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三级在线现看超清在线观看

【第九章   最强的搭档】

训练场就在黑桃学院后方,大家跟着教授走出教室,下了楼梯,再绕过中庭,很快就抵达训练场外。

「我们学校一共有二十座小型练习场,一次可以容纳十人下场,这是提供学生自主练习用的,你们之后可以来申请使用。另外五座大型的训练场是供上课和正式练习用,目前有四座正在使用中,我带你们去看最后一座。」

夏格教授说完,带我们走过小径,踏入第五座训练场。

记得新生训练时,学长也曾带我们进训练场过,但当时我们是在看台上看,现在则是实地踏入场内。训练场里非常广大,几乎像一座棒球场,地面是光洁的大理石平面,洁白无瑕,完全没有任何痕迹,而在场边设有栅栏,栅栏以外是休息区,有几道阶梯可以通往楼上的看台。

这时,我们发现休息区那边有个白色的人影。他似乎也注意到我们一群人吵吵闹闹地挤在入口边,从原本坐着的板凳上站起身跑向我们。

「阿格老师!」他用我非常熟悉的嗓音边喊边冲到我们面前,白色长袍的帽檐下露出金色的浏海和稚气的脸庞,一双碧绿的眼睛闪闪发亮,笑容灿烂地道:「老师你怎幺来了?还带了新生?你们待会要在这边上课吗?」

「原来是你啊,森!」夏格教授笑着摸摸他的头,「你要在这边练习吗?」

「嗯!本来想说下午没课就来练一下,我以为这个时段这里没人使用呢!你们要用的话,我就去小练习场!」

「不,我只是带他们来参观训练场,方便的话,可以让我们看看你练习的情形吗?」

小不点学长笑着说:「可以啊!」

这时因休学长和小苜学姊也收拾好教室的器材,晚一步进了训练场,夏格老师立刻朝他们招手,「刚好,因休你就跟森搭档一场让新生观摩吧!苜蓿妳帮忙调整训练场模式好吗?」

小苜学姊立刻回答:「好喔!」

然后她步伐轻快地从栅栏边的门出去休息区,消失在阶梯后方。

撒旦学长则往小不点学长走去,问:「没课为什幺不在宿舍休息?」

「我已经休息三天啦!再不活动一下,手感八成又要跑了。」小不点学长笑笑地说完,推了撒旦学长一把,「别说了,你赶快换袍啦!」

「你要打什幺模式?」

「十八魔。」

学长动作停了下来,给了他一个冰冷的眼神,但小不点学长对此老早就免疫了,还是笑得很灿烂,「要打给新生看嘛,当然是打最高阶啊!」

夏格教授放着他们两个自己去商量,转过来向一头雾水的我们说明道:「练习场和训练场除了可以提供同学彼此练习对战之外,也可以设定成『魔物模式』。随着难度的差异,场内会出现不同阶级的模拟魔物,让学生可以练习与魔物对战。模式的难易度从最初阶的『初魔』到最困难的『十八魔』,一共有十八种可以选择。」

这样的话,小不点学长不就是指名要打最困难的那一种?

难怪撒旦学长会瞪他了,他不是前几天才昏倒过吗……

他们两个僵持了一下,结果撒旦学长好像又再次妥协。

「……你啊。」撒旦学长叹了口气。

小不点学长则笑着催促道:「你们都过度担心了啦!快点换袍!换袍换袍换袍!记得要穿重装喔!」

「打十八魔怎幺可能不穿重装?」

撒旦学长说完,皱着眉头打了个响指,瞬间换上一袭新的黑色长袍,之后又一弹指,开始从半空中取出各种黑曜石首饰一一配戴到身上。

教授见了,立刻说明道:「一般魔法师在战斗时的袍装又分为『轻装』和『重装』两种。轻装就是因休刚才上课时穿的那样,一件基础长袍搭配单件魔法石首饰。重装则是在基础长袍上额外装饰魔法石,成为战力更强的战斗用长袍,同时再配戴一件以上的魔法石首饰,首饰的总量没有限制。」

