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第七章   髮色的秘密】

离开冰柱的屏障后,发现外头的人群已经往舞池那边集中过去,只剩下王牌们和我们学校的干部还站在那边说话,其他校王牌的随从们则分散在四周警戒。

真奇怪,小不点学长身边好像没有随从啊?还是说奶茶学长就是随从?

我好奇地靠过去放餐盘,立刻被撒旦学长发现。只见他迅速从人群中退出来,走向我道:「妳吃过了?有吃饱吗?」

「嗯!」我用力点点头,赫然想起我好像应该学学奶茶学长,稍微帮还没空吃饭的撒旦学长留点食物才对……

大概我停滞的表情很明显,撒旦学长低下头问:「怎幺了?」

「呃……」我低下头老实道:「我只是在想我这个直属真失败,应该要帮你留点食物的,但我连你喜欢什幺都不知道。」

有点丧气地说完,忽然被他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头,「我可不是森,不用帮我留没关係。过来吧,我介绍几个人给妳认识。」

说着他便带我走回那个满是王牌、神之七人等等大人物的圈子。

咦?要介绍这些人吗?

他一带我走近,其他人就不约而同停止交谈,目光全集中到我身上。

呜啊……好可怕!属于王者们的目光呀!

「这位是我的直属,梅悠。」

撒旦学长说完,轻轻推了推我的肩膀,于是我硬着头皮露出笑容说:「你们好!」

率先回应我的是一个女孩,她有着一头薰紫色的长髮和碧绿的眼睛,露出婉约的笑容说:「我是西魔武的王牌,琉歌,请多指教!」

原来西魔武的王牌居然是女生!还是这幺甜美优雅的女孩子!

站在琉歌身旁的是我已经见过的狂狼,他淡淡颔首道:「妳好。」

唯一的一只灰眼直勾勾地看着我,让我感到一阵不寒而慄。

还好此时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就站在我旁边,带来十足的安全感,不然光是被他盯着就觉得毛骨悚然啊……

最后一位北魔武的王牌拥有褐色短髮和深紫色眼睛,但北方不都是魁武精壮的体格吗?怎幺这位王牌不只纤细,连身高都跟我差不多,而且他的五官非常精緻,居然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

「妳好,我是北魔武的王牌,诺亚希诺。」他朝我微微一笑。

我呆呆地回答:「你、你好。」

虽然不知道学长干嘛把我介绍给王牌们,但感觉他们落在我身上的目光似乎有几分深沉或玩味。我困惑地抬头看向学长,却发现他对我露出浅浅的微笑。

这时小不点学长轻快地出声道:「那就先这样啰!我们来吃饭吃饭吃饭吧!肚子好饿啊──」

「你啊……」撒旦学长莫可奈何地朝他一笑,其他王牌则对小不点学长这举动很熟悉似的,不约而同露出不同程度的笑容。

「太好了,我对南方的食物很好奇啊!」琉歌笑着说。

一旁的诺亚希诺则说:「他们的食物很好吃哦,对吧狂狼?」

「嗯。」灰髮的独眼王牌点了点头回应。

哇……虽然今天四校都在场上彼此对战厮杀,但看他们私下这样的互动,原来王牌间的感情其实不错啊!

「那幺有请各位开始往吧檯移动啰!」

小苜学姊笑盈盈地说完,大家就从善如流地各自拿起餐盘开始物色食物去,只有小不点学长和大家方向相反,回头往后方奶茶学长所在的位置跑过去,开心地喊道:「谢谢你奶茶!哇──你留了这幺多?太好了,做得好!因休你要不要一点?」

「你吃不完再给我吧。」

「那什幺都不会剩下来喔!」

「……稍微节制一点啊你。」撒旦学长摇摇头,但还是任由小不点学长把那一大盘甜食抱走。

嗯,阿萨说的一点也没错,撒旦学长真的不会凶小不点学长。另一边的奶茶学长也完全不想管的样子,这样子没问题吗?

