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4超清在线观看

        【第八章   暗潮汹涌的资助人晚会】

        卧房的窗外,天色已暗了下来。

        我点亮了灯,独自打开衣柜,伸手取出白色的礼服,然后在镜子前笨拙地换上。

        之后我提起裙襬,向前几步,低头望向镜中。

        猫学姊挑的礼服很美,白色蕾丝刺绣的袖口优雅地垂落,胸口到腰部的设计典雅精緻,下襬宛如盛放的花一般,在腰际收拢,然后朝着地面绽放开来。

        我盯着镜子发呆了一会,直到阿萨在客厅喊我才回过神,猛然想起学校只给我们半小时整装,赶紧提起裙襬冲出去。

        阿萨看见我披头散髮地冲出来,沉默了片刻,道了句,「果然人要衣装。」

        我瞪了他一眼,匆匆越过客厅,打开通往走廊的房门。

        走廊上到处都是已整装完毕。穿着礼服的少年少女,大家开始往宿舍外走,前往晚会会场。

        我找到黑桃4的房门,敲了两下,门应声而开,然而应门的却是一袭黑色晚礼服的洛方。

        他看见我时微微一愣,然后朝我笑了笑,「哈啰,妳穿这样很好看。」

        「谢谢!」我报以微笑,然后一面进门一边问:「菲碧人呢?」

        「她在房间里。十分钟前就跟我说快好了,但一直不出来。」他无奈地耸肩,关上门说:「八成又在为了不知道要戴哪一条项鍊而伤脑筋吧,妳们女孩子就是这点麻烦。妳快进去催她,我去催的话,一定会被骂。」

