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环超清在线观看

当大家往交谊厅聚集时,我一个人直奔四楼,找到了学长的红鬼牌房。

当我推开门冲入房间时,满满一屋子的祭司都转头看我,室内彷彿塞满沙丁鱼的罐头似的,而我是第一个打开罐头的人。

「我学长呢?」我急迫地问。

「在房间里。」大概四、五个人同时回答。

他在房间里,但祭司们却都在客厅?

我感到疑惑和强烈的不安,快步从他们让出的狭道穿过去,打开学长卧房的房门。

这瞬间,我冷不防对上纳夏莉莉天蓝色的眼睛。

「妳来了啊。」她淡淡地说,「先喝杯热茶吧。」接着吩咐一旁的祭司倒了一杯茶给我。

我被她毫无紧张感的步调迷惑,愣愣地进房接过茶水,发现她再度指挥另一位祭司取来毛巾和热水,然后帮躺在床上的撒旦学长换下额头上的毛巾。

「那是有安神效果的茶,喝吧。」她说。

我麻木茫然地喝下带有清新气味的热茶,感觉紧绷疲惫的精神获得一丝缓解。

定神环顾房里后,我发现这里只有三位祭司和纳夏莉莉,照料着分别躺在两张小床上的两位学长。纳夏看起来握有整间房间的指挥权,这让我觉得讶异──

印象中她是王城中隐密魔药草店的主人,是一位治疗师而不是祭司,但房内的祭司们都对她很尊敬的样子。

只见她相当从容地支派着房里与客厅待命的祭司们,一切井然有序,显然在掌握当中。

没有一丝我原以为会有的慌乱和血腥的治疗场面,看来这些已经在我抵达前结束了,她将场面控制得很好,只有紧绷的肩膀和过于严肃的表情洩漏出她的情绪。

放下杯子,我缓缓走向撒旦学长床边,然后低头看着他平静的睡容。

他腰侧的伤口已然经过妥善处理,血顺利止住了,只有绷带上的血迹看起仍有点怵目惊心。或许因为换药方便,所以他的胸膛是袒露的,胸口挂着一条黑色月牙状的项鍊,随着呼吸规律而和缓地起伏。

我觉得好像在哪看过那个黑月图案,但思绪很快就被纳夏打断。

「妳学长已经没事了,失血量有点多,但静养几天就能恢复。」她以治疗者特有的平静嗓音,不带私人感情地说着。「旁边那孩子的情况比较棘手……说真的,他能撑到现在真是奇蹟。」

小不点学长?

我转身走向另一床,便看见虚弱苍白的小不点学长蹙眉躺在洁白的棉被下。

在床铺上,他看起来惊人的年幼与脆弱,银白色的光芒笼罩着他,而那冰裂般的光纹已经从手臂向上蔓延到锁骨与颈部。

我轻轻将手放在棉被上,担心地问:「他身上的封印该怎幺办?那个裂痕……难道没有办法修复吗?」

「我不知道。」纳夏坦然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幺粗糙、这幺强大,又这幺不稳定的封印,而且还是在一个精灵身上。随便一点差错都会杀了他,真想不通当初为什幺……」她看着我的脸,突然止住话语,然后换上柔和一点的语气,「放心吧,等一会有个浑蛋就会过来了,我相信他知道该怎幺做。」

一个浑蛋?该不会是……

这时客厅突然传来一阵金属碰撞的声响,接着是祭司们骚动的声音。

很快一个盔甲兵便出现在房门口,轻轻敲了敲敞开的房门。

门边的三位祭司一见到他,立刻反射性地朝他行礼,他也迅速回了一礼,然后直起身笔直朝我们走来。

我因为太过惊讶而愣在原地,纳夏则显然没打算做出任何表示,只朝其他祭司喊道:「你们先出去,顺便把门关上。」

他们真的听命行事。很快的,房中只剩下我们与学长们了。

「看来妳成功掌握住这里的指挥权了。」头盔下传来低低的笑声。

这声音……果然是他!

