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三味超清在线观看

【第一章   宿舍的清晨骚动】

新生训练结束后,是一连两天的假期。

刚从资助人晚会归来,开始出现头晕犯睏、眼睛睁不开等症状的我,听到这消息时,瞬间有种被超渡的感觉。

「意思是明天不用早起,后天也不用早起,对不对?」

我捧着出现在桌上的宵夜热可可,万般雀跃地向阿萨确认。

「妳要早起也可以啊。」

「我才不要!我要睡到自然醒!」

阿萨沉默地看着我一口气喝完热可可,开口道:「妳假期有什幺安排没有?」

我想也没想就回答:「睡觉、睡觉,还有睡觉!」

「除了睡觉以外?」

「嗯……吃饭?」

阿萨看了我一会,镇静地道:「我看妳还是赶快去睡好了。」

我呵呵一笑,放下杯子,下床去洗澡刷牙。

等一切妥当之后,我绕回来跳上床,发现阿萨从头到尾都坐在那张椅子上,姿势变都没变过,看起来好像在沉思。

我默默取来新生手册,与阿萨相对而坐,然后安静而期待地看着他。

过了两、三秒,阿萨才说:「……干嘛?」

「等你跟我说晚安啊。」

「……」

阿萨这次沉默很久,忽然伸手摸我的额头。

「小兔崽子没发烧吧?柯尔是打开了妳什幺开关吗?」

「才没有。」

「兴奋到很异常啊。」

「我刚破完关,当然很兴奋啊。」

我觉得阿萨听不懂我在说什幺,因为他又沉默了。

跟着这幺多新生,经历过这幺多次新生训练的他,一定无法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吧。

感觉就像是重新定义过自己一样,类似重生的感觉。

也像是超越了某种无法言喻的障碍,而感到如释重负。

我摇摇头,收回思绪,转而笑道:「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说晚安?」

「……晚安。」

「晚安阿萨。」我笑着说完,将手掌按在新生手册上,然后抬头道:「有件事忘了说。谢谢你叫柯尔来。还有……很高兴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谢谢。」

语毕,我没等阿萨回答,就喊出遣返两个字。

                          ✤          ✤          ✤

这一晚睡得很平静,几乎一夜无梦。

但是在清晨的时候,走廊上忽然传来很大的噪音。

那声音听起来像有一整群人在走廊上玩,吵闹的声响传彻整条走廊,即使我的房间跟走廊中间隔了两道门一个客厅,仍听得一清二楚。

我在半睡半醒间翻了个身,用棉被摀上耳朵,企图贯彻我睡到自然醒的宏愿。

但是过了一会,声音却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尖锐。

正思考着要不要起来看一下,周围墙壁就突然传来一种接近鬼哭神号的恐怖嚎叫,接着,地面像有一百匹马刚从走廊上冲过去一样,开始剧烈震动。

这下子,我彻底被吓醒了,第一个直觉反应就是跳下床往门外跑。

但是才跑到客厅,我猛然意识到这时候出去反而危险,于是迅速折回房间拿起新生手册叫出阿萨。

没想到阿萨一出来,什幺都没说就往我的额头弹了一下。

我遭受意外的攻击,摀着额头呆呆地看他,就听他恶声恶气道:「死兔崽子!下次敢在遣返我之前讲那幺莫名其妙的话试试看!」

我愣了愣,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摀着头想了半天才想起我昨晚说了什幺,立刻理直气壮道:「那是真心话!」

「那妳说说看,刚讲完就把人遣返是什幺意思?妳害我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我被吼得一懵,不由惊讶地道:「书魔也要睡觉?」

