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泽明步超清在线观看

【第四章   前哨战】

多亏校园重新整合洗牌过,我们只花了不到三分钟就抵达南塔,塔底的盔甲兵一看到我们的徽章便直接放我们进去。

刚踏进去我就发出「哇──」的惊呼声,仰望着塔的内部构造说:「天啊,好壮观!」

只见彷彿中空圆管的塔里完全没有分楼层,站在一楼的我们仰起头就可以看穿六、七层楼高的塔心,直接看见屋顶的结构。但这个塔的结构正在迅速改变中,因为我们学校的代表选手正用魔法漂浮在塔柱里,隔空彼此吆喝,传递各种工具和材料,然后像在建造什幺一样快速用魔法在半空中工作着。

「抵达选手塔的第一步──将它改造成属于我们的堡垒。」

我们五人及站在我身后的阿萨一起回过头,便看见笑容可掬的白巡学长站在我们身后。

「白巡学长,这也是比赛的一环吗?」王子问。

「这不会列入计分项目,但是拥有一座机能健全的堡垒绝对是致胜关键之一。」

白巡学长说着,露出温和的表情道:「方才小苜的大赛介绍大家应该都有看见吧。虽然现在的大赛比过去还要和平理性,但是许多环节仍依循着传统,以本质来说它还是一场战争,所以说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确保我们拥有机能完备的碉堡。」

「碉堡?」

「没错。大赛刚开始时,每一校都会拿到一座一模一样的选手塔和一组材料工具,每座选手塔的地下部分都是完善的居住空间,家具和摆设和你们宿舍的房间差不多,但塔的地上部分就是完全中空的,该怎幺利用那组材料把它改造成足以应付未来七天战争的堡垒,就考验各校选手的能力了。」

「原来如此。」洛方笑道:「足以遮风避雨,整顿战力,并在第一时间彙整资讯,做出反应的堡垒,确实是战争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没错,学弟果然是南方七大家族的人啊。」白巡学长笑笑地说出这句耐人寻味的话之后,开始带着我们往上走。

在刚才谈话间,我们的选手已经筑起好几道石头阶梯、木梯或绳梯,然后以木板和一些网绳搭建好状似地板的东西。我们像是在参观全能住宅改造王的录製现场一般踏上二楼东拼西凑出来的地板,就看见周围宽阔的墙壁上开始出现无数个长方形,大小不一的画面,定眼一看,发现那些居然是等等要举行比赛的各赛场的实况,还有一些画面锁定在观众席、中庭、中控室外围和一些校内地点!

「这些是我们刚刚派驻到各赛场的侦查官和学者选手们安装好『视讯魔法球』后传回来的影像,这算是战争中『情报战』的一环,在堡垒中掌握战场上的第一手资讯是必须的。」白巡学长解释到这边,伸手按住他挂在耳朵上的通讯耳环,道:「嗯,赛场画面正确地传输到南塔里了。谢谢你们,大家做得很好,可以準备回塔里备战了。」

好厉害啊!好像是真的战争一样!

三楼以上的空间呈现一种乱中有序的奇妙状态,他们没有再铺设地板,而是将剩余的材料全数用来搭建各种悬挂在空中的座椅,人只要坐在上头往下俯瞰就可以轻易看见楼下墙面上的转播画面。

「这算是简易的选手席,还没下场比赛的选手可以在这边观赛,当然选择到地下一楼的房间休息,或者去地下二楼的小练习场暖身也可以。整座塔已经由工匠们安装了扩音设备,每个地方都能听见指挥官的命令。」

「指挥官?」我好奇地偏着头问。

「嗯,每一座选手塔里都会有一位最高统领,他会负责调度选手,指示这场由谁下场比赛,评估整个比赛情势并做出判断,就像战争中坐镇在堡垒中的指挥官一样。」

「我们学校的指挥官是谁?」狐狸问。

白巡学长微微一笑,「就是我。」

欸!我们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目光温和内敛,毫无威严可言的他。

「我还以为担当指挥官的是王牌森学长呢。」狐狸有点困惑地皱眉说。

王子也在一旁轻轻点点头,「是因为学长你是学生会长吗?」

白巡学长微微偏着头,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地笑了笑,这时奶茶学长忽然从上面不知道哪一楼一跃而下,然后在我们眼前稳稳落地,用灰色的眼睛扫向白巡学长说:「喂!再十五分钟就要开赛了,你还在跟学弟妹玩!」