        我摸摸什幺都没戴的脖子,硬着头皮去敲菲碧的门。敲了两次都没反应,转了门把发现门没锁。

        「菲碧,我进去啰?」我一面说一面推开门。

        只见菲碧一个人坐在镜前,正专心地拿着两条项鍊在胸前比画。

        她透过镜子看见我,立刻扬起笑容,「梅悠!快来帮我挑,哪一条项鍊比较好?」

        我在心底佩服洛方料事神準,笑着走过去低头看了看。

        「左边这条,和妳的眼睛比较搭。」

        「是吗?那就这条吧!」

        菲碧说着,立刻动手戴上项鍊。

        「走吧,洛方在等了哦。」我催促道。

        没想到菲碧一听,倏然回过头上下打量着我,表情古怪地说:「妳不会告诉我,妳要这个样子去参加晚会吧?」

        我点点头,就看见菲碧的脸突然变得异常严肃。

        「不行!妳过来,我帮妳化妆……琴恩,去帮我把首饰箱底部那条银鍊子上有蓝色枝叶的项鍊挑出来!」

        琴恩是菲碧的书魔,原本坐在床边,闻言立刻起身往衣柜走去。

        我看见菲碧拿起化妆工具往我逼近,连忙倒退数步。

        「不用啦!晚会就快开始了,我这样子去就可以了!」

        「不行!哪有淑女参加晚会不戴首饰、不化妆的?这对晚会的其他人是大不敬啊!」

        不知为何,菲碧的贵族魂这个时候突然大爆发。

        我抵抗了几分钟,最后拗不过,只好乖乖坐下让她帮我化妆,戴上那条看起来超级贵重的项鍊,并让琴恩帮我把头髮挽起来。

        等她们终于宣布满意,我立刻飞也似地逃出房间,深怕她们又旁生出什幺枝节来。

        「妳们到底在干嘛?晚会已经快开……」

        洛方一面抱怨一面回过头,看见我时表情忽然陷入呆滞。

        阿萨则在一旁吹了一声口哨,「菲碧小姐的手艺不错嘛,我刚刚还在想说要不要进去救妳呢!」

        「我的手艺当然好。」菲碧在我身后走出房间,骄傲地扬起下巴。

        「是是是,要是再有点时间观念就更好了。」洛方说。

        说完立刻遭到菲碧一记白眼。

                          ✤          ✤          ✤

        等我们匆匆赶到时,晚会已经开始了。

        宴会厅的入口处站着两列侍者,在我们经过时,整齐划一地行了礼,其中两位从队伍末端站了出来,将我们引导入会场。

        穿越点满蜡烛的拱型迴廊后,踏入会场,我立刻被这富丽堂皇的场面吓了一跳。

        宴会厅巨大的穹顶上,悬挂着一盏又一盏的华丽吊灯,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大厅。

        环顾四周,墙面上绘满了金色与象牙白的图腾,一路向上延伸至穹顶。暗红色的布幔悬挂在乳白色的柱子之间,微微垂落成美丽的弧度。

        轻柔的音乐隐约传来,上方宛如下雪一般不断落下金色的光芒,我伸出手去接,它却在触碰到手掌的瞬间熄灭了。

        还愣着,身旁的菲碧突然小小惊呼了一声。

        「那不是王子殿下吗?」

        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果然看见王子身穿一袭白色宴会服,静静立在一群戴着面具的人中央。

        那样的画面相当诡异。

        我正困惑地望着,就听见阿萨低声道:「那些戴面具的就是资助人。」

        我回过神来,仔细一看,果然,那些人的年纪比我们远大得多。其中有男有女,所有人的面具皆是毫无装饰的纯白,完美地遮掩了脸的上半部,仅露出嘴与下巴,在面具底下勾出一个个谄媚的微笑。

        「还真是大受欢迎吶。」洛方刻薄地笑着说。

        菲碧听见,气呼呼地回头瞪他,「你不要人气不如殿下就忌妒他好吗?」

        「妳误会了,小的哪敢忌妒尊贵的王子殿下呢?」洛方笑道。

        这时,有几个资助人注意到我们,举着酒杯向我们靠过来。

        我一见到那样苍白空洞的面具脸孔,直觉就想逃走。还好熟悉社交场合的菲碧率先迎了上去,和他们看似热络地寒暄起来,我这才微微鬆了一口气。

        洛方注意到我的紧张,笑着说:「来吧,他们只是想认识妳,像平常跟我们聊天一样应答就行了。」

        我点点头,而他拉起我的手,一起加入了资助人的圈子。

        有了洛方的风趣,还有菲碧的活泼,周围的资助人越来越多,大家有说有笑,气氛很快就活络起来。我受到他们的影响,也渐渐能够和资助人说上话,甚至有一、两次把几个贵妇人逗笑了。

        谈得正愉快,资助人们忽然从外侧慢慢静下来,我们站在人群中心,只听见周围接连响起几句「公爵大人晚安」的招呼声。

        正纳闷着,眼前的资助人们突然相当有默契地让出一条路。

        只见一个矮胖的男人摇晃着手中盛满红酒的酒杯,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我看见菲碧和洛方脸色一变,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脸上瞬间叠起灿烂无比的笑容。

