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2超清在线观看

【第四章   悠闲的假日早晨】

等我醒来,已经是隔天早上的事了。

终于!贯彻睡到自然醒的宏愿了!

我万分开心地跳下床,四下望了望,却发现卧房里没有看到阿萨的蹤影。

不会……真的消失了吧?我抱着不好的预感跑向通往客厅的门,轻轻打开,却发现眼前是意外的景象。

阿萨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似乎睡着了。

我站在门边远远地看了他一会,心想:原来书魔真的会睡觉啊!而且还戴着面具睡,一点都没有要拿下来的意思耶!之前一直以为书魔不会感到疲倦,原来是我错了。

但话又说回来,他应该真的很累吧!昨天那叠文件此时散落在桌面和地上,他手上还握着一份文件,就这样睡着了。

嗯,先不要吵他,让他再睡一下吧。

这幺想着,我默默缩回房里先把早餐吃掉,然后去洗了个澡。

等我洗完出来,走到客厅打算帮阿萨把散落的文件整理好,突然发现搁在桌上的一个小圆球正在发光,还发出清脆的滴滴声。

这是什幺东西?昨天好像没看到它出现在桌上啊?

我困惑地一手抓着文件,另一手把它拿起来看了一会,但完全看不出所以然。

这时小球冷不防震了一下,我吓得鬆开手,它立刻滚出我的手掌,发出咚的一声落在地上。我紧张地往阿萨看去,却发现他睡得很熟,完全没有被我吵醒的迹象。

谢天谢地……

我赶紧弯下腰把小球从沙发底下捞出来,却发现它没声音了。

不会就这样坏了吧?我惊恐地把它凑近眼睛仔细观察,但一样看不出所以然。

正纳闷着,从小球内部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兔子?」

我吃惊地险些二度把小球摔出去,赶紧捧稳它,小声问道:「柯、柯尔?」

「答对了。」柯尔轻快地笑着说:「早安啊,阿萨还在睡吗?」

「嗯!」我小心翼翼地再度往阿萨看去,他却一样对声响毫无反应,睡得很安稳。

「妳可以大声说话没关係,阿萨睡着时一向很难叫醒。」柯尔说,语气隐含笑意和一种过来人的无奈感。

我眨了眨眼,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熟到连这种事都知道!

一个是商人,一个是书魔,他们是怎幺认识的呢?我一边想着一边问道:「需要帮忙叫醒他吗?」

「不用,让他睡吧。我只是想找一份文件,可以麻烦妳帮我吗?」

「文件?」我看着满桌满地的纸张,迟疑地问:「你要找文件做什幺?」

这些毕竟是从小不点学长那边拿来的文件,我不确定是不是机密资料,而且……柯尔明明不是学园里的学生,为什幺会知道文件在我们这里呢?

柯尔在通话彼端思考片刻后,说:「阿萨昨晚说过森有一些文件在他手上,其中一份有个明显的问题,我想麻烦妳把它挑出来。」

既然阿萨跟他说过文件的事,那应该就不是机密了吧?

于是我稍微放下心防,问:「是哪一份呢?」

「是关于整修学者学院一座高塔的文件。那份的纸质有点偏黄,上面盖有一个圆形的红色印章。」柯尔叙述道,口吻流畅得彷彿曾亲眼见过那份文件似的。

「嗯!你等我一下。」我弯下腰翻找一会,很快就从桌子底下拾起一份浅黄色的文件,上头果然盖着红章。

「找到了!」

「那幺,麻烦妳把内容简单唸一遍吧。」

这事不难,我依言快速照着唸了一次,发现如果拿掉公文特有的官腔文字不看的话,这份文件的内容其实很单纯,就只是请託工匠学院去帮忙学者学院整修一座废弃很久的高塔而已。

好笑的是,阿萨在文件的底部用黑笔写了「学者学院.迪伦」和「方块学院.爱妮丝」这两个名字,把它们大大地框起来,然后在中间拉了一个双箭号,标注:「这种小事不用丢来王牌这里,叫他们两个自己商量去!」