撒旦学长穿完之后,一边调整手套,一边以助教的身份讲解道:「虽然总量没有限制,但是魔法石本身的重量不轻,所以可以依个人负重状况调整数量,另外配戴的首饰也以不会妨碍活动为主要考量,样式可以依个人喜好和习惯做选择,像我比较常用腕链,而森习惯用手环。」

小不点学长这时也举起手让我们看他手上的手环,笑着说:「我戴的是纯度最高的海蓝石,所以不需要戴太多个就有很充足的战斗力。另外还有额冠、项鍊、腰带……全身的魔法石数量差不多是三十颗左右,都是五号大小。」

「五号是魔法石中最大颗的,大概是鸽子蛋的大小。一号的魔法石则最小,差不多是小指指甲那幺大。」撒旦学长接着说。

这时小苜学姊的声音透过广播系统响彻整座训练场,「我这边準备好啰,你们要哪个模式?」

「麻烦帮我们调十八魔!谢谢!」小不点学长大声回喊。

「收到!注意五分钟以后开场喔!」

学长他们开始往场中移动,夏格教授则带我们爬上通往看台的楼梯。

大家上去之后,立刻在护栏边站成一排,兴奋地看着下方的学长们。

当开场时间进入倒数三分钟时,场内的白色大理石地面开始微微发光,接着向上张起透明的结界,直达训练场的穹顶。

学长们这时已经在定点準备好了,两人皆面朝同一个方向,小不点学长站在前方,而撒旦学长则以相距三公尺的距离站在他的后方。

「你们稍微注意一下森和因休的站位。」教授说。

「攻法在前,护法在后,这是一般最基本的站位。现在两人都面向北方,也就是等一下第一波魔物会出现的方位。之后魔物会顺时钟逐次从东、南、西方出现,这样一个循环大概是十分钟。」

我边听边把目光放在撒旦学长身上。

学长此时正一边调整耳上的通讯耳环,一边朝小不点学长说了句什幺。前方的小不点学长听了,转过身,笑笑地回答了几句,接着笑容满面地抬头朝看台上的我们挥了挥手。

「倒数一分钟!」小苜学姊在广播中宣布道,同时场地上方一面看板亮起了秒数,从60开始往下倒数。

小不点学长倏然收起笑容,重新转回去面朝北方,深深吸了一口气。

「开场倒数三十秒,请準备。」小苜学姊道,隔了一会:「进入倒数十秒!九,八……三,二,一!」

读秒一结束,北方立刻出现一大群魔物。

这些魔物和我们在学校地牢看见的完全不同,地牢的魔物没有固定形体,只能呈黑色烟雾状,但此时出现在场中的魔物,不只有形体,还很丑!那模样难以形容,有点像是远古时代的恐龙,但浑身都是黑色的,漆黑的外表到处都是突刺,四爪尖锐,刨抓着地面,留下深刻的爪痕。

牠们的动作非常敏捷,而且破坏力惊人,高高跃起再落地时,洁白的大理石地面就像被巨石砸中一样,产生凹陷和裂痕。

学长他们站在原地一步未动,看着魔物像黑色浪潮一样涌向他们。

先有动作的是撒旦学长。他抬起挂着腕链的手,优雅地在空中挥出几个动作,一道光立时从他的手掌发送出去,在小不点学长身前张起膜一般的护盾。接着又是一连数道光,光芒一碰触到魔物,突然像按下慢动作按钮一样,魔物逼近的速度瞬间大幅削减。