        菲碧首先甜甜地开口,「那埃尔公爵好久不见!您还记得我吗?我是──」

        没想到公爵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越过他们两人,在我身前停下脚步。

        我愣了一愣,才回过神露出微笑,「公爵大人晚安。」

        公爵满意地点点头,突然伸出戴满珠宝戒指的手抬起我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会。

        「妳就是防御值第一的梅悠吧?打扮成这样漂亮多了。」

        他说完之后放开我,我立刻微微退后一步,勉强笑着说:「谢谢您的夸奖。」

        公爵看了我一眼,跟着往前一步,朗声道:「不错,我打算资助妳了。」

        此话一出,周围响起不少抽气声。

        我瞥见菲碧和洛方露出混合了惊讶、恐惧、不安和不可置信的表情,阿萨则站在我身后,浑身散发一股寒意。

        我直视着那双面具下的灰色眼睛,在心底默默回答:「谢谢青睐,但我不要你的资助。」

        然而在众目睽睽下,我仅仅低下头,轻声说了句,「谢谢您。」

        四周陷入寂静,感觉公爵大步离开后,我才抬起头。

        周围的资助人不知为何开始逐渐散去,我回过头,就看见菲碧和洛方正担忧地看着我。

        「没想到他盯上的是妳!」菲碧忧心忡忡地说,「这下糟了,本来以为用社交辞令就能蒙混过去……对不起,梅悠!」

        「可恶,早知道我就该先把妳拉走!没想到公爵会来这招,这样梅悠妳的资助人铁定是他了啊!」洛方皱紧眉头,话语间饱含着怒意。

        我疑惑的看着两人,问:「为什幺?怎幺回事?」

        他们对视了一眼,菲碧抿着唇别开头,洛方则拉着我往无人的角落走,低声道:「妳知道一个新生的资助人是如何决定的吗?」

        我摇摇头。

        「简单的说,就是以竞标的方式决定的。」

        我意外地睁大眼睛。

        「竞标?」

        「没错。」洛方点点头。

        「待会,新生会一个一个站上会场中央的舞台,到时候,台下的资助人可以自由出价,愿意出最多钱来资助这位新生的,就会成为这位新生的资助人。说穿了,所谓的资助人晚会其实就是一场拍卖会。」

        我掩着嘴,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你是说,我们会像商品一样,被放上去任人喊价吗?」

        洛方再次眼神沉重地点点头。

        「刚刚那位那埃尔公爵不是好惹的人物,他在首都可说是声名狼藉,靠着不名誉的勾当累积了极大的财富,同时也掌握着远超过普通贵族的巨大权力。妳刚刚也看见了吧?他一插进来,谁敢不让路给他?他说话时,谁还敢开口?」

        我沉默地颔首,而洛方继续道:「我和菲碧以前曾和他打过照面,所以知道只要顺着他、吹捧他,基本上就能打混过关。但没想到他刚才不是只来晃晃而已,而是早就盯上妳了!」

        他越说越气,将拳头重重砸向一旁的柱子。

        「他当众说要资助妳,等于是直接宣示主权,这样一来,待会妳上台后,谁还敢出价?没有人想跟那位公爵为敌。而在无人竞争的情况下,他就能用最低的价格买到妳的资助权!可恶的卑鄙小人!」

        说完后,我们两人陷入了沉默。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幺公爵来过以后,我们周围的资助人就通通散去了。

        因为他看上的猎物,没有人敢跟他抢。

        而这只猎物又完全没有逃跑的能力,等于已成他的囊中之物。

        洛方拍拍我的肩膀,轻声说:「我很抱歉。」

        我朝他微弱地笑了笑,「没关係,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菲碧这时也走向我们,轻轻拉过我的手,紧紧握着。

        「阿萨呢?」我转头问她。

        「他刚刚一声不响地走掉了。」菲碧说,「感觉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不敢拦他,对不起。」

        阿萨?

        我望向四周,视线扫过一张又一张的面具,全是空洞的白,看不到阿萨华丽的嘉年华面具。

        他会去哪里?他想做什幺?

