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的疯情超清在线观看

        【第六章   商店街大採购】

        抵达商店街时,天色已经全暗了,但是我们完全不用担心看不到路,因为整条商店街明亮得恍如白昼一般。

        我抬头看了看商店街上空,只见无数闪闪发亮的光点飘浮在行人头顶上,缓缓地四处移动,不时彼此碰撞,爆出闪光,如烟火般洒下没有温度的金色火星,然后熄灭。

        「那些是星屑。」学长说,「放着不管会自然增生、消逝,但永远不会全数熄灭,所以是很好的照明。」

        「好漂亮啊……」

        这时候大概各学院的新生测试都已经结束了,商店街开始涌入人潮,处处可见穿着制服的学长姊领着新生和他们的书魔。

        我好奇地左顾右盼,突然注意到一件事。

        「阿萨,其他书魔都没有戴面具耶。」

        在试炼场时太紧张了,所以没有留意,现在一回想,好像真的没看到有书魔像阿萨这样遮住脸的。

        阿萨隔了几秒,忽然粗声道:「本大爷内向害羞不行喔?」

        我瞬间囧了一下,差点撞上前面的撒旦学长。

        「……生气啦?」我戳了戳阿萨,「就算你颜面损伤我也不会笑你啦。」

        「小兔崽子找死啊!去妳的颜面损伤啦!」阿萨怒道,「重申一次,本大爷可是书魔界的美男子!」

        我正要回话,旁边忽然冒出一个熟悉的声音笑着说:「哦,那就把面具拿下来让我们看看嘛──」

        我回过头,果然是小不点学长!

        「事情都忙完了?」前面的撒旦学长停下脚步,转身问他。

        「我趁中场休息先溜出来了。」小不点学长笑得十分灿烂。

        学长……你身为王牌,这幺做好像……不太好……

        「对了,梅悠梅悠!」

        学长像是想起什幺,忽然抓着我,开心地原地转了一圈。

        「新生测验排行出来了哦!妳的攻击排名二十七,防御排名第一,总排行是第九哦!」

        我被转得晕头转向,愣愣地咦了一声。

        「还有还有,刚刚的宴会上,妳和王子是今年资助人询问度最高的新人哦!」

        我还来不及问什幺是资助人,他已经放开我,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袋子。

        「喏!这是我从宴会里偷带出来的点心,送给妳!妳是因休的直属,我很高兴!」

        我收下了小袋子,摀着晕乎乎的头,笑着说:「谢、谢谢学长!」

        「不客气!」他笑得很开心,那双盈满笑意的碧绿色眼睛直直地看着我。

        这个瞬间,我脑中忽然清晰地响起他的声音。

        谢谢妳留下来当因休的直属。

        谢谢妳没有背叛他。

        我意外地看着小不点学长,他仍是笑着。那些话他并未说出口,而是直接传递到我的脑海。

        我顿了顿,然后在心底默想着。

        不客气。

        小不点学长的笑意加深了,又看了我片刻,然后转向撒旦学长,瞬间转换欢乐的语气说:「因休因休,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撒旦学长往我指了指。

        「她缺的东西全部都要补齐。」

        我缺的东西?

        「全──部?」小不点学长睁大眼睛,当场掰起指头开始算,「嗯……制服需要三套,长袍两套,还有文具、课本、草药、药水、魔法石……」

        「课本不用,我的直接给她。」撒旦学长说。

        「喔,对耶,同一脉的修课全部都一样嘛。」小不点学长往额头一拍,然后兴沖沖地说:「没关係,去掉课本还有好多东西要买!今天就来个大採购吧!」

        说完,立刻一马当先地往前走。

        「先去摩菲那里量制服!」

                          ✤          ✤          ✤

        漫天璀璨的星屑下,商店街瀰漫着一种活泼温馨的感觉。

        整条街上几乎都是我们学校的人,大家彼此都有说有笑的,几乎所有人经过我们时,都会跟学长们打招呼,看得出来学长他们在学校很受欢迎。

        我跟在学长们身后,不时听见小不点学长的笑声和撒旦学长的说话声,不知不觉也跟着笑了起来。

        当遇见熟人时,撒旦学长会特别停下来,把他们介绍给我认识。大概因为两位学长的关係,那些学长姊对我的态度都很热情,有的会摸摸我的头,有的甚至还拿出小礼物送我,等我们抵达摩菲的服饰店时,我手上已经抱满了零食点心,外加一些不可思议的魔法小玩意。

