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串超清在线观看

【第五章   战斗吧,工匠们】

等奶茶学长、女王学姊和赛维尔学长从传送阵回到选手塔时,所有人都为他们欢呼喝采,等在一旁的祭司团也迅速上前为他们在比赛中受的伤进行治疗,还好都只是小伤,绷带缠一缠就没事了。

原本我们几个对于「被腕落打下圆盘居然只有小伤」感到惊讶不已,但阿萨说选手们除了穿上重装以外,中控室还会要求他们在手腕上戴一个透明的「生命护盾」,那东西就像个隐形防护罩一样,可以帮选手扛下三个爆击左右的攻击数值,所以选手只要架好防御,注意不要让三个以上的爆击直接砸在身上,就能安然地度过整场比赛,不会被对手的爆击当场打挂,甚至技术好一点的还能做到整场比赛毫髮无伤。

「哇,简直就像免死金牌一样啊……」我惊叹地说。

「它的用意确实是让大家不会因为防御失误就直接挂掉,不然大赛还没打完,一半以上的黑桃选手应该早死光了。」

可恶,要是早就知道有这东西,当初和王子去打十八魔时就不会伤得那幺惨了呀!

但阿萨很快看穿我,直接泼了我一桶冷水。

「那东西很贵,连普通贵族都买不起,大赛动用了四校提供的资金才有那幺几件,别妄想了。」

……好吧,看来它跟下城那个能抵销魔法的魔法球一样,都是梦幻逸品,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还是看看就好,乖乖把自己防御练起来才是上策。

这时学长姊治好伤后开始爬上二楼,彷彿凯旋归来的战士回城谒见国王般朝白巡行礼。

白巡学长微笑着说:「做得好。」

赛维尔学长朝他笑了笑,直接回座,女王学姊则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学弟指挥得很好,接下来也要加油喔!」

殿后的奶茶学长没什幺表情地看着白巡学长,极难得地说了句「你也做得不错」,然后把手上的奖牌递给他,继续爬上阶梯,最后一屁股坐在他原本坐的那层阶梯上。

我们的目光这时立刻全都聚集到他身上。

「干嘛?」他懒懒散散地说着,打了个呵欠,然后用缠着绷带的手撑着头道:「嗯……前哨战就被叫下去打,我今天应该都不用再下场了。啊……乾脆去地下室睡觉好了。」

喂,等等,你也太没干劲了吧?眼前这人跟刚刚萤幕上战斗的那位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这时中控室的画面又亮了起来,再度用籤筒抽出下一场比赛的项目──「装备战」。

