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味道超清在线观看

「影之神盾身受重伤,情况危急,请即刻派人支援!」

那则令人不安的讯息不断在我脑中迴荡。

我以最快的速度在小径中奔跑,将王子与其他机动组的成员远远抛在身后。鲜明的火光、刺鼻的焦味与沖天的黑烟成为最佳的方向引导,我一连抄了好几条无人小巷,终于抵达那里。

看清眼前景象时,我乍然收住脚步。

只见原本高高耸立的南塔消失了,化成一地断垣残壁。巨大石块散落各处,形成方圆大约一百公尺的废墟,而一场大火正在废墟上头张牙舞爪地熊熊燃烧,黑烟弥漫在空气中,每一次呼吸都觉得难受至极。

现场已有许多人围观,有的是没有参加大赛的本校学生,但更多的是还逗留在校内的观赛群众。大家都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少数几位大赛工作人员比我还早抵达现场,正一边努力疏散群众,一边透过通讯器焦虑地请求支援。

我冲过去抓住其中一位祭司的肩膀,飞快问道:「因休学长人呢?」

她表情惊恐地回过头,激动地指着废墟说:「还在火场里!他和森学长还有东魔武的那几个浑蛋都还在里面!」

「他受伤了吗?」

「嗯!伤得很重!我们接到指示抵达这里的时候,看见因休学长全身都是血,可是他和森学长还是继续跟东魔武的那些学生战斗,而且不让我们靠近……然后,然后南塔就爆炸了!」

「那是攻城砲。」一旁器材组的工匠心有余悸地说:「我看见东魔武的工匠发动了攻城砲,还好当时学长们不让我们靠近打斗现场,不然现在我们早就被这些碎石块砸死了!」

我感觉手心一片冰冷,再次确认道:「所以你们都有看到学长他们,而且确定他们还在这座废墟里?」

「对……但是从我们抵达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分钟,没人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也没有人敢冲进去……」

祭司说着,焦急得像要哭出来了。

我将目光转向那片火海,定下心果断道:「我去!」

说完一弹指便换上魔法长袍,迅速装备上所有魔法石。

这时王子他们也赶到现场,喘着气在我身旁停了下来,一齐把目光投向眼前的火海,所有人脸上都写满惊愕。

「搞什幺!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东魔武的浑蛋居然真的敢在我们学校里干这种事!」

「这种火怎幺扑灭啊……课本上根本没教灭火的魔法啊!」

「中控室为什幺还没有进一步指令?干部都在做什幺啊!」

「干部大部分都代表南魔武参赛了啊,所以……八成都在南塔里……」

大家七嘴八舌地杵在原地,只有王子很冷静地扫了一眼现场状况,然后转头看向刚着装完毕的我说:「妳想冲进去?」

「嗯。」我点点头说:「比我们早到的人说学长他们还在里面,到现在都还没出来。」

王子拉住我,认真道:「不行。现在进去太危险了,火势太大,再加上情势不明,妳也不知道他们在废墟里的确切位置……」

「可是总得要有人进去啊!他们说学长真的受重伤,难道要我们站在这里见死不救吗?」

王子正想进一步制止我,突然有两道人影落在我们身旁,回头一看,居然是狐狸和伊儿雪!

「嗨,我们刚刚爬上附近的一座塔顶看过了。」狐狸俐落地说:「从上方看下去,火场里只有外圈烧得比较大,里面有几处是安全甚至没有火的。两位学长和东魔武的人正在里面对峙,双方都受了伤,再不进去把他们救出来就来不及了。」

「那其他南塔里的选手呢?」一旁的洛方立刻追问。

「没看到其他选手学长姐,应该都透过传送阵暂时躲避到南塔底下的空间了。」狐狸如此回答,「选手中有祭司团加上白巡学长坐镇,应该暂时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

听到这里,身旁的大家都明显鬆了一口气,因为需要救援的对象减少了,但我却感到更加不安。所有人都下去避难,唯独学长他们留在地面上,面对持有攻城砲与重装的东魔武学生……为什幺?

