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心经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第六章   梦境之都】

马车慢慢在新王城外的广场降落,和其他等候的马车一起排成一列,相当有秩序地一辆辆驶入王城。

我这时才终于发现我整个人几乎压在柯尔身上了,赶紧收回手,退回座位乖乖坐好。

柯尔似笑非笑地看着脸颊快速发烫的我,说:「到了舞会可别这样任意靠近贵族男士啊,很危险。」

「我才不会!」我说,「刚刚是因为……」

「因为什幺?」

……我安静下来。才不会告诉他,因为我这段时间和他比较熟,知道他不会对我怎样,所以才敢这幺做,换作其他人的话才不可能这样呢!

柯尔看起来像是想要斥责我,但似乎又觉得有点好笑,最后表情古怪地看我一眼后,就将脸转向窗外,什幺也没说。

等抵达王城中央的皇宫后,车夫大叔将马车停在大门口,王宫的侍卫立刻上前打开车门。柯尔率先下车后,回头牵着我的手,让我和那厚重的礼服裙襬得以双双安然落在红毯上。

侍卫收下柯尔递过去的两张邀请卡,接着严谨地确认我们身上和车上并无武器与魔法石后,便鞠躬让我们俩通过横越庭园的红毯,而马车则跟随卫兵指示驶向泊车处。

漫长的红毯彷彿星光大道般,无数身穿华服的宾客和我们一样沿着它缓缓步行。红毯的末端通往皇宫的宽阔台阶,我好奇地抬头望向台阶终点,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王子!就在大门口!

我瞬间收住脚步,下意识地想要迴避他。

「怎幺了吗?妹妹?」

柯尔在我身旁轻轻握住我的手,低头问道。问句中有一抹旁人也能听出的关心,还有一抹只有我才听得出来的提醒。

啊,对了,现在的我是柯尔的妹妹!是梅菲,不是梅悠,所以王子不可能认出我,也不可能认识现在的我!

稍微感到安心之后,我朝柯尔露出笑容,说:「我没事,哥哥。」

王子站在大门,正和到场的宾客一一寒暄。在他面前有一条排着队想与他致意的队伍,大部分都是和我差不多年纪或年龄更小的少女们。

我和柯尔并未加入队伍,而是直接通过大门,走入豪华的宴会厅。

哇──

挑高的空间里聚集了无数精心打扮的贵族,无论男女老少,全都穿上最高档的晚礼服。身穿黑白制服的男侍手捧托盘,在人群中穿梭着,询问宾客需不需要饮料或蛋糕。

放眼望去,宽阔的一楼大厅就是舞池,边缘有一道足以让五人并肩而行的宽敞Y字形阶梯,通往二楼的露台。美轮美奂的巨型水晶吊灯将宴会厅的白色大理石地面照耀得洁白无瑕,到处都装饰着萝蔓还有兰花,冰晶般的晶石点缀在墙角与柱子边,美丽的光芒从晶石中透了出来,四周瀰漫着魔法的烟雾和飞舞的光点,让整个大厅彷彿仙境一样。

柯尔向男侍取了一杯酒,我则拒绝了饮料和食物,一边跟紧柯尔一边左顾右盼。

「这不是柯尔吗?」

才走几步,就有人认出我身旁的柯尔,立刻笑容满面地迎上来。

我抬头看着他,发现对方有着一头红髮和酒窝,是个看起来很清爽的大男孩。

柯尔简单地「嗯」了一声,说:「好久不见,纳尔罗德。」

我查觉到他语气有别于平常,似乎冷淡许多,不禁抬头看他,却发现柯尔脸上完全没有笑容,表情严肃而冷漠。

被称为纳尔罗德的青年却对柯尔的冷淡习以为常似的,丝毫不介意,相当自然地说:「真难得看你出席舞会。怎样?最近生意如何?」

「普普通通。」柯尔说。

「是吗?那就是不错的意思啰!」说着,纳尔罗德的目光落到站在柯尔身边的我身上,好奇地问:「这位是……」

「是舍妹,梅菲。」

「你有个这幺漂亮的妹妹啊?怎幺从没听你提过?」

柯尔淡淡瞥了他一眼,说:「没事提这做什幺?」

边说边作势将我藏到身后,完全没有要介绍我们互相认识的意思。

纳尔罗德眨了眨眼,失声笑道:「还真是保护妹妹的哥哥啊!」

接着他就不再探询关于我的事情,转而谈论起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柯尔不甚热络地应对着,偶尔分神回头看我,完全扮演着一个哥哥的角色。