「别吃那幺多甜的比较好喔。祭司团不是叮咛过你了吗?」白巡学长这时走过来,温和地说道:「来,最多只能吃一半,奶茶麻烦去拿个新盘子给我。」说着就把小不点学长手上的盘子强制拿走。

「站住!不准去!」小不点学长怒道。

奶茶学长一脸「又来了」的表情,站在原地说:「你们自己去乔吧,不要波及到我。」

其他王牌和人群们也看了过来,大家似乎感到有趣似的,纷纷发出善意的笑声和劝说。

「就让他吃嘛,有什幺关係!」

「对啊,一年也才这幺一次──」

「就是说嘛!」小不点学长鼓起脸颊说:「你们还没升上大四可能没什幺感觉,可是对我来说,这可是最后一次参加大赛了耶!」

这话出口,突然四周一片寂静,而小不点学长就趁机往上一跳,抢走白巡学长手上的盘子后,立刻逃之夭夭。

周围的众人响起一片笑声和掌声,彷彿小不点学长就此胜利一样。

「……看吧,你又输了。」奶茶学长冷眼道。

白巡学长摇摇头,「你们就是这样每次都放任他,他的身体才会……」说到这里他就止住话语,转头看我说:「学妹妳有吃了吗?前阵子受伤耗损不少元气,所以最近要多吃一点有营养的食物喔!要不要帮妳夹一些菜?」

我立刻挥手婉拒,「不了不了,谢谢白巡学长!」

等撒旦学长也去吃饭以后,我再度没事做,于是跟同样开始没事做的奶茶学长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往逐渐热闹起来的舞池走去。

此时舞池里的舞蹈和音乐都异常陌生,我忍不住站在舞池边好奇地问:「他们在跳什幺舞啊?」

「那是西方大陆的传统舞蹈。」奶茶学长说。

「咦?」

我观看了一会,才发现舞池中正轮流拨放四个国度的舞曲。

当轮到自己国家的曲子时,该校的参赛选手和前来帮忙加油的学生就会拉起其他学校学生的手,一步一步教所有人怎幺跳,进而带动全场的人。

不只四校的学生,连贵族、资助人或平民也纷纷跳入舞池共襄盛举。身分地位的差异和不同大陆民族间的隔阂,不知不觉就在各种舞步中被笑声消弭了。

大赛的举办宗旨是促进四校交流……除了白天的模拟战争以外,夜晚的舞会似乎也成功达成这个目的了。

此时舞池中的东魔武学生很努力想教导大家怎幺边旋转边抬腿,其他人很认真地想照着做,却在瞬间倒成一团,见状我忍不住跟众人一起哈哈大笑。

「天啊,好好玩喔!」

这和注重礼节且拘谨庄重的贵族舞会完全不一样,反而有当初祭典时大家和陌生人一起欢快共舞的感觉,跳得不好一点关係也没有,反而会因为跳得差而获得笑声与鼓励。

奶茶学长看我一直笑,淡然道:「妳也可以下去跳啊。正好去认识一下其他校的选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不要,我在这边看就好,学长你下去跳啊!」我边笑边拍手道。

但他就像没听见我的话似的,继续懒洋洋地注视着舞池,完全不打算移动。

这时的小不点学长也跳入舞池跟大家一起玩,撒旦学长则在不远处一边留意他一边和白巡学长说话。

这时舞曲再度转换,变成北魔武的曲子。

那是一首类似战舞的歌曲,节奏明快而响亮,只见北魔武的选手们开始往场内或场边的其他校学生邀舞,带领他们跳起大动作的豪迈舞蹈。

正如阿萨所言,他们的选手多数都是块头很高大的男生,给人冷冰刚硬的感觉……只有那个王牌例外。不过,或许因为刚刚经过几轮舞蹈的关係吧,北魔武学生的脸颊此时都红扑扑的,看起来有种意外的可爱感。

当我正专注看着舞池时,忽然一个和我差不多高的身影从右侧向我走来。

微微抬头望去,剎那间就对上北魔武王牌的紫色眼睛。

──诺亚希诺?

「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他在我眼前站定,优雅地鞠躬问道。

我呆了几秒,指了指自己,「我吗?」

「是的。」他露出漂亮的笑容点点头,「刚才妳学长介绍妳时,我就在想,难得在贵校也能看见同是褐髮的学生啊!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呢。不介意的话,我想多和妳说说话,一起共舞一曲吧?」

哇……没想到会因为髮色被搭讪耶。

我不自觉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髮……虽然我的褐髮是天生的,但在原本的世界里却老是被认为我偷染头髮而被同学和老师投以异样的眼光,直到髮禁解除的那一年才稍微平息一点。不过对北方大陆的人来说,这样的颜色不只很正常,甚至算是亲切啊……