「当然要睡觉!」阿萨看起来气到想揍我了。「还有,距离妳遣返我才过了四小时,现在凌晨五点半,妳叫我出来干什幺!」

我还没回答,旁边的墙壁就非常适时地发出一声尖叫。

阿萨倏地回过头,终于注意到周遭的异常,将目光远远投向走廊的方向,冷然道:「是哪个白癡开错门?」

「开、开错门?」我吶吶地重複,「等等,这种情况……居然是因为开错门?」

「不然妳以为是什幺?」

呃……我还以为是宿舍闹鬼了,毕竟这间学校这幺奇怪,有个会闹鬼的宿舍一点也不稀奇嘛。

幸好,身边有阿萨在。虽然他看起来很不爽,可是神情很镇定,稍微听了一下就说:「放心吧,这个咒只是比较吵一点,没有危险性。」

我稍稍鬆了口气,问:「这会持续很久吗?」

「不知道,先出去看看情况再说。」

阿萨说完,带头穿越客厅打开房门,这下噪音立刻增强了一倍不只。

我往门外探了探头,发现走廊上可说是混乱到了极点,到处都是被吵醒的新生和他们的书魔。

「梅悠!」

混乱中,菲碧从人群中跑了过来,抓住我的手焦急地道:「洛方的门打不开!」

「咦?为什幺?」

「因为有人开错他的门,当然打不开。」阿萨在一旁淡淡地说,「他住黑桃7对吧。到底是哪个傻子开错门?」

「黑桃7?」我困惑地问:「你早就知道是哪扇门被开错了?」

「听就知道了啊。那一房的恶咒特别多又特别吵,在解咒之前门都打不开的。」

「那怎幺办?」

菲碧看起来快哭了,我拍拍她的肩膀,求助地望向阿萨。

而阿萨仅是耸肩,「等一下就会有人来处理了,吵成这样,楼上高年级八成都醒了吧。」

果然,话刚说完,走廊底端的楼梯处就有人走了下来。

「学长!」看见他,我立刻开心地喊道。

只见撒旦学长穿着白色衬衫,冷着脸走过来。

当他经过我时,他轻轻伸手摸摸我的头,然后眼神冰冷地扫向走廊。

这时候,乱成一片的新生全都往这边望过来,眼神里满是希望。

「哪个开错门的,出来自首。」学长只淡淡地说了这一句。

瞬间,所有人全都安静下来,鬼哭神号还在持续,但是周围却彷彿陷入死寂。

就算是我,面对这样的学长也觉得很可怕。

就好像不久前,在我家门口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

冷冷淡淡的语气,却比什幺都深沉危险。

我望向走廊上其他新生,发现大家似乎都被学长吓到了,完全没有人敢站出来。在学长眼神扫过去时,多数人都低头避开他的目光。

但是,有一小群人例外。他们以王子为中心聚在一块,其中包括了贝儿,还有几个从新生训练起就跟在王子身边的跟班。这几人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在这幺混乱的场面中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有几分有恃无恐。

我猜,王子本人就是那颗定心丸吧?

当我盯着他们的同时,王子正好也抬眼看了过来,我们的目光就这样意外对上了。

我先是微微一惊,然后表情坦然地看着他。他则沉静地看了我一会,接着将目光掠过我,直直望向撒旦学长的方向。

「学长,我认为现在找出开错门的凶手并非当务之急。」

他的声音越过走廊,压过四周噪音,清晰地传来。

「再怎幺问下去,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出来自首吧。还不如先处理这个恶咒,让宿舍回归平静,之后再找出凶手也不迟啊。」

话刚说完,王子身旁的几人立刻出声附和。

「没错,先处理掉这个咒吧!」

「反正开错门的家伙也不会笨到乖乖自首嘛!」

「对啊!赶快解决这个恶咒啦,我们还要睡觉欸!」

其他新生听完,也纷纷迟疑地点头表示赞同,畏怯地往学长看过来。

学长仍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遗憾的是,除非找出触发恶咒的人,否则这个咒永远无法破除。」

「你是说,在找出开错门的凶手前,这吵死人的噪音都不会停止?」一个王子身边的男生大声问道。

「没错。」学长肯定地说完,目光淡淡扫过所有人,续道:「今天无论是谁开错门,我在此以舍长的名义担保,这次不给予校规和舍规处分,也不会影响校内个人成绩,所以要自首快出来。」

这下子,所有新生你看我,我看你,都认为学长话已经讲到这地步了,凶手应该马上就会乖乖自首才对。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始终没有人站出来自首。

渐渐的,大家开始焦虑起来,看着旁人的眼底多了几分试探、怀疑,甚至是责备。人群中逐渐形成一股无声的压力,整条走廊配上恶咒的噪音,气氛异常诡异。

终于,王子亲卫队的一员忍无可忍,握紧拳头站出来大声道:「喂!到底是谁开错门?学长都说坦白从宽了,还不快自首!」

「冷静点,霍恩。」贝儿在一旁拉了拉他的袖子,却被他一把甩开。

「别吵,贝儿。我看不动武那胆小鬼是不会出来的。」霍恩说完,将手指掰得喀喀作响,笑道:「呵呵,打扰到我们殿下休息,就算学长不追究,我们可不会放着不管!在我数到十之前出来,我就算你便宜点,只揍你十拳了事!要是让我数到二十的话,我就加倍!」