        在摩菲的店门口,我们再度遇见学长们的熟人。

        不过这个人说起来,我应该也认识。

        「哈啰!因休学长还有森学长,你们怎幺在这?」那位学姊眨着猫一般一金一蓝的眼睛,惊讶地说:「今晚不是有资助人宴会吗?神之七人不是都要出席?」

        「哈哈哈,是啊,不过我溜出来了!」小不点学长完全不觉得有哪里不对,相当开心地说。

        「是哦,是你的话我一点也不意外。」学姊无奈地说,「倒是因休学长不像会翘掉宴会的人啊……该不会是被你给拖出来的吧?」

        「才不是咧!」小不点学长生气地鼓起脸颊,「因休他今年有带直属,所以新生训练这几天可以不出席任何对外场合啦!」

        「直属?」学姊疑惑地往学长身后看了看,就看见正在和阿萨研究某个魔法玩具的我。

        这时我正好抬起头,和学姊四目相接,两边都是一愣。

        学姊率先反应过来,两手一拍,笑着说:「哎呀!我早上见过妳!对啊,我怎幺给忘了?妳是因休学长的直属,叫作梅悠,对吧?」

        我呆呆地点点头。

        没错,这学姊就是今天早上用单手把我抛上看台的那位。

        猫学姊看了看学长他们,再看了看我,一双猫眼笑得弯了起来,「妳要来买新生制服和长袍,对吧?」

        我再度点点头,学姊脸上的笑容益发灿烂。

        「太好了!」她忽然拉起我的手,凑近我的脸,兴奋地道:「跟着他们几个臭男生是挑不到什幺好货的!怎幺样?让学姊我来帮妳挑吧!」

        咦?

        我惊讶地看着学姊,再往学长们看了看,发现没人反对,小不点学长一副我举双手赞成的表情,撒旦学长也只是淡淡说了句,「顺便帮她挑一套晚礼服。」

        这下学姊笑得更开心了,拍拍胸脯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于是,我就这幺被学姊拖进店里了……

        「我的名字是雪莉,不过因为眼睛的关係,大家都叫我猫。妳可以直接喊我猫学姊就好!」

        学姊一边带着我穿越挂满各种服装的店铺,一边自我介绍。

        嗯,果然不是只有我觉得她很像猫啊……。

        我跟着她走进一道帘幕后方,发现她直接把我带进了一间小小的更衣室。

        「我先帮妳量一下尺寸喔!来,把手张开。」学姊熟练地一弹指,手上立刻出现一条布尺。

        「我是方块学院的学生,现在大二。」她一边测量我的腰围一边说,「嗯,也就是说,我是工匠学院的学生啦。我们工匠学院除了製作道具和武器之外,还有一部份的人是专攻裁缝哦!像我,就曾经在这间店打工过,所以可以自由进出工作室。」

        我听完,瞬间恍然大悟,难怪学长他们会把挑衣服的工作交给她。

        感觉她一整个就很熟练又很专业啊!

        「我的直属是个学弟,刚刚帮他量尺寸,躲得跟什幺一样!哼,男生就是男生!还是学妹最好了!呜呜,好羡慕因休学长喔!」

        等所有数据都量完后,她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看着我思考了一会。

        「妳等我一下,我去拿衣服来给妳试。」

        说完,她便一溜烟地就跑了出去。

        等她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大叠衣服,整个人容光焕发,笑得好开心。

        「来吧!我觉得每件都好适合妳,所以通通抱来了!咱们一件一件试穿吧!」

        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根本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