我把阿萨的批注也一起唸了,就听见柯尔在那头一直笑。

「阿萨那家伙啊……」他笑完之后叹了口气,说:「兔子手边有笔吗?麻烦帮我把那个红色的印章圈起来,这样森之后重审就会注意到了。」

这次我没有立刻照做,而是困惑地问:「这个印章怎幺了吗?」

「这印章才是整份文件的重点,妳看印章中间是不是有个书本的符号?」

我点了点头,「确实有。」

「那是图书馆专用的印章,这份文件后面应该附有图书馆给的高塔内部结构图或者其他附件,只是混到别堆文件里了。妳手上这张只是封面,我猜阿萨昨晚可能看太快,所以没发现。」

「等等,那你是怎幺发现的?」我奇怪地问,「你明明没有看过这份文件啊,怎幺会连上头印章的图案都知道?还晓得要打电话来修正?」

「该怎幺说呢……妳会不会偶尔有种『必须去做某件事』的感觉?像是『某件事快要发生了』的预感,或者『好像哪里有问题』的感觉?」

我茫然地发出「呃──」的声音,这时背后突然响起阿萨的声音,「你直接说你是靠直觉猜到的,应该会比较好懂。」

「阿萨!你醒了?」我惊讶地转身,阿萨则嗯了一声从沙发上坐起来,把文件从我手上抽走,朝通讯球说:「这个印章确实是我漏看了,还有哪一份有问题?」

「有好几份,不过都是小问题。」

「没差,要改就一起改,说一下是哪份吧!」

接着他们开始迅速地核对起文件,柯尔负责描述哪份文件的哪里出了纰漏,而阿萨负责找出文件,快速掌握问题点并动笔修改。

我在旁边看着,越看越不可思议,柯尔彷彿什幺都知道一样,总是能精準地说出文件上的细节,而且他们两人一来一往的作业模式看起来似乎很熟稔,彼此默契十足,合作无间。

等全部改完之后,阿萨叹了口气说:「谢啦!这些文件乱七八糟的,让我来看都觉得吃力,怪不得森会看那幺久,他真应该聘你当秘书。」

柯尔哈哈大笑,「别傻了,可别跟森说我有掺一脚啊!」

「那当然,他要是知道还得了?那小子脾气跟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你知道我光要把文件从他那里搬走就费了多少力气吗?」

「完全可以想像。」柯尔笑着说完,忽然问:「兔子还在吗?」

「嗯,我在。」我出声回答。

「怎幺都不说话了?」

我抬头看了阿萨一眼,再看了看通讯球,「你们在做事我不好插嘴啊。而且我有点被你们吓到了,为什幺柯尔你什幺都知道?你们两个还这幺熟?」

「嗯……其实我不是什幺都知道,只是运用一点技巧而已。」

「技巧?」

「口头有点难解释,阿萨你开一下画面吧。」

阿萨听了就从我手中取走通讯球,看似随意地敲了两下,一道影像立刻投射在墙上,清晰得简直像视讯一样!

只见影像中的柯尔置身在一间布置简朴的房间里,身穿白色的短袖衬衫和深蓝色长裤,打扮远比上次见到他时还要简单清爽很多。

他此时正坐在床上,面前洒满了扑克牌,笑着说:「兔子随便问我一个问题吧,只有妳知道答案的那种。」

咦?这是要扑克牌占卜的意思吗?

我偏着头想了一下,问:「我今天的早餐吃了什幺?」

柯尔低下头随手翻了一张牌起来,看了一眼说:「奶油吐司和可可。」

猜对了!我震惊地看着他,他则笑道:「再问我一题吧!」

要想出只有我知道答案的问题不太容易,所以我花了好些时间。一连问了几题,柯尔总是在我问完的五秒内就掀牌说出正确答案,手法简单又随性,看起来既不像魔术,也不像占卜。

几回合之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你是怎幺做到的?」

「直觉。」柯尔耸肩笑道。

「……直觉?」我半信半疑地看他,不懂如果是直觉的话,为什幺还要用扑克牌?

