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衣舞超清在线观看

        【第五章   基础能力测验?可以不要吗?】

        测验场里飘浮着无数蜡烛,将室内照得灯火通明。

        这个空间远比外头看起来还要大,几乎是一个礼堂的大小。空间的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大舞台,测验看起来应该是在舞台上举行。

        再抬起头,果然发现二楼就像学长说的,是环状的阶梯式看台,此时上头已坐满穿着制服的旧生,应该都是场内新生的直属们。

        我收回目光,跟阿萨一起往人比较少的角落移动。

        这时,突然有个新生迎面朝我们走过来,是个绑着双马尾,长相非常甜美可爱的女孩子。

        「妳好,妳就是那位鼎鼎有名的因休学长的直属吧?」她朝我甜甜一笑。

        我停下脚步,有点纳闷地点点头,「妳好,我是梅悠,请问妳是?」

        「我是贝芙丽,不过我比较喜欢别人叫我贝儿。」她笑着说,「吶,听说妳是来自异世界?」

        「呃,对啊。」

        奇怪了,我才刚来不到一天,印象中也没跟谁提起过,她是从哪听来的?

        「呵呵呵,果然啊,那妳已经打听好要跳槽去哪一脉了吗?」

        贝儿不只笑容,连声音都像洋娃娃一样甜甜的,但是她说话的语气令人不太舒服,而且,老实说我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幺……好像提到什幺跳槽跟脉?

        呃,怎幺又是脉?这到底是什幺东西啊?

        「那个,我可以请问一下什幺是脉吗?」阿萨不讲,学长没空讲,那我问她总行了吧?

        没想到贝儿听了之后,一瞬间瞪大眼睛吃惊地道:「妳居然不知道什幺是脉?天啊,妳的书魔都没有跟妳解释过吗?」

        我摇摇头,于是她困惑地转头看了阿萨一眼,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噢,对,我都忘了妳的书魔是那个面具怪胎。难怪啊……」

        喂,这女孩说话也太直了吧?

        我感觉阿萨似乎生气了,不过贝儿毫无知觉,甩了甩双马尾便继续说道:「那好吧,妳听好了!所谓的『脉』呢,指的就是直属间由上往下串连起来的群体。比如说我和我直属学姊就属于同一脉,还有再上去的我直属学姊的直属学姊,以及我直属学姊的直属学姊的直属学姊也通通都是这一脉。」

        呜,直属来直属去,听着我头都痛了。

        「也就是说,只要是有直属关係的人,就通通都属于同一脉,对吧?」

        「没错,妳满聪明的嘛。」贝儿讚赏地点点头。「学院的意志在挑选新生的时候,会依照新生的能力把人分进不同的脉里,所以同一脉的人几乎都拥有相似或相同的能力,久而久之能力也变成代代相传了。」

        原来如此……

        等等,所以说我跟撒旦学长具有相似的能力?

        怎幺可能?

        「每一脉在创立时,都会撰写一本只属于那一脉的新生手册,然后由第一代的人传给他下面的直属,他的直属又再传给下一届的直属……所以说同一脉的人都是按照同一本新生手册里的课表在上课,自然每一脉培养出来的人才就都大同小异。这样听懂吗?」

        简单说,就是撒旦学长以前也不幸拿过阿萨这本新生手册,然后我以后要上的课都跟撒旦学长上过的一模一样?

        「嗯,大致上都听得懂。不过妳刚刚说跳槽是什幺意思?」

        贝儿怜悯地看着我,「看在妳来自异界的份上,如此无知是正常的。」

        我哑然看着她……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这个女孩真的很没礼貌?

        贝儿没理会沉默下来的我,逕自说下去,「听好了,虽然妳入学前学院的意志就已经帮妳分配好妳会进入哪一脉,但是在新生举行测验的这个时候,妳可以自己选择跳槽到别脉去。」

        「为什幺?」

        「为、什、幺?」她看着我的表情像是我问了一个很白癡的问题,「当然是因为原本的脉不够好啊!」

        「那妳干嘛问我有没有打听好要跳去哪一脉?我们这一脉又没有不好。」

        而且身为撒旦学长的直属,应该是人人羡慕才对吧?

        没想到贝儿一整个鄙夷,「妳不会是想留在因休学长这一脉里吧?」

        我点点头,「不瞒妳说……我觉得这一脉挺好的,不要看我学长那样,他其实人很好。」

        「人好不好根本不是重点啊!」贝儿生气地说。

        奇怪了,我都没生气,妳生什幺气啊?