        煎熬。

        我开始佩服猫学姊的直属学弟了,他真有先见之明,我应该一开始就躲得远远的……

        几乎每件一穿上来,学姊就皱眉开始挑毛病,什幺我骨架太小所以衣服撑不起来、领口开得太低、腰太紧、下襬过长。

        光是长袍我就试了二十件以上,礼服更不用说,我数到一半就放弃了,只有制服是规定好的,所以她帮我修改了腰线和多车了几个暗袋之后,就放我过关了。

        「我可以理解魔法师要穿长袍,可是为什幺要买礼服?」我试到一半,忍不住崩溃地问。

        「因为有舞会啊!」学姊一边递给我下一件礼服,一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

        「舞会?」我惊讶地张大嘴巴。

        「对啊,妳不知道吗?我们学校每年都有好几场喔!我记得,新生训练的最后一天好像就有一场。」

        说完,她还很疑惑地问我,「妳没参加过舞会吗?」

        我用力地摇摇头。

        这下换成她惊讶地张大嘴巴了。

        「天啊!真的没有?哇,我好难想像没有舞会的生活喔!那不是很无聊吗?」

        说完,她很认真地看着我的脸,「告诉我,妳会化妆吧?会弄头髮吗?一个人有办法穿好礼服吗?」

        我用一串沉默的摇头作为回答。

        「天啊……」学姊用手贴着额头,看着我良久。

        「这样吧,舞会前妳来找我好了,学姊一定把妳打扮得漂亮到连妳学长都认不出来!」

        我感觉她背后燃起了名为热情的火焰,忍不住倒退一步。

        完蛋了……以她对衣服的执着和龟毛,还有对舞会的莫名热忱,让她帮我打扮,我八成还没到舞会就被折腾死了。

        不行,太恐怖了,那天我一定要躲她躲得远远的……

        接下来的礼服试穿,学姊一整个心情愉快,所以进行得特别迅速。

        等她终于宣告满意时,我感觉整个人已经脱一层皮了。

        换回原本的衣服走出更衣室时,发现学长他们还坐在店里的沙发区等我们,撒旦学长拿了一本魔法书在看,小不点学长已经等到睡着了,只有阿萨不见蹤影。

        我和学姊各抱着一叠衣服过去,放在学长面前的桌上后,学长抬起头,然后微微挑眉地看着那堆远超过预期数量的衣服山。

        原本预定是买制服三套、长袍两套,外加礼服一套,不过学姊说女孩子衣柜里不能只有两件长袍和一件礼服,所以她硬是帮我挑了五件长袍、三件礼服、五套制服,外加这边世界的便服十五套。

        令我惊讶的是,学长他居然没说什幺,面不改色地直接把那叠衣服拿去柜檯结帐。

        我看着柜檯那一包又一包的袋子,这些在我们的世界起码也要价台币上万吧!

        「学长,我会还钱的……」

        但是撒旦学长仅仅瞥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不用,小钱而已。」

        说完,他回头递了一张卡给店员,然后在店员递过来的纸上写了一行字,道:「这些直接帮我送到这里。」

        这时,小不点学长终于被猫学姊吵起来了。他翻了个身,软软地趴在沙发上说:「嗯……妳们挑完了?」

        学姊笑着捏了捏学长的脸,「要是让别的学校知道咱们王牌是这副德性,应该会吓一跳吧?」

        「浑蛋!居然敢捏王牌的脸!」小不点学长打掉学姊的手,气鼓鼓地说。

        撒旦学长付完钱,走回来就看见这一幕。

        「森,该走了。」

        小不点学长很听话的嗯了一声,缓缓爬了起来。

        「学长你们等一下要去哪?」学姊问。

        撒旦学长正要回答,外头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一瞬间,地面开始猛烈地上下震动,慌乱的尖叫声响彻整条商店街。

        第一时间,学姊就把我往墙边推,然后训练有素地在我身旁蹲下。学长们则是脸色一变,连还没清醒的小不点学长也迅速换上凝重的表情,两人并肩冲出店外。

        其他在店里选购服饰的学生则和我们一样,先各自躲到安全的地方,等到摇晃结束后才往门外移动。

        我和猫学姊跟着大伙出去,就看见眼前尘土飞扬,星屑剧烈浮动,上空不断响起炸裂声。过一会,等尘埃渐渐落定后,我们才看清眼前震撼的情景。

        「怎幺会……」猫学姊摀着嘴轻声道。

        商店街离学校最近的那一端,我们刚刚才走过的地方,此时正冒着阵阵黑烟。

        黑烟中,只见无数店家倾倒一片,居然全数被夷为平地!

        短短数分钟,原本充满欢乐气氛的商店街就陷入一片混乱,人潮不断涌向爆炸处,将那一头挤得水洩不通。

        我左顾右盼一会,发现四处都是慌张奔走的学生,却迟迟找不到学长他们。

        这时,猫学姊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从事故现场跑回来的学长,急切地问:「路希,前面怎幺回事?」

        「猫,我正在找妳!」

        仔细一看,这个学长就是开幕仪式时在B看台接住我的阳光学长。

        他喘着气,抓着学姊的手臂说:「妳快过去!妳学弟跟王子在一起,好像和外校的人发生冲突了!对方很强,王子好像和他们槓上了!」

        「什幺?」学姊脸色大变,「你说伊恩他……」

        话还没说完,猫学姊就着急地往事故处奔去。

        我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目送学姊的背影。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学长说。