        我想起刚才他在我身边时,浑身释出的寒意。这时候比起担心我自己,我更担心他……

        不行,我得去找他。

        正打算动身,穹顶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

        同一时间,中央的舞台倏然亮起灯光,一位戴着白色面具的主持人出现在台上,向台下微微一鞠躬。

        「尊贵的各位先生、女士,晚安。很高兴各位前来本校参加今晚的资助人晚会。」

        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但是我们三人都没有拍手。

        我听不见主持人接下来说的话,只觉得手心冰凉,心底一片空白。

        「……梅悠、梅悠!」

        菲碧在我耳边喊了我几声,我才回过神来。

        「妳还好吗?」

        回过头,发现他们两人都是一脸担心地看着我。

        ──不好,我一点也不好。

        然而我仅是笑了笑,摇摇头。

        「我没事。」我说,「我只是有点担心阿萨。你们先待在这里,我去找他,等等就回来。」

        说完,我没等他们回答就提起裙襬,快步离开。

        走开大约数十公尺后,我才放慢脚步,轻轻调整一下呼吸,开始沿着墙边安静地绕着宴会厅缓步而行。

        找阿萨只是部分原因,事实上我需要一个人独处一下。

        我一面走,一面将目光投向会场中央。此时资助人已纷纷向舞台围拢,一张又一张的面具被舞台的光芒照亮,仿如鬼魅一般。

        在掌声之中,王子缓缓地走上台。

        舞台光芒将他团团包围,他淡淡地笑着,轻鬆自如地向台下挥挥手。白色的晚宴服,还有他的金髮,在光芒中显得灿烂而耀眼。

        一个被精心包装的,令人渴望的商品。

        场中的竞标如火如荼地展开,一个个资助人接连举起手,底价从一百万开始,每举手一次就是加价十万。

        我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停下脚步,让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数字迅速地上升,一千万、两千万……等上到三千万后,场中只剩下两、三个人在竞争。

        最终,一个贵族女孩以七千万的高价成了王子的资助人。

        当王子走下台时,她取下了面具,露出清丽可爱的脸庞,朝他灿然一笑。

        在响彻整座宴会厅的掌声中,王子牵起少女的手,俯身在她手背落下一吻,然后在侍者的引导下,两人挽着手消失在一道拱廊后方。

        等场面平息下来后,主持人才朗声道:「下一位,伊儿雪同学,请到台上来。」

        这时,我身后的帘幕突然动了动。

        我惊讶地回过头,就看见一个少女出现在我身后。一头白金色的短髮像是刚从帘幕后钻出来似的,有些凌乱,紫色的眼睛看起来刚睡醒,迷濛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

        我立刻认出她来,新生测验时,她是第一个测出破万攻击白值的人。

        此时的她,浑身散发一种与这样世故的场合格格不入的气质。那是一种纯粹的超然,乾净而无垢,令人无法轻易移开目光。

        我看着她脚步轻盈地从我身旁经过,完全没打算梳理乱翘的头髮,就这样直接走上台去。

        主持人宣布开始竞标后,台下立刻开始纷纷加价。

        虽然气势不如王子,但她是第二个上台,显示她的排名是新生总排行的第二名。

        这样的名次,竞标的过程仍是十分热络的,价码很快就破了千万,并且仍在持续上升。

        而伊儿雪本人,看起来就像台下正在进行的事与她全然无关一样,从头到尾都是那样柔软地笑着,散漫地站在那里。紫色的眼睛映着舞台的光芒,看起来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还要清澈澄明。