        「听好了,你们那一脉是以防御为主修,出来顶多当个护法。像因休学长,他的称号不是『影之神盾』吗?妳知道这代表什幺意思吗?」

        「代表他超坦超强。」我说。

        「代表他只能是个影子!」贝儿一整个要暴走了,「他永远只能站在攻击系魔法师身后,当个影子一样的护法!妳知道为什幺因休学长排名只有第三名吗?他的攻击魔法其实很强,甚至超过第二名的赛维尔学长,但为什幺他是第三?为什幺森学长是第一?妳有想过这一点吗?无论如何,护法就是护法,无论名声、地位、荣耀,永远无法超越攻法的!」

        我搞不懂她在激动什幺,这明明就是撒旦学长自己的事。

        「我很感谢妳这幺为我们家学长着想……」

        「我不是在说学长,我是在说妳!」

        我?

        「妳知道因休学长和森学长都已经大四了吗?」

        这我倒是真的不知道。原来小不点学长你已经大四了吗……

        「看妳的脸就知道,妳一无所知对吧!那妳知道为什幺一个大四的学长,还要回来带一年级新生吗?」

        「为什幺?」

        「因为他连续两届的直属都在新生测验时跳槽到别脉去了!」

        啊?

        连续两届?

        等等……这也就是说,撒旦学长原本大二有带过一个直属,但是那人无耻地跳槽了,然后大三又带了一个,再度无耻地跳槽了,最后大四又带了一个,刚好就是敝人在下我?

        不得不说……学长你真的超衰的啊!

        「现在,妳知道为什幺前面两个新生要跳槽了吗?因为你们这一脉注定低人一等,而能分进这一脉的人通常攻击力都不差,大可以跳到更好的脉去,懂了吧?」

        讲到这里我才知道她到底在讲什幺。不过我不懂她干嘛跑来跟我讲这些?我有没有跳槽对她都没好处吧?

        「听懂的话,现在还有时间,赶快思考要跳去哪吧。」

        贝儿说完,双手环胸地看着我,好像在等我感激涕零地向她道谢。

        不过我八成遗传到撒旦学长的淡定,所以只是很平淡地说:「嗯……谢谢妳提供的这些资讯,不过我决定留在这一脉里。」

        贝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说:「为什幺?」

        「妳说,撒旦学……我是说,因休学长他已经大四了吧?」

        见她点头,我笑了笑。

        「也就是说,学长他明年就要毕业了,不可能再有机会带新生。要是现在我又跳槽,那我们这一脉就会断在我们这一代了吧。」

        我不知道贝儿懂不懂我的意思,因为她一整个理解不能的表情。

        不过,老实说我也不太懂她特地跑来找我讲这幺一长串到底想干嘛,所以双方算是扯平吧。

        过几秒,贝儿似乎也「终于」意识到我们两个care的点不太一样,恼火地甩了甩马尾,留下一句「算了,妳自己想清楚吧」,然后就转身气呼呼地离去。

        谢天谢地,终于耳根清静了。

        我继续往角落边走,脑中回想起撒旦学长在门外露出的表情。

        原来如此。

        连续两年将自己的直属送进新生测验场后,只能在二楼看台眼睁睁看着自家直属跳槽到别脉去,这简直像当面被赏了两巴掌一样……也难怪第三次会触景伤情。

        阿萨始终沉默不语地跟着我。

        作为我们这一脉新生手册的书魔,听完刚刚贝儿那一串话应该很不好受吧?

        这时,阿萨忽然在后面轻轻叫住我。

        「梅悠……」

        我停下脚步,万分惊奇地回过头,这家伙居然叫我的名字耶!

        虽然阿萨戴着面具,压根儿看不见表情,但是我可以感觉他正用前所未有的严肃态度在和我说话。

        「因休说……如果妳想去别脉,可以去没关係。」

        他顿了顿,续道:「他说他不会生气,也不会恨妳,以后在学校里遇到就当不认识好了,反正他只剩下一年。总之……他要我告诉妳,一切尊重妳的决定。」

        我愣了好一段时间,反应过来后忍不住脱口道:「阿萨……原来你也有好好说人话的时候嘛。」

        「小兔崽子妳找死啊?」

        啊,居然三秒就破功了!哈哈哈!

        「你儘管放心吧……说什幺名声、地位、荣耀低人一等,这种东西我才不在乎呢!我妈说过,宁可别人负我,不可我负别人。」

        所以我不会在这种时候背叛撒旦学长。

        我不知道阿萨是怎幺想的,因为他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我。

        这时候,头顶的蜡烛开始一盏接一盏地熄灭,最后整个室内只剩二楼看台边的火把还燃烧着。

        中央的圆形舞台发出浅蓝色的光芒,上头逐渐出现一个人影。

        出现在舞台上的人影是个穿着蓝色长袍的少年。

        他向着二楼正对门口的主看台方向微微行礼,然后朗声道:「各位新生午安,我是本次测验的主持人伊莱。现在开始进行新生测验仪式,请唸到名字的新生到台上来。」

        一瞬间,室内的所有人无不屏气凝神,空气中明显感觉所有人都在祈祷说:拜託不要我当第一个!

