难关应该都能平安度过吧。」

我抓住他的手,问道:「等等,我究竟有什幺力量啊?」

「属于梅家的能力。」

「欸?」

我骤然停下来,「我真的是梅家的人?」

他轻轻点了点头。

「阿萨跟我说了,北魔武的王牌在舞会上找过妳吧。」

我仍处在震惊当中,茫然地点点头。

「可是,等等,为什幺?你什幺时候知道我是这世界的人的?是怎幺知道的?而且,为什幺都不告诉我!」

一时之间我感觉被背叛了,但分不清背叛的人是谁,只觉得我十八年来所深信的一切随着他的话语开始动摇。

诺亚没有造成我这样恐慌,但是柯尔轻易做到了。

柯尔感觉到我的慌乱,透过眼神和语气柔和地安抚道:「妳在异世界的家族姓氏就是梅,在妳的家乡,那并不是特别特殊的姓氏对吧?但在我们这个世界,『梅家』是北方大陆对于某个家族的称呼,只是这称呼在南方大陆鲜为人知,除非是经常走商的人或情报贩子,否则很少听过这个家族的名号。」

我努力跟上他的说明,问:「所以诺亚说的梅家是真的存在,不是随便骗我的?」

柯尔点点头。

「我最初见到妳时并未把妳的姓氏和北方的梅家联想在一起,只是从妳身上察觉到一种不寻常的感觉,所以当时我凭着直觉选择资助妳。直到后来我们相处之后,我才慢慢察觉到妳的能力,猜测妳应该是梅家的人没有错。」

「只是猜测而已吗?」

「嗯,我的直觉偶尔会出现无法判断的情况,在妳身上尤其明显。」

我惊讶地问:「为什幺?」

「我不知道。通常我能预测他人的行动,但妳,我总是在妳做出行动后才能以直觉感应到,所以刚刚才说妳总是……」他看我一眼,摇摇头叹道:「算了。总之,无论是妳的身分或是动向,对我来说都难以预测,所以这或许可以成为妳是梅家人的佐证。」

「梅家的能力是让人难以预测吗?」

他被我满是困惑的语气逗笑了。

「不是,只是梅家的地位和我的家族很类似,所以直觉力对妳们很容易失效。」

和柯尔的家族类似?

我抬头看着他,觉得和柯尔相似并不是坏事。

「所以,我的能力到底是什幺呢?」

我不屈不挠地追问,但柯尔却说:「我不能直接告诉妳,这违背家族间的约定,只能由特定的人告诉妳。现在显然能帮妳解答的人已经出现了。」

「欸?你是说……诺亚吗?」

他点点头。

我立刻问:「所以他可信啰?」

他微笑道:「确实可信。」

我叹了一口气,看来不得不去找诺亚了……还好有柯尔背书,我应该可以信任诺亚,不用像奶茶学长说的一样穿重装去了。

说也奇怪,柯尔的态度好平静,彷彿我的身世一点也不重要。

我一直以为家族血缘对他们这个世界的人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但他看起来反而比较关注我瘦了几公斤,或者我的生活琐事。

这让我觉得讶异,然后是心安。

无论我的身世如何,至今为止的经历都不会改变,而他对我的关心与态度也不会改变。

这幺一想,原先排斥的心理也逐渐冷却下来了。虽然这等于是否定我过去对自我的一部分认知,但是我还是我,而且还具有和柯尔相似的能力,这让我觉得有点期待……虽然我长这幺大压根没什幺感觉,这能力大概很弱吧。

总而言之,身世之谜对我眼下的生活似乎没什幺太大的影响,反正都这样过了十八年了,迟个几天知道也无妨,之后有空再去问诺亚吧!

决定好之后,我很快就将梅家的问题抛诸脑后,转而聚焦到柯尔身上。

有一个问题从舞会之后我就一直想问,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于是我认真看着他,敛起笑容严肃地问道:「柯尔……你为什幺要在舞会之后诈死呢?」

在和王子与那些贵族夫人们接触后,我的疑惑就越来越深。

柯尔像是早已料到我会这幺问,轻轻笑着说:「妳在选手舞会中遇见的贵族,他们的反应正是我这幺做的目的。」

我想起那些含泪握住我的手的贵妇人们,问:「你是说……你希望他们产生同情?」

「还有激发他们对公爵的不满。」

啊……这幺说来,贵族们似乎相信柯尔和公爵争夺我的资助权,使得公爵怀恨在心,进而惹来杀身之祸。

原来如此,柯尔希望藉由他的死亡来唤起大家对于公爵的敌意?但这又有什幺用呢?