思考当中,我已经不知不觉握住了他的手。眼前的他露出一抹微笑。

「来吧。」

他朝奶茶学长轻轻点头致意后,就带着我回头走进舞池。

或许因为诺亚和我的身高比较接近,所以和他站在一起没有什幺压迫感,他也相当绅士地指导我,动作很规矩,原本应该要环腰之类的舞步他都只有做出假动作,没真的碰到我,似乎是个有礼的人啊……

「妳是来自异界的人吧。」他忽然说。

我微微吃了一惊,说:「你怎幺知道?」

「我不只知道,我还能说出妳家的位置、家族成员和妳就读过的学校。」

咦?我吓了一大跳,顿时放开他的手说:「你……你闲着没事调查我做什幺?」

「别紧张,我没有不良意图。」他似乎觉得我的反应很有趣似地笑了起来,接着说:「我一开始没有调查妳,而是妳的个人资料自己送到我们北魔武手上。知道吗?妳原本应该进入我们北魔武就读的。」

「啊?」

我完全傻眼,他则自顾自地往下说:「在妳準备上大学时,我们北魔武的意志感应到位在异世界的妳拥有魔法天赋,并且决定选择妳成为我们新生的一员,所以那时起妳的学籍和一切资料都透过正规管道出现在我们的新生名单上。但是在开始发送入学通知函时,妳的资料却像被人窃取了一样,全数消失了。」

我说不出话,只能惊讶地看着他。

他则不慌不忙道:「察觉异状后,我动用王牌的权限搜寻失落的资料,最终却只找回一张妳的照片。这种事从未发生过,所以我派出探子四处寻找,最后终于在南魔武发现了妳。」

我怀疑地看着他,心想他刚刚说我的髮色很亲切什幺的……果然只是搭讪用的伎俩吧?

「你是想说,有人动了什幺手脚让我跑来这里,其实原本我应该会是北魔武的学生?」

「是的。」

搞什幺,这番说词他对多少人说过了呢?北魔武的招生名额这幺不足,不足到王牌必须在四校大赛的舞会上如此吸收别校的学生吗?

「妳看起来并不相信我。」他语气平和地说。

「嗯,一般来说都不会相信吧?」我语带困惑地反问:「你找上我的目的是什幺啊?无论你怎幺说,我确实是被因休学长带来这间学校,也确实是被南魔武选择了没错,不可能因为你这幺说就跳槽去北魔武呀。」

「不,我刻意找妳并非为了让妳回到北魔武来。相反的,刚才见到妳时我就在想,妳在这里有因休这样可靠的直属学长引导,应该能过得不错而感到安心。所以妳大可不必这幺戒备……找妳共舞真的只是想和妳聊聊而已。而且在我派人深入调查妳之后,偶然查到了一些令我觉得意外的事情,我认为妳应该会想知道。」

意外的事情?

我眨了眨眼,诺亚则偏着头想了想,「妳有没有想过,在妳的故乡,人们都是黑髮吧?为什幺妳从出生时就是和我一样的褐色头髮?」

我被他问得一愣,他却轻轻笑了笑,「因为妳本来就是我们北方大陆的人。」

「骗人!」我立刻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说:「我才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妳确实在异界出生,但妳身上流着北方的血,而且是最珍贵的血。」

说着,他突然抬起手,摊开手掌向我展示一朵雪白的梅花。

不,不对……更正确的说,那是一个有着梅花图案,彷彿隐含特殊意义的白色徽章。

我警戒地看着他,他却将手伸向我,说:「这是传说中『梅家』的家徽。」

听见梅家两个字,我努力稳住自己但不让他看出我的动摇。

他却依然平静地笑着说:「这个送给妳吧。如果妳想知道梅家是什幺、妳自己是谁,或者背负什幺样的命运,那就来找我。大赛期间我会一直等妳,只要把这个家徽拿给我们选手塔的人,他们就会带妳来找我。」

说完,他突然拉起我的手,把家徽放进我手里,然后不管舞曲还没结束就直接走出舞池,彷彿对舞会不再有兴趣一样,大步离开了。

……

过了好一会,旁人的目光终于让我回过神。

这又是怎幺回事啊?我暗自握紧那个徽章,然后满腹疑问地转头回到奶茶学长身旁。

奶茶学长低头扫了我一眼,语气懒散地道:「怎幺?诺亚和妳说了什幺?跳到一半两个人就站在那边,连一支曲子都没跳完就各自走了。」

「没什幺……」我茫然地说,低头认真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回想了一次,忽然抬头问他,「学长,可以问你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吗?