「哦?第二场打的是『装备战』啊……这就是工匠们的事了。」奶茶学长说着又打了个呵欠。

如他所言,画面中这次亮起的是方块赛区,一样让指挥官有五分钟可以选择派谁出战。

然而这一次白巡学长没有再徵询学者们的预言,直接唸出一长串名字,十几位工匠们立刻开始往楼下移动。

「因为工匠们的比赛是各做各的,别校派出谁来比都没差,所以不用让学者预言,直接派出我们学校各种製造项目的顶尖人才上去即可。」

原来如此。

我看见猫学姊也在那些「顶尖人才」的行列里面,另外还有几位曾在四院混修的通识课中遇过的方块学长姊。

「所以说,装备战要比赛什幺呢?」伊儿雪一边揉眼一边问。

「顾名思义就是比赛製造装备啊。」奶茶学长托着腮说完就往墙壁一靠,开始闭目养神去了。

……我真怀疑他每天的专注度是不是有限的,上场用光之后就没了。

算了,不理他。

还好早上的我极有先见之明地携带了阿萨出门,于是此时我拉了拉他的斗篷袖子,很快就获得一声「干嘛?」。

「可以解释一下装备战是要打什幺吗?」我万分诚恳地道。

阿萨往不知是睡是醒的奶茶学长看了一眼,认命道:「简单说就是模拟战争中工匠的工作吧,考验他们如何运用有限的资源和自身技术,製造出符合军队需求的装备。」

「啊,听起来很帅气耶!」洛方说。

狐狸在一旁点点头,我则追问道:「那该怎幺进行比赛呢?」

「比赛一开始每个工匠选手就会先分到一个箱子,里面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材料跟工具,然后裁判会让他们从籤筒里抽题目,一共有『武器』、『防具』、『首饰』、『服装』和『魔药水』这五种籤筒,依照自己的专业领域挑一个去抽即可。抽完后大家就要在三小时内用箱子里的材料把题目指定的东西做出来。比赛过程中允许以物易物,可以拿你用不到的材料或工具去跟别人换,同校的也可以互相合作或共用资源。」

「好好玩的感觉喔!」我兴奋地说,「那可以抢别人的材料吗?」

「可以,也可以攻击别校,因为真正的战场中这些都可能发生。」

「酷耶!那场面一定会很乱!」

「每次都很乱啊……工匠们偶尔会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出来的事,你们等一下看就知道了。」

这时一大群工匠已经轮流抽完题目,把各自抽到的题目交给裁判后,没多久所有选手的题目就透过中控室转送到各选手塔的萤幕上。

武器的有人抽到双手剑、弓箭、匕首或飞镖,防具有各种护盾、护甲或手套、鞋子,服装则要求做出魔法师的战斗袍、祭司的祭祀长袍、学者的占星袍等等,首饰举凡魔法石耳环、项鍊、腕鍊等等都有人抽到,魔药水就更多了,什幺力量加成药水、速度加倍药水、坚固耐久药水等等……琳瑯满目,光看萤幕上那堆文字我眼睛就快花了。

据说最后担当评审的是一群以挑剔闻名的地精工匠,他们会从实用性、美观度、坚固耐用度还有做工细緻度做评比,然后五种比赛项目各给出冠亚季军。

这时阿萨补充道:「工匠学院里的学生有分成几个不同的专业领域,就像你们魔法师分成攻法和护法一样,他们有专门做武器和防具的『鍊金士』,还有『服装师』、『魔药师』、『道具师』、『首饰师』等等,所以才会分五种籤筒下去抽。」

啊,这幺说我就懂了!就像一般大学在同一个学院里还会分很多科系一样嘛!原来光一个方块学院就分了这幺多系啊……

这时比赛终于在裁判一声令下后正式开始。

倒数三小时的计时器瞬间开始一分一秒流逝,场内穿着工作袍的工匠们也立刻动了起来,搬器具的、冲过去别桌以物易物的,还有画设计图的,无论哪个画面都像菜市场一样,场面混乱得完全没话说。

白巡学长同时看着数个分割画面,居然还能準确无误地告诉他们哪间学校的哪位选手刚好有我们需要的材料,可以拿什幺去跟他换,甚至还能适时警告他们说有哪校的远手从哪个方向过来打算偷走桌上的材料……其实你根本是神吧,白巡学长!

可惜我们一群新生根本没那种神力,于是开场不用三分钟就眼花撩乱、开始盯着画面发楞了。

「谁可以大概说一下他们现在在干嘛?」洛方问。

「……我只看到有人搬了一个跟垃圾桶一样大的锅子,看样子好像要熬药水?」

阿萨冷冷地说:「那个锅子叫做大釜。」

「他刚刚丢进去的绿色长叶植物,是不是魔药学的期中考有考过?」王子问。

「有吗?」刚考完就失忆的我和洛方同声说道。

只有狐狸回答:「有,但我也忘记那叫啥了。」

我们一起望向伊儿雪,希望她还记得答案,但她好像已经加入奶茶学长的行列了,闭着眼睛完全无声无息。

好吧,这就是所谓隔行……不,隔院如隔山吧?我们这些外行的只能大致看出他们「好像」在打铁、在熬药、在缝纫,但他们手上那堆工具跟材料对我们来说就只是……嗯,工具和材料,完全叫不出名字也不知道要怎幺用。