        我点点头,跟着阳光学长小跑步过去。

        事发现场周围一片狼藉,四面八方全都挤满了学生,根本无法靠近。

        阳光学长看了看四周,突然后退两步,然后纵身一跃,轻易地跳上一栋半毁的商店的屋顶,然后回头伸手拉我上去。

        我攀着砖瓦奋力一蹬,好不容易爬上去。在屋顶上站直后,这才看清人墙内的情形。

        只见王子就站在人群中心,看似毫髮无伤,表情非常平静。

        然而再定眼一看,我赫然发现他隐藏在披风下的手臂正蜿蜒着一道狰狞的血痕,鲜血一滴一滴淌过手腕,染红了他挂在腕上的黑色魔法石,然后在地上落下点点腥红。

        他身后,几个新生身上更是伤痕累累,数名祭司学院的学长姊围绕着他们,正在施行治疗魔法抢救。

        相较之下,王子只能算轻伤,而且他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般,任由血液持续流淌,表情专注而防备地望着对面一栋商店的残骸。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几个穿着外校制服的学生站在那堆残骸上方,脸上满是嘲讽的笑容。

        其中为首的一人双手环胸,轻蔑地环顾周围只敢围观却不敢上前帮忙的学生,冷笑着说:「原来南魔武就只有这点能耐吗?上一届四校大赛总冠军,看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发现所有人都只是又惊又惧地看着他,他的笑意更深了,故意提高音量,耸肩道:「哦,对了,今天是你们南魔武的新生训练第一天嘛!所以说这边都只是新生和大二生啰?真不巧,看来神之七人都参加宴会去了,老子原本还想和他们较量较量呢。」

        我身旁的阳光学长生气地将拳头往瓦片上一砸,「他们分明是故意挑这时间来闹事的!」

        我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将目光重新放回下方。

        王子对他的挑衅不为所动,保持着戒备状态,但眼底丝毫不见恐惧,甚至还隐含一丝不易觉察的轻蔑。

        那人见状,嘴角微微勾起,纵身从残骸顶上一跃而下,在王子面前十余公尺处落地,随意地活动一下手腕,将指骨折得劈啪作响,然后笑道:「看来,这位新生似乎不把老子放在眼底啊!很好,初生之犊不畏虎。看在你打伤老子同伴的份上,老子就认真和你打一场吧!」

        说着,他环视围聚的人群,大声道:「旁边的小大一、小大二好好看仔细了!本大爷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东魔武的威力!」

        语毕,他将手掌对着王子,脸上的笑容益发狰狞。

        霎时间,挂在他胸前的一串血红魔法石忽然强光大盛,周围吹起一阵风,将沙石尘土捲了起来。

        几步之外的王子沉默地凝视着对手,手上的黑色魔法石同样开始逐渐发出强光。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际,人群里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无比清晰地响遍四周。

        「我说,你们都造反啦?」

        那声音听似带着笑意,却隐含着浓厚的杀气。

        我对这种笑着威吓的方式感到特别熟悉,绝对是小不点学长!

        果然,下方的人群突然散开,中间让出一条路。小不点学长不知何时换上了一袭白色长袍,笑着伫立在中央。

        「大老远跑来我们学校的地盘叫嚣,还敢打伤我们的新生,看来东魔武过去这一年里长进不少啊!」

        他笑着边说边往空地中央走,小小的身躯挡在王子身前,转身面向那群东魔武的学生。

        「想挑战神之七人就说一声嘛,我随时奉陪啊!来,哪个要先上?」

        说完,他将手里一颗湛蓝的魔法石随意地抛了抛,脸上的笑容直比阳光还灿烂。

        残骸上的几人都是一副意外的表情,唯有地面上为首的那人撇了撇嘴角。

        「这小不点是谁啊?口气挺嚣张的嘛!」他往地上啐了一口,狞笑道:「本大爷是东魔武排行第七,人称东陆蛟龙的苍武,你是哪根葱啊?」

        小不点学长笑了笑,语气平和地道:「真不巧,我刚好是南魔武的王牌,人称黑色ACE的森。」

        话一说完,东魔武的几人立刻脸色大变。

        「怎、怎幺可能。」苍武首先从惊慌中回过神,强做镇定地说,「神之七人都去参加资助人晚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小不点学长点点头,笑着回答:「确实去了。去了又回来了,不行吗?」

        瞬间,在场的我校学生皆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我身旁的阳光学长摇摇头,无奈地笑着说:「这家伙,果然又翘掉晚宴了。」

        原来小不点学长习惯性翘掉晚宴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吗?

        然而,令人意外的,东魔武的几人听完,居然也是一阵哄笑。

        带头的苍武笑得尤其厉害,几乎是笑岔了气,「你、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你这个『王牌』翘掉了资助人晚宴吧?哈哈哈……别开玩笑了,说谎也打点草稿吧!」

        说完,他敛起了笑容,用鼻子哼了一声,轻蔑地道:「谁都知道南魔武是依靠着资助人的金钱支援,才能在毫无战争的南方大陆继续苟延残喘。你们对资助人可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怠慢,以为我们东陆的人不晓得吗?就连小孩都知道,南魔武的魔法师全是虚有其表的家伙,穿戴华贵,用最上等的魔法石,使用最炫丽的魔法取悦资助人,说穿了你们只是贵族养的佣兵、王族的走狗!」

        尖锐的话语划过夜空,字字铿锵有力。

        周围一时之间陷入一种可怕的沉默。

        我感觉人群间无声地涌起一股强大的怒意,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回嘴……即使愤怒,我们学校的学生却选择保持沉默。

        为什幺?