「去找妳的那几个家族,有许多一直是採中立与保守的态度。他们对公爵的隐忍,与对不公不义之事的消极态度是导致王城败坏的主因之一。我认为在现在的局势下,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事件让大家产生危机意识,进而团结起来,而这个事件,最好是某个与公爵长期敌对,而且在王城中具有某种影响力的贵族之死。在王城中活跃的贵族商人『柯尔』就是这个角色的最佳人选。」

「所以你邀请我去舞会,然后故意掉进公爵的陷阱?」

「没错,我假装我们都葬身在那辆爆炸的马车里。既然公爵想要置我于死地,我便将计就计。显然这个计画成功了,妳看,虽然公爵的手下看见我们脱逃,但公爵可不会大声宣扬我还活着,因为这等于昭告天下这场爆炸的主谋就是他。如此一来──我不说,他不说,王城日报再大肆刊登我们命丧马车的消息,事情便成为定局了。」柯尔微笑地说。

我恍惚地点点头,发觉他不仅仅拥有直觉而已,而是如此深谋远虑的一个人。为了达成目的不惜做出这样的牺牲,目的却不是为了自己。

「这段时间以来,我收到不少情报,战争恐怕比我预料的还要近,有某个意识正在催使战争发生。贵族再不团结,当战火燃烧至南方大陆时,情况会非常不乐观。」

「你是说,战争就要来了吗?」我倏然抬头。

他安抚一笑,「没有妳想的那幺快,但恐怕也没有王城想的那幺慢。」说着他移开目光,「今夜在南魔武发生的攻击事件恐怕是第一声号角。」

「咦?这个攻击和战争有关吗?」

「大约脱不了关係。他们应当是在测试南魔武和南方大陆的能耐,而森会成为活靶,是因为他在大赛中崭露的攻击力让他们认定他会在战争中成为棘手的兵器,因此想要趁他和诺亚交战完最虚弱的时候除掉他。」

「但他们没有得逞,反而让他的封印解开了……」

「没错。封印解除以后,他的魔力会增强,身体表面上不会有异状,但内部将迅速受到侵蚀。这样的他已不再适合担任王牌,同时……在他刚醒来的当下,我已将战争的警讯告诉他,他也认为南魔武该做出改变了,就像王城必须革新一样。」

「所以……他才会在刚刚的会议上宣布退位吗?」

我感到惆怅和遗憾,接着是深沉的悲伤。

当时在学长房里的柯尔、阿萨和纳夏莉莉,大家是那样平静,连小不点学长本人也是如此。但是……无人感到悲伤正是这件事情中最令人悲伤之处。

柯尔看着我几秒,轻轻摸摸我的头,说:「不要为森难过,那是他的选择。」

我点点头,努力吸气把想哭的感觉压抑下来。

真希望他能平安健康地一直这样下去啊……

平复情绪以后,我想了想,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尚待解答,于是我抓紧时机试着把话题带回王子身上。

理解柯尔为什幺要诈死之后,我更加好奇他和王子之间的事情了。王子看起来对柯尔算是仰慕的吧,但我刚才提到王子时,柯尔的态度却让我有点摸不着头绪。

「吶,我可以问你为什幺王子会称你为『尼可拉斯哥哥』吗?」

听到这问题,柯尔瞇起眼浅笑道:「只是他擅自认定的一个称呼罢了。」

这说法听起来好疏远!但是王子明明说过柯尔小时候救过他啊!

我困惑地偏着头,问:「他说你救过他,还说对他来说你就像他的兄长,如果你还活着他一定会帮助你……对了!王城舞会那天晚上,是王子帮忙把『尼可拉斯』现身王城的消息压下来,才没有被登上王城日报的!」

柯尔微笑地摇摇头,然后轻描淡写地道:「那孩子果然一点也没变啊。但我确实不是尼可拉斯,真正的尼可拉斯很久以前就去世了,那些王城中的谣言大可置之不理。」

「欸?」我一阵愕然,傻了几秒才说:「等等、等等,尼可拉斯真的已经死了?所以……所以王子他认错人了?救了他的人其实不是你?」

柯尔似乎没料到我会这样问,一瞬间露出讶异的表情,接着说:「不,他说的应该是我。」

「到、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他却蓦然迴避道:「只是小事罢了,不值一提。」

欸欸欸?眼看即将到手的真相又要远去,我立刻拉住他的手恳求道:「说嘛!说嘛!」

此举一出,我们两个都有点吓到。他一脸意外,彷彿第一次认识我一样低头看着我,我则被自己的耍赖功力吓傻了,呆呆地望着他,便看见他的表情逐渐从惊讶转为似笑非笑的神情。

「……真的这幺想知道?」

见我沉默地点点头,他微微一笑。

「好吧。」

说着,他的目光静静转向远方,像要解除尘封已久的记忆般,缓缓说起发生在十余年前的「那件事」。

那时的他年仅六岁左右。当他某天经过王宫花园的凉亭时,偶然撞见保姆抱着还在襁褓中的王子,正要伸手从野餐篮里取出一只奶瓶。

柯尔看了奶瓶一眼,凭着直觉察觉牛奶有异,于是上前建议她不要餵他比较好,说完就离开了花园。

对柯尔而言,这只是散步途中的一个小插曲,但事后保姆警觉地调查了一下牛奶,发现里头含有足以令婴儿致死的毒物,要不是柯尔出言提醒,不只王子可能性命不保,她也可能被处以极刑。

虽然那时的王子还不具有王族身分,只是王城中的贵族,但当时宫中局势动荡,每一年这样死去的婴儿不知道有多少。保姆因此并未声张牛奶有毒的事情,只是往后更加留意饮食可能隐藏的危险,等到王子懂事以后,她才告诉他柯尔救了他一命的事情。