连阿萨也不太知道他们在干嘛,解说完全停摆,这时真想雇用一个方块学院的来充当解说员一下,可是他们好像通通都下去场中比赛了。

「算了,别管他们在做什幺了行吗!」在我不知道第几次询问阿萨某某选手到底在干嘛之后,阿萨终于愤怒地表示:「本大爷教你们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看好!」

我们四个醒着的加上被他这一声吵醒而睡眼惺忪的伊儿雪一起望向他,就见他指向某个萤幕,说:「那个右下角的褐髮选手,你们知道是哪个学校的吗?」

我们瞇起眼齐齐望过去,看见一个褐髮的高壮家伙正迅速跑过画面的右下角。

「不是我们学校的。」我一秒回答。

「废话,那是哪间学校妳知道吗?」

他跑那幺快谁看得到他胸口的校徽啊?

这时阿萨冷冷一笑,:「答案是北魔武。」

「欸?怎幺看出来的?」

「妳们世界史有学过北方的地理环境和民族吧?」

我们一起点点头,记性很好的狐狸说:「北方大陆是个雪国,天候和环境都非常恶劣,所以养出的民族特别剽悍强大,不只粗犷善武,魔法也很野蛮的样子。」

「没错,所以通常看见人高马大的就是北方大陆的人。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髮色。」

髮色?

「北方大陆的民族大部分都是褐色头髮,东方大陆则是黑色或灰色居多,只有西魔武和南魔武的髮色比较多样化。这是因为东方大陆和北方大陆比较封闭,所以髮色和血统比较统一。我们西南大陆相对较开放,贸易和婚嫁都很频繁,加上过去被魔物吞噬掉的大陆往这边涌来大量难民,混血的结果就造成髮色繁杂。」

哇……这幺一说,仔细往画面中看去,真的一眼就认得出褐髮又高大的北方人!

「东方大陆是沙漠居多的地形,那里的民族五官很深邃,眼神也很锐利,肤色偏黄加上髮色统一,所以也很好分辨。至于南方……因为王族自古以来都是金色头髮,所以学园和王城一带金髮的人也很多。」

这幺说来,王子殿下、小不点学长、阿萨、伊儿雪,还有不少我认识的同学们都是金髮没错耶!

除了从外观辨识以外,阿萨说每间学校的风气在这场比赛中也表露无遗。

经过他的指点,我们很快就发现南魔武和西魔武的选手都会把材料聚集起来,然后互相支援帮忙。

反观北魔武大家都是各做各的,彼此虽然会互换东西或共用工具,但选手间的互动都很冷淡,似乎是个个人主义盛行的学校。

东魔武则完全呈现散沙状态,装备製作似乎并非他们的强项(阿萨表示:「本大爷很怀疑这间学校到底有没有强项」),因此他们会去刻意攻击或扰乱其他学校的选手。虽然这幺做会被扣分,但是一次也才扣一、两分,还可以拉低别校製作的速度和激怒别的选手……对他们来说似乎很划算。

「所以说,这场比赛中的东魔武就是乱源。」阿萨摇摇头说:「通常等大家作品都快完成时就会开始暴动,你们看。」

「──烦死啦!」

只见猫学姊服装快做好时,第N次被远处射来的剪刀划破布料,终于暴怒地站起来。

「我要去教训教训他们!大釜借我一下!」

说着,她推开刚完成一批攻击加强药水的魔药师,怒气沖沖地站到大釜前方。

「喔,来了。」

不知何时醒来的奶茶学长忽然开口,然后饶富兴味地勾起嘴角,愉快地道:「雪莉的恐怖攻击要开始了。」

咦?

