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不喜欢超清在线观看

【第六章   属于兔子的战场】

两小时后,我发现猫学姊根本是菲碧MAX版,太恐怖了!

繁複的工程加上她一遇到服装就超级龟毛的个性,让我一度认真考虑冲出去找学长求救。光是妆髮就弄了超级久,礼服就更不用说了,明明就是选手塔地下室的房间,为什幺衣橱打开会塞满礼服啦!到底是来比赛的还是来参加舞会的?

「这件好看!」

「这件也好适合妳!」

「哎呀,该怎幺办?这几件都是我的得意之作……好难抉择啊!」

她让我试穿了一大堆之后就兀自陷入犹豫,我无言地坐在床上一会,伸手指了指其中一件说:「刚刚试穿的那件我觉得不错。」

「哦?原来妳最喜欢那件吗?」

「嗯,穿起来很舒服也不会太难活动。」

她讚赏地点点头说:「有眼光!」然后说:「那好,就那件吧!妳先自己换装,我找个东西。」

说完,她就打开衣柜下层的抽屉开始翻找起来。

好歹参加过几场舞会的我毫无困难地换上那件礼服。

她採用的是我从没见过的水色布料,比之前任何一件礼服都要轻盈柔软,自然垂坠的线条极为优美,像是山林间的溪流一般给人清新宁静的感觉,一点也不会臃肿难行,反而有种轻轻柔柔、随风飘曳的感觉。

「答啦──找到了!」

猫学姊回过头亮出手上一件银白色的东西,「现在已经入秋了,最好多披一件斗篷,不然入夜后可能会很冷喔!」

说着,她便笑容满面地帮我披上斗篷。它的长度大约到我的脚踝,色泽彷彿萦绕在森林间的雾气一般飘渺虚幻,走动时会轻轻地随风飘起,感觉在夜里应该很漂亮。

「谢谢妳!」我忍不住由衷地说。

侧身往镜中的自己一看,感觉有点不习惯,但并不讨厌。

感觉现在的我还是我,而不是变成另一个人。只是平常时是「平装版」的我,现在则透过打扮升级成了「豪华特装版」的我,但无论外包装如何,内容物还是同一只梅悠,一斤也没少。这样的体悟让我觉得安心和踏实……

「好!该出发了!我猜其他选手应该早就去会场了吧。」猫学姊拍手笑道。

确实,当我们出去时,选手塔几乎已经是座空塔了,只有门口的盔甲兵还镇守着这里。

幸好从这里走去湖畔只要几分钟时间,等我们抵达时,不少宾客已聚集在湖畔广场上。

放眼望去,广场就像铺上了一层白雪一般闪闪发光,原来碧绿的草地此时化成了银白色的绒草,地面上到处都有发光的彩色冰晶,彷彿从地底破土而生一般以美丽的形状突出于绒草地毯之上。此外还有许多花卉被点缀在草地和冰晶上,花朵呈现紫色、蓝色、白色、黄色或浅粉色,为这场雪地上的舞会增添绮丽的色彩,也为轻柔吹拂的夜风添上几缕优雅的香气。

猫学姊一眨眼就在人群中找到目标,回头朝我笑了笑,道:「好啰,我该走了!记住妳的妆容和礼服是最无懈可击的铠甲,甜美可爱的笑容是最锋利的利刃,去掳获妳的猎物吧!」

说完,她就迈开脚步走进人群当中。

咦?等一等,始乱终弃也不是这样的啊!难道我有在舞会上被人丢包的隐藏属性吗?

但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一片衣香鬓影的宾客中,我只好放弃追上去的打算。

……算了,先找找有没有认识的人吧。

我把目光往四周搜寻一会,却发现全是没见过的面孔,只能隐约从他们服装的华丽度与风格隐约猜到周围大多是贵族或者在校生的资助人。

不知道洛方他们在哪里呢?

我一面左顾右盼一面在陌生人中前进,但不知道为什幺,人们看到我时,表情都微带诧异,彷彿认得我似的。

我越往前走就越觉得奇怪,除了面露诧异以外,不少人还会给我善意的微笑,接着彼此小声交谈,往我投来和善的目光,年纪稍长的贵族女士们甚至会对我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

这是怎幺回事啊?