狐狸没管大家的反应,继续道:「比较麻烦的是遭到攻击的不只南塔。大家刚才应该都有听到机动组徽章传过来的讯息吧?学园里有很多地方都遭到了攻击,其中包括校门口、宿舍和中控室,情况很混乱,短时间内中控室应该暂时无法做出妥善的应变和指令了。」

「什幺?这幺说来,现在学园里完全没有指挥中心了?」

「恐怕是的。」

机动组中的几位成员面面相觑。

「这太扯了吧!光凭东魔武几个人就瘫痪了整个南魔武?」

「那是因为南魔武的主要干部和战力都在南塔里了。」伊儿雪淡淡地说。「这里再拖延下去不是办法,学园里必须有个临时总指挥官才行。」

说着,她转向王子,「由殿下你来指挥大家吧!」

王子面露惊讶地低头看她,她则眼神澄澈地抬头续道:「你拥有王子的头衔,发号施令的话,无论是学生、观赛的民众甚至王公贵族,大家都会照着做。而且身为王族,你曾居住在旧王城里,对这座学园的建筑应当最为了解──你是在场最有资格担任指挥官的人。」

她边说边换上长袍,并戴上鲜红色的魔法石。

「我刚刚在高处有看见火场内的地形和学长们的位置,由我和梅悠冲进去救援吧!我知道灭火的魔法如何施展,攻击力也有把握能镇住东魔武,而梅悠能用她护法的长处保护我们。」

我点点头,想起她不只是光班的王,在新生中攻击力又仅次于王子殿下,和她一起行动比我单独行动还要好。

而此时周围的其他人也被她的话语和神情震慑,因此安静下来。

「只凭妳们两个,要越过这片火海?」王子说。

「当然不,我们需要你们和大家的帮忙。」说着,伊儿雪转向站在一旁,肃然听着我们对话的其他大赛工作人员道:「我们需要两把能够双载的飞行扫帚,工匠们现在能做出来吗?」

几位工匠立刻回答没问题,接着迅速就地取材地开始着手製作。

「妳打算飞进去?」

「没错,越过那道火墙以后就好办了。我们会平安无事回来的,现场就交给你指挥了。狄飞可以担任你的副官,他知道火场周围的情况。」

狐狸瞬间抬头瞥了她一眼,似乎对于她这幺说感到意外。

王子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接着转头吩咐其他工匠与学者,把大赛工作人员的通讯器材全部连结成同一个频道,并製作出简易的扩声器和指挥官专属的通讯水晶球。

在王子的指挥下,原本乱成一团的大家迅速动作起来。另一方面,狐狸也拿起石块,在一旁的地面上简单画出火场里的地图,我和伊儿雪照着地图讨论出救援行动的流程与路线,并且和王子确认我们的通讯徽章可以确实收到他从水晶球下达的指令。

这时工匠们已经完成了两只扫帚,给了我和伊儿雪一人一只。

现场的同学们也纷纷主动取出身上的魔法石,把伊儿雪能够使用的红色石榴石与红玉髓交给她,蓝色和绿色的魔法石则交给我,并且对我们说:「加油喔!就靠妳们了!请一定要平安带学长们回来!」

我们郑重点点头,刻不容缓地跨上扫帚。

準备就绪后,王子说:「出发后请随时用通讯徽章和我联繫,无论发生什幺意外都请务必第一时间退回来……小心安全。」

「没问题!」我和伊儿雪点点头。

经过飞行学的期中考后,我们都已经具备基本的飞行能力,此时脚尖一蹬,很快就顺利升空。

                          ✤          ✤          ✤

空中的烟雾更浓更呛,我被熏得眼眶泛泪,完全无法呼吸。

这时飞在前方的伊儿雪忽然丢了一颗小玻璃球给我,示意我击碎它。

我握着那颗小玻璃球,学着她在扫帚的柄部击碎之后,有一层保护膜瞬间将我和扫帚包围起来,不只隔绝了恶劣的黑烟,甚至净化了一小部分的空气!

「那是……生活魔法球?」我咳喘着将乾净的空气纳入肺部,难掩意外地看着她。

伊儿雪笑了笑,在唇边竖起食指,接着转头面向前方,开始拉高扫帚柄部向上飞去。

……难道她也曾经到过下城吗?

我的心底升起一阵困惑,但很快选择暂时抛开它并跟着往上飞。克服急速上升造成的不适感后,我低下头望向地面,便发现残骸和火焰尽收眼底,如果爆炸当下任何人站在塔里的话,那现在……

我摇摇头强迫自己中断思绪,专心控制好扫帚。

看着伊儿雪没有一丝慌乱的背影,我开始凝聚意念和身上的魔法石共鸣,準备随时释出魔法。

就像狐狸说的,废墟外围的火焰烧得最猛。等我们飞越外围的火墙后,很快就找到学长们和东魔武所在的地方。

「殿下,我们飞到目标上空了。」伊儿雪透过徽章这幺说

原本持续指挥各组人员的王子听见,立刻中断施令,回答道:「请描述现场状况。」

「双方仍在对峙。」她说,一面乘着扫帚如鹰隼般在空中盘旋。

「我方只有森与因休两位学长在场,敌方则有五人,初判应该是三位魔法师、两位工匠,并且持有一座攻城砲。所有人都受了伤,看起来东魔武的伤明显较轻,装备也较完善……但不知道为什幺,他们看起来很害怕。」