我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雪莉是猫学姊的本名,然后又花了几秒才惊觉她打算做什幺。

只见她随意──真的只是随意地把魔药师留在桌上的一堆残余液体倒进大釜,然后装进一个玻璃小瓶里,转身直接往刚才剪刀飞过来的方向扔过去,下一秒,东魔武的一张工作檯就爆炸了。

「哇──!」

「等等!她是怎幺做到的?」

我们几个吓得目瞪口呆,奶茶学长则凉凉地说:「她有把魔药调成炸药的特殊技能啊,看好了,这下要正式开打啰!」

那发炸药彷彿点燃什幺信号弹一样,下一刻,整个工匠赛场就像切到战斗模式,场面瞬间就失控了,各种工具顿时满天齐飞,药剂到处乱砸,连刚做好的武器和防具都立刻派上用场。

我们这时终于理解刚才阿萨说「他们常常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出来的事」是什幺意思了,一群工匠集体失控的破坏力,要把整个赛场夷为平地简直易如反掌啊!

「又来了,历来大赛比装备战最后都会变成大混战。」阿萨厌烦地叹了一口气。

「那是因为每次东魔武都在那边乱,你看连崇尚和平的西魔武都看不下去加入战局了。」奶茶学长耸肩说。

这时画面中一发由西魔武某工匠製造的连环炸弹忽然飞过大半个赛场,落在东魔武与北魔武之间的地上瞬间引爆,奶茶学长见状,吹了一声口哨,「不错耶,干得好!」

……我强烈怀疑奶茶学长醒过来只是想看大乱斗。

其他塔里的学长姊们反应都和奶茶学长差不多,只要看到有人攻击东魔武就会发出欢呼,如果东魔武或北魔武打到我们的选手就会愤怒地发出嘘声,简直比外面观众席的观众们还要投入。

只有王座上的白巡学长露出无奈的笑容,透过通讯水晶尝试控制场面,但显然毫无效果,最后只好放任他们去了。

就这样,后半场的装备战便成了名符其实的战场,工匠们卯足全力用剩下的材料做了各种大型火炮,根本忘了原本在比什幺,但最强的还在后头──当比赛结束时,他们居然还能在一片满目疮痍的赛场中若无其事地交出大师水準的成品!

……感觉工匠们都不是好惹的,我们集体对画面中灰头土脸但笑容满面地举着奖牌的学长姊们投以敬畏的目光。

                          ✤          ✤          ✤

这天下午又一连举行了几场战役,其中有学者们的「资讯战」,也有祭司们的「诅咒战」。

「资讯战」很像电视的机智问答节目,参赛的学者们必须面对主持人提出的各种题目,问题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问,而且採抢答淘汰制,反应稍微慢一点就出局了。

对我这个异界人来说,这比赛跟我真是完全对沖的。

那些题目我一题都答不出来,加上我是众所皆知的反应慢,有时候连题目都没听懂他们就已经按铃答完进下一题了!

看了半天,唯一的收穫就是学到一大堆冷知识,比如说龙的成长史、七座大陆的古名、让妖精孵化的方法……之类的。

嗯,到底什幺时候会用上这些知识啊?忽然觉得黑桃学院不需要学这些东西真是太好了!

至于红心赛场的「诅咒战」也很有趣,居然是让祭司们对着木头人下咒,让它们彼此战斗到有一方倒下来就获胜了!原来负责治疗伤患的祭司们还有这种能力啊!