我立刻急切地喊:「柯尔!」

他这时正好动手取下头盔,露出如同我记忆中一般英俊帅气的脸庞,低头朝我露出一抹微笑。

「我看见妳和那女孩一起飞入火场了,妳做得很好。」

他边说边动手卸下全身的盔甲。银色铠甲下是下城风格的简朴服装,原本如月光般的银髮染成了深褐色,三个水滴状的金色耳环在他的左耳下摇晃。

我看着他俐落地将铠甲放到一旁,心里有很多话,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哪一件开始说才好。

纳夏则在一旁打量他,问:「这身盔甲是打哪来的?」

「我向一位盔甲兵借来的。」

「借?」她哼了一声,「是你攻击他,然后抢夺了盔甲吧?你的那群下城手下呢?」

「如果妳说的是阿班他们,我想应该在校内某处帮忙镇压东魔武的学生吧。门户洞开的校园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无论是下城人或者妳这样的人都能轻易地进来这里。」

「但同时也让东魔武的小混帐们有机可趁。」

「没错。」

柯尔笑了起来,然后转头朝我悄声道:「兔子有没有受伤?」

见我摇头后,他放缓了语调说:「放心吧,已经没事了。」然后揉了揉我的头。

我拉住他的手不安地说:「可是,森学长他……」

「嗯,我知道。」他面带微笑地说,语气平静,不可思议地只用一句话就让我安心下来。

见我平复了情绪,他拍了拍我的头,然后轻轻拉着我的手走向床畔。

我跟着他,惊讶地发现光是他出现在房中就带来满满的安全感,随着他的走动,原本沉滞的空气似乎也开始流动起来。

就连原本绷紧神经的纳夏,在见到柯尔后,也终于鬆了口气似的,开始迅速朝他叙述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的伤势。

柯尔点点头,低头查看了撒旦学长的情况,说:「果然,最清楚如何治疗他的人是妳。」

「那当然,十年前他的命可是我救起来的啊。那一次他的伤可比这次重得多了。」

「换成其他祭司,这种程度的伤口恐怕无法这幺快控制下来……所以他们才愿意听妳指挥吧。」柯尔说。

「你的直觉还真準。」

「这不是直觉,只是推测罢了。」

柯尔说着转向小不点学长,俯下身轻轻碰触他的额头。

「终究是走到这一步了啊,森。」他仿若叹息地轻声笑着,拂开小不点学长额上的浏海。

这瞬间,房门忽然被用力推开,发出碰的一声。

柯尔头也没回,淡淡地道:「阿萨,这里有伤患也有病患,你就不能小声点吗?」

我转过头,看见阿萨扬起黑色斗篷大步走来,怒道:「出了什幺事?你传的讯息就不能写详细点吗!」

「没有时间写详细了,过来吧,我需要你的帮忙。」

阿萨来到床边,看了情况稳定的撒旦学长一眼后,低头看向被我们包围的小不点学长,然后沉默下来。

面具底下的目光快速扫过小不点学长身上越来越明显的光纹,最终阿萨咬牙道:「森这家伙……终于把自己逼到绝路了。」

他的语气那样熟悉,让我乍然想起不久前,阿萨才在这间房间里从不愿停止工作的小不点学长手中硬是抢走公文。

一直以来关于他身体状况的警告,还有白巡学长和祭司团的努力,仍然没有办法避免他们担心的事情发生吗……

感到担忧的我忍不住问道:「封印完全破了之后会发生什幺事?」

阿萨瞥了柯尔一眼,后者轻声道:「少了封印,他的生命将会燃烧得非常快。」

「燃烧?」

「森是天生有着残缺的精灵,他的魔力从出生开始就极端强大,强大到会毁了他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他患有先天性的魔力失衡。」柯尔平静地说。

「通常这样的孩子无法长命,尤其是依循着自然与平衡而生的精灵,他理论上活不过十五岁……能让他能活到今天的,就是这个封印。大约十年前,因休亲手封住了森体内超过负荷的魔力,因此他才能撑到现在。」

「……原来如此。」纳夏莉莉了然地说:「难怪这个封印这幺不稳定了。十年前无论是因休还是这位精灵,两人都还是孩子吧?」

我这时也慢慢理解到柯尔那段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封印破了的话……」

「没错。」

「难道不能再做一次封印吗?」

「恐怕没有办法。这种封印对身体的伤害也很大,再来一次他会撑不住。」

阿萨这时再度开口,语气冰冷道:「依你的直觉,解除封印以后,他还能活多久?」

「我无法回答正确的答案。」柯尔说,揉了揉太阳穴,「他如果肯好好保养身体,加上运气好的话……大约三年吧。」

三年!那样短暂的时间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不语。

片刻后,阿萨低声说:「我们最好趁因休醒来前处理完毕。」

「正有此意。」柯尔露出混杂了无奈和叹息的微笑,「纳夏,我需要一些安神的薰香。」

「好。」她俐落答完,便转身往她放置在一旁的药草箱翻找。

「阿萨,我需要一盏蜡烛,还有因休的血。」

阿萨闻言,转身熟门熟路地从房内找来烛台,然后从纳夏手中接过沾染了撒旦学长鲜血的纱布。

这时柯尔转向我,「兔子,请妳帮忙握住森的手。」

「咦?」

「等一下解除封印时,我们需要妳的力量。」

力量?什幺样的力量?魔力吗?