        我站在原地,听着台上宣布她以三千七百万结标。

        不可思议的人。

        我目送着她轻快地跑下台,和资助人走入拱廊,这才收回目光,重拾脚步回到菲碧他们身边。

        「妳终于回来了!」菲碧看见我,立刻露出放心的表情。

        「刚才我还在和洛方商量要去找妳呢!妳的排行那幺前面,很快就轮到妳了!」

        洛方则在一旁问道:「没找到阿萨吗?」

        我摇摇头,「太暗了,看不见他。」

        「喔,对耶,他那一身黑应该很难找。」洛方笑了出来。

        「不过,其实妳也不用太担心啦!书魔无法和新生手册分开太久的,就算走散了,他应该也够聪明知道要回宿舍等妳吧。」

        他当然知道怎幺回来找我,我担心的是他并不是单纯走散。但我什幺也没对他们说,只是点点头。

        之后,他们两人开始聊起轻鬆的话题,试图帮我转移注意力。

        我没加入他们,而是闭上眼在一旁听着,感觉这时候有朋友在身边真好。

        不知不觉,脑中浮现刚才伊儿雪那样无畏的姿态。

        那样的眼神就像在说:无论你们谁买下我的资助权,我都不会真正属于你。

        我牢牢在心底抓住这句话,感觉胸口开始产生一股力量。

        直到菲碧拍拍我的肩膀,我才睁开眼睛。遥遥望向舞台中央,我知道轮到我了。

        和他们两人交换一个眼神之后,我毫不犹豫地提起裙襬,一步一步走向那明亮的舞台。

        登上舞台之后,强光让我无法看清黑暗的台下。

        即使如此,主持人宣布开始竞标时,我立刻就认出了公爵喊价的声音。

        「一百一十万。」

        我转过头,定定地看着那个方向。

        心情异常平静,没有一丝恐惧。我昂起头,想让他知道我没有就此屈服。

        正如洛方所说,没有其他人胆敢与公爵竞争,全场一片寂静无声。

        「还有没有其他人要出价?」

        主持人的声音迴荡在偌大的宴会厅里。

        过了五秒,依然无人回应。

        「那幺,我在此宣……」

        「我出一千万。」

        一道沉稳的嗓音打断了正欲宣布结标的主持人。

        我愣了愣,遥遥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个人似乎站在门口不远处,黑暗将他完全包围,我看不见他,却知道他距离舞台十分遥远。

        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年轻,清晰地响彻整个宴会厅。

        台下的贵族们和我一样,先是傻了几秒,然后立刻全场沸腾起来,到处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还有裙襬在地面摩擦的沙沙声,所有人都急着想转身看清楚那人是谁。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听见公爵隐含怒意的声音朗声道:「一千一百万!」

        对方毫不畏惧,立刻追加,「一千两百万。」

        「一千三百万!」

        「一千四百万。」

        一声又一声。

        我紧紧抓着裙襬,试着让目光聚焦在漆黑的舞台下,注视着与公爵隔空交锋的人。

        当然,我依然看不见身在黑暗中的他,但我想让他知道我正看着他们,看着整件事的发生,而不是毫无感觉,任人摆布地站在这里等他们喊价。

        要是公爵真的有洛方说的那样恐怖,那这个人应该麻烦大了。

        但他仍坚持与公爵缠斗,这勇气我十分敬佩,虽然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还是忍不住希望他能赢……这时的我几乎快忘记我自己的处境了,一面在心里帮他加油,一面祈祷他比公爵还有钱。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祈祷真的应验了,随着金额突破三千万,远处那人喊价的语气变得越来越笃定,公爵却是越来越犹豫,最终──

        「五千万!」

        远处那人喊出了这样的价格,公爵则不知为何停止了追加价码。

        全场静默片刻之后,主持人道:「五千万。有人要继续加价吗?」

        连问了三次,台下仍一片沉默。

        于是,我在如梦一般毫无真实感的掌声中走下台去,在台阶下等着我的,是戴着白色面具的年轻男人。

        我抵达阶梯末端时,他朝我行了一礼,我于是跟着提起裙襬,微微回了一礼。

        侍者在旁边作了一个揖,示意我们跟上他。

        男人转头看我,朝我优雅地伸出手,而我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将手交给他,让他挽着我一起走向那道拱廊。

        穿越点满蜡烛的迴廊后,迎面吹来一阵夜风,夹带着草木的清新和淡淡的花香。

        廊道外头,原来通向一座像仙境一样的庭园!