        刚刚他们打起来的时候也是,为什幺没人出手帮忙?

        我摇摇头,甩开心底的疑惑,重新将目光放回人群中心。

        只见小不点学长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的眼神。

        他将手上的魔法石最后一次抛起,然后接住。

        「说完了吗?」

        语气和眼神一样,冰冷而锐利。

        「你一个东魔武的学生,跑来南魔武闹事,打伤我们的新生,毁了半条商店街,如今还在这里大放厥词……」他说到这里,突然提气大喝:「有没有搞清楚状况!」

        东魔武的几人被这幺一喝,全都缩起了身子。

        小不点学长眼神如刀,静静扫视那几人。此时的他,浑身散发着一股王者之气,眼神、姿态、口吻,还有气势,全都远远压过在场的所有人。

        和平常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就连刚刚气燄嚣张的苍武都被震慑住,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全场鸦雀无声,小不点学长的声音则清晰地传遍四周。

        「去年四校大赛,东魔武可是第一轮就被刷出去,根本没有晋级,论武力不如北魔武,论智力不如西魔武,论排行更是四校最末!我南魔武身为堂堂四校之首,我问你,你今天有何立场站在这里,指责我南魔武的不是?」

        「贵族的支援如何?王族又如何?这是你一个东魔武的学生能够议论的事吗?」

        「你可知道,方才被你所伤的这位新生,正是本国的三王子,安德烈.里欧殿下?」

        最后一句话对东魔武的几人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

        他们惊恐地看着小不点学长,再看看他身后的王子,脸上逐渐失去血色。

        而小不点学长像是对他们失去兴趣一样,将目光从那几人身上移开,往旁边轻轻唤了一声,「因休。」

        撒旦学长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他身旁,沉默地朝他点点头。

        接着,一个陌生的人影也出现在小不点学长的另一侧。那人有着一头银髮,一只眼睛上戴着黑色眼罩,身上穿着东魔武的制服,全身上下笼罩着一股寒意,气势凛冽如冰。

        全场只有小不点学长朝他笑了笑,「狂狼,好久不见了。真遗憾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你。」

        被唤作狂狼的少年双手环胸,淡淡地耸了耸肩,「我也很遗憾,森。」

        然后,他用仅剩的那只眼睛朝站在那里的东魔武几人瞥了一眼,苍武等人立刻倒退数步,嘴唇颤抖地欲说些什幺,但最终谁也没说出口,反而唰的一声齐齐单脚跪落。

        这时我身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凉凉的声音,「哦,要把事情闹大是吧?」

        我转过头去,立刻看见我那失蹤已久的书魔,不由惊讶地睁大眼睛,好半晌才说:「阿萨……你跑哪去了?」

        阿萨心不在焉地说:「本大爷去哪还要向妳报备不成?」

        然后,他面朝着底下气氛诡谲的人群中心望过去,发出愉快的笑声。

        「看来森和因休这两个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居然请来东魔武的王牌『狂狼』!」

        什幺?

        我跟着阿萨向下望。

        那个人……居然是他们的王牌?

        两校的王牌并肩而立,就连我也能清楚感觉出两人气质的不同。

        一方浑身散发暴戾狂气,危险如独行之狼;另一方则閑静沉稳,静谧如深森之潭。

        撒旦学长静静站在两者之间,眉眼淡漠,看起来就像一抹没有情绪的影子。

        四周的群众静默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三人身上,从狂狼阴鸷的面容,到小不点学长平静的脸庞,再到态度冷漠超然的撒旦学长。

        不安和恐惧逐渐在群众间蔓延开来。

        「为什幺要叫狂狼来?」身旁的阳光学长蹙眉道。

        「刚刚明明是我们占上风,森应该直接开打才对……现在叫王牌出来,不就没办法还以颜色了吗?」

        我思索着学长的话,突然听见阿萨在一旁出声。

        「这倒不一定。」

        他用冷淡的语气说着,目光还是放在下方的人群中央。

        「狂狼那家伙手段多狠毒,去年四校大赛时,你应该有见过吧?要是森当场处理,那些家伙顶多皮肉伤,但是交给狂狼回去处理,可就不是断手断脚可以解决的。」

        说到这里,阿萨略一停顿才继续说下去。

        「何况森是我们的王牌,他要是真的对他们动手,无论最初谁对谁错都会被人说是南魔武的王牌以大欺小。这样一来,不仅坏了学校名声,我们对东魔武也不好交代。倒不如直接让因休跑一趟东魔武把狂狼请过来,给双方都留点面子,还可以顺便卖个人情给东魔武,一举数得。」

        我惊讶地听完阿萨的话,这才发现自己把这件事看得实在太浅了。

        原来学长他们……早就考虑到这些了吗?