很快的,周围的人注意到柯尔,纷纷过来搭话,我这才发现,不只在下城,柯尔在新王城这里也是非常有名气的人。只是在这里活跃的,是身为贵族的柯尔,和平时我所认识到的柯尔不同,非常冷淡,也非常寡言,眼底常常带着冷意,但贵族们却很吃这一套,尤其是贵妇人们。

大家似乎很少在舞会这种场合见到柯尔,所以格外惊喜的样子,消息传得很快,没多久几乎半个宴会厅的目光都隐隐投向这边了。

我就算再想低调,黑髮蓝眼的特徵还有和柯尔几乎配成一套的礼服,很快就吸引大家的注意。

柯尔眼看时机到了,也不避讳,直接说明我是他妹妹,平时身体虚弱所以从未参与过这种场合,加上害羞内向的个性,所以要大家多多关照。而我躲在他身后,露出害羞的微笑点头致意,非常简单就蒙混过关了。

果然就像柯尔说的,贵族们一点也不在意凭空多出个人,反而专注于我身上的礼服和别緻的首饰。

「梅菲小姐,妳的礼服好漂亮啊!是在哪一家店订製的呢?」

「王冠也好美啊!真想请我们家的工匠也做一副一样的!」

「项鍊上挂着一颗星星呢!好可爱,在哪买的呀?」

呃,我尴尬地接受各种夸讚,犹豫地想,应该不能说是从下城来的对吧……

所以我只好硬着头皮微笑再微笑,结果大家见我没反应,很快就变换了话题,谈论起其他女孩的装束去了。

……微笑真的是万能的呢!不愧是柯尔!

这时,柯尔似乎要和贵族朋友们一起去向其他友人打招呼,于是回头微微俯身,像平常一样对我悄然一笑,低声说:「我离开一下,妳待在这里别动,好吗?」

咦?要留我自己在这里吗?

我有点害怕,但又不想绊住柯尔,所以看着他点点头说:「你要记得回来找我喔!」

「嗯,很快就回来。」

他摸摸我的头,就直起身离开了。

没想到他前脚刚走,一直等在旁边的女孩们倏然包围过来,和我一样目送他离开,并小声尖叫着。

「天啊,妳哥哥好帅!对妳好温柔喔!」

「对呀,我在各种场合见过他几次,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

「总觉得今晚的他特别帅气呢,那身夜空色的礼服很适合他!」

接着,身为柯尔妹妹的我,就被他的这些贵族少女爱慕者半拖半拉地带到喫茶区去了。原本我不肯离开原地,但她们好说歹说,利诱相逼,最后说从喫茶区也能看到这里,而且她们有很多柯尔在外头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可以告诉我……嗯,最后这一点终于把我说动了,于是──

热茶、甜点、少女们的嘻笑……我坐在精緻的沙发椅上,被这些团团包围。

「所以说……」一位衣着最华丽的少女率先倾身发问,「妳哥哥,有没有对象啊?」

居然劈头就是这种尖锐的问题吗?

我惊讶地哑然半晌,老实说:「不、不知道呢……」

「欸?连亲生妹妹都不透漏吗?果然是全王城最神秘的男人!」

「那他平时在庄园里都在做什幺呢?」

庄园?是指柯尔位在南方森林的城堡吗?

「嗯……哥哥很少回庄园,所以……」

「喔,对,听说他常年在外经商嘛,辛苦妳了!一个人很孤单吧!」

……很好,成功混过去了。

后来她们又企图打听柯尔的一些事,但我发现她们对柯尔的认识和我对柯尔的了解有着某种落差,导致我很多问题根本答不出来……

我所熟悉的是会开朗大笑、随手捉弄人的柯尔,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不苟言笑、仪态优雅的贵族柯尔,而她们应该从未见过柯尔像在下城酒馆那样,随兴笑着坐在桌边玩牌的模样吧。

但是,无论是她们或是我,柯尔似乎都只让我们看见一部分的他。

真正的柯尔是什幺样子呢?