说完,他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数,低沉的声音响彻整条走廊。

一、二、三、四……转眼,数字就过了十,霍恩的眼神也越来越凶狠。

随着数字逐渐逼近二十,周围的人有的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有的则面露担心。

站在霍恩背后的王子始终沉默而淡然地看着,像是这事全然与他无关。

我回头去看学长,却发现他双手环胸,似乎不打算阻止。身旁的阿萨无声无息地倚着门,菲碧则不安地拉着我的手。

我的心里也很不安,但更多的是困惑。

为什幺学长不出言阻止这明目张胆的恐吓行为?

而且,霍恩的做法也太奇怪了吧?越是胁迫,那个人越是不敢出来不是吗?完全是反效果啊!

正百思不解时,我忽然瞥见一张熟悉而散漫的脸。

即使相隔遥远,我仍一眼就认出她。

是伊儿雪!

她和晚会时如出一辙,白金色的短髮微乱,一双紫眼迷濛而柔和。站在人群中的她完全没有其他新生脸上的紧张感,态度闲散自适,与这样剑拔弩张的场面显得格格不入,和不远处的霍恩更形成了强烈对比。

我看见她时,她正注视着不远处的王子。但不出几秒,她像是失了兴趣一样移开了目光,转而望向得不到回答却坚持数下去的霍恩。

「喂,别数了吧。」她的声音很清澈,音量不大,但已足以打断霍恩。

只见霍恩倏然回过头,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好家伙,让我整整数到四十才自首,很想挨揍是吧?」

伊儿雪没有闪躲,直视着他的眼睛,淡淡地说:「错了,开错门的不是我。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怎幺数都不会有人自首的。自首就会挨揍,你说谁会乖乖出来呢?」

霍恩听了,仅仅轻蔑一笑,「妳懂什幺?」

「我才要问你,你懂什幺?你想在这里没完没了地数下去当然是你的自由,但是大家为什幺要在这里陪你耗时间?」

伊儿雪说这一席话时,语气很柔和,但是态度却意外的强硬。见状,霍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转而阴鸷地道:「我警告妳,不要以为妳是女的我就不敢揍妳。」

「我从来没这幺认为。」伊儿雪露出柔软的微笑,轻声道,「但是,请你搞清楚,现在大家都想回房间睡觉,而你再数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何况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我想,王子殿下也不乐意见到大家因你一人而牺牲宝贵的睡眠时间吧。」

说着,她询问地往王子望过去。

接收到伊儿雪询问的目光,王子的眼神沉了一沉──显然,他也发现伊儿雪这个问题的巧妙之处了。

虽然表面上事端是霍恩挑起的,但很明显是因为有王子在背后撑腰,他才敢如此造次。所以她直接越过霍恩将问题抛向王子,不仅直接切入问题核心,而且还半强迫他选边站。如果王子此时出言维护霍恩,那幺就是间接承认他赞成採用暴力解决事情;而如果他不认同霍恩的做法,霍恩当然也就没戏唱了。

是要维护自身名声,还是袒护手下呢?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子的身上,屏息等待他的回答。

王子先是以审视的目光看着伊儿雪良久,尔后才缓缓道:「霍恩的方法或许太过偏激了。如果妳有更好的方法,那就提出来吧。」

伊儿雪闻言,似乎早有準备似地笑了笑。

「我的方法很简单,至于是不是比霍恩的方法更好,这就由大家来判断吧。」

说着,她转过身环视周围的新生,续道:「我的方法是:除了学长以外,大家先闭上眼睛,谁也不许偷看。开错门的人,请趁大家都闭上眼时自己举手自首,然后由学长协助解除恶咒。等一切妥当之后,再让大家睁开眼睛。」

她一口气说完之后,大家全都沉默下来,思考她这方法的用意。

我低头想了想,觉得这方法似乎可行,只差闭眼睛的方式太过自主,要偷看非常容易。

正想着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就听那头的王子语带谴责地说:「妳是要保护那个凶手吗?」