        低头看着下面的情景,此时的气氛已经不是诡谲可以形容的了,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我想,全场大概只有阿萨在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吧。

        「真有趣啊……」他一边诡异地低声笑着,一边双手环胸靠向身后倾斜的烟囱,忽然转头朝我道:「小兔崽子仔细看清楚了,狂狼不是那幺容易见得到的,好好看看森跟他的互动。」

        我给他一个困惑的表情,「为什幺要我看他们的互动?」

        「这个嘛……」阿萨略略沉默片刻,再开口时,语气间已收起平时的戏谑,「妳听好,单单从王牌间的互动,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比如两校之间的关係、友好程度、地位高低、对于彼此的看法,这些就算不明着说出来,光看对方的态度也能略知一二。」

        说着,他朝下头扬了扬下巴,「妳看狂狼的眼神。」

        我跟着他向下望,就看见狂狼对东魔武数人毫不理睬,任由他们跪在一旁,直接转向小不点学长。

        此时的他收起了那凛冽如刀的眼神,换上平静深沉的目光,垂眉敛目,沉声静气。

        「今天的事,我以东魔武王牌的身分,在此向南魔武道歉。」

        此话一出,瞬间引起周围一阵譁然。

        我站在屋顶上,清楚看见大家的表情,惊讶、困惑、不安,所有人的心底同时浮起一个共同的疑问:为什幺?为什幺如此轻易就道歉了?

        连我都看得出来,他那样的态度是在示弱。但是为什幺?刚刚东魔武几人对我们学校明明是百分之百的瞧不起,何况狂狼身为他们的王牌,又是那样高傲而狂烈的一个人,他为什幺姿态放得这幺低?为什幺轻易就俯首道歉?

        「很有趣吧?」阿萨轻轻笑着说,「即使是称霸东方大陆的狂狼,也不得不忌惮着森。」

        「为什幺?因为学长他很强?」我忍不住困惑地问。

        「他很强没错,但最重要的是,他是四校大赛冠军校的王牌。」阿萨如此回答,「这样一来,他不仅是我们学校的王牌,更是四校王牌之首,拥有的权力、地位全都远远超过其他王牌。」

        我沉默地听完,发觉自己似乎上了一课。

        学校之间是有地位高低之分的,王牌亦然,就像学长他们在校内的地位远高于其他人一样……

        这是一个强者称王的世界。

        底下,狂狼平静地环视人群一周后,用每个人都听得到的音量说道:「今晚对各位造成的困扰,我也在此代表东魔武向大家致上最高的歉意。」

        说完,他往满目疮痍的建筑望去,续道:「之后商店街的重建工作就由我校负责,另外会再与学生议会商量赔偿事宜。至于这几人的处置……」

        他往东魔武数人瞥了一眼,然后朝小不点学长道:「这几人就由我带回学校严格惩处,我以狂狼之名向你担保,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学长点点头,微微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狂狼低头看着他,片刻才道:「希望今天的事情不会影响我们两校的友谊。」

        而学长则露出灿烂的笑容,声音恢复平时的天真开朗,「呵呵,自然不会的。今天过后,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吧,两个月后的四校大赛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到时还请贵校手下留情。」

        狂狼说完后,朝撒旦学长点点头,然后看了小不点学长最后一眼,举起右手,一个弹指。

        眨眼间,他本人,连同那边的东魔武数人,便在众目睽睽下同时消失了。

        「呵呵呵……」阿萨像是看完一场好戏一样,愉快地喃喃自语,「果然,两边城府都很深啊!」

        我知道他不会再多跟我解释什幺,所以静静看着下方的人群。

        此时的众人似乎感觉危机已经解除,商店街重新恢复原先的喧哗,人群也渐有散去的迹象。

        然而,这时站在中央的小不点学长突然大喝一声,「肃静!」

        移动的人群立时僵住,所有人都回过头来,脸上写满了惊讶。

        「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小不点学长的语气很平静,声音很轻,态度淡然,但是浑身却透出无比的威严。