我一头雾水地小心回望他们,一面加快脚步想赶快在人群中找到同学们,这时忽然有一位披着披巾的女士走向我,温和地对我露出微笑。

「妳就是前阵子保护了王子殿下的梅悠吧。」

欸?

我停下脚步,点点头说:「是的,怎幺了吗?」

「我听说了妳的事情……可怜的孩子啊。」她郑重的握着我的手说道,眼角甚至开始湿润起来。

我吓了一跳,「等等,您还好吗?」

「噢,原谅我的失态。一想到妳之前救了三王子殿下,就觉得必须来向妳道谢才行,谢谢妳为殿下做的一切……真可怜啊,像妳这幺好的孩子居然就这样失去了依靠……」

?????

我满脸困惑地心想,其实我没有特别为王子做过什幺啊?如果她指的是十八魔,那时我也只是力求自保罢了,事后我还骂了他一顿耶!而且我也没有失去什幺依靠啊……

不知道王城日报是怎幺写的,总觉得她接受到的讯息跟我的记忆有点出入。但我还没搞懂,她就再度郑重地向我道完谢,然后彷彿了结了什幺心愿一样转身离开了。

到底是怎幺回事啊?

我一肚子问号地往前走几步,又有另一位女士拦住我。

「真是可怜,王城里大家都在传说妳和『那一位』的事情呢。」她泛着泪光说,甚至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我的家族或许没办法帮上甚幺大忙,但……如果需要帮助的话,请让我知道。」

说着,她就把她的家族姓氏唸出来,甚至还叫一旁的僕人拿纸笔写下来交给我。

我更加困惑,忍不住问:「等等,您说的『那一位』是指谁呢?」

她哀伤地垂下目光说:「就是瑟拉杰奇家的当家,柯尔大人啊。」

我错愕地张大嘴巴,就听她摇摇头说:「他是妳的资助人吧,没想到这幺年轻有为的孩子居然这幺轻易死于马车意外,真不敢置信……多幺可怜的孩子啊!」

我这时终于恍然大悟,看来我和柯尔的关係似乎曝光了。

柯尔的死似乎给她带来不小打击,只见她又用手帕擦了几次眼角,重複地说:「真可怜了,太可怜了。」

……如果这时告诉她柯尔还活得好好的,似乎不是好主意?

可是我从来没想过会遇到这种状况,完全不知所措。看她哭得很伤心的样子,我只好露出柯尔教过我的微笑,然后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没想到只是简单的动作,她居然像受到莫大鼓舞般朝我破涕一笑,慈爱地摸摸我的头,过一会就释然地转身离开了。

继她之后,开始有越来越多人过来跟我说话。

女士们向我传达对柯尔的死的遗憾,并向我展示黑色的手帕──那似乎是上流社交圈为了悼念不幸殒命的柯尔而相约配戴的暗号。而男士们则对失去这样优秀的贵族表达惋惜,并告诉我如果需要帮助可以联繫他们的家族,他们会尽力而为。

我有点意外地心想,原来柯尔在王城中的影响力远大于我的想像啊!

但更出乎我意料的是,一部分人似乎知道或猜到公爵与那场马车意外有关,前来和我致意时,特意附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他们会永远记得敢于公然反抗公爵的柯尔,甚至告诉我,如果可以,他们很乐意成为我下一任的资助人!

看来他们似乎相信柯尔是因为打败公爵成为我的资助人,才会使公爵怀恨在心,进而惹来杀身之祸?而我帮助王子的这件事则让他们认定我是善良的、值得同情的存在,甚至愿意不顾公爵的压力向我伸出援手。

这样的发展让我一时间陷入困惑。

柯尔知道这件事吗?知道他对王城的贵族造成了这样的影响吗?还是说,这一切本来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呢?