「别说凶手不凶手的,无论他是谁,他都是我们的同学啊。」伊儿雪轻轻笑着说,「何况新生训练才刚结束,谁都有可能犯这种错。以后大家还有四年要相处,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闹得同学之间不愉快,不是吗?」

这时,菲碧忽然放开我的手,往前一步。

「我很喜欢妳的想法,无论是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我想洛方一定也不希望有人因为开错他的门而被大家讨厌吧。但是,妳要怎幺确保大家都有好好闭上眼睛呢?万一我们之中有人故意偷看怎幺办?」

伊儿雪偏着头想了想,说:「我相信大家的为人。」

这时,旁边一个灰髮男孩立刻举起手,朗声道:「抱歉,我和刚刚那位同学一样认同妳的想法,但我也反对闭眼,因为我不觉得所有人都像妳一样,拥有正面的想法和良好的自制力。假如我们之中有任何一个人睁开了眼睛,那幺这作法就前功尽弃了不是吗?」

另一个红髮女孩接着也举起手发言,「我赞成凯尔的意见,闭眼太容易偷看了,换成用东西蒙住眼睛好吗?」

「不,蒙眼也一样容易偷看。在所有人都闭眼,而学长忙着解咒的情况下,真要偷看其实不难。」另一个男孩说。

接下来,原本旁观的其他同学也开始纷纷加入了讨论的行列,就连王子旁的亲卫队也逐渐卸下高人一等的光环,帮忙出了不少主意。

但是讨论良久,一直没有所有人都认可的好方法。

而在我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的时候,学长始终站在一旁不发一语地看着。阿萨则靠在墙上动都不动,不知是睡是醒。

我一时之间没什幺好主意,所以安静地站在人群中,听着菲碧和另一个女孩争论两两一组互相遮眼的可行性,一面心不在焉地打量其他人。

这时,目光忽然瞥见走廊上一扇扇敞开的房门。

「等等。」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立刻脱口喊住菲碧,「如果所有人都回到各自的房间呢?大家待在房里,然后把门关上,用这个方法代替闭眼,妳觉得可行吗?」

菲碧愣了愣,困惑地道:「什幺意思?」

我正要解释,不知何时来到我们身旁的伊儿雪突然道:「妳是说,大家都关上房门,只有开错门的同学走出来,在外面的学长一看就能知道是谁开错门,对吧?」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样一来,只要有谁开门偷看的话,学长站在走廊上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这样就能有效防止有人恶意偷看了。」

周围几人听到我们的对话,脸上都露出惊喜的表情。

「哇,这方法似乎可行耶!妳怎幺想到的?」

「原来如此,同学妳好聪明喔!」

远处的人察觉动静,也纷纷围上来问:「什幺什幺?有好方法了吗?快告诉我!」

混乱中,伊儿雪朝我笑了笑,「谢谢妳,梅悠。」

我没想到她记得我的名字,笑着小声回答:「妳不用跟我道谢啊,我们才要谢谢妳阻止了霍恩呢!」

在大家乱成一团的空档,我偶然望向王子所在的方向,发现他正瞇着眼睛看着这里。视线再度短暂交会,这一次由我先转开了目光,心里隐约有种得胜的感觉。

很快的,大家都表示愿意配合这项做法。王子和亲卫队虽然看来意愿不高,但是并没有出言反对,算是接受了众人的决议。

一旁的学长听完我们的想法后,没有多说什幺,只点点头说可以。

于是计划立刻开始执行,大家先彼此简单道别,然后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里。

我和阿萨关上门后,并肩坐在离门口最近的一张沙发上,静静等待。

不出多久,四周的墙面果然安静了下来,接着地面震动也平息了,走廊上回归一片寂静。

我们又等了一会,直到学长在走廊上大声宣布可以了,这才急忙打开门。

没想到,门一开,外头除了撒旦学长,居然多出两个穿着正式长袍的熟悉人影。

我愣在门口,一会才喃喃道:「森学长,还有白巡学长?」

同时见到学生会长和王牌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我觉得有点不安,于是悄悄望向走廊彼端的撒旦学长,没想到这一望,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情景。

学长居然……在笑?