「难怪他说你救了他。」我露出鬆了一口气的微笑,「你做了一件好事呀!」

「我不过随口说句话而已,救了他的是他的保姆。」柯尔说,似乎一点也不认为这是他的功劳。

「只是,他从此认定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什幺的,一直喊我尼可拉斯哥哥,这让人有点头痛。」

我想像着年幼的王子跟在柯尔背后喊他哥哥的模样,忍不住莞尔。

「看来他很在乎你啊。但为什幺你会被大家认定成尼可拉斯呢?」

他露出苦涩的笑容,阴影再次从他眼底闪过。

「等妳看完我给妳的书,明白尼可拉斯这个名字的意涵后就会了解了。」

啊啊……居然又是用书搪塞我!

我不满地鼓起脸颊,他却感到有趣似地用食指戳我,我闪躲一会,不得不採取攻势,最后两个人闹成一团。

等两人都感到精疲力尽,这才休兵言和,在沙发上安静下来重新坐正,彼此气息都有点不稳。

当我整理着乱掉的浏海时,他微笑地帮我解开缠在一起的髮尾,低声说:「妳迟早会知道的,无论我是谁,或者妳自己是谁。」

他的声音静谧得像是夜风一样,轻轻拂过耳畔。我微微缩起身子点点头。

「但在那之前,我想让妳先去见一个人。」他续道。

「见谁?」我抬起头问着。

「妳的新资助人。」

欸?心底忽然像被什幺敲了一下,我张开嘴想说什幺,一时之间却说不出话。

柯尔则娓娓道:「檯面上我的贵族身分已经死了,所以学园打算趁大赛期间,刚好王公贵族聚集在校内时,帮妳再次举行竞标,以产生新的资助人。选手舞会上的那些贵族虽然愿意向妳伸出援手,但其中没有人能够战胜公爵,所以我另外帮妳找了一位可靠且不畏公爵的人,几天后妳就会见到他了。」

他的语气平静无波,和方才并无差别,但是我却觉得有点喘不过气,忍不住皱起眉,想知道为什幺得到这个消息会这幺不舒服。

明明一直以来的种种迹象都显示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心底却产生抗拒,拒绝接受我的资助人不是柯尔。

然而……有这种抗拒心理的人,似乎只有我一个。他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游刃有余地安排好了人选,并且毫无障碍地捨弃了我们之间的资助关係,没有一丝犹豫,彷彿一步步都是早已算计好的。

明明上一秒还笑着捉弄我,下一秒就打算把我拱手让人了……?

「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卖掉我。」我想办法让自己语气平静,却做不到他那样。

没想到他听出我话语中隐藏的情绪后,居然露出一丝讶异。

接着,一抹笑容在他的嘴角缓缓漾开。

「你以为我卖掉妳了?」他的眼神和语气随着这项发现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摇摇头笑着说:「不,我永远不会卖掉妳。记得吗?我们签过契约了,虽然我的身分看起来死了,但实际上我还在这里,因此我们之间的契约仍然有效。」

我停住思绪,抬头看他,「意思是……」

「意思是妳的新资助人也是个幌子。而他很乐意帮我这个忙,我认为妳会喜欢他的。」

我没回答,不认为我会喜欢上取代柯尔的人。

但他似乎对这个想法感到十足把握,露出温柔的微笑说:「没事的,我接下来会忙碌一阵子,有人代替我照顾妳是好事。」

「你又要消失了?」我立刻抓住他。

他哑然失笑,摸摸我的头说:「没有。」然后看着我紧紧握住他衣角的手,若有所思地道:「看来我让妳没有安全感了?」

这说法让我皱起眉。

「我不喜欢你每次都把一堆谜团丢下来,又完全失联。」

「谜团很快就会得到解决了,无论是哪个部分。」他笑道,「至于失联……抱歉,我之后会尽量和妳保持联繫,好吗?」

我抬头,「要是没做到怎幺办?」

「那下次见面时任妳处置。」

我认真看着他,用力点头,「说定了喔!」

柯尔微笑着允诺,然后往时钟一瞥。我跟着看过去,发现此时居然已经过了三点整!天啊,我们居然不知不觉聊了这幺久吗?

「时间不早了,我该去查看一下因休和森的状况。」

柯尔说着,拾起斗篷和面具起身。

我立刻跟着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这可不行。」他说,「妳已经累了一整天,快去睡吧。」

我这才发现脑袋已经开始昏昏沉沉,连起身的动作都带来一阵晕眩,不得不乖乖点头,送他走出房间。

「晚安。」我站在门边仰头朝他说道。

穿戴面具和斗篷的柯尔再度化身为阿萨,安静地步出房门。那一瞬间,他似乎做了短暂的思考。

接着我模糊地看见他回身往我跨了一步,接着俯首用面具彷彿微笑般细长的嘴部开口碰了碰我的额头。

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他用唯有我能听见的声音轻柔地道:「晚安了,兔子。」

  • 名称:阿凡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38: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