我们一群新生看得目不转睛,不停为我们学校的祭司加油,但奶茶学长嫌下午比赛太静态,于是直接在一旁睡死,全程都是阿萨在代理帮我们解说的工作,对此他愤怒地表示要去跟小不点学长告状。

等最后一场比赛也结束以后,所有选手都返回到选手塔里。白巡学长微笑着让大家从传送阵依序下去地下室的房间,然后换上最华贵美丽的礼服,準备参加晚上的舞会。

是的,没错,四校大赛中还包含了两场舞会。

它们分别在大赛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的晚上举行,除了选手们强制参加以外,其他学生和前来南魔武观赛的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参加,地点就在中央湖畔的广场,据说他们用魔法把湖面整个冰冻起来了,绝对可以容纳下上千人,伙食组的学长姊也拍胸保证食物绝对够丰盛、分量足够餵饱所有人。

可惜我的大脑只要输入「舞会」这个词就会立刻跳出「赶快跑」的指令动作,所以我原本是打算比赛一结束就跟阿萨直接回宿舍的。

只是现在南塔的出入口有点塞车,所以我们几人被堵在楼梯上,边等候边闲聊下才发现王子和洛方他们都打算去舞会的样子。

「没办法啊,我的资助人说会来找我,所以非去不可。」洛方有些无奈地摊手道(我看得出来他比较想和菲碧一起去)。

一旁的狐狸和伊儿雪则点点头表示他们的情况也和洛方一样。

这样看来似乎不少学生的资助人都会来?真好……我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们。

除非不得已,柯尔是不会来这种场合的吧。

而且自从上次在王城和他分别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繫过我了,连我用通讯球找他他也从来不接,这一个月来只能偶尔从阿萨或学长那里听说他的事,还有当他知道我受伤后要我好好休养之类的叮咛……感觉他应该很忙吧。

我微微叹了口气,问:「殿下也要去找资助人吗?」

王子却摇了摇头,「不,我只是必须现身去跟其他王族贵族打招呼。」

嗯,感觉身为王子其实也很辛苦啊。

就在这时忽然有谁从背后抓住我的手,下一秒耳边便响起一道清脆悦耳、活泼无比的声音。

「这不是梅悠学妹吗!」

咦?这声音……啊,惨了,是猫学姊!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我不该在舞会前夕把自己暴露在猫学姊的视线範围之内啊啊啊!

想当初在商店街我就已经下定决心,只要有舞会的日子都要躲她躲得远远的……可恶!为什幺刚刚忘记了呢!

「太棒了,学妹也要去舞会对吧!我刚好新做了几件很漂亮的礼服喔!就让我这个刚拿到服装项目银牌的学姊好好帮妳打扮打扮吧!」

我急忙道:「等等,猫学姊,我没有要去舞会啊!」

「欸?那怎幺行!」她双手叉腰,振振有词地道:「今晚可是一年一度的四校大赛选手舞会耶!这对淑女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战场』哟!」

啊?战场?

「想一想,今晚会出席这场舞会的全是四校的菁英分子,过几年以后他们就会是这个魔法世界中掌握最强权力的人,这是多幺难得的机会啊!一入学就遇到这种盛会,妳很幸运啊!怎幺可以不去参战呢!」

什、什幺啊……

我咬了咬牙,忽然弯下腰抱着肚子道:「学姊!我忽然觉得、有点、肚子痛……」

「哎呀哎呀!」她惊讶地停下来,眨了眨一金一蓝的眼睛,「这可不妙,要不要帮妳叫一下白巡学长?白白──」说着就高声呼喊起来。

我满脸黑线地直起身体,「……不,不用,我忽然又不痛了。」

还有白白是谁啊?

「那太好了!我们一起去参加舞会吧!」

──阿萨!阿萨快救我!

我用眼神拚命示意,但一旁的阿萨却非常冷静地说:「那小兔崽子就交给妳了,本大爷还有事,记得在午夜前把她送回来即可。」

「咦?等……!」

「没问题!」猫学姊甜甜地、欢快地朝毫不留情丢下我的阿萨挥挥手,然后转头问:「你们还有没有人需要礼服和免费化妆师呀?」

王子、洛方等人用一种「妳多保重」的眼神看着我,然后齐齐摇头。

「那咱们待会舞会见啰!掰掰──」猫学姊说完就挥挥手,然后把我拖向传送阵,直接往地下室她的房间移动。

  • 名称:人生一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16: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