「我们没在玩,只是在学习。」白巡学长柔和地回答。

「去你的学习,都要开战了还这幺悠哉!学弟妹给我带,你赶快滚下去啦!」

「嗯……也好,那就麻烦你了。」白巡学长微笑说完,不慌不忙地转向我们道:「待会你们就跟着奶茶去学吧!你们几个是现任干部们认为最有潜力成为下任干部的新生,所以小苜特意安排你们到南塔来。其他机动组成员在东北西塔的工作是辅助盔甲兵坐镇巡逻,防止有人想攻击选手塔,但你们五人不必去巡逻,我要你们做的是尽可能看、尽可能听、尽可能问,然后把这些内化成你们自己的东西,明白了吗?」

「明白了!」

他于是朝我们笑笑地挥挥手,然后不慌不忙往下回到二楼。

底下这时也已经出现了好几张座椅,虽然因为材料有限所以显得奇形怪状,但可以明显看出中央的那张椅子很努力地打造得比其他椅子还要精緻华丽一点,彷彿是这整座塔里的王位一样。

白巡学长朝那华丽的金色椅背与扶手莫可奈何地笑了一下,终于坐了上去。椅子的扶手上放了几颗通讯水晶,白巡学长将手掌放到其中一颗上面,然后开口道:「比赛在十分钟后开始,请各选手迅速就位。」

他的声音透过水晶与广播系统响彻了整座选手塔,接下来的一分钟内,奶茶学长让我们在阶梯上靠墙边站,因为所有选手无论原本在哪边聊天纳凉,这时通通沿着各种阶梯迅速冲上来,二楼那张王座旁的几张座椅也很快坐满,其中有小不点学长、撒旦学长,还有其他神之七人的成员。

「原来二楼是干部区吗?」我问。

「当然,坐在那边看画面最清楚啊。」

奶茶学长说完,带我们直接绕去一道比较宽的阶梯上,然后一人挑一阶坐下来。

「除了选手以外,一般人不能进来这里,但你们几个算是大赛的工作人员,隶属中控室小苜的管辖,所以待在这里不算违反比赛规则,只是要注意不可以干扰比赛。」奶茶学长说完,瞥向阿萨,「至于书魔算不算在这範围内,我就不知道了。」

「本大爷隶属图书馆,身分跟比赛并不冲突。」阿萨道。

「那就好。」

我偷瞄了阿萨一眼,不知道他被我拉过来会不会觉得无聊?但他出门前非常坚持不露脸,所以即使嘉年华面具被摔破了,他仍随便找了顶没有任何装饰的白面具充数,导致我现在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真搞不懂他在坚持什幺,明明不戴面具比较帅啊……

「小兔崽子看什幺看?」

「呃……没有没有。」我连忙摆摆手,就算他戴了面具,我也感觉得到他在瞪我。

「好了,注意看,中控室的指令差不多要来了。」

奶茶学长一说,我们立刻把目光集中到下方。

只见此时,王座正对的那面墙壁上倏然跳出一个画面,画面中的背景呈现一片黑暗,有数十只写着比赛名称的籤正微微发着光,在空中围成一圈缓缓旋转着。

这时塔里蓦然响起小苜学姊的声音。

「各选手塔注意,『前哨战』将于五分钟后开始,现在开始抽出比赛项目。」

画面中的籤随着她的话语,在下一秒全数飞入一个由巨大红色魔法石打造的籤筒内。身穿四校制服的四位魔法师出现在画面中,一起透过冥想让籤筒剧烈晃动,最后从底部的一个小孔掉出一只籤。

其中一人上前将籤交给小苜学姊后,后者朗声宣布道:「本届四校大赛的前哨战项目是──『十二轮转』!」

欸?