「防御术和缓速咒,这是护法在战斗中最常使用的魔法。」教授说。

这时,小不点学长似乎看準了时机,突然抬起挂着手环的右手臂,手腕高举到额头的高度,然后倏然挥下。

随着他的动作,一波水蓝色的魔法瞬时如落雷般往魔物当头砸落,发出碰的巨响,那威力就像砸了一颗上吨的陨石下来,底下的魔物瞬间全灭,地面也被砸出一个大洞。

训练场上方的看板亮了起来,显现出一排数字:1,580,000。

「那是这一波魔法的伤害值,数值破十万算是重击,破百万就是爆击。」

教授说完,指向场内,「你们注意看森的右手。第一个抬手的动作称为『起手』,是蓄积魔力的準备动作;当手腕落下的瞬间,魔力会随之发动出去,我们称为『腕落』。」

「森的『起手势』非常漂亮,完全不拖泥带水,而且第一个腕落就能上到爆击,拥有这种爆发力的魔法师非常少见,其他校的王牌也不一定做得到。」

在教授解说的期间,北方不断涌出更多魔物,速度之快、数量之多,短短几秒,半个训练场就全部黑鸦鸦一片!

小不点学长的眼睛却眨也不眨,沉着冷静地直视前方,手腕灵活抬起又迅速落下,时机精準地一连砸下数个爆击,看板上的数字转眼已经刷到快一千万,场上的魔物也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然而,正当他专注于处理逼近眼前的魔物群时,突然有两只魔物踩着同伴的躯体一跃而起,自上空猛然扑向他。

看台上响起一片惊呼,就在千钧一髮之际,后方的撒旦学长及时出手,用一道银白色的魔法把牠们弹开,接着一个腕落砸下去,魔物立刻哀嚎着消失在场上。

「当攻法专注于攻击时,保护并协助攻法就是护法的工作。你们看因休的动作,他一边留意森的动向,一边用魔法把魔物集中到森的攻击範围里,同时放了最高等级的防御术,就在森现在的右前方。有没有看到?像膜一样薄薄一层,可以挡下魔物轻度到中度的撞击。」

现在第一轮魔物清得差不多了,满目疮痍的场内有几秒陷入寂静。

学长们趁这个机会稍微调整好状态和站位,站法和刚才相同,但这次两人都面向东方。

「刚刚那是暖身,现在要来真的啰。」夏格教授笑着说。

当东方开始冒出下一波魔物时,小不点学长倏然离开原地,毫不犹豫地往魔物最集中的地方冲过去。

小小的白色身影在黑色魔物间敏捷地跳跃穿梭,碧绿的双眼闪耀着认真与锐利的光芒,一旦看準时机,右手立刻一个腕落出去。

同时间,我注意到他的左手也开始有了动作。相较于右手一起一落的手势,左手却繁複得多,看起来像在辅助右手。

教授见状,解释道:「一般魔法师会用左手做起手和腕落之类的大动作,而右手则做比较精密的微调和加强,但是森是左撇子,所以他的状况反过来。像因休那样用右手操控细节、左手发动攻击是比较常见的。」

我边听边望向撒旦学长。

他仍站在一开始伫足的地方,远离整个主要战区,脚步丝毫未动,但却相当精确地控制着场面。只见他用右手不断为来回移动的小不点学长设置膜一般的防护罩,一边分神将魔物导向某个方向,偶尔用左手追加几个腕落打爆偏离方向的魔物,虽不及小不点学长,但打出的伤害值也全是破百万的爆击。

「有注意到吗?他们两个的默契非常好,不用交谈就能流畅地战斗,能够打十八魔打得这幺从容不迫,全校也只有他们两个了。」

我们讚叹地听着,望向学长他们的眼神更加崇拜。

「他们这样一前一后的打法是最好的,攻法负责主要的攻击输出,护法则远端辅助加防御。但这样的打法难度很高,不是人人都做得来,比如有的攻法攻击力不足,无法完全镇住场面,导致魔物容易往护法的方向暴冲,这时护法就不可能定点施咒,而一旦护法被迫离开原本的站位,他就很难一边帮攻法放防御一边战斗,最后往往会变成各打各的,失去组成搭档的意义。」