「嗯,我从小开始一碰到问题脑中就会自动出现答案,据说南方森林里长大的小孩很多都有这种天赋。不过我的资质比较差,浮现的答案有时是正确的,有时候却错得离谱……所以为了搞清楚现在我的直觉力是否正常运转,我学会用扑克牌帮忙验证。」

他一边解释一边把牌铺好,然后按住其中一张牌,「比如说刚刚妳问我问题之前,我会先在心里猜测底下这张牌的花色应该是『黑桃A』,然后才开始思考妳给我的问题。当脑中出现妳问题的答案之后,我会把牌翻开……」他把牌翻起来拿近镜头让我看,「果真是黑桃A对吧!这表示刚才我当下的直觉能力是準确的,而不是瞎猜的,所以出现在脑中的答案八成也是对的。就这幺简单。」

我哑然看着他,而他则微微一笑,「可惜这只限于某些外部环境的问题,如果问我妳现在脑中在想什幺,或者问我妳最喜欢的颜色,这我就答不出来了。必须是『已经发生过』或者是『将要发生』的问题,还有『确切的事实』,这些我才有办法猜对答案。」

「像是……找到天空之塔的入口?」

「啊,没错,就像那样。因为天空之塔的入口确实存在那里,开启入口的方法也确切存在,所以我大约可以靠直觉猜到该怎幺做。只是那天我没带扑克牌去,所以完全靠直觉和运气。」

我有点恍惚地点点头,心想这似乎解释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我们在塔里探险时,柯尔总是有办法从众多岔路中找到正确的那条,而且明明他一直走在前头,却总是能在我被自己的裙襬和障碍物困住时回头拉我一把。

虽然只是一些小事情,但我记得当时心里的讶异和窝心,原来那就是他的直觉力啊……

「这种能力对商人来说还满有用的,算是我个人的商业机密吧,请妳帮我保密喔!」

「没问题!」我想起我们的商业伙伴关係,立刻点点头。

「至于我为什幺会和阿萨很熟嘛……」柯尔把扑克牌收进一个小木盒里,状似思考地说:「应该是……青梅竹马?」

阿萨倏然从文件堆里抬头,怒道:「去你的青梅竹马!哪来的青梅啊?」

「那就是竹马竹马了。」

「那是你和因休,别把本大爷跟你们混为一谈。」

「啰嗦!」柯尔抱怨道,「反正我跟他是很熟的老朋友就是了。」

「何止熟,熟到快烂了……」

「妳看,都已经到了不用顾虑礼貌和表面功夫的地步了。」柯尔叹气道。

我听了直想笑,好奇地问:「你们常常像这样通话吗?」

「是啊。平均每两天就会被他骚扰一次。」

「乱说,本大爷哪有骚扰你?」

「哪没有?那天是谁因为兔子在遣返前讲了一句话,结果整夜睡不着,硬是打来把我吵得整晚都没睡的?」

「那次是情有可原好吗?」

「是喔。那昨晚又是谁边批公文边打来抱怨学生会的?我还要一边对帐一边听你讲,结果你自己先讲到睡着,害我早上不放心用直觉想了一下你公文改得如何,就发现你印章看漏了!少了附件要是那座塔越修越糟怎幺办?那可是旧王城的王之塔耶!」

我第一次看到阿萨被逼得哑口无言,不禁诧异地笑了出来。

「所以柯尔你和因休学长从小就认识了?」

「是啊,还有森,我们几个算是儿时玩伴吧。」

「只有你觉得你们算是儿时玩伴吧?」阿萨说。

「应该只有你觉得我们不是吧?」柯尔如此反驳。

我笑着看向二度陷入沉默的阿萨,就听柯尔惋惜道:「结果他们现在一个成了南魔武最强的王牌,一个成了防御最强的神盾,只有我成了商人。」

「其实你们三个都很厉害了。」我由衷地说。

「谢谢。」柯尔莞尔一笑。

阿萨似乎很习惯被柯尔呛,所以逕自默默去一旁把文件整理好叠到桌上。等我和柯尔闲扯完,他才对着画面意有所指地说:「柯尔,你的头髮是不是又退色了?」

「啊啊,好像是。看来又要补染了。」柯尔无奈地捏起耳边的一缕髮梢,我这才注意到,他原本深灰色的髮色这时已经退到浅灰,几乎算是银色了。

「原来柯尔你有染头髮吗?」

「嗯,有啊。王城有很多贵族和商人都有染髮习惯,算一种潮流吧!不过我的髮质每次染了都撑不久,这次乾脆染深一点好了……」他把手中的通讯器往一旁搁着,喃喃自语着走出镜头外。

我目送他离开,这才转头问阿萨,「柯尔和学长他们从小就认识,这是真的吗?」

「是啊,有段时间他们三个都住在旧王城里,那时候每个都好小啊……」

「才五、六岁当然很小啊。」柯尔拿着一罐东西走回镜头範围,「不过后来就因为战争逃亡而失散了,这几年才好不容易在学园这边重逢。」

原来如此,他说的应该是十年前的那场内战吧?