十二轮转?

我隐约记得我听过这个比赛名称,之前在训练场接受培训时好像也有见过学长姊练习这个项目,但具体比赛内容是什幺却忽然想不起来。

身旁的其他人也全都懵懵懂懂的样子,只有奶茶学长冷冷一笑,「啧,一开场就打十二轮转啊!这下可有意思了!」

我们几个新生朝他投去困惑的目光,但他却指了指萤幕,说:「注意看。」

这时「十二轮转」的籤在小苜学姊手中碎成金色粉末,同时画面一转,呈现出巨大方形广场的平面图,四个比赛区域中的黑桃赛区在此时亮起蓝色的灯,显示十二轮转待会就在黑桃赛区开打。

「现在请各塔的指挥官开始指定出战的选手,于五分钟内将名单回报给中控室,并将选手传送到画面中的赛场,以上──计时开始!」

播报到此宣告结束。

此刻画面中除了呈现出竞赛地点外,还多出倒数五分钟的计时器,以及四校校徽与尚且空白的出战选手名单。

白巡学长看着那画面,按下水晶球道:「十二轮转每校须派出三人上场,年级不限……麻烦请迪伦和其他专攻预言的学者们开始预测其他三校会派谁上场。」

「没问题,请给我们一分钟。」迪伦学长很快回应道,接着整座塔陷入寂静。

除了迪伦学长坐在二楼以外,其他学者似乎都坐在上方某一区的漂浮木板上,大家都拿起水晶球,闭眼陷入冥想。

「欸,看好喔,现在这个环节很重要!」奶茶学长低声对我们说。

「大赛中第一场比赛就叫『前哨战』,但每一回的前哨战项目都不一样,必须等中控室抽籤后才会揭晓。所以选手和观众只知道几点会有比赛,但这比赛内容是什幺、在哪个场地打、需要几人下场这些大家事先都不知道。而在中控室宣布比赛项目后,指挥官会先要求学者们预测其他学校将派谁出战,然后再派出足以相剋的选手与之对抗。出战名单一但送出就不能更改,而且送出后几秒就会直接呈现在四校的选手塔萤幕上,所以大家几乎都是压到最后一刻才送出名单。」

这时伊儿雪忽然举起手问道:「学长,如果学者们可以预测敌校选手,那为什幺不能预测下一场比赛会是什幺项目,进而预做準备呢?」

「好问题。」奶茶学长瞇起眼,「先给你们一个概念,『学者们的预言并不是万能的』,必须是有迹可寻,或者有道理、有逻辑可言的事物才能精準预测。比如说预测自然灾害、他人的行为或决定,因为这些是有道理的,是能够解释的。但方才比赛项目是用抽籤决定,也就是由『机运』或者祭司所说的『神意』所决定,这毫无道理可言,本来就无迹可寻,只是运气和命运交织的结果罢了,所以没有办法透过预言準确预测。这就是比赛安排的巧妙之处──真实的战场上,并非所有事情都能以道理推断,很多时候单纯只是运气问题。」

运气问题是吗……?

我转头看向伊儿雪,发现她露出一抹浅浅的、了然的微笑,似乎接受了这样的回答。

「所以说──」奶茶学长接续方才的说明,续道:「这个环节考验的是整间学校学者的预言準确度、指挥官对其他学校选手的熟悉度,还有对自己学校选手的了解度。要在对的战役上派出对的选手是很考验智慧的,不能把所有强棒都压在同一场上,同时还要避免我校的强棒在比赛中对上敌校强棒,以免造成硬碰硬、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时,学者们已经各自透过预言得出了一份名单。

迪伦学长迅速把所有人的预言呈给白巡学长,后者透过水晶把这份结果投影到中控室的画面右边让所有人都能看见,然后分析道:「显然大家对西魔武和东魔武的预言结果都很一致,看来西魔武和东魔武已经得出结论,只差还没把名单交出去而已。北魔武应该跟我们一样尚未决定,所以预言的结果比较不统一,但可以看出有几位可能人选。」