正思考着,话题忽然转移到柯尔的过去。在王城,他似乎是个很神祕的存在,所以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言。我听着女孩们七嘴八舌的交换她们道听涂说来的「小祕密」,比如说柯尔是哪几个家族的贵妇人的情夫,是失蹤已久的王室成员之一,甚至说他是旧王时代的重臣。连我这个异界留学生都知道旧王时代起码要往十年前推去,那时他顶多也才十三岁,怎幺可能是什幺重臣呢?

越听越扯,所以我就保持微笑,适时表现出对话题感兴趣的样子,但眼神不断往柯尔离开的方向飘去。

什幺时候才要回来呀!上次在花园也是说很快回来,结果拖超久,难道这次又要放我鸽子了吗?

「听说,柯尔他曾经当过海盗呢。」突然一个女孩这幺说。

「啊,这则传言我也听过!」

「什幺?柯尔大人才不可能是那种粗人呢!」

「胡说,海盗很浪漫的不是吗?看看他那强健的体格,说是海盗真有几分像呢……」

说着说着,大家又探询地朝我看过来。

「妳说,妳哥哥是不是真的当过海盗呀?梅菲?」

我茫然地抬头,心想我怎幺会知道?这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啊!

但我不能明确地回答,所以只好再度露出深不可测的笑容。

结果大家看见后,居然像真的读懂我的笑容一般,各自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应该是安然过关了吧?

我捏了把冷汗,忽然想起柯尔在下城时的装束、言行,还有挂在耳朵上,彷彿海盗般的金色耳环。或许这则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但我之后有得是时间向他或阿萨求证,现在比较危急的是如何让这些企图从我身上榨出柯尔秘密的女孩转移注意力。

「那个……」我装出害羞内向的样子,欲言又止地说:「各位,话题都围绕在我和哥哥身上了!妳们呢?我也想多认识一下大家呀!可以……请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吗?」

她们先是意外地看着我,接着全露出笑容。

「也是呢!居然忘了自我介绍,真是失礼!」

「一碰到柯尔大人的事就把礼仪给忘光啦!」

「那就从我开始吧!我是爱娜亚莎,就住在王城西区,父亲是……」

接下来整整半小时,我努力记下所有在场女孩的名字和身家背景,然后以一个乡下庄园女孩的无知姿态,顺道把王城的各大贵族势力问了一遍。

当我觉得脑袋快要爆炸时,舞会终于要宣告开始了!

四散在宴会厅里的宾客这时不约而同放下话题,开始寻找舞伴。几个年轻的贵族绅士看见喫茶区这里坐着这幺多女孩,纷纷过来邀舞,很快我身边的同伴就一一接受邀请,与舞伴牵手走入舞池。

我打定主意要坐在原地等柯尔,所以一连拒绝了几个人的邀舞,最后大家就知道「这女孩不跳舞」而放弃邀请我了。

柯尔到底去了哪里?为什幺这幺慢?他说这场舞会他非来不可,难道有什幺计画没有告诉我吗?

舞会的舞曲轻柔地开始响起,舞池里一对对面带笑容的人们随之翩然起舞,各种颜色的舞衣扫过大理石地面,被施了魔法的地面随着大家踏出的舞步绽放出光芒,随着舞曲不同,四周也变换着不同的场景,时而在雪地中共舞,时而在海面上,时而在青翠的原野中央。

我看着这愉快、美好,如梦一般绮丽的景象,蓦然心想,此时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是不是有什幺事正悄然进行着呢?

我该继续坐在这里,还是动身去寻找柯尔呢?

                          ✤          ✤          ✤

这时,我身旁的椅子忽然被拉开,一个女孩从容不迫地坐了下来。

我疑惑地往旁一看,差点惊叫出声。

是菲碧呀!穿着好漂亮的礼服,露出美丽微笑的菲碧!

她静静看了我一眼,轻声说:「妳就是那一位柯尔大人的妹妹?」

咦?

她……没认出我?