我想起在迷宫里看见的战火景象,心底庆幸还好当时住在旧王城的他们有活下来。

「你今天行程是什幺,说来听听?」阿萨说。

「去拜访几个老客户吧,染完头髮就该出门了。」他边说边把手上的罐子抛了抛。

「好好注意安全啊。」

「好。」柯尔说完,转而看着我道:「那我先去染头髮啰!兔子晚点见。」

语毕他便切断了通话,墙面上的影像也跟着消失了。

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说晚点见是什幺意思?难道他要来学校吗?学校也是他说的老客户之一?

我一头雾水地思考着,阿萨则指了指通讯球说:「那个就给妳吧。」

「咦?这样好吗?」

「我有很多颗这种东西,而且妳之后应该也需要用到。」阿萨说。

我连忙道谢。继学长给我的指路针之后,我又获得另一个神器了!

「这个可以拨打给任何人吗?」

「当然,只要冥想对方的样子,对方同时也持有接收器的话,就能接通。」说着,阿萨忽然想起什幺似地说:「那时候因休也用这个拨去妳家很多次啊!记不记得?」

欸?

我回想一下,立刻知道他在说什幺了,就是那几通被我以为是重考班打来而拒接的电话啊!

「所以,我可以用这个打回家?」

「当然,刚刚不就说了吗?」

我立刻欢呼一声,跑回房里给家人打电话去了。

                          ✤          ✤          ✤

来到这里以后完全没有跟家人联络,现在终于能够联繫上,反而有点紧张。

我坐在床上冥想着远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人,并将小球凑近耳边,果然听见里头传来电话拨打中的嘟噜声。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很快的,电话那头被接起来了。

「喂?」

「喂?梅昊?」

「姊姊!」我弟听起来大吃一惊,「妳怎幺有办法打电话回来?妳不是在异世界吗?」

我噗哧一声笑出来,然后快速解释了阿萨给我通讯神器的事。

梅昊在电话那头惊呼连连,又缠着我要我说在学校发生的事,好半晌才边笑边说:「欸,说真的,姊妳在学校没被欺负吧?」

「当然没有,大家都对我很好啊!」

「那就好,姊妳有时候超迟钝的,爸妈和我都很担心妳耶!」

我愣了愣才恼怒地说:「少来!我哪有迟钝!」

「哈哈哈,妳刚刚愣了一下对吧?妳就是这样,每次反应都很慢,才会被说迟钝嘛!」

这家伙……

「对了,姊妳什幺时候才要回来?」

「等学校这边有空吧!我后天就要开学了。爸跟妈在家吗?」

「爸不在,妈在厨房,妳等我一下。」梅昊说完便放下话筒,朝厨房大喊:「妈!姊姊打电话回来了!」

我稍微把通讯器拿远一点,微笑地听见妈妈在厨房回喊:「来了!」

等电话一传到妈妈手上,立刻是一阵关切,诸如:学校怎幺样?和同学相处都还融洽吗?宿舍环境舒不舒适?有没有好好吃饭睡觉?

我笑着一一应答,告诉她这边的同学人都很好,学校很大很漂亮,我们刚选完课,后天才会正式上课,但宿舍已经入住了,非常宽敞舒适!

说着说着,一滴眼泪就不自觉地掉下来了。

但是我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变调,继续轻快地回应,不断重複说:我已经上大学了,不用担心我啦!嗯,我会照顾好自己……好,一有空就会回家去。

等我挂掉电话之后,呆呆地坐在床上好一会,才动手擦了擦眼泪。

这辈子第一次离家住校,开始有点想家了啊。

我又发呆了不知道多久,才听见阿萨在客厅喊我。

「本大爷要拿文件上去给因休,妳要不要去?」

「要、要!等我一下!」我说着立刻跳下床,往客厅跑。

阿萨站在门边,无奈地说:「急什幺啊?真是的。」

我揉了揉微微发红的鼻子,嘿嘿一笑。

                          ✤          ✤          ✤

上去学长房间时,我们惊讶地发现房间里不只学长他们。

里面超多人的!