虽然万分不解,但是此时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我了。

身上的礼服妆容和微笑成了完美的盔甲,充分掩饰我的不安,而礼仪课学到的谈吐技巧则成为了剑与盾,让我在这片不熟悉的战场上得以孑然而立,不知如何作答时便回以沉默的、感激的、哀伤的或者鼓舞的各种微笑,换来他们温柔的、友善的、放心的眼神。

然而盔甲底下的我一刻都没有鬆懈,暗自留意着这些人的家族姓氏、五官长相、彼此的关係还有对柯尔之死的态度,然后在心里牢牢记下来。

如果柯尔在这里就好了──虽然不只一次这幺想,但是……我握起手掌,明白我已经成长到足以独自面对这样的战斗了。

吶──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你究竟是谁?为什幺选择在那次舞会后销声匿迹?此时又为了什幺目的在何处孤身奋战着呢?柯尔……

                          ✤          ✤          ✤

当王子路过贵族们群聚之处,并且看见被团团包围的我时,露出了十足讶异的表情。

我则像在洪水中见到浮木一样,眼睛一亮。

天啊,终于看见认识的人了!

但我不知道该怎幺从热切的贵族中脱身,还好殿下成功读出我向他送出的「救命啊」的眼神,上前有礼地和大家打招呼,接着熟练而迅速地用客套话、场面话和王子式的完美笑容中断了我一直结束不了的对话,顺利把我直接从贵族中带走。

「谢天谢地,还好你来了!我笑到脸颊都快僵了啊!」我边走边欲哭无泪地揉了揉脸颊。

他无奈地看我,「妳可以选择离开啊,他们又不会对妳怎幺样。」

「但我的礼仪课没教过我怎幺有礼地中断对话啊!」

他看起来像不知道该说什幺才不会显得太无礼一样。

「今晚的贵族们似乎有个一致的话题。」他转而说道,用试探的目光看我,「看来和一位死于马车意外的贵族有关。」

我点点头,「嗯。」

「而根据我听到的情报,他是妳的资助人。」

「嗯。」

「他就是尼可拉斯哥哥吧。」

「嗯……咦?」

我惊觉地抬起头,就看见他露出了然的表情。

等等!他刚刚挖坑让我跳了吧?他挖了对吧?而我居然就这样摔进坑里了!

「你……」我鼓起脸,打算严正谴责他这种卑鄙的行为,但他却露出笑容道:「看来尼可拉斯哥哥开始採取行动了啊。」

我一瞬间愣住,「行动?」

「虽然不知道他打算做什幺,但贵族们过去惧怕着那埃尔公爵,现在却因为他的死而开始团结起来了,这应该是好现象。」

团结吗?当初在资助人晚会上,大家都对公爵退避三舍,和今晚的态度确实略有不同。

「不过妳的情况似乎不乐观。」

「我?」

「就算有其他贵族想要接手妳的资助权,应该也会输给公爵的财力和手段吧。」

啊!他这幺讲我才意识到这个。

惨了,我一点也不想被公爵资助啊!

王子读出我瞬间万念俱灰的表情,思索道:「或许我可以拜託一个人来当妳的资助人。」

「谁?」

「一个公爵绝对不敢动的人。」

啊?除了柯尔以外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吗?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他却兀自思考着而陷入沉默。

这时我们不知不觉已来到学生们聚集的区域,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刚才完全跑错方向了,大家都聚集在结成冰的湖面上而非草地那边,难怪怎幺走都遇不到同学!

我们走没多久就碰上迎面而来的狐狸和几位光班的同学,狐狸跟我们简单打了招呼,然后对我说菲碧好像在找我。

「咦?她在哪里?」

「那边。」他指了个方向,「跟我们班几个女生在一起的样子。」

我立刻点点头,暂时跟王子还有狐狸他们道别后,快步往那方向走去,很快就在一处被冰晶包围的小喷泉旁找到菲碧和一小群光班的女孩们。

「哇!梅悠!天啊,妳好漂亮!」

菲碧一看见我就冲了过来,脸上满是惊喜的笑容,「啊啊,怎幺回事?妳的心上人今晚会来吗?」

心上人?