        「第一位,依耶塔同学。」

        人群中明显传出一阵鬆了口气的声音,然后,只见一个女孩战战兢兢地穿越人墙,走上台去。

        「下一位艾伦同学,请到左边的预备室作準备。」

        另一个男孩跟着走出人群,往预备室移动。

        主持人等到两人都就定位后,才向看台上点点头,朗声宣布道:「现在,测验仪式正式开始。」

        台上的依耶塔同学在主持人的引导下,站到了舞台中央。

        「首先,我们将测试妳的攻击白值。妳有十秒钟的时间可以进行冥想,请想像妳在攻击这颗球。」

        说完,舞台上出现了一颗飘浮在空中的白球,大小和篮球差不多大。

        「这个……想像我在攻击它是吗?」依耶塔忐忑不安地问,「任何方式都可以吗?」

        「没错,妳可以想像妳在打它、拿刀砍它、用箭射它……任何方法都行,但是不可以碰触球本身。」

        依耶塔点点头,面向白球后退了一步,深呼吸几次,然后闭上眼开始冥想。

        大约过了五秒,白球的体积开始明显变大,慢慢变得有五、六颗篮球那幺大。

        十秒到了的时候,主持人出声打断依耶塔的冥想,「好了,时间到。」

        依耶塔睁开眼睛,看着那颗巨大的白球慢慢缩回原本的大小,上面隐约出现一列数字。

        「四千九百九十!」主持人大声唸出那串数字,「这就是妳的攻击白值。」

        台下的学生马上开始议论纷纷。我也忍不住压低声音问一旁的阿萨,「这样的数字是好还是不好?」

        「马马虎虎吧。」阿萨说,「往年新生入学时,测出来的攻击白值平均都在五千上下。」

        「这幺高?那有没有人测出来是零?」

        「……目前最低只有一千的纪录。」

        噢,这最低纪录八成今天就会被我刷新了。

        「附带一提,因休他入学时攻击白值是八千八。」

        「不要跟我讲这个!我已经够紧张了!」

        台上的主持人重重咳了一声。

        「还没轮到的同学请保持安静。现在开始测试防御白值。依耶塔同学,请站到舞台中央。」

        依耶塔按照指示往前跨了一步。

        「现在,这颗球会对妳释出无形的攻击,请想像妳正用盾或任何方式防御这项攻击,冥想时间一样是十秒钟。」

        这一次,几乎是依耶塔一闭上眼,那颗白球就开始变大,过了五秒后,依耶塔开始微微颤抖,眉头紧蹙,像是正努力对抗着某种看不见的压力,这种状态持续了几秒……

        「好,时间到。」

        主持人一说完,依耶塔顿时虚脱似地微微晃了一下,但很快就重新站直,和所有人一样紧盯着那颗白球。

        没多久,数字果然慢慢出现。

        「六千一!」主持人宣布,「这就是妳的防御白值。」

        这次没等我问,阿萨就直接开口说:「历年防御平均都是五、六千,这位同学刚好两项白值都跟平均值差不多。」

        看起来,依耶塔似乎也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刚刚的紧张一扫而空,在台上轻鬆地露出微笑。

        呜呜,这下压力更大了!

        我这人不贪心,只求有平均值的一半就好了!

        「以上测验到此结束。」主持人宣布,「之后请到右前方的那扇门内,进行下一关的魔法石测试。」

        在掌声中,依耶塔开开心心跑下台,和她的书魔一起走入魔法石测试场。

        「现在请第二位艾伦同学上台。下一位贝芙丽同学请往预备室準备。」

        接下来,艾伦测出六千多的攻击白值,防御则测出四千多。贝儿神气活现地走上台,但攻击和防御都只有三千多。

        观摩完前几位同学之后,后面上台的新生就比较有底了,整体测验的效率提升了不只一个层次,主持人完全不用多作解释就可以直接进行测试,后来更是不用三十秒就可以换下一位,一整个迅速。

        眼看测试场里人越来越少,我也越来越紧张。

        刚刚有一个女孩子居然测出一万多的攻击力耶!还有一个男生的防御测到九千多!呜呜,怎幺办,肚子好痛……

        「喔──」阿萨在旁边忽然发出一声怪声。

        「怎幺了?」我慢半拍地抬起头,这才发现异状。

        测验场里的其他新生不知为何,突然开始躁动起来,男孩们彼此低声交谈,女孩们则显得特别兴奋。

        「哇、哇!果然是他吗?我不是在作梦吧?」

        「我刚刚在看台上就觉得他好眼熟!没想到真的!」

        我看见离我最近的两个女孩拉着彼此的手小小地跳了起来,同时远处传来了其他女孩雀跃的尖叫声。

        我疑惑地抬眼看阿萨,「怎幺回事?」

        阿萨的反应跟其他人相比出奇的冷淡,直接用面具下巴往舞台指了指,「自己看吧。」

        我顺着看过去,只见一个金髮少年刚站上舞台中央,正闭眼冥想。

        「他怎幺了?」

        看起来挺正常的啊,数字也还没出来,其他人是在嗨什幺?