她说话的同时,我的目光飞快在底下搜寻一会,接着定格在撒旦学长身上。

是真的──他真的受了重伤。黑色长袍被血液浸透,脸也沾上腥红的血迹;身体脱力地靠着后方的残壁,一手摀着看起来受伤最重的腰侧,眉头状似痛苦地蹙紧。

我强迫自己从他身上移开目光,转向挡在他身前的小不点学长。

他显然尚未从与诺亚的战斗中恢复过来,稚气的脸颊毫无血色,小小的身体看似摇摇欲坠,却坚持昂然面对敌人。我发现从他右手腕上淌下一道鲜血,拳头握得紧紧的,像是隐忍也像是愤怒。

再往东魔武等人看去,发现他们确实像伊儿雪说的一样,看起来非常非常害怕,似乎想尽可能远离小不点学长,但后方是一片碎石和火焰,无处可退。

我觉得奇怪,忍不住再把目光转回小不点学长身上,就发现某个不寻常的现象。

某种冰裂一样的光纹布满了他裸露在长袍外的手臂,从那裂缝中透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微微笼罩住小不点学长。在闪动的火光中,这道光芒并不明显,但是正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迅速增强。

我察觉有异,立刻指向小不点学长,并朝伊儿雪无声示意。

「等等。」伊儿雪朝徽章说,随后瞇起眼睛凝视着下方,叙述道:「森学长身上有一种奇特的银白色纹路,这似乎是东魔武惧怕他的原因。」

「纹路?」王子在通讯那头困惑地说,接着,通讯频道中忽然插入了第三个声音。

「是封印……」稍早回答我问题的祭司学姐颤抖着嗓音如此说道,「我曾听祭司团的学长姐说过,森学长身上有个封印,当光纹出现就是封印裂开的徵兆,那会导致『魔力失衡』,当下如果不尽快让高阶祭司处理,他、他会有生命危险!」

什幺?那就是传说中的封印?

我意外地注视着下方,终于明白小不点学长握紧了拳头正努力克制的是什幺。

记得在魔法学的课堂中曾经学过,魔力失衡对于魔法师来说是非常危险的情况,尤其容易发生在攻击力强大的攻法身上。当魔力失衡时,魔法师会释出超过身体所能负荷的强大魔力,就像原本最高只能飙到时速一百公里的车子硬是飙到时速五百公里,那样的强度能毁了对手,也会毁了魔法师本身。

「该怎幺做?」即使听到如此骇人的讯息,伊儿雪仍平静地问。

王子沉吟片刻,指示道:「维持计画,先把两位学长带出火场,尽量不要引起激烈战斗。」

接着他转向其他人,开始确认哪个地方没有遭到攻击破坏,并且将祭司们集中到那里,準备迎接并治疗我们带回的两位学长。

我和伊儿雪在空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在三个重装魔法师与一座攻城砲眼前接走学长们并安全撤离……

「麻烦妳掩护我了。」伊儿雪露出柔柔的微笑这幺说。

我点点头,看见她展现出不像一位新生会有的镇定和超然。然而就在这时,眼角余光忽然捕捉到一丝动静。

我猛然低下头,看见东魔武的一位工匠正颤抖着双手,将攻城砲的砲口对準学长们的方向,悄然点燃引线──

说时迟那时快,伊儿雪突然像蓄势待发的老鹰般向下俯冲,一道腕落随即落在东魔武等人之间,同时她朝地面投下一颗闪着黑色光芒的玻璃球,球体一落地立刻爆起一层楼高的漆黑烟雾,将东魔武等人团团包围。

我秉住呼吸,发现那也是生活魔法的小球没错。

这时伊儿雪已顺利落地,拖着扫帚迅速冲向小不点学长。

黑烟短暂蒙蔽了东魔武的视线,但他们很快就机警地使出腕落,透过风压将黑烟吹散。

我立刻绷紧了神经,在伊儿雪身旁架起全面性的防御,她则一面击出腕落,一面拉过小不点学长的手,帮助他乘上扫帚后座。

有那幺几秒,东魔武完全被她稳定且精準的攻势给镇住,但突然间,伊儿雪身旁的火焰骤然爆出巨大火舌,几乎将扫帚上的两人给吞没。

我心底一惊,立刻将护盾调转方向,同一时间伊儿雪也挥动手臂,这看起来和腕落一模一样的动作却在下一刻带来出乎意料的结果──从空中落下的不是落雷般的攻击,而是像清泉瀑布一样的透明水柱!

……水的魔法?