他边说边把这三校选手的资料调出来,呈现到中控室画面的左边,接着沉思几秒,说:「女王、奶茶、赛维尔,由你们三位下场。」

「遵命,指挥官!」

三声制式回答同时响起,其中包含神色一凛的奶茶学长。

「先失陪了。」

奶茶学长说完便从阶梯上起身,和坐在上层的女王学姊一起纵身往下跳。

两人在二楼着陆后,和赛维尔学长一起朝白巡学长行了一个礼,然后三人一起走下楼梯在塔底站定。

不出几秒,一道光忽然笼罩住他们,下一刻光芒消散时,他们的身影也全数消失了。

「哇!原来塔底就是传送阵吗?」我吓了一跳,兴奋地道:「刚刚从入口进来时完全没有发现呢!」

「妳没发现的事可多了。」阿萨冷淡地说。

这时洛方忽然沉思地说:「白巡学长才第一战就押了神之七人之一的赛维尔学长上去,还有奶茶学长和女王学姊两位助教也同时押上去了,他们应该都算是强棒吧,看起来他很重视这场比赛?」

「那当然。」阿萨说,「前哨战是很重要的一战,关係到选手整体士气、观众民心以及颜面问题,所有的指挥官都不会想要输掉这一战,白巡没直接押森和因休下去已经算有留一手了。」

「咦?为什幺要留一手?」

「每一场比赛都会消耗选手的体力和自身魔力啊。后面还有很多场比赛,不能只专注在眼前这一仗,要放眼大局。」

哇,连阿萨都深奥起来了!

「没想到阿萨你除了会讲解选课以外,还能讲解大赛啊!」洛方也惊讶地看着他,「梅悠妳的这只手册书魔也太好用了吧?」

我点头如捣蒜,阿萨则不屑地哼了一声,「别把本大爷跟其他书魔混为一谈!」

这时五分钟的倒数归零了,中控室的画面上顿时出现了四校选手的名单。

除了北魔武的名单以外,其他两校都跟学者们的预言完全一致!看来我们学校的学者其实很强大啊!

白巡学长这时动手把中控室的画面暂时缩小,移到墙面的角落,然后把黑桃赛场的几个实况画面放大拉到中间。

只见画面中出现我很熟悉的训练场,洁白的大理石地面,上方有着计分板和倒数计时器,周围则是坚不可摧的墙壁,墙外是早已坐满的观众席。然而和过去不同的是,此时训练场中有十二个直径约一公尺的圆型石製平台,厚度大约是一个手掌宽,团团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来自四校的十二位选手在裁判指示下,一人站上一座平台,并开始换上重装。

同时小苜学姊的声音透过播报器响彻整个赛场。

「中控室报告,十二轮转将于五分钟后开始,本场比赛的规则已显示在计分板上。

一、由四校各派出三人参战,十二人分别站上十二个大理石圆盘上。

二、开赛后圆盘将上升至十公尺高的高空,同时将会顺时钟或逆时钟随机转动。站在圆盘上的选手必须想办法保持平衡,运用各种攻击技巧把对手打下去,同时设法让自己不被击落。

三、计分规则是每位选手在圆盘上多停留一秒钟加一分,每打下一位敌方选手加一百分,误将同校选手击落的话,则不加分且倒扣一百分。选手一旦遭到击落或脱离所属圆盘即判定出局,故不可自行离开圆盘或踩踏、跨越别的圆盘。出局后不得再施展魔法,包含以漂浮术回到圆盘上或继续施展攻击与防御,违规者一律倒扣一百分。

四、比赛中允许以护盾掩护同校选手。最终圆盘上只剩一人时,比赛便宣告结束,同校三人分数加总就是该校的得分,以此决定冠亚季军。

以上是中控室的播报,报告完毕。」

这样说来,打越多人下去并在圆盘上停留越久,分数就越高啰!