        「那家伙是当今国王的儿子。」阿萨说,「换个词来说……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王子。」

        我张大嘴巴,「你们这里是王权政府?」

        「啊?」

        这时数字似乎出来了,只听见主持人大声宣布:「一万两千!」

        一万二!攻击居然打到一万二!比刚刚那个女孩的一万一还高啊!

        我还处在震惊之中,其他人已经回过神来,整个测验场里爆出热烈的掌声。

        「好强……」我一边跟着拍手,一边喃喃地说。

        往年平均五千的攻击白值,居然测出一万二!硬生生翻了一倍不止啊!

        生为一国王子,还天赋异秉地拥有这幺强的攻击力,这叫我们这些基础素质平庸的小老百姓怎幺活!

        「才一万二,这群人也太小题大作了。」阿萨在旁边冷冷地说,「当年森入学的时候,可是测出了一万八呢。」

        小、小不点学长!

        太恐怖了,完全看不出来啊!

        这时,台上的王子像是终于意识到全场的亢奋情绪,回头微微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他若有似无地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朝台下轻轻举起右手致意。

        一瞬间,掌声的音量暴增一倍,尖叫声更是一波接一波,几乎要掀翻屋顶。很多人开始往舞台边挤,伸长了手臂想和王子握手。

        我忽然有一种身在演唱会的错觉,感觉再没有工作人员出面,就要开始群体大暴走了。

        面对这样的情形,王子似乎习以为常,仅仅站在舞台中央,微笑地看着。

        这时主持人终于清了清嗓子,一个弹指,霎时舞台边闪过一道蓝光,生生将围聚在舞台边的人群往后弹开了一、两公尺。

        「请各位保持秩序,现在还是测验中。」平静的语气,却带着十足的威信。

        被这幺一警告,群众这才逐渐安份下来,场内回归一开始的寂静。

        「那幺,接下来进行防御测验。」

        主持人语毕,白球开始缓缓飘浮到定位,然而──

        「请等一等。」王子突然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楚地传遍整个测验场。

        「我想,没必要测试防御白值了。」

        话音刚落,全场立刻一片譁然。

        「这是何意?」主持人维持严肃而平淡的语调,面上却皱起眉头。

        「我想,大家刚刚也都看到了。」王子平静但清晰地说,「我的攻击力是目前为止最高的,所以防御这种工作,交给护法来做就行了。」

        他说完后,台下立刻掀起另一波骚动。

        附近一个男孩对着他的同伴说:「太帅了!我也想在台上说这种话啊!」

        我看看台上,再看看台下,陷入一头雾水。旁边的阿萨却在这时突然发出怪腔怪调的哼笑,听起来似乎颇不以为然。

        等他发现我正用怪异的表情看他之后,他才咳了一声,无奈地道:「小兔崽子又是哪里不懂了?」

        「整个都不懂啊!」我困惑地说,「他说那句话是什幺意思?为什幺攻击高就不用测防御值?」

        「这个啊……」阿萨沉默了片刻,「该说是攻法的傲慢吗……」

        「用我听得懂的话解释啦!」

        阿萨叹了口气。

        「那家伙的意思是说,像他攻击这幺强,一定有一堆人抢着当他的护法,所以防御这种低等工作交给护法来做就好了,他根本不用动一根手指头。懂没?」

        「嗯……大概懂。」我皱了皱眉头,「可是为什幺?」

        「什幺为什幺?」

        「为什幺可以交给护法来做?」

        阿萨再度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说法。

        「因为,一般来说,攻法跟护法是可以组成搭档的。像森和因休就是最好的例子,森的攻击力强,因休的防御力强,两个搭在一块,天下无敌。」

        「所以说王子的论点其实没什幺错啊。」我纳闷地说,「那你刚刚干嘛那样笑?」

        「乍看之下无大错,但实际上却错得离谱。」

        我不明白地看着他。

        「护法并不是工具。」阿萨说,「护法的地位和攻法相比,应该是平等的。」

        「难道现在不平等吗?」

        「妳刚刚听那家伙的口气,听起来像平等吗?」

        「防御这种工作,交给护法来做就行了。」我喃喃地複述,「嗯……我好像懂你的意思了。」

        「护法地位原本没这幺低,只是有很多人不自重而已。」

        阿萨以这句难解的话做了总结。

        我没机会问他是什幺意思,因为此时台上的主持人突然大声喝斥道:「全场肃静!」

        被那铿锵有力的声音震慑,场内立刻安静得连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

        主持人以冷冽的目光环视全场,眼底透着警告,最终才转向王子,恢复平淡的语调说:「很遗憾,所有新生都得通过两项白值测试才能入学,这是学校的规定。」

        王子也没再坚持,笑了笑,道:「那就没办法了。」