我困惑地依言在床边坐下,握住小不点学长的手。感觉软软的、小小的,像是小孩子一样,但手掌中没有一丝属于生命该有的温暖。

如果撒旦学长醒来发现小不点学长出了差错,一定会很担心很担心……

拜託,让他撑下来……

等他们三人準备妥当后,柯尔嘱咐纳夏点燃薰香,然后熄灭了房内的灯,只凭一盏蜡烛的烛光照亮房间。

「纳夏,请妳到门外暂时等候一下,并且告诉外头的祭司,王牌即将解除封印,让他们做好準备。」

纳夏点了点头,静静开门出去。

房里剩下我们了。

柯尔轻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用沾了学长鲜血的纱布缓慢而仔细地擦拭过小不点学长的额头、手腕、脚踝,接着是颈部和胸口,最后再回到额头。

「森。」他轻声呼唤道。

那瞬间,我看见小不点学长额头上闪过一道白光,接着沉睡的双眼忽然缓缓睁开。

碧绿的眼睛先是迷濛地眨了眨,花了点时间才聚焦在柯尔身上。

「蓝……?」

他的声音很微弱,茫然地注视着柯尔,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

见柯尔答覆般轻轻点头,他开始慢慢将目光往周围搜寻,神情随时间流逝越来越清醒。

「□□,□□□□?」

他用带着某种奇特口音的精灵语说了一句话,柯尔听完后,以同样的语言回答。

我困惑地看了阿萨一眼,他则平静地说:「那是森的母语。」

呃,我是想问他们在说什幺……但阿萨不知道是听不懂他们的对话,还是不打算当翻译,说完那句话后就陷入沉默。

这时,柯尔忽然往薰香里投入了一颗红色的魔法小球,下一刻我便听见小不点学长的声音转换成我能理解的语言,在脑中微弱地响起。

「因休没事吗?」

柯尔简短地以精灵语回答,但字句同样轻易地在我脑中翻译。

「纳夏已经帮他施予治疗,没有生命危险了。」

闻言,小不点学长露出安心的表情,微弱地笑了笑,然后动了动手指。

我过了几秒才发现他是想抬起手,但虚弱的身体没有足够的力气,所以只有手指微微有反应。他一时对此露出困惑的表情,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幺做不到如此简单的动作,我则默默握着他的手掌,轻轻帮助他抬起手臂。

当他看见自己的手臂上缠满了银白的光纹时,苍白的脸庞浮现了明白一切的神情。

「……终于……吗?」

没有一丝恐惧,也没有一丝遗憾,而是平静而了然的眼神。

「封印破裂了对吧。」

「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柯尔轻声说。

小不点学长沉默一会,然后平静地问:「我会死吗?」

「任何生命都会死,只是剩余的时间长短有所差异罢了。」

小不点学长听了,露出怀念的笑容,「啊,十年前你也是这幺说的。」

这时翻译小球的效力骤然结束,我再度陷入听不懂对话的情况。

但我却觉得万分平静,不再因错过他们的对话而徬徨,而是安静地坐在昏黄的灯光中,将目光在小不点学长、柯尔及阿萨之间来回流转。

听着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在心底思考着。

一直以来,小不点学长是抱持着什幺样的想法走到今天的呢?从出生开始就知道自己拥有的时间会比别人短上许多……为什幺还能笑得如此天真灿烂呢?