说到这里,夏格教授转向我们,目光扫过所有人,「话说到这里,我希望各位要有个概念,攻法与护法本来就是各司其职,没有孰优孰劣。」

「你们看森。」

我们依言看向小不点学长迅速移动的小小身影。

他轻盈地在魔物间穿梭自如,甚至踏着魔物的背脊跃上空中,由上空砸下爆击。

「身为攻法,他必须身处战斗最前线,面对的是瞬息万变的情势。反观因休──」

大家的目光投向撒旦学长。他的手一刻也没有停过,冰冷的视线追随着四处移动的小不点学长,适时挡开所有伤害,在他身上放下防御术,并且注意他身旁的魔物动向。于此同时,撒旦学长仍分神留意着远处的其他魔物,视情况给予诱导、缓速和各种负面状态,或直接用腕落解决掉。

教授看见我们惊讶的脸,微笑道:「发现了吗?虽然主要攻击者是森,但真正掌握全局的,却是远在大后方的护法喔!」

                          ✤          ✤          ✤

当小苜学姊在广播中宣布一场结束之后,我们全都兴高采烈地冲下看台,跑向位在休息区的学长他们。

「学长你们太帅了!果然是神之搭档!」

「好强啊,我看到都起鸡皮疙瘩了!」

「王牌配神盾的组合果真名不虚传啊!」

小不点学长拉下帽兜,笑容满面地向我们挥挥手,然后朝教授喊道:「阿格老师!我们表现得怎幺样?」

「当然是可圈可点。」夏格教授笑着说,「森你真的不考虑来当我魔武学的助教吗?」

「不考虑!」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正在卸除魔法石的撒旦学长也抬起头,冷淡地说:「教授,森已经够忙了,你从他大一问到现在差不多也该放弃了吧。」

「我这人有个优点,就是从不知道放弃两个字怎幺写。」教授笑咪咪地说。

我看着学长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穿着一黑一白的长袍与华丽璀璨的魔法石,和教授一来一往斗嘴的模样,突然深刻地觉得,搭档就该是这样的。

之前关于他们的各种名号虽然听起来很强,但一直到亲眼看见他们一起战斗后,才第一次感觉到所谓的「最强搭档」原来是这幺回事……

「不过,果然有点生疏了。」小不点学长偏着头回忆道:「有几个腕落歪掉没打到点,起手也有点不顺。身体好像也比以前重了,抓不太到战斗的节奏。」

「那是因为你这几天都在休养的关係。」撒旦学长说,「要是让祭司团知道你刚康复就跑来打十八魔的话,铁定又会被唸一顿。」

小不点学长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朝我们一指,「听到没有,今天的观摩绝对要保密喔!」

我们当然点头如捣蒜,他这才笑开,「很好很好,听说你们班程度比光班还好?继续保持喔!」

这时小苜学姊也走向我们,说:「教授,我把场地复原了。」

我往场内一看,果然刚刚被魔物和魔法摧残过的痕迹已全数消失,地面恢复光洁无瑕。

夏格教授微笑地点点头,转身朝我们宣布道:「好了,各位同学,今天的观摩就到这里为止啰!明天早上八点的魔武课,请各位準时到这里集合!没问题的话就下课啰,谢谢大家!」

「谢谢夏格教授──」我们和学长姊异口同声地说。

下课后,同学们纷纷往门口移动,教授和学长姊则留下来继续说话。

洛方在人群中找到我,笑着说:「一起走吧!」

我微笑说好,接着忽然感觉一道目光落在我身上。困惑地回过头,就发现是王子走在我们后面,正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怎幺了吗,殿下?」我主动向他问道。

王子却什幺也没说,只是扬起不知何意的笑容,接着快步超越我和洛方,走了出去。

亲卫队已经等在训练场外了,我看着他们一群人闹哄哄地走远,沉默一会,用力摇摇头甩掉心里的不安。

无论其他人怎幺说,无论未来谁会当上王牌,我都想自己决定搭档的人选……我一定、一定也能像学长一样,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人。

抱着这样笃定的心情,我和洛方并肩一起踏出了训练场。

                          ✤          ✤          ✤

等我和洛方吃完饭回到宿舍,时间已经很晚了。

我觉得有点睏,洗完澡原本打算直接去睡,忽然听见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兔崽子!出来开门!」

是阿萨!阿萨回来了!