我被这一幕吓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然后用力摇摇头。

他怎幺可能在笑?没生气就该谢天谢地了吧!清醒点啊梅悠!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凌晨五点半就被吵起来,出现幻觉还算情有可原。

再往学长望去,笑容果然已经消失了。

……虽然有点失望,不过,这时候的学长已经没有刚才那种冰冷的感觉了。此时他身旁的小不点学长刚好回过身,仰头朝他笑着说了句什幺,撒旦学长俯首听完,淡淡回了他几句,言谈间的神情已恢复平常的模样。

感到稍微安心之后,我再次将目光投向白巡学长和小不点学长。

只见白巡学长静静地站在一旁,神色和悦平静,小不点学长则一整个很开心的样子,两人看起来都不像是来骂人的。

所以我困惑了。究竟有什幺理由会让学生会长和王牌在清晨六点,双双出现在一年级的宿舍走廊?

其他新生脸上也是一片茫然,这时白巡学长终于开口打破寂静。

「各位学弟妹早安,我是学生会长白巡。」

平静地自我介绍后,白巡学长微微一笑,「我想,大家对于我和森为何出现在这里,一定感到很困惑吧?在这里,我要向大家致上一份歉意,还有向各位道贺。」

他朝我们微微颔首,接着续道:「要道歉的是,今天这场骚动都是由我安排的。事实上,没有人开错门,也没有人因此受困。」

语毕,他往一旁示意。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洛方从他身后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这意想不到的发展,只有菲碧第一个回过神来,飞快地冲上前抱住他。见状,大伙儿不约而同暧昧地发出「哇──」的讚叹声,洛方只好尴尬地朝大家挥手笑了笑,然后另一手安抚地拍拍菲碧的背。

白巡学长微笑地看着这一幕,接着说:「至于要道贺的是──恭喜各位,通过黑桃学院的测验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再次集体愣住。

测验?什幺测验?

大家陷入了一种充满疑惑的沉默,然后……目光相当一致地投向了撒旦学长。

只见学长站在白巡学长身边,淡淡地朝我们点点头。

咦?就连学长都承认了?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学长其实都在误导我们,并且观察我们的反应吗?

想到这里,我猛然回想起他刚刚那样神色淡漠,完全不干涉我们的态度。无论谁说了什幺,学长始终都保持沉默,就连霍恩说出那样的话时,他也没有出面阻止。

……原来自始至终他都在演戏?天啊,完全被他骗到了啊!

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不知道是谁带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接着大家全都跟着笑了,原本寂静的走廊一时之间被笑声填满。

然而,有一部分的新生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其中王子的亲卫队们更是表现得义愤填膺,率先语气不善地发话。

「学长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在耍我们吗?」

「前天不是已经测过白值了,为什幺还要进行这样的测验?」

「一大早就把大家吵起来,然后说这是测验,这种事我无法接受!」

见状,白巡学长仅是微笑以对。

下一刻,站在后方的小不点学长忽然出声了。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测验,而是分班测验哦!」他带着灿烂的笑容如此说道,走上前来到白巡学长身旁。「为了了解大家遇到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还有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方法,所以才举行这个测验的。如果你们觉得措手不及,甚至感到愤怒的话,就说明这个测验是成功的。」

他一面说,一面笑着望向那群人。

原本气势凛然的几人被他这幺一望,一致地沉默下来。

而小不点学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会,才移开了目光。

「即使如此,为什幺不以白值测验的结果作为分班依据,反而要劳师动众地另外举行这个测验呢?我想大家应该都很困惑吧?」

小不点学长笑着说完,慢慢地走入了人群。

「你们知道,对于我们黑桃学院的学生而言,最重要的能力是什幺吗?」

他一面问一面经过我们,然后在王子面前停下脚步。

「──是『临场反应』和『团队合作』。」他看着王子的眼睛,笑着说道。

「作为一个魔法师,往后无论在战场或其他任何地方,你们要面临的突发状况必然层出不穷。如何险中求生,靠的不是能力高低,而是当下的立即反应和同伴的援助。所以,我们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为各位新生分班,而不是单单使用白值而已。」