        开满各色花朵的庭园中央是一座巨大的舞池,月光笼罩在洁白的舞池中,四周瀰漫着银白色的烟雾,柔和的曲子迴荡在夜空下。

        比我们早踏入庭中的新生和资助人正在四处漫步,彼此交谈,庭园里有好几处隐没在花丛中的自助式吧檯,似乎可以去那边取食物饮料。

        感觉学园在这场晚会上砸了很多钱啊……

        我收回远眺的目光,抬头看向我的资助人,给他一个「现在我们要做什幺」的眼神。

        没想到他却朝我竖起食指,示意我保持安静,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我们身后的走廊,接着突然拉起我,快步闪进一旁攀满银蓝色藤蔓的拱廊,又转入一个像迷宫一样的花坛。

        「怎、怎幺了?」

        我被拉得莫名其妙,好几次差点跌倒。

        他穿着男士晚礼服,行动当然毫无困难,但我穿着厚重的礼服外加超难走的高跟鞋好吗!

        中途我试图甩开他的手,却发现他手劲很大,怎幺甩都甩不开,于是怒道:「放手,不然我要叫了喔!」

        他闻言突然停了下来,于是跟在后面的我立刻剎车不及地撞上他,痛到小声骂了句髒话。

        「抱歉。」

        他微微低头看我,关心道:「有没有怎幺样?」

        「鼻子要断了啦!」我生气地说。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似乎是花坛中的一角,四周的灌木足有两、三公尺高,地点非常隐密,形成进去容易出来难的迷宫地形。

        「你干嘛忽然拉着我来这里?」

        「因为公爵跟过来了。」

        「什幺!」

        我吓得几乎跳起来,紧张地往身后张望,却听见我的资助人发出一阵笑声。

        「我们已经甩开他了,放心吧。」

        「真的?」

        「真的。」

        我这才安心地吐一口气,转而瞪他,「他跟上来为什幺不早说?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哪呢!」

        他又低笑一阵,忽然朝我递来一盘糕点,问:「妳要不要吃一点?」

        「咦?」我惊讶地眨了眨眼,「你……这是从哪来的?」

        「刚刚逃跑时经过吧檯,顺手拿的。」

        天啊,我完全没注意到!再低头细看,发现整盘刚好都是我最喜欢吃的小蛋糕!

        他把盘子塞给我,说:「妳先躲在这里多少吃一些吧,我出去看一下情况。」

        「欸?等等……」

        「别随便离开这里喔,我很快就回来。」

        留下这句话,他就消失在灌木筑成的高墙后头,完全不听我说话。

        我捧着盘子原地傻了几秒,心想这个人到底在搞什幺呀……?

        从见面到现在根本没有好好说到话,而且说走就走,连他叫什幺名字也没告诉我。

        明明花了五千万这幺一大笔钱抢到我的资助权,还因此惹怒公爵不是吗?但实际相处又好像对我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到底是为什幺?

        越来越搞不懂了啊。

        我摇摇头,索性先去找片柔软的草地,席地而坐开始解决那盘小蛋糕。

        值得高兴的是,蛋糕和想像中一样美味,吃完之后不知不觉心情也平静下来了。

        就这样一个人呆呆坐了一会,我渐渐感到无聊。周遭没有什幺可看的东西,只有无尽的灌木和各种植物。

        他明明说「很快回来」,但我等了很久很久,久到远处的音乐早就转换成舞曲了,他却还没回来。

      他……该不会忘记我了吧?

      我皱起眉,越想越觉得这可能性极大。在心底盘算一会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地起身,拍掉裙襬上的草屑,决定不等我们家资助人了,靠自己走出迷宫吧!

        没想到开始移动之后,我赫然发现这座迷宫比我预想的还要複杂。花了大把时间在无数通道间穿梭,却发现自己一直在原地转圈,那些灌木、花坛和萤光植物看起来全都一模一样,而且更可怕的是--中途居然一个人也没遇到!

        不、不会只有我在这座迷宫里吧?

        我开始感到心慌,忍不住越走越快,最后几乎奔跑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在某个路口瞥见一抹人影,立刻不顾一切地跑过去。

        当我欣喜地跑到一半时才骤然察觉有异,立刻收住脚步,却已经为时已晚。对方显然已经看见我了,而且他不是别人,正是公爵!

        为什幺……为什幺偏偏在这种时候出现啊!