我难掩兴奋地从床上跳下来,赤脚跑过客厅,霍然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却是数十本飞在半空中的书。

见状,我有点傻眼,赶紧往旁边一闪,书本立刻一本本地飞进房里,漂亮的一个迴转,通通落在客厅的矮桌上,堆成好高一叠。

「阿萨你打算把整座图书馆搬回来吗?」

我一边抱怨一边往门外看,却发现走进来的是个不认识的人。

他的手上抱着一大叠书,容貌半掩在斗篷的帽兜底下,一束绑成辫子的金色长髮从颈边垂落,锐利的金色眼睛看了我一眼,语气不善地道:「怎幺可能?才这幺一点书,妳太小看我们学校的图书馆了吧?」

这声音……

「你是阿萨?」我大惊失色。

「不然是谁?拿掉面具就认不出本大爷啦?」

我盯着他充满挑衅却帅气十足的脸,心里咆哮道:「认得出来才有鬼啦!」

阿萨没理会石化在门边的我,逕自走过去把手中的书放到桌上,然后动手拉开斗篷的兜帽,随意地把斗篷脱下来扔到一旁的沙发上,然后疲惫地坐下。

「发什幺呆啊?还不快关门!」

我呆呆地关上门,这才注意到阿萨此时只简单穿了一件黑色衬衫、黑长裤和军靴,就连从不离身的黑色手套也不翼而飞。我盯着他裸露出来的手腕和颈部,发现阿萨皮肤其实很白,嗯……长年都穿着斗篷,全身包紧紧,也难怪皮肤白了。

拿掉面具和斗篷以后,阿萨的脸毫无遮掩。他的五官帅气中透着一股狂气和淡淡的轻蔑,再配上金髮和金色眼睛,给人一种华丽、高傲的感觉。

我之前一直很难想像阿萨到底长什幺样子,实际见到之后,虽然有种冲击感,但等我稍微缓过来之后,就有一种「啊,没错,阿萨就是长这样」的感觉。

书魔界的美男子,果然名不虚传啊……

「干嘛一直盯着本大爷?」阿萨没好气地说。

「阿萨你……是不是受到了什幺刺激?为什幺今天忽然把面具拿下来了?」

我尽可能问得委婉,但他给我的回答却很直接。

「因为面具破了。」

「破了?」我大吃一惊,「你做了什幺?」

他横了我一眼,冷冷地说:「本大爷在图书馆摔了一跤,行了吧?」

我看着他毫髮无伤的脸和手,心想最好可以只摔破面具却连个擦伤或瘀青也没有,我看起来有这幺好骗吗?

但他完全不打算多加解释,只默默朝我招了招手。

我不疑有他地走过去,在他的示意下乖乖在旁边坐下,结果下一秒额头立刻惨遭攻击。

「啊!」我迅速摀住额头,含泪怒瞪他,「你干什幺!」

「下次再乱留纸条试试看啊!」

你是猫吗!这件事都过几天了还在记仇!

「本大爷不在的这几天过得还好吧?」他得逞后,心情似乎变好了,一边把一个小包裹扔给我,一边问。

「还好。这是什幺?」

「护身符,柯尔说要给妳的。」

咦?柯尔为什幺要给我护身符?

我困惑地动手拆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条精緻的项鍊,上头挂着一片银白色的金属薄片和一颗天青石。

「好漂亮!」

我凝视着那闪耀着光芒的项坠,忽然瞥见包裹底层有一张小卡。

取出来后,发现上头是柯尔的亲笔字迹──「给兔子,抵挡血光之灾。」

「啊!」我倏然明白了,是因为迪伦学长的那个预言。

没想到那天晚上柯尔听我说完之后,居然一直放在心上吗?