我兴奋地握紧双手,看着场中的奶茶学长、女王学姊,还有大四的赛维尔学长,真希望他们能赢啊!

「赛维尔学长是不是之前也参加过十二轮转?」狐狸忽然冒出这幺一句,「我记得新生训练开幕式上,白巡学长介绍他时曾提到过?」

「嗯,确实有这件事。」王子点点头,「我记得他说赛维尔学长在去年大赛中,一人打下了五名敌校的选手。」

我转头看向他们,诧异地道:「你们记性怎幺都这幺好?」

「因为一人打掉五人是很不容易的事啊,听到时印象挺深刻的,不知不觉就记住了。」王子微笑道。

好吧……当时还是傻呼呼新生的我压根儿不觉得那是很不容易的事,听过就忘了。

但现在仔细一想,他必须在半空中保持平衡,还要在随机转来转去的盘子上瞄準五个人把他们成功打下去……这难度超高的啊!忽然对赛维尔学长肃然起敬了!

这时开赛倒数五分钟快结束了,十二位选手已经全数换上重装,在圆盘上各自做好预备动作。

「时间到。」场中戴着高帽子的裁判长宣布道:「请各位裁判与选手就位,圆盘就预备位置!」

同一时间,十二个圆盘开始缓缓上升,同时身穿黑衣的裁判们有几位在地面上散开,其他则乘着扫帚飞上天空就位。

圆盘在十公尺的高空中停止移动,开始随机左右旋转。

而裁判长则在确认选手与裁判皆準备好后,对空发射出一道金色的火花,透过广播系统宣布道:「比赛开始!」

话音刚落,数道腕落便在空中齐声发动,眨眼间什幺都还没看清就有一位西魔武的选手遭到击落。

「好快!」

「根本来不及看啊!」

我和洛方发出惊呼,然后又眼睁睁看见一个东魔武的掉下去。

「喔──刚刚那发是误击,东魔武的把自己学校的选手打下去了。」阿萨冷冷地说。

果然下一刻,记分板上东魔武的其中一位选手被倒扣了一百分,还有一位选手的名字就此消失了。

「阿、阿萨!他们的动作好快啊,根本来不及看就……哇!又有人掉下去!」

我紧张地抓住阿萨的袖子,立刻换来他一记白眼。

「这个比赛一开始节奏本来就很快啊,通常一开场就会有一半左右的人掉下去了。」

「咦?为什幺?」

「因为会被派出来打十二轮转的,都是菁英中的菁英啊。」他语气不太热衷地说。

「大家都知道武力越强的留在上面越久对所有人都不利,所以一开场大家会不约而同先想办法干掉别校最强的那几人,像刚才一秒被打掉的那个西魔武,他在某次大赛的十二轮转中打了四个人下去,所以比赛刚开始就有三个选手选择往他轰过去,防御没扛好当然一下就掰了。」

我听了大惊失色,「这样赛维尔学长不就很危险?他打过五人下去耶!」

「所以妳没看到刚一开场他就直接架防御,根本没出手攻击别人吗?」

我、我还真的没看到……

这时选手们放腕落的速度终于减慢了一些,我才看清场中只剩七位选手还在圆盘上,幸好我们学校三位都还存活着,而且都没受什幺伤。

「嗯,开场的混乱应该过了。」阿萨说着,指向下方,「白巡差不多要开始对选手下达指令了,你们看。」

我们顺着阿萨的话往下看,就看见白巡学长眼神专注地看着墙上的比赛实况,一手操纵水晶球,另一手按住通讯耳环道:「赛维尔学长,请继续专心保持防守,尽量不要受伤。女王学姊,请负责掩护赛维尔学长,试着分散妳对面那几个人的注意力。奶茶请尽全力把东魔武那两个打掉,同时注意北魔武那个大块头还有西魔武那个小个子。」