        公爵此时已经拿掉了面具,那张满是算计,狡猾无比的脸毫无遮掩,看见我时就像中了乐透一样喜出望外,快步我我走来。

        「终于找到妳了!显然妳的资助人将妳冷落了啊!」

        他的语调带着一抹嘲讽。在听过洛方和菲碧对他的评价后,我连对他露出微笑装出礼貌的意思都没有了,而且他还是企图要贱价资助我的人呢!

        我一点也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触或交谈,但现在就算转头逃跑也已经太迟了。

        于是我拿出勇气,逼自己昂然驻足在原地,然后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他:「又见面了,公爵大人。」

        我有别于方才的态度让他微微挑起浓密的粗眉,矮胖的身体不疾不徐地来到我面前,傲慢道:「显然妳并不清楚自己的处境。」

        我紧张地在身侧握紧拳头,但没有簃动,也没有改变表情,只是直直地盯着他,看着他脸上逐渐浮现一抹好整以暇的难看笑容。

        「和我作对可不会有什幺好下场,洛方小少爷没告诉过妳吗?」

        过近的距离让我忍不住秉住了呼吸。

        虽然洛方确实有提点过我,但是现在和他作对的人应该不是我,而是我的资助人吧?我觉得他矛头完全指错人了,但他却毫无知觉,自顾自地说下去。

        「妳应该不笨,听好了啊!和我签定资助人契约的话,我可以保证妳这四年有花不完的金银财宝。王城的贵族们听令于我,也将臣服于妳,妳可以享有极大的特权,想要什幺就有什幺,最昂贵的魔法石、最奢侈的饮食、最华美的礼服,所有魔武学园的学生都将羡慕妳。而妳──只需要定时给我一些小小的回馈就行了。」

        喔,小小的回馈是吧?

        我后退了一步,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然后露出笑容朝他行了优雅的一礼。

        「谢谢您提出这幺优渥的条件。」

        我直起身,发现他露出讚许的笑容,但我继续说下去:

        「可惜的是,我必须承认,您提出的这些条件──财富、权力、地位,对我来说吸引力并不大。您来找我真的让我受宠若惊,但我想不出来您到底为什幺选中我?」

        我似乎问对了问题。只见他瞇起眼,愉悦道:

        「因为我有一个计划,足以改变这个国家的伟大计划!」他夸张地扬起双手,像个歌剧演员似的大声宣布:「唯有被我挑中的优秀人才,才有资格参与其中--而妳,正是有幸参与的人选之一!显然现在的妳还不知道自己拥有什幺力量,但我知道,所以跟着我、与我签定契约吧!我将使妳成为王国最出色的魔法师!」

        ……我有一瞬间为这个国家担忧了一下。拥有这幺强大权力和财富且心术不正的人,居然需称他有一个足以改变国家的伟大计画……我要是国王,一定立刻把这个人除掉!

        但比起担心这个国家,我自己的处境似乎更加危急。

        公爵此时见我毫无反应,终于不耐烦地沉下语气道:「别发楞,听着!我很少给人考虑的机会,对妳我已经很仁慈了,妳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快趁现在四下无人,与我签订契约吧!否则……」

        「否则如何?」

        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男性声音这时凭空插入对话,语气中明显带着笑意。

        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道力量轻轻将我往后一拉,接着那道声音从我头顶上方再度响起:「好久不见,公爵大人的交易商谈技巧还是一样低下呢。」

        我意外地仰起头,发现这次来的是货真价实的资助人先生没错!

        他拉着我的手臂,将我往后带离公爵,这才放开我。

        「妳真的和阿萨说的一样,好像兔子啊……」他低头看了看我,彷彿我是什幺乱跑而走失的小动物一样,语带责备地说:「不是让妳在原地等我吗?」

        我谴责地抗议:「因为你太慢了啊!」然后这才反应过来,「等等,原来你认识阿萨?」

        「是啊,就是阿萨把我叫来参加晚会的。」他用有点懒散、有点无奈的语气道:「说什幺重要的兔子要被卖掉了,非要我走一趟不可。」

        原来刚才阿萨失蹤那幺久,就是为了去搬救兵吗?