语毕,他回过身,目光环顾所有人。

「今天看到大家的表现,我很开心。在那样的情况下,大家能从最初的彼此怀疑、指责,到后来一起想出解决方法,并且一起执行,这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稍微敛起了笑容,站在人群中央缓缓道:「在一个班级里,需要能大胆提出想法的决策者,也需要能细心发现问题并提供建议的修正者。需要能在士气低落时炒热气氛的同学,同时也需要能够处变不惊,负责管理班级事务的同学。各种人才集合成一班,才能算一个健全的团队。」

「无论你的特质是哪一种,都是这个班级里不可或缺的一员。所以……」

他微微抬起头,看着每一个人的眼睛,坚定地说:「无论你分到哪一班,和什幺人成为同班同学,都请大家记住一件事──『你在这个班级里担任的角色,必然是无可取代的。』」

小不点学长说出这席话时,眼中闪烁着一种相当明亮的光芒。

那是一种坚定的、鼓舞的、不可思议的眼神。

在场的新生全被他的话所吸引,安静而专注地看着他。而他本人则是先沉默了片刻,接着灿然一笑。

「作为王牌,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接下来的时间,将由白巡引导你们到分班仪式的会场,请大家按照他的指示行动。」

笑着说完后,他回到了撒旦学长和白巡学长身边,然后最后一次环顾我们。

「通过分班仪式,你们就正式成为黑桃学院的一份子了。未来四年,希望大家在学园里都能有所收穫。我很期待你们所有人的表现喔!下一任的王牌,或许就在你们之中。」

笑着留下这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之后,小不点学长就朝白巡点点头,消失在众人面前。不出几秒,撒旦学长也跟着消失了。

这下子,走廊上立刻炸开了锅。

「天啊,是王牌本人!他刚刚离我好近啊啊啊!」

「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实在太帅了!果然堂堂王牌说起话就是不一样!」

「还有因休学长!妳有没有看到?有没有?近看他果然好帅啊!」

「就算是瞪人的时候也好帅啊啊啊!」

我有点傻眼地看着失控的女孩们,奇怪了,刚刚不是还怕撒旦学长怕得要死吗?妳们是M吗?

另一方面,失控的还有亲卫队们。

「森学长刚刚说下一任王牌在我们之中?这是真的假的?」

「噢,我敢肯定他说的就是王子殿下!」

「没错!太棒了殿下!恭喜您!」

「我要跟随殿下一辈子!」

「殿下万岁!万岁!」

哇……瞬间就陷入自己的世界了。高喊着万岁什幺的,简直像是邪教一样啊,盲目的信徒真可怕。

眼看场面已彻底失控,白巡学长不愧是学生会长,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只见他用一贯柔和的方式笑着,从容不迫地抬起手,轻轻一拍,走廊上的灯突然全数熄灭。

这下,大家全被吓得一愣,瞬间安静下来。

原来还有这招!我在心底暗自佩服白巡学长。

接着就听他在黑暗中笑着说道:「请各位稍安勿躁,接下来的分班仪式,请各位务必保持安静,照我的话去做。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

「很好。现在请各位书魔回到自己的新生身边,仪式準备开始。」

白巡说完后,黑暗中响起一阵沙沙声,然后我感觉到阿萨来到我身旁。

安静地等待几秒,周围忽然开始亮起一盏盏灯光。

由近而远,灯一盏又一盏接连亮起后,我们才察觉这里不是原本宿舍的走廊,而是一个更加辽阔的空间。

昏黄的灯光不只照亮黑暗的空间,也照出周围的人影。仔细一看,原来那些人影全是穿着正式长袍的学长姊。他们在黑暗中围出了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通道,每人手上都提着一盏古老的提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整个巨大的室内有一种奇异的平和庄严感。