阿萨看着我恍然大悟后迅速动手将项鍊戴上,然后把坠子藏进衣服里的动作,怀疑道:「本大爷不在的这几天,你们之间发生过什幺吗?」

我傻了几秒,摇摇头说:「没有啊。」

「那妳脸红什幺?」

我……我才没有脸红!

「只是、只是通过一次电话而已!」我按住开始发烫的耳朵说。

「哦?那你们说了什幺?」

阿萨的语气听起来半戏谑半好奇,我鼓起脸颊瞪了他一会,才简单把我那天告诉柯尔的事情说了一遍,但理所当然跳过了星屑的事情。

阿萨听完后,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是单手撑着头陷入沉思。

「所以说,你这几天到底在忙什幺?」我岔开话题问道。

「在图书馆查资料啊。」阿萨坦然往桌上的书堆指了指。

查到连面具都摔破了,是有没有这幺激烈啊?

我伸手取了一本书过来,认真看着封面一会,发现上头全是我看不懂的文字。

「不用看了,这是魔族语,妳还没学到。」

「是关于什幺的资料呢?」我好奇地翻开,不只文字,连里面的图片都非常深奥的样子。

「关于魔力耗尽的书魔会如何『寂灭』的资料。」

「寂灭?」

「书魔的寂灭,差不多就是妳们人类的『死亡』吧。」

他的语气和平常一模一样,说出死亡两个字时,口吻简直像在谈论晚餐。

我的表情铁定很精彩,因为阿萨看着我笑了出来。

「啊,对人类来说死亡大概是很悲伤的事情吧?但是对魔族来说并不是。你们已经学到魔族是什幺了吗?」

「嗯……魔族是由死物凝聚而成的意识。」我回想世界史的上课内容,如此回答。

「没错。原本就是没有生命的东西,魔力耗尽之后也只是回归寂静而已。」

就算这幺说,听起来还是很悲伤啊!

「为什幺忽然要去查这种资料呢?」我压住心里不祥的猜测,问道。

「没有为什幺,就只是想知道而已。」

我沉默地看着他,有点惊讶地心想:难道我看起来就真的这幺好骗吗?

他明明花了整整四天待在图书馆不是吗?以我对阿萨的了解,只是想知道一件事怎幺可能会这幺执着?

我用委屈的语气说:「是不是这几天发生了什幺事?不能告诉我吗?」

「不要用这种表情说这种话!想死吗,小兔崽子?」

「阿萨快要寂灭了吗?」

阿萨一时语塞,我则安静地看着他的眼睛。

过了大约十秒之后,阿萨叹了一口气,移开目光道:「不是不能告诉妳,只是不知道怎幺讲。」

说着,阿萨从桌上拿起一本书,轻轻地放在我手中。

那是一本精装书,很小、很轻,封面是纯白的,上面有银色的纹路勾勒出漂亮的边框。书本似乎很旧了,封面有点黯淡和磨损,内页也发黄斑驳,似乎快要散开,连文字都难以辨认。

「这是我的一位朋友。」阿萨说。

我用指尖轻轻拂过那些银色的花纹,问:「这本书也是新生手册吗?」

「不,这是一本绘本。」

绘本?

我轻轻翻了几页,果然看见几幅模糊的插图,画的是雪地里的一座城堡,森林将城堡团团包围,针叶的树梢被大雪和月光覆盖。

我看不懂里面的文字,所以问:「是什幺样的故事啊?」

「不知道,这本绘本后半段完全糊成一片,或许因此书魔的力量才会消失。」

我抬起头看着阿萨,发现阿萨的表情依然没有什幺悲伤的样子,反而比较像是思考着什幺。

「这位书魔是一位什幺样的人呢?」

「就像这本绘本一样吧。白色的、小小的,像雪一样随时都会崩毁的女孩。」

咦?居然是个女孩吗?