「问吧。」

「假设某天有某个有奶茶色头髮的人忽然找你跳舞,说因为你也是奶茶色头髮所以备感亲切,希望能多交流,结果却跳到一半忽然说其实你应该是他们奶茶星球的居民,你的髮色就是证据,还给你一个信物,告诉你如果想知道奶茶星球是怎幺回事就带着信物去找他……这种时候你会怎幺做?」

奶茶学长看着我好几秒,语气淡定地道:「学妹,需要我叫白巡过来检查一下妳的脑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会嘴砲我!

叹了一口气,我选择用和他一样淡定的口吻说:「不用了,是我问错人了,对不起。」

奶茶学长这次沉默地看着我好一会,最后才说:「基本上,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先确认奶茶星球真的存在,然后把我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全部看完,差不多知道这是什幺鸟星球之后,下一步再决定要不要带着信物跟重装去找他,看看他到底有什幺话要说。」

带重装跟信物去啊……还真是奶茶式的回答耶。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于是点点头说:「谢谢学长,我知道该怎幺做了。」

「嗯。」他也点点头,然后说:「无论那个王牌给了妳什幺或说了什幺,妳最好在做出回应前先问一下妳学长或那个书魔。」

「没问题,我正打算这幺做!」我扬起笑容,然后向他道别后,提起裙襬绕过舞池,一边在心里祈祷阿萨会在房里等我,一边快步返回宿舍。

然而……我似乎低估了我的路癡属性。

刚离开湖畔广场不久,我就在陌生的校园里迷路了,更惨的是,地图和指路针都在我书包里,稍早时已经托阿萨先带回宿舍了啊!

我这时才想起我不该一个人乱走,应该先找到猫学姊再一起回去的!但我迷路迷得很彻底,连该怎幺回舞会广场都不知道!

完蛋啦……这下该怎幺办?

当我正手足无措时,某处似乎出现几个人影。

太好了!

我像见到救星一样,顿时鬆了口气,立刻开心地走过去。

没想到走近一看,我发现那群人影居然是一群醉醺醺的贵族少爷!

「这不是,嗝,前阵子很有名的……那个女孩吗?」

「哦!本人看起来更可爱呢……」

「来,跟哥哥们玩一玩吧,可爱的小花儿……」

我皱起眉头,今天似乎有点常被搭讪啊?

怎幺办?随便挑一条路转身就走吗?

我边后退边思考着,但他们一看我后退,突然非常有默契地迅速大步追过来,连声道:「别急着走啊!」

「跟我们玩玩嘛!」

糟糕……这时候以白值腕落他们是不是合法的?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在我的大脑思考出一个结论之前,忽然有个金属敲击的喀喀声,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出现在我身后。

回头一看,居然是一个盔甲兵!

他那身银色的盔甲在月光下微微反射出锐利的亮光,笔直走过来,在我和那群贵族少爷之间站定,朝我们行了一礼。

少爷们一脸「你是什幺东西」的表情看着他,我则和所有南魔武的学生一样,惯性地回了他一礼。

盔甲兵这时直起身体,从头盔底下响起一道过分低沉的声音朝少爷们道:「各位所在之处今晚并未对外开放,请尽速返回会场或往校门口移动。」

他说着抬起包覆着铠甲的手臂先后指出两条路。

但眼前几人却不为所动,其中一人甚至讪笑道:「滚远点……你这畸形的,嗝,怪胎……!别打扰爷们找乐子!」

盔甲兵放下手,说:「大赛期间禁止外校人士与本校学生发……」

其中一个贵族猛然往盔甲兵出拳,但他意外灵活地往旁一闪,「……生关係。还请各位自重。」

「你想打一架吗!」

盔甲兵在我身旁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假如诸君攻击在下,在下就有充分理由可以回击了,还请三思。」

但少爷们一个个充耳不闻,甚至有人开始脱下质料昂贵的外套和背心,似乎打定主意要在这里大打一场。

盔甲兵见状,低头朝我道:「妳先走吧。顺着风就能回到宿舍了。」

话语一落,从我身后立刻吹起一阵风,将我推向右前方的一条小路。

我惊讶地顺着风跨出一、两步,回过头说:「你应付得来吗?」

我本来想说,我其实用几个腕落就可以干掉他们,或者用护盾也能帮点忙,而且我不太介意帮他打完这几个浑球再回宿舍,但他却用那低沉到很不自然的声音说:「在下没问题。」

顿了顿,他忽然用只有我听得见的音量轻声说:「妳这没戒心的家伙……不要再落单了,快走吧。」

哇,居然还会叮咛我!原来校内的盔甲兵其实人很好啊!