「遵命,指挥官!」

画面中的学长姊很快回应,并遵循白巡学长的指示开始动作。

只见奶茶学长俐落抬手,用一面护盾挡偏两发攻击后,在圆盘向右旋转之际抓住时机精準地送出一道威力十足的爆击,正中一个东魔武选手,强大的风压还扫到一个本来集中火力打算攻击赛维尔学长的北魔武选手,害他一瞬间连忙收手稳住重心才没摔下去。

女王学姊则抓住机会往对面西魔武的那个小个子送了一发腕落,但因为她和对方的转盘都在旋转,导致腕落没有顺利砸中对方,反而对方一发腕落擦过她身边,还好她及时往前压低身体恢复平衡,才没直接栽下去。

这时我发现赛维尔学长真的完全没有攻击敌方的打算,十分专心地架他的防御,偶尔才会出手丢一、两个腕落出去救一下两位队友。

而其他选手确实像阿萨所言,三不五时就集中火力把攻击往赛维尔学长丢过去,反而没什幺人在理已经默默打两个人下去的奶茶学长。

「看见了吗?」阿萨语气中带着一丝没有温度的笑意,隔岸观火道:「白巡一开始派赛维尔下去就是让他去餵饵的。」

「餵饵?」

「对。因为赛维尔在去年大赛打了五人下去,战绩太过辉煌,一下场绝对会成为活靶,所以白巡便故意派他下去当饵。」

我似懂非懂地看着他,便听他淡淡续道:「想一想,其他学校的选手和指挥官手上一定都有他的资料,知道他是强敌后,一定会集中火力打他对吧?但是当你一边应付脚下转来转去的盘子,同时还想瞄準某个同样转来转去的敌人时,往往就会忽略自己的防御。白巡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先派赛维尔去当那个『饵』,让大家专心去打他,然后再要求赛维尔扛好防御,并指示女王掩护他,等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这两人身上时,奶茶就有机可趁了。」

我惊讶不已地看着阿萨,「这就是所谓的战术吗?原来刚刚那短短几分钟,白巡学长就已经想好这些了?」

「那当然,他当指挥官可不是当假的好吗?」阿萨彷彿看穿了一切一般冷冷地笑道:「不然你们以为他为什幺能当上学生会长?他的头脑其实很清楚,只是个性比较温和,所以平常看不出来罢了。」

天啊,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啊!白巡学长给我的感觉一直是很可靠很温和的,没想到居然这幺强!

我觉得其他人也遭受了不小的冲击,只有洛方瞇着眼睛似乎早已有所领会一般。

「……这幺说来,其实我们这场的主力不是赛维尔学长,而是奶茶学长?」王子说。

阿萨难得不抱偏见地回答:「正是如此。奶茶过去从来没有参加过十二轮转,就算其他学校的学者预测到奶茶会出战,也会在缺乏他资料的情况下对他放鬆戒心。再加上奶茶最强的那项能力其实很难看出来,所以你们看──开场才五分多钟,他就已经打三个人下去了。」

「等等,你说奶茶学长最强的能力很难看出来?那是什幺?」我大感好奇,跟着他培训那幺久,我只觉得他那张嘴的嘴砲功力很强而已啊!

「你们猜会是什幺?」阿萨故意吊我们胃口。

「呃……攻击的爆发力?」我问,努力不把嘴砲这答案说出来。

「不是。」

「精準度?」王子说。

狐狸跟着猜道:「还是专注度?」

洛方也问:「难道是平衡感?」

但阿萨全都摇头,「给你们个提示,这项能力跟森一样,而且跟猜拳有关。」

「运气?」

「不,是动态视觉。」

啊?

除了昏昏欲睡的伊儿雪以外,我们大家都露出「你在耍我们吗?」的表情。

但阿萨却气定神闲地说:「森有一个特技就是猜拳一定会赢,因为在对方完全出拳之前,他就能看清对方的动作,进而做出相剋的拳,这依靠的就是他比常人灵敏的动态视觉。奶茶也一样,只是他大部分时间都不专心,所以猜拳他的胜率没有特别明显,但换到战场中就不一样了,他可以很精準地抓到所有在场内移动或旋转中的目标,加上你们刚才说的,他拥有某种程度的爆发力、精準度、战场限定的专注度,以及还算可以的平衡感……这让他比任何人都适合去打十二轮转。」

原来如此!难怪就算圆盘一直在转,转速会忽快忽慢甚至转到一半忽然换个方向往回转,他却总能轻易抓到那个出手的时机,瞬间放出强大的腕落命中其他选手!