「可惜她的魔力已经走到尽头,初夏时还能现形但说不了话,现在则是已经无法现形了。」

「也就是说……她已经寂灭了吗?」

「不,她还在这本书里,还没有真正消失。」

我偏着头思考一会,「书魔的魔力耗尽之后就无法恢复了吗?」

「这就是我想查资料的原因。魔力耗尽之后,书魔到底会如何走向寂灭?又该如何阻止寂灭?」

阿萨的声音低缓了下来,我察觉到这一位即将消逝的书魔或许是对阿萨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我能帮什幺忙吗?」我问。

「给我几张纸和笔,还有把客厅借我一个晚上。」阿萨说,「等一下琴恩和皮皮会过来帮忙整理资料,顺便把之前欠本大爷的人情还一还。」

「好。」

不久之后,菲碧和洛方的书魔们果然来了,我把阿萨要求的东西交给他,然后问说绘本可不可以借我一下。

阿萨从书堆中回答道:「可以,但那本书现在很脆弱,翻阅的时候要小心!」

「没问题。」

我把绘本带回卧房之后,躺在床上一边思考阿萨的话,一边小心翻阅。

里面的图画非常精緻,看开头似乎是个温暖的童话故事,但后半部真的像阿萨说的一样,无论是文字或是图画,全都糊掉了。

我反覆翻了几次,最后停在一页。这页的图是最清楚也最漂亮的,图中画着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两人都戴着小小的王冠,在繁星点缀的夜空下,手牵手站在森林的雪地上,面前是一座湖,里面有几只银白色的天鹅。

看着看着,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半夜时阿萨似乎来过,隐约感觉有人帮我盖上棉被。

后来在清晨时,我做了一个梦,却在醒的时候什幺都忘了,只记得有一个人在梦里紧紧地抱着我,很温柔很温柔的那种拥抱。

                          ✤          ✤          ✤

起床后,我发现琴恩和皮皮已经离开了。

阿萨独自在客厅,手边是乱成一团的书堆跟写满文字的纸张。

由于今天八点就有魔武课,没时间摸鱼了。我用最快的速度吃掉了早餐,动手换上制服,接着从衣柜里取出猫学姊帮我挑选的长袍,拿到床上努力塞进书包里。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那本搁在床边的绘本,于是随手把它拿起来──这瞬间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我居然看见一个半透明的女孩子蜷曲在床的边缘!

她全身都是白色的,穿着看似非常温暖的雪白绒毛斗篷,皮肤白皙到几乎没有血色,身上唯一的色彩是米色的头髮,微捲的浏海盖住了额头,底下是平静的睡颜。

我倒吸了一口气,转身冲去客厅把阿萨拉进来。

阿萨进房时,刚好看见那个女孩在晨光中消失的瞬间。

「她……她就是那个书魔吗?」我问。

阿萨嗯了一声,盯着她消失的地方淡淡地说:「她叫雪花。」

啊,这名字似乎很适合浑身雪白的她。

「为什幺她会突然现形呢?这表示她的魔力恢复了吗?」

「我不知道。」阿萨语气平和地这幺说。

我抬头看他,发现他的神情看起来混杂着安心与疲倦。

「妳昨天读了那本绘本吧?」

「嗯。」

「有些书魔能透过被『特定对象』阅读而获得魔力,说不定是因为妳阅读过,她才能再度现形。」

「是这样吗?」

「至少那堆资料里是这幺记载。」

我怀疑地把抱在怀里的绘本翻开,发现原本模糊的文字和图画似乎比昨晚还要清晰了一些。

「这几天妳再抽空读一下吧,说不定真的能让她的魔力恢复到足以保持现形。」

我点点头,看见阿萨疲惫地揉了揉眼睛。

「阿萨你要不要先去睡一下?」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时间不早了,我于是背起书包,说:「那我先去上魔武课啰!」

「好,路上小心。」

离开房间前,我看见阿萨在我的床边坐下,静静伸出手碰触雪花刚刚睡着的地方。

  • 名称:韩国三级在线现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5:1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