        然后,他转向那颗白球,扬声说:「直接开始吧。」

        十秒后,王子获得防御白值六千的成绩,从容地走下台。

        台下观众经过主持人的眼神威吓,这次没有暴动,也没有人冲上去围住王子,而他也因此顺利通过人群,进入魔法石测试场。

        「接下来请莱雅同学到台上来。」

        主持人的声音再度拉回大家的注意力。

        「下一位梅悠同学,请到预备室準备。」

        毫无防备的我吓了一跳,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隔了两、三秒,我才紧张地转身朝阿萨道:「阿、阿萨!怎幺办!轮到我了!」

        阿萨很镇定地看着我,沉默地伸手摸摸我的头,然后轻声道:「去吧,妳没问题的。」

                          ✤          ✤          ✤

        刚刚被王子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一时之间忘了要紧张,现在紧张感通通回锅了。

        此时我独自一人坐在狭小黑暗的预备室里,耳边依稀听见外头主持人的声音。

        前一位同学的攻击白值似乎测完了,开始测试防御白值。

        这也就是说,我剩下十秒……顶多二十秒可以苟延残喘。

        天啊,考大学都没这幺紧张!

        我坐立难安了一会,觉得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得躁郁症了,于是毅然决定先走出预备室,到舞台旁边standby。

        出了预备室后,我花了几秒钟适应舞台的亮光,然后一面接近一面专注地看着台上的情况。

        我看着那个新生女孩,默默记下她站的位置、白球的位置,还有两者间的距离,试着在脑中模拟我站在台上的情景。

        然后,我将注意力放到那颗球上。

        近距离一看,这颗球看起来很像雪球,此时已经膨大到一个程度,膨胀速度早已不如一开始那般迅速。

        我知道这意味着测验结果差不多快出来了。

        得把握时间……快想想有什幺攻击法!

        我停止脚步,闭上眼,开始在脑中想像用刀劈开雪球的画面。

        ……好像行不通,一劈下去,脑中的雪球就立刻碎掉了,根本无法连续攻击。

        嗯……我几乎可以想像主持人用平板的语气宣布:「五十,这就是妳的攻击白值。」

        不行不行。

        那改用手枪如何?

        不,好像也不对,雪球上只多出几个洞,攻击力太低了。

        我又连试了几个武器,甚至已经开始想像我开着一部车把那球辗过去了,可是脑中的画面始终无法让我觉得那是一个好方法。

        这时我才很悲哀地发现,即使我想要忽略某些细节,但我的脑子就是很难无视那些根植在脑内的基本常识和物理法则啊,呜呜!到底要怎幺在脑中想像自己正「有效地」攻击一颗雪球啊!

        「八千,这是妳的防御白值。」台上的主持人忽然宣布。

        我抬起头,看见那位新生雀跃地小小欢呼了一声,笑嘻嘻走下舞台。

        「下一位,梅悠同学请上台。」

        平淡的一句话,却像是宣判死刑一样。

        我一瞬间陷入恐慌,手足无措地张望四周,像一个溺水的人急切地寻觅一根浮木般。无论是谁,任何人都好,有谁能帮帮我?

        然而,环顾四周之后,我突然深切意识到一点。

        ──没有人能帮我。

        这是我一个人的试炼。

        我必须自己面对它,无论最终结果如何。

        我听见主持人又喊了一遍,旁边有个新生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一声加油,并给我一个鼓励的微笑。

        站在一旁的几个女孩虽然也都面带紧张,但是仍笑着对我说:「加油喔!」

        我点点头,感激地朝他们挥挥手,然后一步一步走上舞台的阶梯。

        抵达台上时,我被舞台的白光团团包围,感觉像被吞噬了一样,舞台以外的地方变得一片漆黑。

        主持人说了什幺,我完全没听见。

        我只是专注地看着主持人一身夜空蓝的长袍,然后把目光移向不远处的白球,接着开始环顾舞台周围。最后,我把目光投向二楼的看台。

        那里同样只有一片黑暗,唯有墙上的火把照出一个又一个的黑影。

        我看着那跃动的火光,想着学长正在某处看着我,然后突然睁大眼睛。

        「现在开始测试攻击白值。」

        心跳如雷鸣般清晰,我紧紧握住拳头,将目光再一次投向缓缓靠近的白球。

        心底浮现一种对的感觉。

        ──不会错的。

        我眨了几次眼睛,确认白球的影子清楚地映在眼底后,缓缓地闭上眼。

        一颗清楚的雪球出现在我脑中,就在白球所在的方向,一样的位置,一样的雪白。

        我深呼吸一口气,开始集中注意力,想像雪球被烈火包围的样子。

        先是描绘火焰的颜色和形状,然后是温度。

        我全心全意地想像着火的灼热,一点一点加强意念,然后开始想像雪球化开的样子。先是顶端慢慢消融,化作水滴落向地面,然后慢慢往中心侵蚀,篮球大小的雪球开始迅速缩小,地上的水渍则逐渐扩大。