        他一一扫视在场每个人的脸,轻声说:「刚刚起冲突的时候,大二生,你们都在干什幺?」

        闻言,周围穿着制服的大二生全都浑身一震。

        而小不点学长的眼神在这时变得锐利无比。

        「我不说没有战斗专长的梅花、红心和方块学院,但是,刚刚有多少黑桃在场?黑桃学院的魔法师们,我请问你们,刚刚都在干什幺?」

        他的质问响彻了整条商店街,连阿萨都直起身,走到我身旁。

        「为什幺新生被攻击时,居然没有人出面制止?为什幺商店街被毁了一半,还没有人反击?非要我出来才能解决吗?我们四校第一的排行难道是假的吗?」

        「要是我不在呢?要是因休不在呢?你们要怎幺办?让外校学生炸掉整条商店街吗?非要闹出人命才知道事情严重吗?」

        「平常的训练呢?教给你们的武斗魔法都学到哪去了?下了竞技台就什幺都不会了吗?」

        「你们自己扪心自问,要是真的上了战场,有多少人能够真正为国家效力?撇除那些漂亮的招式,你们还会什幺?」

        「我南魔武一向最注重团队合作,去年四校大赛学长姊们打下来的成绩是靠什幺换来的,你们大二生会不知道吗?今年你们有多少人会上去参赛,你们有那个实力吗?蝉联五年的冠军宝座,今年就要拱手让人了吗?」

        说到这里,他再度扫了错愕不已的众人一眼,然后静静垂下眼帘。

        「今天你们的表现……让我很难过。」

        说完之后,他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所有人都僵在原地,无论是被斥责的大二生,或者是无辜的新生,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回过神来。

        我愣在屋顶上,脑中始终无法忘记刚刚小不点学长站在人群中央的身影。

        那样的他自始至终都很平静,但是我觉得,他简直就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王牌是什幺呢?

        神之七人是什幺呢?

        这所学校,到底是由什幺构成的呢?

        「抱歉,刚刚丢下妳。」

        身旁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回过头去,就看见撒旦学长出现在我和阿萨身旁。

        「不,那个……」我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只好勉强笑了笑,「刚刚真的很紧急,所以没关係啦!学长不用放在心上!」

        阿萨看了我一眼,转头朝撒旦学长问:「森还好吧?难得看他这样子对学生说话。」

        「今天他太累了。」撒旦学长只回了这一句。

        我们之间陷入片刻的沉默。

        最后,撒旦学长轻声打破了寂静,对我说:「妳也累了吧,今天就先这样,其他东西改天再补买就好,我先带妳去宿舍。」

        我安静地点点头,转身跟阳光学长挥手道别后,就在撒旦学长的帮助下回到地面。

        这时的人潮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我和阿萨还有学长三人静静走在满地残骸的商店街上,感觉几个小时前这里的欢乐场景都像一场梦一样。

        我茫然地走着,头顶突然传来一句话。

        「还好吗?」

        我抬头,发现撒旦学长正看着我。

        可是我一时之间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所以摇摇头。

        「第一天就碰上这种事,吓到了吧?」

        「嗯……」

        「以后遇到这种事,我可能都没办法待在妳身边。抱歉。」

        我又摇了摇头。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但是,现在的我清楚知道学长在学校的地位,也知道他对大家的影响力。

        出事情的时候,只要他或森学长往前一站,大家就会立刻稳住。

        这样的他,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而是属于全校所有人的。

        「学长有学长该做的事。」我说,「我不是学长唯一的责任,而且……我想,如果我以后要像你一样站在众人面前,现在就不能太依赖你吧。」

        因为再过一年,你就不会在我身边了。

        学长沉默地继续往前走,不久后,感觉一个巨大的手掌落在我头上,轻轻地摸了摸。

        「我很高兴,我的直属是妳。」

        我蓦然睁大眼,突然觉得有点想哭。

        「我也很高兴我的直属是你。」

        我认真地说完,闭上眼睛。

        这是那一天晚上,最撼动我的一句话。

                          ✤          ✤          ✤

        回到学校时,已经过十二点了。

        深夜的校园和白天给人的感觉差很多,早上看起来像游乐园一样的地方,入夜后却像是一座沉睡的城堡。三、两盏点着蓝色火焰的路灯立在每个转角处,一明一灭的火光就像是迷失在古堡里的幽魂。