除了撒旦学长和小不点学长安然坐在沙发上以外,其他人全都散坐在地上,还有人靠墙站着,光一个客厅就塞了起码三十几人吧。

「这是在干嘛啊?」阿萨说。

「听说森学长生病了,所以我们就顺道来探望了啊!」其中一个学姊笑咪咪地回答。

这声音……我探头一看,居然是猫学姊!

她看见站在阿萨身后的我时,也惊讶地睁大一蓝一金的双眼。

「啊,是梅悠学妹!妳也是来探病的吗?带着……咦?公文?」

我往小不点学长望去,果然他身边围绕着各种探病用的伴手礼。

可惜我们只有带来一大叠文件……

阿萨倒是没怎幺在意这些,直接把我手上的文件一起拿过去交给撒旦学长。

「吶!」

「已经审完了?」学长原本在和小不点学长说话,这时抬起头接下文件,语气有点惊讶。

「当然,大部分都没什幺问题,不放心的话你再扫一次。」

「不,你审的文件我很放心。」

坐在一旁的小不点学长这时也凑了过去,「谢了阿萨,文件先给我看一下吧!」

他说完就把文件整叠抱过去腿上,开始快速翻阅。

一扫上一次的任性,这时候的小不点学长表现出严肃认真的一面,就算旁边很吵还是不为所动,明明是病患却把来探病的一大票人完全晾在旁边。

总是在出乎意料的时候才看得出他身为王牌的特质呢……

「又切换成工作狂模式啦!这小子。」阿萨无奈道。

「他昨天有好好睡觉,体力已经恢复了。」学长说。

「真受不了。」

话说回来,来探病的似乎全是大二的学长姊。以小不点学长在学园里的高人气,会有这幺多人来探病也是正常的吧!

但是病患本人已经陷入公文海里了,大家仍聊得非常开心。

「说是探病,其实你们只是闲着没事吧?」撒旦学长冷冷地道出事实。

「别这幺说嘛!后天才开学,现在完全没有事做啊!」猫学姊率先回道。

「而且商店街前几天又炸掉了,根本没地方逛嘛!」

「校内店家暑假又都没营业,连学生餐厅也没开耶!」

「对啊,选课选完就不知道要干嘛了!」

学长眉头一皱,「吵死了,这幺闲的话,就去找白巡!他们红心学院正缺人手。」

「红心学院?这种时候他们在忙什幺?」

学长冷冷地看着他们,显然认为这问题没必要回答。

起先大部分学长姊都是一脸困惑,过了几秒,终于有个学姊恍然大悟地说:「啊!是祭典啦!」

「啊?」

「那个酬神祭啊!」

「喔!我想起来了!那个每次都在夏天举办的庆典嘛!可是那不是十年前就被废除了吗?」

「十年前国王陛下上位时确实把它废除了,但是我们南魔武还是保留了这个祭典的传统喔!只是规模比以前小很多,仪式也精简不少了。」

「这幺说来,好像有在学校里看过祭典的宣传海报?没想到那个是由红心学院负责啊?」

「毕竟红心是虔诚信奉着神明的祭司学院嘛!可是祭典每次都办在暑假,所以除了他们学院以外,很少学生会参加,也很少人知道。」

看大家明显对这块不太熟悉的样子,大概在场的学长姊都是来自黑桃、方块和梅花学院吧?

讨论了一会,众人的兴致越来越高昂。

一位学长热血地道:「祭典听起来很酷耶,我们也去帮忙吧!」

「好耶,咱们乾脆来组个祭典团怎样?」

「这个主意好!」

「那顺便带新生一起去吧!其他大二生说不定也会有兴趣?」

讨论了一会,学长姊们很快就决定出团了,一个个迅速从地上站起来。有人开始跟白巡学长和红心学院的干部连络,其他人则用通讯耳环往各自的学院散播消息,快速揪起团来。

好强啊,这种动员力……

「妳也跟他们一起去吧!」原本陪着小不点学长审文件的撒旦学长越过其他人,对我这幺说。

「好!」我笑着回答,「学长你们呢?」

「对啊,学长你们也一起去嘛!」学长姊们开始在旁边鼓譟,「难得大家都要去!」

小不点学长啪的一声阖上文件,露出招牌的灿烂笑容,抬头道:「因休,我们也去吧!」

撒旦学长平静地看着他一会,说:「你还在养病,记得吗?」

「我的病已经好了!」

「……」学长微微挑眉。

「文件我也看完了!走嘛!」

「你啊。」

双方僵持片刻,最后的结论是两人都去,但如果小不点学长的身体再出状况就直接回来。

「太好了!那我们约半小时以后在校门口集合喔!」被推选为祭典团总召的猫学姊笑着说完就宣布散会。

离开之际,猫学姊回头朝我笑笑地说:「学妹也赶快回去换衣服吧!」

我满脸困惑,低头看了自己一下,粉色短衫加浅蓝色七分裤,都是她亲自帮我挑的外出服啊!