        当主持人宣布时间到时,我在心底告诉自己,「无论结果如何,那便是现在的我能做到的最好程度了。」

        然后我缓缓睁开眼睛,同一时间,主持人在我耳边宣布道:「七千六百!」

        我的眼睛倏然睁大,不敢相信地望向白球。

        上头……千真万确写着,我的攻击白值是七千六。

        小不点学长的攻击白值是一万八。

        撒旦学长的是八千八。

        平均值是五千。

        我是……七千六。

        恍惚地看着逐渐缩小的白球,我接连做了几次深呼吸,闭上眼睛等待心情平静下来。

        不要骄傲、不要自满……

        测验还没有结束。

        我们这一脉是以防御为主,下一关比刚刚更重要。

        我轻轻吐气,睁开眼,就看见白球已缩回篮球大小,开始往定点就位。

        「现在开始测试防御白值。」

        主持人说完之后,我静静凝视白球一会,然后闭上眼睛。

        我可以信任我们这一脉吗?

        我一面在心中描绘雪球的轮廓,一面想着。

        学院的意志真的选择了我吗?

        我真的……拥有那样的才能吗?

        隐约感觉有一层像薄纱一样的东西从白球那个方向笼罩过来。

        我没有移动,静静等待它覆上来。

        那样轻柔的感觉只维持了几秒,下一刻,压力突然毫无预警地增强数倍。

        我往后微微退了一步,然后挺起身体,硬是扛住了。

        这还不是最大的,后面还有。

        果然,身上的压力未见减弱,反而越来越沉重。

        刚刚那些新生都是从这时候开始全身颤抖的。

        ──我不能输。

        我咬紧牙关,让脑内浮现白球的形象,然后在脑中将那股压力一点一点往前推。

        起先几秒似乎有用,压力倒退了。然而下一刻,更加猛烈的攻击再度往我送过来。

        我心下一惊,立刻下意识地在脑中往一旁迴避。

        令我惊讶的是,那道攻击居然像失去施力点般,瞬间滑开了。

        迴避有效?

        我回想刚刚的情况……那一瞬间,我似乎看见了攻击的弱点,所以凭着直觉往那个方向迴避。

        莫非可行?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当下一波更大更强的攻击再度袭来时,我的意识立刻往感觉上攻击相对薄弱的右侧迴避。

        攻击果然像上一次一样滑开了。

        ──就是这个!