「可是他那幺强,为什幺过去都没有打过十二轮转呢?」伊儿雪悠悠地忽然冒出这幺一句。

对耶,经她一说还真的有点奇怪……他明明现在已经大三了,居然才第一次下场,之前不是应该早就被派上去打了吗?

「因为前几年大赛的指挥官没有发现奶茶这项不易察觉的能力。」阿萨如此回答,「加上他课业被当太多,校内排名被课业分数往下拉,导致他有那个实力却排不进神之七人,因而容易在决定出战选手时被指挥官忽略。」

说到这里阿萨语气一转,续道:「所以本大爷才说白巡的头脑很清楚。他不只观察到奶茶的能力,同时他也知道女王和奶茶共事过,对彼此的攻击套路有一定程度的认知,一起上场可以互相支援,所以才会派这两人上场。另外赛维尔和他的搭档『诺菈』两人都是攻法,在没有护法的情况下,两人必要时都能自己扛起防御,所以赛维尔本身的防御能力强于一般攻法──白巡深知这点,所以才敢放赛维尔下去当饵,因为白巡知道赛维尔可以把防御扛起来,不会像那个西魔武一样,一秒就被打掉。」

我们目瞪口呆地听着,阿萨则冷淡地道:「白巡这小子明白他手中有哪些牌,而且知道该怎幺出牌才能发挥他们的价值,这就是他之所以当上指挥官的原因。」

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再把目光投向下方,便看见画面中的奶茶学长稳稳站在来回转动的圆盘上,一身战斗袍在高空的强风中飘动着,平时懒散失焦的灰色眼睛此刻锐利无比,锁定他的目标,然后稳稳扣下腕落──命中!

这已经是第四个了!好强啊奶茶学长!

再往白巡学长看去,他仍不时透过耳环朝选手们送出指示,神情稳定而平静,带着某种坚定的信心与把握。

在第一线全力作战的选手,以及坐镇在堡垒的指挥官,两者之间的默契,还有对彼此的信任与了解,让远远坐在这里观赛的我忍不住握紧了掌心。

能被这样发现、被这样安排在正确的位置而大放异彩,是多幺令人开心而振奋的事啊!

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中蓦然闪过柯尔的身影,还有他那抹彷彿将一切都交付给我的微笑……内心忽然有一处感受到一丝微弱却真切无比的悸动。

「话说阿萨你真的懂好多喔,其实他们应该也派你上去当指挥官吧?」洛方开玩笑道。

我回过神来,就听见阿萨淡然回答:「要是你们像本大爷一样待在这里当书魔,学生看多了,自然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是吗?但其他新生的书魔好像都没有这种特异功能啊……

我瞄了他一眼,在心底又补了一句:而且也没有书魔需要戴面具才能出门……

「小兔崽子有什幺意见,嗯?」

我再度摆摆手,「没有没有。」

这时场中的十二轮转逐渐进入尾声,赛维尔学长不知何时已出局了,场中剩下最后四人。

只见奶茶学长此时瞇起眼睛,寻了一个绝妙的时机準确出手打掉西魔武最后一位选手,下一秒却不幸被虎视眈眈的那位大块头给击落。女王抓住空档,笔直往大块头砸出一记漂亮的腕落,成功把他也送下去,成为最后倖存在圆盘上的选手,比赛也宣告结束。

记分板上的总分开始往上跳,最终显示南魔武一共击落六位选手,加上有两位选手存活到比赛尾声,所以统计出来以2580的高分击败西魔武和北魔武,并遥遥领先一开始就误击队友,以673分垫底的东魔武。

  • 名称:吉泽明步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5: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