我愣了愣才摇摇头说:「不是啦,我只是不小心被猫学姊逮到了,然后就……」

「猫学姊?噢,今天有下场比装备战的那位学姊吗?哇,我真该去向她拜师学艺!」

这时一些乡绅和贵族发现我们,开始纷纷过来邀舞。光班的女孩们露出期待已久的笑容,很快就一个个被邀走了,只有我跟菲碧拒绝了邀请。

「真是的,洛方什幺时候才会好啊!等他等好久了!」菲碧小声抱怨道,说着赌气地抬起头,「算了算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我快饿疯了!」

自助式吧檯位在冰冻的中央湖上,幸好湖面已经被施过止滑的法术,而且丝毫不会寒冷,所以我们很顺利就抵达那里。

这时忽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在不远处的湖面上化成白巡学长和小苜学姊。

「哇!快看,是会长和副会长耶!」

群众很快注意到他们。只见两人穿着非常匹配的白色晚礼服,作为学生会的正副会长与大赛的负责人,他们几乎算是这场舞会的主人了,立刻有不少来宾或选手举起酒杯上前向他们致意。

在这之后,又有越来越多道光芒落在湖上,彷彿流星雨一般眨眼间化成了数道人影,我立刻认出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而菲碧则在我身旁兴奋地喊道:「是西魔武的王牌『琉歌』耶!还有北魔武的王牌『诺亚希诺』!啊啊,连东魔武的『狂狼』也出现了!」

咦?我看着接连出现的陌生人影,发现每位王牌身边都有两、三位同校的选手,乍看之下有点难分辨谁是王牌……

「喔,是四校的王牌和他们的随从啊。」

我转过身,难掩惊讶地道:「奶茶学长!」

「这幺大声做什幺。」他不知道是不悦还是想睡地瞇着眼睛,瞥向开始和白巡与小苜进行礼貌性握手的王牌们,「看来我学长暂时又脱不了身了啊。」

「你要找森学长吗?」我好奇地问。

「他叫我帮他留一些他喜欢吃的东西。」

奶茶学长说完,直接递出他手上的盘子,上头放着蛋糕、布丁、蛋塔等等甜食……以某种特殊技巧叠得跟山一样高。

看来小不点学长很清楚他短时间内脱不了身的事实,于是叫他直属帮他预留食物?

感觉奶茶学长不是第一次被叫来做这种事了,看他叠甜食的技巧如此专业……只是这些食物也太不健康了吧?阿萨看到一定又要骂人了!

「我们也去吃吧,等等好料的就要被拿完了。」菲碧警觉地说。

这幺说也对,于是我们暂时挥别奶茶学长先去狩猎食物。刚好其他人都被那些刚到场的王牌吸引过去,我们很幸运地拿到不少稀有的昂贵料理,并且找了一处冰柱后的隐密座位大快朵颐。

「真好呢……能在这幺漂亮的地方安静享受美食。」菲碧发出满足的感叹。

「是啊。」我跟着抬头仰望星空回答,心想如果柯尔能来就好了,不知道这些食物他有没有吃过呢?

就在此时,冰柱后方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几秒后,洛方的人影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妳们居然躲在这里……妳知道我找妳找了多久吗!」他气喘吁吁地一手搭着冰柱,满脸不满地看着我身旁的菲碧。

菲碧先是静静地眨了眨眼,然后说:「你凶什幺?我刚刚也等你很久啊!等得我肚子都饿扁了!」

「我肚子也很饿啊!」

「那还不快来!我帮你留了你最爱吃的那几道菜──」

洛方愣了愣,表情迅速变化,接着语气一转,微笑道:「噢,我应该说过了,但还是得再说一次──我真是太爱妳了菲碧!还有妳今晚真的很美!」

「……噁心的浑蛋,还不快过来!菜都要凉了!」

我忍住一股想揉脸的冲动,在洛方过来时迅速起身道:「我吃饱了,先去晃晃,掰掰!」然后快步从冰柱后方逃出去……天知道我一点也不想当他们的电灯泡啊!

  • 名称:明明不喜欢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27: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