难以想像此刻他们的对话间,决定的是多幺重大的事情。关于生与死,关于有限的未来……既沉重又遥远,却是千真万确,无可转圜的。

最终,当柯尔问了一句话时,小不点学长艰难地转头看了撒旦学长一眼,然后露出极轻极浅的微笑。

彷彿做出此生最重要的决定一般,缓缓地,缓缓地朝柯尔点了点头。

「森同意将封印完全解除了。」阿萨低声说。

我点点头,屏息看着这一幕。

小不点学长的眼神闪烁着光芒,像是对此生已感到满足。

这不是害怕死亡的人会有的表情,他那样的笑容中没有一丝犹豫或者遗憾。

接下来解除封印的步骤出乎意料的简单,却分外隆重。

只见柯尔的笑容消失了,眼神转而显露出专注与肃穆,而阿萨陷入完全的沉默,小不点学长则安静地看着一切,然后在柯尔要求我跟他一起唸诵一段咒文时闭上了双眼。

光纹在咒语中转淡,他身上的银色光芒也逐渐衰退,我清楚感觉到一股强大魔力取而代之被释放出来,同时,有一缕淡淡的银光窜向柯尔的掌心,稍纵即逝。

当一切结束时,我放开了小不点学长的手,感觉脉动和温暖重新充满那只小小的手掌。

「谢谢你们。」他说,方才的虚弱已消失无蹤,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但他似乎恢复了元气和力量,露出了与平时无异的开朗笑容。

「你……」阿萨像是想说什幺,但小不点学长迅速地跃下床,然后一弹指,换上了一袭隆重的正式长袍。

那是只属于王牌的华丽装束。

下一刻,他走向撒旦学长床边,将手放在洁白的棉被上。

他静静注视着撒旦学长一会,头也没抬地忽然道:「发生那样的事,白巡现在一定召开了学生议会吧。」

「……」我慢了几秒才回答:「是的,大约半小时前开始在湖畔之塔进行会议。」

「很好。」他朗声说道,「该去料理料理那些胆敢在我南魔武校内撒野的浑球了。」

如此大声做出宣言后,他在我们任何人出言阻止之前转过身,迅速过去打开房门,然后在外头一片祭司的惊呼中,完全无视任何人提出的帮助或担心的忠告,像风一样的离开了。

「──他就是这样!」阿萨刚平息不久的怒气又起来了,「如果他平常不要那幺勉强自己……」

「这种时候谁也别想阻止他了。」柯尔微笑着说,「让他去吧,已经没什幺好失去的了。」

已经没什幺好失去的了。

我在心里喃喃複诵这句话,思考话语中隐含的深意。

这时柯尔忽然转向阿萨,开始嫌弃起他毫无装饰的惨白面具。

「还是我之前给你的那顶好多了。」

阿萨的注意力成功被柯尔转移过去,不悦地道:「啊?本大爷真怀疑你的审美观。」

「华丽感不是很好吗?堂堂书魔界的美男子怎能如此朴素呢?」柯尔语带戏弄地笑着说。

我惊讶地看着他们吵嘴,明明刚刚才处理过一桩生死攸关的事情,现在却已毫无阻碍地恢复成平常的模样,这转变的速度让我完全跟不上啊!

「小兔崽子别坐在那边发呆!快阻止这无礼的家伙!」阿萨朝我怒斥,但连他都挡不住柯尔了,我怎幺可能有什幺作用……

这时纳夏莉莉走进房里,见到怒气沖沖的阿萨和扬起邪恶笑容的柯尔,立刻露出十足嫌恶的表情。

「出去!房里还有伤患呢,都给我出去!」

这时客厅的祭司们一个也不剩了,大概都追着小不点学长出去了吧?

纳夏怒气沖沖地把我们轰了出来,然后一秒关上房门。

呃……虽然我什幺都没做,还是一起被赶出来了。

这时柯尔终于停手,然后不知为何地向阿萨借了他的斗篷和面具。

「不是还嫌弃得很吗!」阿萨怒道。

「嗯,所以这顶朴素的先借我吧,哪天路过黑市再找一顶加倍华丽的还你。」

「不必了。本大爷面具和斗篷多得是。」

阿萨说完,真的毫不留恋地脱下斗篷和面具给柯尔。

我惊讶地看着柯尔直接套上斗篷与面具,摇身一变成为阿萨的仿冒品。

「……你太高了。」我仰着头说,「阿萨才没那幺高!」

「看吧。」阿萨在一旁说。

「相信我,除了妳以外不会有人发现的。」柯尔在面具下笑着说,「走吧!一起到楼下去,我相信妳会想和同学一起在交谊厅看看他们开会的场面。」

啊!对了,他们正在楼下看开会画面!

「你要扮成阿萨跟我一起去看会议吗?」我意外地问。

「对,这是最简单又最不会让人起疑的方式了。」他说完转头道:「阿萨,因休就交给你和纳夏照料了。」

「没问题。别拿本大爷的身分干出太超过的事啊!」

柯尔故作困惑地说:「我哪次干过很超过的事?」

「……」阿萨瞇起金色的眼睛,似乎準备要开砲了。

柯尔见状,立刻笑着转身,朝身后的阿萨挥挥手,迅速带我离开学长的房间。

  • 名称:乳环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16: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