        我忍不住蓦地笑出来,什幺要被卖掉的兔子嘛!真想吐槽他,但好像又该先谢谢他。

        公爵被我们旁若无人的对话激怒,面色铁青地沉声道:「你是谁?报上名来!」

        他发怒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可怕,但资助人先生的嘴角却勾起一抹笑容,似乎一点也不惧怕他,懒散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邪气:「我是这只兔子真正的主人,公爵大人找她有什幺事吗?」

        「真正的主人?臭小子,你还真敢说啊!」公爵冷冷一笑,「要不是你突然插手,现在我就是她的资助人了!」

        「嗯……」他若有所思地说:「阁下似乎对我们家兔子情有独锺啊。」

        语毕轻轻拍了拍我的头,柔声道:「可惜就我所知,您最近的手头似乎不大宽裕。开往北方的商船被海盗击沉了三艘,东方的交易也受到外在阻挠,就连稳定成长的矿产也在近年逐渐耗尽,所以才会在喊价到五千万时收手,我说的没错吧?」

        「你……」公爵的脸这时开始疑惧参半,「你到底是什幺人?有种就取下面具!你可知道我那埃尔公爵……」

        「──不是好惹的,对吧?连口头禅都和过去一样呢。」

        资助人轻轻笑着说完,居然真的动手取下面具!

        我仰起头,恰好捕捉到面具被摘下的那一刻。一瞬间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意外年轻的脸庞。

        他看起来顶多和撒旦学长差不多大,有着一头深灰色的头髮,以及一双苍蓝色的眼睛。五官深邃端正,帅气得惊人,但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

        我从来没有看过他那样的眼神。坚毅、稳定、无法动摇,像是岩石、钢铁,或者任何一种无可摧折的东西。此时染上一层笑意,让那双眼睛看起来更加深邃难解。

        和撒旦学长不一样,也和小不点学长不同,但那无疑的是掌握着某种力量的眼神。

        「柯尔!」公爵说出这两个字时,几乎是咬牙切齿。

        「啊,真高兴您记得我的名字,印象中我们从未这样面对面交谈过……这幺说来,是托了兔子的福啊。」他微笑地低下头,将取下的面具放在我手上。

        我傻傻地接过,见他朝我笑了笑后,才将视线转向公爵。

        「……我早该猜到是你。」公爵看着他喃喃说着,突然怒极反笑,目光深沉危险道:「哈哈,不错……区区一名商人胆敢与我为敌,确实十分有胆量。但是小伙子,我奉劝你,商人就该有商人的样子,我看上的猎物休想插手!与我为敌,就是与王室为敌!」

        柯尔听完,轻轻鬆鬆地笑了。

        「我完全同意商人就该有商人的样子这句话,所以我以正当的竞标方式取得这孩子的资助权,并且当场支付五千万的金额,不正体现商人该有的样子吗?而您在竞标结束后的现在还来纠缠我们,您倒是说说看,到底是谁觊觎谁的猎物呢?」

        接着,他语气一转,话锋犀利地续道:「我以商人的角度姑且提醒您一句,时机便是商机,您显然已经错过买下兔子的时机,劝您就此死心吧。何不将目光放远一些?这个庭园里可是处处隐含商机呢!譬如在您跑来骚扰这孩子的空档,我正好拜访了几位故友,已经顺利谈妥三笔魔法石交易,未来一年这所学园的魔法石都将由我供应--刚才支付给学园的五千万,转眼就已经赚回一半了。」

        说完,他朝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公爵行了一礼,「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恕我们先告辞了,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          ✤          ✤

       

  • 名称:青春期4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2:1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