白巡学长这时缓缓走到我们面前,宣布道:「待会我会依序唱名,请唸到名字的新生顺着学长姊围起来的通道往前走,找到自己的直属学长姊并从他们手中领取提灯。」

「通道的末端会通往一扇门,在门后你们将遭遇一座迷宫。你的提灯将指引你通过迷宫,抵达正确的出口,前往你所属的班级塔。」

「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开始吧!请洛琳同学过来我这边。」

在肃穆的气氛中,被唸到名字的女孩战战兢兢地从新生中走了出来,然后在白巡学长的示意下,和她的书魔并肩走入学长姊围成的灯海。

所有人目送她走进去,过一会,灯海里的学长姊突然活力十足地大喊:「欢迎加入黑桃学院!」

声音响彻整座分班会场。

同一时间,学长姊配戴在身上的各色魔法石突然瞬间亮起,化作数百道光芒,像流弹一样一齐往各个方向窜出,然后毫无预警地在人群中绽出无数灿烂夺目的烟火。

「哇!」

有一道光在混乱中窜了过来,然后不偏不倚直接在我和阿萨之间炸开。我吓了一大跳,却发现被魔法烟火炸到完全不会痛,只有一种温温热热的奇妙感觉。

这样的开场瞬间让大家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毕竟这学园已经有过各种前科,先是早上用「那种方式」把我们吓醒,然后又安排「那种测验」来考验大家,现在又说要进行分班仪式,是人都会怕吧?

幸好目前看来应该是分班仪式没错了。只要通过灯海,找到学长拿提灯,再穿越迷宫,就可以回去睡觉了,对吧!

这幺一想,我也开始和其他新生一样,脸上写满了期待。

白巡学长始终微笑地看着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唸出下一个名字,让新生一个个进入灯海里。随着身边的新生人数不断减少,会场内被带走的提灯数也越来越多,取而代之的是更多魔法带来的光芒,将会场点缀得美侖美奂。

这时,忽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回过头去,「哇,菲碧!还有琴恩!妳们什幺时候来的?」

「别紧张,我们才刚来而已。」菲碧笑着回答。

「洛方呢?没跟妳在一起吗?」

「他啊,早就被叫到了,现在应该已经进入迷宫了吧?」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什幺似地面露疑惑,「说起来,他明明就没有参加测验,要怎幺帮他分班呢?」

一旁的琴恩听了,掩嘴轻笑道:「这种事不稀奇啊!偶尔会有性格明确到不需要测验也能判定所属班级的人喔!」

「咦?那洛方是什幺性格?」

「这恐怕只有学园的意志才知道了。」

我听完以后,忽然转头朝阿萨问道:「阿萨,你早就知道刚刚开错门是测验的一环吗?」

阿萨原本心不在焉地看着其他地方,闻言转过头来,冷冷地道:「怎幺可能。」

「可是,不是每年都有举行测验吗?」

「有是有,不过往年都是开学后一週才分班的,没想到今年提早到这时候。」

「咦?为什幺今年提前了?」

「小兔崽子问题很多耶,妳不会去问白巡啊?」

我一瘪嘴,不说话了,反而是旁边的琴恩笑着承下话题,回道:「阿萨你凶什幺啊?你怎幺可能不知道提前?」

「没人跟我说有提前啊。」

「用算的也知道啊!每四年都会提前一次的。」

阿萨沉默了几秒,忽道:「……难不成今年轮到我们?」

「对啊,想起来了吧?你连续两届都没接新生,也难怪会忘记了。」

这时,远处的白巡学长刚好叫到菲碧。

她临走前匆匆回过头,朝我笑了笑,说:「希望我们同班!我先走啦!」

我笑着说好,然后挥挥手目送她和琴恩小跑步地跑入灯海。

等完全看不见她的背影后,我才回过头,回到原本的话题,「阿萨,你刚刚说轮到我们是指什幺?」

「……还问啊?」

「学长说有什幺问题都问你啊。」

「啧,少拿因休压我。」阿萨不悦地插腰道:「就是四校大赛啦。」

「四校大赛?」

「没错。看来今年轮到我们当主办校,开学后会很忙,所以才把测验提前。」

「等等,可以先解释一下什幺是四校大赛吗?」

阿萨叹了一口气,回答道:「东魔武、西魔武、南魔武、北魔武,这四间学校合称四校。这四校共同举办的魔武竞赛就叫四校大赛。大赛每一年的主办校是以东南西北这样的顺序轮流担任,这样懂了吗?」

「嗯!」我点点头,「所以说大赛开始之后,其他学校的选手都会聚集到我们学校来比赛吗?」

「没错。」阿萨望着某个方向,意有所指地说:「届时四校王牌会再度聚在一起,肯定非常有趣吧。」

我想起在商店街曾见过的东魔武王牌狂狼,那种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觉至今仍记忆犹新。不知道其他两校的王牌是什幺样的人呢?

这时,我忽然看见白巡学长朝我招了招手,赶忙搁下话题朝他跑去。

  • 名称:开发三味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2-03 20:28:1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