「啊,嗯。」我按下心底的慌乱,勉强镇静下来。

菲碧笑了,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方式。

「这样的话妳也是南方人吧,这场舞会,妳觉得如何呢?」

「很美……。」我说。「就像这座王城一样,美到像一场梦。」

眼前的舞池正转换成秋天的景色,橘红如烈焰般的落叶在场中飞舞,随着旋转的裙襬在空中画出奇异的弧度。

菲碧伸手托住一片翩然落下的叶子,笑说:「确实像梦一样。这座城市对居住在这里的王族与贵族而言,是再真实也再平常不过的了,但是对于王城以外的人民而言,这里就像遥不可及的幻境呀。」

她看见我一片茫然的脸,柔和地笑着说:「妳的哥哥是王城的宠儿,只要妳想,随时都能轻易进出这里,所以大概不懂大家追逐着幻境,前来这里的心情吧。」

我眨了眨眼,恍然想着,以「追逐幻境」来形容同学们对舞会趋之若鹜的举动,似乎非常贴切。

然而,此前我只隐约知道他们对舞会、邀请卡和贵族话题非常热衷,却从来没有思考过原因。

是啊,我的同学们大部分都是像菲碧、洛方一样的地方贵族,只有少数是来自平民家庭,但所有人都嚮往着舞会,地方贵族甚至比平民还要积极。

为什幺呢?

想了想,我决定利用我现在「久居在庄园内,不知世事」的大小姐身分,探听这项情报。

「我确实……不太明白。」我做出害羞的样子低下头,怯怯地小声道:「哥哥很少告诉我外头的事情,所以能请妳告诉我吗?」

菲碧微微一笑,「当然。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菲碧,来自南方七大家族的沙亚纳家。」

我知道南方七大家族,他们是地方贵族,拥有面积广大的庄园、土地和农民。下城的大叔曾讨论过那里的情势,这七个家族似乎是南方极为显要的势力。

「在我们南方呀,所有女孩的梦想都是总有一天能到王城看一看。哪怕只是穿上华服,在舞会上跳一支舞,或者和其中一位贵族说上一句话,只要能得到这些,就算马上死去也值得!就是这种等级的渴望唷!在大家心中,王城就是天国一样的存在,这里只有美丽的事物,人们气质文雅,谈论着漂亮的衣裳、珠宝和舞会,还有童话般的恋情,什幺烦恼也没有,就像活在梦中的世界一样!」

说到这里,菲碧露出相当幸福的笑容,将目光投向舞池。

「我呀,从小在庄园接受淑女的教育,学习对神明的虔诚信仰、基本的魔法知识,还有繁複的礼仪课程。所有南方贵族的女孩们都是这样,十八岁以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成为一位信仰虔诚的淑女,然后在十八岁时和门当户对的贵族少爷结婚,婚前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神明,婚后是丈夫,就是这幺回事。」

我哑然看着她,想着这样的人生有什幺意义可言?

「在家乡,童话般的恋爱只存在书本当中,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嘛!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决定的,彻底输给现实和环境,然后怀抱着不可能实现的梦想终老……原本以为会是这样的结局,没想到,在我十八岁时,突然收到了南魔武寄来的入学通知。妳知道吗?对我来说,这就像将死之人突然得到救赎一样!那所学园选择了我,所以我才能来到这里,得到这些……」

她扬起手,「在那些跳舞的人当中,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哦!从小生活在王城以外,以为这辈子会过着平凡无奇的生活,却因为被学园选中入学而得到了通往幻境的入场券!光是踏入王城就够幸福了,何况还能参加舞会,和王族贵族共舞!如果能因此邂逅一位浪漫的贵族,甚至谈一场恋情的话,那就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假如最终得到神的祝福,得以步上红毯,共组家庭的话,就能真正一跃成为王城的一份子了,不是吗?」

说着这段话的菲碧,神情彷彿真的深陷梦境一样。

原来如此,在这些同学眼中,王城是这个样子,舞会是这个样子……

如果说学园的入学通知是给她们进入上流社会的机会,那资助人就是实际把入场券放在她们手中的人。所以同学们才会强烈地依赖资助人,尽可能想从他们手上得到邀请卡,而对身为王族贵族的资助人而言,带着学生参加舞会,展示给贵族友人看,彼此谈论各自的资助对象是如何优秀、如何上相,无疑也是参加舞会的乐趣之一。