阿萨叹了一口气,从后面拖着我往外走,「走啦,妳不会想要穿这身衣服去祭典的。」

这身衣服到底哪里不好了?

一头雾水地回到房间,没想到阿萨打开我的衣柜后,居然翻出一件裙子丢给我!

那是一件米白色和紫草色相间的洋装,设计非常有异国民族风的感觉。衣服上附有一条漂亮的腰带,上头缀着金色的金属圆片和流苏。

我对这件洋装特别有印象,因为当初猫学姊帮我挑选的时候,我完全想不出来什幺场合会穿到这个,原来这竟然是祭典用的衣服?

「不用看了,这是南方大陆传统的祭典服饰,妳还有五分钟可以换上它。」

五、五分钟?

「还有半小时才集合耶!为什幺这幺赶?」

「妳知道宿舍离校门口多远吗?」

我微微一惊,好像真的很远……

想起上次跟学长他们去商店街,走好久才到校门口,我立刻把所有问题都嚥下肚,火速把阿萨赶出我的卧房,关门更衣。

还好它外观複杂归複杂,穿起来还算容易。

整装完毕后,我顺手把头髮扎了起来,往镜子里一照,然后迅速奔去客厅,喘着气问:「合格?」

阿萨点头,「合格。」

太好了!

我和阿萨一起跑出房间,就看见一批新生也刚穿好祭典服从房间里冲出来,一边跑一边大笑道:「天啊!来不及了啦!」

……嗯,如果有人跟我一样慢,应该就不用太担心了,对吧?

往校门口的路上,我又陆续碰上很多我们黑桃学院的新生,大家都一脸兴奋。

我和阿萨并肩走,沿路边跑边跟同学打招呼,不知不觉就到校门口了。

「梅悠!」

才刚到集合点,我立刻被叫住。

转过去一看,是菲碧!

「梅悠妳穿这样好可爱!这件是在哪里买的?紫色和妳头髮的深褐色好搭喔!」

我被扑上来的菲碧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她很热情,这我已经习惯了……而是她的打扮。

她身上的衣服是樱花粉色的裙子,腰带则是暗红色配金色铃铛,看起来像盛开的花一样,非常漂亮!

虽然祭典服的设计都差不多,沿路上看到很多都大同小异,但菲碧的衣服仔细一看似乎有点特别。

她发现我盯着她瞧,笑着原地转了一圈,「和妳们的不太一样对吧!裙襬比较长,腰上的繫带绑法也不一样,这是我们南方七大家族特有的祭典服喔!」

南方七大家族?

「洛方是不是也是南方七大家族的?」

「是啊!他是修诺瓦家,而我是沙亚纳家的喔!」

修诺瓦和沙亚纳吗?

虽然有点搞不太懂,总之都是贵族的意思吧?

「啊,洛方来了!这边──」菲碧忽然朝我身后的方向呼喊。

「小声点,大家都转过来了。」洛方边抱怨边走近我们。

「有什幺关係嘛!好久没参加祭典了啊!」

洛方的衣服也和其他男生不同,多出了装饰用的银色链子和不知何用的菱形坠饰。

我打量洛方的同时,他们两个已经聊起来了。

「没想到红心学院将祭典保留下来了呢!」

「是啊,新王居然容许他们举行祭典,真让人意外。」

「或许因为这样才没有特别铺张吧。」

我忍不住举手问道:「所以说,这个祭典怎幺了吗?为什幺十年前会被废除呢?」

「说来话长啊。」菲碧苦笑着说。

这时前面的队伍似乎开始前进了,洛方见状便说:「那件事的背景知识对妳来说可能有点複杂,我们边走边说吧!」

  • 名称:女生宿舍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1:1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