        我跟着学长穿越无数小巷和走廊,途中经过了下午举行新生测验的那座塔,最后抵达一座被藤蔓覆盖的塔楼。

        「这一整栋都是魔法学院学生的宿舍。」

        学长说完,将手放上门旁边的一个凹槽。

        「住在这里的学生只要像这样按住这里……」

        说着,耳边忽然响起喀擦一声,厚重的木门缓缓地向内开启,眼前出现一条黑暗的走廊。

        在我们踏入走廊的那瞬间,墙上一盏又一盏的灯开始逐一亮起,像是骨牌效应一样一路延伸下去,直到整条走廊的灯全部点亮为止。

        还好学长走在前面,不然我可能会被这像是鬼片一样的场景吓到掉毛。

        「走廊上的门不要乱开。」学长边走边轻声说,「几年前学生间很流行在门上面放诅咒,以防止他人任意进入。所以现在几乎每扇门上都残留着诅咒,非房间主人亲自开门的话,有一定的机率会从门后掉出奇怪的东西,另外也有一定的机率会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

        「……我一定会谨记在心。」

        走廊上每一扇门都像是一张巨大的扑克牌,上头画着不同数目的黑桃符号与相对应的数字。

        而且有趣的是,牌组居然是不连续的,黑桃7隔壁是黑桃2,黑桃9的旁边则接着黑桃Q。

        「妳的房间是JOKER,也就是鬼牌。」

        学长一面说,一面在一扇门前停下脚步。

        我好奇地往门上一看,发现房门上画的不是熟悉的小丑图案,而是一颗红色的星星。

        「因为小丑常常吓到人,所以后来就改成用星号代替。」学长解释道。

        「鬼牌房一共有两间,妳的是红鬼牌,门上面的是红星。这个务必要记好,不要去开到另一间黑鬼牌。」

        说着,他指了指我房间斜对面的那扇门,上头果然画着一模一样的星号,只是颜色换成了黑色。

        我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每天凌晨十二点和正午十二点,同一层楼走廊上的所有门都会全部洗牌一次,所以不要去记妳房间的位置在哪,记了也没用。」

        说完,他退开一步让我自己开门。

        我转动门把,轻轻一推,门居然轻而易举就开了!

        嗯,看来他们这里不需要带钥匙出门,只要在门上下咒就行了。

        想到这里,我回过头问学长,「这扇门上也有诅咒吗?」

        学长顿了顿,忽然问:「妳怕不怕听鬼故事?」

        我满腹疑问地摇摇头。

        「那就好。据说几年前有人开错红鬼牌的门,之后就失蹤了,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他。」

        他用非常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完,率先走进了我房间。

        呃……我怎幺觉得原本应该很恐怖的鬼故事,被他平铺直叙地这幺一讲,反而变得一点都不恐怖了。

        等阿萨也进去之后,我才最后一个踏入我的房间。

        里头比外面看起来还要大很多,墙面和家具的用色都很柔和,看起来很舒适。

        玄关处与一个小客厅相连,走进去之后,有一扇门可以通往卧室。

        卧室里的风格和外面是一致的,床边有一扇窗,窗帘是轻柔的布料。房里家具都很新的感觉,衣橱、书架、柜子、书桌一应俱全,棉被也是全新的样子。

        刚刚在商店街採购的一大叠衣服此时已经整整齐齐地放在床上,旁边一张矮桌上则放着一小盘饼乾和牛奶。

        「那个是宵夜,没吃完的话就放着,明天早上会自动消失替换成早餐。」

        学长说完,大致看了一下房间的其他地方。

        「房间应该是没有问题了。之后妳有问题就用这个找我。」他指了指床边一颗奇怪的水晶球,「喊我的名字就行了,声音会直接传到我房间的通讯球,我如果有在房间里就会回妳。不然也可以打给森,虽然说我不在的话,他大概也不会在。」

        我点点头。

        学长又确认了一次东西都没少之后,回头朝我道:「没问题的话,我先走了。妳有事可以先问阿萨,那家伙敢不回答妳就告诉我。」

        「喂,谁会这样啊?」阿萨在一旁抗议,但是被学长直接无视。

        「我房间是四楼的红鬼牌,如果要找我就过来吧。」

        我打开门送学长出去,他在走廊上回过身,轻轻摸摸我的头,「妳早点睡,晚安。」

        「晚安,学长。」

        我目送学长消失在走廊那头之后,这才关上门回到卧室内。

        大概是真的累惨了,我光是吃那盘宵夜就吃到快睡着,之后去洗澡还是阿萨在浴室外面叫我,我才没淹死在浴缸里。

        书魔似乎不会感觉疲倦,所以阿萨精神仍然很好。

        他看着我边打瞌睡边整理东西,嫌我动作慢得跟蛞蝓一样,所以乾脆直接把工作抢去,帮我把衣服通通收进衣柜。

        弄好之后,他又折回来摇醒我,说他也要走了。于是我在半梦半醒间,照他的指示拿出新生手册遣返了他,然后立刻倒回床上不省人事。

                          ✤          ✤          ✤

       

  • 名称:挡不住的疯情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1:1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