稍微有点懂了。

在下城时,人们已经安分地看清了现实,但是对于各个地方的贵族少年、少女而言,他们既是生活在现实中,却也被王城的虚幻所吸引,所以一旦获得加入王城贵族行列的契机,绝对会拚命抓住的吧……

我倾着头看向菲碧,「妳不去跳舞吗?」

「嗯。我想在这里坐一会,牢牢记住这个夜晚。」她微笑着说。

「这样啊……」我安静下来,片刻才轻声问:「那幺,妳得到妳期望的邂逅了吗?」

她有点意外地睁大眼,笑说:「啊,遇见妳或许就算今晚的邂逅了吧。」

「欸?我?不是应该是浪漫的贵族男子吗?」

「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恋情啦,不需要了。」她笑着说,目光微微往旁一偏。

我顺着那方向望去,便看见远远站在舞池边,正在和人交谈的洛方。

原来刚刚我们在说话时,她一直注视着舞池的方向,不是在看共舞的人们,而是在看洛方吗?

「那是妳的……男朋友?」我确认地问。

「是恋人!」菲碧开心地说,「如果我没有到这所学园,满十八岁时应该会嫁给他吧!但是我们都被学园选中,事情也就不同了。或许真的是命运呢……」

哇,总觉得听见很不得了的事。

「为什幺呢?既然得到了入场券,为什幺还是选择故乡的人,而不是在舞会上寻觅一位真正的王城贵族?」

「梦想毕竟还是梦想嘛,虽然偶尔会幻想着『这样或许不错,好像能得到幸福』,但是认真想想,这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是平凡到唾手可得的幸福,因为再漂亮再浪漫的梦,总会有醒过来的一天嘛。」菲碧说,眼里有一抹温柔的决心,「我已经决定了,等我毕业以后要回到故乡,把王城这种染着绮丽魔法的梦境打包一部分带回去,让那些一辈子无缘见到王城的女孩们也能稍微完成她们的梦想。」

我愣愣地看着她一会,才露出笑容说:「菲碧好温柔喔!」

「呵呵,才不是温柔呢,只是自私而已。过去的我好想要有人能为我这幺做呀!所以当我幸运地成为学园的一份子,发现自己真的有能力这幺做时,当然就该完成它呀!虽然实际该怎幺做还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但是反正还有四年,不急不急。」

她摆了摆手,自己笑了出来。

「都是妳啦!今天说了好多平常不会说的话!」

我也笑了,好奇地问道:「妳的故乡是如何充满现实的呢?」

会是像下城一样吗?运用着小小的魔法度过每一天,过着忙碌平凡但极其踏实的生活?

「哎呀,这个嘛……」菲碧偏着头,「总之就是烦人的魔物啰。就像住在火山边的人必须面对随时会降下的火山灰而感到苦恼一样,南方边境最头痛的果然是魔物了。」

「咦?国境之内居然有魔物吗?」

「有啊,柯尔大人的领地不是也在南方?妳不知道吗?」

对喔……柯尔好像说过他家城堡是在南方一座森林里。

惨了,露出破绽啦!

还好菲碧没深入追究,继续认真说道:「被魔物吃掉的大陆已经被屏除在世界地图以外了,但世界地图上的区域也有很多正在被魔物吞噬喔!我们南方大陆北面临海,尚未有魔物活动的纪录,但是南面和已经被吃掉的大陆非常接近,所以……很久以前,为了抵御魔物才会逐渐发展出庄园嘛,以地方上势力较庞大的贵族为中心,形成七个大型庄园,以分工的方式自成社会,然后在庄园外筑起高墙,培养自己的魔法师与魔物对抗。要说整个南方大陆现在能如此和平,都是多亏咱们南方七大家族死守住了最终防线,没让魔物向北侵略呀。」