只见水柱一眨眼就将周围的火焰浇熄,但东魔武见她分神应付火焰,机不可失,立刻再度架起攻城砲。

来了。

我全神贯注盯着那个方向,在空中朝下伸出手掌。

碰的一声,魔法火球从攻城砲的砲口急速射出,直逼学长们与伊儿雪而去──

但它没有机会碰到他们,而是结结实实撞上了我的护盾。

虽然一道护盾无法有效化解火球的速度,但足以挡偏一定的角度。

而两道护盾能拉大偏离弹道的距离,三道、四道……一连放出十道护盾的我,透过过去各种训练与王城那场战斗的经验,精确掌控了护盾放置的角度,成功将那团足以毁灭整座南塔的火球导向一旁无人的废墟,造成一波大爆炸。

见状,我立刻收回所有护盾,然后在学长们和伊儿雪身旁布下防御,保护他们免于这次爆炸的波及。

但东魔武就没这幺幸运了,趁着他们被碎片和火焰袭击而慌乱不已时,伊儿雪抓住空档,双脚一蹬,顺利驱动扫帚离开地面。

而我则全速俯身冲刺,直直飞向撒旦学长。

火光中,他漆黑的身影占据我所有视线,下一秒我便奇蹟般地在他面前完美着地。

我们的眼神无声地对上,我从他眼底看见了疲惫和超乎想像的痛楚,但他稳稳地拉住我朝他伸出的手,并且忍着痛以一位伤患难有的敏捷速度跨上我扫帚后座。

下一刻,我立即架起数道防御,然后抬起头全速向空中飞去。

                          ✤          ✤          ✤

脱离火海后,我遵照王子的指示直接将学长载到黑桃学院的宿舍。

飞越校园时,我看见好几栋建筑都在冒烟,底下到处都是奔走的学生、加入帮忙的民众还有盔甲兵。

宿舍门口此时已经有大批祭司守在那里。

伊儿雪落地后,将全身被银色光芒包围,脱力且陷入昏迷的小不点学长交给他们,而当我落地时,率先奔过来的是一位有着直达脚踝的玫瑰色长髮,十分眼熟的女孩──纳夏莉莉!

「因休。」

她伸出双手,和其他祭司一起将撒旦学长从我背后抱下来,移到白色担架上。学长不知何时已失去意识,身上的血很快就染红了担架。

祭司们刻不容缓地将他送入宿舍,我则愣愣地目送他们离开,直到徽章传来呼唤我的声音才回过神。

「伊儿雪、梅悠,妳们将学长们送到宿舍了吗?」王子沉着问道。

伊儿雪很快做出回答,我则隔了几秒才「嗯」了一声。

「那请尽快飞回来现场,我们找到南塔传送阵的入口了,它刚好被一座巨石压着,必须想办法移开才能让学长姊们出来。」

我的心脏此时仍跳个不停,目光直视宿舍大门。

学长已经安全了,已经没事了。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闭上眼让心情放鬆下来,然后才稳住声音回答:「好,我这就飞过去。」

接下来一小时内,伊儿雪和我持续带领其他人飞越火场。

她拿出更多的防烟魔法小球交给所有人,并且教导每位魔法师使用水的魔法。那出乎意料的简单,施展方式几乎和腕落一模一样,只是在手腕落下时必须冥想着水的模样。

「腕落是直接把魔法石中的能量释出,形成雷击一样的攻击。如果发动前透过冥想把这些能量化成其他东西,就能转换成水、火或任何形式的魔法。」她从容地如此解释道。

大家对此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救援刻不容缓,所以没有人详细追究她是如何学到这样的魔法。

很快地,靠着工匠们和魔法师们通力合作,我们成功移开巨石,顺利救出受困在传送阵底下的学长姊。

传送阵底下无法使用任何通讯器材,所以白巡学长一回到地面立刻要求我们说明情况。等他掌握现况后,立刻要求奶茶学长和赛维尔学长等人接手我们的扫帚,然后将东魔武的肇事者从火场中逮捕,直接送往学生会所在的湖畔之塔。

王子很快将现场指挥权交还给白巡学长,并说明了目前学园里的一切状况。

后者对他讚赏地点点头,然后朝其他人露出温和的微笑,让新生们先回宿舍休息,接着动用学生会长的权限,发布了全校性的广播,宣布半小时后在湖畔之塔举行「学生议会」,要求南魔武所有学生议员和四校大赛各校的参赛选手到场参加。

在场所有学长姐听完广播皆神色肃然地点头,开始往湖畔之塔前进。

洛方吹了一声口哨,「四校的选手全部出席议会?这下事情真的大条了。」

「学生议会是什幺?」

「是学园里出大事时才会召开的会议。」王子殿下说,「我们最好赶快回宿舍,我记得交谊厅有个装置,能同时观看湖畔之塔的开会情形。」

但比起议会,有另一件让我更想赶回宿舍的事情。

那就是学长们的安危。

  • 名称:恋爱的味道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5: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