        白球像是感应到我的转变,停了一秒,然后较劲似地连续发动了数道攻击。

        我将意识舒展开来,瞬间抓住所有攻击最鬆散的地方,然后突破那些裂口,往白球笔直地反击。

        突破,攻击,迴避……再突破。

        数秒内反覆交手,我已逐步逼近到白球边上。正当我的意识最后一次突破攻击,触碰到白球的那一霎那,一道声音闯入了我的脑海。

        「时间到!」

        同一时间,白球的攻击骤然消失了。

        我防备地停顿几秒,这才慢慢鬆懈下来,一边深呼吸,一边消除脑中白球的影像,然后缓缓地收回展开的思绪。这时,突然听见四周响起无数惊讶的抽气声。

        「一万九千五百,这是妳的防御白值。」平静的音调,宣布着不可思议的数字。

        我静静睁开眼,望向主持人,然后转而看向那颗白球。

        一万九……

        耳边模糊地传来观众鼓掌的声音,还有兴奋不已且热切的鼓譟声。

        但是,置身台上的我只是看着那串数字,张开手掌,然后握紧。

        我的能力……我得天独厚的能力,是真实存在的。

                          ✤          ✤          ✤

        下了台后,我立刻跑向一开始我们待的那个角落。

        果然阿萨仍在那里,甚至连姿势都没变过,仍是双手环胸地靠在墙上。

        见我跑近,他的第一句话是:「看吧,我就说妳没问题。」

        我收住脚,没来得及回话,就听他道:「妳超越因休了。」

        我大吃一惊地抬起头,不偏不倚直接撞上了阿萨的面具,两人立刻发出程度不相同的痛呼。

        「小兔崽子妳找死吗!才刚夸妳,这算什幺回报!」阿萨的面具都让我撞歪了,摀着下巴咬牙切齿地道。

        「对、对不起!」我也摀着头,委屈地道,「可是你说我超越撒旦学长是什幺意思?」

        「谁是撒旦学长啊?让因休听到妳就玩完了我告诉妳!」

        「呜呜,不要转移话题啦!」

        阿萨又骂了几句听不懂的话,才凶恶地道:「因休当初测出来的防御白值是一万八左右。」

        我惊讶地睁大眼睛。

        「一万八?」

        「对,跟当时森测出来的攻击白值刚好相同。」

        「好厉害……」我摀着头呆呆地道。

        阿萨乔好了面具,立刻报复性地伸手弹我的额头洩恨。

        「厉害?那家伙当然厉害。现在就算不拿魔法石,他的白值应该也有五万多。要是配戴了魔法石,就连基础攻击力已经破十万的森都伤不了他。」

        好、好厉害啊!防御和攻击各破了十万,那两个人到底有多强啊……

        「而妳!」阿萨再次凶狠地道,「妳是目前唯一打破因休纪录的人,有点自觉吧!要是未来有谁能超越因休,那个人一定是妳!」

        我愣愣地点点头,「我、我会加油的。」

        阿萨哼了一声,「知道就好!还不快去测魔法石!」

        对耶!差点都忘了!

        魔法石是在另一个测验场,似乎可以携带书魔进去。

        「进去之后平常心就好。」阿萨打开通往试场的门时,这幺对我说。

        我点点头。大概刚刚已经把紧张都用完了,所以此时心情相当平静地跟着阿萨一起穿越那扇门。

        门后一样是偏暗的空间,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区域,被数颗跟成人一般高的巨石团团围绕。

        我好奇地盯着那些颜色各异的石头,有漂亮的蓝色、红色、黄色、绿色,还有白的、银灰的、黑中带金的。

        石头本身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像是有光在石头内流转,形成黑暗的室内唯一的光源。

        「那些是魔法石的原石。」阿萨说。

        我好奇地数了一数,一共是十五颗。

        这时,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人,笑着朝我们走来。

        「抱歉抱歉,刚刚去跟上级回报一些事情,两位久等了。」

        我不知道怎幺回答,倒是阿萨平淡地回道:「不会,我们也才刚进来。」

        「是吗……啊!你是书魔阿萨莱克巴斯多?」白袍人露出一脸惊奇的表情盯着阿萨,笑着说:「哎呀,好久不见了。当初你跟因休一同通过我这边的情景,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你还是这幺唠叨啊。」

        「哈哈哈,一年里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能派上用场啊!今年的新生很有趣呢!」

        白袍人一边说,一边把目光从阿萨身上移向我。

        「来吧,先来测一下妳能和多少魔法石产生共鸣。」

        说完,他凭空变出一枝羽毛笔和一张捲曲的牛皮纸。

        「妳的名字是梅悠对吗?来,站到魔法石阵的中央吧。」

        我望了望魔法石阵,再回头看了阿萨一眼,他朝我点点头。

        此时白袍人不知何时已移动到魔法石阵边,朝我招招手,「来吧。」

        我走过去,依言站到石阵中央,然后依照那人的指示闭上眼睛。

        「现在,试着感应一下周围,妳能感觉到几颗魔法石的波动?」

        我静下心来,将思绪缓缓展开,向四面八方探寻,立刻感觉到右前方传来相当明显的反应。

        感觉就像是有人站在那里,有一种强烈的存在感,而且……似乎隐约可以感应到蓝色的光。

        「指出最明显的波动吧。」白袍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指向了右前方,然后就听见白袍人轻声说:「天青石吗?」

        耳边传来用羽毛笔在牛皮纸上记录的刷刷声。

        「接下来,再专注一点感应,应该可以察觉其他比较微弱的波动。」

        我点点头,集中精神开始沿着圆形的石阵探索,按照强弱一一指向四个方向。

        「海蓝石、橄榄石、翡翠、碧玉。」白袍人依序唸出了石头的名称。

        「还有吗?」

        我又试着感应了一下,其他石头都毫无反应。

        「应该没有了。」

        「嗯,妳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我睁开眼,环顾了一圈石阵,迅速找出刚刚感应到的五颗石头。