我几乎震惊到说不出话,缓了一会才问:「但是……」

我本来想说世界史课程为什幺完全没提,但是我及时想起现在自己是梅菲,不是梅悠,于是迅速改口道:「为什幺在王城从没听说过呢?」

「王城?这里可是梦境之都啊,怎幺可能提起这种事?」菲碧轻轻鬆鬆地笑着说,「虽然这场舞会上有不少和我一样来自南方的人,但是,谁会没事彰显自己的烦恼呢?就像穷人也不会到处和人抱怨贫穷一样呀,不是说绝口不提,而是已经习以为常到不足一提了。况且对于生活在王城的贵族而言,南方的生活呀、魔物侵略的程度啦,全部都是完全不想理解也不想知道的事,他们只想知道舞会上有谁参加、谁的衣服在哪买的、谁今晚要和谁度过,这种程度的事情而已不是吗?」

说得也是。

刚刚和我谈话的那群少女,肯定对魔物的事一无所知吧?不,或许是知道了,但完全不想,也不认为有必要加以思考吧?

下城平民、南方贵族,以及王城贵族,三者明明生活在同一个国家里,却关注着截然不同的事情。

真的,到现在还如此和平安康真不可思议啊,这个国家……

「吶,看来妳哥哥回来了呢!」

我顺着菲碧的手指望去,就看见柯尔正缓缓朝我们走来。他看起来似乎没有惹上麻烦,我这个被叫来当保镳的护法稍微鬆了口气,但也开始生起气来了……每次都随便丢包我!而且还是在这种我超级不擅长的场合!

「玩得还愉快吗?」柯尔走近我时,以难以察觉的弧度微微一笑。

我瞪了他一眼,他则像个真正的兄长在安抚闹脾气的妹妹一样弯下腰,轻抚我的额头说:「抱歉刚刚花了点时间处理事情,别生气好吗?在离开前,我们去跳几支舞吧!」

跳舞!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跳舞了,还一回来就叫我去跳舞!

我继续怒瞪他,他则装做不知道似地牵起我的手,朝菲碧说:「抱歉,我得把妳的新朋友带走了。」

「哎呀,请便!」菲碧笑着说,朝我挥挥手,「虽然刚认识不久,但妳真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可惜她今晚没有来!好好去享受舞会吧,梅菲!」

「嗯!再见了,菲碧。」我笑着挥手答覆,跟着柯尔越过人群,踏入舞池。

                          ✤          ✤          ✤

此时时间已经很接近午夜,跳舞跳累的人们开始聚集到自助式吧檯边,拿取酒和宵夜,四处寻找熟人聊天或者随机搭讪,寻觅共度剩余夜晚的人选。

我和柯尔加入余下不多的舞群,这是一支轻柔的圆舞曲,舞池化成一座水塘,我们在水面上踏出涟漪,在灯心草、荷花和不知名的花卉植物间旋转穿梭,看着色彩鲜艳的鱼群游过裙襬底下。

「好玩吗?」

柯尔在我耳边问,用一种轻鬆的、带笑的嗓音。

「嗯。」我已经忘了生气,点点头说:「得到数量不小的情报喔!」

「情报啊?真不错的感想。」

因为共舞而拉近了距离,我得以从他蓝色的眼中看见一抹稍微鬆懈下来的笑意。

染成黑髮的贵族柯尔,远比我认识的柯尔还要神秘,也还要冷漠。我忍不住想,刚刚我坐在沙发中,努力伪装自己时,他是不是也在这舞会中的某处用冷漠武装自己,为了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而专注到忘了时间?

「妳的舞姿进步很多啊。」柯尔忽然说,「看,就算脑袋在发呆,脚还是可以踩对舞步不是吗?」

我回过神,怀疑地盯着他几秒,搞不懂他是在讽刺我还是当真在夸我。

他则微笑着低头看我,说:「和贵族女孩们也能轻鬆应对了吧?妳已经成长为一位不输给在场任何人的淑女了。」

是这样吗?