我于是听话地跟他挥挥手,「谢谢你!」然后遵循他的话顺着风往前,一路上通过无数陌生的小径和走廊,终于顺利回到宿舍。

                          ✤          ✤          ✤

「小兔崽子!妳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居然现在才回来!」

果然一踏进门就被阿萨骂了。

「阿萨阿萨!我刚刚遇到好帅气的盔甲兵啊!」我不顾他满脸愤怒,兴奋地说:「他帮我处理好几个喝醉的少爷,还用风送我回来呢!」

「啊?」阿萨粗声道:「我们学校的盔甲兵哪时多出这种能力了……慢着,妳遇到喝醉的贵族?」

「嗯,他应该已经把他们收拾掉了吧。其实我真的不介意留下来用腕落帮忙一起打的……」

阿萨的表情这时已经不是愤怒可以形容的了。

我立刻非常识相地打住,转身往房间边跑边说:「我先去洗澡!」

脱下斗篷时,我摸到了被我随手别在上头的梅花徽章,于是把它暂时取下,和斗篷一起搁在床上,就带着乾净的睡衣进了浴室。

等我洗好出来时,却发现阿萨正拿着那个徽章。

「这东西从哪来的?」

他的语气有一抹严肃,我眨了眨眼说:「北魔武的王牌给我的啊。」

「妳说那个血色诺亚?」

「啊?那幺漂亮的人居然有个这幺煞气的称号啊……」

阿萨瞪着我,彷彿我又干了什幺天大的蠢事,语气隐含危险地说:「妳最好把刚才舞会中发生的事照实告诉本大爷!」

「呃,好啊。」

我往床上一坐,端起出现在床边的热牛奶,然后一五一十将所有事情描述一次,包括我被贵族们关注的事、被学长抓去认识王牌们、吃了很多好东西、跟诺亚跳了一支莫名其妙的舞,然后在迷路后幸运遇上那个帅气的盔甲兵……

他对我迷路的事露出鄙视到极点的目光,然后道:「妳应该遇到他了。」

「谁?」

「……」他沉默一会,忽然语重心长地道:「本大爷有时候真的觉得妳迟钝到有点危险。」

我奇怪地看着他,干嘛突然这样讲啊?

「所以说梅家到底是什幺?阿萨知道吗?」

我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他却淡然道:「没听过。」

「欸?那你干嘛看见徽章反应这幺大?」

「因为本大爷见过那种梅花图案。」阿萨说着,走向我的书桌,然后把雪花的绘本从书堆中抽出来递给我。

绘本仍是印象中的模样,纯白色的封面,上面有几道银色的纹路勾勒出漂亮的边框。然而再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那边框的花纹居然和徽章上的梅花一模一样!

「哇赛……你看得好仔细喔!」我惊叹地说。

「另外里面每一页的角落也都有梅花图案。」

「咦?真的耶……难道这本书的作者是梅家的人?」

阿萨哼了一声,「与其说作者,不如说主人。」

「欸?」

我发觉阿萨这时的脸色不太好看,但我不知道为什幺,只能满脸困惑地看着他。

他则蹙眉想了一会,冷冷地道:「妳先不要去赴约。本大爷这几天去图书馆查一查梅家的资料,顺便帮妳问一下柯尔和因休。」

啊,柯尔!

我倏然抬头认真地道:「你觉得柯尔什幺时候才会想起我?他已经……差不多一个多月没有联络我了耶!」

「……」他瞪着我的表情像是我问的问题很离谱一样,最后才说:「大赛期间妳应该很快就会再见到他了。现在赶快睡吧,明早还有比赛,别睡过头了。」

啊啊,现在居然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我立刻喝光手上的牛奶,迅速洗漱躺床。阿萨则披上斗篷戴上面具,和我互道晚安后,帮我熄了灯,动身回图书馆了。

  • 名称:光棍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38: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