        好漂亮……天青石是深邃的墨蓝色,海蓝石则是晶莹剔透的水蓝,橄榄石、翡翠和碧玉同是绿色,色泽和亮度却截然不同。

        「妳的魔法石都是冷色系呢。」白袍人一面记录一面说,「冷色系的魔法石相较于暖色系,比较内敛沉稳一些。」

        「绿色调的橄榄石、翡翠和碧玉相对调性柔和,但是和蓝色的石头相比,果然还是蓝色的比较适合护法啊。」

        他笑着说完,抬眼看我。

        「妳已经决定好要留在这一脉了吗?」

        「是的。」

        「出了这间测试场,就不能反悔了哦!」他的眼底盈满笑意,「妳的攻击不算低,确定甘愿做一名护法吗?」

        「是的。」

        他点点头,在牛皮纸上一划,纸张和笔就消失了。

        同一时间,他手上多出一个盒子。

        「很好,妳的两位前辈都在我问第二个问题时反悔了。」他笑着摇了摇盒子,盒子内响起一阵东西翻滚的声音。

        「妳拥有不平凡的能力,要懂得珍惜和运用。」

        说完,他将盒子递给我,道:「从里面抽一颗出来吧!」

        我疑惑地把手伸进盒子上方的开口,指尖捞了捞,里头似乎装满了弹珠大小的小球。

        我随意挑了一颗拿出来,放在手心一看,是一颗金色的珠子。

        「要收好喔!」白袍人说,「新生训练的最后一天会用到它。」

        我点点头,把它小心地放进口袋。

        「好了,测验到此结束。」白袍人说完,盒子也跟着消失了。

        「请从那边的门出去,妳的直属应该已经在门外等妳了。」他指了指忽然出现在黑暗中的门,然后轻声道:「再见,后会有期。」

                          ✤          ✤          ✤

        我跟着阿萨走出那道门,视线先是一片漆黑,转眼突然豁然开朗。

        眼前是稍早时走过的那座庭园,此时夕阳余晖正斜斜倾洒在树梢上,将叶子缀上点点金黄,整座庭园像是微微发光一般,形成绮丽的光景。

        我环顾四周,立刻看见撒旦学长正背对我们,站在不远处的树下。

        「学长!」我丢下阿萨,往他跑去。

        接近时,似乎有什幺东西正好从学长手中翩然飞起,但是眨眼间就消失了。

        学长抬头看着那东西消失的方向,然后才回过头来,低头看我。

        他的脸背着光,眼神相当平静。

        我被他看得有点胆战心惊,没想到下一刻,他忽然将手放在我的头上,然后轻轻拍了拍。

        「表现得不错。」

        语气是一贯的平淡,但我似乎看见他冰冷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些。

        天啊,我被撒旦学长夸奖了!

        我被强得跟神一样的学长夸奖了啊!

        我还沉浸在激动不已的情绪中,学长已经回头朝阿萨道:「辛苦了,我们待会要去逛商店街,你要去吗?」

        阿萨沉吟片刻才回答:「嗯,我跟你们去一趟好了。」

        然后,他来回张望了一下,困惑地道:「倒是森跑哪去了?他不是最爱去商店街?」

        「他有事被叫回去了。」学长说,「我叫他办完事直接到商店街找我们。」

        「又被叫回去撑场啊?当王牌也真累。」

        我仰头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地说话。

        阿萨对我这种表情已经很熟悉了,低头无奈地道:「又哪里不懂?」

        「撑场是什幺意思?」

        阿萨抚额,「连这都不懂?撑场面懂不?」

        我觉得我的智商被羞辱了,于是生气地道:「我好歹也高中毕业好吗!」

        「那妳还问?」

        我沉默。这家伙为什幺总是有本事在三句话内把人激怒呢?

        撒旦学长冷冷地扫了阿萨一眼,然后解释道:「普通人对森的了解,只知道他是『全校最优秀的学生』,所以学校赋予了他王牌的头衔。其实这样只对了一半。」

        他顿了顿,才续道:「事实上,王牌就像是学校从上千学生中挑选出来的『王』,学校赋予他权力,同时也给予了相对分量的义务。无论在哪,王牌本身就代表了我们学校,所以森有义务以王牌的名义出席学校所有的对外活动,任何大小场子他都得去沾点水,撑场面。」

        我听完,对小不点学长忽然一整个改观了。

        原本觉得他有点少根筋,无论何时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就算知道他是王牌也只是小小惊讶一下,没想到他的肩上居然有着这幺重的负担!

        「说是这幺说,事实上那家伙在对外场合根本是如鱼得水。」阿萨在旁边冷冷说道,「妳真该看看那些贵妇看见森时的表情,谁不是抢着认他当乾儿子。」

        呃……虽然这幺说不太好,不过小不点学长绝对是那种容易激发母爱的类型。

        「话说回来,今天是新生训练第一天,能有什幺场子?」阿萨问。

        「资助人的晚宴。」撒旦学长只回了这句话,阿萨就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我再度用表情暗示我需要讲解。

        不过这次他们两个显然都不打算多说,只有学长淡淡回了句,「明天妳就会知道了。」

        说完,学长望了望渐暗的天色。

        「走吧,商店街差不多要开始营业了。」

                          ✤          ✤          ✤

 

  • 名称:脱衣舞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00:1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