我望向舞池中的其他人,单就外观来看,此时的我真的和她们没有差别。淑女啊……礼仪课的训练总算没有白费了。感到安慰的同时,我也发现自己似乎比较不排斥舞会了。

本来,我一直以为舞会铁定是繁华奢侈,充满漂亮话和场面话,甜腻且虚情假意的地方。但实际来到这里之后,我发现王都的贵族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也有各自的烦恼,也会为了关注的事情专心地、雀跃地交换情报,只是关注的事物不同罢了。

比如说,眼前的柯尔就是今晚某些人强烈关注的焦点。

我可以感觉到我们共舞时,有不少人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他。但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带着我优雅地一圈圈旋转,有好一会我们没再交谈,就只是彼此交握着手,安静地共舞。

随着舞步,我们的手时而贴近,时而分离,旋转的同时,我分神将目光掠过整座宴会厅,希望能将今晚的美丽梦境牢牢记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音乐换上一首较为喧闹,节奏也较快的曲子时,柯尔不着痕迹地将我拉近了一些,在我耳边轻声说:「好了,该开始认真战斗啰。」

「什……」

我以为他又要捉弄我了,下意识要闪躲,抬眼却发现他眼底透出无比认真的神情,定定地看着我。

当下我心跳漏了一拍,脚下一滑,结果踩了一个错误的舞步。但柯尔很快稳住我,让我和其他女孩一样在男伴的引导下交错旋转,然后在旁人都因为旋律轻快的舞蹈而露出笑容,沉浸在欢乐喧腾的乐声中而无暇顾及我们时,轻声说道:「妳还记得那埃尔公爵吗?」

「咦?」

一听见公爵的名号,我立刻紧张地反射性握紧了他的手。那个差点成为我资助人的卑鄙家伙,我怎幺可能忘记!

「怎幺了?难道公爵也在这场舞会上?」我有点激动地问道。

柯尔则露出安抚的微笑说:「嗯,他从我们进门时就盯着我和妳了,现在正在二楼的露台上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为什幺我完全没发现呢?原来落在我们身上的目光也包含了公爵吗?

我觉得不寒而慄,忍不住责难道:「为什幺现在才告诉我?」

「没有一开始告诉妳,就是担心妳会害怕啊。」柯尔轻声说:「要是知道了,妳铁定无法像刚才一样轻鬆地坐着聊天吧。」

当然的啊!我可一点也不想被他遇到!

不,等一等……我现在是梅菲,理论上跟公爵无冤无仇,照理来说他应该不会来找我麻烦才对啊!这样说来,其实他的目标应该是……

「嗯,会意过来了?他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

我立刻紧张地看着他,「他有去找你麻烦了吗?」

「找麻烦?在皇家舞会上?」柯尔笑了,「不,他没愚蠢到这种程度。但是他给我安排了一个挺大的见面礼……在皇宫外头,这时大约有二十几位公爵手下的魔法师和剑士已经布好阵仗,正準备埋伏我吧。」

埋、埋伏?

「这样该怎幺办?」我担心地说,「那些人很强吗?」

「嗯,很强。虽然他手下的魔法师没有森那种程度的攻击力,但毕竟是职业魔法师了,剑士也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暗杀是他们的专业。」

他用陈述事实的口吻说着,语气和神情十分镇定,似乎并不害怕。

暗杀……公爵居然想暗杀柯尔!

我一边努力消化资讯,一边佯装专心地跳舞,然后在这首足以淹没我们对话的曲子结束前,快速问道:「我们该怎幺做?」

「等这首曲子结束后,再跳两支曲子,然后直接离开舞会吧。」他若有所思地说。

虽然此时他手上没有扑克牌,但我认得出他运用直觉陷入思考的表情。

「为什幺不要等舞会结束再混入离开的人群一起走呢?」

「那样反而难以脱逃,还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柯尔说,「提早离开的话,这时间点王城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人。我可以一出去就夺下门口侍卫的剑,后方防御交给妳,我们只要撑过两条街就行了。」

两条街吗?这样的距离不算短,但也不是难以抵达的距离。虽然不知道我的防御白值能不能挡下职业魔法师的攻击,但是……

我好歹是南魔武的下任神盾人选,不只接受了学长一个月的训练,每堂魔武课也都有好好上课,所以……

可以的,我一定可以保护柯尔的。

我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下定决心地握紧了柯尔的手,他则露出温和的笑容,像要答谢一般,回握了我的手。

  • 名称:玉女心经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26: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